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十四章:退钱!老夫不玩了!

正文卷 第十四章:退钱!老夫不玩了!

新书推荐:三尺长剑荡人间我只想好好的修仙梦蝶成双诸神往事逆灵惊神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神灵遗囚天地武库武神图箓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我尼玛。

    这金手指还能氪金?

    顾锦年是真的麻了。

    他思来想去都没想到,还有一根树枝竟然跟黄金有关系。

    也就是说,算上体系的话,还有一根不知道是什么,其他都摸索出来了。

    抛开恶心人不说,这还真是意外之喜啊。

    雅间内。

    顾锦年手掌已经收了进去,黄金消散的情景没有被人发现。

    明面上,顾锦年显得无比镇定,甚至还不慌不忙的喝了杯酒。

    可心思全在古树之中。

    怨气产生符箓。

    武道未知。

    黄金是什么,顾锦年好奇了,想要弄来怨气和内气需要时间,可黄金不一样啊。

    顾家虽然没做生意,但也不缺什么银两,只要别太离谱,顾锦年都能氪。

    古树之中。

    随着金色光芒没入树枝之后,果实成型,大小如苹果一般,呈现金黄色。

    是的。

    已经算成熟了。

    至少跟之前的怨气果实一般大小。

    “十两黄金就能成熟?”

    顾锦年有些惊讶了。

    不过很快,顾锦年尝试性的摘下,他想看看氪金能带来什么东西。

    随着顾锦年意念一动。

    刹那间,黄金果实坠下。

    很快一张符纸出现。

    与其说是符纸,倒不如说是一张白纸。

    白纸上赫然写着四个字。

    【今夜有雨】

    随着字迹出现,顾锦年愣住了。

    好家伙。

    这是啥意思?

    今夜有雨?

    我管他有没有雨啊?

    十两黄金,就这?

    顾锦年财大气粗,倒也不觉得十两黄金算什么,只是对比起来就有些让人郁闷了。

    这倒数第二根树枝,感情是个天气预报?

    不对,不对。

    肯定是不对的。

    顾锦年摇了摇头,也在思索。

    今夜有雨?

    扫了一眼窗外,的确有些乌云,下雨的可能性不小。

    意味着金钱可以买到未来的信息?银两越多,买到的信息就越有用?

    顾锦年自我推测道。

    想到这里,顾锦年不动声色地将五枚金元宝拿在手中,一只手差不多也就只能握这么多。

    当下,五枚金元宝消失,化作五道金光,没入古树之中。

    很快,古树再一次结果,比之前要大,如同一颗榴莲一般,金光闪烁。

    没有任何犹豫,顾锦年再一次用意念摘取。

    金色果实坠下。

    绽放光彩。

    而且依旧是一张纸条。

    上面依旧是四个字。

    【明夜有雨】

    顾锦年:“.......”

    啊.......这。

    恶心人是吧?

    你妹的。

    十两黄金,今夜有雨。

    五十两黄金,明夜有雨?

    真就是天气预报?

    有病是吧?

    十两黄金相当于前世一万块,五十两黄金就是五万块。

    然后买个天气预报?

    我买你大爷。

    顾锦年真被气出内伤了,他感觉自己被坑了。

    果然,氪佬就没好结果。

    过了一会,待顾锦年稍稍冷静下来后,又忍不住继续研究了。

    “应该没这么简单。”

    顾锦年摇了摇头。

    黄金没了,他不在乎,主要是古树的作用要搞懂。

    “预知未来?”

    “信息情报?”

    酒桌上,顾锦年开始猜测古树的作用。

    目前给自己的感觉就是,通过黄金可以购买情报,情报来自未来。

    只不过目前给的情报比较少。

    这跟银两有直接关系。

    顾锦年并不认为,古树的作用,只能用来预知天气。

    想了想,顾锦年也不废话,左右手开弓,各自捏五锭金子,他倒要看看这一次预测,是不是后天也下雨。

    随着黄金消失。

    顾锦年心中也在思考,到底谁在害我。

    看看是不是跟自己猜想的一般,可以购买相应的情报,亦或者是说,只能随机预测未来。

    而随着一百两黄金消耗,果实也成长到西瓜大小。

    没有犹豫,顾锦年选择摘下果实。

    随着果实落地,刹那间一张纸条再次出现。

    令人开心的是。

    这一次,的确不在是今夜有雨了。

    但出现的情报,让顾锦年脑阔疼起来了。

    【得加钱】

    是真的狠啊。

    原以为前世玩的氪金游戏花钱抽碎片,已经算是最狠的了。

    今天顾锦年见识到什么叫做真正的狠。

    想钱想疯了?

    一百两黄金,就告诉自己,黄金不够,得加钱?

    我加你麻。

    退钱。

    老夫不玩了。

    顾锦年肺都要气炸了。

    前前后后一百六十两黄金,不是说一定要什么东西,最起码给自己来点有用的吧?

    哪怕来一条,有人在暗中针对自己,顾锦年都觉得值。

    最起码可以确定自己溺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结果呢?

    一百两黄金不够。

    不够你不早说?

    你直接说多少,我现在给你,搞这么复杂做什么?

    扫了一眼盘中的黄金,还剩下最后四锭。

    顾锦年也不在乎什么面子不面子了,一股脑收走,最后一次试试。

    四枚黄金结出果实,顾锦年就想问问多少黄金才能得到答案。

    不过有一说一,虽然被恶心到了,但也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可以通过自己的疑惑进行询问,付出相应的黄金,得到具体答案。

    待最后四十两黄金被古树吸收后。

    新的信息出现。

    金光消散,字条内容也呈现在脑海当中。

    【大夏皇太孙在隔壁】

    顾锦年:“???”

    这是啥?

    我问你还要加多少银子,你告诉我皇太孙也在隔壁?

    你有病吗?

    歪日。

    好。

    好。

    好。

    你清高,你牛逼,我玩不过你,好,我不玩了,我顾锦年立誓,如果我再给你送银子,我顾锦年从这里跳下去,死在这里。

    他奶奶的。

    深吸一口气,顾锦年真的有些脑淤血了。

    这不是搞人心态吗?

    问你还要加多少银两,你给我整些这玩意,答非所问?

    我知道皇太孙在这里有什么用?

    总不可能到处宣传,太孙也来勾栏?

    还是说现在跑去找太孙,哈哈,被我抓到了吧,没想到你也在这里修车?

    现在给你一条生路,以后老老实实听我的,这件事情我就不说,你要是不听我的,我就告诉天下人,堂堂大夏皇太孙来青月楼修车。

    要不要这样?

    这话要是敢说,等太孙当了皇帝,自己想不死都难。

    什么狗屁金手指。

    去死吧你。

    赶紧去死。

    顾锦年气的头皮发麻。

    不是因为二百两黄金的问题,主要是感觉被当猴耍了。

    哦,不对,把感觉去掉。

    就是被当猴耍了。

    二百两黄金啊。

    抛开国公和侯爷来说,顾家最大官,月俸也才不过二百两银子。

    私收不提的情况下。

    顾锦年的父亲,临阳侯。

    已经是侯爵,有良田产业等等,一年下来扣除人员成本还有各种看不见的费用,正儿八经到手也就五万两白银。

    折算下来就是五千两黄金。

    相当于一位侯爷半个月的纯利润,就买来一些可有可无的情报。

    搁谁谁不气?

    当然,以上说的都是明面收入,私底下到底有多少银两,顾锦年不知道。

    这玩意涉及很大,七七八八,五花八门,来源正不正经就很难说了。

    也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响起,打破了顾锦年的思索。

    “锦年哥,桌上的黄金呢?”

    “我相中了一个姑娘,你给我两锭黄金,我去去就回,很快的。”

    声音响起。

    是同行来的少年。

    面相清秀,说话略显得有些紧张和羞涩。

    相中了姑娘。

    想请人家赴约小黑屋。

    听到这话,顾锦年扫了一下桌面,盘子里面已经是干干净净,一文不剩。

    顾锦年有些绷不住了。

    这有点尴尬。

    拿二百两黄金倒不是什么,主要是全拿光有些不太好。

    而且现在也拿不出来啊。

    全被骗走了。

    此时此刻,众人纷纷收回目光,回到了酒桌上,有些好奇地看向顾锦年。

    尤其是李平。

    更是有点小无奈。

    这就是你说的随便拿点?

    你都全拿光了啊。

    场面有些尴尬。

    “刘兄,来之前咱们不是说了,看看就好吗?”

    “我等都是读书人,真刀真枪倒没什么,可万一被人传出去,岂不是完了?”

    顾锦年出声,强行解释一番,而李平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对对对。”

    “锦年哥说的没错,咱们看看就好,看看就好,可别乱来。”

    “万一真传出去了,别人知道也就算了,张赟知道了,咱们可就麻烦了。”

    “锦年哥也是为我们好,等各位兄弟及冠了,我包下青月楼,大家尽兴三日。”

    李平跟着出声,安抚众人的情绪。

    此话一说,众人倒也明白,纷纷点了点头,的确他们年龄还小,没有及冠。

    真要是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家族倒没什么好说的,可要是传出去了,那就麻烦了。

    “对,为兄是为了大家好。”

    顾锦年点了点头,很满意李平的圆话。

    只是道理大家都明白,可众人的表情有些复杂。

    大家来这里的目的不就是为了修车?

    哦,你不修车也不让我们修车?

    圣贤一刻谁都有,别拿一刻当永久啊。

    他们有些郁闷。

    可碍于顾锦年的身份以及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让他们实在是不好多说。

    “行了,时辰也不早了,该看的也看完了,你们走不走?不走我先走了。”

    顾锦年不愿意多待。

    再晚一点,估计顾家真要派人来找自己。

    再加上被古树搞了一手心态,有些没兴致。

    “行吧,那就走吧。”

    “的确,再晚点回去我爹又有揍我了。”

    “行,听锦年哥的。”

    当下,众人也没有啰嗦,纷纷要离开。

    “锦年哥,这就走?后面很精彩的,你信我,你不留下来?”

    李平拉着顾锦年,想让他留下来。

    这才刚开始,后面才是重头戏啊。

    听到很精彩,一时之间众人止步,尤其是刚才都打算走的人,一个个走不动了。

    好家伙,原来还藏了一手?

    听到这话,顾锦年顿时来了精神。

    “我的确有些急事。”

    “不过,既然各位兄弟都愿意等等,我也就不扫兴了,继续继续。”

    顾锦年开口,很自觉坐在前排,等待着精彩节目。

    他很期待,这节目有多精彩。

    而众人也纷纷笑起来了,不过都没说什么,静等精彩节目。

    几个侍女则一个个微笑,同时也亲自上手,为几人捏肩松骨,好让他们看舒服点。

    感受着侍女捏肩,顾锦年惬意的想睡觉,方才的烦恼也彻底消散。

    不过打心底还是得批判一句,万恶的旧社会。

    戏台上依旧是简单的琴棋书画表演,等过了小半个时辰,终于精彩的节目来了。

    是一名女子,看起来的确漂亮,长发及腰,五官秀美,一瞬间顾锦年兴致来了。

    但很快,眼神当中的期待,逐渐变成失望。

    整场节目接近半个时辰,一开始是演奏歌舞,然后开始一点点将披衣褪去。

    可到最后,也就是褪了一部分。

    玩的是半遮琵琶半遮面。

    让顾锦年产生无与伦比的失望。

    好家伙。

    就这?

    就这?

    就这?

    还以为有什么呢,没想到就这玩意?

    搞来搞去还是素场子?

    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

    呕!!!!

    给老夫退钱。

    顾锦年心中简直是有无数头马奔腾。

    只是再瞧瞧这帮人,一个个看的激动不已,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了。

    让顾锦年差点忍不住说一句,羞于尔等为伍啊。

    “我走了。”

    一瞬间,顾锦年起身,他不想逗留了,时辰也不早了,最主要的是一点都没意思,还是等及冠以后去教司坊吧。

    这地方,不来也罢。

    “锦年哥?就走?后面还有精彩的,不看看吗?”

    李平站起身来,望向顾锦年说道。

    然而,顾锦年这次铁了心。

    “顾某从不喜欢玩素的,诸位兄台,明日见。”

    留下这句话,顾锦年起身离开,也不管众人说什么,头也不回的便走了。

    走出雅间后。

    顾锦年顺便将隔壁的雅间名记下来了。

    银两不能白花,以后得让太孙吐出来。

    不过现在冷静想想看。

    还真是令人惊讶啊。

    堂堂大夏皇太孙,竟然也来这种地方?

    暗自记下雅间名后,顾锦年快速离开,不打算久留了。

    算下时间,从青月楼到家,走快点的话一刻钟能到。

    这帮人显然不止待一刻钟。

    回到家以后,让管家挨家挨户去通知他们的孙子在青月楼。

    再让人提前通知李平等人,让他们提前溜。

    看看好感算不算养分。

    毕竟怨气算一种,理论上好感也算吧?

    反正试一试,又不要什么本钱,不行就拉倒。

    行的话血赚。

    抱着这个想法,顾锦年的脚步更快了一些。

    而天空中,的确有淅淅小雨落下。

    由此可以证明。

    古树的预知能力,是没有问题的。

本文网址:/book/153562/594988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59498812.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