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七十三章:各方震惊,仙门沸腾,瑶池仙子,魔门妖族

正文卷 第七十三章:各方震惊,仙门沸腾,瑶池仙子,魔门妖族

新书推荐:我只想好好的修仙逆灵惊神诸神往事九黎之灵主传说神灵遗囚天地武库武神图箓三尺长剑荡人间梦蝶成双世子不厚道

    大夏书院。

    顾锦年本想借助古树镇压仙灵根。

    他还想缓一缓。

    可没想到的是,古树根本无法压制仙灵根。

    亦或者是说,顾锦年压根就无法操控古树。

    这一刻,金色光芒自顾锦年周围弥漫而出,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

    冲天光芒,直插云霄,如海啸一般的金色气体,也自顾锦年体内奔腾而出,直接将这块区域淹没,

    一瞬间,大夏书院化作金海。

    “灵气如海。”

    “怎会有这般异象?”

    “嘶,长歌师兄。”

    这一刻,赵思青,上官白玉,许涯三人忍不住惊呼,谁能料到,只是传个练气术,居然能引来如此恐怖的异象?

    大夏书院当中。

    所有大儒与夫子全部过来了,他们以最快速度赶来,望着这片金海。

    “又著出千古文章了吗?”

    这些大儒出现,第一时间误以为顾锦年又著出什么千古文章。

    但仔细观察一番后,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仙灵根?”

    “顾锦年居然还蕴藏仙灵根?”

    “儒仙同修?”

    他们惊愕,但不是震撼,毕竟身为儒道之人,知晓仙灵根是知识,可到底有多强,心里没数,所以反应没有太大。

    可很快,一道身影出现。

    是苏文景。

    他的反应,比这些大儒要大一些。

    “古今往来第一灵根。”

    “顾锦年到底还藏着什么秘密啊?”

    “居然蕴藏着仙灵根,镇国公当真沉得住气啊,明明知晓顾锦年有仙灵根,却迟迟不说,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苏文景是真的震撼了。

    千古文章,他没有震撼。

    千古诗词,他也没有太震撼。

    只是敬佩顾锦年所作所为,有真正的圣人风范。

    可这玩意不一样,他不是诗词,也不是文章,而是一种体质,拥有这样的体质,以后顾锦年想不变强都难啊。

    恐怖的异象,惊动四方。

    直插云霄的金色光柱,直接驱散黑夜,一轮金阳当空,映照大地。

    京都百姓也为之惊叹。

    “又是何等异象啊?”

    “顾锦年当为人间绝才啊,这肯定是又写出了一篇千古文章。”

    “嘶,这顾锦年怎么如此聪慧啊,随随便便就写出千古文章来?”

    “我大夏当真要诞生一位圣人了,这是天命所归啊。”

    “对对对,大夏当真出圣人了。”

    “顾锦年之前是个纨绔子弟,落了一次水,居然就如此聪慧,是不是水有问题啊,走走走,我们赶紧去弄点来,给咱们儿子喝两口。”

    百姓惊动,引来各方议论。

    镇国府内。

    顾老爷子也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

    大夏书院的景象,第一时间引来了他的关注,他睁开武道瞳目,看到了光芒当中是自己的孙儿,怎能不震撼。

    “锦年什么时候有仙灵根的啊?”

    “好家伙,原来锦年居然藏的这么深?”

    “不对,估计锦年自己也不知道,他娘的,老夫怎么就没往这方面想啊。”

    顾老爷子一开始是震惊,随后有些懊悔。

    他不认为是顾锦年藏着,而是因为大家压根就没有往仙道去想。

    之前让顾锦年修行武道,顾锦年经常偷懒,武道一般般,靠着一些药物,打好了基础,不然完全不行。

    后来让顾锦年去读书,也就那样,所以根本就不会往仙道去想。

    现在一看,他着实后悔,如果早点知道,完全可以把顾锦年送去仙门当中修炼个三五年啊。

    身为武王强者巅峰的强者,老爷子岂能不知道仙灵根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顾锦年潜心修炼个三五年,必可踏入仙道第五境,稳住一点,修行个三十年,绝对可踏入第六境,第七境不好说,毕竟自己又不是仙灵根,无法估算。

    但第六境就够了,到那个时候,还怕这怕那?

    已经位列天下绝世高手,莫说大夏王朝,就算是三大王朝要找顾锦年麻烦,他也可以来去自如。

    顾老爷子是真的懊悔了。

    可就在此时,顾宁涯的身影出现了。

    “爹。”

    “爹。”

    “大喜事,大喜事啊,锦年居然身具仙灵根,天大的喜事啊。”

    顾宁涯快速奔来,满脸喜悦。

    只是当他来到书房后,看见老爷子十分淡定的坐在书桌面前,还在慢悠悠写字后。

    不由惊讶了。

    “爹。”

    他再喊一声,脸上的喜悦少了一半。

    “知道了。”

    “一点这种事情,如此大惊小怪。”

    老爷子很淡定,虽然内心很震撼,可表面上他得稳定点。

    不然的话,岂不是让别人知道,自己也不知道顾锦年有仙灵根?

    当爷爷的居然不了解孙子,回头被皇帝知道了,是不是又要说顾锦年随他?

    “不是,爹,你早就知道了?”

    顾宁涯皱眉,看着自己老爹。

    “你不会以为你爹我不知道吧?”

    “真是可笑。”

    顾老爷子冷笑不已,望着顾宁涯。

    “不是,老爷子,你别装,说真的,你之前就知道锦年身具仙灵根?”

    顾宁涯有些狐疑了。

    倒不是不信自己老爷子,纯粹是不合理啊,自己老爷子知道,为什么不把锦年送去仙门。

    还留在大夏京都?

    还去读书还去练武?你唬我啊?

    啪。

    老爷子起身,给了顾宁涯一巴掌。

    “愚蠢。”

    “锦年是我孙子,我还不知道他有没有仙灵根?”

    “老子怎么就生了你这个废物东西啊。”

    “跟锦年比比,你连他一根毛都比不上,还敢怀疑我?”

    顾老爷子有些怒了。

    倒不是别的,主要是受不了顾宁涯这古怪的眼神。

    当爹的会骗儿子吗?

    会吗?

    “不是。”

    “爹,你误会了,我只是太惊讶了。”

    “爹,你是什么时候知道锦年有仙灵根的啊?”

    挨了一巴掌的顾宁涯,顿时老实起来了,虽然他还是有所怀疑,可看自己老爹这般认真,莫名不敢继续质疑了,主要还是怕挨揍。

    “锦年生下来我就知道。”

    “所以让你平时好好练武好好练武,你卡在神通境多久了?你要是能达到武王境,你也能看出来。”

    老爷子训斥道。

    “是是是,爹你教训的对。”

    “爹,那我问你,我是不是也有一条仙灵根啊?天灵根也行,你帮我也看看。”

    顾宁涯不扯这个话题了,而是询问老爷子另外一个事。

    顾锦年有仙灵根,自己有个天灵根不过分吧?

    然而,老爷子目光冷淡,望着顾宁涯,满是嫌弃道。

    “你有根毛,你有。”

    “滚。”

    “什么货色,还跟跟锦年比,快滚,没事就往家里跑,你没官职啊?”

    “下次再看你咋咋呼呼的,信不信老子家法伺候,没用的东西。”

    老爷子看到顾宁涯就嫌弃。

    以前还好,后来随着顾锦年出生后,就觉得这家伙特别烦人。

    没有其他几个兄弟稳重,做事咋咋呼呼,也不好好读书,练武也就那样,纯废物一个。

    现在还有脸跟锦年比?

    尼玛的,真他娘的不要脸,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爹,你这话就没意思了啊。”

    “我得知消息,第一时间过来跟你说,你不领情就算了,还这样骂人。”

    “有你这样当爹的吗?”

    “行,你给我等着,等你老了,我看谁在你身边守着,你到时候别天天喊着,老六老六,我老六在哪里,有你受的,你个老家伙。”

    顾宁涯有些郁闷了,心头嘟嘟囔囔骂着。

    可还不等他心里骂完,老爷子一脚就踹过来了。

    “还不快滚,丢人现眼,滚啊。”

    老爷子大骂。

    顾宁涯低着头跑路,心头越想越气。

    来到府门玄关时,恰好遇到自己大哥顾千舟。

    “爹。”

    顾千舟极为兴奋,都跑起来了,一进门就喊了一声。

    “大哥,你干什么啊?这么兴奋?”

    看着兴奋无比的大哥,顾宁涯明知故问道。

    “老六。”

    “锦年身怀仙灵根,你看,你看那边,那个异象就是锦年凝聚出来的。”

    “哈哈哈哈。”

    顾千舟极为喜悦,直接抓住顾宁涯的手臂,无比兴奋。

    “哦。”

    “你才知道锦年有仙灵根啊?”

    听到这话,顾宁涯显得很淡定,有样学样起来了。

    一看顾宁涯这个反应,刹那间顾千舟有些愣住了。

    自己这么兴奋,说出顾锦年身怀仙灵根。

    按理说老六应该也会兴奋的啊?

    怎么就这个反应?

    这让顾千舟有些难受,再加上顾宁涯说的这话,更让顾千舟有些疑惑了。

    这异象刚出一会啊。

    自己这个六弟,就算知道的比自己早,也不应该只是这个反应啊。

    “你早就知道了?”

    顾千舟皱眉问道。

    “哼。”

    “愚蠢。”

    “老大,平时就让你多练武道,多练武道,你就是不听。”

    “锦年出生时我就知道了,我有武道神瞳,一眼就知道锦年身怀仙灵根。”

    “不过,之所以不说,还是担心锦年太过于优秀,被人暗算,没想到他今日还是主动暴露出来了,唉,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顾宁涯显得高深莫测道。

    顾千舟一下子被唬住了,但很快又反应过来了。

    “你装个毛呢你装,你武道境界差我一点,你装什么东西。”

    “扫兴的玩意,滚。”

    顾千舟反应过来,随后又是一脚踹了过去。

    顾宁涯当场被踢出国公府外。

    连被踹了几脚,人都麻了。

    “顾千舟,你个王八蛋,下手这么重?”

    “你给我等着,有本事你就不要作奸犯科,被我抓到了,我抄你家。”

    “哦,不对,我把你抓去悬灯司,我三十六酷刑我一样样给你上。”

    “你给我等着吧你,我大义灭你的亲。”

    顾宁涯气得发抖。

    可随着顾千舟一个眼神下去,马上顾宁涯跑了。

    如果不是打不过,他绝对要在这里跟他大哥来一场男人大战。

    很快。

    玄关处,顾千舟深呼吸两次,努力的找回刚才喜悦,紧接着满脸笑容地跑进老爷子书房。

    刚开口说完顾锦年身具仙灵根后。

    熟悉的声音响起了。

    “愚蠢。”

    当声音响起,顾千舟一愣,随后有些沉默了。

    他莫名找到了全家爱装哔的源头了。

    秦王府内。

    因为昨日思考收税之事,导致一夜没睡的秦王,刚躺下来没多久,便被异象惊动。

    而后家仆传来消息,说是顾锦年身具仙灵根,引来天地异象后。

    李遂整个人坐不住了。

    “嘶,我兄弟身具仙灵根?”

    李遂整个人愣住了。

    他一直把顾锦年当做小老弟来看,其实打心底是挺喜欢的,他生在皇室,亲情这种东西他感受不到,也就是在顾老爷子身上感受到了一些。

    后来顾锦年出生后,他对顾锦年有不一样的情感,把顾锦年当做自己的老弟。

    不仅仅是因为顾家的原因。

    更主要的是,顾锦年跟自己没有任何利益冲突,又乖巧又听话,而且性格也符合自己的胃口。

    所以是真心对顾锦年好。

    前两天找顾锦年,送了三本半圣古扎,那玩意送的简单,可背地里是他花了无数代价才换来的东西。

    真要让顾锦年放几个人,说实话需要送这么大的礼吗?

    退一万步来说,他堂堂秦王殿下,真要徇私枉法,放几个人顾锦年能说什么?

    可问题是他没有这样做,而是客客气气过去,为什么?不就是把顾锦年当自家人吗?

    现在得知顾锦年身怀仙灵根,他岂能不激动?

    “快。”

    “去备礼。”

    “备两份,一份送给老爷子,一份我亲自送给我这个老弟。”

    “哈哈哈哈,锦年,你可真给我们武将一脉长脸啊。”

    “不对,我先去一趟顾老爷子那里,老爷子现在肯定高兴。”

    想到这里,秦王连忙让下人备上大礼,急急忙忙朝着顾家走去。

    等来到顾家后。

    李遂一路奔跑,兴奋不已。

    “老爷子,老爷子。”

    “喜事啊,大喜事啊。”

    来到老爷子书房内,还不等李遂开口。

    两个字赫然响起。

    “愚蠢。”

    李遂:“.......”

    刹那间李遂愣了。

    不是顾老爷子,我跑过来给你贺礼,你骂我愚蠢干什么啊?

    我啥话都没说啊?

    “哦,是遂儿啊。”

    “哈哈哈哈,怎么了?”

    看到来者何人后,老爷子马上恢复常态。

    “老爷子,锦年身怀仙灵根,我这是来贺喜的啊。”

    看着老爷子恢复常态,李遂也松了口气,随后笑着开口。

    但下一刻,老爷子面色一变,十分严肃道。

    “你不会以为老夫不知道锦年身怀仙灵根吧?”

    老爷子认真道。

    李遂:“.......”

    大夏京都。

    皇宫内。

    恐怖的异象,瞬间引来监天司的关注,望着这般金色光芒,监天司徐太一第一时间不是去找皇帝,而是连忙通知宗门的人。

    他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仙灵根。

    仙道中人最渴望的灵根,没有之一啊。

    谁能料到,这仙灵根居然出世了?

    而养心殿内。

    永盛大帝也望着这恐怖异象,不由缓缓倒抽一口冷气。

    “好啊。”

    “好啊。”

    “锦年居然连朕的仙道修行都学会了。”

    “我这个外甥,当真会偷师啊。”

    “呵,不过锦年啊锦年,朕藏了不少东西,就不知道你偷了多少走。”

    永盛大帝站在养心殿外,望着这恐怖的异象,自言自语道。

    一旁的魏闲和刘言,却沉默不语。

    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陛下修炼过仙术。

    就硬蹭吗?

    不过这话心里说说还好,明面上他们死活不敢说。

    只是一旁的妃子,却忍不住好奇道。

    “陛下,您居然还修炼过仙法?怎么臣妾从来没有听陛下提起过呢?”

    一旁的妃子开口,眼神当中满是好奇。

    “仙道之术,朕也只是随便练了练,平日也不想炫耀什么,朕也算是仙道开脉强者。”

    永盛大帝恬不知耻道。

    而一旁的妃子,压根就不懂仙道,开脉她不懂,但强者二字她懂。

    “陛下威武。”

    妃子开口,眼神当中满是崇拜。

    不过永盛大帝没有沾沾自喜,而是留下一个孤傲的背影道。

    “来人,让太医院准备各种灵药宝丹,给这个处处学朕的外甥送去,再告诉他,仙道一路,需谨慎而行,不可操之过急,稳扎稳打,方可得道。”

    永盛大帝开口。

    说完这话,回到玉案面前,还喃喃自语了一声。

    “真会学啊。”

    而此时。

    天穹之上。

    金色光芒交织演化,金阳与皓月同时出现,化作太极古图,缓缓落在顾锦年身上。

    书院当中。

    许涯更是咽了口唾沫,震撼无比道。

    “先天太极图。”

    “传闻当中,仙灵根都拥有无与伦比的天赐神通,原来是真的。”

    他惊愕,目光不可思议,落在顾锦年身上,道出一件辛秘。

    学堂众人,早就醒来了,在顾锦年面前,他们压根就没心思继续修行了。

    感气早晚能感。

    这种异象表演,可是看一场少一场啊。

    “这图有什么效果啊?”

    王富贵站在一旁,亲眼看到先天太极图没入顾锦年体内。

    “先天太极图,可演化阴阳灵气,传承先天阴阳仙术,至于具体有什么作用,我不清楚。”

    “但只需要知道,顾锦年若是主修仙道,未来前途不可限量,有生之年,必可踏足第七境。”

    “如今天命显世,说不定他有可能,抵达传说中的第八境。”

    许涯开口道。

    不过这些东西,是他的猜测,具体如何,谁又能知晓?

    此时,异象不断变化。

    而与之不同的是,所有人都很震惊,可唯独一个人目光有些呆滞。

    是徐长歌。

    他怔怔地看向顾锦年,心中不断重复一句话。

    不可能。

    不可能。

    这不可能啊。

    自己师父说过,自己乃是仙道千年来最有天赋者,也是最接近天命之人。

    极品灵根。

    仅次于仙灵根。

    可为什么,又出了个仙灵根的人啊?

    这不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他惊愕,傻傻的坐在原地,死活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而就在此时。

    东荒境内。

    三处地方,发生一模一样的事情。

    太玄仙宗。

    一名老者,捻着胡须,站在山巅之上,满脸激动无比。

    “仙灵根,居然是仙灵根,我的好徒儿啊,未曾想到,老夫晚年之时,居然能遇到我失散多年的好徒儿。”

    他很激动,激动到一张老脸血红。

    下一刻,他回过头去,看着宗门弟子布阵,语气显得极为焦急。

    “还没有布置好传送阵吗?”

    “快点,把灵晶堆上来,快点刻阵,晚了这仙灵根就要被其他仙宗抢走了。”

    老者开口。

    他是太玄仙宗掌教,上清真人。

    而另一处。

    龙虎道宗。

    依旧是高山上,一名老道,正疯狂刻印阵法,头发披散,一边刻印一边大喜。

    “仙灵根,居然是仙灵根,哈哈哈哈,未曾想到,老夫晚年之时,还能将龙虎真谛传授下去,我龙虎道宗,将要昌盛三千年啊。”

    他很激动,也在疯狂刻印阵法。

    还有一处。

    玲珑仙宫。

    一名美妇,身穿白色长裙,模样绝美,看起来只有三十岁出头,但肤色没有任何一点老化,反倒是有一股成熟韵味,一举一动,皆有美感。

    “瑶池。”

    “你命中注定的郎君出现了。”

    “你做好心理准备,为师现在便将他带来。”

    美妇开口,语气笃定。

    而其身后,一位相貌绝美出尘之女子,不由神色沉默,女子倾城,二十岁出头,五官完美精致,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气质。

    不是那种瞧不起世人的高高在上,而是那种令人自生惭愧美感。

    她是玲珑仙宫最有名之人,未来将继承玲珑仙宫。

    本来是大师姐继承,可惜是,玲珑仙宫大师姐堕入情道,已经不受重视。

    似乎是感受到后者情绪。

    玲珑仙宫的掌门转过身来,看向自己的爱徒。

    “瑶池,你若不愿意,那只能为师出马了,否则的话,清微仙宗只怕就要捷足先登了。”

    “不过为师跟你说好,这仙灵根,举世难寻,你是极阴天灵根,若能与仙灵根双修,可使你灵根升华,可争天命,未来得道成仙,这是你唯一的出路,否则的话,任你再努力,这辈子也妄想成仙。”

    她开口,语气温和,是劝说也是告知对方现在的局势。

    “徒儿敬遵师令。”

    后者没有迟疑,只是微微低头,答应下来了。

    当下,玲珑仙宫掌门不由满意一笑。

    “宫主,阵法刻好,随时启程。”

    很快声音响起。

    玲珑宫主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带着瑶池仙子,踏上阵法,紧接着光芒弥漫,两人消失在了原地。

    同时,太玄仙宗,龙虎道宗阵法也已激活。

    中洲。

    清微仙宗。

    雪山连绵,似银龙一般。

    一处宫殿内。

    一名老妪端坐在首座当中,左边为女子,右边为男子,各自九人,缓缓落座。

    “宗主。”

    “已查明,仙灵根者,为大夏镇国公之孙,顾锦年。”

    一道声音响起,告知此事。

    大殿内,瞬间惊讶。

    尤其是一名年轻女子,更是咂舌不已。

    “锦年哥?”

    女子相貌清秀美丽,留着长发,穿着戴山青女袍,看起来灵动十足。

    这就是顾锦年最小的堂妹。

    她很震惊,是真的没想到,身怀仙灵根之人,居然是自己锦年哥哥。

    不过很快,她心中大喜,毕竟仙门无聊,她在这里待了也有十年了,若是顾锦年来了,那就有趣多了。

    而首座上的老妪,更是不由站起身来,满脸兴奋。

    “好。”

    “居然是镇国公之孙,好。”

    “我与镇国公也算是老相识了,她孙女也在我清微仙宗内。”

    “如今他孙子,居然拥有仙灵根,不错,不错。”

    “看来顾锦年必是我清微仙宗的弟子啊。”

    “老身要亲自去一趟大夏,喜迎我清微圣子归来。”

    老妪大喜,尤其是听到这人是镇国公之孙,格外的喜悦。

    只是下一刻。

    又是一道身影走来,直接开口。

    “掌门。”

    “玲珑仙宫激活传送阵,探子来报,玲珑宫主带着瑶池仙子前往大夏了。”

    声音响起。

    殿内又是一阵热议。

    “带瑶池仙子去了?”

    “这个玲珑宫主,当真是不知检点,居然做如此卑鄙之事。”

    “这瑶池仙子的确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

    “这下麻烦了。”

    清微宗主皱眉,她第一反应便是生气。

    但很快她也意识到,现在不是生气不生气了,而是如何将顾锦年拉到自己阵营当中来。

    “对。”

    “让云柔去。”

    “没错,传本教之令,速速将云柔喊来,让她去大夏王朝,找顾锦年。”

    “紫珊,你赶紧写一封信,将你哥哥拉拢到我清微仙宗来,不是为师吓唬你,玲珑仙宫主修双修之术,都是些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要是锦年去了玲珑仙宫,只怕要被那群女人吸干身子。”

    “你也不想看到你兄长被吸干吧,快点写信。”

    清微掌教有些激动。

    没办法。

    仙灵根,古今往来都难寻啊,要是不赶紧拉拢过来,那就可惜一辈子。

    “好,师父,我马上写。”

    顾紫珊没有废话,连忙取出一张白纸,以气化笔,写信摇人。

    “我也要跟镇国公写封信,他会给我这个面子的。”

    清微掌教开口。

    只不过,有人开口,神色尴尬。

    “掌教师姐,云柔她昨日宿酒,现在昏昏沉沉的,还有就是,云柔她性格古怪,做事又乱来,您派她去,是不是有些唐突啊?虽说云柔模样不俗,可师弟还是担心,她会出乱子啊。”

    一名中年男子开口,望着眼前的掌门,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清微掌教无奈叹了口气。

    “眼下仙灵根显世,我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别的仙门我都不怕,玲珑仙宫擅长用什么手段,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尤其是那个瑶池,的的确确是个绝世美人胚子,好在的是,她性格冷淡,涉世未深。”

    “不像云柔,虽比瑶池大了三五岁,可人情世故拿捏极好,再者她身段极好,也不扭扭捏捏,寻常年轻人哪里招架得住她?”

    “她要是出面,瑶池算什么?但凡聪慧一点男人,都知道怎么选。”

    清微掌教义正言辞道。

    只是这一番话,让所有人沉默。

    好家伙,之前还骂玲珑仙宫下三滥,结果自己马上也用这样的招式。

    有必要吗?

    不过清微掌教所言也是实话,众人的的确确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但让他们放弃仙灵根,他们死活不愿意。

    故此,有人动身,要去刻传送阵。

    但却被清微掌教制止。

    “不急,送书信去即可。”

    “让云柔醒醒酒,我交代她一些事情,现在大夏京都,只怕热闹非凡,这些仙门都不会错过机会,可这么多人,镇国公不会答应任何一家,也不会得罪任何一家。”

    “而如此多人过去,顾锦年必会心生烦躁,国公的孙子,绝对不同凡响。”

    “那个时候再让云柔去,效果更好。”

    她开口,不急着现在让人过去。

    有自己的打算。

    “我等敬遵掌教之令。”

    众人点了点头,齐齐开口。

    而与此同时。

    南瞻蛮地。

    一名老者,披着黑衣,出现在一座大山上。

    他凝视东荒,而后喃喃自语。

    “未曾想,居然是仙灵根。”

    “可惜,仙灵根显世,天下仙门都要去争夺,想要夺舍几乎不可能,再者仙灵根受天地保护,即便是有机会夺舍,估计也会失败。”

    “可以收他为徒,好好教导一番。”

    “只不过,天下仙门强者都会前去,我乃魔门中人,没有任何优势。”

    “恩,把这帮仙门强者全部杀了,就没有人会跟老夫争了,到时候他不选我也得选我。”

    “哈哈哈哈,老夫后继有人啊。”

    他大喜,哈哈大笑。

    只是很快又是一愣。

    “不对,仙道强者杀干净了,魔门中人必有嫉妒他的,肯定会加害于他。”

    “不行,我要先将魔门强者全部斩杀,保证我徒儿的安全,然后再把这些仙门强者斩杀,以防万一。”

    老者自言自语,捋清自己的思路。

    紧接着消失在了原地。

    可惜的是,没有人在附近,若是能听到这般精彩绝伦的理论,只怕要颠覆三观。

    与此同时。

    南瞻蛮地另一处。

    青丘山中。

    依旧是名绝美女子,二十岁出头,身段异常惊人,而且穿着兽皮衣,一袭红发,妖娆妩媚,静静眺望大夏王朝。

    “居然是仙灵根,看来我命中注定的相公出世了。”

    她痴痴笑着,而身后露出九条尾巴。

    这一刻。

    大夏书院之中。

    异象已经整整持续了半个时辰。

    最终一切金色光芒消散。

    取而代之,化作一团团黑云,覆盖在大夏书院左右,大约十里地全部覆盖而下。

    恐怖黑云形成,有雷劫闪烁,看起来异常可怕。

    “这又是怎么回事?”

    “怎么异象消失了?”

    “怎么会有黑云?发生什么事情了?”

    书院当中,不少人惊愕?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也就在此时。

    一道人影出现,带着声音响起。

    “仙灵根,遭天妒。”

    “每提升一境,将会遭受雷劫之苦。”

    “眼下只是虚影罢了,还没有到落劫之时,小友,入我太玄仙宗,老夫可保你平安,直至得道。”

    声音响起,显得高深莫测。

    是一名老者,手握拂尘,踏空而来,仙风道骨。

    “拜见掌教。”

    这一刻,许涯,上官白玉,赵思青三人齐齐开口。

    而徐长歌愣了一下。

    看到自己师父来了以后,立刻起身,来到上清真人面前。

    “师父。”

    “您不是说,我是仙道千年来第一俊杰吗?为何有仙灵根啊?”

    徐长歌走来,带着心中疑惑,询问自己师父。

    自己师父当年可是用天机妙算之术,帮自己算出未来的,可现在顾锦年的出现,让他自信心瞬间瓦解。

    “哈哈哈。”

    “徒儿,为师没有说错,你的确是千年第一俊杰。”

    “可他是万年第一俊杰啊。”

    “你能往旁边站一站吗?不要干扰为师收徒。”

    “哈哈哈。”

    上清真人微微笑着,一双眼睛早就盯上了顾锦年。

    只是这个回答,让徐长歌当场沉默。

    因为听起来,好有道理啊。

    “小友。”

    “我来接你成仙了。”

    上清真人满是笑容,朝着顾锦年开口。

    而此时。

    随着异象消失,雷云出现,顾锦年也逐渐醒来。

    体内的仙灵根,也安静下来了。

    只是刚醒来,便听到上清真人之声,顾锦年不由起身,微微皱眉。

    “这是上清真人,太玄仙宗掌门,疑似第六境强者。”

    “我惹不起。”

    苏怀玉在顾锦年耳边说话,而后自觉往旁边一站,不想蹚浑水。

    “见过上清真人。”

    得知对方身份,顾锦年倒也客气,就是吧,觉得这家伙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被看的浑身发毛。

    “小友,生疏了,叫师父。”

    上清真人极其厚脸皮道。

    徐长歌四人:“........”

    书院众人:“........”

    顾锦年:“........”

    也就在此时。

    又是一道光芒亮起。

    下一刻,也是一名老道,不过比上清真人年轻不少。

    身披金色道袍,绣有龙虎二图,显得不凡。

    “小友,不可上当。”

    “这上清真人,只会忽悠人。”

    “吾乃龙虎道宗宗主,张真人,今日应缘,前来收你为徒。”

    “小友,入我龙虎道宗,贫道直接将真龙宝剑,白虎仙印赠你,封你为龙虎天师,享受万千香火,必可得道成仙。”

    张真人开口,语气颇为激动,上来就是各种豪华赠送。

    此言一出。

    上清真人立刻拉胯了脸色。

    不过马上开口。

    “小友,这人脑子有问题,你不可信他,你来我太玄仙宗,老夫将太玄仙剑赠给你,顺便收你为唯一关门大弟子,将所有传承都交给你,你看如何?”

    上清真人继续说道。

    “仙人,你不是有个徒弟吗?怎么是唯一啊?”

    王富贵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声。

    然而上清真人却皱眉,看向王富贵道。

    “小友,你可不要空口污蔑人啊,老夫什么时候有弟子啊?”

    上清真人一脸严肃。

    “徐长歌不是你弟子?”

    王富贵好奇道。

    “徐长歌是谁啊?”

    “小友,侬再说什么东西啊?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啊。”

    上清真人彻底不要脸了。

    先收徒再说。

    其他的,管他三七二十一。

    极品天灵根再强。

    有仙灵根强吗?

    至于徐长歌不爽?那没办法啊,谁让你不是仙灵根?

    不远处。

    徐长歌已经彻底沉默了。

    他想哭。

    可還是忍住了。

    一旁的许涯,拍了拍徐長歌的肩膀,没啥说的,没辦法。

    “上清真人,你可真是不要脸啊,明明有个极品天灵根的弟子,现在还来跟贫道抢弟子?”

    “小友,龙虎道宗修炼龙虎仙术,你是仙灵根,未来必可炼出传闻当中的龙虎大神通,肉身如龙,法力如神虎,区区天劫,不值一提。”

    “跟我走吧。”

    “我带你领略四季风情。”

    “带你逍遥法外。”

    “为所欲为。”

    “我教没有任何规矩,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张真人开口,蛊惑着顾锦年。

    “呵,龙虎大神通,有我太玄仙法厉害吗?”

    “小友,你想不想看万剑归宗,老夫刚好给你露一手。”

    上清真人冷笑一声,压根就看不起龙虎道宗。

    而后者也冷冰冰的看着上清真人。

    大有大打出手的感觉。

    “两位。”

    顧锦年开口,只是还没把话说完。

    又是一道身影出现,不对,是两道身影出现。

    而这一次。

    全场寂静。

    是一位美妇。

    韵味十足,身段完美,令人咂舌,穿着锦绣火凤袍,充满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美感。

    身后则跟着一位白衣女子。

    长相更是倾国倾城,绝世容貌,气质不凡,似白莲一般,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段,都无可挑剔。

    再加上一股高高在上的气质,宛若画卷中走出来的仙子一般。

    更像是落入凡间的仙女。

    两人的出现。

    瞬间吸引在场几乎所有人目光,甚至那些大儒夫子,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当然他们的目光,主要还是落在美妇上。

    唯独苏文景平静无比。

    大有一种看戏的感觉。

    哦,还有两个小和尚比较平静。

    “小友,美色害人啊。”

    “小友,这可是玲珑仙宫的人,她们门派心法,可是双修,会吸干你的,你千万不要上当。”

    刹那间,上清道人与张真人齐齐开口,第一时间劝阻。

    生怕顾锦年被美色诱惑。

    而顾锦年听后。

    不由一愣。

    还有这种好事?

    ----

    ----

    ----

    ----

    肝完了。

    兄弟们,说不卡就不卡。

    还有,别说没女性角色了。

    这次狠狠的给你们写。

    什么款式都有。

    自己选。

    求月票。

    求打赏。

    求推荐票。

    新的一周

    我绝对让大家满意。

    有钱的老爷们,打赏支持走一波啊~~再来个盟主,刚好凑十个,今天必再写一章。

    7017k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01918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019185.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