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游在影视世界 > 正文卷 第2067章 你猜对了,我没安好心(二合一)

正文卷 第2067章 你猜对了,我没安好心(二合一)

新书推荐:求生战场我能送货上门天灾:在末世经营小镇搞基建我在异界做财阀重生后我竟然进入了荒岛求生游戏我靠游戏打穿末世穿越后,我有一颗绿化星球开局天灾,我从疯狂囤货开始想活,就必须在24小时内离开这个星球!人在末世,我是航海王星火2003

    “知道陈金水逼你和巧姑成婚那天,是谁报向派出所报的警吗?”

    “谁?”

    “就是林跃。”骆玉珠说道:“王大山死后我带王旭回过一次义乌,跟冯姐见了一面,这件事是她告诉我的。”

    陈江河想起和陈金水闹翻那天的事情,当时陈金水看到警察过来,质问林跃是不是他报的警,他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这么一分析,骆玉珠的话应该是真的。

    “当时那种情况,他报警也……也没什么吧?”

    村民们都以为骆玉珠卷钱跑了,当时全村就村委会和陈玉莲家有电话,他帮忙报警属于正常操作。

    但是骆玉珠不这么认为啊。

    “他们家又没往里面投钱,这么积极干什么?不就是为了让警察把我抓起来吗?”

    “警察不是没有抓住你吗?就算有把你抓起来,你把真相讲出来,他们也不会拿你怎么样的。玉珠,还是那句话,都过去八九年了,别再记恨了行吗?”

    “陈江河,是你去找的我,难道你把我接回来,就是为了让我吃亏受屈的?”

    “怎么会唻?”

    “那你知道我很讨厌他,还让他住在隔壁,这不是故意气我吗?”

    “……”陈江河发现这件事根本说不通,骆玉珠一旦固执起来,八匹马也拉不回。

    “江河,你以为他帮袜厂是为你吗?他是为他自己。”

    “为什么这样子讲唻?”

    “你也说了,那个叫杨雪的是杨氏集团的继承人,他想要把她娶了,然后继承杨天赐的遗产。要想入杨家这种家庭的法眼,一个农村出来的年轻人应该怎么做?证明自己的实力啊,所以无论是给你当翻译,帮你组装电子提花机,还是剑走偏锋解决袜厂的危机,背后动机其实不纯。你想想,当初在展销会上,他为什么不谈别的企业,偏把话题往杨氏袜业上扯?”

    别说,她这么讲,还真把陈江河说得心生疑惑。

    是这样吗?

    是么?

    啪啪啪~

    便在这时,门口传来一阵掌声。

    他抬头一看,发现林跃不知什么时候来了这边,应该是听到了两个人的谈话,用耐人寻味的掌声来回应骆玉珠的推理。

    “你是鬼吗?一点声音都没有的,我跟你说,你这样子,会吓死人的。”

    林跃呵呵一笑:“陈江河,现在问题来了,以后你是选这个泼妇呢,还是给她一巴掌让她滚蛋,从此做个气冲胆壮的老爷们儿呢?也免得被人戳着嵴梁骨说帮一个死人养孩子。”

    陈江河不能接受他对骆玉珠的定义:“你怎么能这样讲呢,这个事情,它是误会。”

    这要换成别人骂骆玉珠,陈江河早恼了。

    林跃说道:“我好心给你她的地址,接回来第一天就在背后说我的坏话,我叫她泼妇不对吗?上次帮你们,换来她扇动陈家村全村父老去我家闹事,这次帮你们,换来她吹床边恶风,陈江河,你给我一个待见她的理由。”

    陈江河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毕竟背后说坏话被当事人抓了个现行。

    “姓林的,你再给我说一遍。”骆玉珠站起来,盯着他的眼睛,一手揽着王旭,像是要把为母则刚的女性法则发挥到极致。

    小孩子同样对他怒目而视,打小就对眼前男子植下仇恨的种子。

    “我说你是泼妇,听清楚了?”

    林跃觉得自己还真是拉仇恨的一把好手,他不过就是没有改变骆玉珠的命运,让她遵照电视剧里的情节喜提逃亡江西,嫁给不喜欢的人,然后死了男人回到陈江河身边的情节,结果她把这段悲惨遭遇的帐都记在了他的头上。

    骆玉珠抓起床上的枕头就要砸人,陈江河赶紧把她拦住。

    “玉珠,玉珠,你别冲动,冷静一点。”

    林跃看着对面的鸡飞狗跳,嘴角浮出一抹笑意,帮陈江河找回骆玉珠,除了让场面变得更乱,更热闹,他还有另一个心思,而借题发挥大骂骆玉珠也是为这个心思服务。

    女人的第六感不可谓不强,他确实没安好心,然而这份引生敌对的第六感到最后还不是为他所用?

    “当着孩子面,你冷静一点行不行!”

    陈江河拿小孩子做挡箭牌,这才唬住骆玉珠,趁机一把夺走枕头,丢到角落的椅子上。

    】

    林跃说道:“哦,对了,我来这里是想告诉你,程局长来电话了,说杨雪她爸杨天赐来了诸暨,让你过去面谈。”

    杨雪她爸来了?还找到了主管袜厂的程局长?

    陈江河大吃一惊。

    “他……他是来干什么的?”

    “这我哪里知道,去见一面你不就了解了吗?”

    陈江河又问:“你不去吗?”

    “别人又没请我,我去干什么。”林跃瞥了王旭一眼,转身离开房间。

    “哼。”

    骆玉珠冷哼一声,走过去把门关上。

    “玉珠,你这是……唉……”

    陈江河感觉头都要炸了,一边是有恩与他的林表弟,一边是等了八年,当接盘侠也无怨无悔的准媳妇儿,他夹在中间难受极了。

    “我得马上去市里一趟,你跟孩子好好呆着,哪儿也别去,午饭我会让严副厂长派人送过来。”

    说完他就去换衣服。

    骆玉珠好心提醒:“你小心姓林的,我怕他又憋着坏算计你。”

    陈江河啥也没说,换好衣服和鞋子离开房间。

    王旭坐在床头,一言不发,冷冷地注视着眼前一切,虽说他才7岁,却不代表无法理解目前的状况------她妈要给他找后爹了。

    ……

    半个小时后,市轻工业局会客室。

    陈江河在一名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门外。

    冬冬冬~

    “请进。”

    工作人员把门推开:“程局,陈江河来了。”

    “叫他进来。”

    陈江河面带微笑走进房间。

    “程局,你找我?”

    跟上司打完招呼,他瞄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男子,看年龄60岁上下,生着一张标准的国字脸,浓眉大眼不怒而威,但或许是操劳太多的缘故,两鬓的头发都白了。

    很明显,这人就是杨雪的父亲,杨天赐。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程局长起身给二人做介绍:“这位就是上海杨氏的董事长,杨天赐。陈江河,浦溪袜厂厂长。”

    陈江河赶紧微笑问候:“杨董,你好。”

    “在上海的时候杨雪没少跟我提你的名字,果然年少有为。”杨天赐客套一句,跟他握了握手。

    程局长待二人客套完毕,招呼他们落座。

    刚才带陈江河进屋的工作人员把刚刚沏好的茶水端过来,放到陈江河面前,带上房门走了。

    杨天赐说道:“听说你来自义乌?家里以前有经商的传统?”

    陈江河据实相告:“也算不上经商,就是以前缺吃少穿,我们村的人只能到周边县镇干些鸡毛换糖的营生,混口饭吃。”

    “哦。”杨天赐点头说道:“挺好的。”

    程局长也在旁边夸奖道:“杨董,陈厂长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86年吧,浦溪袜厂濒临倒闭,为了保住工人们的饭碗,他跟县里打报告,提出承包袜厂,这一干就是五六个年头,现在的浦溪袜厂,对比以前,产量提升了三倍以上,每年给县里贡献了不少税收呢。”

    杨天赐微微颔首。

    陈江河小心陪笑。

    程局长一看场面话说得差不多了,话锋一转。

    “陈厂长,这次叫你来呢,主要是谈杨氏集团注资的事。”

    “注资?注什么资?”陈江河一脸懵,刚刚放到杯子上的手又拿开了。

    程局长说道:“杨董的女儿跟你不是好朋友吗?她没跟你讲吗?”

    “没有啊,我这段日子一直在外地跑业务,不在厂里。”

    “陈厂长,你这……要务实也不是这个务法吧。”程局长把茶几上的投资协议递过去,一面解释道:“杨董要为浦溪袜厂投资一百二十万,将其扩建成袜业基地。”

    陈江河翻了翻投资协议的内容,表情难看到极点,按照这份投资协议,杨氏集团会全面掌控浦溪袜厂,从生产到管理再到销售,浦溪袜厂将失去自主权,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以后玉珠牌这个品牌不会再被使用,未来只有天赐袜,没有玉珠袜。

    也就是说,他辛辛苦苦创立的品牌就此消失。

    “程局长,这……这份投资协议,很不公平唻,我们的品牌刚刚闯出一些名堂,这么一搞全完了。”他没有直说不同意,不过谁都能听出他的抗拒。

    陈局长说道:“小陈啊,这事儿……县里已经讨论过了。”

    亲切地称呼他小陈,又说县里已经讨论过了,说明什么?陈江河不傻,听得懂。

    陈局长继续说道:“袜业基地建成后,你还是厂长,应该说管理的资产规模更大了,员工、机器、渠道、市场……都随之水涨船高,你的收入也会翻倍往上长,这样不好吗?”

    程局长认为挺好,陈江河觉得很难受。

    他把玉珠这个品牌看成自己的孩子一般,也是向骆玉珠示爱的定情信物,真要这么一搞,玉珠品牌完蛋了,他变成了杨天赐的高级打工仔,这无异于在精神上摧毁他。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承包经营的问题暴露无遗,心眼儿多的都是捞一票走人,丢下个烂摊子爱怎样就怎样,还有一些坏坯故意把厂子往死里整,从而有机会以很低的价格进行收购,陈江河不一样,他是把浦溪袜厂当做自己的厂经营的,然而这份专心致志,得来的结果却是当头棒喝。

    倒也不是讲程局长坑他,主要是双方考虑问题的点不同,站在程局长这边,浦溪袜厂的性质还是国营厂,只不过是承包给陈江河经营,哪天条件成熟了,收回经营权也是合情合理的。

    杨天赐到诸暨来建袜业基地,带来资金的同时,还能够增加工作岗位,提高市里面的税收,那肯定是要比给他承包对诸暨有利。

    也就是说,他当成宝的玉珠牌,对于市里没有多少意义……起码对比杨天赐的投资,玉珠牌是可以放弃的。

    这就是杨雪说的,她爸会动用各种资源,让他们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陈江河的心情很复杂,愤怒、屈辱、沮丧、无助、茫然、悲伤、后悔……什么都有点,什么也不激烈,因为他很清楚,面对财大气粗的杨氏集团,他太弱小,无力抗衡。

    “杨董,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跟我们这小小的浦溪袜厂过不去?”

    “陈厂长,这怎么能叫过不去呢?我给你一个更有发展潜力的平台,你应该谢谢我才对,我们杨氏集团可不只卖袜子,五金制品、服装首饰、机械制造……都有涉猎,只要你好好努力,杨氏是不会亏待你的。”

    “杨董,冒昧地问一句,你是不是认为把浦溪袜厂吞并,让我为你打工,这样就可以让林跃栽个大跟头了?”

    杨天赐微笑不语。

    程局长不知道林跃是谁,但是不妨碍他做出结论,那就是姜还是老的辣,杨天赐利用承包经营容易出现的问题,既成功解决了玉珠牌的商业威胁,扩大了杨氏袜业的规模,又把一个潜在的竞争对手变成为自己挣钱的下属。

    叮铃铃……

    便在这时,房间角落办公桌上放的电话响起。

    程局长走过去,拿起话筒放到耳边。

    “县长?!”

    “……”

    “嗯嗯。”

    “……”

    “嗯嗯。”

    “……”

    “这……好吧。”

    “……”

    “我知道了。”

    啪。

    他把电话挂断,冲二人面带歉意说道:“二位在此稍候,我去楼下接个人。”

    杨天赐说道:“既然程局长工作繁忙,那我就不打扰了。”

    “杨董,这件事应该与你也有关系,所以,还请耐心等候片刻。”

    “与我有关?”

    程局长点点头,歉然一笑,推开房门走出去。

    杨天赐和陈江河大眼瞪小眼,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好在程局长没有让他们等太久,很快去而复返,但是当陈江河看到跟在他身后过来的两个人后,脸色为之一变。

    “林跃?金……金厂长?”

    

本文网址:/book/126095/630784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26095/63078401.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死亡作业我的时空穿梭手镯天才相师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九星毒奶末世之我有仙源少女大召唤在生存游戏做锦鲤快穿:男神又苏又撩灵异怪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