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八十三章:开文府,炼战车,再显千古,顾锦年为儒道圣子!【求月票】

正文卷 第八十三章:开文府,炼战车,再显千古,顾锦年为儒道圣子!【求月票】

新书推荐:世子不厚道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逆灵惊神武神图箓诸神往事天地武库我只想好好的修仙神灵遗囚三尺长剑荡人间梦蝶成双

    文心殿内。

    所有目光在这一刻,全部落在顾锦年身上。

    那一句一张足矣,可谓是惊动所有人。

    众人起身,场面极其热闹。

    赵儒,苏文景,更是直接起身,来到顾锦年身旁,想要看看顾锦年著出什么诗词。

    可当顾锦年一气呵成,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之时。

    满堂哗然。

    不管顾锦年这篇诗词如何,光是这般的气势和自信,便让人不由多看一眼。

    只是当诗词出现。

    一时之间,众人的反应也在慢慢变化。

    最先变化的是苏文景,而后便是赵儒。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赵儒缓缓开口,将顾锦年的诗词读出。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苏文景也忍不住念了一句。

    两人的目光,一直落在这宣纸之上,越看神色越动容。

    “好,好一句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当真是极好,极好啊。”

    赵儒的声音率先响起,当他读到一半时,整个人便不由激动起来,一张老脸更是涨红无比。

    他阅过无数诗词,可看到这一篇时,实实在在忍不住赞叹啊。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是极好,极好啊,苏某自愧不如。”

    苏文景的声音也响起,他虽是儒道准半圣,可顾锦年这篇诗词,让他震撼不已。

    说实话,别说什么七步作诗,就算是七百步七千步七万步,他都写不出来这样的诗词。

    全篇华丽,但却不空洞,有意境也有美感。

    需要细细品味,越看越精彩,越看越令人震撼。

    此时此刻。

    大殿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去,一个个争先恐后。

    孔平也站起身来了。

    他目光如炬,看完诗词之后,整个人呆若木鸡,因为他知道,这篇诗词当有千古之称。

    即便不是千古,镇国绝对没问题。

    自己的侄子输了,而且输的彻彻底底。

    七步作诗。

    诗成千古。

    今日大夏诗会,因顾锦年而精彩,大夏王朝也要因顾锦年而震撼啊。

    这到底是什么妖孽啊。

    大夏文坛为何出了这么一个妖孽?

    大殿之上,永盛大帝望着这篇诗词,也久久无法回神。

    江水、春、明月、花、夜色、鸿雁、家,这是八字题。

    以长江为题,诗中有长江二字。

    以乘月为题,诗中也有乘月。

    而且对仗工整,韵脚完美,既有诗之意美,也应景应题。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应题了,应题了。”

    “诸位,这首诗,应十题,一题未错,一题未错啊。”

    有人惊叫起来了,指着这首诗,忍不住叫喊起来。

    顾锦年七步作诗,这不恐怖。

    恐怖的是,十人十题,全部应题。

    之前,顾锦年说一题一首诗,说实话,这个还不算难,毕竟拆分开来,考验的是才华。

    可现在十题一诗,考验的就不仅仅是才华,更主要的是一种意境。

    顾锦年诗词如神一般,美的不像话,美的令人窒息,既应题又应景,再加上一个七步成诗,光是这个行为,哪怕不是千古诗,也注定要名扬天下啊。

    王富贵与江叶舟攥紧着拳头,为顾锦年感到喜悦。

    其余学子,也纷纷露出喜色,心中有说不出的畅快。

    可就在此时。

    宣纸之上。

    一缕缕金色光芒,忽然弥漫。

    “看。”

    “又是异象。”

    有人惊呼,指着宣纸。

    可实际上所有人早就一直在看着这篇诗词。

    当异象出现后,所有人不由望了过来。

    很快,璀璨的金色光芒,直接绽放。

    一幕幕画面出现。

    江河明月,春水落花,浮现在众人眼中。

    这璀璨的光芒,再一次映照大夏京都上空。

    令百姓惊讶。

    只见,天穹之上,出现江潮浩荡,与海洋连成一片,一轮明月缓缓从海上升起,有一种与潮水涌出的错觉。

    月光照耀春江,波浪闪耀千万里,所有地方的春江都有明亮的月光,弯弯曲曲在花草丛生的原野流淌,月光照射之下,鲜花树林好像细密的雪珠在闪烁。

    月色如霜,所以霜飞无从察觉,州上的白沙与月光融为一体,无法分辨。

    江水与天空成一色,没有一点微小灰尘,孤月悬空而挂。

    美。

    太美了。

    这样的景色,再配上如此盛世,令人深深陶醉。

    更主要的是,江边之上,出现一位年轻儒生,头望明月,但转眼之间,千百年过去,又是一代新人,再望守明月。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永远有人在望着月亮,但月光之下谁才是第一个被照耀的。

    这一句话,让整首诗升华无比。

    京都内。

    无数才子佳人,望着明月,莫名之间,内心诞生难以言说的情绪。

    如此异象,本应当令人震撼,可不知为何,京都百姓都安静下来了,静静的观看着这绝世美景。

    大殿内。

    所有人也陶醉于这般的美景。

    顾锦年没有出声打扰。

    也在静静欣赏。

    这是春江花月夜。

    千古第一孤篇。

    乃是张若虚所著,被后世人誉为,一首孤篇压盛唐之作。

    有人曾给予最高的评价,这篇诗词,将盛唐所有诗词全部压下了,不仅仅是因为诗词好,而是结束了一个时代。

    顾锦年也很惊讶,这帮人出题还真是正中下怀。

    十题一诗。

    这难度不亚于登天。

    但凡打乱几个,顾锦年都著不出这样的作品,甚至让李白来估计也不可能在一个时辰能,写下一篇千古诗词。

    可偏偏运气就是这么好。

    不过,孔宇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不幸的是他找自己麻烦,接下来要倒霉了,可幸运的是,今日之事,必然流芳百世,这篇诗词也会久经不衰。

    至于这个孔宇,他将成为天下人津津乐道的背景板,虽然名声可能不太好听。

    但有一说一,即便是坏名,流传千年,也是变相的铭传千古吧?

    就是不知道孔宇能不能接受。

    也就在此时。

    突兀之间,无数才气朝着顾锦年体内涌来,这些才气被古树吞噬。

    按照往常来说,这些才气将会化作一枚枚才气果实,可没想到的是,这一次没有孕出才气果实,取而代之的是,化作一股莫名的力量,在自己体内运转。

    不。

    细细感悟,准确点来说,是在开辟。

    是的,在开辟。

    顾锦年不知道在开辟什么东西。

    想要开口时,只听咚的一声响起。

    来自自己身体当中。

    类似于鼓声。

    大殿所有人瞬间被惊醒。

    将目光看去,发现源源不断的才气,正涌入顾锦年体内。

    咚。

    又是一道沉闷的鼓声响起。

    顾锦年身子微微颤抖,不知发生了何事。

    咚。

    随着第三道沉闷声响起。

    大殿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了。

    “锦年。”

    “速速稳固肉身,你这是要开辟文府。”

    苏文景第一时间开口,他来到顾锦年身后,浩然正气直接环绕在他周围,帮他护道。

    “开辟文府?”

    “顾锦年要开辟文府?”

    “这不可能啊,文府开辟,必须要立言之后才能开辟出来?顾锦年未曾立言啊。”

    “顾锦年的儒道境界,应当是养气秀才,还没到立言进士吧?”

    这一刻,不少人开口,眼神当中充满着好奇。

    文府。

    是儒道标志性的划分。

    第一境是凝气。

    第二境是养气。

    第三境是立言。

    唯独立言之后,才有资格开辟文府,一但开辟文府,才气便可大量储存,下笔如有神,诗词可镇魔。

    所以儒道第一境和第二境,其实本质上没有太大的区别。

    旁人也看不出来。

    可避一些邪气,但想要针对一些妖魔,还是不现实的事情。

    开辟出文府之后,就有能力镇压妖魔了。

    尤其是凝聚出儒道战车,更可以镇压妖魔。

    只是顾锦年未曾立言,就开辟文府,这实实在在有些不可思议。

    “三篇千古诗,一篇镇国诗,再加上一篇千古文章,他得天地认可,可越境开辟文府。”

    此时,赵儒的声音响起。

    告知众人顾锦年的情况。

    此话一说,众人逐渐明悟。

    但一时之间,孔宇的声音不由响起。

    “儒道与其他修行方式不同,怎么可能提前开辟文府?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儒道需一步一脚印,绝然没有越境之说。”

    此时此刻,孔宇忍不住出声,他实在是忍不住啊。

    顾锦年又一次著写出千古诗词,他可以认。

    但提前开辟文府,他不想承认。

    因为即便是他,也做不到提前开辟文府,甚至别说是他了,孔圣人都没有做到。

    “古今往来,总有一些妖孽,打破固有规矩。”

    “提前开辟文府,是骇人听闻,可并不代表做不到。”

    周茂跟着出声,他望着顾锦年,眼神当中是震撼,也是期待。

    “诸位。”

    “今日有幸见到如此万古大才诞生,是我等的荣幸啊。”

    又有大儒出声,他们知晓文府是何物,所以一个个激动不已。

    大夏书院的学子,一个个攥紧拳头,眼神当中是期待也是激动。

    扶罗才子则一个个面色难看,比他们开辟文府失败还要难受百倍。

    至于其他国家的才子,也有些难受,心里不是滋味,但比扶罗王朝的才子好太多了。

    咚。

    第四声响起。

    咚。

    第五声响起。

    顾锦年体内传出的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震耳。

    到最后,足足响了九下。

    终于,一缕缕紫气从顾锦年体内并发而出,体内的才气,化作神锤,仿佛将一扇门击碎。

    刹那间,顾锦年身后浮现一座府邸,府邸当中,皆是浩然正气。

    这是文府。

    浩然正气,映照大殿一切,将顾锦年衬托如神祇。

    而顾锦年也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变化。

    他知晓文府,不过这个必须是抵达第三境后,才能开辟的东西,一般来说,抵达儒道第三境,会接触到文府,但想要开辟还是很难。

    所以儒道第三境,知圣立言,又划分几个小阶段。

    辟府、文府、凝物、圆满。

    开辟文府,文府凝聚,才气凝物,学富五车

    学富五车,意味着第三境圆满,拥有儒道神通,遇到妖邪,可以进攻。

    浩然正气加持,如神兵利器一般,胜过仙道武者太多太多,这是先天性的克制。

    但顾锦年却没想到,自己还没有踏入第三境,便已经开辟文府,这是古今往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啊。

    文府凝聚。

    可大殿之外,才气却如江河奔腾一般,继续涌入体内,被古树转换为最纯正的浩然正气,没入文府当中。

    此时此刻,文府莹莹生辉,逐渐凝实,在顾锦年身后,他的文府,则宝光十射。

    与其说是文府,倒不如说是文宫,看起来宏伟无比,雕龙画凤,金碧辉煌。

    文府栩栩如生,直接凝聚,跳过第二阶段。

    “文府凝实,这是第二阶段。”

    “越境开辟文府也就算了,没想到直接跳过第二阶段,端是可怕。”

    “此子当真可怕。”

    殿内诸多大儒才子惊呼,顾锦年越境开辟文府已经是极为夸张的事情。

    没想到,现在直接凝聚文府出来,这是第二阶段。

    更可怕的是,才气源源不断,没入文府当中,看这个架势,似乎停不下来啊。

    “对比一下顾锦年的文府,再对比一下我的文府,感觉真像狗窝。”

    有人很难受,望着顾锦年的文府,再对比了自己的文府,不由如此出口。

    也不知道是谁说的。

    一时之间,许多人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甚至有些大儒也自愧不如,当然这些大儒的文府,不至于像狗窝,可对比顾锦年金碧辉煌的文府,他们的文府,显得很寒酸。

    “文府乃儒者根基,根基越稳,文府越为华丽璀璨,三首千古诗,一首镇国诗,外加上一篇千古文章,文府凝实,倒也合情合理,就是太华丽了些。”

    “以后见到顾锦年,还真不敢展示出文府,不然还没比斗就输了。”

    一道道声音响起,一些大儒都忍不住开口,眼中尽是羡慕。

    文府这玩意,他们压根就没有对比过,也有一些人的文府不错,璀璨如光,可对比顾锦年的,就真的一般般了。

    这些大儒死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输在文府上面。

    但随着文府越来越真实,才气依旧奔腾入文府之中。

    最终。

    一辆战车出现在文府当中。

    “凝物?”

    “嘶,不是第二阶段,直接跳到第三阶段了?”

    “文府凝物,难不成顾锦年要直接抵达立言大圆满,凝聚五辆才气战车?”

    “立言第一阶段,开辟文府,第二阶段,文府显世,第三阶段,凝聚器物,第四阶段,学富五车,才气化作儒道战车,拥有对抗妖魔之力。”

    “唯独立言大圆满者,才能做到啊。”

    “顾锦年现在仅仅只是养气境,直接把立言境的事做完,若他晋级第三境,岂不是要掌握大儒神通?”

    “好家伙,什么叫做儒道大才,这才叫做儒道大才啊,当真对比一番,孔家圣孙不如其十之一二。”

    众人惊叹,但也不知道是谁开口,把孔家圣孙拉出来鞭尸。

    孔宇听后,脸色难看,但最气人的是他无法反驳。

    轰隆隆。

    轰隆隆。

    似雷霆之声,顾锦年文府当中,才气化作天雷,闪电交织,演化出一座古老的战车。

    战车有足足数十丈长,青铜打造,显得斑驳,有一种被岁月洗礼过的感觉。

    似无穷无尽的才气,没入战车当中,使得这辆儒道战车愈发真实与可怕。

    到最后。

    战车彻底显实,为青铜战车,雕刻各种神兽,散发出可怕的气息,仿佛这辆战车经历了千万场战争一般,岁月在其留下痕迹。

    而一道身影,也出现在战车之上,这道身影,与顾锦年一模一样,这是顾锦年的才气所化。

    身披甲胄,立在战车之上,手握缰绳,英武绝世,散发强大气势,令在场人不由动容一二。

    紧接着,第二辆战车也跟着出现,依旧是青铜战车,如第一辆一般。

    很快第三辆。

    第四辆。

    第五辆。

    五辆战车齐齐出现,那奔腾如江河的才气,也疯了一般的灌入战车当中。

    直至五辆战车彻底显实。

    这是儒道立言圆满,意味着学富五车之意。

    这战车,便是儒道文人镇压妖魔的最强手段之一,可凝聚才气,驾驭战车,镇压妖魔。

    “青铜战车,代表王者之意,此乃内圣外王啊。”

    “我等才气战车,也不过两丈之长,顾锦年所凝聚出的五辆战车,乃是王者战车,君王座驾。”

    “王道才气,方可凝聚青铜战车,顾锦年虽然仅仅只有养气境,可这五辆战车的压迫感,远远胜过寻常立言境儒生啊,直逼大儒。”

    “比不过大儒,不过超越寻常立言。”

    殿内儒生,一个个咂舌,已经彻底看呆了,眼神当中除了羡慕之外,别无他意。

    但就在这一刻。

    咔嚓。

    雷霆炸开,无穷无尽的才气,化作九霄神雷似的,直接将五辆战车粉碎。

    这一幕出现。

    引得所有人惊动。

    “怎么回事?”

    人们惊呼,有些不敢相信,他们目光投了过去,不知发生何事。

    五辆才气战车刚刚凝聚好,怎么突然崩碎了?

    有人窃喜,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但看到顾锦年出了问题,自然无比喜悦。

    “文景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开口,询问苏文景,到了这个地步,突然器物崩碎,这不是一件好事。

    “不清楚。”

    苏文景皱眉,他也没见过如此古怪的景象。

    可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响起。

    “过刚易折,提前开辟文府已经是极限了,还想要凝聚才气战车,顾锦年未曾立言,天地而不容也。”

    有儒者出声,发表自己的观点,但这言论多多少少有些不客气。

    全场所有人当中,唯独镇国公保持很安静。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镇国公突然就很安静。

    不过这个言论一出,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毕竟顾锦年还没立言,就已经开辟文府,现在更是想要凝聚才气,化战车。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路要一步一步走。

    修行也是要一步一个脚印,太快了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

    这一刻,孔宇等人脸色喜悦,眼神当中是遮掩不了的喜色,扶罗才子等人也是如此。

    顾锦年凝聚五辆才气战车,直至立言大圆满,这让他们无法接受。

    如今看到战车被毁,心里舒服多了。

    可就在众人认定是这个原因时,突兀之间,滚滚才气再度凝聚。

    而后又化作五驾战车。

    依旧是青铜色,但比之前的气息更加恐怖。

    “重新凝聚战车了?”

    “怎么又开始重新凝聚战车了?”

    “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一刻,所有人都看不懂了。

    战车被毁,是因为提前越境,天地不容,可重新凝聚又是什么情况?

    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了。

    战车重新凝聚。

    伴随雷霆之声。

    如同重新锻造一般,此时此刻的青铜战车,比之前更加威猛一些。

    咔嚓。

    可又是一道惊雷劈下。

    战车再一次被毁。

    这一刻,苏文景眼中露出惊愕之色,他仿佛知道这是在做什么了。

    “九炼战车。”

    “圣人之资。”

    这一刻,苏文景再也忍不住了,他望着顾锦年,几乎是失声开口。

    此言一出,刹那间,大殿内所有大儒神色震惊,一个个不由看向苏文景,随后又不禁看向顾锦年。

    眼神当中是震撼,真正的震撼。

    “九炼战车?这是何意?”

    大殿之上,就连永盛大帝都不由产生好奇,他望着这一幕,如此询问道。

    “回陛下。”

    “这是儒道极致蜕变。”

    “儒道第三境,为知圣立言,其意便是知晓圣人大义,立读书言,立言之后,便可开辟出文府。”

    “而文府之中,才气可化作五辆战车,取意学富五车,这五辆车,代表着文人才气与实力。”

    “战车越强,意味着明悟圣意越深,倘若真正明悟圣意达到极致,战车将会重新熬炼。”

    “臣在古籍看过,才气战车极限可熬炼九次,所以被誉为九炼战车。”

    “这是古之圣贤都追求的境界,未曾想到,今日能看到世子殿下达成千古成就。”

    苏文景说话都有些激动了。

    此言一出,大殿一片哗然。

    “九炼战车?古之圣贤都追求的成就?”

    “这世上怎可能会有这样的存在?”

    “我也曾在古籍中看到过,只不过老夫一直认为,这是编造的,却不曾想到居然是真的。”

    “倘若当真如此,世子殿下,未到立言,可斩四境妖魔啊。”

    “不止如此,文人之争,世子殿下也有极佳的优势。”

    人们议论,一个个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九炼战车,这只是传闻罢了,不一定是真的。”

    “恩,三炼已经是极限了,九炼根本不存在。”

    此时此刻,也有几道声音响起。

    并不认可苏文景之言,不过这些声音不多,被大部分声音给遮盖住了。

    这一刻。

    顾锦年便是文心殿最闪耀的存在,不管是真是假,顾锦年给他们的震撼,已经太多太多了。

    战车再一次凝聚。

    这是第三次凝聚。

    不出意外,又一次被毁。

    源源不断的才气,使得战车愈发可怕。

    第四次重新凝聚。

    又一次被毁。

    文殿上下,显得无比安静,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望着顾锦年,生怕打扰到他。

    第五次重新凝聚。

    再一次被毁。

    才气不绝,这是千古诗词带来的影响。

    然而,一直到第六次战车凝聚时,所有才气基本上消耗干净了,毕竟一首千古诗词,所带来的也只有这么多才气。

    “可惜,还差不少。”

    “若有足够的才气,或许真能九炼。”

    “还差许多,果然九炼战车是传闻中的事情,不太现实。”

    一道道声音响起。

    充满着惋惜和感慨。

    本以为可以见证奇迹,却没想到的是,才气不足,导致无法完成九炼。

    然而。

    就在此时。

    顾锦年身后文府,闪烁一颗星辰。

    星辰璀璨,绽放无尽光芒,上面有文字,只是难以看清,这是千古文章。

    刹那间,滚滚才气从这颗星辰坠下,无穷无尽的才气,再次没入顾锦年体内。

    战车重新开始炼制。

    惊的众人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了。

    “好。”

    “之前的千古文章,在这关键时刻,凝聚才气,好啊。”

    “今日,当真要见到九炼战车了吗?”

    “才气战车,九炼成圣。”

    这一刻,不少人攥紧拳头,为顾锦年感到喜悦。

    尤其是苏文景,一脸认真地望着文府,眼神当中是期盼。

    谁能想象到,关键时刻,顾锦年之前所写的文章,化作文星,给予源源不断的才气。

    千古文章给予的才气极多。

    第七次重新熬炼战车。

    随后又是雷霆轰击。

    只不过,一道雷不够,才气化作数百道雷霆,这才将战车轰破。

    而文府当中,第二颗星辰出现。

    这是顾锦年第一首千古诗词。

    这首千古诗词也凝聚海量的才气,使得顾锦年开始凝聚第八次战车。

    只不过,越到后面,所需要的才气越多。

    一篇千古诗词,竟然无法使得第八次战车重新凝聚完善。

    不过好在,顾锦年什么都不多,诗词最多。

    镇国诗出现。

    比千古诗词差,但却补全了关键一步。

    最终,在才气涌动之下。

    战车再度凝聚。

    这是第九次,所有人目光落在顾锦年身上,是真的一刻也不想转移。

    咔嚓。

    雷霆大作,再一次轰击战车。

    可就在此时,有大儒的声音忽然响起。

    “世子殿下,九炼战车,乃是古之圣贤都梦寐以求的象征,可倘若失败,你将一无所有,如今才气不足,万不可冒险。”

    是周茂的声音,他善意提醒顾锦年,让顾锦年不要冒险。

    此言一出,不少儒者皆然皱眉。

    的确,虽然不是九炼战车,但八炼战车已经很不错了,算是登峰造极。

    如今才气不足,若继续锤炼,很有可能一无所有。

    眼下什么都不做,效果更好。

    “世子殿下,确实可以收手。”

    这一刻,即便是苏文景也不由开口。

    眼下看的出来,才气战车已经凝实,这是第八炼,如果再下去的话,若才气不足,很有可能自毁。

    到时候就麻烦了。

    “锦年,慎重。”

    就连永盛大帝都不由开口,提醒顾锦年要小心注意。

    九炼战车。

    这是古之圣贤都梦寐以求的象征啊。

    只是,顾锦年现在体内的才气还不足。

    想要锤炼九次很难。

    前面八次已经耗空了所有才气,而且越到后面越难。

    第九次,只怕很难。

    “文景先生,若现在不凝聚,往后可以凝聚出吗?”

    顾锦年不知道九炼战车到底意味着什么,但心里也有点数。

    如今他开口,询问苏文景,往后可否能不能继续熬炼。

    毕竟说句不太好听的话,千古诗词他要多少有多少,才气不缺,只是能后面熬炼出来,也不必如此操之过急。

    慢慢来也不吃亏。

    “不行。”

    “只有这一次机会。”

    苏文景没有欺骗顾锦年,实话实说。

    这一刻,顾锦年沉默了。

    所有人都望着他,心中大概也有想法了。

    顾锦年距离九炼战车,就差最后一步,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只怕换个人都不会轻易舍弃。

    可问题是,倘若失败的话,那就彻底一无所有,战车会化作寻常的才气战车,不会有任何变化。

    可成功的话,那就与众不同了。

    所有人都知道顾锦年在想什么。

    他们很期待,顾锦年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正常来说,及时收手是一件好事,八炼战车已经很不错了,胜过无数人。

    九炼战车完全没有必要。

    此时此刻,顾锦年的确有些犹豫,他沉默不语,正在思量。

    “锦年,可以停手,已经可以了,九炼战车古籍记载,也只是一个假象,不一定是真的,即便是真的,所需要的才气谁也不知道是多少,万一失败,得不偿失。”

    苏文景开口,这是他的劝说,希望顾锦年能够停下来。

    “虽然老夫也很想见到九炼战车,但眼下的确可以收手,没必要继续锤炼,儒道一脉,靠的是浩然正气,这种东西只是点缀,妖魔利器罢了,也不是特别重要。”

    赵儒也跟着开口。

    他做出自己的评价,九炼战车是儒道修士的进攻手段,镇压妖魔还好,但对于儒道本身来说,并不是非常重要的。

    当然,能九炼战车那肯定最好,无非是做不到才会这样说。

    这一刻,许多人出声,劝说顾锦年。

    “锦年,一定要慎重。”

    永盛大帝出声,他没有劝说也没有同意,而是希望顾锦年能够慎重而行。

    也就在此时,安静许久的顾老爷子开口了。

    “锦年。”

    “倘若有自信,放开手去做。”

    “失败了也没事,爷爷在这里。”

    顾老爷子开口。

    他很霸气。

    让顾锦年自行决定,只要有自信,放手一搏,输了也无妨,顾家在这里,一切就没问题。

    果然。

    随着顾老爷子这般开口。

    顾锦年不由深吸一口气。

    眼下最大的问题是才气不足。

    而才气来自于千古诗词。

    也就是说,想要熬炼出九炼战车,无非是写诗词罢了。

    想到这里。

    顾锦年闭上眼睛。

    他在酝酿,脑海当中搜索诗词。

    咔嚓。

    也就在这一刻。

    雷霆再度劈下。

    朝着才气战车劈去。

    众人惊愕,但也知道顾锦年做出了什么决定。

    他要锤炼出九炼战车。

    “光是这般的气魄,就已经胜过天下九成九的读书人啊。”

    有人感慨,忍不住出声,赞叹顾锦年的气魄。

    “追求极致,这不就是圣人之意?”

    “今日无论结果如何,老夫佩服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老夫服了,服了。”

    “顾锦年,当配世子二字。”

    “没有给顾家丢脸啊。”

    一时之间,各种声音响起,所有大儒震撼,他们眼中是敬佩之色。

    在这种情况下,顾锦年敢勇于挑战极限,这般的气魄,又如何不让人钦佩?

    但好的声音有,不好的声音也有。

    “不自量力。”

    是传音,孔平与孔宇的传音,他不敢公开说出,否则会被群攻。

    “九炼战车,可能只是一个传说,圣人都没有锤炼出,他做不到。”

    “才气耗空,还敢这般?是勇气吗?我看是愚蠢。”

    一些不适宜的声音响起,但都是传音,没有人敢直面说。

    “唉,若还有才气,那就好了。”

    “是啊,才气不足,如此强行,可能是错。”

    不过有些声音响起,不是贬低,而是惋惜。

    顾锦年现在体内没有任何才气,这样的话,并不是一件好事。

    很有可能失败。

    不,应当是一定失败。

    咔嚓。

    雷霆大作,战车在这一刻崩溃。

    文府震动。

    这一次,是顾锦年自毁战车。

    眼下就剩下最后一步了。

    目光聚集之下。

    顾锦年深吸一口气,随后睁开眸子。

    刹那间,风云变化,强大的气场扩散周围,狂风席卷大殿,将桌上的酒杯直接吹到,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破裂声。

    众人衣衫,被吹的猎猎作响,可一双双目光还是落在顾锦年身上。

    “才气不足,绝不可能熬炼成功。”

    “没有才气,凭借意志是不可能锤炼出来的。”

    一些意志浮起。

    扶罗王朝的才子,一个个注视着顾锦年,他们眼中是轻蔑。

    孔宇望着顾锦年,眼中是期盼,期盼顾锦年失败。

    苏文景,永盛大帝,镇国公,赵儒等人,则纷纷起身,望着顾锦年,期盼着他能够成功。

    成为古今往来第一个锤炼出九炼战车之人。

    “笔来。”

    也就在这一刻。

    顾锦年伸出手,恐怖的才气,在他手中环绕,形成一根才气笔。

    刹那间,目光聚集之下,尽是惊愕。

    他们看得出来,顾锦年是要作诗。

    所有人都望着顾锦年,期待顾锦年又要著作什么千古名诗。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下一刻。

    顾锦年抬起手中才气之笔,他在虚空上落字,以天为宣纸。

    轰。

    轰。

    轰。

    炽烈的光芒,在这一刻直接迸发,一股恐怖无比的气息,直接席卷整个文心殿。

    京都天穹之上,顾锦年所写的每个字,都映照世人。

    金色的大字,浮现而出。

    那滚滚才气,从这一刻,如同汪洋大海似的,涌入顾锦年体内。

    轰轰轰。

    雷霆之声,响彻百里。

    这一刻,五辆战车再度出现,可这一次已经不是青铜战车,而是纯金色战车,如太阳一般耀眼,璀璨夺目。

    “当真是九炼战车。”

    “顾锦年又著千古佳作,这简直是不可思议啊。”

    “那里有这样的妖孽,那里有这样的妖孽啊。”

    “绣口一吐,便是半个盛世。”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好一个扶摇直上九万里,好。”

    “仅是这一句话,可称千古。”

    这一刻。

    大殿所有人沸腾,这些大儒儒者一个个激动不已,他们攥紧拳头,望着顾锦年所著的诗词。

    仅是开篇,就让他们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澎湃与热血。

    而顾锦年提笔落字,没有丝毫犹豫。

    “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

    ”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

    “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这是上李邕,乃是千古诗仙佳作之一,也是顾锦年最喜欢的诗词之一。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在这一刻,也表达顾锦年一切的心态。

    从今日起。

    顾锦年这个名字,天下闻名,让天下人知晓。

    扶摇直上九万里。

    才气奔腾。

    如汪洋大海,没入文府之中。

    京都内。

    百姓听着这般的声音,也是震颤不已。

    又出千古。

    又出千古。

    而且这一首诗词,让所有人都感受到顾锦年澎湃的内心。

    热血,似火山喷涌。

    斗志,化大鹏振翅。

    浩瀚无比的才气,没入文府之中,这一刻,战车浮现。

    金色战车,如同五轮太阳一般,璀璨至极,但这还没有圆满。

    恐怖的才气没入文府内,可却无法使金色战车彻底圆满。

    还欠缺一点。

    这篇诗词还是不够。

    顾锦年没有任何思索,再度提笔。

    不过这一首诗,顾锦年只是随便著下一首,纯粹就是为了增加才气。

    没有任何讲究。

    也不考虑任何应景,只需要才气。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他落笔如有神,没有丝毫犹豫。

    当诗词出现,众人望去,眼神当中早已经麻木。

    随后,当顾锦年写出最后一句时,麻木的眼神依旧出现震撼光彩。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这一刻,喝彩之声响彻殿内外一切。

    “好,好一句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当真是极好。”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当真是极好啊。”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一字一句,都超越一切,是老夫这辈子都无法写出的啊。”

    “今日盛宴,老夫死而无憾,死而无憾。”

    “大才,大才。”

    “世子殿下,当为诗坛第一也。”

    “绣口一吐,半个盛世。”

    “吾服矣。”

    大殿内,一道道声音响起。

    众人彻底服了。

    是彻彻底底的服气。

    顾锦年只是一日,便著出四首千古名诗。

    寻常读书人,一生能写出一首,就足矣光宗耀祖了。

    可顾锦年,一口气四首,而且一首比一首更令人感触,当真是儒道奇才啊。

    此时此刻。

    文府当中,六颗千古文星闪烁,伴随一颗镇国文星,形成北斗七星。

    五辆战车,在雷霆之中,沐浴而生。

    但终究还是差一点。

    差那么一点点。

    可就在此时,画卷当中,一束天命涌出,冲入顾锦年体内。

    稳固战车。

    才气如海,将文府托着。

    五驾金色战车,彻底显世。

    战车之上。

    四道身影而显,是顾锦年的精气神,立在战车当中,左手握缰绳,右手持天戈,如同战神一般。

    文府天穹上,千古文星坠下光满,每一辆战车皆然出现九头龙马。

    这是龙马,浑身布满龙鳞,有龙角,可化龙。

    相传,龙马乃古之圣贤才可骑乘。

    九头龙马拉着一辆战车,这排场恐怖无敌。

    五驾战车,唯独中间战车空缺,顾锦年可驾驭战车,阵前杀敌。

    九炼战车。

    也在这一刻彻底锤炼完毕。

    一切光芒,疯狂内敛。

    涌入顾锦年体内。

    这是立言大圆满。

    学富五车。

    而顾锦年也在这一刻,站在战车之上,才气化作天戈,在他手中。

    一股无与伦比的气势,将顾锦年烘托如神。

    金色战车,似太阳。

    顾锦年,如天神之子,俯瞰众生。

    这卖相,无与伦比。

    只怕准圣都没有这样的卖相。

    “九炼战车,圣贤之资。”

    “吾。”

    “苏文景。”

    “拜见儒道圣子。”

    就在此时。

    苏文景向前走了一步,随后朝着顾锦年,深深一拜。

    顾锦年有太大可能性成圣。

    锤炼出九炼战车,更是圣人的象征。

    虽然诗词并非是经义,但顾锦年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成就,这样的人未来都没有希望成圣。

    那谁可以成圣?

    故而,圣子之称,绝无夸张。

    这一刻,其余儒生不由愣住。

    但,赵儒的声音第二个响起。

    “吾,赵庆飞,拜见儒道圣子。”

    随着赵儒开口。

    再也没有人迟疑了。

    一个个行大礼拜之。

    只因。

    圣子二字。

    震古烁今。

    甩圣孙几百条街。

    --

    --

    --

    --

    后面没了~明天更新,求月票!!!

    没有卡章了!

    拜谢!!!!

    友情提醒,后面更精彩!

    7017k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18762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187623.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