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三十六章:才气涌入,果实成熟,我侄儿有圣人之资

正文卷 第三十六章:才气涌入,果实成熟,我侄儿有圣人之资

新书推荐:逆灵惊神三尺长剑荡人间诸神往事武神图箓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梦蝶成双我只想好好的修仙天地武库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神灵遗囚

    小溪村南门。

    所有人都安静了。

    众人注视而去。

    考场上。

    顾锦年面前的宣纸绽放金光。

    虽没有那般惊天动地,可这金色光芒,也让此地所有人都关注到了。

    这是异象。

    儒道异象。

    在场众人,有几个能见异象?

    儒道异象,唯有大儒才可凝聚,而且还不是说凝聚便能凝聚。

    要应景应心应题,才有概率凝聚出异象。

    异象的出现,直接代表着极佳,这是毋庸置疑的。

    至于异象的由来,千百年来读书人给予的答案便是,儒道意志。

    他们认为,读书人心有浩然正气,为苍生平天下,顺从天意,故而可凝聚才气。

    但儒道一脉,没有醍醐灌顶,也无法直接传承,需自己领悟,所以儒道大能死后,他的精气神,将化作浩然正气,守护天地之间。

    这也是为何杀儒是各大王朝忌讳之事。

    儒者虽死,可神依旧在天地之间。

    倘若有诗词文章,异常出彩,将会得到儒道意志认可,从而演化一些异象。

    异象越是宏伟,就意味着得到的儒道意志更强。

    甚至传闻当中,儒道诗词文章,可获天地认可,只不过这种情况极难,古今往来唯独圣人才可做到。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关注着这场异象。

    小溪村内。

    上上下下没有一人的目光不注视此地。

    金色异象冲向十丈之高。

    美轮美奂。

    更主要的是,一道道才气更是从四面八方涌来,没入顾锦年体内。

    几乎是一瞬间,体内的才气果实瞬间变色,面色纯金,完美成熟。

    而且还孕育出第二枚才气果实,距离第三阶段的成熟只差一点点。

    这让顾锦年有些惊讶。

    人前显圣,居然能得到才气?

    他很好奇,不过表面却显得十分平静,没有任何一点异样。

    此时。

    大夏书院。

    一处庭院中。

    正在书写文章的苏文景,不由心中一动。

    他有察觉。

    将目光看去,是小溪村的方向。

    此时此刻,苏文景眸中闪烁光芒,而小溪村的景象,也瞬间映入眼前。

    “浩然异象?”

    他眼中顿时露出一抹惊讶之色。

    身为准半圣,他对异象比常人要了解乐文更多小说。

    千古以来,儒道异象皆有划分,浩然异象,郡府异象,镇国异象,惊天异象,千古异象,万世圣辉。

    浩然异象虽是最普通的异象,但寻常读书人难以凝聚,能引来这般异象,就意味着这一县之地古今所有读书人皆然认可这篇诗词。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好啊。”

    “好诗。”

    “好诗啊。”

    “未曾想到,镇国公之孙,竟然藏的如此之深。”

    “当真是有趣。”

    “老夫倒要看看,这一剑,到底锋利不锋利。”

    苏文景饶有兴趣地看向小溪村。

    而小溪村南门。

    顾宁涯已经彻彻底底愣在原地。

    他看着不远处的顾锦年,眼神当中是不可置信。

    十六年来。

    自己这个大侄子,他是从小看到大的。

    琴棋书画,一样都不行。

    诗词歌赋,更是烂到不忍直视。

    哪怕是武道,顾锦年也不是特别喜欢,如果不是强逼着他习武,估计武道都不行。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在今日,却狠狠的装了一波。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这一刻,顾锦年的诗词,映在他眼中。

    考场之上,二十个金色小字浮现,让在场每个人都不禁惊愕。

    而忽然之间。

    顾宁涯猛地意识到一件事情。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自己这个侄儿。

    藏了十年?

    这。

    这。

    这。

    顾宁涯瞪大了眼睛。

    他有些不敢相信,可眼下事实摆在面前。

    十年磨剑,在这个时候选择出鞘。

    这得有多恐怖的毅力,又得有多恐怖的决心啊。

    说句实话,哪怕是自己那几个废物哥哥,也做不到啊。

    可自己这个大侄子,竟然做到了。

    想到这里,顾宁涯不由兴奋的浑身发颤,他攥紧拳头,浑身酥麻,是兴奋也是激动。

    “我侄儿有圣人之资。”

    他很想仰天大吼一声,可这句话被他藏在了心中,他没有说出去。

    而是在一瞬间,拉着身旁手下道。

    “快。”

    “快马加鞭。”

    “去国公府,将此事告知老爷子。”

    “再去逐一通知我那些兄长。”

    “不要拖延时间。”

    “记得,让他们准备好酒好菜,一点都别含糊。”

    顾宁涯兴奋到说话都有些颤颤巍巍,这般的喜事,对顾家来说,简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顾家现在最欠缺的是什么?

    就是一位儒臣。

    儒者,代表天地。

    顾家家大业大,被无数人盯着,就如同一柄剑,始终悬挂在头顶一般。

    所以顾家需要一位儒臣,而不是能臣也不是文臣。

    有没有权利无所谓。

    重点就是儒道威望要高,能得天下读书人之心,最主要的是得天地认可。

    如此一来,即便是大夏皇帝当真想要找顾家麻烦,也不敢随意来。

    毕竟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可若是顾锦年当真有才华,顾家化险为夷。

    大不了顾家将兵权交出去。

    顾锦年选择今日展现出实力,可谓是恰到好处,恰到好处啊。

    而一旁的杨寒柔,美目之中也充满着惊愕与不可思议。

    她与顾锦年同窗也有两年。

    在她印象之中,顾锦年除了长相俊美之外,别无其他优点。

    文不如张赟,武不如吴安。

    却没想到,顾锦年今日作诗能引来异象?

    “他一直藏着。”

    “直至今日才展露才华吗?”

    “此人,心机太过于恐怖了。”

    刹那间,杨寒柔咽了口唾沫,她莫名觉得,考场之上的顾锦年,城府极深。

    比她想象中要恐怖许多。

    “好。”

    “好一句十年磨一剑,霜刃不曾试。”

    “好一句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此诗极好,好的很。”

    突兀之间。

    入口的主考官们,纷纷开口,他们从惊愕中醒来,目光落在诗词之上。

    身为文人,异象固然令人震撼,可归根结底还是诗词。

    简单的五言诗,顾锦年却将心中所有抱负全部说出。

    令他们不得不赞叹一声。

    他们在此许久。

    五十七场考试,虽有佳句,可还没有一首诗,能让他们这般激动。

    一瞬间,六人相视一眼,瞬间明白彼此心意,当下主考官起身,望着顾锦年道。

    “第五十七场诗考,大夏顾锦年摘得头筹。”

    他声音极大,朗声喊出。

    而后更是亲自下场,来到顾锦年身旁道。

    “顾锦年。”

    “这篇诗词,可否交于大夏书院,入百草堂内?”

    老者开口,他声音温和,语气之中更显小心翼翼,生怕顾锦年不给。

    可此话一说,周围众人纷纷色变。

    “入百草堂?”

    “这么大的殊荣?”

    “大夏书院的百草堂吗?”

    人们惊讶,忍不住议论。

    百草堂乃是大夏书院学堂之一,不过这个学堂十分特殊,里面放置的东西,皆是学生平日所作诗词文章。

    不过必须要得到诸多人认可,才能放入百草堂中。

    以供后来学生观看。

    大夏读书人以进大夏书院为荣,然而大夏书院的学生们,却以文章诗词能入百草堂为荣。

    这就意味着,无论顾锦年能否进入大夏书院,都将在大夏书院留下浓厚的一笔痕迹。

    “夫子客气。”

    “既夫子认可,学生愿意交于大夏书院。”

    顾锦年语气温和,显得谦谦有礼。

    “好。”

    “多谢小友。”

    “原先曾听过其名,今日一见,是老夫愚钝,读书几十载,却还陷于道听途说。”

    “小友之才华,极为难见,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可惜老夫才疏学浅,否则当真想收小友为徒。”

    听到顾锦年答应,老者满是笑容,不过很快又显露惭愧。

    他知晓顾锦年,可对顾锦年的印象不好,一来是户部尚书孙女之事,二来是顾锦年风评不好。

    可今日一见,顾锦年相貌俊美,文质彬彬,谦谦有礼,而且腹中有才华。

    这一首诗,他看得出来,顾锦年的抱负是什么。

    “夫子言重。”

    “往后入了书院,若有不懂之处,还要多多询问夫子。”

    顾锦年作礼说道。

    后者一听,顿时来了精神。

    “好,顾小友,老夫叫陈知州,在大夏书院任职授课礼道夫子,往后若是没事,的确可以来找找老夫,老夫对诗词方面还是颇有研究,可以为小友解惑一二。”

    陈夫子认真说道。

    而其余几位主考官也纷纷走了下来,压根坐不住啊,顾锦年这般的才华,铁定能入书院,韬光养晦数十年,如此才华,他们不可能坐视不理。

    故而纷纷走来,留个印象。

    不远处的顾宁涯却彻彻底底沉默。

    他死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这个大侄子,竟会被一群儒者围着,而且争先抢后似的示好。

    顾家是武将世家,如果说与文臣是势不两立的话。

    那与儒道更是水火不容。

    这帮儒臣就喜欢指指点点,什么礼仪啊,什么规矩啊,没事就喜欢参他们一本。

    这般的情景,是顾宁涯根本不敢想象的。

    “行了。”

    “尔等围在这里像什么话?”

    “锦年小友,这是通关令牌,你且拿好,快快入内,莫要耽误时辰。”

    “明日未时,考核便会结束,不要耽搁了。”

    陈知州开口,眼看着这几个同僚都想过来分一杯羹,他肯定不愿意啊。

    赶紧将令牌递给顾锦年,让他入内,为了展现自己,更是提醒顾锦年明日未时考核结束。

    这让顾锦年有些哭笑不得。

    “多谢夫子。”

    接过令牌,顾锦年回头看向自己六叔,没有说什么,只是招了招手,便朝着小溪村内走去。

    “大侄子。”

    “记住叔平日教你的东西,”

    “拿个第一回来,莫要辜负叔数十年对你的培养。”

    顾宁涯开口。

    他义正言辞出声。

    营造一种顾锦年是他教出来的感觉。

    的确这话一说,陈夫子等人,不由纷纷将目光看向顾宁涯,眼神当中莫名有些好奇。

    难不成顾家还有第二位才子?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顾宁涯呲牙一笑,更是点了点头,脸上写满着啊对对对。

    而与此同时。

    一只只信鸽也出现在天穹之上。

    消息瞬间传开。

本文网址:/book/153562/5960142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59601424.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