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七十一章:扶罗王朝,秦王来了,赠半圣手札,明日修仙

正文卷 第七十一章:扶罗王朝,秦王来了,赠半圣手札,明日修仙

新书推荐: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三尺长剑荡人间世子不厚道逆灵惊神武神图箓诸神往事梦蝶成双天地武库我只想好好的修仙神灵遗囚

    随着江宁郡无数奸商人头落地后。

    前两天大快人心。

    而江宁郡也开始稳定善后工作,粮食稳定,也就没有闹事的事情,修建民房,安定百姓,以工代赈,所有的事情,朝廷都派人开始稳固做事。

    也正是因为如此,关注也越来越少。

    一切仿佛又恢复之前一般,没有特殊变化。

    只不过,随着一则消息传开,再一次引来京都百姓的热议。

    【大夏诗会】

    乃是大夏王朝最大的盛会之一,连皇帝寿诞都比不过这场盛会。

    盛会开启,周围百国才子都会聚集大夏京都,以诗会友。

    效仿四海诗会和万国文会。

    四海诗会和万国诗会,是天下儒道大会,每三年一次。

    四海诗会已经过了,万国诗会差不多明年之时,举办之地则是扶罗王朝。

    大夏诗会两年一次,由大夏朝廷设立奖项,邀请诸国才子前来比试。

    当然为了确保诗会公平性,设立九位大儒为考官。

    大夏两位,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各自派一位,同文盟和徐林党各自遣派一人。

    最后三人,则是中洲大儒为考官。

    有一定的主场优势,但优势不会太大。

    毕竟这么大的盛会,还是要以公正为主,不然的话,传出去了岂不是成了笑话?

    大夏诗会的开启,成为了百姓们的最新话题。

    不仅仅是民间。

    即便是大夏书院,此时此刻,所有人围绕的话题,也是大夏诗会。

    往圣堂内。

    关于大夏诗会的话题,从未停止过。

    “我记得上次大夏诗会,摘得头筹之人,是李圣后人吧?”

    王富贵开口,看着众人询问道。

    “恩,是李圣后人。”

    “不过这一次,李圣后人应当不会参加了,据说是为了备战万国诗会。”

    有人开口,给予回答。

    “备战万国诗会?”

    “这两者也没冲突吧?”

    王富贵好奇了。

    “不清楚,反正有消息是这样说的。”

    “不过李圣后人不参与倒也无所谓,只要锦年兄参与就好。”

    “锦年兄,实话实说,你之前所著的两首诗,有些浪费。”

    “如果能在上一次大夏诗会拿出来,那就狠狠的出了口气。”

    此时,有人开口。

    咬着牙道。

    此话一说,顿时之间引来不少人点头。

    而学堂当中。

    顾锦年有些好奇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世子,你当真不知道?”

    有人看向顾锦年,眼神当中充满着好奇。

    “真不知道啊,你们怎么开始谜语人了?”

    “有什么就直说啊。”

    顾锦年是的确不知道。

    “顾兄,上一次大夏诗会,闹了一件事情,李圣后人著出一篇诗词,九位考官一致满意,甚至提前评为第一。”

    “可没想到的是,扶罗王朝有个读书人,著诗凝出异象,一字千金,所以引来很大的争议。”

    王富贵开口,解释这件事情。

    听到这话,顾锦年明白了。

    这种大型诗会,其实就是各国才子比拼,输的不是自己脸面,而是代表自己的王朝。

    发生这种事情,肯定会惹来争议。

    “那不简单,他引来异象,自然是扶罗王朝胜啊。”

    顾锦年开口。

    诗词好不好,考官决定,但如果能引来异象,肯定是异象最大。

    没什么好说的。

    谁都大不过天地。

    “不是。”

    “顾兄,当时我朝也是这么觉得,毕竟输了就是输了,赢了就是赢了。”

    “可问题是,那个扶罗王朝的读书人,是在诗会结束后,再著出的诗词。”

    “晚了一炷香的时间。”

    有人出声,摇了摇头,道出其中问题所在。

    这下子,顾锦年有些沉默了。

    还真是,考试晚交试卷,不管你写的多好,都视为零分,毕竟规矩摆在这里。

    “能引来异象,其实可以酌情考虑一二。”

    顾锦年开口,这是他的见解。

    虽然说过了时间,但诗会这东西,临场发挥比较难,在酌情考虑范围内。

    “没那么简单。”

    “顾兄,大夏两位大儒都是您这个意思,可中洲大儒却认为,过了时间就是过了时间。”

    “不要小看这区区一炷香的时间,诗会当中,大儒出题,而且出入自由,有人当时怀疑,扶罗王朝得到题目后,传了出去,是请大儒著诗的。”

    “算是作弊。”

    “有这个可能性,所以中洲大儒不同意扶罗王朝第一,但也给了个第二。”

    “只不过扶罗王朝很不服气,诗会结束后,到处造谣,说大夏王朝买通考官,指责大夏王朝审核不公。”

    “为这个事,还发生过流血事件。”

    “差点引发两国开战。”

    王富贵出声,详细解释。

    “这都不服?”

    “两国开战?要不要这样啊。”

    “不过也是,写出异象,被人怀疑作弊,心里不舒服也正常,打仗就有些古怪了。”

    顾锦年有些理解不了了,如果是说,争得第一,有什么好处的话,打仗就打仗,可一个这种诗会都差点打仗,顾锦年还真有些接受不了。

    “不。”

    “顾兄,你可能不太了解扶罗王朝。”

    此时,江叶舟的声音响起。

    他有些苦笑道。

    “扶罗王朝以前做过类似的事情,还被抓过。”

    “主要还是因为,扶罗王朝没有正统之说,是由一群胡人和蛮人混合组建的王朝。”

    “据说有正统史记,五千年前,大夏王朝也曾被统一过,名为大炎王朝,而扶罗王朝当时只是一个附属国,饮血茹毛,毫无智慧,是大炎王朝派去几名臣子,教化而来。”

    “连扶罗二字,都是大炎王朝赐予的。”

    “可毕竟这是五千年前的历史,太过于悠远,所以是真是假就很难说,但有一些史记,真实性很大。”

    “只是扶罗王朝死活不认,而且恬不知耻,说是他们是日精与月华的后人。”

    “对我中原文化,感到深深的痛恨,处处想要把我们比下来,可处处都不如我们。”

    “更可恨的是,十二年前,更是配合北方匈奴,袭击我大夏十二城,导致十二城落入匈奴之手,分裂我大夏国土,当真是可恨至极。”

    江叶舟说到这个的时候。

    往圣堂学子们,瞬间愤怒起来了。

    很显然,两大王朝之间,有很多仇恨,不然的话,不会提到他们,一个个这个样子。

    十二城的事,顾锦年知道。

    主要还是因为大夏内乱,自己舅舅造反,导致北方匈奴抢夺十二城,屠杀了十五日,这是血仇。

    而这件事情,也一直成为自己舅舅的心病,天下读书人喷自己舅舅,无非就是两件事情。

    一,得位不正。

    二,丢失国土。

    这两件事情是自己舅舅的心病,第一个还好说,励精图治,治理国家,只要让百姓都吃饱了,再尊崇儒道,其实还好。

    可第二件事情就不一样,如果解决不了,就算他永盛大帝做的再好,死后还是要被骂。

    丢失国土可不是一件小事。

    只是顾锦年没想到,这里面还有扶罗王朝的影子。

    “其实不止这件事情。”

    “这扶罗王朝对我大夏子民也极其恶劣,我有族人,在扶罗王朝做生意,经常遭欺负。”

    “而且只要有人报案,扶罗王朝必定会先搜查大夏人,甚至有些府城,到了深夜,大夏人不得随意出行,若被发现,轻则囚禁,重则严罚。”

    “最可恨的是,扶罗王朝有很多地方,公然贴告示,大夏人与牲口不得入内。”

    “令我作呕。”

    有人开口,攥紧拳头,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不少人皱眉了。

    “那你族人为何要去扶罗王朝啊?这不是找罪受?”

    “是啊,去什么扶罗王朝,狗都不待的地方。”

    “还有这种事情?玛德,真是一群畜生。”

    学子们开口,甚至有几个忍不住爆粗口,直接失态。

    毕竟这事听起来真的有些恶心。

    “能有什么办法?还不是为了生计。”

    “西北地区,干旱无比,很多粮食包括一些鱼油需要从扶罗王朝运来。”

    “从江南,扬州这种地方运输过去,要贵五倍,扶罗王朝运过来,反倒更加便宜,谁让他们临近东海?”

    “说句不好听的话,我等在京都,家境富饶,要是这样对我们,在座诸位只怕第一时间就要怒斥,可很多百姓敢斥吗?”

    “强龙不压地头蛇,莫说这些百姓了,除了世子殿下,咱们真去了扶罗王朝,敢这么叫嚣吗?”

    后者有些不爽。

    忍不住发起牢骚来。

    不过这话也是实话。

    强龙不压地头蛇,人家有人家的规矩,虽然恶心人一点,可又没有拿刀架在你脖子上让你来。

    是你自己要来的,受不了就别来啊。

    “哼,现在想想,中洲几位大儒当真是公平,就不该给扶罗王朝第一,气死这帮人。”

    “我也听说过,扶罗王朝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还记得去年吗?扶罗王朝京都有个万灯会。”

    “各路才子聚集,第一名赏金十万两,前十都是咱们大夏的人,考官都认可了,结果扶罗王朝的大儒,吹毛求疵,说我们大夏才子写的字,这里笔墨浓了一点,那里笔墨淡了一点。”

    “拿这种东西来唬人,最后将赏金全部给了他们扶罗王朝的才子,哦,不对,还有两个大金王朝的才子,毕竟扶罗王朝是出了名的大金走狗。”

    众人继续说着。

    而学堂内。

    顾锦年是越听越咂舌,这世间还有这么不要脸的王朝吗?

    十万两赏银,多是多。

    可对一个王朝来说,真不多。

    真就一点脸都不要?

    好家伙。

    “这算什么,蹴鞠你们知道吗?”

    “是二月的事,在扶罗王朝,咱们大夏勇士备战两年,结果去了以后,不敢吃不敢喝,就是因为扶罗王朝曾在他们饭菜里面下过药。”

    “这次不吃不喝,本以为没事,可没想到还做手脚,放了软骨香,我大夏勇士临赛之时,一个个浑身无力,凭借着大毅力,差点就要赢了。”

    “可没想到扶罗王朝的人,直接下黑手,十个人,有七个双腿被打断,两个头骨都裂了,要不是使臣大怒,估计人都要死在扶罗王朝。”

    “唉,总而言之,扶罗王朝的人,是有够恶心的。”

    众人越说越气愤,越说越怒。

    给人一种,如果现在来个扶罗王朝的读书人,他们绝对要群殴。

    而顾锦年再听完这么多后,莫名之间想到了一个国家。

    这简直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好家伙。

    “其实说了这么多,最让某愤怒的是,扶罗王朝如此对待我等。”

    “可大夏王朝却要这么对待他们。”

    “这才是我愤怒之处。”

    有人开口,说出众人的心声。

    的确,扶罗王朝如此不仁义,结果大夏王朝还这么客气,他们很不爽。

    “这不算什么,偷偷跟你们说个事,也不知道是谁促使的,反正扶罗王朝,大金王朝,还有咱们大夏王朝,要互换学子。”

    “京都南市,有一块空地,现在正在建新书院,到时候扶罗王朝和大金王朝的学子都会过去,常居我大夏王朝,让他们学大夏文化,而大夏也会派学子去他们的地方,学习两国文化。”

    “差不多诗会结束后,这事就要公开了,那个时候,时不时就能看到他们,那才恶心。”

    有人开口,这是户部尚书之子,叫何明。

    他说出来的消息,估计不会有假。

    一时之间,众人又忍不住继续谩骂。

    “说实话,大金王朝还好,最多就是傲一点,这扶罗王朝是真不要脸。”

    “要我是陛下,我直接下旨,驱逐所有扶罗商人,全给我滚,谁要是不服,狗头铡伺候。”

    有武将后人很彪悍,直接开口骂道。

    “想不明白,他们做这种下流之事,大夏还要对他们这么好。”

    众人出声,看得出来,是真的很气。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基的声音响起了。

    “没事,等我以后当了皇帝,我一定会好好处理这事的。”

    李基开口。

    他一说话。

    顿时之间,众人沉默了。

    毕竟大家越聊越投机,越聊越气,难免有些个人恩怨在里面。

    同时忽略了李基的存在。

    这是太孙。

    未来的皇帝。

    这些话大家抱怨两句也就行,毕竟里面肯定涉及到很多朝堂之事。

    若是说多了,指不定会被别人举报个蛊惑之罪。

    一时之间,众人沉默,不敢继续聊了。

    看到这个情景,江叶舟马上开口,打个圆场。

    “太孙殿下。”

    “这不一样。”

    “圣人言,小人不仁,君子不可不仁。”

    江叶舟出声,可不能让李基产生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否则在场众人都有麻烦。

    “太孙殿下,咱们换个角度想想,其实扶罗王朝就是希望大夏王朝也这样,毕竟他们已经烂到根子里去了,天下谁不知道扶罗王朝这种做派?”

    “而大夏王朝不能学他们,要以君子仁义之道,宽宏大量,方可体现我上国之威。”

    “再者,这背后又有许多算计,毕竟扶罗王朝后面,可是大金王朝,大金王朝一直在找我大夏王朝麻烦,若大夏王朝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

    “正合了大金王朝的意图,到时候又是漫天文章,传到中洲之地去,那个时候名誉上受损,完全划不来。”

    江叶舟还是比较理性,站在王朝的角度去思考。

    而不是个人恩怨。

    此话一说,众人心头是有些不爽,可太孙在这里,他们不敢继续乱说话了。

    只能纷纷附和。

    “江兄所言极是。”

    顾锦年也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只是,许涯看向顾锦年,忍不住好奇道。

    “顾兄,以你的脾气,如果你看到扶罗王朝的人,在大夏横行霸道,你会怎样?”

    他很好奇,继续围绕这个话题,毕竟他是仙道修士,又不是大夏王朝的子民。

    倒也不担心什么。

    “好好劝导,让官府出面。”

    顾锦年认真道,显得谦谦有礼。

    “那要是找你麻烦呢?”

    许涯忍不住继续问了一句。

    “找我麻烦?”

    “那我就让他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大夏第一纨绔了。”

    顾锦年一脸认真道。

    找别人麻烦,他劝几句,好人谁不会当啊?

    可要是找自己麻烦,顾锦年管你是什么人。

    玛德,别说什么扶罗王朝,什么大金王朝,就算是中洲来的人,他照打不误。

    还他娘的翻天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大夏王朝。

    自己是谁?大夏第一权贵?

    受这个气?有病吧?

    果然,这个回答让众人不由点了点头。

    这很顾锦年。

    李基更是一脸崇拜地看着顾锦年。

    自从顾锦年为民伸冤后,李基是彻底服了顾锦年。

    顾锦年做了他想做,但又做不了的事情。

    少年就是这样,一腔热血,为民伸冤,然后出风头,受万人敬仰,李基天天做这种梦,可惜也只能做做梦。

    而顾锦年做到了,所以顺理成章成为了李基的偶像。

    也就在此时,学堂外,一道声音响起。

    “世子殿下。”

    “有人找。”

    是一名书童,站在学堂外喊了一声。

    “有人找?”

    顾锦年起身,望向外面,也没有什么迟疑,向众人告退后,便朝着外面走去。

    随着书童走了几步后。

    一道身影出现在顾锦年眼中。

    不是很熟,但不陌生。

    仔细一看。

    秦王。

    不远处,是个中年男子,比较干瘦,穿着蟒袍,脸上有一道疤痕,不过不长,不丑可却能给人一种气势。

    一种从战场上杀出来的气势。

    “锦年。”

    “哈哈哈,我的好老弟啊。”

    随着顾锦年出现,秦王顿时大喜,连忙走了过来,还不等顾锦年反应,直接给了顾锦年一个熊抱。

    顾锦年与秦王是同辈。

    而且通过脑海当中的记忆,还真跟这个秦王关系不错。

    虽然两者年龄上差了不少,可年幼时,秦王殿下可是经常带自己去玩。

    甚至穿越之前,秦王殿下都经常来找自己,后来自己溺水,听族人说,秦王殿下雷霆大怒,第一个参了礼部尚书杨开的人。

    当然这里面可能还存在其他因素,只不过这个秦王,没话说。

    至少对自己是没话说,无论是出于任何目的。

    “秦王哥。”

    顾锦年笑了笑。

    刹那间,秦王脸色一变,微微皱眉,看向自己。

    仿佛有些古怪。

    “呃,李遂哥?”

    顾锦年换了个称呼。

    “哈哈哈。”

    “锦年老弟,你刚才一声秦王哥,差点没把兄长我吓死。”

    “锦年老弟,你可别怪哥哥我一直不来看你,毕竟哥哥现在监国了,朝堂的事情,忙东忙西,忙的我头晕眼花。”

    “我实在是没时间来找你,你考入大夏书院,哥哥没来,亏欠你太多了。”

    “我也难受了挺久,本来想等你来书院后,再来看看你,可没想到江宁郡发洪灾了。”

    “就更没时间来看你了。”

    “你可千万不要怪哥哥。”

    “锦年老弟,来,这是哥哥我为你准备的礼物,算是祝贺你入大夏书院了。”

    “你可真给咱们武将一派长脸,长大脸。”

    秦王大笑着,同时也不断致歉,关于没来的事情。

    并且拿出三册古扎小书递给顾锦年。

    “李遂哥,来都来了,还带什么礼物啊。”

    顾锦年有些不好意思,可当看到古扎后,脸色瞬间大变。

    “半圣手札?”

    “李遂哥,你这也太客气了吧?”

    顾锦年本来是不想收的。

    毕竟李遂的身份很敏感,大夏二皇子,有战功,有威望,有实力,是太子最强的竞争对手。

    有成为皇帝可能性。

    这种人,顾家不能招惹。

    太子也好,秦王也罢,顾家谁都不能碰,碰了就很麻烦。

    不过李遂当年是跟着自己老爷子征战的,说句难听点的话,就是老爷子曾经手下的兵。

    有这一层关系在,所以李遂时不时来顾家送礼,也就没什么好说的。

    而且说句再难听的话,李遂从小不在永盛大帝身旁,就跟着镇国公,镇国公也算是把李遂当做半个孙子来养。

    轻则罚,重则打,一点都不含糊。

    但自己老爷子,当年为了救李遂,差点命都没了,也正是因为如此,李遂心里一直记着这个恩情。

    虽有人说,李遂是为了争夺太子之位,才会对镇国公恭敬有加。

    可李遂一直坚称,把老爷子当亲人。

    只不过这玩意,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最起码顾锦年通过脑海当中的记忆,是觉得李遂这人挺好的,有本能的好感。

    只不过,为了避嫌,顾锦年还是不想要。

    可看到半圣手札,是真的有些顶不住。

    “老弟,算哥哥无能,找李家要了圣人手札,他们不给,他娘的,一点面子都不给。”

    “没办法,只能给你找来点半圣手札,你没事的时候多看看,咱们武将这一脉,就指望着你扬眉吐气了。”

    “而且,诗会在即,你多看看这些书,指不定大夏诗会,再著千古诗来。”

    秦王开口,大方到令人发指。

    这半圣手札,价值连城,自己这个老哥,说送就送,而且一送就三本,还他娘的一开始准备送圣人手札。

    够兄弟啊。

    “李遂哥。”

    “如此大恩,愚弟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以后有什么事用得上老弟的,只要不涉及太大的事,老弟一定帮你。”

    顾锦年收下手札,同时说了句好话。

    收人家这么大的礼,不说点好话不行啊。

    “你这话说的。”

    “咱们虽然不是亲兄弟,可不比亲兄弟差啊。”

    “我可是把老爷子当真爷爷看,再说了你娘也是我姑姑,咱们就是一家人,一家人送东西,还说这个作甚。”

    秦王摇了摇头,一脸认真道。

    紧接着,他看了一眼往圣堂,而后开口道。

    “锦年。”

    “这书院有人欺负你不?”

    他开口,活脱脱混子头头的口吻。

    “没。”

    顾锦年摇了摇头。

    “没就好,要是有人敢欺负你,哥哥我现在监国,随便动点权力,抄他全家还是没问题的,你要是觉得气不过,满门抄斩也不是不行。”

    秦王开口。

    一番话,让顾锦年沉默了。

    这帮武夫是不是有病啊,张口闭口就搞别人全家?

    就不能斯文点?

    看顾锦年不说话,秦王哈哈一笑,而后继续说道。

    “跟你说个好消息,之前不是有三千多个读书人找你麻烦吗?”

    “陛下的意思是,全部留守查办,有问题的全斩了,没问题的就罚他们三年不得科举。”

    “哥哥我改了一下,重罚他们,什么三年不三年,这辈子都别想科举,而且三族,三年内不得科举。”

    “怎么样,哥哥帮你出了口恶气吧?”

    秦王十分得意道。

    他现在监国,权力大无边,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是因为跟顾锦年在一起,说起话来还是比较肆无忌惮。

    带着炫耀的成分开口。

    “还是老哥你稳啊。”

    顾锦年点了点头,他很满意这样的处罚结果。

    不然的话,处罚轻了,回头又来找自己麻烦?

    就该狠狠的罚。

    “这不算什么,老哥已经派人暗中调查他们了,让你三哥做了备案,亲朋好友都备案了一份,倘若还有下次,都不需要一个个调查,直接对着名单走。”

    “发现就砍,再来一趟,以后就不会有人敢找你麻烦。”

    秦王认真说道。

    这点是真的让顾锦年咂舌。

    不愧是秦王。

    还真是狠啊。

    不过这秦王很符合顾锦年的脾气。

    “李遂哥,老弟别的不说,下次有机会,找京城最好的酒楼,让你请我吃饭。”

    顾锦年开口,一脸认真道。

    秦王一听,当下一笑,只是很快反应过来,不由一愣。

    哈?

    让我请你吃饭?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不过秦王却不以为然,在他看来顾锦年就是个孩子,说话不着谱。

    而且自己请更好啊。

    本来自己就是哥哥,也轮不到顾锦年请。

    “下次请你吃。”

    “京城随便你挑,不过你年龄还小,再大一岁,我带你去教司坊,那里不但好吃,而且还好玩。”

    秦王笑嘻嘻道。

    只是很快,他直接搂住顾锦年的肩膀道。

    “不过老弟,有个事,哥哥我是真的要找你帮忙。”

    话说到这里,终于来了正题了。

    “哥你说,只要不是太麻烦的事情,我都考虑一下。”

    顾锦年点了点头,也有些好奇。

    “是这样,这三千多人里面啊,有一些人,多多少少跟你哥有点关系。”

    “不过你放心,哥哥不是为了帮他们,我已经去牢房,把他们全部抽打一遍。”

    “说实话,哥哥是不想放人的,可架不住这些人找了些关系,就好比有个叫黄宇的,是你嫂子的侄子。”

    “这个王八蛋,自家人也出来蹚浑水,不过他也是被骗过来的,根本没害你的心思。”

    “但哥哥我实在是架不住你嫂子苦苦哀求,你要是给哥哥一个面子,我放点人,哥哥承了你这个情。”

    “不过要是锦年你咽不下这口气,哥哥我绝对是站你这边的,我跟老爷子亲,你是我真正的自家人,至于你嫂子,就不管她了,大不了这个月就不回府了。”

    李遂开口。

    他说了这么多,为的还是这件事情。

    没办法啊,顾锦年抓的人太多了,三千多号人,京都读书人能有多少?

    他身为秦王,关系网太多了,说实话他也气,因为有些人吧,他压根就不认识。

    可托来的关系,个个来找自己,有的是自己亲信,有的是自己原来的兵。

    现在自己监国了,要说不帮忙吧,回头得说自己还没上位就玩清廉。

    要帮忙吧,他又担心顾锦年多想,觉得是他在背后搞鬼。

    可最后还是得出面。

    其实就是朋友托朋友。

    人情债麻烦。

    “就这事啊?”

    “哥,你这就太不把弟弟当亲人了。”

    “这帮家伙虽然有问题,老弟也气,可有些人是蠢,我也知道他们没什么坏心思。”

    “李遂哥,你要是真把我当弟弟,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我相信老哥你不会害我。”

    “不过得警告两句,下次再犯,就不行了,顺便让他们潜伏起来,回头又有这样的事情,得及时通报,算是将功补过,这没问题吧?”

    顾锦年还以为是什么大事,没想到就这事?

    三千多读书人来找自己麻烦,顾锦年也不蠢,知道有些人就是纯跟风,不然丢面子。

    有人是无辜的,这是必然。

    但无辜不代表就没错。

    该罚还是罚。

    只不过现在有人来说情,那就另当别论。

    没有这三本圣人手札,顾锦年也会给李遂面子。

    果然,这话一说,李遂顿时大喜。

    “锦年,不白疼你啊。”

    “行,哥哥欠你个人情,以后有机会还你。”

    “不过你放心,这些事情我会去交代清楚,以后再犯,别说你嫂子了,就算是太子求情,我也不会姑息。”

    李遂很开心,主要是顾锦年这话说的也漂亮。

    很快,李遂从衣袖里面掏出一枚令牌,交给顾锦年道。

    “锦年。”

    “这是我的王令,虽然比不上我家那老爷子的令牌,不过在京都内还是好使。”

    “往后,老爷子那块金令你还是别用,毕竟只是个通行令,吓唬吓唬人还好,真关键时刻,没我这块令好用。”

    “行了,哥哥就不耽误你什么了,今天晚上我得回去好好教训教训你嫂子。”

    “让她长长记性。”

    “过些日子,没事来哥哥家里坐一坐,一家人,别搞的那么生疏,先走了。”

    秦王将王令交给顾锦年。

    而后拍了拍顾锦年肩膀,朝着山下走去。

    “行。”

    “李遂哥,路上慢点,有啥事找老弟就好。”

    顾锦年收下令牌,对秦王吧,的确确更生好感。

    虽然说自己这个老哥带有目的来,但不得不说,秦王做事真的圆滑。

    完全不需要这么客气,开个口,自己也会放人。

    但前前后后,细细去想,每一句话都很客气,每一句话都是照顾自己的情绪。

    抛开皇位之争来谈。

    这人能处。

    再低头看了看这块王令。

    黑色玄铁打造,正面是秦王二字,后面则是一些精美花纹,还有秦王的印章。

    确实。

    秦王的令,可不是一般东西。

    不监国的时候,秦王在大夏王朝地位都是极高,谁都要给面子。

    现在监国了,那地位蹭蹭往上涨。

    不比相权差。

    而且秦王是拥有兵营的啊。

    太子除了一支三千人的亲卫军之外,就啥也没有。

    秦王的兵营,可是有足足二十万人。

    没得比啊。

    当然这主要还是因为制衡之道。

    太子不可掌兵。

    否则的话,容易发生造反的事情。

    毕竟,有兵有人,不造反都对不起自己。

    秦王走了。

    顾锦年也回到学堂当中。

    恰逢看到李基坐在学堂门口。

    “锦年叔,刚才那个人是二叔吗?”

    学堂门口,李基有些好奇问道。

    “是你二叔,咋了?”

    顾锦年开口。

    有些疑惑道。

    “哦。”

    “锦年叔,我偷偷跟你说个事。”

    李基开口。

    拉着顾锦年到一旁。

    随后开口道。

    “锦年叔,你可别上了二叔当,我听别人说的啊,二叔这人心术不正,朝中很多儒臣还有文官,都很讨厌这二叔。”

    “叔,侄儿不是被的意思,您还是别跟他走太近,不然的话,那些文官儒臣,只怕会对你有意见。”

    “你现在好不容易在他们心中有了不俗的地位,要是因为这个事,再招惹他们,不太好。”

    李基开口。

    他其实比较复杂,这话是真心话,可要说没带点私人情绪肯定是不太可能的。

    他爹是太子。

    耳目渲染之下,他也知道,二叔跟他爹争皇位。

    看顾锦年跟自己二叔走这么近,他其实也不太开心,但是吧这毕竟是大人之间的事情。

    自己一个晚辈,不好插嘴,只能这样说了。

    “你小子。”

    “很多事情,没有看的那么简单。”

    “不过你放心,叔也不蠢,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叔心里清楚。”

    “你二叔来找我,你爹肯定会知道的,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别多想了。”

    顾锦年笑了笑,他哪里不知道李基是什么想法?

    “行,叔,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纯粹说一下。”

    “怕那些文官儒臣找您麻烦,是不?”

    李基笑了笑,尴尬解释一句。

    “怕什么。”

    “真找我麻烦,大侄子,叔问你句话,你敢不敢再拿石头砸他们头?”

    顾锦年笑着开口。

    提到这事,李基脸色顿时垮了。

    脑海当中不由回忆被吊起来抽的画面。

    “行了。”

    “老老实实上课,读书,这才是主要的,你爹都解决不了的事情,也轮不到你来想。”

    顾锦年摸了摸李基的狗头,满脸温和地走进学堂当中。

    “叔,你放心,下次谁敢说你,我一定砸他脑门,而且不會把你供出来的。”

    此時,李基在身後开口,语气坚定。

    这话一说,顾锦年微微一愣,随后忍不住笑了。

    看来,这位太孙是真的怕了。

    啧啧,被自己彻底拿捏啊。

    “滚进来读书,别乱说话。”

    顾锦年喊了一句。

    当下,李基屁颠屁颠跑来,坐在顾锦年身旁,老老实实读书。

    如此。

    两个时辰后。

    课业结束。

    一日一夫子差不多也持续了半个月,大家表现的也很普通。

    甚至顾锦年表现的也很普通。

    因为在所有人眼中,顾锦年纯粹就是借机会装了个哔,要说教育的话,割一次麦,怎可能会有什麼很大启发。

    说句不好听的话。

    在座各位,谁没被家里人抽过?

    抽完了之后呢?

    还不是我行我素。

    想靠一次忆苦思甜懂得道理?那里有那么简单。

    要说带大家去勾栏嗨皮一下,然后告诉大家,赚钱才是王道,大家兴许会明白。

    吃个苦算什么。

    只是。

    课业结束。

    正当众人起身离开时。

    赵思青的声音响起了。

    “各位。”

    “明日是我授课。”

    “教大家练气修仙。”

    “诸位明日寅时整来学堂,不可迟到,迟到的我都给个劣,知道了吗?”

    赵思青的声音响起。

    让学堂瞬间安静下来了。

    哈?

    练气修仙?

    你玩真的?

    顾锦年也愣住了。

    虽说一人一天夫子,大家把自己懂得东西分享出去,海纳百川。

    可教修仙?

    这有些离谱吧?

    “思青姑娘,这修仙之事,复杂难懂,再说了,一日也学不会啊。”

    “要不咱们换一个?”

    王富贵的声音响起了,略带苦闷道。

    修仙又不是读书。

    背点东西就算了。

    这玩意要是没搞好,要出事啊。

    “没事。”

    “第二天我来。”

    “第三天是白玉师姐来。”

    “最后一天是徐师兄来,有四天时间,大家勉强可以感受一下。”

    此时。

    许涯默默补了一刀。

    他们四人不知道教什么,所以商量好,教大家修仙。

    刹那间。

    众人沉默。

    唯独顾锦年,莫名有些期待了。

    --

    --

    --

    这么早更新。

    懂得都懂。

    今天还有。

    有月票就支持下。

    拜谢拜谢。

    7017k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00065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000654.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