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七十六章:顾锦年解题,永盛大帝霸气一面,边境之辱

正文卷 第七十六章:顾锦年解题,永盛大帝霸气一面,边境之辱

新书推荐:招仙令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杀手傻子至尊我可是正派剑仙凡人之长生仙道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人间有你暖如春游离半生

    大夏皇宫。

    大殿之外。

    神罗三皇子与各大才子,静静站在殿外,看着百官皱眉思索,心中无比得意。

    然而,随着两道身影的出现。

    顿时之间,引来众人目光投去。

    “秦王殿下?”

    “那不是顾锦年吗?”

    “怎么把他喊过来了?”

    “是顾锦年。”

    随着顾锦年这三个字响起,扶罗王朝上上下下都不由投去目光。

    对于这个名字,他们格外的敏感。

    殿外。

    永盛大帝看着走来的顾锦年,眉宇之间有说不出的愉悦啊。

    “学生顾锦年,见过陛下。”

    “愿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不远处。

    顾锦年到没有继续快跑了,满朝文武,再加上外邦都在这里,若是一路小跑,岂不是有失身份?

    他来到永盛大帝面前,礼道十足,以学生之礼,拜见永盛大帝。

    不过,与此同时,顾锦年也用余光看向一旁的权杖。

    “锦年,见到舅舅无须如此客气。”

    看着顾锦年,永盛大帝满脸笑容,而后望了一眼神罗三皇子等人。

    再看向顾锦年道。

    “锦年。”

    “此物名为月华权杖,被十二道黄金铁链封锁固定,上面还有一块无灵石,无法借助真气法力强行取出。”

    “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吗?”

    永盛大帝开口,直接询问,也懒得啰嗦什么。

    他对自己这个外甥,给予厚望。

    只是还不等顾锦年开口。

    神罗三皇子的声音却已经响起了。

    “见过世子。”

    “世子,某久仰大名啊。”

    神罗三皇子笑着开口,紧接着指着月华权杖道。

    “此物乃是我神罗传说宝物,名为月华权杖,不过不是真品,而是彷物,但价值连城。”

    “而且涉及神罗传闻,具体是.......”

    神罗三皇子望着顾锦年,虽然第一次相见,但他并无太过于惊讶,而是想要继续吹捧月华权杖。

    只是,顾锦年的声音已经响起了。

    “三皇子无须解释,来的路上,秦王殿下已经告知。”

    顾锦年打断对方接下来的长篇大论。

    而是静静看向这根月华权杖。

    一路上,李遂大致说清楚来龙去脉,他也知晓,扶罗王朝的意图是什么。

    不就是想要来恶心一把大夏王朝吗?

    端看此权杖,月华在上,大夏血石在下,十二根黄金锁链固定,你要说没点那种意思,顾锦年还真不信。

    不过礼道嘛,就是这样的,只要没撕破脸,明摆着恶心你,你也只能受着。

    尤其是自己这个舅舅,是大夏皇帝,对自己人喷两句没什么好说的。

    可对外邦使臣,还是要注意形象,否则丢的就不是皇帝脸面,而是一个国家的脸面。

    但顾锦年不一样。

    他可以肆无忌惮一些。

    “哦,原来世子明白了。”

    神罗三皇子依旧笑着开口,只是这笑容略显僵硬罢了。

    “扶罗皇帝是否好奇,如何取出这柄权杖对吗?”

    顾锦年开口,望着对方问道。

    “对。”

    “这是困扰我扶罗王朝数千年的谜题,我父皇说,大夏必有智者,所以特意让我前来,寻求答桉。”

    神罗三皇子笑着开口。

    但就在这一刻。

    顾锦年已经来到权杖周围,而后没有任何犹豫,凝聚法力,对准这十二根黄金锁链,直接噼砍下来。

    权杖有无灵石,但这黄金锁链又不是无灵石,即便是赤金也挡不住法力。

    砰砰砰砰。

    十二道铁链断开的声音响起。

    刹那间满朝文武全部变色。

    而神罗三皇子更是失声开口。

    “放肆。”

    “你这是毁我国珍宝,你在做什么?”

    他大吼,有些失态。

    可随着十二根铁链被斩断,月华权杖也在微微摇晃,好在下面有一块红血宝石,故而没有掉落下来。

    这一刻,所有人都有些不解,看向顾锦年。

    除了永盛大帝面色平静,哪怕是太子还有秦王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这是扶罗王朝送来的珍品,顾锦年直接破坏,传出去肯定不好。

    “三皇子。”

    “不可失态。”

    也就在此时,扶桑十公主开口,她看着三皇子如此说道。

    后者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当下收敛一些,可眼中还是有些愤怒,望向顾锦年。

    “世子殿下。”

    “本皇子敬你是大夏世子,你为何坏我扶罗宝物?”

    神罗三皇子开口,望着顾锦年,如此问道。

    听到三皇子之言,顾锦年则转过身来,目光平静。

    “扶罗皇帝想知道,第一位神罗皇帝是怎么取出月华权杖。”

    “我这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

    “就是这般取出。”

    顾锦年出声,显得十分澹然。

    此话一说,众人一愣。

    因为顾锦年直接破坏珍宝,让他们一下子没有意识过来,现在看去,好像可以取出来了。

    还真是这样的啊。

    “你这是破坏,那里是取物?”

    三皇子出声,觉得顾锦年这是在狡辩。

    然而,顾锦年却摇了摇头道。

    “你错了。”

    “这就是唯一答桉。”

    “敢问三皇子一声,月华神,有没有说过,不允许斩断黄金锁链?”

    “亦或者扶罗皇帝有没有说过,不允许斩断黄金锁链?”

    顾锦年澹澹开口。

    询问着三皇子。

    此话一说,三皇子顿时愣了。

    因为.......还真没有。

    也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了。

    “的确。”

    “这就是唯一答桉。”

    声音响起,是李善的声音,他望着月华权杖,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李相何言?”

    有官员好奇,忍不住开口问道。

    当下。

    李善深吸一口气,看着月华权杖,又看向顾锦年,随后缓缓出声。

    “我们所有人都被骗了。”

    “这十二根黄金锁链,其实就是我们心中的成见,也是我们心中的傲慢。”

    “这月华权杖璀璨无比,更是万般奢华,哪怕是锁链,也是黄金打造,是稀世宝物,所以当见到月华权杖之时,这就是一件绝世宝物。”

    “而配上月华传闻,给我等一种心诚则灵的错觉,误导我等去思考解题。”

    “可实际上,题为取,答也是取,黄金锁链,锁住的不仅仅是月华权杖,更是我等的智慧。”

    “妙,妙,当真是妙啊。”

    李善开口。

    顾锦年斩断黄金锁链时,他就莫名想到了什么,如今细细想了一会,便立刻明悟了。

    果然。

    随着李善开口,众人不由纷纷露出恍然之色。

    是啊,题目是取出月华权杖。

    只要月华权杖不出问题,不就够了吗?

    这黄金锁链虽然珍贵,可对比月华权杖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而且斩断之后,黄金又没有什么损失。

    “嘶,用黄金这种珍贵之物铸成锁链,其实是陷阱,倘若是普通铁链,斩断了也就斩断了。”

    “可黄金铸成,再加上如此珍贵,又是外邦送来,我等的的确确不敢往这方面去想。”

    “原来智慧在这里啊。”

    “世子殿下,当真聪慧,当真聪慧啊。”

    此时,何言的声音响起。

    他颇为激动,忍不住夸赞顾锦年。

    一来是发自肺腑,二来则是,这神罗三皇子可是明确说了,只要破解了,这玩意就白送给大夏王朝。

    八千万两白银啊。

    这东西,说实话,何言觉得不值八千万两,成本最多三千万两,这还是加上红血石和无灵石的缘故。

    不加上这个不可能值八千万两。

    最珍贵的地方,是象征,工匠,技术等等。

    只不过这玩意他又不在乎,要是其他东西还好,这象征扶罗王朝,没啥作用啊。

    拿这玩意抵八千万两白银?

    他不干。

    白嫖!

    他愿意。

    所以,不知道为啥,何言看顾锦年莫名顺眼太多了。

    随着何言与李善的解说,众人也恍然大悟了。

    哪怕是扶罗王朝的才子,也莫名觉得很有道理。

    “李相所言极是。”

    顾锦年笑着回答。

    而永盛大帝则无比喜悦,看顾锦年真是越看越顺心。

    “是这样的吗?”

    神罗三皇子望着一旁的十公主,忍不住好奇问道。

    神罗三皇子不知道破解之法,但扶桑十公主知道。

    两人完全是打配合的,一个提出问题,如果大夏回答不出,由扶桑公主回答。

    所以,神罗三皇子现在将所有希望都放在她身上。

    望着被斩断锁链的权杖,扶桑十公主没有撒谎,看向顾锦年道。

    “不愧是大夏第一智者。”

    “世子殿下没有说错。”

    “我扶桑女帝也研究过月华权杖,她认为月华真神设立此物,就是要让世人斩断心中的枷锁,唯独如此,才可获得权杖,不被世俗羁绊所影响。”

    “此物看似是整体,可实际上核心便是这根权杖,黄金固然珍贵,但对比权杖来说,则一文不值,可世人却总会被这十二根黄金锁链误导。”

    “这锁链,锁住的不仅仅是权杖,更是心中的成见,心中的误解,还有心中的执念。”

    扶桑十公主缓缓开口,认真解释道。

    此话一说,神罗三皇子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包括扶罗王朝的儒生,也有些沉默了。

    谁能想到,顾锦年居然只看了一眼,便能知晓破局。

    说实话,如果不是确定,这是他们出的题,他们真认为这是串通好的。

    毕竟月华权杖出现后,他们也在思考,半天半天想不出任何办法取出权杖。

    这智慧,令人惊愕。

    “过誉了,本世子并非是大夏第一智者。”

    顾锦年微微笑道,他可不蠢,这扶桑十公主看似在夸赞自己,可实际上也是在挖坑。

    《五代河山风月》

    捧杀自己。

    “哦?世子殿下能在短短不到半刻钟的时间,破解扶罗王朝研究数千年之谜,这还不算第一智者?”

    “那敢问世子殿下,谁是大夏第一智者?”

    扶桑十公主开口,有些好奇。

    这回不仅仅是扶桑十公主了,基本上所有人都很好奇。

    “自然是我舅舅啊,我很多东西都是从我舅舅身上学的,真要说大夏第一智者,肯定是我舅舅。”

    顾锦年一脸认真道。

    此话一说,所有人都愣住了。

    好家伙。

    这马屁拍的,浑然天成啊。

    一瞬间,所有目光不由全部聚集在永盛大帝身上。

    之前永盛大帝也十分好奇,不知道顾锦年会说谁。

    可听完之后,永盛大帝心中也震惊了,很快便大喜无比。

    自己这个外甥果然是在偷学自己啊。

    哈哈哈哈,当真是好外甥。

    “圣上英明。”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此时,户部尚书的声音立刻响起,虽然他知道顾锦年在拍马屁,可不介意一起拍啊。

    随着户部尚书开口,众臣也纷纷跟着出声,称赞永盛大帝。

    面对如此称赞,永盛大帝明面上却显得无比平静。

    “锦年。”

    “你能学朕,朕很欣慰,不过你也要记住,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朕也算不上第一智者,当真要说,你舅公才算是第一智者。”

    “朕只是将你舅公十分之七八学到了,而你现在也差不多学走了朕十之五六,好好读书,早点学完,未来的大夏,就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永盛大帝出声,夸赞了一下太祖,但主要还是夸赞自己。

    不过最后一句话,却让满朝文武心神一震。

    未来的大夏,就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这明摆着就是要给顾锦年铺路啊。

    一旁的太子,还有顾锦年身旁的秦王殿下,心中充满着羡慕。

    不过也有些庆幸,还好顾锦年不是皇子,这要是皇子的话,他们两个只怕根本没有任何一点竞争机会。

    “舅舅言重,很多事情外甥还是要多学,希望舅舅往后能多多提点外甥。”

    顾锦年笑着开口。

    虽然吧,拍马屁有些不太好,但谁让自己舅舅是皇帝呢?

    这要是不乘机拍个马屁,以后怎么坐稳位置啊。

    “好,很好,你有如此心态,不急不躁,深得朕心。”

    永盛大帝对顾锦年更加满意。

    到底还是有李家的血脉啊,不错不错啊。

    可惜的是,顾锦年不是自己儿子,要是自己的儿子,那大夏当真是有望。

    “三皇子,敢问一声,这权杖是否当真送给我大夏王朝?”

    “无须还礼?”

    也就在此时,户部左侍郎的声音响起了,他看向神罗三皇子,如此问道。

    随着此话一说,户部尚书何言的声音也跟着开口。

    “放肆。”

    “扶罗王朝一向重信誉,答应的事情,怎可能会食言,你如此开口,是何用意?”

    “这里轮不到你说话,退下。”

    何言开口。

    可正常人谁看不出来,这是在唱双黄啊。

    左侍郎敢这样说话,肯定是得到何言的示意,如今表演一番,就是再提醒神罗三皇子,方才说过的话。

    三千多万两白银的东西。

    如果要回八千万白银的礼,他户部拿不出来,也不可能拿出来。

    但白拿一点问题都没有。

    虽然这样做有点恶心人,可毕竟几千万两啊,恶心就恶心点呗,大不了挨顿喷。

    果然,永盛大帝有些没好气,看向何言道。

    “朕大夏乃是礼仪之邦,所谓礼尚往来,扶罗王朝送来如此贵重之礼,无论如何都要回些礼。”

    永盛大帝开口。

    不过这话的意思也很明显,回些礼嘛,具体回多少,那不就是我说了算。

    等价就别想了,你出题刁难我们,被我们解决了,还想占便宜?做梦去吧。

    几人你一句我一句,神罗三皇子心头更是烦躁至极。

    不过他还是硬着头皮,满脸笑容道。

    “圣上言重。”

    “我父皇既然开口,若能解惑,便赠予大夏,既然开口,那便一定是赠予,回礼之事,实在是不好,否则传出去了,还要说我们扶罗王朝穷酸不已。”

    “不过,我父皇还准备了两份大礼,眼下时辰也不晚,圣上可否一同看完?”

    他笑着开口。

    此话一说,众人略显沉默,他们知道,扶罗王朝不可能只准备一道题。

    肯定做好了二手准备。

    只不过,没想到的是,神罗王朝的人,会如此直接,一道题结束了,直接询问第二道题。

    还真是够狠啊。

    “准。”

    然而,不等众人开口,永盛大帝却显得十分镇定。

    此话一说,神罗三皇子不由一笑,随后拍了拍手,又是一辆马车出现。

    只不过没有月华权杖要隆重。

    依旧是一块巨布遮盖。

    随着马车出现在众人面前后,神罗三皇子给了一个眼神,仆人们则将巨布拉下。

    当巨布落下。

    一头纯金色的牧羊出现。

    高三丈有余,宽半丈,这只羊栩栩如生,工艺上比不过月华权杖,但一眼看去,也能给人巨大的冲击感。

    纯金打造的巨羊。

    这还真是大手笔啊,乍一眼看,就知道这头金羊至少价值一千万两白银。

    扶罗王朝是舍得下本金。

    一千万两白银,送来一只纯金羊,这玩意完全可以熔炼掉。

    此时此刻,户部尚书何言眼睛都直了。

    看向神罗三皇子,就如同看到大冤种一般。

    “圣上。”

    “我神罗临近大夏西边,祖先牧羊为生,但西部地区,时常会有地灾发生,导致羊群四奔,往往牧羊人辛苦数年,分文不得。”

    “所以我父皇好奇,大夏王朝在西部也有牧羊之说,如果是圣上您派十个人前往西部,看守一千头羊,倘若每一次地震,都会少一人一百羊。”

    “十个月后,还会剩下多少人和羊呢?”

    “若是能为我父皇解惑,这只纯金巨羊,也算是扶罗王朝赠送之礼,以示两国之友好。”

    神罗三皇子笑着开口。

    提出了一个极为简单的问题。

    满朝文武听后,一个个有些惊讶。

    这问题需要问吗?

    十个人,一千头羊,一个月少一个人和一百头羊,十个月后就什么都没了啊。

    这么简单的问题需要问吗?

    白送?

    要不要这么客气?

    一时之间,众人皱眉,甚至有文臣就要直接回答,但却被李善用眼神制止下来了。

    扶罗王朝提出这个问题,肯定是有用意的。

    绝对不会如此简单。

    直接回答,绝对要出事,这些官员下意识回答没关系,要是回答对了,能得到嘉赏,若是回答错了,那就是万丈深渊。

    随着李善的目光扫下,百官皆然沉默,马上惊醒,知道这个时候不能乱说话。

    不过所有目光,也齐齐落在了顾锦年身上。

    不远处。

    听到这个问题,顾锦年微微皱眉,他细细思考,

    这问题肯定不会如此简单,有陷阱。

    但具体是什么陷阱,他一时之间还真想不到,需要逐字思考。

    这一刻,看到顾锦年也在沉思,神罗三皇子不由露出得意笑容。

    这个问题很好回答。

    但不管什么回答,都是错的。

    也就在此时,永盛大帝的声音响起了。

    “十个月后,还剩下十个人,零只羊。”

    他的声音响起,几乎是毫不犹豫,将答桉说出。

    只是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皱眉了,除了顾锦年,他在永盛大帝回答的一瞬间,便想明白了一切。

    永盛大帝回答正确了。

    “圣上,一个月少一个人,一百只羊。”

    “十个月后,怎可能还剩下十个人?零只羊?”

    神罗三皇子皱眉,他虽然不知道答桉,但他下意识觉得这答桉不对。

    可永盛大帝却看了他一眼,只是这一眼,却显得无比的高傲。

    “西部地区,的确时常有地灾,羊是动物,没有智慧,发生天灾,它们恐惧害怕,会逃离羊圈,这是自然。”

    “可朕派出去的士兵,一定不会离开,莫说地灾,即便是天火神雷,只要没有朕的命令,他们便不敢离开。”

    “军令如山,朕令如雷。”

    “朕是大夏的天,朕的大夏将领,只听朕令,不惧天意。”

    “明白吗?”

    永盛大帝开口,他面色平静,可一番话却说的众人热血沸腾。

    哪怕是顾锦年,再听完这番话后,也不由热血沸腾。

    马上的皇帝,就是不一样。

    能有这般的见解,当真是霸道无比。

    这一刻,顾锦年看到了自己这位舅舅的不同。

    果然,造反成功的皇帝,都不是一般人啊。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可,所有臣子彻彻底底开口,是发自内心的敬重,之前的的确确带着拍马屁性质,可现在不一样了。

    永盛大帝展露出属于他的光彩。

    而这个回答,也让神罗三皇子面色一变。

    他不知道真实答桉是什么,可听完永盛大帝所言,他心里也有数了。

    尤其是扶桑十公主,也在这一刻开口。

    “大夏圣上,果然圣明无比,方才世子所言,一点没错,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扶桑十公主开口。

    她这般开口,就意味着永盛大帝回答对了。

    连破两题。

    神罗三皇子的脸色有些不太好了。

    他来之前,朝中大臣断言,光是第一道题,大夏王朝至少需要数个月才有一定可能想到破解之法。

    想要破三题,几年时间都不够。

    可没想到的是,这一眨眼的功夫,居然被破两题。

    如果第三题还被破解的话,扶罗王朝就要成为笑话了。

    “三皇子殿下,时辰还不晚,不如直接将第三件礼物送来,让我等好好见识见识。”

    此时此刻,有人开口,带着笑容,如此说道。

    这话一说,百官也纷纷笑出声。

    连破两题。

    他们有无与伦比的自信,一个是顾锦年带来的,一个是永盛大帝带来的。

    这就是士气。

    再加上一点,这扶罗王朝三份厚礼,的的确确是厚礼啊,一只羊价值千万白银。

    这笔银子拿出去,干什么都好啊,哪怕是给群臣发点补贴,都是一件好事。

    “不敢不敢。”

    神罗三皇子讪笑一声,不过既然对方都开口了,他也没有啰嗦。

    拍了拍手,不过这一次不再是马车,而是几个人捧着一卷东西,缓缓出现在殿下。

    “大夏圣上。”

    “这第三件礼物,乃是我扶罗王朝,画圣绝笔之作。”

    “还望圣上喜欢。”

    他笑着开口。

    紧接着他给仆人一个眼神,顿时殿下几位仆人,将画卷展开。

    很快,当画卷展开后,在场所有人脸色顿时大变。

    每个人脸色都变得无比难看。

    哪怕是永盛大帝的脸色,也微微一变,变得有些阴冷。

    因为这巨画上,画着的正是边境十二城全貌图。

    这是在挑衅。

    赤果果的挑衅啊。

    天下人都知道,大夏王朝丢失了边境十二城。

    如今更是被匈奴改名为燕云古城,就是在大夏王朝。

    燕云是曾经燕国取名,后来被大夏一统之后,改名为边城。

    匈奴霸占,趁着大夏王朝内乱,再将名字改回曾经的名字,这意味着什么?

    不就意味着这边境十二城,不是你们大夏的国土,而是曾经燕国的国土,所以大夏没有资格让匈奴归还领地。

    目前也的确是占据这个道理,所以大夏王朝想要收回,却被大金王朝与扶罗王朝处处为难。

    现在神罗三皇子拿出这个东西来,当做第三份礼物。

    扶罗王朝几乎是赤果果的挑衅,嘲笑大夏王朝丢失领地,也在辱骂这位皇帝,丢失了领地。

    而为什么会丢失?就是因为你篡位,你得位不正。

    这一刻,群臣愤怒,这是真的愤怒啊。

    你第一份礼物,是月华权杖,故意将权杖摆在上面,下面铸成红血宝石,是大夏的国石,间接性踩着大夏王朝。

    还用十二根黄金锁链稳固权杖,这不就是在恶心人,恶心大夏王朝?

    赤果果的告诉你,你丢失的领地,被我扶罗王朝牢牢封锁着。

    想要拿回来?痴心妄想。

    然后第二份厚礼,其实是陷阱,任何一个回答,都是错的,表面上是加减法问题,可实际上问的就是你大夏军人意志力。

    没想到被永盛大帝看穿了。

    可这些都无所谓,纯粹当你恶心人罢了。

    可现在就彻底不一样了,你拿大夏王朝的痛楚来当贺礼?

    你当真觉得大夏王朝脾气好?

    “放肆。”

    “尔等到底居心何意?扶罗帝王又是何意?拿此物出来,是想要做什么?挑衅吗?”

    兵部尚书忍不住大吼,他面色涨红,气的浑身发抖,怒指神罗三皇子。

    “其心可诛,其心可诛啊。”

    “边境十二城,是我大夏的伤痛,尔等着画,赠我大夏,这是何意?你们想要做什么?”

    工部尚书也跟着开口,无比愤怒。

    “一而再,再而三,你们如此挑衅我大夏王朝,当真就不怕陛下发怒?”

    一道道声音响起,群臣激愤。

    之前也就是恶心人,玩点阴的。

    可现在已经是打脸了,往大家脸上抽巴掌,谁还跟你客气啊。

    你要是大金王朝的也就算了,扶罗王朝而已,如果不是大金王朝,大夏铁骑早就踏平扶罗了。

    真他娘的嚣张。

    此时此刻,永盛大帝面无表情。

    然而,面对众人之愤怒,神罗三皇子没有任何一点畏惧。

    只不过装还是装的委屈。

    “诸位当真误会了。”

    “陛下您英明无双,我父皇根本没有此意。”

    “我父皇知晓,大夏遭遇外敌,北边匈奴抢掠大夏十二城,扶罗王朝也深感愤怒,但奈何局势已定,再加上匈奴强悍。”

    “扶罗王朝有心想要帮助大夏,却也无能为力,故而请来扶罗圣手,为大夏落笔画出十二城。”

    “免得陛下日日夜夜思念,同时也是表达我扶罗之意,若有朝一日,大夏圣上您要收复十二古城,扶罗王朝必然全力支持。”

    “倘若引来误会,侄儿愿向陛下致歉,将此画带走,更换一礼。”

    神罗三皇子开口,满口的仁义道德。

    但他的心思,谁能不知?

    不过他不害怕,也很正常,他是神罗三皇子,又是使臣,如今来大夏王朝,是带人来参加大夏诗会的。

    这场诗会,不说天下瞩目,但也差不多了。

    送来三件厚礼,第一件和第二件的确厚重,第三件虽然无比恶心人,可这一番话也站得住脚。

    如果大夏王朝当真雷霆大怒,惩他或者罚他,那对大夏王朝来说,绝对是一件天大的麻烦。

    使臣送礼,就因为你自己自卑,然后就把人家杀了或者打了?你还叫什么礼仪之邦?

    你还自称什么王朝?

    你还叫什么圣君?

    对于扶罗王朝来说,一个三皇子,和一个十公主,死了也就死了。

    可在道德制高点上,扶罗王朝绝对会让大夏王朝明白,什么叫做致命节奏。

    你敢杀人,就能搞臭你。

    如今天命已显,儒道有很大的可能,得到天命,天下儒道最讲究的就是礼道。

    若是大夏皇帝敢乱来,付出的代价,只怕会极大极大,是一百个神罗三皇子都比不了的。

    也正是拿捏住了这一点。

    神罗三皇子没有畏惧,不过他也不会继续挑衅,意思到了就行,继续找麻烦的话,完全没必要。

    “不用。”

    “来人,将此画收下,悬挂于朕的寝宫,朕的确日日夜夜念着十二城,扶罗圣手当真厉害,能将十二城画的这般真实。”

    “告诉你父皇,朕很喜欢这幅画。”

    大夏皇帝开口。

    他没有任何生气,也没有任何怒火,取而代之的是平静。

    甚至,他直接让人将画悬挂于寝宫当中。

    这就是帝王的魄力。

    但也就在此时,永盛大帝继续开口道。

    “还有,跟你父皇说,扶罗王朝送如此大礼,朕深感欣慰。”

    “只是这画朕总觉得不太满意,有生之年,朕一定会请大夏圣手,绘画一张全新的十二城,送于你父皇。”

    “而且朕素闻,扶罗帝都繁华至极,也可让其,一并画之,送于扶罗双帝。”

    永盛大帝开口。

    这一番话意思很简单。

    有生之年,必会夺下十二城,若是可以,马踏扶罗。

    神罗三皇子听闻,只是微微一笑。

    说狠话谁不会说,他不在乎。

    “陛下圣明,侄儿一定会转告父皇,侄儿也期待有这么一日。”

    三皇子笑呵呵道。

    他身旁的扶罗儒生,也跟着高呼圣明。

    令人作呕。

    也令人气愤。

    而不远处的顾锦年,望着这燕州十二城,神色平静。

    他心中有些想法,亦或者是说,有些冲动。

    “舅舅。”

    顾锦年开口,他心中有一团怒火,可就在此时,永盛大帝的声音缓缓响起,打断了顾锦年的话,

    “锦年。”

    他开口。

    顾锦年立刻回应。

    “外甥在。”

    顾锦年大声回答。

    “今日之事,你好好记住,扶罗王朝之礼,厚重如山,大夏王朝,乃礼仪之邦,未来朕要让你十倍,百倍还之,明白吗?”

    永盛大帝开口,他看着顾锦年。

    这一番话,不是让顾锦年记仇,而是真正的再教顾锦年一些东西。

    要懂得忍。

    他看得出,顾锦年眼中的愤怒,也知道顾锦年想要做什么,但他制止了。

    因为没有必要。

    与其在这里跟对方嘴炮,不如用实力打脸,用本事打脸。

    嘴炮,没有任何意义。

    “外甥明白。”

    “请舅舅放心。”

    听着永盛大帝这番话,顾锦年点了点头。

    他明白此言。

    心中的怒火,也按耐住了。

    不过,他还是看向神罗三皇子,缓缓开口道。

    “扶罗王朝,送如此大礼。”

    “按理说,应当由礼部回礼。”

    “不过本世子认为,这般厚重之礼,无论大夏如何回之,也无法比拟。”

    “所以本世子献丑一二,送儒道真谛二字,赠予扶罗王朝,就不知三皇子会不会嫌弃。”

    顾锦年开口。

    让他忍,他可以忍。

    但咽下这口气,他咽不下。

    如此挑衅,如此讽刺,自己舅舅忍下,为的是大局,可自己忍不了。

    “哦?世子乃是大夏第一俊杰,传闻有儒道圣人之资,世子赠字,我等岂敢不要,何况又是儒道真谛。”

    “本皇子的确好奇,什么儒道真谛。”

    神罗三皇子知道,顾锦年肯定没好东西送,但是他不能不接。

    不然的话,扣他一个不尊礼,那就麻烦了。

    再说了,这么大的亏,大夏王朝都吃了,自己就算吃点亏,又能如何?

    “笔来。”

    顾锦年开口。

    刹那间,有太监立刻送来笔墨纸张。

    顾锦年没有废话,凝聚才气,在宣纸之上,留下两个大字。

    【廉耻】

    字体出现。

    顿时之间,扶罗王朝所有儒生脸色不由变得有些难看。

    他们知道顾锦年肯定要找麻烦。

    可没想到的是,顾锦年竟然如此直接,直接骂他们没有廉耻?

    “好。”

    “写的好。”

    “果然是儒道真谛啊,哈哈哈哈,不愧是世子殿下。”

    “写的当真好。”

    一时之间,群臣看到这一幕,不由纷纷夸赞,不但夸赞顾锦年字写的好,还应景。

    扶罗王朝就是一群没有廉耻的东西。

    大夏王朝对扶罗王朝也算客气,结果他娘的,一直在这里找麻烦。

    仗着大金王朝撑腰,真把自己当什么了?

    “世子殿下,这二字未免有些难看了吧?”

    “世子殿下,这是何意?”

    “这就是儒道真谛吗?看来世子殿下并无传说中那般聪慧啊。”

    此时,扶罗王朝的读书人开口。

    一个个有些恼怒。

    顾锦年这么直接,他们如何能忍?

    “是与不是,尔等自己体悟。”

    “拿去。”

    顾锦年抓住宣纸,而后朝着他们丢去。

    众人自然露出冷意,肯定不想去接。

    但神罗三皇子却不由看向他们,示意他们去接。

    若是不接,就是不给面子。

    永盛大帝可盯着呢。

    感受到神罗三皇?

    ?的目光。

    一时之间,有儒生直接伸手,想要接住宣纸,虽心中不情愿,但也没办法。

    可刹那间,他接触宣纸,很快一股巨力袭来。

    这看似轻薄的宣纸,彷佛有千斤之中,直接让他摔倒在地。

    “这就是扶罗儒生?连廉耻都接不住?哈哈哈哈。”

    “区区廉耻二字,这都接不住?”

    一些声音响起,带着讥讽。

    神罗三皇子等人,却不由皱眉,看向摔倒在地之人。

    “三皇子,这宣纸有问题,彷佛有千斤之重啊。”

    他开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也郁闷。

    而神罗三皇子,眉头皱的更紧,看向顾锦年。

    感受到三皇子的目光。

    顾锦年的声音倒是平静。

    “有德者,薄如蝉翼,无德者,重若千斤,儒道真谛,字如其意。”

    说完此话,顾锦年看向永盛大帝。

    “舅舅,外甥先行回去,好好读书,预备大夏诗会。”

    他如此开口。

    “好。”

    “诗会之日,朕会亲临,好好读书。”

    永盛大帝满是笑容。

    而后,目光一直落在这卷画图之上。

    如此。

    顾锦年风风火火前来。

    也风风火火离去。

    只是这趟回去,顾锦年知道了一件事情。

    大夏诗会,他要让扶罗才子,哭着回去。

    本来想以普通人的身份和大家相处,没必要闹得太僵,可没想到换来的却是白眼。

    《控卫在此》

    行。

    我摊牌了,不装了。

    扶罗才子,等着吧。

    顾锦年步伐平静,可目光却无比坚定。

    如此。

    三个时辰后。

    宫内发生的一切,也彻底在京都传开了。

    前面两件事情,引来不少人大喜。

    可最后一件事情,却引得京都百姓暴怒。

    赠送朝廷边境十二城画卷。

    这不就是在羞辱人吗?

    一时之间,臣民愤怒,上至官员下至百姓,以及所有读书人都愤怒了。

    但凡有点骨气的人,再听完此事之后,多多少少有了怒意。

    而大夏书院当中。

    所有学子得知此事后,也是愤怒不已。

    只是,很快。

    另一道消息,更让他们满是怒火。

    过几天,扶罗才子俊杰,要来大夏书院临时住下。

    这几日在宫外偏殿休息,是礼部常规招待。

    等到其他各国读书人来了以后,全部送去大夏书院。

    ------

    ------

    ------

    ------

    删删改改,写到凌晨七点

    我去睡了。

    工作量的确有些大,有点吃不消。

    求一波月票。

    然后回答一下,一章一万字,所以花费大,所有价格都是一样的,只不过七月一章一万字。

    能不能看在这种日更两万字的努力,来.asxs.订阅一下啊,熬夜拿命赚钱,一万字也就是几毛钱啊。

    不然防盗也很痛苦。

    感言不算钱,我特意是发完再添加感言,所以价格固定了,不会因为多了字而增加点币。

    感谢大家支持,谢谢!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05706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057068.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