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十七章:这小嘴,抹了蜜吧?

正文卷 第十七章:这小嘴,抹了蜜吧?

新书推荐: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凡人之长生仙道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招仙令我可是正派剑仙人间有你暖如春游离半生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杀手傻子至尊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

    人影出现。

    看起来五十多岁,一半白发,面容严肃,但依旧有些英武,想来年轻时长相不俗。

    最主要的是气势。

    他坐在龙辇之上,端坐在那里,却散发一股可怕的气势。

    这是帝威。

    仅仅只是眼皮一动,却有一种令人生畏的气势。

    永盛大帝。

    一个真正从尸山爬出来的男人,马上的皇帝。

    顾锦年对永盛大帝有些了解,毕竟是自己舅舅。

    这位永盛大帝,年轻时便跟随太祖平乱,七岁便奔波战场,跟随着一大票名将,学习战争。

    十岁杀敌,成年之后,更是屡建奇功。

    即便是当时太子也无法与他撄锋,可太祖皇帝建国之后,独尊儒术,传承长幼,自然而然这位永盛大帝错过皇位。

    只可惜的是,天意弄人,本以为一切都能成为定局,未曾想到太子恶疾发作,英年薨逝。

    最终太祖力排众难,坚持立太孙为皇,也就是永盛皇帝的外甥。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一个怕自己四叔造反,一个咽不下气的同时也知道无法避免,叔侄二人展开数十年的厮杀。

    最终赢家就是这位永盛大帝。

    如今十二年过去了,可天下人没有忘记这件事情,或许就是因为发生了这件事情,这位皇帝勤勤恳恳,事事亲为,治理国家,想通过这种方式证明自己。

    向天下人证明,自己父亲选错了人。

    当然,这只是普通人的猜测,具体是怎样的,无人知晓。

    圣意难揣。

    只不过,当顾锦年将目光看去后,这位大夏的主宰,也将目光看了过去。

    两人对视。

    只是一眼,顾锦年便有些不自然,而后者伸出手来,龙辇顿时停了下来。

    而李氏,这位大夏宁月公主,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哥哥。

    “年儿,待会嘴要甜些。”

    李氏又叮嘱了一句,随后拉着顾锦年,朝着永盛大帝走去。

    “宁月参见陛下。”

    “锦年见过舅舅。”

    随着声音响起,宁月公主已经来到大夏皇帝面前。

    “免礼。”

    大夏皇帝的声音响起,下一刻他的目光直接落在顾锦年身上,而后不由冷哼一声。

    这让顾锦年有些郁闷,不都说舅舅疼外甥的吗?那里上来就冷哼一声?

    顾锦年不敢说话,但心里还是有些嘟囔。

    “宁月,你来宫中所为何事?”

    大夏皇帝收回目光,而是看向宁月公主,他心里有数,但还是明知故问。

    “陛下。”

    “臣妹来宫中,一是带锦年来见皇祖母,二来是伸冤。”

    宁月公主出声,倒也不避讳这些奴才都在。

    “伸冤?伸什么冤?”

    大夏帝王看了一眼自家妹妹,脸上可没有一点其他情绪,反倒是有些不悦。

    “陛下,前些日子,年儿被杨开之女推下水中,差点溺死,而且还到处散播谣言,说是年儿调戏在先,年儿如今恢复记忆,想起来前因后果。”

    “整件事情,就是杨开之女胡说八道,颠倒是非黑白。”

    “现在满城都在议论,尤其是那些读书人,一个比一个牙尖嘴利,若是再不制止,等过些日子,成了定局,年儿岂不是白白蒙受不白之冤?”

    宁月公主也不在乎自家哥哥的表情,有什么就说什么,管你爱听不爱听。

    果然,这话一说,这位大夏帝王冷意更足了。

    “不白之冤?”

    “你这儿子,被你娇生惯养,莫说外面人了,即便是朕在宫中,也时常能听到锦年做的坏事。”

    “刚恢复好元气,就差点跟礼部尚书的门徒吵起来了,骂人家礼部尚书老而不死。”

    “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

    大夏帝王的声音没有凶意,可却带着一些怒色。

    周围的几个太监侍女,一个个沉默不语,不过也没有表现得特别慌张。

    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皇帝怎可能会对自己外甥置气?无非就是敲打敲打。

    真发怒绝对不是这样的。

    而这番话说出,顾锦年心中顿时明了了。

    好家伙,周宁这个王八蛋居然去告状?而且还告到自家舅舅这里来了?

    好啊,好啊。

    顾锦年本以为对方是成年人,即便是心里不愉,也应当用成年人的方式来解决。

    没想到就这?

    骂他两句就告状?

    狗东西。

    给爷等着。

    顾锦年心中来了一股无名火,倒不是说不允许别人告状,而是这件事情明明是对方有错在先,你针对我,我骂你两句,也就算了。

    梁子结下来了,以后看谁手腕硬。

    可没想到,直接就告状?而且这事传到皇帝耳中,可绝对不是一件什么小事。

    无论多大的事情,传到皇帝耳中,它都不会太大。

    但无论多小的事情,传到皇帝耳中,它也不会太小。

    这很恶心人。

    间接性破坏自己与舅舅的感情。

    “有这等事?”

    宁月公主还真不知道这件事情,她不由将目光看向顾锦年。

    感受到母亲的目光,顾锦年也不显得慌乱,而是一脸平静道。

    “娘亲。”

    “是周夫子先找孩儿麻烦在先,王管家可以作证。”

    顾锦年淡然回答道。

    此话一说,宁月公主眼神当中还是闪过一丝郁结,毕竟自己这个儿子现在饱受争议,若是再惹一些是非,就真的很难走出泥潭了。

    “周夫子先找你麻烦?”

    “你一个学生,他找你麻烦作甚?”

    “他为什么不找朕麻烦?”

    大夏帝王有些没好气道。

    可下一刻,不等母亲李氏开口,顾锦年率先开口了。

    “他是有点蛮横,但人不傻,找您麻烦,不是找死吗?”

    顾锦年嘀咕道。

    这话一说,大夏皇帝不由一愣。

    莫名语塞。

    好家伙,这小子还真敢啊,连皇帝的嘴都敢顶?

    “年儿,不可胡言。”

    宁月公主说了一声,但也只是说说,因为她觉得自己儿子说的也没错。

    “你就是被惯着。”

    大夏皇帝有些没好气道。

    “舅舅,您这话就没意思了。”

    “您七岁还离家出走,敢上战场杀敌,我骂两句酸秀才算什么。”

    “再说了,道理在我,不信你让他来,外甥敢跟他对质。”

    顾锦年继续开口。

    他虽然知道要慎言,但也知道这事必须要说清楚,不然回头真在皇帝心中留下个不知礼数的印象,那就麻烦了。

    “你这小子,怎么突然变得如此伶牙利嘴了?”

    听到顾锦年的回答,永盛皇帝没有生气,反倒是好奇顾锦年怎么突然变得这般伶牙俐齿。

    毕竟顾锦年所言之事,并非是什么坏事,相反还是他引以为傲之事。

    “舅舅。”

    “圣人言,君子怀德,小人怀土。”

    “我不觉得这是伶牙俐齿,只是正常捍卫顾家和皇室的颜面。”

    顾锦年一脸随然道,他还未及冠,可以称舅舅,及冠后则要改称为陛下,所以一口一口舅舅喊着,也算是拉近关系。

    而这番话,是论语中的一段,意思很简单,君子所思德行,小人所思利益。

    周宁找我麻烦,因为他是礼部尚书的学生,无非就是想讨好礼部尚书罢了。

    此话一说,众人皆有些好奇。

    即便是这位大夏皇帝也不禁露出一丝好奇。

    毕竟顾锦年无论是在顾家,还是在皇室,都是那种熊孩子的典范,没想到今天竟然还能说出一句这样充满道理的话。

    还真是不可思议。

    对比刚才的言论,这话就很有含金量,像个读书人。

    只不过,惊讶归惊讶,教育还是得教育。

    “即便如此,你身为学生,怎能说出那番大逆不道之言?还咒骂礼部尚书,这是为何?”

    永盛皇帝说了一句。

    而顾锦年倒也肆无忌惮,他察觉的出,自己这位舅舅对自己还是有感情,最起码没有完全偏袒对方。

    当下,顾锦年继续开口道。

    “舅舅,外甥这般做,完全是因为君子直言。”

    “再者,子不教,父之过。”

    “周夫子犯错在先,他师为礼部尚书,自然有责。”

    顾锦年再次开口,给予回答。

    而这次,大夏皇帝彻底有些惊讶了。

    自己这个外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说会道了?

    张口君子,闭口君子,有点东西啊,莫非是重病一场后,开窍了?

    不过身为长辈,又是大夏皇帝,自然不能这般随意。

    “吃亏是福,有时候忍让一番,又能如何?”

    大夏皇帝缓缓说道。

    这话一说,顾锦年有些无奈了。

    这不是纯纯的道德绑架?

    “舅舅,那侄子只能祝您福如东海了。”

    顾锦年低着头,嘀咕道。

    永盛皇帝:“......”

    众太监:“......”

    一瞬间,澎湃的怨气凝聚而来,没入了古树当中,瞬间结成一颗果实,比之前要大数倍。

    这让顾锦年有些惊讶。

    果然,皇帝的怨气值钱啊。

    而一旁的宁月公主也有些无语,这倒霉孩子,怎么说话的?

    “行了行了。”

    “刚好朕待会要找杨开处理些公务,这件事情朕会去处理。”

    “但有一点,无论如何,不得胡言乱语,锦年,你还未及冠,朕就不多说你什么。”

    “可若你还是仗着你母亲的宠爱,胡作非为的话,可就别怪朕亲自教训你。”

    “宁月,你带锦年去找太后吧。”

    永盛大帝出声,实在是被顾锦年整无语了,有这么祝福的吗?

    我说吃亏是福,你给我整个福如东海?

    好家伙,小嘴抹了蜜。

    “那就不烦陛下,臣妹先行告退了。”

    宁月公主再次作礼,而后便带着顾锦年离开,心中也明白大夏皇帝的意思。

    “侄儿先行告退,舅舅处理朝政也莫要太累。”

    顾锦年也乖巧出声,惹来这位大夏皇帝一阵欣慰。

    方才虽然有些严肃,那是因为自己这个侄儿贪玩,身为长辈自然得好好教育一番。

    更何况他是一位帝王。

    可说到底,顾锦年是他唯一的外甥,打心底还是疼的。

    随着顾锦年等人走远。

    永盛帝王的目光顿时变得平静下来,脸上毫无一丝笑意。

    “魏闲。”

    “明日带着朕的旨意,去一趟悬灯司,京城内的确有些声音不太干净。”

    “朕不想再听到这种闲言碎语。”

    “正好,你与刘言一同熟络悬灯司,免得以后办事生疏了章程。”

    他开口,一句话却蕴含着各种不同的意思。

    而跪在两旁的太监,顿时露出极为惊喜之色,只是他们埋着头,这份喜色看不到。

    但身子还是有轻微的颤抖,由此可见,二人极其的兴奋。

    大约两刻钟后。

    顾锦年也随着自己母亲,来到了斋心宫内。

    这是太皇太后居住之处。

    随着宁月公主的到来,宫外早有侍女等候多时,一见到宁月公主,立刻上前迎接。

    步入宫中,奇花异景让顾锦年有些咂舌不已。

    不得不说,皇宫永远是最奢侈的建筑,里面随便一座宫殿,就不是国公府内媲美的。

    走马观灯一会。

    顾锦年便来到宫内正殿。

    踏入正殿,便看到一位面相慈善的老妇,手中捏着一本经书,眯着眼睛仔细端详。

    老妇身穿青色龙袍,头上插着九玉簪子,戴着一串珍珠,看起来华贵至极。

    这便是大夏王朝的太后,周太后,当年侍奉过太祖的存在,也绝非寻常之辈。

    而此时,还不等李氏率先出声,顾锦年便已经一路小跑过去。

    “锦年拜见皇祖母。”

    “祝皇祖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顾锦年满脸笑容,纯真无邪,一开口便是各种好话,倒是让李氏有些惊讶。

    她并非是第一次带顾锦年来此,虽然顾锦年对皇祖母比较亲昵,但从来不会这样啊。

    不过这是好事,她也喜在心头,也不在乎什么。

    而顾锦年则很直接。

    开玩笑,这谁啊?

    大夏太后啊。

    天下人谁不知道永盛皇帝注重孝道?可以说整个大夏,这就是活脱脱的二号人物,甚至在某些事情上面,这就是一号人物。

    这要是不细着心讨好,那自己脑子不是有病?

    “年儿来了?”

    “哎哟,让皇祖母看看。”

    正在端详看书的周太后,突然听到顾锦年的声音,当下不由看了过去。

    等看到顾锦年后,脸上的笑容瞬间浓厚数十倍。

    有一点不得不说,顾锦年之所以能在顾家如此受宠,包括宁月公主在顾家地位超然。

    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当朝太后对顾锦年格外的喜欢。

    这点谁都不理解。

    你说隔代亲,太子也是太后的孙子,可太子在周太后面前并不是特别得宠。

    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

    但还有一个太孙啊。

    只是,周太后虽然喜欢太孙,可整个斋心宫谁不知道,周太后最宠爱这个外孙。

    这是公开的秘密。

    “宁月拜见母后。”

    “愿母后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此时此刻,李氏也走上前来,向周太后问安。

    “好好好。”

    周太后极其高兴,但连看都没有看自己女儿一下,而是拉着顾锦年,满脸心疼道。

    “哎哟,我的好外孙,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病好了没有?”

    “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要不要祖母让太医帮你看看?”

    周太后一脸心疼地看着顾锦年,苍老的手也抓着顾锦年,格外的宠爱。

    “祖母,年儿已经没事了。”

    “倒是祖母,您得好好休息,来的路上娘跟我说了,年儿重病时,祖母茶饭不思,这样容易伤着身子,要好好保重。”

    顾锦年出声,反倒是关心起自己这位祖母。

    果然,这话一说,周太后差点有些老泪纵横,她摸着顾锦年的头,心中满是温暖与感动。

    “还是我外孙乖,知道疼祖母,祖母见你没事就好了。”

    “来来来,年儿,吃点点心。”

    “白英,快点让御膳房准备些灵食。”

    周太后十分慈和,直接令一旁的太监去准备灵食。

    “喏。”

    一旁的公公立刻点了点头,脸上也满是笑容。

    “母亲,年儿刚刚痊愈,御医说了,不能再补了,再补就要出事。”

    “白英公公,准备些果食即可,不要准备灵食。”

    宁月公主出声,告知顾锦年的情况。

    “行行行,御医怎么说就怎么做。”

    “年儿,来,让祖母好好瞧瞧。”

    周太后随意点了点头,她不在乎这些,一心都在顾锦年身上。

    皇宫深院,即便身为太后,也是时常孤独,后宫虽有不少妃子前来请安,但这些妃子过来,说来说去不就是争风吃醋。

    她自然厌倦,而顾锦年不一样,自己的外孙过来,哪能不欢喜?

    然而,也就在此时。

    侍女的声音忽然响起。

    “太后。”

    “皇后娘娘带太孙来了。”

    随着声音响起,周太后脸上的笑意,明显少了一些。

本文网址:/book/153562/594988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59498815.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