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从木叶开始逃亡 > 成长之路 第一百七十八章 扭曲

成长之路 第一百七十八章 扭曲

新书推荐:美漫艾尔登之王,开局逼疯祖国人游戏王之DL系统网游之永恒传说灵气复苏:靠游戏道具加成后的我直接起飞下班,然后变成魔法少女从美剧开始冒险从锁龙井开始的进化游戏铠甲勇士之帝皇在刑天这个AD太稳健了二周目我能吸引坏女人

    雨隐,萧索的风雨声铺天盖地涌来。

    被庞大内陆湖所围绕起来的村子,宛如一座漂浮在水面上的城市。

    隔着层层的雨幕望去,就连高塔上照耀下来的灯光,似乎都在雨中朦胧,微微扭曲起来。

    时至黄昏,这个村子仿佛不分黑夜与白昼,只要是在雨天,连太阳都无法照耀到的地方,无所谓这种事情。

    此时,堤岸的水波忽然一阵颤动,一道巴掌大小的黑影冲出了水面,随即稳稳落在了水面上,发出呱呱的叫声。

    蛤蟆瞪大两只眼睛,盯着前方水面上的忍者村,四周没有城墙,只要越过第一道防线,很轻易就可以进入雨隐。

    看了半晌,蛤蟆张大嘴巴,从嘴巴里猛地伸出一只人手,紧接着,整个人从蛤蟆的嘴里钻出来,落在水面上。

    正是自来也。

    他一出来,就将视线投到不远处的雨隐村上面,他特意拜托妙木山的蛤蟆,选择雨隐一个较为偏僻的切入口,可以顺利避开雨隐忍者的耳目,直接抵达雨隐的中心高塔。

    「麻烦你了,之后的事情,我一个人来完成就行了。」

    自来也向旁边的蛤蟆挥了挥手,随后顶着来袭的风雨,冲向雨隐。蛤蟆呱呱叫了两声,在一阵轻烟中消失。

    ······

    「嗯?这股查克拉的感觉......」

    位于高塔底部,魔像根部前方的长门,正双腿盘膝,双手合印,不断让自己的查克拉和魔像产生共鸣。

    许是察觉到了什么,正专心与魔像沟通的长门,猛然睁开了眼睛,原本毫无情绪波动的轮回眼,划过一道金属般的明亮光泽。

    这阵子一直有忍者试图渗透雨隐内部,这种事情,长门早已通过降落在雨隐村上空的雨水,知晓的一清二楚。

    但是基本上这些潜入者,都被白绝解决掉,或是侥幸突破了白绝那一关,也会在村子里,被小南悄无声息抹杀掉,用不着他亲自派遣佩恩动手。

    但这一次感应到的入侵者,查克拉非同凡响,是具有相当实力的忍者,而且查克拉的气息,让他平波无澜的内心,也涌现出一丝怀念。

    随即,这种怀念的心绪被他瞬间掐灭,不留下一丝一毫的残余。

    「您来的真不是时候呢,自来也老师.....既然这样,那也只能和您在这里做一个了断了。」

    ......

    高塔顶层深处的停尸房中。

    原本如同死尸躺在石台上的六具尸体,同一时刻睁开了眼睛,在黑暗中,露出了盯上猎物的狩猎目光,从石台上面下来,在地面稳稳站定。

    ?

    自来也走到宛如迷宫一般的钢铁管道中,这是雨隐的疏通雨水的管道系统。由于雨隐的降水量十分之大,所以疏通雨水的管道,特意建造的十分庞大。如果不进行事先调查的话,很容易就会在这里迷路,等待人救援。

    而这个连雨隐大部份人都未必能完全弄清楚的管道系统,早在之前,就被潜入进来的蛤蟆,调查的一清二楚。

    虽然会绕不少的远路,但是这个地方胜在安全隐蔽,雨隐村的人,绝对想不到,他会从这里入侵,直接抵达高塔的疏水管道,借此直达目的地。毕竟外人从这里潜入,十有八九会被绕的晕头转向,彻底失去方向感,在原地打转。

    而现在他只需要半个小时,就可以完美的完成这次的潜入行动,所以,自来也从一开始紧张的心情,现在也不由得放松了许多。

    潜入到这里的话,他基本上算是安全了。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通过这里,直达高塔,直面那位「神」。

    然而,就在他走到一

    半路程的时候,空气中猛地传出锐利的破风之声。以白纸折成的手里剑,迅速划破空气,从后方激射而来。

    自来也想也不想向侧旁一闪,让纸手里剑顿时插入了钢管之上,固定在上面一动不动。

    而自来也十分震惊,轻薄的纸片,在附上查克拉后,竟然能够达到削铁如泥的效果。

    他抬头看去,眼前已经被无数的白花花纸片覆盖,向他的脸面飞来,打算覆盖住他的脸面,让他在窒息中死去。

    「火遁炎弹!」

    自来也毫不犹豫,向后一跳,从口中喷射出一颗巨大火球,将飞来的纸片瞬间吞噬进火球之中。

    无数纸片的燃烧,加剧了火球的声势,噼啪的声音响个不停。

    就在自来也以为敌人的气势,会被自己压制时,乐文更多小说的纸片悬浮在空中,自行折成一把把两面开刃的短剑,如暴雨激射直下,刹那间冲破了火球的压制,从中间从火球撕成无数个火苗。

    轰轰轰轰轰!

    降落在钢管上的纸剑,像是炮弹轰击,卷起浓尘扩散出去。

    自来也有些狼狈的翻滚出浓尘覆盖的范围,由于被灰尘呛到,剧烈咳嗽了起来。

    他盯着斜插在钢管上的无数纸剑,眼神凝重。

    这些纸造物不止锋利,质地竟然也如此坚韧,超乎他的意料之外。浓尘散开,是被一对纸翼先锋狂风吹散开来。

    露出一名只用纸片凝聚成上半身躯的蓝色短发女子,整个人悬浮在潮湿的空中,下半身消失不见。

    不止如此,她那凝聚出来的上半身,出现了工整的碎裂痕迹,如果遭遇强力攻击,估计可以随时化成碎纸散开,将攻击躲过。

    「我本想直接到你们的老巢再进行谈话的,不过,没想到你会这么急切的来找我呢,小南。你的术,变得比以前更加细腻和危险了,而且整个人也变得更有女人味了。」

    自来也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着出现在半空中的小南,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

    虽然对方的样子变化很大,比过去看上去成熟了许多,但也有不少地方没有改变,所以第一时间自来也就将对方认了出来。

    「事到如今,你来这里还有什么意义呢?这里并不欢迎你。」

    小南的眼眸中毫无波动,只是抬起双手,白色的纸片汇聚在身边,折成一把把利刃,占据了自来也的视野。

    自来也看到这里,脸上的笑意更甚,悄然之间,也在双手上汇聚查克拉。

    「好歹也是师徒一场,总不至于在这种地方招待我吧?我可是有山一样多的话,要和你们说。看到你没事,这么说,弥彦和长门应该也还活着吧。雨隐的「神」,是弥彦,还是长门?是弥彦吧。长门他是个没什么主见的人,只会在后面默默为你们奉献。」

    自来也自顾自的猜测起来。

    「与你无关,不要来多管闲事!」

    「怎么算是多管闲事?你知道你们夺走了其余村子的尾兽,会引来什么样的严重后果吗?我不知道你们夺走尾兽是什么目的,但你们这样做,是在走上一条不归路!听我的劝,把那些夺来的尾兽放走,然后向各村解释清楚,我可以为你们争取谈判....."

    自来也据理力争着。

    「就是抱有你这种天真的想法,那些同伴才会一个个死在我们的面前!牺牲对于和平十分重要,但雨隐过去的牺牲毫无价值,我们不想要再做无意义的牺牲了!」

    小南声音一冷,打断了自来也的话,周围悬浮在空中的纸剑,立马如暴雨激射直下,杀气弥漫向四周。

    砰砰砰砰!

    自来也双手一拍大地,坚厚的土墙应声而起,将纸剑

    挡下。

    不过面对连绵不绝的纸剑射击,远比一般土遁坚厚两三倍的土墙,竟然直接摇摇欲坠。

    纸剑的攻坚能力,让自来也心惊。

    不仅是正面压制住火遁,就连防御性的土遁,也这么快就支撑不住了。这种忍术,说是演变为血继限界,自来也都深信不疑。

    自来也稍作思考,立马向后撤退,准备暂时撤离,思考一下对策。毕竟小南的实力超过他的想象,想要抓住对方当人质的想法,根本不现实,自己说不定还有翻车的风险。

    就在他打算撤离时,背后传来声响,让他脸色一变。「水遁·水鲛弹之术!」

    巨大的水造鲛鲨,撕开巨口吞噬向自来也的身躯。

    前方,土墙轰隆一声崩裂,化为碎石四处飞舞,纸剑突破土墙的防御,与鲛鲨前后夹击自来也。

    轰!咔!

    剧烈的爆炸声,使得四周的钢管壁道都出现了凹陷和撕裂的痕迹。

    等到烟尘散开,只看到地面上出现一滩血迹,但自来也整个人却人间蒸发了似的,消失不见。

    「逃走了呢。」

    背着大刀·鲛肌而来的鬼鲛,看了一眼地面上的血迹,嘴角咧开,露出一嘴尖锐的牙齿。

    他将目光投向一侧的管道裂口,应该该是被人用拳头打出来的紧急通道,从另一条管道成功逃离。

    「他受了伤,周围还有我们大量的人手,他逃不远的。」小南并不担心自来也能从这里逃掉。

    雨隐进来容易出去难,不需要出动佩恩,他们几人就足以将这位三忍,当成老鼠进行狩猎。

    「不过要注意一下,他这个时候撤离,估计是想要发动仙术,召唤妙木山的两大仙人。要在那之前,找到他的踪迹,不然事情会有些棘手。」

    小南想到了什么。

    不出意外,自来也打的应该是这个主意。

    「仙术吗?我倒是想要见识一下是什么样子。」

    鬼鲛对着小南点了点头,从另一边离开,搜索自来也的行踪。?

    「咳.....咳.....」

    背靠着冰冷的钢铁管道,自来也竭尽全力压抑着身上伤口传来的阵痛。被利刃切割开的大腿和腰侧,正不断流血,将他对应部分的衣服染红。「真是不服老不行了,我的反应力,连这种招式都差点没躲过去......」

    自来也叹着气,眼角的余光扫视周围,发现没有敌人追来,悄悄松了口气。

    想要去见那位「神'的想法,开始从脑海中抽离,敌人的实力,比自己想象中要强大许多。

    但是好不容易进来一次,就这样空手而归,也对不起自己三忍的身份。何况,如此危险的组织,必须尽快套得乐文更多小说有用的情报。

    「最好的办法,是抓到一个人后,立即撤离,带回木叶审讯......」自来也眸光明灭不定,似乎在思考接下来的行动该如何布置。

    ......「找到你了!」

    单独行动中的鬼鲛,在一条管道中,找到了正在调养身体的自来也。不由分说,挥舞起大刀·鲛肌,朝着自来也的身体进行劈砍。

    「土遁·黄泉沼!」

    自来也同样不甘示弱冲向鬼鲛,双手结印,让鬼鲛脚下的管道,立马化为一片泥泞沼泽,将他的双腿陷进沼泽中,进行束缚。

    紧接着,自来也右手心开始转动查克拉,迅速合成了一颗查克拉球,向着鬼鲛的脸面打来。

    「螺旋丸!」

    鬼鲛嘴巴一裂,将鲛肌挡在身前。

    自来也手中的查克拉球,越是接近鲛肌,球的规模就越小,直到掌心空空如也

    ,所有的查克拉全部消失。

    「切!」

    明白这是徒劳的自来也,立马抽身后退,和鬼鲛拉开距离。鬼鲛则是把鲛肌放在身后,双手结印。

    「水遁爆水冲波!」轰!

    一时间,出现了地动山摇一般的景象,从鬼鲛口中喷吐出来的水流,瞬间将庞大的管道全部充盈,并以十分夸张的速度侵蚀更远处的空间。

    沉重的水压弥漫在自来也身上,想要逃走都逃不掉,只能拼命憋住呼吸。「嘻嘻,只要是在水中,就算是三忍,也只能乖乖做我的猎物。」

    鬼鲛手掌按住水流,仿佛在了一块具有实体的地板上面一样。「水遁·五食鲛!」

    五只由查克拉汇聚而成的鲛鲨,瞬间形成,向着在水压中,行动大大减缓的自来也扑咬过去。

    自来也挥出一拳打中一头鲨鱼,鲨鱼的头部出现创伤,然而很快被打伤的伤口,就愈合起来。

    只要水中的查克拉不绝,这些鲨鱼就等于不死之身,并且会持续到将敌人撕咬致死,才会结束战斗。

    一只鲨鱼咬中了自来也的大腿,一只鲨鱼咬中了他的手臂。随即另外三头鲨鱼也扑了上来,将他身体覆盖起来。

    直到一只鲨鱼咬中了他的头部,砰的一声,自来也化作一阵轻烟消失。鲨鱼们失去了咬杀的目标,一时间茫然的在周围打转。

    鬼鲛只好解除了忍术,让周围的空间恢复正常。「影分身吗?看来比想象中要麻烦一些。」

    鬼鲛眉头一皱,转身离去。

    ·······

    「啊!」

    被纸枪刺穿身体的自来也,直接坐倒在地上,发出一声惨叫。小南站在他的前方,冷冷看着他。

    「自来也老师,到此为止了。属于你们三忍的时代,早已结束。」满脸虚汗的自来也,却是勉强从脸面上挤出笑容:

    「被曾经的弟子超越,的确是值得自豪的事情。但是作为老师,我可不记得教过你们这样的大话。这场战斗,是我赢了。」

    砰!

    在小南惊愕的目光中,自来也变成烟雾失去痕迹。

    随后,小南脸色狂变,转头看去的瞬间,一道锐利的水流从远处破空飞来,毫

    不犹豫,将她的一只手臂斩落。

    斩落的手臂没有流淌出鲜血,只是化为无数的纸片飞散。

    小南飞身向后一退,身体漂浮在半空之中,失去的右手很快从纸片的汇聚下重新长出。

    身体的四周,也开始漂浮着零散的白色纸片,开始折成纸剑,指向管道深处的黑暗之中。

    从黑暗中走出来的自来也,鼻头粗大且有汗痘,脸上挂满血红色的油彩,左右肩头则是各自站着一只身穿披风的蛤蟆。

    正是妙木山的两大长老,深作仙人与志麻仙人。

    「自来也,不要动不动总是把我们叫出来战斗,不管怎么说,你也该学会自己进入仙人模式了。」

    深作仙人以一种忧虑的口吻说道。

    老实说,自从妙木山覆灭后,它已经有点害怕自来也这个契约者了,生怕他又惹到一些奇怪的忍者,让它们两大仙人也跟着一起陷入苦战。

    「就是说啊,现在新驻地的事情这么忙,可没时间处理你这边的事情。」志麻仙人也对于自来也这个时候召唤它们,感到不太满意。

    「放心吧,大姐头,这次的敌人没有那么强,接下来把她抓住带回木叶审讯就可以了。」

    自来也指着前方漂浮在空中的小南,目的性十分强烈。

    「而且,我已经用影分身,引开了另外一个强敌,现在她已经是一支孤军。」自来也未了

    ,又解释了一句。

    如果小南和鬼鲛联合,即便使用了仙人模式,想要活捉一人,即便能够做到,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办到的。

    深作仙人和志麻仙人听后,这才稍微心安。

    总之,不是和鬼之国干架,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哼,看来我被小瞧了呢。」

    小南轻轻一哼,听到自来也的这番话,立马明白了对方想要抓她回木叶,进行审讯,获取雨隐和晓的机密情报。

    诚然,她的实力和长门差距很大,但也不至于随便就会被别人活捉,哪怕是进入了仙人模式的自来也。

    关于自来也仙人模式的情报,雨隐收集的十分完善。

    虽说这一次自来也用了更短的时间,召唤出了两大仙人,多半是因为这几年,有针对这方面认真修炼过吧。但也仅此而已罢了。

    只要摆脱不了两大仙人,那就意味着,自来也的仙人模式,有机可乘。和这种残缺的仙人模式正面对决,即便是一个人,小南也并不畏惧。「好吧,再帮你这一次。」

    深作仙人深吸了一口气,双手结印,口中酝酿着仙术查克拉。

    「小南,束手就擒吧,我可不想把你弄得遍体鳞伤后,再把你带回木叶。你们晓现在的行为,是在破坏忍界的和平!曾经为了忍界和平而付出努力的你们,为什么要走上这条道路?你们已经丢失掉自己的原则了吗?」

    自来也仍然企图用言语来说服小南。

    「被你们大国逼到无路可退的地步,自然只能这样走下去了。而且,你说错了一点,我们也在寻求和平,不过,是以我们自己深思熟虑后做出来的决断。」小南冷淡回应。

    「但这样的做法,是错误的。你们这样胡来,只会带来无止尽的战争,根本看不到和平的希望。」

    自来也大声反驳着。

    「过去的大国入侵雨之国,打着和平的名义而来。现在自来也老师你要求我们放下手里的武器,也自称是为了和平......总之,只要我们放下武器,跪下祈求敌人的仁慈,便是你心中一直念念不忘的和平,我们反抗,便是邪恶了是吗?」

    小南的身上,弥漫着滔天的杀意,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不太美好的事情。过去的晓,像是小丑一样在各国之间辗转,低三下四的请求各国停战。

    然而,人微言轻的他们,自诩掌握正义之名的大国,无人倾听他们的想法,让他们不止一次在雨中当起了落水狗,最后在木叶的背叛中「死'去。

    那样的事情,小南已经不想要再经历一次。「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自来也开口辩解着。

    「但你的建议,却会让过去晓的悲剧,重新再上演一次!「「小南,你-」

    「算了,你我现在终究不再是一路人。长门说得对,雨之国,雨隐,不再需要软弱的和平!通往和平的道路,只能用敌人的鲜血来铺就!我们已经牺牲了可以牺牲的所有,现在再牺牲掉一个老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小南终止了对话。

    折成纸剑的纸片,以贯穿人体的猛烈气势,散射向自来也和两大仙人。

    「可恶,曾经三人中最善良的你,思想也已经扭曲变质到这个地步了吗?」自来也的脸上十分痛心,但也知道,这样生气下去,也无法解决事情的关键。他想要弄清楚小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现在看来,即使抓住对方,也无法扭

    正其思想,要做好杀死对方的最坏打算。

    「仙法·超大玉螺旋丸!」

    面对急射而来的纸剑之雨,自来也身体飞跃向前,双手向前一推,庞大到足以遮蔽自来也身体的巨大查克拉球,将来袭的纸剑全部挡下,一

    口气冲到小南的身前,将查克拉球往前一压。

    轰!

    在剧烈的爆炸之中,小南身体化为碎纸,如翩翩起舞的白色蝴蝶,分散向四周,随后又在另一处高空中汇聚成型。

    「喂,这个小女娃不畏惧物理攻击,得用别的办法对付她才行!」

    志麻仙人通过之前的战斗,发现小南的术十分奇特,基本可以无视物理攻击,不由得出声提醒。

    「纸片的话,应该用水,或者油比较好一点。沾上油的话,就没办法分散开来了。」

    深作仙人这么说道。

    「既然这样,那就用这招一口气解决战斗!」

    自来也当机立断,在这里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能够活捉对方最好,活捉不了,也要带着对方尸体回到木叶。

    自来也嘴巴大大鼓起,大量油像是激流从口中喷吐出来,化为洪水冲向小南。深作仙人与志麻仙人,也各是从口中喷射出风暴和火焰,与自来也的油混合起来,使得管道内的空气急剧升温。

    钢铁的管道,出现了融化腐蚀的痕迹,迅速崩解。

    小南脸色不由得大变,这一招,是针对她的术式而来的。要是沾染上的话,她的秘术,也没办法做到百分百免疫。

    小南只能利用背后的羽翼,向后漂浮,以此来拉开距离,等待火焰洪流自己停歇下来。

    这样的攻击,以她的秘术,无法从正面瓦解。

    就在这股火焰洪流,不断追击小南时,上方的钢铁管道猛地发生一声爆炸,烟尘扩散,一道黑影落在了小南的身前,白色的护罩包裹住全身,如同一个庞大的黑洞,将具有实体的火焰洪流侵吞到无底的深渊之中。

本文网址:/book/129902/630774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29902/63077415.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视死如归魏君子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NBA:开局一张三分体验卡网游之混沌强化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从斗罗开始打卡斗罗之先给阿银上农家肥斗罗大陆之永恒龙魂斗罗之诸天抽奖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