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二十三章:大夏第一神探

正文卷 第二十三章:大夏第一神探

新书推荐:仙路长青逆灵惊神偏你成执我只想好好的修仙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武神图箓三尺长剑荡人间家族修仙:开局成为镇族法器诸神往事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

    随着六叔的声音响起。

    顾锦年不由从床榻上起身。

    推开房门。

    顾宁涯笑嘻嘻的面容便浮现在眼前。

    “六叔?”

    “你怎么来了?”

    顾锦年好奇。

    “回家一趟,顺便来看看你。”

    “锦年,你可真猛,居然能把礼部尚书开瓢,有你叔当年三分模样啊。”

    顾宁涯笑嘻嘻地走进房内,毫不吝啬地夸赞道。

    “叔,话说在前面,礼部尚书被开瓢跟我没关系,是太孙殿下勇猛。”

    顾锦年摇了摇头,他不接这口锅,与他无关。

    “得了。”

    “在你叔面前还装什么。”

    “不过,太孙也是真的够蠢,这当也上。”

    “宫里面传了消息,你知道太孙是什么下场吗?”

    顾宁涯进房后很随意地给自己倒了杯茶,谈起这件事情。

    “什么下场?”

    顾锦年好奇了。

    “被太子爷吊在树下抽的皮肉开绽,后来陛下来了,接着又抽了半个时辰。”

    “听宫里人说,就连一直宠溺太孙殿下的皇后娘娘,这次都气晕过去了。”

    “而且隔皇宫外据说都能听到太孙殿下的哀嚎声。”

    “锦年,以后没事的话,千别跟太孙殿下走太近了,这家伙应该是记你死仇。”

    顾宁涯平静说道。

    “打的这么惨?”

    顾锦年有些咂舌,说实话这也不是什么特别大的事情吧,最多算是稚子年幼。

    需要这么狠吗?

    “这不是废话。”

    “不过陛下抽太孙倒不是因为伤着礼部尚书,宫女的口径是,太孙愚蠢不堪,被人激怒一下就敢做出这样的事情,因为这事才亲自上手的。”

    顾宁涯补充了一句,让顾锦年神色有些莫名尴尬。

    “那我不会有事吧?”

    顾锦年望着顾宁涯小心问道。

    “没啥事。”

    “也跟你没关系,是太孙自己蠢,往大了说,你不过是怂恿一二,往小了说,本来就是你们这群顽童争闹罢了,鬼知道太孙当真。”

    “行了,这事你也不用太惦记,有老爷子在,也闹不起什么,六叔过来主要是问你点事。”

    顾宁涯浑然不在意。

    小辈之间的斗争,他们看不上眼,就好像他们的斗争,老爷子也瞧不上一般。

    谁敢小孩子闹腾啊。

    “啥事,六叔?”

    顾锦年略显好奇。

    “关于你溺水的事情。”

    “锦年,你还是得仔细想想,溺水前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也别太深入,不然头疼起来,六叔我又要挨抽了。”

    顾宁涯出声,不过额外加了一句话,显得有些后怕。

    “溺水?”

    顾锦年皱了皱眉,他略显沉默,过了一会后,这才缓缓出声。

    “有些记忆,但不是很多,只知道是杨寒柔推我下水的。”

    “而且我并没有出言羞辱他们。”

    顾锦年出声,他如实回答。

    “这个我知道。”

    “可惜没证据,不然六叔早就去他家抓人了。”

    顾宁涯点了点头,这事他知道,之前就说过,只不过没证据抓不了人。

    “不过好在你娘有些本事,陛下派人来悬灯司交代了,最近也会抓一批人,这些流言蜚语会收紧点。”

    “锦年,这事你得记着,风水轮流转,早晚有一天你六叔会帮你收拾这帮人的。”

    顾宁涯继续说道。

    而顾锦年点了点头,他心里门清的很,自己穿越之前,风评已经受损,而且还有些失忆,等想起来的时候,已成定局。

    想要澄清,只能依靠其他手段,光靠嘴巴去说没用。

    毕竟人家就咬死是你先出言不逊在前的,你能怎么办?

    想想也合情合理。

    一个礼部尚书之女,亭亭玉立,温柔秀气。

    一个是纨绔子弟,无所事事,整天游手好闲。

    民间百姓自然而然会有所偏袒。

    顾家的确有能力去吵去闹,但吵闹的结果又是什么?

    打一架?

    行得通吗?

    “六叔,这事我自己会处理,您也不用操心。”

    “对了,爷爷之前来过一趟,说会有人来帮我。”

    “谁啊?”

    顾锦年给予回答,同时也很好奇爷爷说的人是谁。

    提到这个,顾宁涯有些郁闷了。

    他喝了口茶,看着顾锦年道。

    “别提这事,你爷爷也是想一出是一出。”

    看着顾宁涯的郁闷,顾锦年更来兴趣了。

    “到底是谁啊?怎么搞的这么神秘?”

    顾锦年愈发好奇。

    “当初被誉为大夏第一神探。”

    “淮南私盐案就是他破的。”

    “可惜脑子有点问题。”

    顾宁涯回答道,似乎对这人有些意见。

    “淮南私盐案?”

    “第一神探?”

    顾锦年略微沉思,而后有些记忆,是一桩大案。

    “这不是挺好的吗?六叔,你怎么感觉跟他有仇一样?”

    顾锦年有些不解。

    “没仇,就是觉得这人不靠谱,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顾宁涯出声道。

    “在哪里?”

    顾锦年好奇。

    “刑部大牢里面,而且是重犯。”

    顾宁涯的回答让顾锦年愣了。

    破如此大案的人,居然被扣押在刑部大牢?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望着满脸不信的样子,顾宁涯又喝了口茶。

    “我没骗你。”

    “这家伙脑子有问题,你说他破案能力,的确很强。”

    “可破案方法极其古怪,淮南私盐案过后,他被陛下嘉奖,按理说什么都不做,以后至少也是个刑部郎中。”

    “结果这家伙,着手调查建德余孽案,你知道他做了什么事吗?”

    顾宁涯提到这事的确来了点火气。

    “什么事?”

    顾锦年好奇道。

    “他把刑部好不容易抓来的建德余孽私自放走了。”

    顾宁涯面色不太好看。

    “放走了?”

    “他脑子有病吗?”

    顾锦年有些没想到,如果说当今圣上最大的心病是什么,那肯定就是建德皇帝啊。

    没有人知道建德皇帝死了没死。

    但对于皇权来说,只要不见到尸体,那就是没死。

    而只要建德一天不死,自己那位舅舅便一天不得安宁。

    抓住建德余孽,按理说上上下下来一套服务,然后再逼问其他余孽下落。

    私自放走,这可不是小事,轻则被斩首,重则满门抄斩啊。

    这脑子是真的有病。

    “何止是脑子有病。”

    “他私自放走建德余孽,刑部将他抓拿,你知道他怎么说的吗?”

    “他说,建德余孽骨头硬,想要硬逼他说出其他余孽的下落不现实,索性不如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把他放走,指不定这余孽会自我感动,明白皇恩浩荡,主动举报。”

    “再不济,把人放走,还可以跟踪调查,一网打尽。”

    “这就是他的原话。”

    顾宁涯说到这里的时候,顾锦年整个人彻底沉默了。

    好啊。

    好啊。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大夏京都,竟然能出一位卧龙。

    这得多聪明才能想出这样的办法。

    重新定义《皇恩浩荡》。

    “结果呢?”

    顾锦年继续问道。

    “结果?结果就是被打了八十大板,然后被扣押在刑部大牢。”

    “如果不是彻查清楚,这家伙跟建德余孽一点关系都没有,外加上淮南私盐案的功劳,他九族都没了。”

    “所以我才觉得老爷子想一出是一出,这家伙脑子就不正常,非得挑他,悬灯司又不是没人才,刑部也有几个能才,何苦呢?”

    顾宁涯越说越郁闷。

    而顾锦年也逐渐沉默。

    本来对这个人充满着好奇,可随着六叔这么一说,顾锦年也跟着产生了古怪心情。

    “算了,这些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反正老爷子自由安排,锦年,你牢记六叔这话,你爷爷不是一般人,咱们整个顾家加起来都没你爷爷一个人聪明。”

    “不过你往后做事,一定得占理,占到了理,你就可以退到一旁看戏了。”

    顾宁涯认真说道。

    说完这话,他拍了拍顾锦年的肩膀。

    “行了,六叔走了,你好好休息,去了大夏书院,好好读书,咱们顾家虽然出不了个读书人,但考个秀才没啥问题。”

    “可别丢人,你六叔当年可是差一点考上秀才。”

    “行了,没什么事就来悬灯司找你六叔,这段时间你六叔闲的很。”

    顾宁涯啰啰嗦嗦说完几句话后,转身便离开了。

    望着月色当空。

    顾锦年苦笑一声。

    随后继续躺平,先不管这些那些了,睡几个时辰再说。

    大约半个时辰后。

    大夏京都。

    刑部大牢。

    昏暗,潮湿,恶臭味弥漫,令人感到不适。

    “苏怀玉。”

    “你可以出来了。”

    伴随着一道铁链声响起后。

    大牢深处。

    一名男子缓缓睁开眸子。

    男子穿着囚服,蓬头散发,身上也有些恶臭味,还有一些伤痕。

    但烛火映照之下,满是污垢的脸庞,却显得有些英俊。

    紧接着,一道声音也随之响起。

    “这年头果然好人多,是他自首了吗?”

    声音响起。

    可并没有得到回应,反倒是一道身影出现在他面前。

    “调查我侄儿溺水之事。”

    “查清之后,还你自由身。”

    “不然,即便是建德余孽自首,我也有一千种办法,让你永远待在这个地方。”

    是顾宁涯的身影,他立在苏怀玉面前,面容森冷。

    感受到顾宁涯的冷意。

    苏怀玉英俊的面容上,顿时浮现一抹失望之色。

    过了半响。

    他吐了口气,缓缓出声。

    “行。”

    “不过我查案有我自己的方式,在不伤到你侄儿的前提下,不要约束我。”

    这是他的要求。

    顾宁涯没有拒绝,而是丢出一块令牌,交给苏怀玉。

    接过令牌。

    苏怀玉稍稍沉思,随后望着顾宁涯问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这活。”

    “包吃吗?”

    苏怀玉出声,神色格外认真。

    让门外的顾宁涯瞬间愣了。

本文网址:/book/153562/5949882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59498821.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