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寒门嫡女有空间 > 正文卷 第1158章,救赎9(全书完)

正文卷 第1158章,救赎9(全书完)

新书推荐:带崽出逃后,渣总每天都追悔莫及快穿之攻略反派大佬继承亿万家产后,渣总前夫哭着求复合搭伙渡心还是渡人公府娇媳辞金枝慕归修罗大佬有了读心术后与我闪婚被骂丧门星?全村哭唧唧求我带飞

    张华涵就这么在颜家住下了,颜文杰一家对她都挺好,除了一开始有些不适应,慢慢的,她也融入到了这个家中。

    只是每每看到其乐融融的舅舅一家,张华涵就有些走神,脑海里不受控制的想起没人相伴、形单影只的母亲。

    时间一长,心中便多了些思念和牵挂,同时也生出了些忧愁。

    在张家,母亲和她无疑是被排斥在外的,日后她若是出嫁了,可就真的没人陪母亲说话了。

    之后的日子,朱绮云不仅带着张华涵外出做客,在家接待客人,还会教导她如何主持中馈。

    时间就在这样的忙碌中,一点点溜走了,转眼就到了九月。。。

    九月十三,朱绮云的生辰,朱绮云将能邀请的人家都请了过来,为她办了个盛大的及笄礼。

    张华涵很珍惜这样的学习机会,所以,学得格外的卖力和专注。

    老师总是喜欢爱学习的学生的,见张华涵这般认真,朱绮云教得就更仔细了。

    张家是不怎么样,可是颜家厉害呀。

    瞧瞧布政使夫人,又是带着这位张姑娘到处见客,又是亲自举办及笄礼,无疑是在告诉大家,颜家很重视这位外甥女。

    及笄礼父母皆未至,张华涵多少有些遗憾,不过她也知道,她的及笄礼,舅母是费了大力气的,满怀感激的同时,全程精神高度集中,力求不出一丁点错误。

    经过朱绮云两个多月的调教,张华涵越发的稳重得体了,这让前来观礼的好些夫人都动起了结亲的心思。

    张华涵明白这些人看重的不是她,而是她背后的颜家,所以只是礼貌不失礼的回应着,并没有因为受到众人的吹捧和夸赞就不知所以了。

    朱绮云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对张华涵的应对十分满意,心里也越发喜欢这个外甥女了。

    就冲着这一点,娶回家就亏不了。

    想通了这些,一些夫人开始主动拉着张华涵说话,十分的热情。

    看着张华涵脸色发红,朱绮云笑了笑:“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张华涵羞涩的低着头,到底没好意思开口议论自己的亲事。

    及笄礼过后,朱绮云找了个时间将张华涵叫到了跟前:“华涵,姑娘及笄过后,就可以议亲了,你对你的亲事有什么想法吗?”

    张华涵神色微滞,她显然没有料到朱绮云会这般直白的和她说亲事。

    “议亲是姑娘家的头等大事,若是定了好人家,能一辈子享福,若是说了不好的人家,那就得受一辈子的罪,最后还要连累儿女。”

    “所以呀,这亲事是半点不得马虎。”

    朱绮云见了,想了想,说道:“按理说,你的亲事应该由你父母来操心,不过你母亲这些年也没在外头走动,认识的人少;你父亲呢,结交的估计也就是一些商贾人家,若真把你的亲事交给他们来办,不说我,就是你舅舅都不会答应的。”

    说着,拉过张华涵的手。

    张华涵双颊红红的,犹豫了一下,才细若蚊蝇的说道:“华涵一切都听舅舅舅母的。”

    朱绮云不赞同的摇了下头:“这日子呀是要你自己过的,总得合了心意才能和和美美,你若什么也不说,我们瞎找一通也不事呀。”

    “你母亲让你来省城,你父亲默认你住在家里,想来你也应该知道他们的意思,你舅舅的意思呢,你的亲事由我们帮着看。”

    “现在舅母问你,你想跟什么样的人共度一生?知道你的喜好了,舅母也好对照着来找。”

    张华涵默了默:“母亲一个人在张家,太孤单了,我若嫁得近一点,还能时常回去看她。”

    朱绮云听后,顿了片刻,随即眼里、脸上都浮现出了笑意,笑着拉着张华涵的手:“好孩子,你母亲有你这个女儿,到底还是有福气的。”

    张华涵神色有些犹豫,就在朱绮云以为她不会说什么的时候,她却开口了:“华涵想留在淮安,最好离青石县近一点。”

    朱绮云愣了愣:“为什么?限制了地域,这选择的范围可一下就缩小了好多,如今的官员三年一任,像那些前程远大的,可不会一直呆在一个地方。”

    张华涵知道官场关系复杂,担心给舅家添麻烦,从不敢越矩,哪怕面对面的和某个公子偶遇了,只要朱绮云没在场,绝对不说半句话。

    十月中旬,朱绮云拿了三张画像来找张华涵。

    感动于张华涵的孝心,朱绮云对她的亲事越发上心了:“放心,舅母一定帮你找个好人家。”

    之后一段时间,朱绮云经常带着张华涵出门做客,见了不少官眷,每次见面,都能碰到几个带着儿子的夫人。

    “我私下也派人去打探过三家的家风,得到的评语都还算不错。”

    “刚好今天你两个表哥将三人都叫到了府里做客,你先看看他们的情况,等会儿舅母带你去前院看看人。”

    “这三位公子,一位是四品知府家的嫡长子,一位是布政使司四品参政家的嫡次子,最后一位是许州范家的嫡幼子。”

    “这三家祖籍都在淮安,三位公子都是你舅舅亲自考教过的,人品都不错,他们的母亲,我之前也带着你见过了,都是明理之人。”

    十月的天气已经很寒冷了,前院亭子里,三位公子和两个表哥正在烤鹿肉吃,几人有说有笑,气氛很是热闹。

    朱绮云带着张华涵站在不远处的游廊下看着。

    张华涵压下心中的紧张,仔细看了一下三人的画像和备注。

    等她看好后,朱绮云就带着她去了前院。

    张华涵连忙摇头,面色有些羞涩:“舅舅舅母都看好的人自然是不错的。”

    朱绮云仔细瞅了瞅张华涵的神色,见她面上确实没有勉强之色,才笑道:“可这么远远看一眼也看不出什么,找个机会,舅母让你和他们接触一下,到时候你再具体的看一看。”

    看了一会儿,朱绮云问道:“你觉得这三位公子如何?”

    张华涵没有立即回答,朱绮云以为她不喜欢,笑着道:“没事,这三个要是都不喜欢,咱们再看其他的就是了。”

    能得布政使赏识,三人无不欣喜,就是他们家中的长辈也是十分的高兴。

    一开始,三人还没察觉到什么,可去颜家的次数多了,在院子中偶遇过张华涵后,三人都隐约明白了点什么。

    ......

    之后半个月,三位公子经常被请到颜家做客。

    所以,每次来颜家都尽量避着张华涵,也从不一个人落单。

    杨参政家的公子就比较积极了,杨家是在杨参政这一辈才起来的,底蕴薄,官场上也没多少人脉。

    对此,三人的反应是不一的。

    郭知府家的嫡长子,哪怕知道张华涵背后站着颜家,他也不愿意自己的嫡妻出自商贾之家。

    是以,杨公子每次来颜家,都会在院子里独自转一转,就想着偶遇张华涵。

    可惜,张华涵一直谨记规矩礼仪,从不在颜府后院乱转。

    杨参政在淮安已经连任三任了,一直想往上再进一步,或调去京城,可惜,上头没人,一直呆在参政这个位置上没挪动过。

    知道颜家是在相看外甥女婿后,杨家上下都想结成这门亲事。

    那位张姑娘他见过一次,大方得体的站在颜夫人身后,瞧上去挺温婉贤惠的,符合他对妻子的预判。

    不过,他也没抱太大的期望,范家虽也有入朝为官的,可大多都在五品以下,这上面,郭、杨二人的条件都要比他高出一截。

    范家公子就比较佛系了,他是家中最小的,头上还有两个嫡亲的哥哥,落到他肩上的压力并不重,如今家里对他的要求就是好好读书,争取早点考中举人。

    能入布政使的眼,是他没预料到的,对于娶颜家的那位外甥女,他倒是想,毕竟有门助益的岳家,对他、对范家都是好事。

    十一月初,三人又被颜家两位公子约来了颜府。

    “今天府里叫了戏班,走,我们听戏去。”

    于是,三人中就范家公子最为从容淡定了。

    这么一对比,倒是将另外两人给比了下去。

    范公子等颜家大爷、二爷坐下后,也跟着落座,然后笑道:“管他谁点的,既然已经开唱了,咱们好生听着就是。”

    几人落座后,颜家大爷、二爷不动神色的引导三人议论起了台上的戏来。

    三人随着颜家大爷、二爷到戏院这边的时候,戏已经开唱了。

    杨公子环看了一下戏院,没看到张华涵,微微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就笑着道:“这是谁点的戏呀?”

    范公子:“惦记娘家不是应该的吗,那可是生她养她的家人。”

    杨公子嗤笑着看着范公子:“范弟,若是你将来的媳妇老是惦记娘家,我不信你还能像现在这样淡然。”

    杨公子:“要我说,这个妇人被打也是活该,既然嫁入了婆家那就是婆家的人了,还一直惦记着娘家,她相公怎么可能不生气?”

    郭公子:“就算妇人有不对的地方,一个男人也不该对女子动手,太有辱斯文了。”

    从戏院出来后,张华涵径直去了正院见朱绮云。

    朱绮云见她这么快就回来了,有些诧异:“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也不说多看看?有你两个表哥在,你就是一直呆在戏院,也没什么的。”

    范公子也不恼他的态度,笑着道:“为何不能?若我将来的妻子是位至孝之人,那还是我的福气呢。”

    戏院厢房,张华涵站在窗前,透过窗缝,仔细的打量着那位范公子,默默听着几人的议论,直到听完了三场戏,才悄悄的从后门离开了。

    朱绮云面露诧异,三人中,范家公子的家世最不显,容貌也不是最英俊的:“怎么看上他了?你该不会是觉得范家离青石县最近,就选了他?”

    说着,面露不赞同。

    今天的戏班是张华涵央求她请的,虽不明白外甥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她难得开口,既开了口,又不是什么大事,她是没有不答应的。

    张华涵脸颊有些泛红,微垂着头,小声道:“舅母,我看好了,那位范公子,瞧着就挺好的。”

    “舅母,我是真的觉得范公子挺好的。”

    “其他两位公子也不错,可是他们的家世对于我来说太好了。”

    “好孩子,舅母知道你孝顺,可这事关你的终身大事,你可不能因为范家离得近,就选择讲究。”

    张华涵笑着搂住朱绮云的手臂,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对于这位尽心教导她,为她打算的舅母,她已经完全没了疏离。

    “如此,我心里也不必有太大负担,不会过于觉得配不上范家公子。心里没有负担了,日子也就不会过得太累。”

    朱绮云看着张华涵,神色有些感叹:“若是当初你母亲也能像你这般通透,何至于会嫁入张家!”

    “我知道有舅舅舅母给我撑腰,他们也愿意娶我,可张家的条件毕竟摆在那里,我纵使嫁入了他们家,也估计也会被人轻看的。”

    “范家就很好,是许州的世家,家里虽有人出仕,可官职都不太高,虽也是高攀,但却没高太多。”

    张华涵深深一福:“华涵深谢舅舅舅母的疼爱。”

    ......

    “高处不胜寒,高门显贵外头瞧着是风光,可是没有点真本事,嫁进高门做媳妇,最后苦的还是自己。”

    “好孩子,既然你觉得范家公子不错,那我再去打探一下范家的情况,你舅舅那边,也再考教考教范公子的人品为人。”

    朱绮云点了点头:“放心,我一定好好打探。”

    十一月末,经过近一个月的打探,范家被颜家调查了个底朝天,确定范夫人不是刻薄苛待儿媳的人,范家家风也严谨,范三公子人品学识都不错,朱绮云和颜文杰才放了心。

    晚上,颜文杰下衙后,朱绮云就将张华涵的选择告诉了他。

    颜文杰听后,沉默了好一会儿:“既是华涵的选择,那我们就尊重她的决定,不过,范家的情况一定要打听清楚,若是不好,我们就再也她找别的。”

    要知道,颜家重点相看的三人中,郭公子家世最好,杨公子能说会道,范三公子也就马马虎虎。

    惊讶了片刻,范三公子就高兴了起来,觉得张华涵有眼光。

    打探清楚范家情况后,朱绮云就向范家露了口风。

    范三公子和范家得知张华涵看上了他,都有些意外。

    张姑娘是颜布政使嫡亲的外甥女,有了他的帮扶,小儿子日后的路必定能顺畅很多。

    张家虽是商贾之家,可也不是完全没有可取之处,据他们打听,张家还是很知分寸的。

    能和颜家结亲,范家自然是没有不愿意的,范夫人当即带着范家的几个姑娘来了省城,登门拜见朱绮云,顺便见了见张华涵。

    见过张华涵后,范夫人心里十分的满意,家里对小儿子的要求并不高,家中的资源给了大儿子和二儿子,分给小儿子的就少了。

    十二月初三,在颜家大爷的护送下,张华涵坐上了回张家的船。

    ......

    只要张家不拖累,范家就觉得已经很好了。

    范夫人和朱绮云说好了十二月中旬去张家结亲,如此,张华涵就不好继续住在颜家了。

    对张家人,看在张华涵的份上,颜家大爷倒还算客气,不过只是简单的和张大老爷寒暄了几句,就提出要去拜见颜怡乐。

    张华涵领着颜家大爷去了梧桐院,路上,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大表哥,我母亲这些年不怎么爱见人,等会儿若是......若是.......”

    张大老爷提前收到消息,知道颜家大爷亲自送女儿回来,连忙让张二夫人和张三夫人收拾出了一个院子来。

    等到张华涵和颜家大爷到的时候,张家所有人都迎了出来,热情的拥着两人进了府。

    很快,两人就到了梧桐院。

    颜怡乐确实不想见颜家人,不过想到女儿日后肯定要仰仗二哥一家,又强行压下了心中的不愿,在客厅见了颜家大爷。

    颜家大爷看着表妹为难的样子,当即笑道:“放心,来之前父亲和母亲就和我提过四姑姑,姑姑要是不见我,那我就在院子里给她磕个头。”

    闻言,张华涵感激的福了福身子:“谢大表哥体谅。”

    颜家大爷没有留宿张家,拜见了颜怡乐,就起身离开了张家,从进门到离去,前后没超过一个时辰的时间。

    对此,张家人有些失望,颜家大爷在他们家呆得越久,就越能证明两家关系很好,可惜,哪怕有张华涵夹在中间,颜家也依然不待见张家。

    这举动,让张华涵和颜家大爷都有些吃惊。

    虽然颜怡乐只是受了颜家大爷的礼,然后略微问候了一下颜文杰和朱绮云,但还是让两人知足了。

    如今的张华涵,哪怕是张老太太,在对上她的时候,都不敢再有丝毫的大意了。

    不得不说高门显贵就是会教导人,张华涵才在颜家住了几个月,说话就变得滴水不漏了。

    送走颜家大爷后,张华涵去了张老太太屋里坐了一会儿,对于在颜家的事,只捡了一些可以外说的告诉张家人。

    看着越发矜贵得体的张华涵,张家人神色都有些复杂。

    从张老太太院子出来,张华涵就径直去了梧桐雨。

    ......

    哪怕张老太太和张二夫人、张三夫人轮番询问,都没能从她嘴中套出半点有用的信息。

    探不出消息,张老太太就没在继续留她了。

    颜怡乐看着女儿,神色有些复杂。

    在张华涵去送颜家大爷的时候,安然就将张华涵选择范家公子的前后经过告诉了她。

    “母亲!”

    见识过舅家的富贵和热闹,看着形单影只、躲在张家后院不愿外出的颜怡乐,张华涵只觉得满心的心酸。

    张华涵笑着给颜怡乐倒了一杯茶,等颜怡乐接过后,才笑着道:“母亲,女儿真的觉得范家挺好的。”

    “女儿虽可以凭借外祖家嫁入高门显贵,可是这样人家的后院哪里是女儿能周全的。”

    知道张华涵因为想多回来看看自己,特意将择婿范围定在淮安省内,心头又是动容又是难过。

    “范家不过是个小世家,家中也没有特别出色的子弟,我知道你觉得张家门第太低,可是有颜家在,这些你其实是不用太过在意的。”

    颜怡乐看着满脸认真的张华涵,叹了口气,没在说什么,算是默认了她和范家的亲事。

    当天下午,颜怡乐破天荒的派人去请张大老爷来梧桐院,亲自和他商量了和范家结亲的事。

    “女儿也不求什么大富大贵,只求能和夫君和和气气的过日子,少些纷争和矛盾,如此,女儿就很知足了。”

    “范家公子是舅舅舅母看了又看的,人品学识都不错,女儿是真的挺喜欢的,没有任何勉强。”

    许州范家也是官宦世家,虽说近两代族中都没出过什么大官,可却一直有人在朝中为官,比张家的门楣不知要高出多少。

    之前他还真担心颜家会给张华涵定了个太好的人家,姻亲之间的差距若是太大,那未必是什么好事,范家就很好了,张家伸伸手还是能够得上的。

    张大老爷这才知道颜家帮张华涵定的人家是许州范家。

    颜怡乐觉得范家门第不高,那比照着颜家来说的,可张大老爷却很满意了。

    张大老爷全部点头同意了,毕竟是自己女儿,加之这些年多有亏欠,他也想女儿能风风光光的定亲。

    腊月十五,范家族人浩浩汤汤的抬着聘礼来张家下聘了,引得县城百姓争相围观。

    为了张华涵,颜怡乐和张大老爷难得心平气和的坐在了一起。

    也没商量,颜怡乐直接说了她对女儿定亲的要求。

    婚期一定,张大老爷立马开始忙着给张华涵置办嫁妆了,期间,颜怡乐也派出了自己的陪房,去省城采购了好些好东西。

    而张华涵,则是专心在自己院子里绣嫁衣。

    颜怡乐头次正式出现在了张家众人面前,见了下范夫人和范家三公子,确定范家真的不错,才点头收下了聘礼。

    经两家商定,婚期定在了一年之后。

    为了表示对张华涵的看重,范家三公子亲自来了青石县迎娶。

    同一时间,一艘从京城驶出的客船停靠在了青石县码头。

    ......

    转眼,一年过去了。

    看着礼盒上的那一个个醒目的‘颜’字,周围看到的人无不侧目,很多人都跟在送礼队伍后头,一路跟去了张家。

    这一次的动静,比范家下聘还要大。

    就在张华涵出门这一天,天不见亮,一抬抬添妆礼从船上抬了下来,浩浩汤汤的直奔张府。

    当送礼队伍进入县城,立马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小的是威远王府管事,今日特意奉王妃之命,前来给贵府五姑娘送添妆礼的。”

    这话一出,立马引得人群骚动了起来,就是张家人和范家人都具是一脸惊讶。

    这次前来送礼的领头也是个有本事的,掐准了时间,当送礼队伍到达张府门前时,恰好遇到了前来迎娶的范家人。

    张家人和范家人都以为是颜文杰派人来给张华涵添妆和壮声势的,刚想上前寒暄,谁曾想,领队直接站上了台阶,轻咳了一声,笑着朝张家人和范家人抱了抱拳,然后从怀里拿出一本礼册。

    “萧小王爷送金玉如意一对给张五姑娘添妆。”

    “淳安公主送十二扇大红缎子缂丝百子围屏一架给张五姑娘添妆。”

    领队笑眯眯的打开了礼册:

    “威远王妃送医女一名给张五姑娘添妆。”

    “颜大老爷送......”

    “.......”

    “古国公送十二生肖琉璃摆件两套给张五姑娘添妆。”

    “颜太老夫人送......”

    礼物还是其次,最主要的还是送礼的那些人。

    作为范三公子的好友,郭公子、杨公子这次也跟着他来迎娶新娘了,在知道京城颜家来送妆后,两人的心情就复杂了起来。

    听着领队的唱念,张家人、范家人、以及周围的为官群众,从一开始的震撼惊讶逐渐变得木然结舌。

    这添妆......太丰厚了!

    就冲着张五姑娘背后站着皇亲国戚,就足够可以忽略她商贾出身的身份了。

    可惜,现在后悔已经没有用了。

    杨公子本就想娶张华涵,此刻的内心那是遗憾、失落得无以复加,就是因为瞧不上张家商贾身份的郭公子,这一刻也生出了些许后悔之意。

    张五姑娘背后的关系,比他想象得还要强大。

    颜家还肯给女儿送妆......她可以理解为颜家还肯认她吗?

    颜怡乐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终究是她给颜家抹黑了。

    现在最高兴的,莫过于范家人了,本以为和布政使结交上了,就已经是天大的好事了,没曾想还更大的惊喜等着他们。

    张家后院,颜怡乐知道京城颜家人给女儿送添妆来了,心情复杂到了极致。

    张家和范家的结亲,本就引人关注,如今加上京城那边送来的添妆礼,更是引发了轰动,以至于张华涵的出嫁,被青石县及周边百姓谈论了好久好久。

    ......

    新房里的张华涵是又意外又感动,曾经的她没有外祖家,可今天她却感受到了外祖家对她的爱护。

    特意在今天送上添妆,这是怕她嫁去范家受欺负!

    张华涵嫁入范家后,恪守本分,和范三公子和和气气、有商有量,范老爷范夫人见了,都暗道小儿子有福气。

    在婆家站稳脚跟后,张华涵找了个机会,和范三公子提出想回家看看家人。

    若说范家之前还有因范三公子娶了一个商户女而不满的声音,可当得知京城的王爷王妃都送了添妆礼过来后,这种声音就再也没有了。

    范老爷范夫人本就赞同这门亲事,如今更是满意了。

    范三公子搂过张华涵的肩膀:“你我夫妇一体,何须如此外道。”

    ......

    范三公子打探过张家的情况,知道妻子惦记的是岳母,当即就同意了:“许州离青石县不远,刚好我看书累了,也要外出采风,正好陪你回去看岳父岳母,日后每个月我都陪你回去一次,你看如何?”

    张华涵听了,十分欢喜,感激的看着范三公子:“多谢相公。”

    “是母亲对不起你!”

    颜怡乐愧疚的看着张华涵。

    颜怡乐见女儿出嫁后还频繁的回来看自己,感受到了女儿的关心和惦记,郁结的心一点一点的开始松动。

    等到一年后,外孙的出生,颜怡乐抱着怀里软乎乎的孩子,想到自己曾经对女儿的不负责,泪水顿时夺眶而出。

    “知足......”

    颜怡乐咀嚼着这两个字,留下了悔恨的泪水。

    张华涵紧握着颜怡乐的手:“不,是母亲带我来的这个世上,也是因为母亲,女儿才有了现在的好日子。”

    “母亲,女儿现在过得很开心,能时常来陪陪你,如今还有了相公和孩子,女儿知足了。”

    从这以后,张家人惊讶的发现,颜怡乐开始出门走动了,虽和张家还是一副既往的疏离,可却不再是隐形人了。

    等到张华涵长子满周岁的时候,颜怡乐更是出现在了范家,参加外孙的抓周礼。

    “是该知足了。”

    她这般不堪,女儿还愿意时常来陪她,还愿意带着外孙过来,她是该知足了。

    这一刻,她忘了所有的烦恼和不如意。

    全身心都感到轻松的颜怡乐,突然一下就释然了,对着女儿女婿说道:“你们替我回一趟颜家老家!”

    三年后,张华涵女儿出生,范三公子也成功考中了举人,两人抱着儿子女儿来看颜怡乐。

    颜怡乐看着娇憨可爱的外孙外孙女,听着他们奶声奶气的叫着外祖母,心都要融化了。

    女儿和女婿是好的,该回去见见亲人的,顺便替她这个不孝女尽尽孝。

    张华涵诧异的看着颜怡乐。

    说完这话,颜怡乐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

    没有出嫁女不想念家人的,她一直很想再回颜家看看,可是她曾经犯下的错,让她没脸在面对家人。

    “你们是颜家的外孙女外孙女婿,理该回去拜见老祖宗的。”

    颜怡乐逗着怀里的外孙女,没有抬头,继续说着:“我的祖母,也就是颜家的老祖宗,前两年因为想念老家,已经被你们大外祖父送回老家了去了。”

    母亲......愿意主动和颜家来往了?!

    从张家出来后,张华涵眼眶有些发红:“母亲总算是愿意放下过去了。”

    两个月后,张华涵和范三公子进入了颜家村地界,看到了当年威远王妃为颜氏一族得来的御赐楼牌。

    寒门嫡女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哈!新书预计下个月中旬开,各位书友,下本书再见!

    

本文网址:/book/136995/5851605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36995/58516051.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天降巨富春日宴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最佳女婿楚王妃寒门嫡女有空间史上最强炼气期公主在上:国师,请下轿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农门辣妻:猎户相公宠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