乐文小说网 > 打造和谐大宋 > 诡异修仙流游戏
本书标签: 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我能获得不可招募角色  vip小说     

诡异修仙流游戏:漫宛白

诡异修仙流游戏

小说分类:lcvcfrzleefj1np7
诡异修仙流游戏只说了那杂耍的事情,刻意说了小猴子。
至于她与杜承月的相处,一句没提。
沈皇后听到她说小猴子时是语气雀跃,愈发觉得她还是个孩子。
罢了,圣上龙体安康,距离太子上位怕是还要好些年,这宫内不允许有两个女主人,沈照熹这般,与她来说更好。
深夜。
凉风习习,月亮爬上树梢。
杜承月身穿着一件青蓝色的长袍,站在月光之下,银白色的月光倾洒在他身上,衬得他温雅清贵,但独自一人又添了两分孤寂。
他拿起手中的精美的瓶子,耳边回想的是沈照熹与他说的话。
那嗓音里,他听出了两分恳求,憋屈又不甘。
这京城并非他想待的地方,日后自然要去封地,而她是相府嫡小姐,沈皇后培养的太子妃,又以何身份,和他一起去封地?若是要和他走,除非,是他的妻妾。
杜承月手指蜷缩,紧握着瓶子,觉得自己多虑了,不再多想,转身往屋内走。
他刚进屋,一位老嬷嬷便端着一碗药进来,空气中有了淡淡的药香。
杜承月看着那碗汤汁,叹了口气,刚要伸手,听到屋顶传来声音,他停住动作,倏然侧头看向窗边。
一道身影闪过,而后一个身穿墨色衣裳,手提利剑的男子出现在门口,他气质凌寒冷漠,带着丝丝杀气,抬脚走进来。
“莫叔。”
杜承月唤了声,手继续去端药。
莫寒乃是江湖第一杀手,是他苏父的故交,苏贵妃鲜少人知的义兄,也就是他教杜承月从小习武,偶尔回来见上他几回。
入屋后,莫寒杀气尽收,余光瞥向那碗汤药:“又要喝这玩意儿?作践身体。”
“六皇子这次回来,气色又好了许多,太医都时不时上门把脉。”
张嬷嬷说的时候,咬牙切齿,“若六皇子不是一直病怏怏的,我看那圣上和那群人恐怕不放一万个心!”六皇子是她看着长大的,那一碗碗药,是她亲手喂了他,一边喝毒药,一边吃解药,这才活了下来。
世人都说苏贵妃受宠,杜承月生来就是做太子的命,就是身体不好。
身体为何会不好?圣上压根就是忌惮苏家,苏贵妃倒台后,苏家就被按上各种子虚乌有的事实,削得干净。
别说苏家,开国功臣的几大家族,都是圣上的眼中钉,不然沈皇后不会至今无子。
六皇子都这样了,还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唯恐他有一点动作。
杜承月:“张姨。”
张嬷嬷原是苏贵妃身边陪嫁的大丫鬟,从小伺候他,与其他下人不一样。
“是老奴多嘴。”
张嬷嬷住了口,说着要下跪。
杜承月伸手阻止,将她扶起,而后把药一饮而尽,将碗放在盘中:“时辰不早了,张姨早点歇息。”
张嬷嬷走后,莫寒双手环胸看向杜承月:“你还要在这里耗多久?何时能去封地?”杜承月答不上来。
何时封王,那是圣上的心思。
“这京城也比别的地方好不到哪里去,官商明目张胆勾结,恶棍横行,权色交易,你到了封地,要好好管,不然我看得碍眼。”
莫寒沉着脸,十分嫌弃。
===第160节===“那是自然。”
杜承月点头。
“这京城应当也没有你留恋的东西,越早走越好。”
莫寒说完,走到一边坐下,“你这府中没有莺莺燕燕,就是清净。”
杜承月闻言,薄唇紧珉,不由又想起沈照熹。
没有女人,走的时候自然不麻烦。
他以为她是愿意当太子妃的,但就算是不愿,他也带不走她。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宿命。
第131章 温润如玉的王爷男配(6)沈照熹每日都去帮沈皇后养肤。
短短几日,沈皇后感觉自己的肌肤的确白嫩很多,时常拿着镜子看,眉梢下压,满意得不得了。
沈照熹把胭脂虫做的新口脂献上:“熹儿见姑母唇色干燥,便在口脂中加了些润滑香料。”
沈皇后看着那些口脂,拿过来一看,隐隐还能闻到香气,笑着道:“有心了。”
“这是熹儿应该做的。”
沈照熹含笑,走过去帮她揉肩。
“后天就是千秋节了,熹儿给皇上准备了什么贺礼?”沈皇后说完,又继续道,“众人皆知你是本宫最疼爱的侄女,大家都盯着,宁愿不出风头,也不能出错。”
千秋节是皇上的诞辰。
在这一天,宫内会设宴文武百官,西域各国也会进献供奉,普天同庆。
“熹儿作了幅画,也练了一曲儿,还未定夺,正好想问问姑母。”
沈照熹回。
前一世她是作了画,也练了曲,但现在并没有准备,因为沈皇后不会让她作画献曲。
果不其然,沈皇后摇头,望着她那张水灵明媚的脸,淡淡道:“作画弹琴未免太俗套。
到时会有大把的贵女抢着出风头,到时候这风头你出也不是,不出反倒被比下去,那也不好。
你还未及笄,倒不如中规中矩,本宫会命人帮你准备。”
“姑母最好了。”
沈照熹仿佛狠狠松了一气,笑得欢喜。
沈皇后覆上她的手,珉唇笑开,她自然有自己的考量。
杜奕刚坐上太子之位,一切都没定数,那群官员还在拼命往皇上后宫塞人,沈照熹不能出这个风头,万一被皇上看上了,麻烦就来了。
这个表现机会,倒不如留给别人,反正日子还长,沈照熹有的是时间和杜奕慢慢相处。
到时候,无论是沈皇后自己去求圣旨,还是杜奕这个太子去求赐婚,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沈皇后给沈照熹准备的是翡翠雕刻的盆景,通身满绿,栩栩如生,放在众多贺礼里,中规中矩挑不出错。
千秋节当日。
宫内比以往热闹,命妇们早早就来到了锦秀宫给沈皇后请安。
沈皇后今日也繁忙,顾不上沈照熹了。
沈照熹之前在闺中苦读诗书,许氏恨不得时时盯着她,想要找出把柄,所以导致她无密友。
唯一说得上话的人,便是镇国公府的表妹张晴儿。
“表姐。”
张晴儿进宫就来寻沈照熹了,她身后还跟着镇国公夫人柳氏,两母女眉眼神似,只不过张晴儿是个活泼的性子,柳氏则谨慎娴静。
张晴儿走到沈照熹身边,伸手就挽上她的手臂,一脸雀跃,看着她,“许久没见表姐,表姐长得是越发好看了。”
两人的生辰其实不差几日,她却习惯性黏着沈照熹,逢人便夸相府的嫡小姐,在皇后娘娘身边的那个大红人是她的表姐。
沈照熹填词作赋,弹琴作画都不在话下,那是京城数得上的才女,张晴儿对她很是仰慕。
“晴儿。”
柳氏看着女儿这副样子,无奈拧眉。
这是在皇宫,没规没矩。
这个女儿是要愁死她。
沈照熹反着拉住张晴儿的手,语气略带俏皮说:“这里没旁人,舅母就当看不见,我们好不容易聚一回。”
“就是就是,母亲,您也到别处去吧,我们要说悄悄话。”
张晴儿还催促,把沈照熹的胳膊搂得更紧了。
柳氏抬手,轻轻点了点张晴儿的额头:“你就是只顽皮的小猴,和熹儿在一起,也没见你沾染上半分!”她嘴里说着嫌弃的话,宠爱却藏不住。
“母亲~~”张晴儿还不乐意,樱桃小嘴噘得极高,“表姐那般优秀,指定是天生的,我追不上。”
不远处。
杜承月看着沈照熹,从他这个角度望过去,正好能瞧见她别过头时露出的落寞,笑得都那么牵强。
他不由想起。
沈照熹的生母出自镇国公府,是府内最受宠的嫡女,可惜早逝。
她和他一样,野蛮生长,这样的人,又怎么会乖顺呢?柳氏离开后,沈照熹和张晴儿手挽着手,往一边走。
沈照熹像是感应到了有一道视线正在看她,突然侧头,直接与杜承月视线相对。
杜承月眼底微闪,像是被抓了包,竟然生起了一丝不自然。
只见她唇角上扬露出一抹绚烂的笑容,无声唤了声:“六表哥。”
他眉眼柔和,嘴边泛起浅笑,轻轻颔首。
“臣女许灵见过六皇子。”
一道惊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杜承月转身,沈媛也慌慌张张行礼:“臣女沈媛见过六皇子。”
沈媛今日是跟着许氏进宫,在她身边的是许氏侄女许灵,武安侯府的次嫡女。
杜承月:“不必多礼。”
他的声音依旧谦和,只是笑意不达眼底,还带着淡淡的疏离。
“六皇子身体还好吗?”许灵眼底带着关切问他。
“一切无碍。”
杜承月又笑,脸色安静温和。
“上次的事情,我还未给六皇子道谢。”yu0ajx.....待完结

上一章:醉枕江山无弹窗 诡异修仙流游戏 最新章节 下一章:明朝败家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