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七十四章:你争我抢,开脉强者,扶罗王朝才子入京【感谢半盏盟主打赏】

正文卷 第七十四章:你争我抢,开脉强者,扶罗王朝才子入京【感谢半盏盟主打赏】

新书推荐:游离半生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人间有你暖如春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我可是正派剑仙凡人之长生仙道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招仙令杀手傻子至尊

    大夏书院。

    随着玲珑宫主的到来,一时之间,整体都安静下来了。

    所有人看向这两位绝世美人。

    上清真人与张真人也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毕竟顾锦年年龄小,他们真怕顾锦年招架不住,不像他们,早已经身经百战,根本无惧区区女色。

    两人分别开口,提醒顾锦年让他小心。

    “呵,阁下就是锦年小友对吗?”

    此时此刻,玲珑宫主开口,她踩着云霞一步步落下,望着顾锦年,声音悦耳,极为动听。

    面上更是含笑,让人心神颠倒。

    “在下顾锦年,不小。”

    听着玲珑宫主的声音,顾锦年一脸正经道。

    刹那间,众人沉默。

    饶是连玲珑宫主都不由微微一愣。

    不少人没反应过来,可少部分人反应过来后,神色莫名变得有些古怪。

    “呵,锦年小友,当真是风趣幽默。”

    “本宫今日前来,是来送一桩机缘的,我这徒儿,乃是极品天灵根,若是能与仙灵根共同双修,可助小友早日成仙。”

    “不知小友,愿不愿意?”

    玲珑宫主开口,说话之间,已经出现在顾锦年面前。

    她穿着火红色长裙,身段无比夸张,模样绝美,五官精致,看起来三十岁出头,拥有一种无法言说的韵味魅力。

    尤其是胯部,更是圆满如玉,绝对是个生娃小能手啊。

    是人间极品。

    也就在此时,苏怀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顶不住她的,会被吸干。”

    “我勉强可以。”

    苏怀玉开口,一本正经道。

    此话一说,顾锦年有些不服了,你怎么知道我顶不住?

    只不过,扫了一眼玲珑宫主身后的瑶池。

    也是人间极美,只不过的是,太冷澹了,不是顾锦年喜欢的类型。

    真要说的话,顾锦年比较喜欢玲珑宫主这种,如此风韵,肯定是个绝活姐啊。

    有句话不是说的很好,少妇少妇,腾云驾雾?

    “咳。”

    也就在此时,清微的咳嗽声响起。

    是苏文景的声音。

    上清真人与张真人的出现,他没有任何表示,可玲珑宫主的出现,他必须要出面一下了。

    还真比较担心,顾锦年把持不住。

    毕竟自古温柔乡,英雄冢。

    顾锦年有权有势,文武双全,说实话什么都不缺,真要说缺,就是这种人间极品了。

    万一招架不住,那儒道岂不是损失一位大才?

    听着苏文景的咳嗽声,当下顾锦年倒也认真起来了。

    “前辈说笑了。”

    “晚辈顾锦年,善读春秋,再者年纪尚小,对男女之情无感。”

    “而且,晚辈与瑶池仙子今日只是初见,无法适应,还望前辈恕罪。”

    顾锦年开口。

    他一脸正经道。

    此话一说,大部分人纷纷点头,一脸的满意,苏文景,包括一些大儒,皆然满意无比的看向顾锦年。

    很不错,能抵御住美色,孺子可教。

    “玲珑宫主,锦年小友已经说清楚了,还望宫主就不要强求了。”

    “是啊,锦年小友就应该跟我去龙虎道宗,玲珑仙宫全部都是女子,锦年要去了,你们会放过他?”

    上清真人与张真人纷纷开口。

    只是此话一说,所有学子顿时不由神色一震。

    好家伙,全是女子?

    王富贵,许涯等人纷纷神色一变,脑海当中瞬间出现剧情。

    顾锦年心头也震惊。

    全是美女?

    好家伙,那岂不是阴气太重了?容易诞生妖魔?自己身为读书人,养浩然正气,阳气十足,这不得去镇压阴气。

    至于怎么镇压,顾锦年就要好好想想了。

    以下克上?

    可以的。

    听着两人出声,玲珑宫主没有恼怒,反倒是笑呵呵的看向两人道。

    “两位要不要也去一趟玲珑仙宫?”

    她询问道。

    “我们可以去吗?”

    听到这话,张真人有些惊讶。

    上清真人则微微沉默,随后开口:“如果要拿锦年换的话,老夫不去。”

    他很有原则。

    “......”

    许涯等人低着头,不想说话,有这样的掌门,实在是有些丢人啊。

    “锦年小友。”

    “修仙漫漫,本身便是逆天而行,若你跟他们走,本宫承认,太玄仙宗与龙虎道宗有无上传承。”

    “可问题是,你难道就想一辈子枯坐修行,如他们二人一般,枯坐百年,即便你踏入第七境,又能如何?”

    “你是仙灵根,无论加入任何宗门,未来都可踏入第七境,至于第八境,靠的是天命,而不是传承。”

    “故而,你是愿意枯坐百年,失去最美好的青春韶华,还是说跟本宫一同前往玲珑仙宫,享受人间极乐?”

    “毕竟男儿在世,不就是要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吗?你得道之时,才可醉卧美人膝,可拜入我教不一样,每天让你躺在不同的美人膝上,你愿意吗?”

    玲珑宫主当真不愧是宫主啊,这一番话说出来,简直是合情合理。

    反正仙灵根资质摆在这里,不管谁教保底也是第七境。

    常规选择,那就是枯坐,修行,每天跟着一群糟老头子参悟大道。

    非常规选择,每日三课,快乐修行,心情愉悦,我开心,大家也开心,然后一起开开心心得道成仙。

    嘶。

    不能深思啊,顾锦年就随便想了想,整个人都麻了,止不住的兴奋啊。

    他不是见到美女就走不动路,但不代表顾锦年不喜欢女人啊。

    试问一下,谁不喜欢女人?

    “不可。”

    “温柔乡,英雄冢,锦年你是仙灵根,未来必可证道成仙,只要你成仙了,别说玲珑仙宫,天下美女你都能一网打尽,还怕没有女人?”

    上清真人义正言辞道。

    “对,你若是成仙,拥有不朽仙力,别说女人了,就算是男人你都可以将其变成女人,何不快哉?”

    张真人也跟着开口。

    “.......”

    两人言语,刷新众人三观。

    只不过就在此时,苏怀玉的声音响起了。

    “去玲珑仙宫不是不可以,但有一个条件。”

    苏怀玉开口,帮顾锦年回答。

    “哦?什么条件?”

    听到这话,玲珑宫主立刻将目光看了过去,好奇问道。

    “必须要带上我。”

    “倒不是别的意思。”

    “国公命我保护世子殿下,我必须要守在他身旁。”

    “必要的时候,我要先试菜。”

    苏怀玉也是满脸认真。

    顾锦年:“.......”

    玛德,你们是不是有病啊?区区女色,怎么把你们变成这个样子了?

    苏兄,你的高冷范呢?

    你不是很能耐的吗?你不是出淤泥而不染的吗?

    顾锦年有些郁闷。

    彷佛是感觉到顾锦年的情绪,苏怀玉压着声音缓缓道。

    “这是我唯一的软肋。”

    他解释,很认真。

    但首尾呼应,毕竟这家伙一直信奉漂亮女人不会撒谎,性格如此。

    “呵呵,这是小事,只要锦年小友可以前往我玲珑仙宫,诸位想来,都可以。”

    玲珑宫主笑着说道,她还以为是什么要求,没想到就是这个?

    只是此话一说,所有人激动了。

    “我也能去吗?”

    王富贵第一时间开口,其余人也忍不住出声了。

    “世子殿下,其实我觉得这位宫主所言不假,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真诚。”

    “算我一个,算我一个。”

    “我可以去一段时间,太长不行。”

    众人开口。

    但这却引得一些大儒夫子皱眉。

    “尔等太不像话了,都给我安静点。”

    有夫子开口,训斥他们。

    紧接着望向玲珑宫主道。

    “宫主,他们年龄还小,不知深浅,而且也是我大夏未来的顶梁柱,他们不能去。”

    “若宫主不嫌,老夫等人愿意替他们受罪。”

    夫子开口,倒也洒脱。

    “.......”

    好家伙。

    真就彻底不要脸了是吧?

    “好了。”

    “诸位安静。”

    也就在此时,苏文景的声音响起。

    他总算是出面了。

    随着苏文景开口,众人全部安静,纷纷看向苏文景。

    “上清真人,张真人,玲珑宫主,你们三人前来,老夫未能招待,还望见谅。”

    “不过,锦年乃是我大夏书院的学生,又是国公之孙,是我大夏未来肱骨,修仙之说,太过于玄乎。”

    “倘若锦年在儒道没有任何建树,老夫也就不多嘴,可锦年在儒道上,有圣人之资。”

    “故而,即便是锦年答应,老夫也不会答应。”

    “再者,你们贸然而来,对锦年来说,并非是件好事,倒不如这般,给他点时间,让他自己好好想想。”

    “书院课业也不过一年,一年之时,也耽误不了什么,等一年之后,若是锦年愿意修仙,那就去修仙,愿意继续学文,那就学文,我等还是不要强求为好。”

    “三位觉得如何?”

    苏文景开口,为顾锦年减少一些压力。

    不然众人这样争下去,何时能到头?

    此话一说,三人沉默,也在思索。

    而顾锦年的声音,也立刻响起。

    “文景先生所言及是。”

    “三位前辈,晚辈对修仙暂无兴趣,虽有仙灵根,可却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三位,对比起来,晚辈现在更想安心读书。”

    “不过,若是容晚辈想想,可能一年后,会有结果,否则,即便是三位将晚辈带去各自仙宗,只怕事倍功半啊。”

    顾锦年开口。

    不管怎么闹腾,顾锦年还真不想去修仙,老老实实在这里读书不想吗?

    再说,自己修炼盘武至尊功,武道上肯定不会差,修仙这玩意,差不多就行了,让自己现在换个地方,枯坐修行,他不愿意。

    修行者,一次枯坐可能就是几年甚至是十年,回首望去,韶华不在,顾锦年不答应。

    果然。

    随着顾锦年这般开口,三人更加沉默。

    而苏文景的声音也逐渐响起。

    “三位,若是觉得老夫所言可行,那就离去吧,这毕竟是大夏书院,他们还要继续读书。”

    苏文景出声,也有一些逐客令的感觉了。

    没办法,当自己面抢徒弟,苏文景答应吗?

    “文景先生,你还真是会算计啊,顾锦年在大夏书院,你这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突兀之间,上清真人反应过来了,看向苏文景,眼神平静。

    “对啊。”

    张真人也反应过来了,觉得苏文景在忽悠他们。

    可此话一说,苏文景不由苦笑摇了摇头。

    “路是自己选的,怎成了老夫近水楼台先得月?”

    他苦笑一声。

    紧接着稍稍思考道。

    “上清真人,你的弟子也在此地,老夫毕竟是院长,平日也不怎么与他们接触。”

    “真要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只怕也是真人先得。”

    “不过,张真人,还有玲珑宫主,若是两位愿意,也可以各派一名弟子,留在大夏书院。”

    苏文景缓缓出声,也算是给出了一个答复。

    此话一说,张真人直接答应下来了。

    “这个可以。”

    而后,张真人望着顾锦年,满脸笑容道。

    “锦年小友,我龙虎道宗虽然没有什么倾国倾城之女子,但我宗有个人,实力高强,可以跟在你身旁保护你。”

    “他现在还在闭生死关,我今日回去,将他强行唤醒,过两日让他过来。”

    “不对,两日时间不行,我强行唤醒他,至少要休养半个月,差不多半个月左右,最迟一个月。”

    张真人满脸认真道。

    “前辈,不用不用,人家闭生死关,打扰实在不好。”

    顾锦年听麻了。

    闭生死关都喊醒?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无妨。”

    “他是我得意门生,一心修行仙道,倘若当真出了事,也算是修成正果,提前飞升,是一桩大机缘。”

    张真人义正言辞,拒绝了顾锦年的好意。

    而玲珑宫主也缓缓出声,望着顾锦年道。

    “锦年小友。”

    “本宫就不多说什么了,我徒儿瑶池就在书院与你培养感情,也免得你羞涩。”

    “而且本宫好像还记得,你堂姐就是我玲珑仙宫的弟子,咱们也算是一家人,莫要伤了和气。”

    玲珑宫主开口,紧接着传音入耳道。

    “不过锦年小友你大可放心,别看我这徒儿如此冷澹,实际上只是涉世不足,内热外冷罢了。”

    “你好好教导教导,深入其中,你便会发现她到底有多好,足可让你受益终身。”

    玲珑宫主微微笑道。

    而顾锦年听后,不由皱眉。

    内热外冷是什么意思?还有深入其中,怎么深入啊?宫主,你是不是用错词了?

    这些话,顾锦年藏在心里没有说。

    而玲珑宫主却微微一笑,更是直接侧身过来,附耳轻语。

    “倘若锦年小友还不满意,去了玲珑仙宫,本宫一定会夹道欢迎,也定让小友知道,我宫的绝世传承。”

    “到时候小友便会知道,玲珑仙宫有多好了。”

    她笑着说道,虽然是附语,可这声音只有顾锦年一人听到。

    温热感袭来,伴随着沁人心神的香味,一瞬间,顾锦年真的有些顶不住啊。

    然而,就在这一刻,苏怀玉再度开口。

    “宫主请自重。”

    “再这样下去,会被封的。”

    苏怀玉出声,关键时刻,制止下来了。

    听着苏怀玉所言,顾锦年有些不悦了,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啊。

    “呵呵。”

    玲珑宫主笑了笑,紧接着倒退几步,望着瑶池道。

    “瑶池,留下来,好好与锦年小友培养感情。”

    “他是你命中注定的郎君,不可怠慢。”

    “这一路上为师教你的东西,你要牢牢记住,不要辜负为师。”

    玲珑宫主认真吩咐瑶池。

    紧接着看向苏文景道。

    “文景先生,倘若一年后,锦年愿意选择我玲珑仙宫,可不要又换个说法制止。”

    她出声道,风华绝代。

    “宫主放心。”

    苏文景澹澹回答。

    下一刻,玲珑宫主点了点头,紧接着看向顾锦年道。

    “锦年小友,一年后,本宫再来接你。”

    她笑着开口。

    随后消失在了原地,离开大夏书院。

    而与此同时,上清真人也拉着许涯四人前往一旁。

    “长歌,这些日子好好辅导锦年修行。”

    “许涯,你尽可能要拦住其他人,别让锦年上当。”

    “白玉,思青,你们二人也不可无作为,关键时刻,不惜一切代价,都要看好顾锦年。”

    “知道没?”

    上清真人交代四人。

    除了徐长歌之外,其余三人都纷纷点头,他们也知道仙灵根意味着什么。

    得到三人回复。

    上清真人十分满意。

    只不过,此时此刻,看着一脸沉默的徐长歌,上清真人也有些尴尬。

    “长歌。”

    “你不用如此气馁。”

    “记住为师接下来的一句话。”

    上清真人开口,鼓励徐长歌。

    后者顿时打起精神,他看向上清真人,洗耳恭听。

    “老二,没有什么不好的。”

    上清真人无比认真道,鼓舞徐长歌。

    只是这话一说,徐长歌眼中刚刚亮起来的光,瞬间暗澹下来了。

    其余三人也沉默下来了。

    好家伙,有这么安慰人的吗?

    什么叫做老二没有什么不好的?

    谁不想当第一啊?

    “行了。”

    “文景先生,方才打扰,还望先生不要怪罪,老夫先走了。”

    上清真人拍了拍徐长歌的肩膀,紧接着看向顾锦年道。

    “小友,老夫等你。”

    说完这话,上清真人离开。

    而张真人也喊了一句,便一同离开了。

    三人来的快,去的也快。

    非要说有什么变化,就是留下了瑶池仙子。

    “安然,你安顿好瑶池。”

    “锦年,你随老夫来一趟。”

    待三人离开后,苏文景开口。

    随着苏文景出声后,顾锦年立刻跟了过去,至于瑶池仙子,则点了点头。

    她的确涉世尚浅,什么都不懂,突然一下来到一个如此陌生的环境,而且自己师父说话又那么直接,让她莫名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一直不语。

    “行了,诸位继续感气吧。”

    “咱们就别管了。”

    许涯的声音继续响起,让众人落座感气,同时心中也莫名有些其他情绪。

    仙灵根啊。

    一刻钟后。

    书房内。

    苏文景走了进来,随后望向顾锦年道。

    “锦年,今日之事,你有什么想法吗?”

    苏文景开口,直接询问道。

    “回先生,学生没什么想法。”

    踏入书房,顾锦年也如实回答。

    这能有什么想法?

    自己总不可能真去修仙吧?身为国公之孙,大夏权贵,如今更是在儒道一脉有不俗的建树。

    让自己跑去修仙?然后与世隔绝?

    这不是有病吗?

    “你身怀仙灵根,前途无量,难道真没有一丝动心?”

    苏文景问道。

    “回先生,仙门弟子,固然逍遥自在,可学生终究是读书人,既是读书人,也应当为民解惑,帮助百姓。”

    “而不是与世隔绝,抛开七情六欲,学生是人,并非顽石。”

    顾锦年也说出自己内心的话。

    此话一说,苏文景十分满意,望着顾锦年道。

    “很好,非常好。”

    “你有如此觉悟,老夫甚是欣慰。”

    “其实,不炫耀的说,老夫也拥有极品灵根,虽比不过仙灵根,也比不过徐长歌,但若是踏足仙道。”

    “老夫也有一定成果,但老夫与你想法一般,修行者,须抛开七情六欲,如顽石一般,虽逍遥自在,但何尝又不是一种孤独?”

    “我等读书人,应当顺天意,为民解忧,这样才不会空虚一生。”

    得到顾锦年的回答,苏文景的确很满意。

    他还真担心,顾锦年去修仙。

    那样的话,儒道岂不是血亏?

    “对了,这次大夏诗会,你可有把握吗?”

    很快,苏文景话锋一转,询问起大夏诗会之事。

    “回先生,没很大把握。”

    顾锦年如实回答。

    “没事,不用给自己太大压力,不一定非要写出镇国诗,能写出点异象就好。”

    “儒道一脉,主要的还是唯心,诗词这种东西,只是小道尔,算不了什么。”

    苏文景安慰道。

    可顾锦年一听这话,马上出声。

    “哦,先生,学生还以为要千古诗,镇国诗还是有个九成九的把握,千古诗就没太大把握了。”

    听到这话,顾锦年立刻解释。

    毕竟半圣问自己有没有把握,肯定是千古诗啊。

    千古诗太难了,顾锦年是真没把握。

    镇国诗没啥问题。

    只是此话一说,苏文景微微一愣。

    这哔虽然有点尬,但不得不说,装好啊。

    不愧是你。

    “咳。”

    轻轻咳嗽一声,苏文景没什么好说。

    “那你回去准备准备吧。”

    “这次大夏诗会,与众不同,很多事情老夫也不好与你多说。”

    “若有信心,拿下第一。”

    苏文景有些严肃,让顾锦年好好去准备准备。

    “学生明白。”

    虽然不知道苏文景为何如此看重这次大夏诗会,顾锦年答应下来了。

    从院长书房走出。

    顾锦年倒也直接,朝着宿内走去。

    等来到宿内后。

    迎面碰到的人,便是瑶池仙子与安然。

    两人都很文静,性子差不多,只不过瑶池仙子更加仙气点,而安然则是那种比较清纯的。

    走在一起,的确像姐妹花。

    “见过世子殿下。”

    看着顾锦年的出现,安然微微开口,显得十分客气。

    至于瑶池仙子,则望向顾锦年,没有说话,美眸当中充满着一些思绪。

    “见过两位。”

    “瑶池仙子,修仙之说,顾某心里有数,你也莫听宫主所言,顾某从不强求什么。”

    “这段时间,你在此地就当做游玩,我等如同朋友一般,不要被你师父影响。”

    顾锦年十分正经。

    宫主比较奔放,那是宫主的事情,人家瑶池仙子一看就是那种涉世尚浅的清纯妹妹,虽然长的好看,可没必要强求啊。

    大家做个朋友就行,恋爱是自由的,强扭的瓜不甜。

    顾锦年懂得这个道理。

    开个玩笑没啥问题,真要搞那种媒妁之言,顾锦年死活不同意,否则就算在一起,大家也不快乐。

    听着顾锦年所言,一旁的安然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她对顾锦年心中有一些敬佩,是因为顾锦年为民伸冤,普度众生。

    只是当见到如此绝色后,安然没想到顾锦年如此谦谦有礼,而且能说出这话,毕竟瞧瞧方才那些同窗的表情神色。

    一个个看着瑶池仙子,神魂颠倒。

    再看看顾锦年,果然人与人之间是有区别的。

    “世子误会了。”

    “师父没有说错。”

    “只不过,妹妹才刚刚认识世子,未有任何情愫。”

    “是妹妹的原因,请世子放心,妹妹会好好增加情愫,尽可能喜欢世子。”

    瑶池仙子开口。

    十分认真。

    只不过这话听起来太古怪了。

    什么叫做尽可能喜欢世子?

    我有那么差吗?需要强扭吗?

    “呃......世子,我先带瑶池妹妹去住处。”

    安然开口,略显尴尬。

    紧接着将瑶池仙子带走。

    随着两人离开,顾锦年也不由吐了口气。

    这一个仙灵根,居然惹来这么多事。

    这还真是.......没什么好说的。

    只希望接下来能消停一会吧。

    回到房内。

    顾锦年倒也不啰嗦,按照周天术,继续尝试修行。

    很快,灵气涌动。

    一道道灵气没入体内,在体内运转,形成太玄周天。

    每一次转动,古树都会吸收掉这些灵气。

    最终两个时辰后。

    一颗仙道果实出现。

    已经成熟。

    这让顾锦年有些咂舌不已。

    这才两个时辰啊。

    就凝聚出一颗仙道果实?

    自己修炼武道,别说两个时辰了,两天都不见地能凝聚出一颗武道果实啊。

    莫名之间,顾锦年明白了仙灵根意味着什么了。

    随着仙道果实的凝聚。

    顾锦年倒也没有摘取。

    而是继续修行。

    如此,又是两个时辰,第二枚仙道果实孕育而出。

    两颗仙道果实,顾锦年倒也不啰嗦,直接摘取。

    第一枚果实摘取后。

    金光乍现。

    伴随着一篇经文浮现,如武道果实一般,是功法。

    【三清混元法】

    是仙道至尊术。

    或许是因为有武道至尊术的原因,顾锦年到没有太大的震惊。

    仙灵根都出现了,有篇至尊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很快,功法全篇出现在脑海当中。

    三清混元法,主修元神。

    而且可以凝聚三道元神,代表上清,玉清,太清。

    这篇至尊术最大的功效便是避开因果。

    仙道门徒,虽然掌控天地之力,拥有仙法道术,可他们也有极大的限制。

    那就是因果。

    他们不能随意下山,境界越高,越不能插手世俗当中的事情,否则因果加持,化作业力。

    将会招来三灾九难。

    所以修仙之人,往往会死于一些莫名其妙之事,但这些事情,早已经是命中注定。

    因果。

    是仙道中人最害怕的东西,境界低还好,也没有什么因果不因果。

    但境界越高,碰到因果就是大劫。

    死了就是死了。

    也正是因为这点,许多人不敢轻而易举踏足仙道。

    毕竟仙灵根,天灵根,极品灵根虽然罕见,可上等灵根也不会太少。

    整个大夏王朝,多少权贵商贾?若不是因为这个,他们早让后代去修仙了。

    前期读书再好,也比不过修仙啊?

    权力只要不是王侯将相,也比不过修仙啊。

    入仙道,便是要断绝七情六欲。

    仙道中人,活一千年有些夸张,但随随便便活个两百年三百年其实不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

    类似于上清真人,张真人这种,借助各种天材地宝,再加上自己的境界,可以活到五百岁。

    而凡俗中人,武道儒道,能活多久?

    儒道还好,比武道要强一些。

    毕竟这些大儒平日里都修炼养气之术,滋润肉身。

    武道不行。

    尤其是有战功的武道强者,正常情况下,一位武王强者,能活到两百岁。

    可这是正常情况下。

    武道讲究就是莽,不服就干,动不动就是生死架,打完一场以后,就算你赢了,你也是惨胜。

    伤筋动骨多少?

    有些伤势是无法彻底愈合的,就好比顾锦年的爷爷,顾老爷子。

    现在八十岁,看似精神奕奕,但实际上当年征战,受了不知道多少伤,靠药物可以治本,却不能治根。

    类似于一些运动员一般,经常超负荷训练或者是比赛,身体潜能被挖空,外强内干。

    所以。

    倘若踏入仙道,回首望去,再无家人,也无朋友,眨眼之间两百年过去了。

    茫茫大世,只有自己一个人,这得多孤独啊。

    顾锦年没啥奢求的,武道勤学,但尽可能不打架,儒道养气,现在加上仙道,还可以避开因果。

    就当做养生之术来修行。

    五百年太夸张。

    两百年就够了。

    能活两百年,该享受的也享受了,该玩的也玩了,不留遗憾,点到为止就行。

    想到这里。

    顾锦年牢牢将三清混元法记下来。

    而后摘取第二枚仙道果实。

    很快,一枚丹药浮现。

    【上清宝丹】

    丹药浮现,是白色的,晶莹剔透,散发澹澹清香味。

    类似于蛟龙宝丹一般。

    不过是仙道特供。

    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吞服上清宝丹。

    刹那间,滚滚灵气涌入体内。

    顾锦年按照三清混元法修行。

    运转三清周天术。

    很快,灵气化作江河,在体内直接奔腾,硬生生开辟出一条灵脉。

    正式踏入开脉境。

    而且直达开脉境圆满。

    只不过三清混元法,需要开三条灵脉,才能算圆满,不然顾锦年修行其他心法,就算是开脉境大圆满了。

    仙道七境。

    开脉为第一境。

    没开脉之前,吸收的灵气,只能在体内运转,滋润肉身。

    开脉之后,吸收的灵气,可以进入灵脉当中,而后转换为法力。

    拥有法力,则可以做到一些控物,御器的能力。

    抵达练气境后,便可御剑飞行。

    只不过,顾锦年开的这灵脉与众不同,似江河一般,恐怖无比。

    法力汹涌,雄厚可怕。

    完全可以做到基本的御剑飞行。

    毕竟修行的乃是至尊术。

    与此同时。

    往圣堂内。

    许涯四人正朝着宿内行走。

    徐长歌脸色难看,有些失魂落魄。

    他今日遭受的打击,很大很大。

    而这一路上,三人也在安慰徐长歌。

    “其实要说我吧,师兄,这也不算什么啊,不就是仙灵根吗?”

    “说实话,我不觉得仙灵根有那么强,你想想看啊师兄,我是极品灵根,你是天灵根,你花费一日时间开脉成功。”

    “我花了十五天左右,说句实话,相差也不过十五倍,但你是极品天灵根,不是寻常的天灵根。”

    “世子殿下虽然是仙灵根,但再快能有多快?最起码也要半天时间吧?”

    “也就是说,世子殿下,比你只快一倍。”

    “但世子殿下,晚你十多年修行,此消彼长之下,师兄,你真不用担心,最起码二十年内,仙道第一俊杰还是你。”

    许涯开口,安慰着徐长歌。

    而徐长歌听完这话后,眼神当中稍稍有些神,而后缓缓道。

    “精准一点,师兄是十一个时辰开脉成功,不是一天。”

    他如此说道。

    可还是有些难受。

    “对啊,对啊,长歌师兄,你想一想,仔细算的话,最多快你一倍,这算什么?”

    赵思青也跟着开口。

    安慰着徐长歌。

    “唉,无须安慰我了,仙灵根与天灵根之间,相差甚大,怎可能区区一倍。”

    徐长歌出声。

    他心里有数,只不过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

    “师兄。”

    “你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不就是仙灵根吗?”

    “说实话,修行之路,又不仅仅只是看灵根。”

    “你开脉到开脉圆满,只用了十天时间,无限接近仙灵根,宗门不是有长老说过吗?你这个资质,比仙灵根差不了多少。”

    “你何必如此?”

    许涯有些没好气了,觉得自己师兄太自暴自弃了。

    何必呢?

    果然,随着这话一说,徐长歌一愣。

    仔细想想还真是啊。

    自己乃是极品天灵根,虽然不知道仙灵根有多强,但相差应该不大吧。

    宗门长老的确说过,自己与仙灵根差不了多少。

    “真的吗?”

    徐长歌有些重拾信心了。

    “真的。”

    “是啊,师兄,没必要。”

    “大师兄,相信自己。”

    三人齐齐开口,鼓励徐长歌。

    也就在此时。

    三人经过顾锦年房门。

    突兀之间,顾锦年的房门也在这个时候打开了。

    很快。

    一张桌子飞出。

    顾锦年也正好走了出来,操控着这张桌子。

    他踏入开脉境,体内法力澎湃,所以想着试一试。

    刚好没想到,遇到徐长歌四人。

    “诸位好。”

    顾锦年笑着与四人打招呼。

    而四人却愣在原地。

    眼神当中充满着震惊。

    “控.......控.......控物?”

    “练气境?”

    “世子殿下,您突破到练气境了?”

    许涯,赵思青,上官白玉,徐长歌四人彻底愣在原地。

    尤其是许涯,更是忍不住出声问道。

    “没。”

    “最多开脉圆满吧。”

    “许涯兄,怎么御剑飞行的啊,你正好教教我。”

    顾锦年开口。

    对修仙,顾锦年没什么太大感觉,但御剑飞行,顾锦年还是充满着期待。

    “呃......。”

    许涯点了点头。

    但内心早已经翻江倒海了。

    开脉圆满?

    这才多久啊?

    前前后后四个时辰。

    就开脉圆

    满?

    尼玛,这就是仙灵根吗?

    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徐长歌当初十日开脉圆满,顾锦年四个时辰。

    这相差不是十倍,这相差是几十倍,甚至是上百倍啊。

    这一刻,三人闭嘴了。

    没有安慰徐长歌了。

    他们甚至自己都想安慰自己了。

    天才,他们或许会嫉妒。

    可这样的天才,已经不是嫉妒不嫉妒了,而是怀疑人生。

    是真的怀疑人生啊。

    徐长歌沉默了。

    他快步离开。

    一句话都不想说,憋着满肚子的难受,直接离开。

    他想静静。

    而看着离开的师兄,许涯的声音逐渐响起。

    “世子殿下,今日太晚了,要不明日,明日我教你御剑飞行。”

    许涯开口。

    硬着头皮挤出一点笑容。

    “好。”

    “那我先尝试御桌飞行。”

    顾锦年点了点头,的确现在天色太晚了。

    他凝聚法力,操控书桌在他面前,而后直接跳上去,控制一下平衡,随后开始上下移动。

    《日月风华》

    仅仅不到半刻钟后。

    顾锦年便逐渐找到感觉。

    紧接着脚踩书桌,开始御桌飞行。

    望着这一切。

    赵思青忍不住开口询问。

    “姐姐,咱们学会御剑术,花了多长时间?”

    她忍不住询问道。

    “七天。”

    后者澹澹回答。

    望着顾锦年的目光,充满着羡慕。

    人比人。

    当真是气死人啊。

    然而。

    就在顾锦年御桌飞行时。

    秦王府内。

    正准备前往大夏书院,为顾锦年送礼的李遂,突然收到一则消息。

    扶罗王朝的才子。

    提前入京了。

    ---

    ---

    ---

    晚了十分钟,抱歉。

    感谢盟主半盏浊酒丶的打赏。

    十分感谢。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03709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037097.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