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七十八章:大闹礼部,永盛之怒,孔府来人,矛盾再起【二合一】

正文卷 第七十八章:大闹礼部,永盛之怒,孔府来人,矛盾再起【二合一】

新书推荐:逆灵惊神天地武库神灵遗囚我只想好好的修仙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诸神往事武神图箓三尺长剑荡人间世子不厚道梦蝶成双

    顾锦年这辈子见过很多贱人。

    可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贱的人。

    你说你万里迢迢跑过来,先是恶心大夏王朝也就算了,毕竟国家之间彼此都互相明争暗斗。

    再加上你确确实实送来了这么多礼物,就当做大夏王朝收银子挨你两句骂算了。

    可回头,又临时要来大夏书院住。

    玛德,你住就住,非要挑三拣四。

    喜欢作是吧?

    给我往死里作。

    院内,打闹声极大,所有大夏儒生全部加入这场战斗。

    数百人照着扶罗才子拳打脚踢。

    可谓是拳拳到肉,根本不留任何情面。

    扶罗才子此时此刻,发出阵阵惨叫声,鬼知道顾锦年真敢让人动手啊。

    “我们是使臣,我们是扶罗王朝的读书人,你们这样做,就不怕朝廷找你们麻烦吗?”

    “礼乐崩坏,礼乐崩坏,你们这是礼乐崩坏啊。”

    “我等万里迢迢前来,这就是你们大夏的待客之道?你们是想要开战吗?”

    一道道声音响起,他们惨叫不已,虽然人数上双方其实没有很大的差距,可问题是大夏书院有一些武将之后啊。

    身强体壮,一个打十个都没问题。

    尤其是暗中的苏怀玉,这家伙也是够狠,但凡说话的,都吃了他一拳。

    不说话的,打的更惨。

    不过苏怀玉也贼,他每一次出手都很快,打完就回到原位,然后左右看了一眼,给人一种他没有参与的感觉。

    再加上混战的时候,也没有人会关注到他身上。

    厉害。

    飞利浦不粘锅。

    “顾锦年,你疯了吗?”

    “你居然蛊惑他们,对我等大打出手,我等乃是扶罗才子,来大夏是使臣,你这样做,会令两国陷入征战之中。”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出大事?”

    白面书生抱着脑袋,大声怒吼道,他无与伦比的愤怒啊。

    这顾锦年完全是一点规矩情面都不讲,按理说读书人就是互相嘴炮,你要是说不过,你就自己憋着。

    这是文人之间的规矩。

    可结果呢?

    你动手打人是什么意思?

    玩不起?

    啪。

    下一刻。

    顾锦年直接来到白面书生面前,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两国征战?当真好大的口气。”

    “莫说打你,就算是今日本世子杀了尔等,扶罗王朝也不敢对大夏宣战。”

    顾锦年冷笑不已。

    这帮人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端是可笑。

    倘若这里是扶罗王朝,刚才的情况,顾锦年还真会忍一下,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可这里是大夏。

    居然敢这么嚣张,这不是找抽吗?

    “你。”

    白面书生还要开口,但却被几个人直接按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发生何事了?”

    “为何如此大的动静?”

    也就在此时,几道声音在院外响起,是书院夫子大儒的声音。

    这一刻,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大儒和夫子出面,他们一时之间不知道要不要停手。

    “没事,两国才子在交流。”

    也就在此时,徐夫子的声音响起。

    他连忙开口,紧接着看向众人道。

    “还愣着做什么?继续打啊,这就累了?”

    徐夫子望着众人。

    他也憋了一肚子的气,既然动手了,那何必还断断续续的。

    往死里打不就行了?

    只要留一口气,其他都好说。

    果然,得到夫子的允许,众人更加兴奋了。

    而徐夫子也快速走了出去,免得其他夫子大儒进来。

    实际上这些夫子大儒,也差不多知道什么事,所以没有直接进来,只是在外面问问。

    如果需要的话,他们就进来打个圆场,如果不需要的话,那就算了。

    很快。

    大约半个时辰。

    众人打累了。

    扶罗才子也躺在地上,一个个瘫痪不已,浑身抽搐,不过嘴巴依旧在哪里喋喋不休,是真的嘴硬。

    而这场闹剧,也差不多到此结束了。

    的确累了。

    半个时辰啊。

    不少人浑身酸痛。

    “打不动了,累死我了。”

    “不说别的,这扶罗王朝的人,还真是伙食好,真他娘的抗揍。”

    “我都打累了,他们还能叫唤,嘴是真的硬。”

    “不行了,不行了,我打不动了,累死我了,怪不得我爹让我没事练练武,我现在算是明白了。”

    “是啊,我爹也让我多练武,我纳闷,我们读书人练武做什么,现在我算是明白了,勤练武道不吃亏。”

    “我倒是可以继续打,可还真怕把他们打死。”

    众人齐齐开口,大部分人体力还是不行,毕竟是读书人,偶尔修炼武道,主修的还是文道。

    有一些人体力还能坚持,但就怕再打下去,真要出事,差不多就算了。

    也就在此时,瑶池仙子的声音忽然响起。

    “我这里有补气丹,可以恢复气力,还有一些疗伤丹,可以外伤。”

    “有需要的吗?”

    瑶池仙子还真是后勤队长啊,看大家累的半死,特意问大家要不要补气丹。

    当真是好妹妹。

    “给我一颗。”

    “我来一颗。”

    “多谢瑶池仙子,我要一颗,”

    “我也来吧。”

    听到有补气丹,众人纷纷开口,还是那句话,既然已经动手了,就没必要遮遮掩掩。

    不如痛快点,回头挨罚一起挨罚。

    “给他们一人喂一口。”

    也就在此时,苏怀玉开口,提醒众人一声。

    要给这帮人吃一颗,不然的话,再打下去要出事。

    的确,随着苏怀玉开口,众人拿着补气丹,管他有的没的,直接塞到这帮读书人口中。

    很快第二场开始了。

    顾锦年喜闻乐见,在一旁煮了壶茶,开始思考后面的事情。

    既然闹翻了,撕破脸了,接下来肯定要闹事。

    他要想好对策。

    免得后面被这帮人倒打一耙。

    大约又是半个时辰后。

    第二场也打完了。

    众人这回是真的累了,一个个坐在地上,浑身没劲。

    还不等众人说什么时,一道身影缓缓出现。

    是苏文景的声音。

    “你们在做什么?”

    声音响起。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愣住了。

    只见,苏文景缓缓走入院中,他目光平静,却充满着一种威严。

    第一眼落在地上的扶罗才子。

    很快又将目光落在众人身上。

    苏文景来了。

    众人脸色皆然有些不太好看,甚至不少人直接低下头,不敢直视。

    “文景先生。”

    “救命,救命啊。”

    白面书生奄奄一息,望着苏文景,眼神当中充满着喜悦。

    总算是来了个人。

    “大半夜的不休息,在这里比试什么武道。”

    “老夫虽然说过,读书人也要适当勤练武道,但没说让你们半夜练武。”

    “行了,都回去休息吧,把扶罗儒生送去西苑,操练这么长时间,也累了。”

    下一刻。

    苏文景望着白面书生,澹澹开口。

    只是此话一说,众人不由一愣。

    紧接着所有人皆然心照不宣,满脸笑容道。

    “是是是,先生教训的是。”

    “走走走,咱们快回去休息。”

    “把人抗走。”

    没有人能想到,苏文景不但没有怪罪他们,反而帮他们开脱?

    这真是意外之喜啊。

    “文景先生,你居然纵容门下学生行凶,你配为半圣吗?”

    听着苏文景的开脱,白面书生气得发抖,指向苏文景如此说道。

    来大夏书院,无缘无故挨了一顿胖揍,搁谁都受不了啊。

    本以为苏文景的出现,会给他们公道,可没想到苏文景居然偏袒自己人?

    听着白面书生开口。

    苏文景面色平静,紧接着望向众人。

    “老夫从未教过你们什么东西,今日老夫就教你们第一堂课。”

    “君子,三思而行,遇到任何事情,需要再三考虑,能不能做,可不可以做,要不要做。”

    “倘若三思过后,若选择做,就做绝来,打了一个时辰,还没有把他们打服,尔等有一点儒者之范吗?”

    苏文景出声,他认真教育着众人。

    院内所有人有些发懵了,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还愣着作甚?”

    下一刻,苏文景瞪了一眼众人。

    当下,众人醒悟,随后一部分还有力气的学生再度上手了。

    又是一阵拳打脚踢,比之前要凶残乐文更多小说。

    没办法啊,之前是顾锦年开口,大家心里憋着一口气,现在是院长开口,不得不听啊。

    而且也是这家伙自己贱,本来闭嘴就没事了,就非要嘴硬。

    现在好了吧?又挨了一顿。

    真是服了。

    打闹声继续响起,此时此刻,苏文景已经来到顾锦年等人面前了。

    “我等见过先生。”

    随着苏文景出现,顾锦年众人纷纷起身,朝着苏文景作礼。

    “早点回去休息,这件事情老夫来处理,你们就不要过度参与了。”

    苏文景开口。

    他平静出声,大致意思也很简单,让顾锦年不要插手这件事情了。

    扶罗才子的事情,顾锦年也能压住,但这没必要。

    “先生,一人做事一人当,此事是学生所为,学生会承担下来,不会影响夫子。”

    顾锦年开口,望着苏文景如此说道。

    “你们都是我的学生,这里是大夏书院,我是院长,无论大事小事,也不用你来担责。”

    “早点回去休息,大夏诗会在即,不要为这种事情牵扯。”

    苏文景很澹然。

    但这份担当,让众人心中钦佩,这番话不仅仅是顾锦年等人听到,所有学子都听到了。

    虽然只是一句简单的话,却让所有人心中莫名感到温暖。

    “是,那学生先回去了。”

    顾锦年笑了笑,紧接着与众人离开院子。

    待走出院子后,迎面碰到天羽军正在巡逻。

    “世子殿下,您没受伤吧?”

    统领开口,关心着顾锦年有没有受伤。

    “诸位辛苦了。”

    “本世子没什么事,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顾锦年问道。

    “没,安静的很,请世子放心,我已经让几个兄弟加强周围巡逻,免得有人晚上报复。”

    统领很懂事,如此说道。

    一听这话,顾锦年不由面带温和笑容,顺手就是一张银票,面值五百两。

    “这几日请兄弟们喝酒,不要辜负本世子一片好意。”

    顾锦年笑着出声,而后者有些惶恐,但在顾锦年执意之下,后者也就收下来了,笑呵呵道。

    “世子殿下,您放心,有我们在,保证不会出一点问题。”

    统领拍了拍胸脯认真道,随后压着声音道。

    “世子殿下,如果有什么要让我们做的,您尽管吩咐,我等是礼部派来的,不是朝廷派来的,再者我师父是国公老爷子的手下,真有什么事,属下心里有数。”

    统领笑着开口,但意思很明确,礼部派他们过来,这是命令,不过世子殿下的命令他们也听。

    “行。”

    顾锦年点了点头,随后与众人一同离去。

    待顾锦年走后,统领也将手中银票递给身后的侍卫道。

    “兄弟们,这是世子请咱们喝酒的银子,都给我醒灵点,加强世子周围的巡逻,要是发现有那个不长眼的家伙,敢惊扰了世子,老子扒了他的皮。”

    统领开口。

    众人听到此话,不由一个个满是笑容。

    “哥,这世子殿下还真是没有一点架子啊。”

    “是啊,说实话咱们也见过不少皇子权贵的,没几个人能跟世子一样,说实话人跟人就是不同。”

    众人开口,夸赞着顾锦年。

    统领听后不由十分得意道。

    “那不是废话,跟你们说,世子的老爷子是镇国公,镇国公也是贫苦出身,而且带兵打仗,最在乎的就是我们这群将领。”

    “这就叫做家教,瞧瞧扶罗王朝那帮人,再瞧瞧咱们这位世子,完全是天地之别。”

    “行了,别啰嗦了,老实干活。”

    统领如此说道,众人也没有继续啰嗦,老老实实在周围巡视。

    宿内。

    顾锦年房中。

    几人落座下来,尤其是王富贵,有些缓慢,他之前伤着了腰,现在还疼着。

    “顾兄,你说这事会闹大吗?”

    王富贵落座下来,第一时间询问道。

    打的时候,他没有含湖,现在打完了,心头总是有些害怕。

    “既然院长开口了,这事我们就不用担心什么。”

    “说来说去,节点就是大夏诗会,我们这种闹腾,上不了什么台面,闹大了,也不过是我们不知礼数。”

    “可涉及到两大王朝的层面,还是不够格,除非今天揍的人,是那个什么三皇子。”

    顾锦年开口。

    不以为然。

    他动手之前都想明白了,要是神罗三皇子在,那还真有一点收不了场,可光靠这批书生能如何?

    真打伤了,补点药就没事了,有什么怕的?

    “还是有些冲动啊。”

    江叶舟开口,说了一句。

    这话一说,王富贵不由看着江叶舟:“江兄,我刚才看的很清楚,你下手不比我轻啊。”

    听到这话,江叶舟微微尴尬,只能讪笑一声。

    “时辰不早了,我去睡了。”

    也就在此时,苏怀玉开口。

    当下,众人也没有啰嗦什么,纷纷起身,朝着屋外走去。

    随着众人离开。

    顾锦年也没啰嗦,直接来到床榻上开始修行。

    开脉境之前,每两个时辰,可以凝聚一枚仙道果实,开脉之后,一天时间才能凝聚出一枚仙道果实。

    不过品质要比之前好了很多,这应该是因为境界问题。

    当下。

    书院当中,也彻底恢复宁静了。

    而与此同时。

    大夏皇宫偏殿。

    书房当中。

    灯火通明。

    神罗三皇子与扶桑十公主左右各自落座,扶桑十公主正在观看一些大夏书籍。

    至于神罗三皇子,则盯着一盘残棋认真研究。

    也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快速走来。

    “报。”

    “三皇子殿下,十公主殿下。”

    “大夏书院出事了。”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神罗三皇子不由皱眉,目光望向后者。

    至于扶桑十公主却显得十分平静,依旧在认真看书。

    “发生何事?”

    神罗三皇子询问道。

    后者跪在地上,毕恭毕敬。

    “回三皇子殿下,柳明等才子,在大夏书院,被书院数百名学子轮流殴打,受了重伤。”

    后者开口,告知三皇子大夏书院的事情。

    此言一出,神罗三皇子眉头紧皱。

    “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情?”

    “当真岂有此理。”

    他有些愤怒,人是他派过去的,他知道柳明等人去大夏书院肯定会找麻烦。

    但没想到的是,大夏书院的学生,居然如此嚣张,还敢打人。

    “来龙去脉,细细说来,不要避重就轻。”

    可就在此时,扶桑十公主的声音响起。

    让对方将来龙去脉细细说来。

    后者也不敢藏私,是怎么就怎么,来龙去脉说的一清二楚,不过言语之间还是对大夏书院有些不满。

    待听完后,神罗三皇子不由神色冰冷。

    “你的意思说,又是这个顾锦年?”

    神罗三皇子出声。

    询问着对方。

    “回三皇子殿下,是顾锦年下令出手的。”

    “天羽军也是他撤走的。”

    侍卫回答道。

    “好。”

    “你先退下。”

    神罗三皇子深吸一口气,让他退下。

    “遵命。”

    后者没有废话,直接离开。

    待他离开后,神罗三皇子坐回原位,看着面前的残局,不由冷笑连连。

    “大夏还真是出了个好权贵啊,真就不把我们扶罗王朝放在眼里,不愧是世子,比我这位皇子还要霸道。”

    他开口,充满着冷意,对顾锦年的怨气更甚。

    听着这话,扶桑十公主倒也平静,从始至终都很平静。

    “在别人的地盘,做这种事情,也应当有准备。”

    “他们闹的太凶了,不必如此。”

    扶桑十公主开口,不以为然。

    “再如何,都已经动手打人了,难道就放任不管?”

    神罗三皇子望着对方,目光充满着怒意。

    “你想怎样?”

    “这里是大夏王朝,他是大夏第一权贵,背景雄厚可怕,拿一件这样的小事,想要扳倒他?”

    扶桑十公主眼中露出蔑意。

    感受到对方的目光,神罗三皇子也不恼怒,而是取出一枚棋子,落在棋盘上。

    “我知道,这里是大夏。”

    “我也知道,他是大夏第一权贵。”

    “可解决他,不需要我们出手。”

    神罗三皇子澹澹出声,似乎有了计划。

    “哦?你想让大金王朝的人出手?”

    “可他们不蠢。”

    扶桑十公主有些好奇了。

    “何须大金王朝出手?”

    “本皇子让他们狗咬狗就行了,这也是父皇的安排。”

    神罗三皇子出声。

    显得胸有成竹。

    “狗咬狗?怎么说?”

    扶桑十公主似乎对这个很感兴趣。

    “传圣公与扶罗王朝关系甚好,此番前来,父皇也让我准备一份厚礼,送去了传圣公家中。”

    “此番大夏书院,传圣公自然会派人前来参与,若不出意外,这件事情传开来了,这圣人世家肯定不会答应。”

    “到时候我等摆出弱势,让他们喊冤,自然不就是狗咬狗?”

    “本皇子倒要看看,到底是大夏权贵厉害,还是圣人世家厉害。”

    神罗三皇子语气平静。

    而扶桑十公主美眸不由露出惊讶之色,再看向后者。

    “传圣公毕竟是大夏人,或许没你想的这么简单。”

    她开口,心中对这个计谋,自然是认可,只是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不。”

    “十公主,你的确聪慧,尤其是在诗书方面,可有一点你不如我。”

    “你不懂人心。”

    “你知道大夏王朝,这些文臣儒官,为何与武将关系如此恶劣吗?”

    “这里面不仅仅有皇室的影子,还有很多人的影子。”

    “尤其是传圣公,与顾家有极大的渊源。”

    神罗三皇子开口,说出一件辛秘。

    “传圣公?顾家?”

    这回扶桑十公主是真的不理解了。

    她好奇看向对方,神罗三皇子也没有吊胃口,取出一块古玉,摆在桌上。

    古玉出现,可以屏蔽这里的声音。

    “建德难你知道吗?”

    神罗三皇子问道。

    “天下皆知。”

    扶桑十公主给予回答。

    “建德难时,永盛皇帝登基,满朝旧臣有一半宁死不屈,而后这位永盛皇帝,雷霆大作。”

    “杀儒数千,牵扯数万人,接近二十万人被发配边疆,十代不得科举,终身为奴。”

    “而被杀的儒生之中,有诸多是圣人世家,牵扯最大,也是圣人世家。”

    “按理说,传圣公应当不保,虽向永盛皇帝臣服,可当时镇国公态度强硬,必须要将传圣公牵扯在内,满门抄斩。”

    “这件事情,天下没有几个人知晓。”

    神罗三皇子道出一桩大秘密。

    扶桑十公主的的确确惊愕了。

    传圣公,为孔府。

    是世袭的公爵。

    因为其祖上,是第一圣人,孔圣人,是真正的圣人世家。

    无论发生任何事情,王朝变更,传圣公的地位,从不会被撼动,就因为他们是圣人后代。

    天下有名的读书人,皆以能前往孔府为荣,沐浴圣辉。

    无论是大夏王朝,扶罗王朝,大金王朝,甚至是中洲王朝,逢圣人之日,都会派大臣前来参拜。

    也正是因为如此,孔家人在神州大陆拥有极高的地位。

    只要是孔府出来的读书人,去任何地方,都会受到无与伦比的尊重。

    可以说,孔府代表不了天下读书人,但却可以代表一半的读书人。

    永盛皇帝再强,再霸道,再凶残,入京之后,天大的清算,孔府依旧没有任何波澜,甚至随着永盛大帝稳固地位后。

    更是年年赏赐,还要表彰孔府,亲自写下圣贤世家四字。

    不过这样的牌匾,孔府有太多太多了,大夏之前有十国国君亲自赠送的牌匾,十国之前,也有各个王朝送来的牌匾。

    这就足以证明一件事情。

    孔府的地位,超然在上。

    可没想到的是,镇国公居然要清算孔府?

    这还真是天大的辛秘。

    “镇国公难道不知孔府的地位吗?若真对孔府动手,对传圣公动手,只怕永盛大帝要面临天下读书人的口诛笔伐。”

    “亡国也不过是瞬息之间。”

    扶桑十公主不太相信这种谣言,只因孔府地位极高。

    镇国公虽然有点功高震主,可也不至于这么狠,敢对孔府动手。

    这是天下读书人心中的圣地啊。

    “非也。”

    “镇国公自然知晓孔府的强大,但就是因为知晓孔府的强大,所以镇国公必须要铲除孔府。”

    “其一,当年建德难之时,第七十一代传圣公撰写缴贼文,将镇国公列为不仁不义,不孝不忠之人,被天下读书人谩骂,。”

    “其二,第七十一代传圣公一直认为,永盛皇帝是篡位,叛国贼子,倘若不杀,就无法笃定这是清君侧之为。”

    “其三,也是最关键一点,七十一代传圣公,同胞兄弟,被镇国公亲自斩杀,两家已经结死仇,若不铲除孔府,等到国家稳定之后,顾家决然要遭到毁天灭地的打击。”

    “以上三点,无论是那一条,镇国公都有理由请杀传圣公。”

    “可最后,永盛皇帝没有答应。”

    神罗三皇子将来龙去脉细细说来。

    “我父皇猜测,永盛皇帝不杀,一来是有所顾忌,孔府的影响力,过于恐怖,二来,则是因为若将传圣公满门抄斩,武将地位又要极限提升,篡位成功,武将的作用不大了,三来也是最重要的,孔家也有大杀器,玉石俱焚没有必要。”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性,是你父皇猜测出来的,孔家可以与建德沟通,永盛皇帝其实一直想要与建德和解,他也不想过于滥杀无辜,只不过这个可能性不大。”

    “故此,永盛皇帝最终还是没有答应镇国公要求,但镇国公不服,闹了很久,最终在如此紧张的局势之下,七十一代传圣公选择自尽,保全族内数千人。”

    “也因如此,孔家与顾家,已经埋下了祸根,有不解之仇,但这件事情,除了孔家一些核心人员,包括顾老爷子他们。”

    “基本上没有人知晓。”

    “这其中肯定还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辛秘,但具体是什么,我父皇不知,你父皇也不知。”

    “唯一知晓的是,永盛年间后,武将地位一落再落,孔家没有少出力。”

    “此番,大夏诗会,孔府不参与,你知道为何吗?”

    神罗三皇子微微笑道。

    而后又提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为何?”

    的确,大夏诗会,如此隆重的盛会,孔家居然不参与,这的的确确有些古怪。

    “因为顾锦年要参加啊。”

    “孔府不齿顾家,顾锦年参赛,他们认为是一种侮辱,所以没有选择参加。”

    神罗三皇子给予回答。

    “就因为这个?”

    扶桑十公主微微皱眉,觉得这个理由有些牵强。

    “可能还有其他因素,但不管如何,孔家可是顾家的对手。”

    “如今,顾锦年放纵书院学生对我扶罗才子动手。”

    “在你看来,这是一件小事。”

    “在我看来,这也是一件小事。”

    “可在孔家人眼中看来,这可就不是一件小事了。”

    “接下来,只需要让我们的人,和大金王朝的人,散播些言论,便可坐山观虎斗了。”

    神罗三皇子微微笑道。

    很有自信。

    “那就拭目以待吧。”

    “不过,对比这个,我更期待的是,顾锦年能在大夏诗会着出什么诗词作品。”

    扶桑十公主澹澹出声。

    神罗三皇子所言,她的确颇为惊愕,可任何话都不能全听,听一半就好。

    眼下这些争纷,是两国之间的问题,扶罗双帝让神罗三皇子来处理,而自己过来,主要是陪同。

    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别的大事。

    “着出再好的诗词,也比不过永盛皇帝寝宫的那幅画好。”

    神罗三皇子平静开口。

    大夏诗会他不在乎什么,拿第一第二都无所谓,毕竟上面交代的事情已经做完了。

    就算这次大夏诗会,顾锦年赢得头筹又如何?

    大夏的脸面已经丢没了。

    一个诗会,能改变什么?

    如此,两人再度安静。

    到了第二日。

    扶罗才子们也恢复伤势了,此时此刻,一个个聚集在偏殿之外,还有大夏礼部门外。

    YY

    要状告顾锦年唆使他人行凶,怒斥大夏毫无国礼,也骂顾锦年没有仁礼道德。

    这么多人来告状,礼部第一时间感到棘手,连忙进宫,将这件事情告知了永盛大帝。

    可没想到的是,苏文景提前一步,已经入了宫。

    养心殿内。

    苏文景赫然出现在此。

    “陛下。”

    “昨日扶罗才子前来书院,书院学生热情招待,不曾想有人提出文道比试有些腻味,换武道比试。”

    “从而双方激烈比斗,有些过了,但好在臣及时出现,制止比武,还望陛下恕罪。”

    苏文景出现。

    将大夏书院的事情,一笔带过。

    殿内。

    永盛大帝正在观看奏折,听完苏文景之言后,不由放下手中奏折。

    “朕的外甥没事吧?”

    他第一时间询问,有些担心顾锦年。

    “世子无碍。”

    苏文景澹然笑道。

    听到这话,永盛大帝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继续开口道。

    “大夏书生,是输是赢?”

    他继续问道。

    “只是简单比试,没有输赢,不过大夏书生没有吃亏。”

    苏文景明白对方的意思,但说话很委婉。

    “好,不吃亏就好。”

    “不过毕竟来者是客,武斗还是有些不妥,回头送点灵药过去。”

    “给你的门生用。”

    “告诉他们,无论大比小比,都得给朕赢,要是输了,别怪朕责罚他们。”

    永盛大帝开口。

    “遵旨。”

    苏文景点了点头。

    紧接着,永盛大帝继续开口道。

    “文景先生,这些日子教学还好?”

    他询问苏文景,关于大夏书院教学之说。

    “回陛下,臣还在酝酿,差不多大夏诗会结束,便会施以政教了。”

    苏文景缓缓回答。

    得到答复后,永盛大帝也是点了点头。

    “有劳文景先生了。”

    “以往大夏书院,培养出来的人,无外乎只注外而不注内。”

    “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古今经典倒背如流,可入了朝廷之后,却一个个不堪一用。”

    “只知道仁义道德,可深入朝堂,被一些钱权腐蚀心智。”

    “朕请先生来,就是希望能改变这般的局势。”

    “大夏书院,不需要一批只懂得念经文的人,需要的是一批能臣干将。”

    “先生,你让朕准备的东西,朕已经让六部整理好了,明日给先生送入书院中。”

    “如若先生还需要任何协助,只管于朕开口。”

    永盛大帝出声。

    他请苏文景入京,不仅仅是为了打破当下朝廷势力平衡,更主要的是改变学院体制。

    大夏各个书院,培养出来的读书人是什么?

    让他们念四书五经,一个个滚瓜烂熟。

    可让他们做事实,当官为百姓解忧,替君分担,一个个沉默不言。

    甚至没当官之前,大骂官官相护,鱼肉百姓,当官之后呢?鱼肉的更凶。

    这种情况比比皆是。

    所以必须要打破这种固化教育,用新的教育,提前培养出一批优秀能臣。

    这就是大夏书院的目的。

    他请苏文景的目的。

    “多谢陛下。”

    “大夏因陛下,将无比昌盛,永盛之年,福泽后代。”

    苏文景开口。

    这句话倒不是场面话,而是发自内心的。

    “文景先生什么时候也开始这般说话了。”

    “朕还是希望文景先生,有什么就说什么,哪里不好,指出来即可。”

    听着苏文景的夸赞,永盛大帝心中还是十分开心,明面上则是客气客气。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

    “陛下,礼部尚书杨开求见。”

    随着声音响起。

    苏文景与永盛大帝皆然明白是什么事了。

    “让他进。”

    永盛大帝开口。

    下一刻,杨开的身影便极快走入殿内,当看到苏文景也在后,杨开稍稍一愣,不过还是没有迟疑。

    直接朝着永盛大帝一拜,随后呈现奏折道。

    “陛下。”

    “昨日大夏书院,发生学子互殴,涉嫌数百人,其中扶罗才子皆被打伤。”

    “如今更是来礼部状告大夏书院学子,不知礼仪,不顾国体。”

    “臣等已经核实,此事当真,为首之人,乃镇国公之孙,顾锦年。”

    “还望陛下定夺,否则大夏诗会在即,影响我大夏国威。”

    杨开出声,前来告状。

    “此事文景先生已经告知朕了。”

    “无非是两国才子许久不见,太过于热情,比斗了一番。”

    “小事一件,不用太注重。”

    永盛大帝开口。

    显得随意。

    可此话一说,杨开神色微微一变,而后继续开口道。

    “陛下。”

    “即便是比斗一番,可伤人就是伤人。”

    “大夏诗会在即,各国才子陆陆续续来我大夏,若不严惩此事,只怕影响很大。”

    “对我大夏国威来说,有一定损害,再者扶罗才子本身就难缠,若给不出一个答复。”

    “他们便一直聚在户部门外,不愿离去啊。”

    杨开也有些郁闷,这事本来是刑部管的,可涉及到两国之间的面子和礼仪,他们礼部就要出面管理。

    头疼的很啊。

    “给什么答复?”

    “要朕给个什么答复?”

    “派刑部过去全部扣押?”

    “还是说,让兵部直接抓走?”

    听到这个,永盛大帝有些没好气了。

    扶罗王朝跑来大夏皇宫,三番四次羞辱大夏,如果不是顾锦年和自己解围了,?

    ?不定现在百姓要怎么骂自己。

    现在自己嘴贱,招惹到了顾锦年,挨打了还跑过来喊冤?

    怎么不去死呢?

    “陛下。”

    “言重了。”

    杨开有些郁闷。

    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传朕令,让刑部处理。”

    “给他们一个选择,刑部立桉,将所有涉事之人,全部抓进牢中,查清楚了,朕再给个答复。”

    “查不清楚,那就慢慢查。”

    “朕要知道一切的来龙去脉,然后交由大理寺,督察院,三司会审。”

    “他们要是愿意,请扶罗双帝亲临大夏,免得说朕大夏不公平。”

    “要么就全给朕滚回去。”

    “再敢叫,扰乱大夏律法,都别想吃好果子。”

    永盛大帝有些暴脾气。

    如此下令。

    杨开听后,心头更是苦涩不已。

    “陛下。”

    他尝试性的再喊一声。

    可换来的,却是永盛大帝冰冷冷的目光。

    一瞬间,杨开不说话了,老老实实去吩咐。

    待杨开走后。

    永盛大帝回身,看向苏文景道。

    “文景先生,此番大夏出题,朕已经准备好了,等先生离开,会让人告知先生。”

    他开口道。

    大夏诗会,苏文景自然是代表大夏文坛出面,是考官也是出题人。

    只是如今永盛大帝开口。

    让苏文景有些好奇。

    但很快,苏文景没有多问,只是缓缓道。

    “臣明白。”

    苏文景没有多说什么。

    就如此。

    闲聊一会后,苏文景离开。

    魏闲跟在一旁,送他离去,等快出皇宫后。

    魏闲将一卷东西交给苏文景,而后不语,朝着宫内走去。

    望着手中的东西。

    苏文景一瞬间便明白永盛大帝出的题是什么了。

    而如此。

    礼部门外。

    数百位扶罗才子聚集,依旧在大喊大叫,要让礼部主持公道。

    礼部好说歹说,请他们进去好好谈,可惜的是,这帮才子软硬不吃,大有一副今日不给个说法,他们就不走的样子。

    也就在此时,一肚子气的杨开出现了。

    “杨大人来了。”

    “大夏礼部尚书来了。”

    “还请杨大人主持公道。”

    这一刻,扶罗才子全部聚了上去,将杨开围住,你一句我一句,疯狂开口。

    听着众人的委屈。

    杨开深吸一口气,皇帝暴躁,他不能暴躁啊。

    “诸位。”

    “稍安勿躁。”

    “老夫已经进宫,将此事告知陛下。”

    “陛下一定会彻查到底,只不过大夏诗会在即,还望各位才子,早些回去休息,好好读书,准备大夏诗会。”

    杨开出声,为了两国之间不要产生什么恶劣影响,只能憋着啊。

    可此话一说,众人自然不答应啊。

    “杨大人,这件事情必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啊。”

    “杨大人,若不给我们一个交代,我等绝不回去。”

    “对,顾锦年唆使他人行凶,这口气我们咽不下来。”

    “顾锦年崩坏礼乐,不尊我等无所谓,可我等代表的是扶罗王朝,这就是在羞辱我扶罗王朝。”

    “不严惩顾锦年,这口气我等咽不下去啊。”

    他们继续喊着,尤其是白面书生,也就是柳明,他的声音最为激烈,昨天他挨了最毒的打。

    现在让他们就这样回去,他怎么可能答应啊。

    “好了。”

    “都给老夫闭嘴。”

    突兀之间,杨开也恼怒了。

    “这件事情,陛下已经做了决定,现在给你们两条路走。”

    “一来,让刑部立桉,大理寺,督察院全部加入,三司会审,不过既然立桉,尔等全部去牢房,配合调查。”

    “二来,回去读书,别在这里吵闹。”

    杨开也气的不行,整件事情他心里也有数,大夏书院的学生可能会有点豪横,但也绝对不会主动出手。

    真主动出手,这帮人绝对逃不了干系。

    而且消息也传来了,是这帮人无理取闹,被打了也是活该。

    如若自己不是礼部尚书,他恨不得也抚掌叫好,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活该。

    果然。

    此话一说,众才子沉默了。

    刑部立桉?

    三司会审?

    去大牢配合调查?

    这谁敢去啊,这件事情真要查的仔细,说实话他们的的确确是无理取闹,摊开来说,绝对是不占理的。

    虽然顾锦年出手是有问题,但自己也有问题,最终结果可能就是不了了之。

    可他们却要进大牢待一段时间。

    谁愿意啊?

    挨了一顿打不够?还要挨第二顿打?

    “老夫提醒你们一句,刑部左侍郎,是顾锦年的叔叔,你们自己掂量掂量。”

    杨开再度开口。

    提醒众人,因为有几个气急败坏之人,还真敢答应。

    只不过,这明显是皇帝的气话。

    要当真了,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的确。

    这话说完后,众人彻底安静下来了,即便是有几个愣头青想要继续开口,也被其他人拉住。

    “既然杨大人是这个态度,我等明白了。”

    柳明深吸一口气。

    “柳明,这件事情,双方都有过错,不过大夏诗会在即,老夫觉得,应当是........”

    听着柳明这样不服气的开口,杨开语气稍微温和一些,想要解答什么。

    然而,柳明没有给他一点面子,直接拂袖离开,带着其他扶罗才子。

    这般情况,让杨开有些皱眉。

    的确。

    这很放肆。

    这里是大夏王朝,自己是堂堂大夏礼部尚书。

    莫说这个柳明了。

    就算是顾锦年也不敢在自己面前如此嚣张吧?

    可若不是两国之事,他当真要发怒。

    深吸一口气。

    杨开脸色不太好看,朝着礼部走去。

    “柳兄,我们当真就这样算了?”

    “如此大的委屈,就这般算了?”

    “柳兄,我等不服啊。”

    随着柳明离开,其余人纷纷跟了上去,一个个咬牙切齿,极其不服。

    “不服?”

    “不服有什么办法?”

    “你敢拿剑刺杀顾锦年吗?”

    柳明有些没好气道。

    在这里哔哔有什么用,有本事找顾锦年麻烦去啊。

    “可就这样算了,这口气,我们实在是咽不下去啊。”

    有人面色涨红,气的难受。

    “这里是大夏王朝,顾锦年是第一权贵。”

    “礼部不管,我们有什么办法?刑部有顾家的人,总不可能让顾家人抓顾家人吧?”

    “三皇子是怎么说的?”

    柳明也没办法,这就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就算是受了委屈,若是没人处理,他们也只能低头。

    “三皇子没有说什么,只是给了一张字条。”

    “柳兄,你看看。”

    他回答道,将字条递给后者。

    展开字条后,上面赫然有三个字‘传圣公’。

    一瞬间,柳明知道了。

    “诸位,稍安勿躁。”

    “这件事情,一定会有人帮我们平冤,这几日安静一些,其他的交给我来。”

    柳明出声。

    他很笃定。

    “当真吗?”

    “好,柳兄,愚弟信你。”

    “行,那这几日我等安静,等柳兄为我等主持公道。”

    有人答复了。

    众人纷纷开口附言。

    如此。

    转眼之间,七天时间过去。

    这七天时间来,对扶罗王朝的读书人来说,比较难熬。

    但对顾锦年等人来说,也是异常难熬。

    原因无他。

    因为许涯四人请了病假。

    导致觉明提前为夫子,而且也顺便帮他们补课。

    所以这七天来。

    觉明每日所做之事,就是念经。

    是的。

    是正儿八经念经。

    一开始大家还比较期待和好奇,可听着听着,一个个昏昏欲睡,顾锦年都有些顶不住。

    觉明念的是佛经,也没有阐释,就是硬念。

    念了整整七天啊。

    许涯等人的三天课,外加上他自己的,以及觉心与安然二人的课程,甚至还把一个人念晕了,导致额外加了一堂课。

    这七天来。

    有没有被洗礼不知道,但闭上眼睛,就是觉明的经声。

    睁开眼睛,也是觉明的经声。

    就好像一只苍蝇,一直在你耳边嗡嗡嗡作响。

    整个学堂,除了苏怀玉这家伙,没有一个人能平静离开。

    好在的是。

    痛苦终于结束了。

    而且一人一课,差不多也快结束,基本上每个人都上了一堂课,除了顾锦年和徐长歌有些特殊,大部分人都是随便截取点释意,然后开始讲解,大家互相讨论下,你说一句我说一句。

    倒也算是挺不错。

    不过,这七天来,让众人好奇的是。

    扶罗王朝的才子,居然老实了。

    是真的很老实,每天就待在房内读书,很少出面。

    安分守己的很。

    这让人觉得很奇怪,只不过不惹事他们也愿意,倒也没有继续关注什么。

    如此。

    又是三日后。

    大夏王朝,永盛十二年,十一月十二日。

    距离大夏诗会,只剩下仅仅三日时间。

    这一日。

    大夏京都也无比热闹。

    各国才子基本上都来了,除了扶罗王朝死皮赖脸非要住在大夏书院。

    所有的学子,都在大夏同文馆入住。

    而且扶罗王朝的人不来,同文馆极其开心,省了很多事。

    也就在这一日。

    学堂当中。

    众人如往常一般听课。

    一道身影快速跑来。

    “诸位,别听课了,来了大人物。”

    他急急忙忙走来,语气十分激动道。

    “大人物?”

    “谁来了?”

    学堂内,正在看书的众人,不由纷纷好奇。

    “传圣公世子来了。”

    他开口。

    一番话,众人不由纷纷露出惊讶之色。

    “传圣公世子?”

    “他居然来了?不是说孔家这次不参加大夏诗会的吗?”

    “孔府世子吗?那的确是大人物。”

    众人开口,的确显得有些激动。

    “那我不清楚。”

    “不过大夏诗会如此隆重的盛典,孔家即便不参加,也会派人过来吧。”

    后者也不知道为什么。

    只是又继续补充了一句。

    “我之前去了西苑,扶罗才子都不见了,估计是去拜见孔府世子了。”

    “咱们也赶紧动身吧,不然显得我等有些不恭。”

    “而且,扶罗才子见到孔府世子,只怕又要颠倒是非黑白。”

    “对对对,我就说这帮狗东西为何这几天都不来找我们麻烦。”

    “没想到在这里等着啊?”

    “走走走,我们快去,不然有口说不清。”

    “世子殿下,您要一起去吗?”

    一时之间,学堂内各种声音响起。

    学堂内。

    听到孔府世子,顾锦年脑海当中不由浮现出一些记忆。

    倒也不是很清晰,反正好像顾家与孔家有点故事,准确点来说,好像有点仇吧。

    “不去。”

    “随便他们怎么说。”

    顾锦年摇了摇头,直接拒绝。

    孔府。

    是圣人世家。

    这点没话说,可这个孔府世子很厉害吗?

    别说孔府世子了。

    就算是传圣公来了,顾锦年也不在乎。

    又不是圣人亲临。

    要是孔圣亲临,顾锦年保证规规矩矩过去。

    圣人后代又能如何?

    而且顾锦年虽然记不起来,顾家与孔家有什么恩怨。

    但顾锦年知道的是,孔圣是圣人,无论是否有过错,也轮不到自己来批判,这是象征,也是一种底蕴。

    儒道根基,是由孔圣打下来的,顾锦年尊重圣人。

    可孔圣后代就不清楚了。

    尤其是现在,都传到了七十二代,说句实话,圣人可以没有过错,但圣人的后代,就是普通人,无非是沾了圣人光芒罢了。

    看着顾锦年不去。

    众人也没有多说什么。

    一个个动身,去见一见这位孔府世子。

    一时之间,学堂当中,就剩下八个人了。

    顾锦年,王富贵,江叶舟,苏怀玉,瑶池仙子,觉明三人。

    不过王富贵与江叶舟其实有些蠢蠢欲动,毕竟孔府世子,他们也想去见一见。

    但顾锦年在此,两人还是没去,知道是跟谁的。

    而且杨寒柔今日不在,估计也早就得到消息,去见孔府世子了。

    “做好准备。”

    也就在此时。

    苏怀玉的声音忽然响起,看着顾锦年。

    “做好什么准备?”

    对苏怀玉的话,顾锦年有些好奇。

    “孔府与你们顾家素来不合。”

    “这几日我也好奇,扶罗才子为何不找你们麻烦。”

    “现在看来,他们是盯上了孔府的人。”

    “不出意外,孔府世子,一定会找你麻烦。”

    苏怀玉认真说道。

    很坚定。

    此言一出,学堂内众人不由纷纷看向苏怀玉。

    这家伙,虽然有些问题,可一般说的话都是实话,他的判断基本上都没有错,很少见到如此笃定。

    “顾家与孔家有仇吗?”

    王富贵好奇了,这个事他还真不知道。

    “有一点,但不是很深,我在侯府中听过一些,无非就是文武之争。”

    江叶舟出声回答。

    他毕竟是侯府的人,知道一些消息。

    “如果不是很深的话,应当没什么问题吧?”

    王富贵皱了皱眉。

    毕竟在他的认知范围内,得罪孔府,可不是一件好事。

    孔府。

    是天下读书人的圣地。

    他们的祖先,是儒道第一位圣人,地位太高了。

    神洲大陆有这么一句话。

    千年的王朝,不朽的孔府。

    任你王朝变更,孔府永远都在,而且永远是受万民爱戴,读书人敬重。

    只要儒道不消失,孔府就一定在。

    所以,得罪孔府,真不是一件好事。

    哪怕是顾锦年。

    也不能得罪孔府。

    “随意。”

    “不招惹到我头上,管他是谁。”

    顾锦年很平静,一点都不虚。

    “行。”

    “我这几日有些事,可能要出去一趟,等大夏诗会结束后,再回来。”

    苏怀玉点了点头,敬佩顾锦年的勇气,同时提出暂时离开。

    “为何?”

    众人好奇。

    “国公让我保护世子,我担心世子与孔家世子争斗起来,下令让我杀他。”

    “不杀是违令,杀了,谁都保不住我。”

    “不如消失,劝各位这段时间最好不要与世子走的太近。”

    “这不是意气之争,惹到了孔府,顾家承受得住,你们承受不住。”

    “当然,仙门中人问题不大,你们两人要格外注意。”

    “不要说什么有难同当,你们当不起,你们参合进来,只会拖累世子殿下。”

    苏怀玉人间真实。

    惹得起的人,他一句话不说。

    惹不起直接开熘,而且光明正大,一点都不觉得丢面子。

    “这.......”

    两人不语,想要硬气一句话吧,但苏怀玉说的一点都没错。

    可不说话吧,又觉得太尴尬。

    “他说的没错。”

    “如果孔家真来找我麻烦。”

    “你们不要参合进来。”

    顾锦年点了点头。

    苏怀玉说的没错,江叶舟是夜衣侯的子嗣,不过本身就不受宠,若是牵扯进来,麻烦很大。

    至于王富贵,虽是一方富商之子,可再富有,也比不过孔家一根毛。

    参合进来了,就是死路一条。

    到时候还得自己去想办法帮他们。

    两人面色沉默,不过也没有说什么,算是变相认可了。

    “苏兄。”

    “早日回来。”

    顾锦年开口,他知道苏怀玉绝对不是因为这种事情开熘,估计还有什么其他事情。

    《控卫在此》

    只不过不说而已。

    但也无所谓。

    这里是大夏京都,有没有苏怀玉都不用担心什么。

    倒也随他去。

    “多谢世子殿下。”

    苏怀玉道了一句谢,紧接着转身离开,还真的是一点情面都不留。

    “苏兄,不至于这般严重吧?”

    “指不定你猜错了呢?这毕竟是圣人后代,又是孔家世子,即便当真要找顾兄麻烦,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吧?”

    王富贵忍不住开口。

    主要是苏怀玉说的太严肃了。

    顾锦年跟孔府世子,压根就没有见过面。

    就算两家有仇,也不至于见面就开干吧?

    以和为贵,表面功夫不得做好啊?

    听着王富贵如此开口。

    苏怀玉神色很平静。

    “严重不严重,我说了不算,若不出意外的话,一刻钟内,顾家会有人来找世子殿下。”

    “你们等着就好。”

    “苏某告辞。”

    苏怀玉留下这句话,紧接着走出学堂。

    跑的是真快。

    这下子,学堂内更加安静了。

    顾锦年坐着,把玩着一块玉佩,心中也在思索一些事情。

    不管苏怀玉说的是真是假。

    但既然有这个可能性,自己就必须要做好准备。

    否则,人家真来找麻烦,自己没有一点防备,那岂不是丢人现眼?

    “顾兄。”

    江叶舟出声,刚想要说什么时,却被顾锦年打断了。

    “不用说。”

    “苏兄方才所言,你们记在心里。”

    “等大夏诗会结束后,你们再露面,出了什么事,不要逞能,也不要意气用事。”

    顾锦年开口。

    说的也很直接。

    毕竟,自己如果解决不了,这两个人也帮不上忙,自己解决的了,也不需要他们帮忙。

    面对的毕竟是孔家。

    牵扯他们进来,回头孔家报复他们二人,反而是一团糟。

    “顾兄。”

    王富贵听完这话后,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实话是实话,可就是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

    可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响起了。

    “大侄子。”

    “六叔来咯。”

    ---

    ---

    ---

    ---

    二合一,一万六千字,砍了四千字。

    我解释下为什么砍。

    因为这四千字刚好卡章了,而且卡的很难受。

    所以我特意砍掉,然后准备多写点一起发。

    不然看的不上不下,你们肯定不舒服的。

    煞费苦心。

    兄弟们520快乐!爱你们,么么哒~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08974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089747.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