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六章:我不懂,您是懂哥

正文卷 第六章:我不懂,您是懂哥

新书推荐:武神图箓神灵遗囚逆灵惊神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天地武库梦蝶成双我只想好好的修仙三尺长剑荡人间世子不厚道诸神往事

    大夏京都。

    西坊街区。

    随着顾家玉辇的到来,不由引来街道百姓的好奇,待看清是顾家的玉辇后,一些不友好的言论也随之响起。

    谈论的东西也不稀奇,无非就是为富不仁,官官相护,年纪轻轻不学好,登徒浪子之类的话。

    可以说,原身已经被打上了标签,要是不好好处理的话,影响很大。

    以后自己无论做什么,都会被标签化。

    做了好事,别人就会说,做点好事算什么?再说了表面上做好事,背地里不知道干了什么见得不人的事情。

    一但做错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铺天盖地的骂声,什么早就知道这人是这个样子了,从小就知道这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是这样的。

    有句话说的很对,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任你怎么努力,都无法搬动。

    这话一点都没错。

    众口铄金,人言可畏,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这世间上最锋利的刀,不就是悠悠众口吗?

    京都百姓的言论,算是警钟,几乎时时刻刻提醒着顾锦年要注意。

    这件事情要是处理不好,对自己来说可就麻烦了。

    也就在此时。

    管家的声音响起了。

    “世子,书斋到了。”

    随着管家的声音响起,顾锦年从思索中醒来。

    抬头看去。

    文心书斋便出现在眼前。

    一眼看去,文心书斋外设立两座异兽,一座为白泽,一座为青牛。

    白泽为异兽之首,通人性,明善恶,青牛为圣人坐骑,基本上大大小小的书院都是如此。

    整个文心书斋,在西坊占地一千三百亩地,虽说靠近西坊边缘地境,但能在京都开设这般书斋,自然不是等闲之辈。

    文心书斋的院长,乃是一位极有名望的大儒,也是大夏书院的学生。

    更是在大夏学宫塑像之人,名望极高,算得上是德高望重。

    从玉辇走了下来。

    家仆便走上来为顾锦年整理衣衫。

    书斋门口,也有一些护卫,望着顾锦年的到来,一个个神色有些变化,但很快又恢复平静。

    很快,待稍稍整理好仪容后,顾锦年便朝着文心书斋走去。

    两旁的精锐也跟着上前。

    只是很快,书斋门外的护卫却出声拦下来了。

    “见过世子殿下。”

    “书斋有规矩,护卫不得入斋。”

    “还望世子见谅。”

    书斋护卫低着头,满脸讪笑着说道。

    他只是个护卫,不敢招惹世子,但规矩摆在这里,他们也不敢忤逆。

    只是这话一说,管家的声音不由响起。

    “世子前些日子在书斋内遭遇大难,这些护卫是国公亲自安排的。”

    “尔等护主不力,国公没有怪罪你们也就算了,还敢在此阻拦?”

    王管家的声音不大,但却充满着一种气势。

    他注视着这帮书斋护卫,眼神当中露出冷意。

    这话也没有任何问题,顾锦年前些日子差点就溺水而亡,带几个护卫真没什么问题。

    “这.......”

    后者有些沉默,能在这地方当差的也不蠢。

    可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好大的口气啊。”

    “是哪一位国公有这么大的本事?连文心书斋都不放在眼里?”

    “当真是厉害。”

    伴随着声音响起。

    是一位中年儒生,手持一卷簿册,出现在门内不远处,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好路过,还是刻意出现。

    言语之间,充满着讥讽与冷意。

    “见过周先生。”

    刹那间,众护卫齐齐朝着这位中年儒生一拜。

    哪怕是王管家再见到此人后,也不由微微皱眉。

    这是周宁,乃是礼部尚书得意门徒,也是文心书斋授课夫子之一,年龄不过四十,却能在文心书斋担任夫子之职,也不是一般人物。

    突然的出现,显然是因为之前的事情。

    毕竟他是礼部尚书的门生,为自己师父出头也合情合理。

    “周先生此言有些言重了,国公只是担心世子安危罢了。”

    王管家没有去吵闹什么,但该争还是要争两句。

    “哦,原来是镇国公家的世子啊。”

    “那没事了。”

    “镇国公一生光明磊落,为大夏立下汗马功高,实乃我辈读书人楷模。”

    “只可惜,规矩就是规矩,还望阁下转告国公,书斋有书斋的规矩,还望见谅。”

    周宁的声音响起。

    他口口声声赞叹镇国公,可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显,镇国公光明磊落,满门忠烈,可顾锦年龌蹉不已,换别人他就让了,可顾锦年不行。

    “行了。”

    “王管家,你们在斋外守着就行,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

    “本世子是来读书的,不是来斗嘴的。”

    “时辰也不早了,再拖下去,耽误了早课,又要说本世子不懂规矩。”

    关键时刻,顾锦年的声音响起。

    他没有跟周宁争吵什么。

    尤其是在书斋门外,来来往往也有些人,若是这样喋喋不休的争吵,回过头又要传出一些风言风语。

    这没有必要。

    非常时期,就不要乱来,不然一件事情没扯清,又扯另外一件事情。

    只是对于这个周宁,顾锦年是记在心里了。

    这家伙存心有问题啊。

    事情不了解清楚,上来就找自己麻烦,喜欢显摆是吧?

    行,时间还长,不急着一时。

    书斋内,看到顾锦年低头,周宁倒也没什么表情,只是缓缓开口,提醒了这些护卫道。

    “书斋的规矩,任何人都不得践踏,国公也好,亲王也罢,读书人的圣地,可染不得一丝污秽。”

    他开口,言语之间又带着讥讽。

    这下子,顾锦年就有些不爽了。

    说一两句也就算了,怎么还蹬鼻子上脸了?

    真就给你脸了?

    “呵。”

    “夫子说的一点都没错,读书人最要紧的是秉持正义,君子,为刚也,不折不屈,不畏强权,只可惜建德难臣,没有夫子这般的觉悟,若是有夫子这般的觉悟,啧啧,那里会惹来这么多事。”

    声音响起。

    充满着讥讽。

    顾锦年这话的意思也很简单,你这么有骨气,当初建德难的时候,怎么不一起死?

    礼部尚书是前朝旧臣,周宁虽然不是前朝的臣子,但也蒙受前朝恩泽,真有骨气就一起死啊。

    张口仁义,闭口道德,关键时刻也没看你站出来?

    果然。

    这话一说,无论是王管家还是周宁脸色皆然一变。

    王管家是有些惊愕,认为顾锦年说话有些过了。

    而周宁纯粹是气的。

    问题是他还不知道该怎么回,因为顾锦年说的没错,当今圣上发动建德之难,真正忠烈的读书人已经死了。

    宁死都不投降。

    活下来的不能说完全是怕死,但肯定被人诟病。

    顾锦年拿这个出来,让他当真没有脾气。

    “竖子懂尔?”

    半天说不出话,周宁只能攥紧拳头,怒斥一句无关痛痒的话。

    “啊对对对。”

    “我不懂,我不懂,夫子懂,夫子懂,夫子您最懂。”

    “明日我就跟我爷爷说一声,礼部尚书年迈昏聩,已经不堪重任,让夫子您来。”

    “相信有周夫子这样的人掌控礼部,大夏人人如龙,人人都是君子,刚正不阿的君子。”

    “王管家,传下去,周夫子已参悟君子之道,儒家圣意,明日就要成圣,让大家准备准备,再让礼部尚书赶紧请辞,这么大的年纪了,还死赖在朝堂上不走,不给年轻人点机会。”

    “当真是老而不死。”

    顾锦年连连点头,夸赞周宁是懂哥,而且更是直接讥讽礼部尚书。

    这话一说,周宁直接气得头晕眼花。

    他本来只是路过,出口教训教训顾锦年,却没想到被顾锦年这般阴阳怪气。

    “竖子。”

    刹那间,周宁大吼一声,有些气急败坏。

    “狂妄。”

    刹那间,顾锦年目光也瞬间阴冷下来,两个字喊出,气势极强。

    锵锵锵。

    与此同时,十二位顾家精锐也在第一时间拔刀,铁甲之下,是渗人的杀意。

    面对可怕的杀意。

    周宁的气势瞬间被破,眼中闪过惧色,只是很快被他遮掩下去罢了。

    “不要闹了。”

    “快到早课。”

    “世子还是先去读书吧。”

    声音响起。

    是一位老者,穿着青橘色儒袍,这是文心书斋的首教夫子,地位比周宁要高许多。

    他的出现,打破了僵局。

    不过老者出现,并没有训斥顾锦年,也没有训斥周宁,而是语气缓和,告知顾锦年早课时辰快到了,让顾锦年先去读书。

    给双方一个台阶下。

    “学生见过鲁夫子。”

    望着首教夫子的出现,顾锦年也稍稍收敛一番,朝着对方行礼之后,顾锦年再望向周宁道。

    “我终究是世子,踏入书斋,喊你声夫子,是尊圣人之道,不是真的怕你。”

    “下次再敢乱语,莫说礼部尚书,整个朝堂看谁敢保你。”

    声音落下,顾锦年朝着书斋内部走去。

    懒得搭理这家伙。

    只不过,就在顾锦年刚走之时。

    一道黑气从周宁体内飞出,以极快的速度,没入自己体内。

    “怎么回事?”

    顾锦年被吓了一跳,他倒退几步,皱着眉头看向周宁。

    而后者除了脸色阴沉之外,并无任何表情。

    再看看王管家等人,没有任何反应,非要说就是看到自己突然不走了,有些好奇罢了。

    还不等顾锦年继续多想,刹那间脑海当中浮现画面出来。

    古树参天,一道黑气没入左边第一根树枝之中,如同养分一般,刹那间一枚果实出现。

    果实不大,甚至还有些小,跟指甲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

    刹那间,顾锦年心中满是好奇。

    他不知道自己脑海当中的古树有什么作用,还打算找时间好好研究一下。

    可没想到突然就出现这样的事情。

    “世子,您这是?”

    也就在此时,王管家的声音响起,眼神之中充满着好奇。

    很显然,他没有看到什么,甚至其余人也没有看到什么,不然不会是这样的反应。

    “没什么。”

    顾锦年摇了摇头,他不知道古树是什么东西,但也知道这东西不能说出去,极容易惹来麻烦。

    故此,带着疑惑,顾锦年朝着书斋内部走去。

本文网址:/book/153562/5949880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59498803.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