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明克街13号 > 正文卷 第七百一十八章 茵默莱斯家族传统!

正文卷 第七百一十八章 茵默莱斯家族传统!

新书推荐:从巨魔部落到精灵帝国异世之乱世召唤诡妖禁忌仙大魏青衣斗罗之相爱相杀运气在我这拦也拦不住兵武灵界天启之神乱寻道长生家族:妖妾休逃,随老祖回房战天地?从神诀修起

    一步,一步,一步……

    卡伦每一步落下,都伴随着下方的一声怒吼与咆哮。

    这里,是安拉冥德山。

    永恒之神曾在这里率领众神举起火炬,点燃了“现代文明”的序章。

    这里的“现代文明”所指的是教会史料可清晰完备记载的叙述,也就是后世史学家可以拥有较为完善资料可追溯的时代。

    虽然这个世上一直流传着很多其它传说,也会时不时出土一些古老遗迹,甚至一些特殊家族和教会前身传承要是溯古起来,也可以追溯到三个纪元以前。

    但对于永恒之神之前的那个时代,主流记载都是破碎的、断层的、凌乱的。

    普通人听教会圈里的故事,像是在听神话,那么永恒之神之前时代的事情,就是现如今教会圈内的人所听的神话故事。

    安拉冥德山的每一层台阶下,都封印着一头曾经祸乱世间的恶魔,永恒之神用它们,奠定了登山的基石,想要登山的人,都要踩过它们的身体,亲历永恒的功绩。

    后来永恒之神失落,永恒阵营在和光明阵营的战争中失败,光明之神入主安拉冥德山,亲自用光明一一消解了台阶下封存的恶魔。

    但台阶上,难免留下了恶魔的灵魂印记,所以现在踩在上面,耳畔边依旧能回响起它们的嘶吼。

    上山台阶两侧,都是滚烫的金色神血与断裂的神躯,破碎的神器碎片折射出一道道凄惨的光辉。

    只不过因为安拉冥德山的特殊性,这里陨落的神祇以及其他强大生物,不会造成污染溢出,因为那一层层台阶,可以自动吸纳附近的新住户。

    祂们的残魂,会被扣锁在这里,在无尽封禁岁月中消磨到一点不剩。

    卡伦“继续上山”,道路两侧的“风景”,他并未多看,仿佛完全没兴趣。

    终于,

    他来到了山顶。

    这里是一处平台,它的上方连接着星辰,它的南北连系着汪洋与大陆,东西则串联着光辉与黑暗。

    建造这里的,是永恒之神,他拥有将神祇看起来都匪夷所思的事情变成事实的力量。

    光明之神,曾在这里举办过诸神宴会,庆祝旧神的失败以及新神的正式崛起。

    现如今,原本的精细装饰依旧存在,神的宴会桌从四周到主座最上端,仍然严格遵守着其该有的规制。

    只不过下面的座位,是空的;

    但上面的主座,却有人。

    他头戴圣光之冕,身披旭日之袍,眼眸中透露着深邃,嘴角挂着一如既往的慈祥笑容。

    卡伦“缓缓旋转身体”,再一次“观察”四周。

    和上山的道路比起来,这处平台,显得格外干净,应该是被特意打扫过。

    卡伦“走上”主座,站在了那位的面前。

    他是自己的老师,他是自己的战友,他是自己的伙伴,他是自己的……挚友。

    就算现如今,自己已经带领愿意追随自己的神祇分割出了光明阵营,但自己永远都不会否认,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眼前这位曾是自己的引领者。

    祂是……光明之神。

    卡伦“伸出手”,抓住了旭日之袍边角,他的手指上,当即升腾出炙热的火焰,这是太阳的高温。

    有点疼,像是用手去触摸刚熄灭的火柴,会出现一点可以轻易擦去的焦黑。

    “哗啦……”

    旭日之袍被揭开,原本坐在主座上的光明之神,它的袍子里面,竟然是空的。

    一把黑色的大剑竖立在这里,上方顶着的,是他的头颅。

    至于身体的其他部分,在这里并未能找寻到,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把剑,卡伦“认识”,它曾无数次出现在秩序神教的壁画中——阿莫迦娜之剑,也被称呼为混乱之剑。

    阿莫迦娜——混乱之神,属于永恒阵营中的一尊强大主神。

    在漫长的诸神之战中,他曾主导过三次光明阵营中的内讧,更是在战场上,数次击溃光明阵营。

    后来,他被秩序之神斩杀,他的这把剑,落在了秩序之神手中。

    和其他普通神祇每一个都有一个很有名的神器不同,强大的主神,很难让人想起他的专属神器是什么,这并非意味着他们不需要神器的力量,而是因为他们手中,强大的神器比较多。

    不过,秩序之神的很多形象里,都伴随着这把混乱之剑在身旁。

    《秩序之光》神话叙述记载,秩序之神在击败阿莫迦娜准备将其处死前,阿莫迦娜质问秩序之神:

    “你们真的以为可以为这个世间带来什么变化么?”

    秩序之神回答:

    “我会让你亲眼目睹,我为这个世间带来的秩序。”

    后世神史学家认为,秩序之神后来在很多正式场合里佩戴混乱之剑,就是为了彰显自己的特殊功勋。

    秩序神教官方论述里,则是这样说明:秩序之神终结了混乱之世,带来了秩序。

    其他神教不会将诸神时代称呼为“混乱”的,只有秩序神教对此毫不避讳,作为当世第一大神教,秩序神教天然认为现如今的世间格局才是最符合秩序审美的。

    眼下,卡伦亲眼目睹了在这把剑上,插着的光明之神头颅。

    所以,光明之神不是失踪了,他是……陨落了。

    他的身体,甚至经历了分崩离散,怪不得那根光明手指最终能遗落到艾伦家族,也就是普洱手中。

    所以,是秩序之神杀死了光明之神么?

    否则如何解释,这把剑出现在这里?

    卡伦“举起”混乱之剑,他将光明之神的头颅放在自己面前。

    卡伦“伸手”,轻轻触摸光明之神的脸庞,光明,即使是死后,他的身体依旧是温暖祥和的。

    卡伦“转身”,向下走去。

    在下山的途中,远处,出现了一道道强大的气息,那是一尊尊光明阵营的强大主神。

    而卡伦似乎并未担忧什么,更没有去顾忌什么,依旧“举着”顶着光明之神头颅的大剑向下走着,像是一个,夸耀战功的勇者。

    霸主的更迭,往往伴随着血腥和暴力,因为前者不会允许自己的位置被交出,而后者,更不可能忍受前者对自己的打压。

    新老霸主的矛盾,是天然存在的,且不可调和,完全没有后退一步的说法,因为只要到了那个地位、那个位置,谁都输不起。

    上方,一道道主神的意念并未得到下方行走的卡伦的回应。

    赢者通吃的规则,在这里也没有得到体现。

    因为新霸主,似乎没有兴趣,去接受老霸主的遗产。

    终于,

    卡伦来到了山脚下,踏过最后一层台阶,他“抬起”头,看了一眼上方,眼神里,带着毫不遮掩的厌恶,气息上,更是呈现出了睥睨的挑衅。

    后世所有正统神教的神话叙述中,都没有今日安拉冥德山的记载,所以光明之神的消失,被定义为失踪。

    其实那一天,有很多强大主神的意念来到过这里,也“目睹”了秩序之神剑插光明头颅下山。

    但这段记载,是不可能出现的,因为一旦出现,就会让观看者发出疑问:

    为什么,我们的主神看见了却不出手?

    ……

    “嗡!”

    这一段的经历画面,卡伦读取得很是漫长,虽然在现实里仅仅是短暂的一瞬。

    可光靠这一段画面,卡伦也无法判定,光明之神,到底是怎么死的,虽然种种迹象表明,是秩序之神动的手,但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是那种情绪……完全不像是战胜者的情绪,反而充斥着一种惋惜。

    而秩序之神,绝对不是那种杀了人后再抱着自己亲手杀死的人流泪痛哭的人。

    卡伦睁开眼,看向四周,他现在终于能动了,但自己依旧不是在现实里,因为在他身体周围,有一圈黑色圆环,它精致、它神秘、它带着一种特殊的威严。

    你忍不住想要伸手去触摸它,但又觉得自己的触摸是一种不可饶恕的亵渎,这样完美的存在,它的身上哪怕出现一丁点的灰尘都是无法容忍的巨大亵渎!

    目光放远,卡伦看见了第二个圆环,将第一个圆环包裹,它们都在旋转,紧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精致有序的圆环,像是世间最精密的仪器,无视着一切阻力,只按照它们的规则,进行最为原始却又最为纯粹的运行。

    这是什么?

    秩序规则么?

    卡伦转过身,刹那间,一个巨大的眼眸出现,它的眼睫毛,在卡伦眼里都算是高楼大厦。

    当它渐行渐远时,卡伦终于看见了它的全貌,它是一个人,一个身穿着黑色神袍的伟岸存在。

    他闭着眼行走在秩序规则的道路上,一边走一边双手轻轻撒动,降下一片片的星辉。

    秩序之神……又见面了。

    在自己上一次净化时,卡伦就见过近乎一样的画面,后来经过翻阅原理神教的书籍,才得知这是一种机械式的神祇惯性。

    只不过,上一次的自己是站在很远处的下方,看着上方的秩序之神像是迈过了银河,闭着眼洒下星辉;

    这一次,虽然自己很渺小,渺小到就算是把自己比作蝼蚁都算是非常夸张的程度,但自己脚下踩着的,却是实打实的秩序规则。

    忽然间,卡伦发现原本已经走向不知道多少远距离的那尊秩序之神身影,竟然消失了。

    卡伦缓缓抬起头,

    看向自己上方,

    他看见一尊巨大伟岸的身影就在自己身前,自己在他脚下犹如一粒尘埃,但他原本闭紧的眼眸,此时却是睁开,正低头,看着自己。

    刹那间,自己身侧的那一个黑色圆环忽然收缩,但没有勒住自己,反而是融入了自己的身体。

    “啊!”

    此时,卡伦灵魂空间深处的秩序雕塑正逐渐发生蜕变,雕塑上的一切,都变得更加细腻,也更有光泽,你能够清晰地感知到在它体内正有某种活性正在运转。

    灵魂空间下方,出现了黑色的液体,它不腥臭,它很纯粹,像是一面剔透的镜子,正在逐渐放大。

    秩序雕塑则在这片液体中,缓缓下沉,原本的巍峨高大逐渐消失不见,似乎完全融化进了这黑色的液体中。

    灵魂空间内,逐渐被它所填满,但并未撑爆,甚至都没有溢出。

    因为在最大体积后,它又开始了收缩。

    最终,在灵魂空间内,形成了一滩小水洼。

    卡伦的意识,在上次地洞之后,第一次回到了自己的灵魂空间。

    他走到了那片小水洼前,低下头,他看见水洼中倒映出的,不是自己的影子,而是一个黑色的圆环,它正在旋转。

    “呵呵呵………”

    是笑声么?

    卡伦环视四周,空荡荡的灵魂空间里,这笑声应该很明显,却无法捕捉。

    这其实不是笑声,而是欢愉的情绪。

    它来自于水洼深处,来自于秩序规则。

    虽然没有一句言语交流,但卡伦已经明白了它的意思。

    猎人将手中的枪口缓缓抬起,因为他发现自己想要射杀的猎物,为他叼来了新的收获。

    饿瘾没有消失,它其实变得更强大了。

    但生命层次的变化,让它也有了更高级的“原始追求”。

    像是……寄生。

    但到底是饿瘾寄生了自己,还是自己,寄生了饿瘾?

    卡伦单膝跪了下来,想让自己更近距离地观察这片水洼。

    上一次净化成功后,自己体内出现的是一座巨大水池,这也为自己日后超过普通人数倍的灵性力量积累奠定了基础。

    这一次虽然只是一小片水洼,但哪怕只是用手指沾出一点,也不是寻常神官所能轻易承受的。

    忽然间,

    卡伦发现水洼倒影里,模模糊糊的出现了另一道身影,那个人似乎也是单膝跪地,将头凑过来,观察着水洼里的情况。

    这种感觉……又来了么?

    卡伦没有抬头去看自己对面,因为他清楚,这里没有第二个人,但他又很清楚,“那个人”是谁,他是上一任秩序之神。

    就像是在地洞中自己即将被饿瘾雕塑吞噬时所看见的那个和自己一同跪下的人一样。

    自己已经“看”了越来越多的他曾经的记忆,也通过文献记载、对秩序神教的理念,越来越了解他了。

    这才会出现在某一特定时刻才会发生的“共鸣”。

    就如同考古学家在一具数千年前的陶俑眼角下面发现了一枚工匠制作时留下的指纹,会感动到热泪盈眶。

    卡伦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这一次,

    我得先爬起来啊!

    卡伦马上站起身,结果他看见水洼里的那个模糊身影也和自己一样动了。

    像是,对方的想法和自己一样。

    “呵呵呵呵……”

    卡伦忍不住笑了起来,这种默契,让他忍俊不禁。

    耳畔边,似乎也传来了若有若无的笑声,他也在笑。

    但渐渐的,卡伦的笑声逐渐停歇,他的眼睛逐渐瞪大,因为他感受到了,对于自己来说,这是一种后人针对一个纪元前的前人痕迹所产生的共鸣……

    那么,对于前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要是连笑声都能共鸣到,这说明什么,说明当时的他,目光可以跨越一个纪元的岁月,“看到”,现在的自己?

    卡伦忽然回忆起地洞中在饿瘾雕塑手掌上,自己和他面对面隔着镜子都跪伏的情景。

    最后,他忽然站起来了,很轻松。

    是凑巧么?

    他是当时顶着饿瘾的巨大压力,好不容易站起来,结果还故意假装轻松的姿态么?

    他没理由这样做。

    可如果他不是自娱自乐的话,那是否意味着,当时的他,真就是在故意逗自己玩?

    卡伦张着嘴,

    刹那间,一股巨大的恐惧将他紧紧包裹。

    永恒之神因追逐时间的力量而失落,导致自己建立的永恒阵营被光明阵营所取代;

    拉涅达尔,曾触犯了禁忌,被秩序之神镇压,而拉涅达尔的研究方向,是时间的禁忌;

    作为上一个纪元的霸主,秩序之神,难道就不会对时间的禁忌动心么?

    所以,

    有没有一种可能,自己重走秩序的道路,想要取代祂的位置,更迭他的教会,而这一切,他正隔着一个纪元……

    默默地看着?

    ……

    “不好,祭坛要崩溃了!”

    维克发出了大叫。

    他负责接引神器的祭坛运转,让米尔斯女神的竖琴得以将力量投送过来,制造出足够的高品质圣水。

    原本,似乎是要失败的,自家部长的净化,好像没有成功。

    不过,这并未让大家对自家部长的神秘造成任何的减分,光是那道神谕,就足以让大家震撼了。

    可是,伴随着尼奥抓住了自家部长的双臂,紧接着就是部长的站起,上方【秩序之眼】的睁开,顷刻间,原本盘旋在四周的神圣气息全部像发了疯一样被自家部长吸收。

    甚至,肉眼可见地形成了一道吞噬漩涡。

    米尔斯女神的竖琴开始不停地加速圣水的制造,可是出产远远低于需求,渐渐的,漩涡不见了,成了一条单方面吸取……不,是单方面掠夺的直线。

    米尔斯女神的竖琴力量,正在直线灌输向卡伦。

    这一幕,再一次震撼了在场众人。

    因为这里家世显赫的人比例很高,可以说除了文图拉外,家世都不一般,而文图拉在教会学校也早早得到了校长赏识,人净化时也是请来一件不错的圣器做辅助的,至于菲洛米娜的奶奶,穆里的本达家,莱昂首席主教家以及维克的老师,他们在净化时,更是高规格起步。

    但和眼前比起来……真的就是什么都不算!

    你见过谁净化成神仆时,几乎要把一件可以制造神圣气息的神器给吸干的!!!

    这是神仆?

    这么夸张的场景,这么恐怖海量的高品质神圣气息,只是为了造就一个……神仆?

    尼奥这个时候已经成功控制住了自己的人格,他恢复了过来,然后往后退了好几步,因为眼前的卡伦像是一头嗷嗷待哺的巨大妖兽,正在疯狂地吞噬着,让他,都感到有些害怕。

    紧接着,

    “啪!”

    尼奥抽了自己一巴掌,

    自己这么快把人格切换回来做什么,让自己好去目睹去嫉妒么!

    普洱还在昏迷中,被小康娜抱在怀里,小康娜看着此时的卡伦,有些不理解的问道:

    “你为什么不吃药药?”

    卡伦这种“鲸吞”的架势,让小康娜仿佛看见了同类,不是说自己想完整发育就得每天吃这么多昂贵药丸么?

    可是你……好像吃得比我还多哇。

    小康娜嘟起了嘴:“以后我吃药丸时也得给你嘴里塞,这样才公平。”

    抽搐的凯文刚刚平歇下来,正准备重新捡起自己在竖琴器灵面前的形象,但当卡伦开启吞噬模式后,凯文重新开始了抽搐,狗眼里,流露出惊骇。

    很多人都曾将卡伦误以为是上一个秩序之神的归来,只有凯文从未混淆过,它确实有时候会被卡伦流露出的一些和上一位秩序之神相近的特质特征而激发出恐惧的记忆,但它一直很清晰地知道,他们,是两个人。

    现在,它不确定了,它混淆了,因为两道身影,在它的狗眼视角里,正在进行着一种重叠。

    它忽然想搬离卡伦卧室里的狗窝,它无法忍受以后真的要和“那位”住一间卧室,那太压抑了汪!

    先前,最激动最失态的,是阿尔弗雷德,现在,最平静最优雅的,也是他阿尔弗雷德。

    他拿起画笔,开始作画,尽可能地将先前自己脱离的形象给收拢回来。

    “唉,我要检讨,侍奉在伟大存在身边,我需要在任何时候,都必须保持相信与平静。”

    阿尔弗雷德先画出了此时的自家少爷,第二个画出的人物不是自己,而是尼奥。

    他很想给这幅画取名叫《光明唤醒了秩序》。

    但又觉得,单纯重复历史上的经典有些过于刻意和俗套了;

    最重要的是,这里的光明不太像正经的光明,这里的秩序是更加先进神圣的新秩序。

    所以,该取什么画名呢?

    阿尔弗雷德觉得,今晚又会因为有新的思索点而失眠了。

    嫉妒的嫉妒,震撼的震撼,真正“受伤”的,只剩下米尔斯女神竖琴的器灵。

    她感到自己正在被掠夺,被抽取,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座挤压水井,可挤出来的没有人喝得快,对方几乎把自己掀翻,自己跳进井里。

    不过,痛苦归痛苦,她并没有去阻拦,她愿意竭诚自己的一切,向这位自己事后会抹去记忆的存在开放。

    因为她知道,他就是洛雅口中的“卡伦哥哥”,那个许诺未来带它们这群器灵,离开封禁空间的人,最重要的是,他身上的气息……虽然现在让自己无感了;

    但她觉得,自己应该为那条狗做些什么,那条狗,是站在他那边的。

    终于,

    在祭坛近乎要崩塌的前一刻,这种对神圣气息的疯狂掠夺,停下来了。

    维克累得瘫跪在地,大汗淋漓:

    “老师,真的好可惜,您不在这里,无法看见学生我刚刚见证了什么,但请您放心,老师,您以后一定会为学生我的选择而骄傲的。”

    器灵女人先向卡伦行礼,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伸手抹去了自己今日的记忆,随即,她神情疑惑地看向四周,问道:

    “结束了么?我好疲惫,我想休眠。”

    “结束了。”维克回答道,“您可以回去了。”

    “好的。”

    竖琴的虚影开始上升,没入了上方的黑洞。

    等她回去后,早就不堪重负的祭坛,终于塌陷了。

    站在最中央区域的卡伦,轻轻侧过头,看了看四周,然后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尼奥沉着脸,不说话。

    心道:忍住!忍住!忍住!不能上去问怎么样了,不能给他搭这个台子,不能给他这个机会!

    就像是考试结束后,不能去问全班成绩最好的考得怎么样了,一旦你问了,你就等着看他给你的表演吧。

    菲洛米娜距离也很近,在其他人围过来时,她先开口问道:“部长,你……怎么样了?”

    尼奥的耳朵当即竖了起来。

    卡伦笑了笑,回答道:“挺好的。”

    紧接着,卡伦弯下腰,将普洱从小康娜怀里抱了起来,又顺便摸了摸小康娜的脑袋,用脚面,蹭了蹭还在抽搐的凯文。

    大金毛瞬间抽搐得更厉害了,如果不是强忍着,差点失禁。

    因为在它脑海里,全都是上一任秩序之神在用脚面蹭自己的画面,真的是要把狗给吓尿了。

    它知道,自己需要重新构建心理铺垫与认知,否则以后日子没办法过了。

    阿尔弗雷德这时候没有上前,而是在继续专注作画,嘴里还哼着一首乡村民谣。

    嗯,他要配合“挺好的”氛围。

    卡伦并未对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做过多描述,而是将目光落在了棺材上。

    现如今,自己净化成功成为神仆后,体内再次拥有了灵性力量,那么,是要着手给予棺材里的住户们第二次生命了。

    就是不清楚,自己现在的能力,充能一次后,能让他们保持多久的状态。

    希望时间,可以尽可能地长一点,当然,他也不会奢望一口气就能达到秩序之神对他12秩序骑士的那种水平。

    雷卡尔伯爵一旦苏醒过来,这座已经建设好高级防御阵法的庄园,就将拥有一位真正的强者坐镇。

    至于老萨曼,那可是一位“高级技工”。

    他只要醒着,就绝对有用不完他的地方。

    这是两个绝佳助力。

    另外,海底墓穴里的那位预约住户夫人,也要抽时间去“搬运”回来了,这是自己早前对她的承诺。

    至于还有一副从地穴神教那里带回来的亡灵大法师的骸骨,卡伦还是不打算先急着苏醒她,等到必要时刻再说吧,因为这个女人曾是大祭祀团队的一员,她的行动,会带来很多变数。

    新的起点已经开始,在一切局面都大好的情况下,卡伦是真不愿意冒险。

    “阿尔弗雷德。”

    “在,少爷。”

    阿尔弗雷德放下画笔,来到了卡伦面前。

    “我大概需要一天来休息平复一下,一天后,我来尝试苏醒雷卡尔伯爵和老萨曼,你带人做一下准备吧。”

    “是,少爷。”

    卡伦抱着普洱,向演艺厅出口走去。

    文图拉疑惑道:“可是,需要做什么准备?”

    因为,苏醒这件事,不就是自家部长一个人就能完成了么?

    阿尔弗雷德看了一眼文图拉,回答道:“比如,一个生日派对,因为一天后,将是他们新的诞生日。”

    文图拉恍然:“哦,那确实应该做好准备,做一个大蛋糕,我奶奶最擅长了。”

    “你可以把你爷爷奶奶接来。”阿尔弗雷德说道。

    “真的……可以么?”

    “这座庄园已经足够安全,老人在这里养老,再适合不过了,你以后在外面做事,也就没有什么好忧虑的了,是吧?”

    “嗯呢!”

    阿尔弗雷德又环视四周,说道:“大家今晚回去记得写一份观摩心得,我相信你们这次的体会很深,下一次学习交流会上,要一个一个上台朗读分享,一定要好好做哦,《新秩序之光》里,说不定会引用某一段落。”

    “是,阿尔弗雷德先生。”

    “好的,阿尔弗雷德先生。”

    什么鬼东西?

    干!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尼奥拦住了卡伦出去的道路:“喂喂喂,就这么简单就走了?”

    卡伦点了点头:“我认为我们之间不用说谢谢,以前你欠我很多秘密,现在我欠你很多人情,放心,我都记着。”

    “嘿嘿嘿。”尼奥干笑了几声,然后伸手攥住了卡伦的衣领,将自己的脸凑到卡伦面前,“那个,我最近领悟了几个新的招式,觉得我有些手痒,要不要我们现在去交流切磋一下?”

    “好啊。”

    尼奥的神色瞬间变了,脖子后仰,和卡伦拉开了距离,手指着卡伦的脸,不敢置信道:

    “妈的,也就是说,你现在的神仆境界,所能使用的力量就已经和你进地洞前的裁决官相当了?”

    “我这么说过么?”

    “呵,我不了解你丫,你要是没恢复到以前的实力水平,你绝对不可能答应和我打的!”

    “哦,这样啊。”

    “所以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水平,我的神仆部长大人?”

    “虽然失去了很多东西,还没拿回来的,有些想拿也暂时没办法拿了,但我自我感觉,现在我体内的灵性力量积累和所能使用出的能力……在战斗力上,应该和裁决官时的我,差不多吧。

    缺点就是,目前只能使用秩序的术法,稍显单调。”

    “什么东西!”尼奥瞪大了眼睛,“如果神仆的你都拥有这样的力量了,那你以后的目标,妈的,到底会有多他妈恐怖。”

    卡伦思索了一下,回答道:“我要求不高的,够用就好。”

    “比如?”

    “按照家族传统,审判官吧。”

    文学网

    

本文网址:/book/145239/6307804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45239/63078045.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万古神帝终极斗罗沧元图神之纪元狂神剑道独尊万千之心万道剑尊武动乾坤吞噬魂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