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章:大夏第一权贵

正文卷 第一章:大夏第一权贵

新书推荐: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人间有你暖如春杀手傻子至尊招仙令游离半生凡人之长生仙道我可是正派剑仙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

    “大概是真的穿越了——”

    大夏京都,镇国公府,万象园内,花团锦簇。

    顾锦年怔怔地看着不远处的湖面,眼神当中充满着感慨与无奈。

    他是一名穿越者,前世是一名影视剧编剧,拥有极高的专业知识,收入不菲,而且长相也不差,算得上是年少多金。

    可没想到,穿越这种事情,竟然有一天被自己碰到了。

    不过万幸的是。

    自己运气不错,不至于像那些网文小说那般,开局惨兮兮。

    不是废柴就是什么养马少年,而是权贵。

    是大夏真正的超级权贵。

    顾锦年都已经想好了以后怎么介绍了。

    站在你面前的人,是大夏临阳侯长子,镇国公长孙,母亲宁月公主,舅舅大夏皇帝,二叔神机营总兵在关外,三叔玄武军参将也在关外,四叔左翼将军还在关外,五叔刑部左侍郎,未来的刑部尚书,六叔悬灯司副指挥使。

    说完上一代的,说一下同辈的。

    自己有三个堂姐,一个堂妹。

    大堂姐冠军侯正室,二堂姐青州剑仙关门徒弟,三堂姐玲珑仙宫大师姐,小堂妹就有点拉胯了,清微仙宗圣女。

    至于表亲就算了,不是公主就是皇子,也不值一提。

    而,这就是自己的身份。

    王朝,仙道,黑的白的,统统都有关系。

    号称一句,大夏第一权贵,也不足为过。

    最最最最绝了的是。

    自己是顾家三代目前唯一的独苗男丁。

    是的,唯一的男丁独苗。

    也正是因为如此,整个大夏王朝,除了太子之外,没有人敢跟自己嚣张。

    当然,如果有必要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在太子面前叫嚣一下,只不过太子跟自己是同辈。

    所以也没必要在太子面前嚣张,在太孙面前嚣张一下就可以了。

    如此显赫辉煌的身份,让顾锦年实在是有些发懵。

    说实话,看多了网络小说,顾锦年下意识产生怀疑,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成了反派。

    主要是这身份太夸张和离谱了。

    要知道,大夏王朝乃是东荒境内三大王朝之一,国力强盛,武德充沛,传闻当中大夏太祖更是得到一件神物,可使大夏王朝万世不朽。

    虽然这很有可能是吹嘘的,毕竟纵观历史,那个皇帝不给自己吹一波?

    只不过,顾锦年之所以露出无奈之色,主要还是一下子无法接受。

    他是半个月前穿越而来的。

    身为一个正常人,肯定无法接受穿越这种事情,即便身份这么崇高,可谁这个世界对自己来说,还是太陌生了。

    不仅仅陌生,更主要的是不习惯,毕竟没有电脑手机,在这种科技落后时代,真的没有一点意思。

    非要说的话,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身为国公之孙,又是顾家三代独苗,别看自己才十五岁半,家里已经开始张罗帮自己选妻了。

    据说每个都貌美如花,亭亭玉立。

    这是唯一的好消息,至少以后不需要祖传手艺了,而且娶他娘个七八个媳妇,这日子想想都美滋滋。

    想到这里,顾锦年不由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当然,非要说美中不足的地方也有。

    那就是原身名声不太好,纯纯的那种纨绔,而且没啥脑子,说话冲,做事乱来,风评很差,甚至可能更差一点。

    前段时间还做了件事情,惹来满城大量的负面议论,被打上了一个登徒浪子的标签。

    然而,就在顾锦年思索时。

    一道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

    显得咋咋呼呼。

    “他娘的,谁敢欺负我侄儿?”

    “活腻歪了?”

    “我才刚出去一趟,就有人敢欺负我侄儿?”

    “真是嫌自己有九个脑袋?”

    声音响起,显得无比粗鄙,但循声而去,是一个清秀男子,穿着一袭黑衣,杀气腾腾,眉宇当中凝聚着一股势,这是常居高位者才能凝聚出来的势,可以称之为官威。

    这是顾锦年的六叔,顾宁涯,二十七岁,是顾家曾经的族宠。

    现在不是了,因为有了顾锦年。

    但顾宁涯并不难受,反而喜欢这种长大成人的感觉,毕竟顾锦年没出生之前,全家人都把他当做小孩子来看。

    后来顾锦年出生了,顾宁涯解脱了,而且还百般宠溺自己,无论自己犯什么错,都会选择性包庇。

    根据脑海当中的记忆,这位六叔还真是一把屎一把尿把自己带大,感情很深厚。

    哪怕是穿越过来,顾锦年也感觉得到一种发自内心的亲切感袭来。

    “锦年,你没受伤吧?”

    很快,顾宁涯出现在顾锦年面前,清秀的面容上满是关心,甚至直接上手开始检查,看看身上有没有什么伤势。

    “六叔,没事,没事,已经养了半个月了,天天吃丹药,再大的病都治好了。”

    面对这六叔这般关心,顾锦年十分感动,但还是连忙制止。

    特喵的,毕竟是自己六叔,又不是自己堂姐,摸来摸去成何体统?

    看到顾锦年生龙活虎,顾宁涯也就稍稍松了口气。

    但很快,他面容上不由露出煞气。

    “推你下水的是礼部尚书女儿对吧?”

    顾宁涯开口,询问顾锦年。

    “恩。”

    顾锦年点了点头。

    他是半个月前穿越而来的,穿越来的时候,处于极度虚弱状态。

    因为在此之前,被人推下水,掉进湖中,差点没命。

    实际上已经没命了,不然自己也穿越不了。

    “呵,礼部尚书当真是嫌命长啊。”

    “锦年,你在这里等六叔,六叔去去就回。”

    顾宁涯开口,说完这话,便要冲出家门,去找礼部尚书算账。

    “别了。”

    “六叔,礼部尚书当天就过来请罪了,他女儿也被教训了一顿,而且我不是没事了吗。”

    “没必要继续针对下去,得饶人处且饶人。”

    “再说了,事情好像也不完全是别人的错。”

    顾锦年出声道。

    对方好歹也是礼部尚书,顾家虽然权势滔天,但说到底终究是下一代的玩闹,人家请罪了也就差不多。

    如果自己死了,礼部尚书就麻烦了,可自己活下来了,也没什么大碍,就没必要闹下去。

    真闹下去了,岂不是有一种一手遮天的味道?

    堂堂礼部尚书,六部之一,比不过国公是自然,可礼部尚书是谁?是皇帝的臣子,大夏的顶梁柱之一,就因为这种事情把人家搞没了,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地位越高,权力越大,有时候还是得小心一点。

    当然了,如果是同辈之间争斗,顾锦年可以去找回场子,但动用上一辈的关系,会招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顾锦年看得清楚,不然的话,还需要等顾宁涯来骂街?

    而且最关键的是,顾锦年自己也忘了,到底是什么原因被推下水的,记得不是很清楚。

    唯一的记忆就是,好像发生了什么口角之争,说是自己看人家礼部尚书女儿亭亭玉立,所以就出言不逊,说了些不该说的话。

    被人家推下水中。

    当然,具体是不是,顾锦年不知道,至少这段记忆没了。

    只不过,让顾锦年好奇的是,仅仅只是落水,怎么一下子重病?

    这明显就不符合情理。

    但具体是怎么回事,顾锦年真不清楚,这段时间记忆还没有彻底融合完全,以前的事情倒是记得一清二楚。

    落水之前的记忆,一片空白。

    反正就因为这件事情,自己现在基本上成为了过街老鼠,至少前几天是这样的,整个京都都在骂自己不学无术,登徒浪子,仗势欺人。

    这点顾锦年也没办法。

    “管他谁对谁错,欺负你就是不行。”

    “不过也对,发生了这事,老爷子和你爹都没有说什么,估计也不想闹大。”

    “但这口气,你咽的下,你叔咽不下。”

    “最近叔也一直在调查建德余孽,朝中有人一直在跟建德余孽联系,估计还没死心。”

    “这要是牵扯到了礼部尚书,这口气叔帮你出了。”

    顾宁涯缓缓开口,为这事盘算着。

    但这话要是传到朝中,估计会引来轩然大波。

    建德,是大夏第二位皇帝,也就是如今圣上的侄子,被推翻皇位后,生死未卜,民间都传闻,建德皇帝已经逃出皇宫,准备推翻回去。

    如今永盛十二年,这位建德皇帝到现在还没露过面,但的的确确有不少余孽出没。

    要么就是搞刺杀,要么就是打着旗号招兵买马,总而言之,这的的确确是一个不安分因素。

    朝中百官,也的确不敢牵扯,这可是圣上最忌讳的事情,谁碰谁死。

    六叔是悬灯司的人,本身的职责就是缉拿调查,真要被他发现点什么,这个礼部尚书想死都是难事。

    不过,顾锦年没什么劝说的。

    牵扯到朝堂的事情,与他无关。

    “六叔,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

    顾锦年没有继续聊这个话题,而是换了个话题。

    “调查御前密事,这个你就别问了,怕你乱说出去。”

    “对了,还有个事,六叔问你,你好好想想,三月十二,就是你落水那天,有没有发现什么奇特的事情。”

    顾宁涯询问道。

    “奇特的事?”

    “什么事?”

    顾锦年压根就不记得。

    “京都内出现异象,白虹贯日,这不是什么好事,监天司的挂算结果,朝堂可能要出一位奸臣。”

    “这段时间,京都内忙里忙外,所有人都夹着尾巴,估计是因为这个,老爷子没有闹,不然按他的脾气,礼部尚书真没什么好日子过。”

    顾宁涯回答道。

    白虹贯日?

    顾锦年有些好奇,但很快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不记得了,六叔,你这事问我有啥用啊?”

    他仔细想了想,还是没有任何印象。

    “倒也不是随便问你,这白虹贯日最后消失的地方,就在文心书斋,你读书的地方不就在哪里,所以六叔过来问问,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印象。”

    顾宁涯回答道。

    “文心书斋?”

    “白虹贯日?”

    顾锦年皱着眉头,开始认真回忆。

    刹那间,一束白光在自己脑中闪过,破碎的记忆,正在一点一点重组。

    只是回忆着回忆着,顾锦年脑袋有些疼了。

    刹那间,剧烈的疼痛,让顾锦年皱紧眉头。

    很快,这种头疼感越来越强,越来越强。

    “嘶。”

    “六叔,我头疼。”

    顾锦年下意识抓紧顾宁涯的衣袖,后者当下慌了。

    “锦年,你别吓我啊。”

    “锦年,你怎么会好端端头疼?”

    “锦年,来人,传御医。”

    顾宁涯的声音逐渐慌张,而顾锦年却昏了过去。

本文网址:/book/153562/594987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59498798.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