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八十二章:孔宇不服,顾锦年七步作诗,一首孤篇压盛唐【求月票】

正文卷 第八十二章:孔宇不服,顾锦年七步作诗,一首孤篇压盛唐【求月票】

新书推荐:人间有你暖如春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杀手傻子至尊凡人之长生仙道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招仙令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我可是正派剑仙游离半生

    大殿内。

    所有人都很好奇,甚至京都百姓都很好奇,这是在做什么?

    异象虽然宏伟,看起来也极其可怕。

    可问题是,没有任何作用和效果啊。

    仅仅只是场面宏伟算什么?

    然而,大殿当中,一道声音却缓缓响起。

    “诗成千古,国运之争。”

    “这是在攻击匈奴人的国运。”

    声音响起,是赵儒的声音。

    他看出来这是在做什么了。

    此言一出,满堂哗然。

    “什么意思?”

    “赵儒,您的意思是说,这首诗词演化军魂,攻击匈奴国运?”

    “嘶,还真有可能,这军魂乃是我大夏将士所化,又有无数文道意志,如雨一般,落在十二城内,的确像是在攻击国运啊。”

    “国运之争?一首诗词能有这般的威能吗?”

    “这又是千古诗词吗?”

    一道道声音响起。

    大殿内,有人不相信,但乐文更多小说的是震撼。

    永盛大帝都有些好奇,他希望这是真的,但他看不出来。

    “若其他千古诗词,定然无法做到这个程度,可偏偏顾锦年这首诗词,加持天命。”

    “还真要多谢扶罗王朝,为我大夏,送来这般的天机。”

    此时此刻,苏文景的声音响起。

    他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文景先生,这是何意啊?我等听不懂啊。”

    “是啊,这是何意啊?文景先生,您说的,我们一点都不懂。”

    “怎么又跟扶罗王朝扯上关系了?”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大殿内所有人都听不明白赵儒与苏文景的话。

    “文景先生以十二城为题,天命加持之下,这张画蕴含天命之力。”

    “拥有百姓之怨在其中,顾锦年所著诗词,符合情景也有文人精气神在当中。”

    “这般一来的话,得到天命认可,从而演化万千铁骑,化作军魂,镇压匈奴国运。”

    “匈奴之人,窃我大夏江山,增强国运,如今天命加持在画中,顾锦年诗化千古,将国运夺回,且重击匈奴国运。”

    “倘若没有扶罗王朝献上这幅画,天命即便出现,也不会引来如此异象。”

    “一切,皆是因果之中啊。”

    赵儒开口,道出一切真相。

    一时之间,所有人彻底恍然大悟了。

    而扶罗王朝的才子,却一个个脸色难看,尤其是神罗三皇子。

    这画卷送来,是为了羞辱大夏王朝,可没曾想到竟然帮大夏王朝一个这么大的忙。

    国运。

    这东西太过于玄乎了,你说它有,你却看不到,可你要说它没有,也绝对不可能。

    国运强盛,风调雨顺,粮产年年丰收,百姓丰衣足食,一片祥和。

    可国运衰败,天灾人祸,无力抵抗,就如同江宁郡洪灾一般,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

    倘若江宁郡庄稼提前半个月收割或者是成熟,是否可以完美避开?

    这就是国运可怕之处。

    若匈奴国运受损,大夏王朝就更容易抢回失地,甚至还有可能将匈奴彻底歼灭,完成北方大统一,开创出真正的盛世。

    一瞬间,大殿当中,永盛大帝坐不住了。

    他梦寐以求的事情,就是北击匈奴,取回失地,做到这一点,他死而无憾。

    倘若如果能将匈奴歼灭,完成北方大统一,就算是下九幽地府,他也有底气面见自己的父亲。

    因为自己父亲,大夏太祖临死之前也没有完成北方大统一。

    而自己完成了。

    开疆扩土,这是一位帝王最高的成就,没有之一。

    匈奴国运被削。

    对他而言,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不过,他压抑着兴奋。

    压抑着内心的兴奋。

    对匈奴,他早就有了想法,只不过如今的大夏,还不能动,需要再等一等。

    边境之地。

    一片金色。

    千军万马不要命的冲进十二城内。

    往北七百里外。

    草原当中,一个个匈奴从大营中出来,他们望着这般的景色,眼神当中皆是疑惑。

    而匈奴王庭。

    一名中年男子,望着如此异象,脸色异常难看。

    “诗成千古。”

    “灭我匈奴国运?”

    他负手而立,眼神当中是不甘和愤怒。

    这是天命镇压,不是人力可以解决的,即便他想要出手,也无能为力。

    而此时此刻,一道身影从殿内走了出来,望向这位匈奴王。

    “王上。”

    “大夏养精蓄锐十二年,日日夜夜都渴望夺回十二城。”

    “如今天命所显,只怕要不了多长时间,大夏铁骑便会直取这十二城。”

    “王上,若还犹犹豫豫,铁骑征来,大夏可不给您犹豫的时间啊。”

    身影浮现,是一名中年儒士,他看着匈奴王,声音蛊惑道。

    匈奴王的目光也在这一刻笃定下来了。

    “好。”

    “本王答应。”

    “不过,你告诉你背后的人,事成之后,我要大夏龙门大炮炼制法门,其他无所谓。”

    匈奴王开口,他答应对方的要求,但也提出自己的要求。

    可此话一说,后者不由微微皱眉。

    “王上,这龙门大炮,乃是大夏立国根本,这个有些强人所难,不过可以赠予王上十门龙门大炮。”

    他出声道。

    龙门大炮,这是大夏立国根本,当年太祖横扫十国,靠的就是这件神器。

    否则,凭借一己之力,横扫十国,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关于龙门大炮,也有很多传闻。

    火炮这东西,并不是什么稀罕物,十国早就有了,扶罗王朝,大金王朝都有相应的大炮。

    用来抵抗骑兵的。

    不过大炮的缺点很明显,体积大而且十分沉重,需要强大的武者搬运,并且炮弹威力不算特别强,同时射程也不远,偏度很大。

    对第三境以下的武者还有作用,可对第三境以上的武者,完全没有太大作用,。

    可大夏王朝的龙门大炮,极其与众不同,炮弹威力强,武王强者都不能小视,射程极远,极限是五十里内,方向误差不会超过二百丈。

    这是一件极其古怪的事情。

    好在的是,大夏王朝的龙门大炮,数量不多,而且当初大夏内乱之时,扶罗王朝借走了十门,大金王朝直接买走了二十门。

    甚至中洲王朝都索要了接近三十门龙门大炮走,拿去做研究。

    大炮这东西,对两国交战来说,无法做到决定性的胜负关键,毕竟这是仙武世界。

    可此物却拥有强大的威慑力,双方几十万大军,排兵布阵,大夏王朝一轮大炮下去,破坏几个关键阵点,开局你死两三万人,而后断你手臂,大军横推一番。

    全歼可能夸张,起步也是小胜,碰到个指挥好的将军,很有可能大获全胜。

    这样打个两三场,基本上就彻底输了。

    “十门龙门大炮?”

    “太瞧不起本王了。”

    “五十门。”

    “如果低于五十门,大不了这十二城让给大夏王朝。”

    “这十二座城,对我匈奴子民来说,并没有太大好处,我们还是习惯住在草原上。”

    “不适合住大夏人盖的房子。”

    后者开口。

    一口价五十门大炮,而且他说的也是实话,这十二城对匈奴人来说,只是一道防线,拥有军事战略作用,可对于经济没有实质帮助。

    主要还是,里面的大夏百姓早就被屠杀干净了,全是匈奴人居住,他们住不惯城内,也不习惯这种生活。

    如果不是背后的扶罗王朝以及大金王朝,说实话当初他们已经跟大夏交谈,归还十二城,换牛羊马,黄金珠宝,还有大夏工器。

    东荒三大王朝之中。

    大夏王朝最有名的便是工器,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工器,譬如说战马的马鞍,农耕的农具。

    这些很平常的东西,各国都有,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大夏的要更好更强一些。

    所以各国猜测,大夏王朝一定拥有某种炼制法门,可以让器物锻造的更加完美。

    而大金王朝,却拥有所有人都想得到的东西。

    【龙米】

    大金王朝的米,极为特殊,武者进食龙米,可增强体魄,滋润肉身。

    普通百姓吃了龙米,则可百病不侵,气血如虎,力大如牛。

    大金王朝的龙米,更是价格便宜,分几个档次,平民百姓都可以吃。

    可以说,大金王朝虽然不是人人武者,但底子比其他王朝的百姓强太多了。

    这是所有王朝都羡慕的东西。

    大金王朝吃了几百年龙米,一代比一代强,这也是称霸东荒的根本原因。

    虽然大夏有龙门大炮,可龙门大炮数量不多,威力强是强,可武王强者谨慎一些,到没有太大危险,大规模战争上,龙门大炮可以为大夏带来一定优势。

    可对大金王朝来说,优势不会特别大。

    反倒是大金王朝人口数量多,人人强大健硕。

    五千骑兵可冲垮十万步兵,这是军事上的常识。

    然而如果遇到十万大金王朝的步兵,那么结果一定是骑兵输。

    不需要十万,五万大金步兵即可对抗五千骑兵,就因为与生俱来的强大,以及龙米加持之下。

    大金王朝每年也出口大量龙米,但都是最下等的龙米,稍微好一点的都被控制数量,被各国世家权贵购买。

    一些上等龙米,则是以礼物送给各国皇室,但也控制数量。

    而大金王朝的权贵皇室,吃的则是极品龙米,效果是普通龙米的十倍。

    用最简单的话来形容,有仙道修士吃过龙米,他认为这种龙米等同于没有任何副作用的丹药,是的,无副作用的丹药。

    只不过药效没那么强,但可以培元固本,滋润肉身。

    这就是大金王朝为何是第一的原因。

    至于扶罗王朝,没有工器,也没有龙米,但扶罗王朝生产两样东西,一种是天然的矿铁,这是大夏非常需要的东西。

    一种则是扶桑叶,这东西埋在田里,可以使良田得到巨大的生产,说翻倍有些夸张,但至少可以增加五成左右。

    大夏王朝看中扶罗王朝的铁矿,而大金王朝则看中这种扶桑叶,也正是因为这两样东西,扶罗王朝才会如此富饶,同时列为三大王朝之一。

    而这些,都是匈奴国没有的。

    匈奴将领好战且勇猛,但只能沦为棋子,就是因为没有关键性物品。

    对于这个,他们自己也十分郁闷,恨天高。

    如今机会来了,无论如何他都要谈好条件,不然的话,岂不是冒着风险,得不偿失?

    “好。”

    中年儒士想了想,他没有继续讨价还价,暂时答应下来了。

    得到对方的承诺,匈奴王也点了点头。

    也就在此时。

    天穹之上,一颗火星划过,落在匈奴平原之上,引发地震,毁牛羊战马无数。

    这等景况,让匈奴王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这便是国运下降的坏处,只是他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而且这还仅仅只是刚开始,以后还真不知道会如何?

    “速速查清发生何事。”

    匈奴王大吼一声,令人去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与此同时。

    大夏京都内。

    火星划破天穹的景象,也浮现在大夏京都上空,无数百姓目睹这一切。

    而大夏皇宫内,伴随着一道龙吟声响起。

    这是大夏国运增强的象征。

    真龙吟。

    “好。”

    刹那间,永盛大帝站起身来,攥着拳头,忍不住赞叹一声。

    文武百官也兴奋不已。

    匈奴是他们最大的敌人,他们知道,永盛大帝日日夜夜想着打仗,可他们更加知道的是,大夏现在还不能向外宣战。

    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情,永盛大帝做了他该做的事情,接下来只需要继续养精蓄锐即可,换一个仁帝上位,治理国家,再养精蓄锐。

    如此,五十年后,大夏将彻彻底底腾飞而起,那个时候,莫说打匈奴,就算是打扶罗王朝,大夏都有这个底气。

    但匈奴在边境时不时干扰,也令人头疼,兵部和武将有事没事拿这个当理由,请求发兵。

    头疼的很。

    如今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是大喜事,匈奴国运削弱,再被重创,只怕近些年根本别想骚扰边境,而兵部与武将也别想借题发挥了。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有人出声,关键时刻高呼陛下万岁。

    当下,所有人跟着出声,除了少部分他国使臣。

    听着百官高呼。

    永盛大帝也是格外畅快。

    只不过,他没有说什么,而是望着顾锦年道。

    “锦年。”

    “你今日著千古诗,削匈奴国运,扬大夏国威,你说你想要什么赏赐,只要不太过分,朕都赐给你。”

    永盛大帝开口。

    他很兴奋,也异常的开心。

    今日之事,让他内心无法平静啊。

    “回陛下。”

    “学生认为,扬我大夏国威,是儒者本职,学生无须任何赏赐。”

    顾锦年开口,他拒绝一切奖赏。

    原因无他,自己开口要这个要那个,显得吃相难看,什么都不要才是最好。

    看皇帝怎么给。

    这么大的事情,给太少大家都看着,给多了我也能承受,反正您看着来。

    而且还显得自己傲骨凌然。

    果然,听到这话,永盛大帝十分满意,他稍稍思索,而后望着顾锦年道。

    “既然如此,寻常金银,对你无用。”

    “朕赐你三枚王珠如何?”

    永盛大帝开口,赐顾锦年三枚王珠。

    他很大气,开口便是三枚王珠,只是文武百官却神色一变。

    顾锦年之前因为江宁郡之事,便得到了六枚王珠,如今再加三枚王珠,这就是九枚了。

    一般王爷都没有九枚王珠,顾锦年独自拥有九枚,回头再随随便便给个三颗,按照礼部的制度来说,妥妥就要封侯啊。

    一时之间,百官自然心中有许多想法。

    镇国公这一脉,自然大喜,而文官一脉却皱紧了眉头。

    虽然说,还差最后三枚,也不用太急什么,可毕竟已经凑齐了九枚王珠,再这样下去,万一顾锦年又立了什么大功,拦的拦不住。

    一时之间,杨开的声音响起了。

    “陛下圣恩。”

    “不过,世子今日所著诗词,再添千古,令我等敬佩万分,三枚王珠奖赏,有些虚无。”

    “臣观世子也快及冠,不如赐一处宅府,也免得世子殿下及冠之后,无府宅选址。”

    杨开的声音响起。

    他对顾锦年的态度,如往常一般,地位决定一切,他是礼部尚书,是太子的人。

    顾锦年虽然对大夏王朝有莫大的功劳,可如若这样赏赐下去,一但封侯,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至少在顾锦年没有明确表示,他要支持太子,或者是顾家明确支持太子之前,他不可能让武将势力不断增强。

    甚至说,即便是顾家支持太子,说实话他可能也会这样说。

    到了这个程度,不是他愿不愿意,而是整个文官集团答不答应的事情了。

    武盛则文衰。

    文盛则武衰。

    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天然的对立面。

    再说句不好听的话,如果他现在不站出来压制,这位皇帝也会觉得有古怪。

    只是,不等永盛大帝开口。

    镇国公的声音也响起了。

    “杨大人所言极是,我这孙儿即将要及冠了,还真的需要一处府宅。”

    镇国公笑着开口。

    这个回答,让那个众人好奇了,镇国公府还缺这点银两购买府宅?

    肯定是不可能的。

    这是有意为之,镇国公也不希望顾锦年太得圣恩。

    只是大殿之上。

    永盛大帝却很平静。

    “朕当着诸国使臣面给予赏赐,岂有悔改之说?”

    “三颗王珠。”

    “锦年,好好学习,若你能得十二王珠,朕,亲自为你挑选侯称。”

    永盛大帝出声。

    他很平静,直接压住礼部尚书与镇国公的意见,依旧是赏赐三枚王珠,甚至直接许诺,得十二王珠,给予侯爵之位。

    这一刻,满堂哗然。

    侯爵。

    仅次于公爵的地位。

    国公无法世袭,纵观历史基本上所有国公,都是开国大臣,不止是从龙之臣那么简单,要有强大的能力。

    至于后世的国公,位置只会越来越少,往往一个朝代,也就是三两个。

    换句话来说,永盛年间的九位国公,是跟着永盛大帝打天下得来的。

    他们现在已经迟暮,可能再过个十年二十年,便会相继离世,到了那个时候,基本上不会有新的国公顶上,

    但顾锦年这种不同,少年封侯,又有顾家保驾护航,又是儒道大才,迈入中年,若有相应的政绩,极有可能成为新的国公。

    一但如此,那就不是国公之首不首的问题,而是第一权臣,毕竟没有其他国公在,顾锦年未来的路,就是一马平川,直步青云。

    由权贵改为权臣。

    这很恐怖,足矣影响朝廷,影响一个国家。

    由此可见,永盛大帝是多喜欢这个外甥。

    敢如此直言不讳,提前许诺。

    此时此刻,杨开不敢再说什么了,当着各国使臣面前,他刚才委婉开口,已经算是顶着巨大压力,若是还敢继续多说什么。

    迎来的便是雷霆大怒。

    好在的是,顾锦年只有六枚王珠,这个问题不大。

    如果已经有了九枚王珠,即便是当着各国使臣面前,杨开也要直言了。

    “行了。”

    “盛会照常。”

    “尔等还有新的诗词吗?”

    永盛大帝再度开口,望着诸国才子,如此说道。

    随着此话一说。

    一瞬间,众人彻底安静下来了。

    方才的异象,以及削弱匈奴国国运,引起众人的注意。

    现在听到永盛大帝开口。

    一时之间,大家这才反应过来。

    顾锦年又著出千古诗词啊。

    是啊。

    他们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如今反应过来后,一个个面面相觑,尤其是扶罗王朝的才子,更是面如死灰。

    所有的骄傲和自信,在顾锦年这首千古诗词面前,成了笑谈。

    千古诗词。

    古今往来能有多少?

    顾锦年简直是个怪胎,一篇千古文章,两首千古诗词,外加上一首镇国诗。

    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了。

    孔家。

    孔宇的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

    这一次,他已经公开宣布,要参加大夏诗会,其目的就是为了让顾锦年知道,什么叫做圣孙,什么叫做圣人世家后代。

    可未曾想到,顾锦年开篇就是千古诗。

    他如何能够压制住。

    不过顾锦年这首诗词,能成为千古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有天命加成,太应景了。

    怪就怪扶罗王朝,吃饱没事非要送边境十二城图,但凡换一张图,顾锦年这首诗作完,极限也不过是镇国诗。

    但在天命加持之下,又有百姓民意在,诗成千古,演化异象,削弱匈奴国国运。

    千古诗最大的特征就在于,是一个故事,可以流传千年,适应每一个国家。

    好比顾锦年的悯农,这是镇国诗,增加国家气运,诗词可以流传下去,但必须要等到千年之后,若这首诗的的确确还在流传,那么也会升华。

    可千古诗,必须要在重大场合,以及应景之下,才能诞生出来。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大夏诗会,诗成万古,削一国气运,今日之事,必流传千古,化为经典。

    这就是千古诗。

    孔宇文心在乱,他心的确在乱,他今日是想要打击顾锦年,让他知道彼此之间的差距,可现在被顾锦年这般打击,如何能稳定心态?

    “满殿才子,可有人再著一首?”

    “朕期待着。”

    也就在此时,永盛大帝再度开口,他询问大殿众才子,谁愿意再上。

    这话听起来格外的刺耳。

    除了大夏书院的学子们,其余才子都很难受。

    千古诗在前,谁还敢上前自取其辱啊?

    当真不要脸?

    还是说嫌自己脸皮厚?

    “镇定。”

    右下方,孔平感受到孔宇内心波动,他出声压下,而后以才气传音。

    “今日考题有古怪。”

    “不要受干扰。”

    孔平出声,目光平静地看向孔宇。

    后者听到这话,不由皱眉。

    他不明白自己叔叔为何这样说,可躁动的内心,也逐渐平稳下来。

    紧接着自我思考。

    很快,孔宇瞪大了眼睛,他知道自己叔叔是什么意思了。

    今日的题目,看似是苏文景出的,可实际上大家都知道,是大夏皇帝出的。

    皇帝出题,其实没什么大问题。

    可重点就在,扶罗王朝献礼给永盛大帝,三件礼物有三个意思,前面两个是题目,后面是羞辱。

    第一题是顾锦年回答的,所以顾锦年在场,也知道这画卷的来历。

    这就意味着,顾锦年提前知道了考题。

    是的。

    提前知晓考题。

    虽然说,著出千古诗词,这一点毋庸置疑,可问题是提前知道考题,就有很多说法。

    顾锦年这首诗词,若没有天命加持之下,只是镇国诗罢了,不然的话,写下诗词时,为何没有惊天动地的异象?

    反而异象是从画卷当中释放出来的?

    镇国诗也难得,这点孔宇认。

    可孔宇并不认为自己著不出镇国诗来,无非是时间问题。

    恰好的是,顾锦年拥有了足够的时间,而自己没有任何时间准备。

    从知道这题到顾锦年作诗,前前后后才不过一刻钟的时间。

    一刻钟,让自己作诗,怎可能作出镇国诗来?

    别说自己,就算是让苏文景来,苏文景都做不到。

    但倘若是十天半个月呢?

    扶罗王朝的人,来了也差不多也有十天了,这十天时间,完完全全可以想到一些诗词。

    而且今日出现的天命,也绝对不是偶然,有人已经知道了。

    这个人是苏文景。

    他肯定是知道一些什么东西的,告知了顾锦年,十日时间,顾锦年想到了这首诗,故而借此机会,想要争抢天命。

    这是一场交易。

    皇帝与国公,苏文景与顾锦年之间的交易。

    他们都在帮顾锦年,让他得到天命,而不让孔家获得。

    想到这里,孔宇眼神变了,心中的怒火瞬间旺盛而起。

    输了。

    是憋屈,是难受,是不甘心。

    但他会认。

    堂堂正正的输了,有什么办法?

    可现在,得知顾锦年是靠这种卑鄙手段赢的,他不认,他也不甘。

    最主要的是,涉及天命之争。

    如果只是名誉之争,他可以算了,反正时间还长,明日斗回来即可。

    只是这天命之争,影响太大了。

    “叔,我该怎么做。”

    孔宇以才气传音,询问自己的叔叔。

    他心中憋着一团火。

    可还是充满着犹豫。

    “孔家应当得一道天命。”

    “想怎么做,便怎么做,你父亲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孔平平静传音。

    他洞悉一切,眼下就是要让孔宇闹一场了。

    事关天命。

    他不得不这样做,利益太大,即便是得罪别人也无所谓,哪怕是得罪皇帝。

    孔家还是有底气的。

    得到孔平的回答,这一刻,孔宇深吸一口气。

    “圣上。”

    “今日盛会,不公。”

    他开口。

    站起身来,望着永盛大帝,深深一拜。

    此言一出。

    满堂宁静。

    没人料到,关键时刻,孔宇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

    大夏诗会。

    怎可能不公?

    这不是打脸朝廷,打脸这位皇帝吗?

    只是,大殿之上,永盛大帝并无任何一点情绪波动,面容平静,但目光却落在孔宇身上。

    “哪里不公?”

    永盛大帝质问。

    “顾锦年提前得题。”

    “学生认为,这不公。”

    孔宇大声开口。

    一时之间,殿内外皆然沸腾。

    “提前得题?”

    “这怎么可能?”

    “谁说不可能,陛下刚刚出题,顾锦年不到半刻钟就胸有成竹,我方才就觉得有些问题,果然是有猫腻啊。”

    “其实没什么不公的吧?诗成千古,即便是让我提前数月得知题目,我也著作不出这样的诗词啊。”

    “不一样。”

    “你是你,圣孙是圣孙,若提前一个月告知圣孙,题目是何,顺便再告诉圣孙,有天命加持,你看圣孙能不能著出千古诗词。”

    “再者,这篇诗词其实并非是千古诗词,而是镇国诗,不过天命加持之下,诗成千古。”

    “倘若圣孙提前得题,今日抢先顾锦年一步,写出镇国诗,也能成为千古,这天命就是圣孙的了。”

    “有这个可能。”

    “无论圣孙能否著出镇国诗,提前得题,确实不妥,有失公平。”

    一时之间,各种议论声响起。

    大部分人是懵的,但仔细一想,的确有些问题,永盛大帝出题结束后,顾锦年立刻答题。

    前前后后半刻钟只怕都没有。

    知道顾锦年有才华,但这明显有些自信过头了吧?

    “我知道了。”

    “顾锦年,当日我等入宫送礼,这画卷你早就看过,此题陛下已经告知过文景先生,他是你书院院长,是文景先生提前告知你题目的。”

    “原来如此,怪不得世子殿下,能这般胸有成竹,原来是提前就知道题目是什么了。”

    “堂堂大夏诗会,居然闹出这种事情,当真是文人之耻。”

    这一刻,扶罗才子们总算是有机会发言了。

    顾锦年诗成千古,让他们实在是憋屈难受。

    如今找到机会,自然第一时间抨击。

    “不可妄加猜测,文景先生绝不是这般人。”

    “不过,世子殿下半刻钟便能著出千古诗词,的的确确有些问题,还望世子殿下能够解释一二。”

    神罗三皇子第一时间也跟着开口,但他立刻压住这帮人,免得他们胡言乱语。

    但该针对还是要针对。

    “你们放屁,顾兄才华横溢,儒道大才,岂会做这种事情?”

    “输不起就直说,在这里编造什么谎言?”

    “某一向认为,孔家乃是圣人世家,有圣人风范,今日一看,当真是侮辱圣人。”

    “不论其他,千古诗词,今日告知尔等之题,十日之后,尔等能著出?”

    这一刻,大夏书院的学子们也站起身来了。

    他们本就窝着一团火,看对方这般挑衅谩骂,自然而然站起身来一起骂了。

    江叶舟,王富贵更是带头冲锋,将矛头指向孔宇。

    大殿之下。

    听着众人谩骂孔宇目光投去,神色坚定。

    “敢问世子,当日扶罗献宝,你是否便猜到画卷为题?”

    孔宇目光落在顾锦年身上。

    既然选择闹了,他也不打算遮掩,毕竟如若现在不闹,这天命就归顾锦年了。

    他舍得吗?

    舍不得啊。

    “不知。”

    顾锦年倒也坦诚,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舅舅会以这个为题,不过你要说一点都不知道,那也是不可能的。

    相当于备选题吧,没有当回事,只不过心里有点想法。

    因为当时他就想写这首诗,后来被永盛大帝给阻止了。

    没想到在这里等着自己。

    “不知?”

    “世子殿下,那孔某当真要问一句,陛下刚刚出题,不到半刻钟,你便著出此诗。”

    “这等才华,只怕圣人转世都做不到吧?”

    孔宇出声。

    再度开口。

    话里话外,很直接,就是不承认顾锦年的实力。

    “好了。”

    “此事陛下会彻查,如若真有,取消资格,如若没有,也不得冤枉他人。”

    “今日盛会,若诸位才子还有诗题,那便写下来,若没有,则明日再来。”

    有大儒开口。

    是周茂的声音。

    眼下天命即将易主,归于顾锦年,孔宇突然出现,不就是看不得?

    “周儒。”

    “此事今日必须有个说法。”

    “陛下。”

    “请恕学生之过。”

    “我辈读书人,养浩然正气,行事作风,应当正气凌然,学生最见不得的便是弄虚作假,尤其是当着各国才子之面。”

    “如若传了出去,大夏文坛,将会成为千古笑话。”

    “今日,顾锦年必须要给一个说法,否则学生不平,各国才子不平,天下读书人都不平。”

    孔宇彻底豁出去了。

    他跪在地上,朝着永盛大帝叩首。

    他是圣孙。

    孔圣后人,可不跪帝王。

    但今日下跪,便是心有冤屈,若这件事情不好好处理,真会闹出波澜。

    尤其是顾锦年,如此优秀,遭人妒忌太正常了,外加上孔宇这般泼脏水,若是今天没有个说法。

    天下读书人都要开喷。

    “孔宇。”

    “你想要个什么说法?”

    “需要老夫问心吗?”

    此时,苏文景的声音响起。

    他望着孔宇,如此问道。

    是否需要问心?

    这是半圣的手段,直问其心,无法作假。

    而殿上,永盛大帝沉默不语。

    但令人惊讶的是,顾老爷子也安静无比,居然没有说一句话,这让人感到奇怪,但更让一些宵小之辈,更加笃定这有问题。

    “问心神通,劳神伤身,学生无需如此。”

    孔宇摇了摇头。

    如此回答。

    因为他也拿不准顾锦年到底知不知道,但眼下的线索,可以锁定顾锦年极有可能提前知题。

    所以没必要问心,万一顾锦年真不知道,或者只是隐约知道一点点,那就不好收场了。

    需要用另外一种办法来验证。

    “不问心,还有什么办法,能让你服气?”

    苏文景继续问道。

    “很简单。”

    “既然世子殿下有如此之才华,学生恳请,由学生家叔,扶罗才子,大金才子,陛下,文景先生,赵儒,同文盟,徐林党,再由殿外随意两人,一共十人,各出一字或两字。”

    “一个时辰内,由世子作诗,不说诗成千古,哪怕有镇国诗,学生心服口服,绝不提一字不公。”

    孔宇出声。

    这是他的想法。

    顾锦年既然这么厉害,那就出一道题,要是还能著出镇国诗,他彻底服气。

    要是不能,那就证明这就是提前知题。

    虽然他的条件很苛刻,但他不认为不公。

    “荒唐,十人出十字,十字为一题,一个时辰内,著出镇国诗,传圣公亲临,能著出吗?”

    杨开出声,虽然他知道孔宇不服气,可没想到孔宇居然这么不要脸?

    十人十字。

    一个时辰,写出镇国诗来?

    这已经不是刁难人了,这是恶心人。

    “好一个十人出十字,让你来,莫说镇国诗,只要有异象,今日算你赢。”

    周茂也跟着开口。

    “刁难人也不是这么刁难的吧?”

    书院学子跟着开口。

    “陛下,学生认为,孔宇已经丧心病狂,将他逐出大殿,免得扰了诸位兴致。”

    江叶舟出身,向永盛大帝作礼,请求驱逐孔宇。

    而孔宇的目光,不由看了一眼江叶舟。

    神色不善。

    大殿之上。

    永盛大帝也觉得这家伙脑子有问题。

    不过他更加明白的是,天命浮现,孔宇这般倒也正常。

    只是十人十字,纯粹刁难人了。

    永盛大帝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可就在此时,顾锦年的声音响起。

    “出题吧。”

    声音响起。

    这一刻。

    殿内彻底安静下来了。

    所有目光都不由看向顾锦年。

    哪怕是孔家人,也不由皱起眉头。

    孔宇明显就是在找茬,莫说大才,当真就是圣人转世,只怕也不可能著出这样的诗词吧?

    “十人十字为一诗,有些难度。”

    “如果可以的话,一字为一诗,十诗皆镇国,可否?”

    顾锦年开口。

    提出这么一个要求。

    毕竟十个字一首诗,还真不好凑,但一个字一首诗,或者两个字一首诗,这个难度不大。

    脑海当中的诗词,别说十首,真要闹起来,今天表演个三百诗词镇天下都可以。

    “顾兄,不要上当。”

    “世子,不要跟他置气,这万万不可啊。”

    一时之间,不少声音响起,他们认为顾锦年也是上头了。

    无论是十字一首诗,还是一字一首诗,难度都大。

    尤其是顾锦年说十诗皆镇国,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孔宇立刻起身,望着顾锦年道。

    “好。”

    “如若十诗皆镇国,孔某收回方才之言,向顾兄道歉。”

    孔宇眼中是喜悦与兴奋。

    没有人能做到十诗皆镇国的。

    可顾锦年接下来的话,让他脸色不由一变。

    “本世子不需要你的道歉。”

    “倘若本世子作出来了,我要你当众下跪磕头,三叩九拜。”

    顾锦年淡淡出声。

    火药味瞬间弥漫。

    而孔宇脸色却不太好看。

    他是圣孙,若真当众下跪磕头,丢人现眼,这圣孙二字,就彻底成为了笑话。

    “这太过于严重了。”

    孔宇出声,直接拒绝。

    “那你辱我名声就不严重?”

    “若你不答应,就闭上嘴巴,滚回座位,少在这里罗里吧嗦。”

    顾锦年开口。

    这家伙跑出来说不公,行。

    要让自己作诗,也行。

    哦,回头让他付出代价,又装死?

    想些什么呢?

    输了,就道个歉。

    赢了,天命消失。

    自己凭什么跟他赌?

    脑疾?

    果然,这话一说,引得不少人大笑。

    而感受到众人的笑声,孔宇脸色难看。

    他将目光看了一眼自己的叔叔。

    后者神色也十分凝重。

    可最终还是稍稍点头。

    一瞬间,孔宇没有废话了。

    “好。”

    “若你能做到,就如此。”

    “做不到,你也要向我磕头认错。”

    孔宇出声。

    “那不行。”

    “我输了,最多承认提前得知题目。”

    顾锦年摇了摇头。

    不赚的生意他不做。

    一瞬间,孔宇有些难受了。

    可都到了这个地步,孔宇深吸一口气,攥紧拳头道。

    “好。”

    “我答应。”

    得到孔宇的回答。

    顾锦年倒也没有废话,直接开口。

    “出题吧。”

    声音响起。

    孔平第一时间开口。

    “江水为题。”

    神罗三皇子也立刻出声。

    “以春为题。”

    大金十二皇子稍加思索道。

    “明月为题。”

    他不想出太难的题,明月比较不错。

    “以花为题。”

    既然顾锦年答应下来,苏文景也只能出题了。

    “以夜色为题。”

    赵儒也缓缓出声,现在是夜晚,刚好应景。

    “以鸿雁为题。”

    “以家为题。”

    “以长江为题,诗中一定要有长江二字。”

    “以乘月为题,诗中也必须要有乘月二字。”

    一道道声音响起。

    尤其是殿外两道声音,虽然题重复了,可要求性更高,必须要有长江和乘月为题。

    最后,所有目光落在永盛大帝身上。

    “以情为题,相思为骨。”

    永盛大帝也出了一道题,他也算是格外关照顾锦年,情诗相思这种,最好著诗。

    可顾锦年听完之后。

    不知道为什么,脑海当中瞬间浮出一篇诗词。

    甚至说,刚开始出题时,顾锦年就想到了一篇诗词。

    如今当所有要求说完后。

    顾锦年还真是感到惊讶。

    这帮人是故意捧场的?

    非要自己拿出这首诗来?

    此时此刻,看着有点懵然的顾锦年,许多人内心不由一紧,而不少人却心中大喜。

    扶罗才子,孔家人,自然大喜。

    “世子殿下,我不为难你,可以给你两个时辰思考,不过若答不出来,磕头认错,如何?”

    孔宇出声,已经提前开始得意了。

    “小孔。”

    “本世子再加点赌注,七步作诗,作出来了,往后见我一次,跪我一次,如若作不出来,我见你一次,跪你一次,如何?”

    顾锦年开口。

    平静说道。

    既然已经得罪死了,那不如就彻底一点,彻彻底底打击孔宇的文心,让他以后听见自己的名字都害怕。

    这话一说,已经不是火药味那么简单了。

    十题十诗。

    七步作出?

    要不要这么离谱?

    “好。”

    “不过,别七步走七个时辰就好。”

    孔宇没有废话,他就不信顾锦年能做到。

    十个题目,你就算想,也不可能七步完成。

    见孔宇答应。

    顾锦年缓缓开口道。

    “纸笔。”

    他出声。

    眼中满是自信。

    引来乐文更多小说人的好奇。

    饶是永盛大帝,眼神当中充满着期待与好奇。

    镇国公沉默不语,但任谁都看得出来,他有些紧张。

    “备十份宣纸。”

    有人出声,让太监快点送来笔墨宣纸。

    可顾锦年的声音,也再度响起。

    “一张足矣。”

    他出声,霸气无比。

    殿内殿外,所有人都站起身来了,眼神当中充满着惊愕。

    顾锦年这是要十题一诗啊?

    而且如此自信。

    的的确确令人充满好奇。

    宣纸在前。

    顾锦年向前走了一步。

    而后第二步。

    第三步。

    所有人都以为,顾锦年会拖延时间,但他们发现,顾锦年没有任何犹豫。

    仅仅只是刹那间。

    顾锦年便走完了七步。

    随后手握毛笔。

    沾染墨汁。

    在宣纸之上,缓缓落笔。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顾锦年下笔如有神,没有一丝停滞。

    是一气呵成。

    而这首诗词,被誉为孤篇压盛唐之作。

    一篇诗词,压盛唐,道尽盛世往来一切。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诗出刹那。

    一瞬间,一道钟声响起。

    刹那间。

    这宣纸之上,又一次绽放光芒。

    ----

    ----

    ----

    ----

    ----

    两个事,必须要说。

    第一,诗词全篇不收费,我发的时候是一万两千字,没有加上诗词,后来我改了,加上诗词,不会因为这首诗额外收费,因为二百二十八个字,不单独收费,所以大家别说水字乱收费。

    七月赚该赚的钱,绝对不会这么没下限,大家如果不信,可以自己研究,如果多收费,加群私聊,或者在书评区留言,我退十倍。

    第二,可能又有人会说卡章,但七月解释下,一万两千字,写到凌晨五点半才结束。

    头晕眼胀,七月尽最大努力,让大家看舒服一点,但只要不能一口气写完,其实都会让大家看的不愉快,这点没办法的事情,我只能尽可能往最好的方面去写。

    谢谢大家的支持。

    感言也不收费,放心,目前一万两千六百字。

    扣除二百二十八个古诗词,外加上感言三百字,只多不少,价格一定是一万二的收费。

    请放心。

    最后求月票!

    ------题外话------

    关于上一章的问题,其实可能是受到上本书的影响,想要避开,然后再加上为了将高潮写完。

    所以铺垫展开并不是特别完善。

    七月认真吸取教训。

    同时还是求助广大读者老爷,求一些很热血很有逼格的诗词。

    剧情我可以构思,但是诗词量不是特别够。

    7017k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1628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162835.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