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八十八章:设麒麟阁,大夏王朝,再起祸端,边境屠村,举国之怒

正文卷 第八十八章:设麒麟阁,大夏王朝,再起祸端,边境屠村,举国之怒

新书推荐:武神图箓逆灵惊神梦蝶成双诸神往事神灵遗囚天地武库三尺长剑荡人间世子不厚道我只想好好的修仙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

    大夏书院。

    顾锦年离开了房内。

    在不远处见到了苏怀玉。

    还是一样的高冷。

    还是一样的生人勿扰模式。

    “苏兄。”

    走了过去,顾锦年拱了拱手。

    “恭贺世子殿下,凝聚九炼战车。”

    苏怀玉皮笑肉不笑道,完全没有一点恭喜的样子。

    “虚物罢了。”

    “苏兄,敢问有何要事?”

    顾锦年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询问苏怀玉有什么要事。

    “仙道江湖这几日不太平,有一个魔头,大开杀戒,世子要小心了。”

    苏怀玉出声,告知顾锦年这件事情。

    “此事与我何干?”

    顾锦年有些皱眉,魔头大开杀戒,那关我屁事?难不成让我出马?给人家送菜?

    “不。”

    “这个魔头自称是你的师父,所以大开杀戒。”

    苏怀玉出声,道出原因。

    顾锦年:“.......”

    “这不是摆明了栽赃吗?吾乃读书人,怎可能与魔头有牵扯?”

    “再说了,就算他是我师父,他大开杀戒做什么?”

    顾锦年有些麻了。

    自己师父?

    自己什么时候拜了个魔头师父?

    “他认为你有万古之才,未来必是魔道巨擘,怕有人抢先一步,成为你师父。”

    “所以大开杀戒,要将天下强者全部杀干净,然后再来让你拜师。”

    “因为那个时候,你也没得选。”

    苏怀玉解释。

    顾锦年愣住了,这脑回路跟苏怀玉有的一拼啊。

    怎么都是些神经病啊?

    “他杀了谁?”

    顾锦年问道。

    “八古魔宗和血魔门已经被他屠干净了,听说最近在匈奴国,打算把匈奴国师杀了。”

    “而且据说他本来是想将上魔宗给灭门,可路上碰到一个匈奴人,然后去匈奴国了。”

    苏怀玉出声道,这很奇怪,明明不会去匈奴国,可莫名其妙又去了。

    “屠干净了?”

    “好好的屠人家满门作甚?”

    顾锦年愈发不了解这家伙的想法了。

    “他做事干净利落,一般都是斩草除根。”

    “不过世子殿下也不需要太担心,他若是来找你,我教你一招保命法。”

    苏怀玉给予回答,同时也让顾锦年不要太担心。

    “怎么说?”

    顾锦年询问道。

    “拜他为师。”

    苏怀玉十分认真。

    顾锦年微微沉默,这还真是个好办法啊,虽然说了跟没说一样。

    “这人很厉害吗?”

    顾锦年继续问道。

    这话一说,苏怀玉不由沉默了,他皱了皱眉头,随后开口。

    “若是来京都,想要强行把你带走,可能有些困难。”

    “但自由出入京都,问题不会很大,只要低调一点,太高调也不行。”

    “据说他已经踏入第六境,冲击武道第七境。”

    “不过顾老爷子的实力,我一直不知道到底有多强,老爷子应该是藏了一手。”

    “应当没大问题。”

    苏怀玉如此说道。

    “第六境?冲击第七境?”

    顾锦年有点咂舌。

    那的确很强啊。

    不过万幸的是,对方是想要收自己为徒,而不是要杀自己,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可惜,他要是能帮我解决那些家伙,那就好了。”

    顾锦年心中嘀咕一声。

    “苏兄还有其他什么事吗?”

    顾锦年问道。

    “没别的事情了。”

    “非要说的话,匈奴国国运被削,只怕这件事情要闹起来了。”

    “但与我等无关,世子早些休息,注意,不可太过于放肆,否则。”

    苏怀玉认真提醒。

    “明白了。”

    “苏兄早些歇息。”

    顾锦年没有搭理苏怀玉,不过也没有直接回去,而是来到往圣堂好好念书。

    天知道瑶池仙子还在不在自己住处,要是在的话,顾锦年还真怕自己把持不住。

    一直到午时,顾锦年这才回去看了一眼,发现瑶池仙子不在后,心中叹了口气,但面上却露出笑容。

    或许这就是苦笑吧。

    如此。

    时间一天天过去。

    这一日。

    大夏诗会再度开启,依旧如昨日般盛烈,可能是因为没有顾锦年的原因,文心殿热闹了不少,最起码人人都敢开口作诗了。

    连王富贵也跟着作了一首诗,江叶舟看完之后,倒也给了一个中肯的回答。

    诗做的虽然不行,但看得出来王兄用心了。

    没有了顾锦年,所有人也逐渐放开了心,的的确确,如果今天顾锦年还来参赛,大家集体退赛。

    倒不是摆脸色给大夏王朝看,主要是顾锦年太优秀了,他要是来就如同一颗太阳,这些人根本不敢说话。

    第二日的头筹,是由大金王朝才子夺下,但大家其实心照不宣,都觉得没有任何含金量。

    原因无他,木得异象。

    要说难受,还是文殿之外的读书人和京都富商,他们花了大价钱可以在文殿外站着。

    等了一天希望来点异象,亲眼目睹一番千古佳作。

    可没想到的是,等到结束,都没有半点异象,得知大金王朝才子拿到第一之后,一时之间,这些文人墨客,以及富商纷纷直呼上当了,大喊着退钱。

    而拿了今日头筹的大金才子,也没啥脸面见人,大家都没夸什么,懂得都懂。

    礼部看到这一切,也没啥好说的。

    谁让顾锦年这么优秀,四首千古诗摆在那里,谁敢作诗?

    不过盛会还是照常举行,没有出什么问题。

    第三日也就是盛会结束之日,顾锦年一直在书院安心读书。

    而昨日发生的事情,也让大家逐渐失去味道,相比起第二日的盛况,今日稍微冷清一些。

    顾锦年没来参加诗会,总感觉少了一点味道,自然而然冷清一些是常态。

    不过好在的是,今日盛会结束,抱着这个念头,大家选择性愉悦,总不可能真板着一张脸过去吧?

    如此,盛会结束,由礼部尚书和苏文景共同颁布排名,顾锦年连缺两日,但依旧是公认的第一。

    孔家人早就不见踪影。

    而这场浩大的大夏诗会,也最终闭幕。

    这三天时间内,顾锦年四首千古诗词,名扬四海,尤其是顾家与孔家之间的事情,更是成了无数人口中的谈资。

    不过,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本以为顾锦年在大夏诗会所作所为,会被天下读书人抨击。

    但这三天来,一切都显得很安静。

    孔家对此事没有过多言论,哪怕是传圣公给予外界的回答,也仅仅只是一场晚辈斗争罢了,没有过多解释。

    此时。

    京都孔家。

    孔宇正跪在祖像下,脸色难看,一旁的孔平也跪着,虽然身为孔宇的叔叔,但传圣公开口了,两人不得不跪。

    从大夏诗会第一日结束后,两人跪到现在,好在两人底子不薄,跪几天没啥大问题。

    只要不是其他责罚就好。

    也就在此时。

    一道身影走进堂内,是传圣公的身影。

    他走进堂内,面色平静。

    “知道错在何处吗?”

    声音响起,没有斥责之意,但语气不太好,令两人沉默。

    “爹,是孩儿争强好斗,此事与五叔无关,还望爹恕罪。”

    孔宇倒是聪明,没有把锅甩给别人,反而自己承担,得了人情也显了个好。

    “哼。”

    传圣公冷哼一声,他看得出孔宇想做什么。

    “你们错就错在,自己出头。”

    “争强好斗不算什么,孔家人从来不怕争斗,而是这种事情,应当让扶罗王朝的人去做。”

    “我们孔家再来周旋,为父说了无数遍,做任何事情,你都要置之身外,进可攻,退可守,方可无灾。”

    “对比你弟弟来说,你不如他十之一二。”

    传圣公斥责。

    他不怪孔宇争斗,年轻人争强好胜很正常,可自己去争强好斗,不是留下话柄?

    倘若让扶罗王朝的才子做这些事情,顾锦年即便是咄咄逼人,他们孔家也能处于不败之地。

    还能赢得一个好名声,即便真的闹起来斗起来,孔家斗的越凶,得到的人情就越大。

    怎么也不会亏。

    现在虽然已经将损失挽回最大,可没有半点好处,这就是错的地方。

    听着父亲所言,孔宇明悟。

    “孩儿知错了。”

    他开口道,而一旁的孔平不由出声。

    “兄长,不管如何,纵使宇儿有些不对,顾锦年也不能辱圣。”

    “此事,我不服。”

    孔平出声,他没别的意思,顾锦年辱圣之事,绝对没完。

    “此事,先不能碰。”

    “等回孔家,再行商议。”

    传圣公开口,脑海当中不由回想起前几日永盛大帝说的每一句话。

    紧接着,他起身让两人再跪几个时辰。

    而后消失。

    这件事情,肯定没完。

    顾家与孔家之间的斗争,已经不是势力之争了。

    更是攀升到学术之争,他必须要打压顾锦年,让他道心崩坏。

    只不过现在盯着孔家的人太多,需要冷静几天。

    走出大堂内。

    传圣公心中滋生了许多想法。

    不过,不管如何,大夏诗会结束了。

    彻底落幕。

    只要回去,很多事情就可以实行。

    匈奴国国运被削,这不是一件小事。

    有太多事情可以做了。

    他不急。

    有的是办法。

    想到这里,传圣公也不再多想什么。

    如此,一直到了翌日。

    永盛十二年,十一月十九日。

    卯时。

    大夏皇宫。

    大殿内。

    文武百官一脸平静地站在大殿当中,如往日一般开着朝会。

    前半段的国家大事讨论完毕后。

    此时此刻,兵部左侍郎的身影出现了。

    “臣,兵部左侍郎,有本启奏。”

    随着兵部左侍郎的声音响起,一时之间,大殿众人不由将目光看向对方。

    所有人都知道,事情要来了。

    “准奏。”

    龙椅上,永盛大帝开口,语气平淡。

    “陛下。”

    “北方边境探子来报,最近半月,边境屡屡发生抢掠事件,截止昨日,已有七个村庄被抢掠钱财,其中有两个村庄被屠村,共计人口四百五十七人。”

    “边境镇守将军发来奏报,望陛下准予其率军三千,剿杀入侵贼子。”

    左侍郎开口,同时递上一份奏折。

    魏闲接过,递给永盛大帝。

    后者翻开奏折,阅读之后,面容直接冷下来了。

    “匈奴如何作答?”

    边境之地,时常发生这种事情,只是一般来说,都是劫掠牛羊钱财,屠村这种事情,有些恶劣。

    “回陛下,匈奴国回应,此事并非他们所为,而是一些匪寇所做。”

    “但边境将军回报,是匈奴人穿我大夏衣袍,乔装打扮。”

    兵部左侍郎给予回答。

    听到这话,永盛大帝没有任何反应,往年发生这种事情,都是一样的理由。

    找不到证据,的确难以进攻。

    “诸位爱卿何意?”

    永盛大帝没有回答,而是望着满朝文武,出声询问。

    此话一说。

    众大臣没有说话,稍稍思量后,礼部左侍郎出言了。

    “陛下。”

    “臣认为,边境骚乱,常年皆有,不过屠村之事,令人发指,可以让大营派出三千人,日夜巡逻,看看能否抓住这些匈奴人。”

    “若能抓住,也可以此交涉,若不能抓住,也可有效防范屠村抢掠之事。”

    礼部左侍郎开口,这是他的提议。

    然而兵部左侍郎立刻开口。

    “陛下,臣认为不妥,边境抢掠之事,的确时常发生,但抢掠银两牛羊,朝廷会补偿一些,百姓没有什么怨言,可发生屠村之事,若是还坐视不管。”

    “只怕会失边境民心。”

    “故而臣认为,应当遣派大军,暗中巡逻,若有发现,格杀勿论,边境之地,寸步不让,一来可彰显我大夏国威,二来可警告匈奴之人,若此事当真与匈奴国无关,也可有效威慑,若与匈奴国有关,我大夏也不惧。”

    兵部左侍郎出声。

    人家都欺负到脸上了,还在这里防备?

    “不可。”

    “虽此事可恨,但若是这般猛烈出击,势必会引起匈奴国强烈反击。”

    “到时候会有乐文更多小说百姓遭到屠戮。”

    “应当以怀柔手段,否则一但弄不好,极有可能开战。”

    礼部左侍郎直接拒绝。

    他倒不是说怂,而是考虑边境百姓的感受,人家本身就是骑兵出名,来去自由,大夏王朝即便是派三千精锐,也不见得能做什么事情。

    你追我赶,浪费时间无所谓。

    但要真杀,到时候惹来麻烦,极有可能就是两国开战。

    “刀子都摆在脸上了,有什么怕的?”

    “打就打,陛下,臣恳请陛下,宣旨开战,我大夏王朝如今兵强马壮,此番匈奴国国运被削,更是千载难逢,借此机会,出军匈奴。”

    “到时必然举国欢呼,得此民心,一战平乱,收复失地。”

    兵部左侍郎开口,主动请求永盛大帝开战。

    此言一出,当下武将齐齐开口。

    “臣等同意。”

    今日朝会,他们本身目的就是这个,屠村之事,只是一个导火索罢了。

    看到武将集团齐齐开口。

    文官集团坐不住了。

    “陛下,决不可开战,如今国库银两不多,修缮永盛大典资金尚缺,江宁郡之难还未彻底稳定,辽州又发生干旱,西南三郡连日暴雨,毁了不少庄稼,来年收成必然锐减。”

    “还有隆中一代,发生山洪,东川平府更是发生天灾,各处都需要银两拨救,一但开战,若无绝对胜算,大夏王朝无法承受。”

    “还请陛下三思。”

    礼部左侍郎开口,将一桩桩事情说出来。

    “请陛下三思。”

    其余文官纷纷开口,除了李善沉默不语,其余文官都开口制止。

    龙椅上。

    永盛大帝有些沉默。

    他扫了一眼满朝文武,过了片刻,这才缓缓出声。

    “着兵部预备战争,倘若事态严重,做好战争准备。”

    “户部严收粮草,控制全国粮价,不可发生哄抢之事。”

    “工部清点军需物,运输部分前往北方。”

    永盛大帝开口,他没有直接答应作战,但这个预备战争,却瞬间惹来一片哗然。

    “陛下,不可啊。”

    “陛下,万万不可。”

    “此战不可打,否则大夏将被拖垮。”

    几个尚书急了,直接跪了下来,求着皇帝改变主意,尤其是何言,更是哭丧着脸道。

    “一但开战,粮草军需便是天文数字,三军犒赏之后,国库直接空虚,永盛大典十年内都不能完工,各地天灾人祸,就无银拨款,请陛下三思啊。”

    何言开始算账,他是户部尚书,只能拿这个来说事了。

    “朕没有同意开战。”

    “但备战不可阻,少在这里给朕哭穷。”

    “匈奴人都欺在朕头上了,倘若永盛大典不完工,可以换回十二城,朕未尝不答应。”

    “此事就这样定了。”

    “至于是否开战,三日后再议。”

    “退朝。”

    永盛大帝冷笑不已。

    提起打仗就哭天喊地,银子不够银子不够。

    这下面的官员,那个不是背地里吃的满嘴是油?虽然大方向没有错,何言所说的也是事实,可说千道万,不打仗的原因是什么?

    还不是一但战争开始,国内会有动荡,会影响钱财流通等等一系列问题。

    如此一来,这帮人也会受到影响。

    站在他们的角度上,不打仗是一件好事,国内太平,风调雨顺,大家都赚钱,你好我好大家好。

    可那些百姓呢?

    边境的百姓就可以忍辱负重?

    至于打仗会影响境内百姓,这更是天大的笑话,这些官员想要贪赃枉法不就是靠着安稳年代吗?

    真打仗了,反而不敢乱来,攘外必先安内,上上下下都是眼睛盯着你。

    永盛大帝也在考虑中。

    只是看到这帮人如此嘴脸,这才有气,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跟自己那个外甥比,都是废物,一个个都是趴在大夏王朝的吸血蛆。

    永盛大帝走了。

    留下面面相觑的文官,武将们则一个个大喜过望,虽然他们知道,皇帝没有完全答应,可最起码有这个想法就是好事啊。

    真要开战,他们的权力可以得到提升,在朝堂之上就更有说话权力了。

    未来一定是文官吃香,这一点他们知道。

    可乘着自己现在还有权利,完全可以把自己后代安排的妥妥当当。

    对他们来说,利益很大。

    最终,百官退朝,离开皇宫后。

    杨开立刻拉着何言以及胡庸二人,前去太子府。

    让太子去劝说陛下。

    不过,朝堂内的消息,也逐渐传了出去。

    大夏意图开战,剑指匈奴,理论上这种大事,应当是传不出去的,谁传谁得死,如此大的事情,要是提前传出去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百官也不蠢,纷纷谨言慎行。

    京都内有不少悬灯司和镇府司的探子,没有人找死。

    但这消息就是传开了,不知道是谁带的头。

    消息传出后,百姓一片叫好,对京都百姓来说,打仗不是一件坏事,反正再怎么打,京都百姓还是一样过日子。

    能在京都混上一口饭的,也绝对不会因为战争苦巴巴。

    天子脚下的优势就是这个。

    一时之间,京都各处都在讨论此事,对他们而言,打是好事,打出国威。

    甚至一些戏台立刻换了曲子,都改成了关于战争的曲子。

    可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次日。

    京都邸报发行,边境屠村之事十分惹眼。

    百姓得知此事,一时之间,可谓是民怒四起。

    屠村之事,违背天理,当初大夏内乱就发生了不少次屠村事件,那个时候环境问题,还可以忍让。

    如今大夏王朝蒸蒸日上,可谓是国泰民安,盛世来临,还发生这种事情,百姓如何不怒?

    一些文人墨客,更是写诗怒骂匈奴。

    起战之心,如同燎原星火一般,逐渐烧起来了。

    但消息传的太快,明显是有人在推波助澜,企图让百姓愤怒起来,从而逼迫朝廷开战。

    在酝酿情绪。

    大夏书院。

    往圣堂内。

    当京都邸报传来后,这些学子也纷纷开始咒骂不已。

    “这群匈奴,当真是畜生,我大夏盛世之时,竟然还敢屠村?当真是活腻了?”

    “恨未成将,否则我必马踏匈奴。”

    “这些匈奴崽种,若有朝一日,我为将军,直破王庭,斩王灭国。”

    愤怒之声接二连三响起。

    往圣堂内。

    顾锦年看着这份京都邸报,不由皱起眉头。

    因为这有些不同寻常。

    匈奴人应当不会这么蠢,抢掠银两钱财这是常态之事,可屠村之事,有些没必要。

    抢牛羊银两,大夏有心无力,只能多加防范,也惹不起什么是非。

    可这个节骨眼上,匈奴国屠村,这就是赤果果的挑衅大夏。

    完全没有必要啊。

    更主要的是,匈奴国的国运被削,按理说更应该夹着尾巴做人?

    搞这出做什么?

    真就不怕大夏发兵?

    大夏国库虽然银子是不多,可真要放下手头上所有事情跟你打,直取王庭有些夸张,但借此机会,夺回十二城还是问题不大的啊。

    无非是付出一定的代价罢了。

    “这群狗东西,若我皇爷爷不把他们杀光,等有朝一日,我登基后,必然亲自率兵,御驾亲征,王庭留名。”

    一旁的李基开口。

    他前几天一直在太子府,因为孔家的事情,被喊回去教育了一顿,用李基的话来说,他爹没吃饱饭,打的不算特别狠。

    昨日才重新回到学府的。

    毕竟第一次去孔家,结下梁子以后,谁都知道大夏诗会自己要与孔家争斗。

    太子喊他回去也是为了不惹麻烦,倒也是合情合理。

    此时此刻,李基坐在一旁,满脸凶狠。

    啪。

    给李基脑袋打了一巴掌,顾锦年有些轻蔑。

    “就你这个脑袋瓜,还想直取王庭?”

    “专业的事情,让专业的人来,别净想些有的没的,御驾亲征?万一出了事,你被匈奴国活捉,大夏王朝就得完。”

    顾锦年十分认真道。

    李基这娃吧,虎头虎脑的,说聪明吧也挺聪明,但都是小聪明,真要让他指挥三军,御驾亲征,很有可能就是白给。

    运气不好被抓了,那就麻烦了,千古笑话就不说,大夏王朝就真要吐血。

    某战神就是例子。

    “锦年叔,你别看我读书不咋地,我骑马射箭绝对没问题,武道也没落下,而且我自幼跟皇爷爷学习兵法,假以时日,必然直取王庭。”

    李基有些不服气了。

    说他读书不行,他认。

    可你要说他兵法上不行,他真不认。

    “行,那我问你,你率领十万大军,面对敌方十万大军对战,摆在你面前有一条河,将士们连夜渡河后,士气低弱,你该怎么做?才能让他们抱着必死之心出战?”

    顾锦年看着李基,提出这么一个问题。

    此话一说,众人的目光不由纷纷投了过来,一个个都很好奇。

    “我会许诺,此番胜后,犒赏三军,骁勇者,加官进爵。”

    李基开口,没有丝毫犹豫。

    众人听后,也点了点头,很常规的手段,但作用性很大。

    “那你还是洗洗睡吧。”

    “加官进爵固然好,可一旦战败,军心溃散,不是靠加官进爵就能解决的。”

    顾锦年继续看邸报。

    就这种水平?

    还搁这里直取王庭?虚空王庭?

    “锦年叔,那你说,你会怎么做?”

    李基有些不服了。

    其余人也很好奇,不知道顾锦年会怎么做。

    “很简单啊,把锅全部砸了,把船全部沉了,再许诺各种好处就行。”

    顾锦年很随意。

    此话一说,众人皱眉。

    砸锅作甚?

    可马上,江叶舟的声音响起。

    “好一个破釜沉舟,我明白了,把锅砸了,船沉了,让将士们抱着不胜则死的心态去征战,再给予各种赏赐,士气必然高昂,高,高,锦年兄,未曾想到你对兵法有这般理解。”

    江叶舟的父亲,乃是夜衣侯,也是武将出身。

    对兵法也有所了解,自然而然对顾锦年所言深感震撼。

    其余人也逐渐回味过来,一个个露出惊叹之色。

    “嘶,世子,没想到你居然连兵法都懂?厉害了。”

    “文可提笔安天下,武可上马定乾坤,世子殿下,佩服佩服。”

    “你们忘了吗?世子殿下可是镇国公的孙儿,自然懂兵法啊。”

    “对对对,忘了这事。”

    众人围了过来,对顾锦年百般吹捧。

    不得不说,顾锦年早已经用实力征服了这批人,只要做点事,这帮人就会过来吹捧。

    “诸位兄台言重了。”

    顾锦年笑了笑,随后轻轻咳嗽一声,看着众人道。

    “诸位,其实顾某有个想法,不知道大家想不想听?”

    顾锦年出声。

    看着大家如此热情,不由把昨天想的事情提出来。

    “世子殿下您说。”

    “对对对,世子殿下您说。”

    “什么想法啊?”

    众人纷纷好奇。

    而顾锦年也不废话,直接开口。

    “是这样的,其实自从大夏诗会之后,顾某便发现,读书还是需要互相探讨才有进步,可是碍于身份,难免会有些难言之隐。”

    “所以,顾某想了一夜,我等可以成立一个学会,若是进会,大家互相帮助,无论身份如何,世子也好,皇子也罢,入了会便是一家人,为兄弟也。”

    “富济穷也。”

    “不知诸位觉得如何?”

    顾锦年开口,如此说道。

    此言一出,学堂内几乎所有人都露出喜色,甚至连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存在感的修仙四人组,也不由走了过来。

    不过徐长歌一直没有出现,不知道去了何处,反正自从凝聚仙灵根后,就没有看到他了。

    “这个好啊。”

    “世子殿下,这个提议好啊。”

    “未曾想到,世子竟然有如此想法,某愿意。”

    听到这话,众人自然开心啊。

    毕竟顾锦年是世子,对他们来说肯定是有好处。

    不过顾锦年也压住众人的热情,而是神色认真道。

    “诸位,若成立此会,顾某有三个要求,也算是视为规矩。”

    “大家听完再议。”

    压住众人热情后,顾锦年更加严肃。

    “其一,入会者,不可持强凌弱,对内互相帮助,尊上爱下,对外也要仁义而行,低调谦虚。”

    “其二,入会者,不可借助家族任何势力,依靠自身实力,为官为将,否则还依靠族人,有结党之嫌。”

    “其三,入会者,为一家人,倘若有人犯错,应当及时劝阻,决不可互相包庇,若当真有不良者,受严罚逐出,但若有人蒙受冤屈,会中上下,一并而出,不可贪生怕死,也不可畏惧强权。”

    “如此,诸位愿否?”

    顾锦年提出三个要求。

    第一条很简单,别高调,该咋滴咋滴,君子风范要维持好,别招黑。

    第二条更简单,不准借助家族背景,原因无他,顾锦年是大夏第一权贵,其实完全不需要借助别人的势力,他这样做,就是想要一批真正有实力有才华的人。

    否则来一批权贵进来有啥用?指不定那天被坑死,大家都有本事,才能坐稳位置,家里背景再大,不如自己厉害。

    就好比富家子弟,别看他出门锦衣玉食,可真要让他拿出一万两银子,还真拿不出,毕竟有钱的又不是他。

    最后一条则是捆绑,以后有事大家一起上,利益捆绑以后,那么主观情绪就直接变了。

    “世子殿下,若无这三条规矩,其实某还不觉得什么,有这三条规矩,某当真佩服世子殿下,某愿意参加。”

    “对,不借助家族关系,此言甚好,我等也不想借助家族背景,靠自己成为人物,这才有面。”

    “确实,世子殿下,不知道为何,我挺兴奋的,以后互相帮助,凭借我们的实力,一定会让族人刮目相看。”

    顾锦年提出的三个要求,所有人听完之后,更加兴奋喜悦。

    说实话,他们这些权贵,其实有时候挺难受的,不管做啥,别人都会来一句,不是这个出身他能做到?

    不可否认的是,出身给他们带来太多的好处了,可若是无用之人,也不可能来大夏书院。

    只是人们不认可他们,总喜欢喊他们是谁谁谁家的权贵。

    顾锦年这三条规矩,正中下怀。

    故而,众人更加热情。

    看着众人如此热情,顾锦年也有些惊讶,不过回头一想也合情合理,毕竟这帮人终究是少年心性,都迫切想要得到认可。

    “那行,既然如此,那就由王富贵,王兄来登记名册,顾某再设计玉形,做成我们的配物,以后互相勤勉。”

    “诸位也可以去另外两个学堂宣传一二,但无论如何,得君子才行,无视身份地位才华,只要正心即可。”

    “顾某不才,这首领之责暂时领下,倘若有后来贤者,主动退让。”

    “不过还是提前说一句,加入之后,若选择主动退出,永不再录,所以要谨慎思考。”

    顾锦年开口。

    大家兴致这么高,也就不怕没人了,但还得加一条约束,进来了要是主动退出,这辈子就别想进来了。

    不然搞的想进就进,想退就退,那还玩个毛。

    “好。”

    “对,就是要有这种规矩。”

    “锦年哥,那咱们这个会叫什么会啊?”

    “是啊,是啊,叫什么啊?”

    众人纷纷点头,完全赞同,只不过更好奇的,这个会叫什么?

    “青龙会,大家觉得如何?”

    顾锦年是个取名废。

    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众人:“.......”

    尼玛,大家都是权贵,不是尚书之子,就是侍郎之子,亦或者是世家之子。

    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吧?

    青龙会?怎么像江湖帮派啊?

    “锦年兄,能换个吗?这名字实在是有些........”

    “是啊,锦年兄,换个吧。”

    “锦年哥,你写诗如此厉害,怎么取个名字,这么......”

    众人不好多说,只能强笑开口。

    看着大家的反应,顾锦年心里也有数了。

    思索一番后。

    顾锦年有了想法。

    “麒麟阁如何?”

    “其他我想不出来,不行你们来。”

    顾锦年想到了一个,麒麟阁。

    “这个可以。”

    “雅俗共赏,没啥大问题。”

    “麒麟阁,很霸气,我喜欢。”

    “对对对,挺霸气的。”

    众人纷纷点头答应,其实麒麟阁吧,也不是那么文雅,但对比青龙会来说,就好很多了。

    自然而然都答应下来了。

    “好。”

    “王兄,那就麻烦你登记一二。”

    顾锦年拍了拍王富贵的肩膀。

    后者麻利答应下来。

    不过顾锦年继续开口。

    “对了,也不是随便可以入阁,做两件事情,才算是正式入阁。”

    “其一,所谓师出有名,我等并非是结党,而是互相帮助,效仿圣贤,造福百姓,积善十次,为民出头亦或者帮助有难之人,皆算积善,满十个才能入阁,而且必须要有来龙去脉,不可舞弊,一但发现,直接逐出。”

    “其二,不得借助族内帮助,赚取一百两白银,缴纳阁费,全部由王兄统计,往后我等采风游玩,插花弄玉,都由阁费出,自强不息。”

    顾锦年再提出两个要求,也算是两个小考验。

    此话一说,众人倒也不觉得有问题,反而觉得挺好玩的,很有干劲。

    “锦年叔,我也参加。”

    此时,李基开口,一脸兴奋。

    “行。”

    “算你一个,不过也得按规矩来。”

    “做得好,让你当副阁主。”

    李基要参加,顾锦年求之不得,不管怎么说这就是有结党营私的嫌疑,永盛皇帝不管,下一代皇帝呢?

    要是李基参与了,怎么说也是保护伞。

    而听着李基也入,大家更加求之不得。

    李基也兴奋不已,副阁主啊,他娘的,这感觉比皇帝还香啊?

    “行了,王兄,你细心处理,此等大任交给你,不可出错。”

    顾锦年望着王富贵如此说道。

    后者十分激动。

    他岂能不明白顾锦年这是在照顾自己?

    自己来登记,就算是有权利,属于麒麟阁高层。

    他内心十分感动,但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要把这件事情搞好来,不仅仅是为了顾锦年,更主要的还是为了自己。

    也就在此时。

    一道咳嗽声响起。

    是苏文景的。

    随着苏文景的出现,众人纷纷回到座位,稍稍收敛了一番笑容。

    苏文景走了进来。

    方才的事情,他听的一清二楚,不过他没有多管,而是拿着一些卷宗,来到了主位上。

    “一人一日为师已经结束。”

    “此番大夏书院,学子排行也出来了。”

    “这是榜单,尔等自行观看,老夫就不说了。”

    苏文景开口,随后将一张宣纸丢出,悬浮在半空中,让众人观看。

    排名第一,赫然是顾锦年。

    这个不出所料。

    但排名第二,是苏怀玉就有些古怪了。

    学堂内,苏怀玉对这个排名似乎没有任何兴趣,甚至方才的麒麟阁,他都没有半点兴趣,一直坐在那里,高冷至极。

    “夫子,这是根据授课排名的吗?”

    有人开口,询问苏文景。

    毕竟这排名不止第二,感觉整体有些古怪,有些人不应当排的这么高,而且还有其他人的名字,不是往圣堂的。

    “非也。”

    “尔等还记得上山第一日,有两名官差扣押犯人吗?”

    苏文景开口,提到了上山时的事情。

    “记得。”

    众人纷纷回答,这事他们都记得。

    “恩,根据尔等的回答,刑部让各地官员一一照做。”

    “顾锦年给予的回答,使得当地官差,将匪寇一网打尽。”

    “故而排名第一。”

    苏文景不咸不淡道。

    此话一说,满堂哗然。

    倒不是惊讶顾锦年第一,而是谁都没想到,大夏书院居然是玩真的?

    他们当时大部分的回答,就是杀头,不给机会。

    却没想到,会真的发生。

    不愧是大夏书院啊,还真是可怕。

    看着众人的反应,苏文景很满意。

    “有朝一日,尔等都会入朝为官,或一方父母官,或封疆大吏,或国之大将。”

    “可你们要记住,无论做任何事情,都要三思而行,尤其是当官之后,你们所下达的每一个命令,都无法收回,出了差错,便要背负责任。”

    “这排名倒数第一者,已经被逐出大夏书院。”

    “他选择派人与匪寇同流合污,企图套取情报线索,可其结果便是,匪寇保持戒心,假意投好,与其逃离大牢,再将对方杀害,消失无影。”

    “虽官府再度抓捕归案,可那名衙役已经死了,这就是后果。”

    苏文景淡淡出声。

    道出最后一名的成绩,也让在场所有人动容。

    哪怕是顾锦年也不由动容。

    这还真是一个深刻的教训。

    “行了。”

    “此事你们回去之后,好好思量。”

    “现在,老夫手中有五份刑部卷宗,这是第二个月的课题。”

    “这五份卷宗,已经定案,但老夫要你们一个月后,给予总结,卷宗是否有纰漏,亦或者是否罚重或罚轻,尔等必须严谨对待,有错则说,无错则结。”

    “尔等七人为一组,互相讨论,观点总结,老夫需要至少五人同意才可交卷,并且给予相应理由,最终由老夫审批。”

    “你们这两日各自选择审卷人,凑满七人即可。”

    苏文景开口。

    也道出第二个月是什么课题。

    这种课题,还真是与众不同啊,引得众人好奇。

    “凑好人来书房找我。”

    说完此话,苏文景起身,来的快走的也快。

    留下众人凑起队伍。

    而与此同时。

    大夏京都。

    一道身影快速进入兵部。

    脸色无比难看。

    “边境来报。”

    “昨日深夜,边境十三村惨遭屠戮,无一活口。”

    “巡逻将士,大怒之下,带三百精锐,斩杀两百匈奴兵,后被匈奴生擒,枭首示众。”

    声音响起。

    兵部内堂中。

    几道身影瞬间怒目。

    “真他娘的反了天。”

    “这群畜生。”

    “真当我大夏无人吗?”

    “走,入京见圣。”

    “谁要是再敢阻拦老子,老子把他皮给拔下来。”

    兵部尚书的怒吼声响起。

    惊动堂内一切。

    如此。

    半个时辰后。

    一道道宦官走出,前往百官府中。

    陛下雷霆大怒。

    召集百官入朝。

    杨府当中。

    得知突然宣召,杨开不由皱眉,暗道不妙。

    询问官宦一番后,大致得知一些事情后,杨开不免深吸一口气。

    脸色难看无比。

    “又是他们?”

    杨开脸色难看,过了一会,他转身回到府内,立刻写了封信,而后交给管家。

    “火速送到镇国公府去。”

    “必须交给镇国公。”

    杨开出声,极其严肃。

    这回要出大事了。

    --

    --

    --

    今天的更新没了。

    ------题外话------

    推荐一本创意很不错的书。

    《全球听证会,我成了秦始皇的辩护人》

    我还真看完了,虽然名字有点长。

    但写的真好看,情绪拉的很到位。

    很爽,喜欢爽文可以去看看,不是友情推荐。

    真不是,是好看才推。

    7017k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2504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250465.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