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五十二章:水灾爆发,惊动朝野

正文卷 第五十二章:水灾爆发,惊动朝野

新书推荐:家族修仙:开局成为镇族法器我只想好好的修仙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逆灵惊神偏你成执武神图箓诸神往事三尺长剑荡人间仙路长青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

    江宁郡水灾爆发。

    皇宫是第一时间得知消息,监天司包括特殊传信通道,早就在第一时刻传来了。

    而外面的传信,只是传达给六部。

    可以说,这件事情瞬间引爆了整个朝野。

    毕竟江宁郡水灾之事,从半个月前便开始提防,运粮巩墙,早就有所准备。

    但没想到的是,水灾之难,当真爆发了。

    此时此刻。

    养心殿内。

    永盛大帝看着一封封奏折,脸色凝重无比

    奏折之上,是最新情报。

    江宁郡水灾之事,是朝廷一直关心的事情。

    只是最令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原本按照朝廷的计划,先后运粮,再派精锐以及大儒镇妖,只要不发生决堤事件,这场祸乱会被扼杀在摇篮之中。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发生变故,这如何不让这位帝王忧心忡忡?

    “陛下,周相,还有五位尚书,都在殿外静候,是否传呼?”

    此时,魏闲的声音在殿外响起。

    “传。”

    永盛大帝开口。

    一扫凝重,取而代之是平静。

    很快,六人纷纷出现。

    这六人乃是大夏文臣的巅峰。

    为首之人,是周善。

    当今大夏宰相,正一品大臣。

    随后便是吏部尚书胡庸。

    户部尚书何言。

    刑部尚书徐平。

    兵部尚书赵益阳。

    工部尚书王启新。

    礼部尚书杨开卧病在床,自然是来不了。

    “臣等拜见陛下,愿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高呼声响起,六人朝着但是永盛大帝一拜。

    而后者直接挥了挥手,一旁的太监刘言便将奏折递给这几位人臣。

    六人接过奏折,大致扫了一眼,很快一个個神色微变。

    “最坏的结果还是出现了。”

    “诸位爱卿可有良策?”

    他出声,望着六人,希望这几个大臣能给出实质性的建议。

    水灾爆发,可怕的不是良田被毁,也不是死伤人口,而是持续性的破坏。

    不同于其他天灾人祸。

    这种洪灾若是不及时克制,会越来越恐怖,所带来的影响也会随年递增,这才是真正恐怖的地方。

    “陛下。”

    “臣认为,眼下虽水坝决堤,但并不是最坏结果。”

    “第一批粮草已经运输过去,想来要不了几日便会送入江宁郡内。”

    “而且悬灯司已带大儒前往,只要镇压水妖,便可有效制止洪灾。”

    “臣建议,不如再派两位大儒前往,争取在最短时间内镇压水妖。”

    “而后由大夏官兵接管赈灾之事,将损失减至最少,至于所有损坏良田,待水灾结束后,朝廷拨款,各地捐赠,重新规划,这样一来虽会影响近两年收成。”

    “可熬过这段苦日子,水灾之祸,将彻底平息。”

    此时此刻,户部尚书何言第一个开口。

    他站在经济的角度来衡量利弊,先镇妖再赈灾,只要人活着,再慢慢收拾即可。

    只是此话一说,一旁的刑部尚书却摇了摇头。

    “不可。”

    “镇妖虽是关键,可应当先赈灾为主。”

    “陛下,江宁郡水坝已毁,想来必定是民不聊生,到时难民扎堆,极其容易影响周边。”

    “到时很有可能会发生民变之事,臣认为,无论如何先赈灾再说,开放各地粮仓,以确保百姓不会集中,周围府县分担压力。”

    “至于水妖之祸,并不急于立刻收拾。”

    刑部尚书徐平出言。

    镇压水妖的确是重要之事,可身为刑部,他更了解民变有多可怕。

    不怕难民多,就怕难民扎堆,想想看几百万的难民聚集在一起,任何一个府县都不敢吭声。

    到时候便是蝗虫过境,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

    在死亡面前,人性可就彻底暴露。

    朝廷就算是想出各种办法也没用,百姓难民都快饿死了,谁有时间听你指挥?

    此言一出,几位尚书纷纷点了点头。

    可兵部尚书却摇了摇头。

    “徐尚书此言差矣。”

    “陛下,臣认为,镇妖最为主要,否则即便疏散百姓,若是接二连三发生决堤,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兵部尚书赵益阳说出自己的见解。

    几人说的都没有问题。

    然而,永盛大帝的目光却落在了周善身上。

    “周爱卿,你有何想法?”

    他直接询问。

    而后者向前走了一步,紧接着缓缓出声。

    “陛下。”

    “臣认为无论是镇妖亦或者是赈灾,都是重中之重。”

    “只不过,镇妖好说,多派几位大儒和精锐将士,早晚能平定祸乱。”

    “可真正核心,还是在赈灾之上,江宁郡大江环绕,其中光是分流河道便有数百道。”

    “眼下还没有到最恶劣之时,可臣却担心,万一发生更为恶劣之事,将会带来百万难民。”

    “如何尚书所言,倘若难民聚集,只怕任何一府都不敢接收,到时朝廷即便下了令,只怕各地官员都不敢乱来。”

    “那个时候才是真正麻烦的地方。”

    “所以臣建议,以江宁郡首府为主,挑选十处府县,将粮草运输至此,当做赈灾之地,陛下再拟道圣旨,将所有官粮运输过去。”

    “并且立刻昭告江宁百姓,提前预警,倘若当真遭遇水灾,直接前往赈灾之地。”

    “保住百姓,一切都好说。”

    周善开口。

    提出自己的想法和建议。

    他也认可赈灾第一,不过也巧妙的化解赈灾压力,同时还解决了运粮问题。

    不然的话,一口气运到江宁郡首府之地,所耗费的时间很多,倒不如设立十个赈灾点,朝廷颁布圣旨,提前预警,也算是尽可能解决难民集中的问题。

    此话一说,众人纷纷点了点头。

    而永盛大帝却显得平静。

    他稍稍沉思。

    随后缓缓开口道。

    “最坏打算是什么?”

    永盛大帝开口。

    对于出谋划策来说,他不是特别关心。

    他现在最关心的是,倘若出现最坏的情况,会是什么情况。

    此言一出。

    六人沉默。

    但最终宰相周善开口了。

    “陛下。”

    “倘若按最坏打算去思索。”

    “江宁郡重要通道被毁,增加粮草运输成本时间,难民集中,水妖继续兴风作浪。”

    “到时整个江宁郡恐怕会发生惊天民变,古今往来江宁郡洪灾发生过数次,最严重一次,死者三百万,伤者千万,四十年荒野无人。”

    周善开口。

    这是他根据古书记载的情况描述。

    此话一说,众人神色变得极为沉重。

    但何言的声音响起。

    “陛下,其实无需太过于担心,此事臣也知晓一二,之所以发生如此旷古惨案,完全是因为难民集中,无人管理,缺少粮食,再加上官员贪污,才会酿出惨案。”

    “大夏境内,粮草还是充足,倘若当真河道破损,运粮艰难,依靠各府县地援助,只要能在赈灾粮运输到达之前,不发生大范围民变,基本上不可能发生这般事情。”

    户部尚书何言如此说道。

    分析的也是头头是道。

    众人纷纷点头。

    听到这话,永盛大帝脸色这才缓和一二。

    随后继续开口。

    “既如此,便按照周爱卿所言去做。”

    “不过,由兵部着令,遣夜衣侯领军五万,赶往江宁郡,配合当地兵营官员,抗洪救灾,一切以百姓为主。”

    “再由户部,立刻征调粮草,运输江宁郡,务必要求难民有粮,再拟圣旨,大夏募捐赈灾银,朝中大臣为先。”

    “魏闲,朕内帑还有多少银子?”

    永盛大帝询问道。

    “回陛下,还有大约十万两白银。”

    后者回答。

    “留下三万两,其余全部捐赠。”

    他开口,显得十分豪气。

    但这个行为意思很简单,皇帝主动带头募捐,而且只留下一小部份,满朝文武要是不意思意思,那就等着秋后算账吧。

    “陛下圣明。”

    “陛下万岁。”

    这一刻,六人齐齐开口,无论真心与否,还是第一时间夸赞。

    而与此同时。

    大夏书院门外。

    硕大的门匾之下,此时此刻早已经是车水马龙。

    一辆辆马车聚集此地。

    能入大夏书院的,几乎没有什么寒门。

    至少彻头彻尾的寒门没有。

    再穷的寒门,倘若被选中大夏书院,只怕也是飞黄腾达,都不需要为官,当地的县府也已经将良田银两送到家中。

    只不过,一路前来。

    顾锦年透过窗口,看到了一些读书人步行而来。

    看样子风尘仆仆,估计早两天就出发了。

    而此时。

    门匾之下。

    一道声音洪亮响起。

    “诸位学子,请在此下车。”

    声音洪亮,显得中气十足。

    是一位夫子。

    满头白发,却显得精神奕奕。

    随着夫子声音响起,马车上所有人缓缓出现。

    顾锦年也没有在玉辇当中久坐。

    与众人一般,一同缓缓走了出来。

    待顾锦年走出后。

    一道声音立刻响起。

    “世子殿下,世子殿下。”

    声音耳熟,是王富贵的声音。

    他在左边,马车也是富贵至极,镶满了各类宝石,不过比起顾锦年的玉辇还是差了不少。

    “王兄,好些日不见啊。”

    见到王富贵,顾锦年不由一笑。

    当日在小溪村,此人也算是一直帮着自己,虽然没有帮什么忙,可由始至终都支持自己。

    故此能深交。

    “世子殿下,几日不见,当真是想死愚弟了。”

    “本来想去府上拜访,只是想到世子殿下可能在忙,所以就没有冒昧,还望世子见谅。”

    王富贵很会说话。

    他屁颠屁颠走来,满脸笑呵呵道。

    “王兄客气,以后若是想来找我,直接来即可。”

    “还有,无需尊称,喊我一声顾兄即可。”

    顾锦年拍了拍王富贵的肩膀,笑着说道。

    “行,世子,哦,不对,顾兄,你前些日子的千古文章,可谓是名动大夏,现在整个大夏谁人不知啊。”

    “我特意传信家父,告知家父这一壮举,家父盛邀,若是以后顾兄要去苏州,可一定要通知愚弟,愚弟保证安排的妥妥当当。”

    王富贵笑着说道。

    而顾锦年只是点了点头。

    紧接着将目光看去。

    门匾之下,几个夫子也将目光投来,眼神当中带着笑意。

    顾锦年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算作是见过这几位夫子。

    也就在此时。

    待众人全部聚集之后。

    夫子再次开口。

    “诸位学子。”

    “在老夫身后,有三条道路,可通往大夏书院。”

    “不过这三条道路代表着三个不同学堂,其一为朝圣堂,由十二位大儒授业。”

    “其二为往圣堂,由文景先生一人授业。”

    “其三为知圣堂,由书院其余大儒或夫子授业。”

    “而这三条道路,诸位需要面临选择,还望各位学生能遵从本心,否则进错学堂,将不可转换。”

    夫子开口,告知众人这件事情。

    此话一说,一时之间引来不小的议论。

    “敢问夫子,倘若学生进了朝圣堂,就无法去其他学堂听课?还是说不得聆听文景先生授课?”

    有人好奇,问出众人都想问的问题。

    来大夏书院,自然是为了学习,至于人脉官途这些都是次要的。

    可如果分堂授业的话,这自然让很多人心有不甘。

    只是此话一说,夫子摇了摇头,看着众人缓声道。

    “并非如此。”

    “三大学堂,意味着三种不同授业方式。”

    “同时书院当中,每个月都会有一次大课,届时无论是文景院长还是诸位大儒都会授学。”

    “并且允许任何学子每月前去其他学堂听课两次。”

    “圣人云,学者专精,不可杂乱,这是文景先生立下的规矩。”

    夫子开口,向众人解释一番。

    此话一说,众人也稍稍明白一二。

    “看来大夏书院的内部斗争很激烈,文景先生都无法完全压制。”

    王富贵的声音响起,压着音。

    顾锦年点了点头。

    搞出三个学堂,说白了不就是传统派和非传统派的竞争。

    从小溪村就能看出,苏文景不想用传统方式教学,而大夏书院的那帮大儒也不可能让苏文景乱了根本。

    所以开设三个学堂,让学生自己选择。

    “那如何选择?”

    “是啊?夫子,如何选择?”

    众人继续询问。

    夫子也不急着回答,而是指着身后三条道路。

    “左边第一条,乃是官道。”

    “中间这一条,乃是民道。”

    “右边第一条,乃是钱道。”

    “文景先生意思直接,此番入学,是为官还是为民亦或者是为钱财银两,都无需遮掩,遵从本心即可。”

    “一路上去,到了顶便能看到自己的学堂是什么。”

    “不过警告诸位,这三条道路,留下文景先生的浩然正气,如若谁不遵从本心,会被直接逐出,永不录用,还望诸位想明白些。”

    夫子回答。

    一时之间,很多人有些尴尬。

    他们望向这三条路,略显沉默。

    毕竟这有点社死啊。

    “顾兄,你选那条路?”

    王富贵开口,有些好奇地看向顾锦年。

    望着这三条道路,顾锦年也有些犹豫。

    民道,肯定不可能。

    顾锦年还没这个觉悟,什么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圣人言语顾锦年可以说出来,做得到做不到又是一回事。

    文景先生已经动了手脚。

    没动手手脚,顾锦年保证走民道。

    动了手脚,顾锦年也要好好思索一下。

    自己入学为了什么。

    “盛世钱为主。”

    “还需要多想吗?”

    也就在此时。

    苏怀玉的声音忽然响起了。

    他出现的无声无息。

    就这么突然一下,出现在顾锦年旁边,走路没声。

    “苏兄,你也来了?”

    听到苏怀玉的声音,王富贵不由一喜,他看了过去,依旧是高冷帅气。

    “恩。”

    苏怀玉点了点头,而后没有犹豫,直接朝着左边第一条路走去。

    “苏兄。”

    “你不是要银两吗?”

    “这是官道啊,您走错了。”

    王富贵出声提醒,以为苏怀玉走错了。

    然而苏怀玉却摇了摇头道。

    “没走错。”

    “当官赚的多。”

    声音落下。

    一时之间,引来不少怪异目光。

    而顾锦年则微微一愣。

    好家伙,这话真刑。

    也没有任何犹豫什么,顾锦年跟着苏怀玉走了过去。

    入学就是为了从政。

    方才思索一二,只是为了再确定一下。

    王富贵也跟了上来,他不缺钱,也没有什么伟大想法,自然选择官道。

    随着三人离开,其余人也纷纷动起来了。

    不过还是有头铁之人,选择民道,但随着一阵白光闪烁,直接被逐出门外。

    赌输了。

    更加社死。

    只不过,就在顾锦年踏上官路时,一道身影却直接走上了民道,年龄颇大,差不多三十岁左右,穿着素衣。

    同时并没有被浩然正气传送出去。

    这就意味着对方的确是为民。

    此人行为,也引来不少瞩目。

    即便是顾锦年,也不由多看了一眼,将此人模样记下。

本文网址:/book/153562/5978001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59780010.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