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九十章:迎公主,窃国运,疑案重重,各方谋算平【求月票】

正文卷 第九十章:迎公主,窃国运,疑案重重,各方谋算平【求月票】

新书推荐:人间有你暖如春杀手傻子至尊我可是正派剑仙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招仙令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凡人之长生仙道游离半生

    和亲。

    是的,匈奴国提出和亲。

    京都孔家大堂内。

    杨开望着手中的书信,陷入了沉默。

    实话实说,杨开最希望的事情,就是大夏王朝与匈奴国不要发生任何战争就行。

    如今,匈奴国抓到了罪魁祸首,同时将枭首大夏王朝的将士砍头。

    也算是给大夏王朝最大的面子,而且凶手的确不是匈奴国之人。

    当然,这些是不是,就不清楚,至少明面上人家做的仁至义尽。

    大国之间就是看做法,只要面子上大家都过得去,一切好说。

    毕竟打仗这种事情,都不想打,你给我一个台阶,我就给你一个台阶,如今匈奴国的确给了台阶,而且给的台阶很大。

    都自己杀自己人了,这面子足够平息国内一切民怨。

    但唯一的要求,让杨开有些皱眉。

    和亲?

    倒不是说和亲丢人,而是大夏王朝与匈奴和亲,这事他从来没有想过。

    百姓会不会反感这种事情?这是第一件事情。

    第二件事情就是,匈奴国自己砍自己人,这成本很大,毕竟有句话叫做帮亲不帮理,除非影响太大,不然的话,不可能自己砍自己人。

    以后这些将士们岂不是要寒心?

    整件事情来龙去脉简单来说就是,有人冒充匈奴,烧伤抢掠,什么人不知道,就暂定不是大夏子民,也不是匈奴百姓。

    反正就是有人冒充,然后大夏这边认为是匈奴,在没有实际证据情况下,紧接着大夏王朝有人不顾命令,砍了匈奴骑兵,结果自己也交代进去了。

    这事站在匈奴国的立场来看,杀也没错,毕竟又不怂你。

    可匈奴王选择将自己人杀了,给大夏王朝一個台阶,不惜得罪全军将士,这面子很大,自降身份都不足为过。

    然而所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和亲而已。

    有些古怪。

    如果说,匈奴国这样做,然后索要一些其他好处,他都觉得没问题,仅仅只是和亲,就有些古怪,太古怪了。

    不是和亲难,而是和亲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站在杨开的立场和角度来看,和亲无非是挑选一位公主送过去出嫁。

    然后两国友好,你好我好,边境不打仗了,互相维持平衡,甚至因为和亲,你的人可以到我这里做生意,我的人可以到你那里做生意。

    我需要矿铁,你需要柴米油盐,如此一来的话,所带来的利益有多大?所带来的好处又有多少?

    倘若打仗了,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国库还有三四万万两白银,这些银子肯定要全部拿来当做战争储备银,先犒赏三军,然后购买粮草,请工人打造战器。

    而国内因为战争,很多东西必然会涨价,世家门阀绝对不会错过这次机会,甚至距离边境不算远的世家门阀,估计还会收购铁矿,打造兵器卖给匈奴。

    随后战争一旦打响,什么军需物还有粮草都不说,死一个人就要补五百两白银,并且免全家税收三年,外加一些其他福利,譬如说若有后代男丁,可上私塾,由朝廷拨款减免一半。

    这是大夏将士的福利,如此一来,也可以让将士们安心一战,死后大夏会料理一切。

    这一场大战下来,死个几万人真不是一件夸张的事情,尤其是攻城之战。

    按照皇帝陛下的脾气,至少要打半年,死伤人数估计十万得有。

    光是银两就是五千万的赔偿,外加上其他各项东西,少说一万万又五千万两白银。

    其他的就不说了。

    可如果派个公主去和亲,直接止损总和三四万万两白银,外加上还能促进贸易,十年下来可能赚个三四万万两白银,带来的收益,四舍五入一下。

    就是十万万两白银啊。

    大夏王朝一年的国库收银,也就是两万万两白银,一个女人带来五年的国税收入。

    这不是一件好事?

    再换句话来说,都不说银两不银两,牺牲一个人换回十万将士的生命,这笔生意就太值了。

    可以说,和亲问题不大,满朝文武都会答应,甚至连皇帝都会答应。

    只是他感觉,这件事情有些不一样。

    “杨大人,深思这么长时间,是觉得和亲不妥吗?”

    孔平出声,望着杨开,询问了一句。

    此话一说,杨开立刻摇了摇头。

    “和亲倒没什么不妥,只是觉得匈奴国这般行径,只是为了区区和亲,有些想不明白。”杨开给予回答。

    道出自己内心的疑惑。

    此言一出,孔平微微一笑,而后回答:“其实匈奴国的意图很明显。”

    “他们国运被削,自然提心吊胆,生怕大夏王朝宣战。”

    “故而选择和亲,想要缓和两国关系,再者边境十二城,虽然被匈奴占据,可匈奴人并不习惯在城内生活,缺失太多物资了,而这些物资只能通过大夏运输购买。”

    “否则依靠扶罗王朝,同样一件物品,其价格至少贵三倍以上,杨大人有所不知,一面铜镜,扶罗王朝卖给匈奴人,就要十五两白银,而大夏边境一面铜镜,也才三四两白银。”

    “如此一来,借和亲之意,缓和两国关系,再互市贸易,一举双得,这就是匈奴国的意图。”

    “杨大人,多虑了。”

    孔平笑着开口,同时一番分析也是头头是道,显得无比自信。

    此言一出,杨开也不由跟着点了点头。

    他说的没错,大夏边境主城距离十二城也不过五十里路,可这区区五十里路,却有天大的变化。

    大夏边境严厉禁止与匈奴国贸易来往,抓到就是死罪,虽有人铤而走险,可架不住边境严管,外加上有不少流寇土匪劫道。

    以致于大夏的货物,是无法进入匈奴国。

    所以匈奴国只能依靠更北边的大金王朝亦或者南边的扶罗王朝。

    大金王朝还好,价格不算太贵,只是大金王朝很多资源都缺少,或者是做工没有大夏王朝以及扶罗王朝的好。

    可扶罗王朝的价格,却是大夏王朝的三倍。

    这样一来,百姓自然负担不起,然而住进城中,又不能保持在平原生活习惯,只能硬着头皮。

    这些都是问题。

    所以孔平所言,的确合情合理。

    “既然如此,老夫现在便入宫,将此事告知陛下。”

    杨开点了点头。

    虽然不知道匈奴国到底在想什么,但不管如何,不开战对大夏王朝来说,就是一件好事。

    “杨大人慢走。”

    孔平站起身来,送走了杨开。

    待杨开走后。

    孔平脸上的笑意更加浓盛。

    管家走了进来,也不说话,就等着孔平出声。

    “告诉族长,事情已经处理妥当了。”

    孔平出声,吩咐管家跑一趟。

    “是。”

    后者点了点头,便缓缓退开。

    待管家离开后,孔平的目光不由朝着西北方向看去,这个方向是匈奴国.......但也是镇国公府。

    与此同时。

    走出孔府后,杨开并没有直接入宫,而是去礼部处理一些公文事件。

    倒不是不相信孔府的消息,反而他相信孔府传来的消息一定没问题。

    只是大夏六部如此庞大的机构,都没有得到最新消息,孔家居然早先一步得知消息,这一点就有问题。

    不过如此庞大的情报能力,孔府也不是没有理由,毕竟孔家学子满天下,即便是匈奴国,也有不少人推崇孔家,尊圣人为师。

    匈奴国大皇子更是无比推崇万世之圣,也就是孔圣,与孔家关系极好,多次想要成为孔家门生,但因为身份太过于特殊,孔家暂时没有答应下来。

    提前得知信息,倒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可如果自己当真带着这个消息去找陛下,只怕会惹来陛下反感。

    孔家能得到消息,故而要不了多久,边境的消息也能传到礼部来。

    等消息来到礼部,再去皇宫,就不会惹来这些是非。

    只是,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在外响起。

    “杨大人,您孙女在外面求见。”

    随着声音响起,房内,杨开有些惊讶,不曾想自己孙女怎么好端端来了?

    “让她进。”

    杨开出声,虽有些好奇,但还是立刻出声。

    很快,两道身影出现,一个是杨寒柔,一个则是瑶池仙子。

    “爷爷。”

    走进尚书房内,杨寒柔立刻喊了一声。

    望着自己的孙女,杨开心情也温和了一些,不过看了一眼瑶池,杨开不由出声道。

    “这位是玲珑仙宫的弟子吧?”

    杨开出声,他没有摆谱,但也没有显得特别,只是问了一句。

    “晚辈瑶池,家师玲珑宫主,见过前辈。”

    瑶池仙子还是仙道中人的做派,朝着杨开作揖。

    杨开点了点头,随后看向自己的孙女。

    “你怎么突然跑来?这个时辰不应当是在上课吗?”

    杨开好奇,望着杨寒柔如此问道。

    “夫子给我们下达了新的课业。”

    “孙女有些不懂,所以跑来问问您。”

    杨寒柔一脸笑容,毕竟是自己爷爷,倒也显得很随意。

    “什么事?能让你这般急忙?”

    杨开出声,询问自己这个孙女。

    “爷爷,白鹭府张明案你知道吗?”

    杨寒柔出声,直接问道。

    “张明案?”

    杨开不清楚,同时有些皱眉,案件这种东西,自己孙女牵扯进来做什么?

    杨寒柔也不废话,直接将前因后果告知杨开。

    待说清楚后,杨开却不由皱眉。

    “十一天斩立决?”

    杨开皱眉了,听完之后也觉得有问题,刑事案件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十一天结案,而且直接杀了。

    这问题很大啊。

    只是很快,杨开不由出声。

    “是永盛十年的事?”

    杨开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如此说道。

    “对,爷爷,就是十年的事情。”

    杨寒柔点了点头。

    “那爷爷知道了,刑部改制,白秋府发生人口贩卖之事,两百女童过江溺死,白秋府府君欺上瞒下,借助刑部章程之事,欺瞒半年,以致于白秋府民怨四起,最终惹来惊天大祸,所以陛下要求刑部改制,任何形案,必须从重从快处置。”

    “若无问题,直接判决,十一天确实有点快,但当时陛下龙颜大怒,刑部特批也很正常,不算奇怪。”

    “文景先生拿这个给你们当课业是何意?”

    杨开想起来了,如果换其他日子,他都觉得有问题,十一天斩立决明显就是有问题。

    但换做是永盛十年问题就不大,两百女童溺亡,惹来民怨,朝野震动,数十名刑部官员直接被抄家斩首,从而刑部被迫修改一些章程,刑事案件必须要严查并且必须要快查。

    不能拖泥带水,免得再发生类似的情况。

    所以十一天斩立决,快是快了,但在那个时候,也属于合情合理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的啊。”

    “爷爷,柔儿明白了,那柔儿先走了。”

    杨寒柔没有回答杨开的问题,她也不知道苏文景为什么这么做,得到答案后,直接离开。

    “恩。”

    “回书院注意点。”

    “对了,寒柔,这件事情不管有没有什么蹊跷,要谨慎一点,你一个女儿家家,万不可乱参与什么事。”

    杨开提醒一句。

    虽然不知道苏文景是什么意思,但无缘无故从刑部取来卷宗,当做课业给这些学生,显然是有其他目的。

    若是牵扯一些不该牵扯的事情,会惹来麻烦,而大夏书院的学生,不是权贵就是名门望族,真要牵扯进来了,谁都不敢动。

    “明白了爷爷,先走了。”

    杨寒柔点了点头,便快速离开,回大夏书院与众人汇合。

    待他们走后。

    一则密报也快速送来。

    “尚书大人,边境密报。”

    随着官员入内,杨开立刻接过密报,展开阅读后,脸上露出笃定之色。

    的确,如孔家说的一模一样,匈奴王杀了那些将领,释放俘虏一百多人,派使臣与大夏交涉,同时欲求和亲。

    得到密报,杨开也不啰嗦,第一时间赶往相府。

    需要跟李善商议一二。

    两刻钟后。

    杨开一路火急火燎,来到相府之后,也没有啰嗦,将密报递交给李善。

    后者仔细观阅,随后沉默不语。

    “相爷,此事您觉得如何?”

    望着对方沉默的表情,杨开不由出声询问,看看对方是什么态度想法。

    “若只是和亲,并无大碍,是一件好事。”

    “只是匈奴国意图绝对不止和亲这么简单,这件事情你奏报时,千万要谨言慎行,否则若是出了什么差错,倒霉的便是我等。”

    李善开口,他也看不懂,但对于和亲他很支持,牺牲一个女人,换来大夏的安定,这是一件好事。

    只不过就是,匈奴国大费周章,付出这么多代价,就是为了迎娶一位公主过去?

    这有些不太符合常理。

    可问题是,想不到别人再计算什么,只能先答应下来,但还是要慎言,万一真出了什么事,和亲属于你促成的,回头清算肯定找你麻烦。

    “下官明白。”

    杨开点了点头,他心里也清楚,只不过他更清楚的是,大夏绝对不能开战。

    绝对不能。

    得到了李善的同意,杨开也就没有什么废话了,直接朝着皇宫赶去。

    他没有任何迟疑。

    带着密报,前去大夏皇宫。

    而此时。

    皇宫内。

    养心殿。

    魏闲站在一旁,述说着京都内的一些事情。

    “陛下,文景先生已经布置课业,不少权贵也已经开始着手调查卷宗案件。”

    “世子殿下去了一趟刑部,杨尚书孙女也去了礼部。”

    魏闲开口,认真述说。

    “恩。”

    永盛大帝点了点头。

    而他面前,也赫然摆放着五份一模一样的卷宗。

    是苏文景挑选的卷宗。

    此时,一旁的魏闲忍不住开口。

    “陛下,让世子等人去调查这件事情,是否有些.......”

    魏闲出声。

    他是皇帝亲信,知道的事情很多,对于张明案他也有些记忆,这案子有可能牵扯一件很大的事情,具体是什么他不知道。

    但让顾锦年他们去调查这件事情,就有些......问题。

    “让他们吃个亏是好事。”

    “锦年也好,大夏学子也罢,他们需要磨练。”

    “再者,一群未及冠的孩童,即便真惹了一些事,又能如何?”

    “朕此意,就是要让他们吃个亏,否则的话,被族人保护,有朝一日迟早会出事。”

    永盛大帝淡淡开口。

    这件事情的确有很大疑处,他要借顾锦年等人的手,去调查这件事情,因为这件事情背后牵扯到了很多势力,文臣武将,世家望族,这些都有所牵扯。

    即便身为皇帝,他都无法调查这件事情,可顾锦年等人不一样,他们是权贵的后代。

    让他们来打破缺口,是一件好事。

    打破缺口就行,其余的他会来处理,当然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永盛大帝希望这群人吃个亏。

    吃个大亏。

    不经磨难,怎能成才?

    “陛下,万一镇国公?”

    魏闲继续开口,如此说道。

    “镇国公已经答应了,他乐意看到这一幕。”

    “没有人不希望自己后人成才,锦年自幼便在锦衣玉食之下,享受世子的待遇。”

    “前段时间为民伸冤,是一件好事,可他还是破坏了规矩,朝廷有朝廷的规矩,天下有天下的规矩。”

    “他这是做了一件好事,否则的话,他这般的行为,满朝文官早就要来弹劾他了。”

    “他需要磨练,由朕来好好磨练他。”

    永盛大帝站起身来。

    顾锦年所作所为,站在百姓角度来说,是一件好事,站在读书人角度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可问题是,他太肆无忌惮了,年轻人有傲气是一件好事,可如若能更圆滑一点,更聪明一点,这样更好。

    将刀锋藏在敌人看不见的地方,关键时刻给予致命一击,这才是聪明人。

    可顾锦年却将刀锋时时刻刻摆在面前。

    所以他需要亲自教一教顾锦年一些道理。

    雕刻一下顾锦年这块璞玉,否则按照这种性子下去,早晚要出大事。

    镇国公也是这个意思,苏文景也是这般的想法,故而三方意愿达成一致想法。

    设下此计。

    “陛下圣明。”

    “若是世子殿下破了此案,那就可喜可贺了。”

    魏闲出声道,夸赞了一句。

    “破不了。”

    永盛大帝摇了摇头,斩钉截铁道。

    不过末了,他又说了一句。

    “若破了这案,那就真要封侯了。”

    这句话有点呢喃,可一旁的魏闲听进去了,眼中不由闪过一丝诧异。

    也就在此时,刘言的声音在外响起。

    “陛下。”

    “礼部尚书杨开求见,说是边境有密报送来。”

    随着声音响起。

    永盛大帝走出玉案,而魏闲也立刻将桌上的卷宗收起,放在一旁。

    “宣。”

    永盛大帝淡淡开口。

    很快,杨开的身影出现。

    他快步走进大殿,而后直接将密报呈上。

    “臣杨开,拜见陛下。”

    “边境传来密报,还望陛下观阅。”

    杨开出声,没有啰嗦什么。

    当下,刘言将密报接过,递给永盛大帝。

    打开密报,只是一眼,永盛大帝便看完了密报内容。

    “和亲?”

    养心殿内,永盛大帝也有些好奇了,说实话如若不是这份密报来自杨开,他真觉得这是造假的。

    大夏虽然勇猛无双,但如若真与匈奴开战,双方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好处。

    只是这次完全是箭在弦上,匈奴国逼着大夏开战,身为马上的皇帝,永盛大帝自然不会软弱。

    可没想到的是,匈奴国居然言和,不但言和,该赔偿赔偿,该道歉道歉,这就很反常,而且一切目的,居然只是为了和亲。

    “陛下。”

    “臣认为,此事臣认为有些蹊跷。”

    杨开出声,虽然他是想说止战就好,可这件事情的的确确有些蹊跷,若自己不说,回头真出了什么事,倒霉的就是自己了。

    所以到底同意不同意,看皇帝的意思。

    毕竟匈奴国姿态放的极低,说句不好听的话,人家做的仁至义尽,朝廷出于任何目的,这仗大不了。

    “蹊跷?”

    “何来的蹊跷?”

    永盛大帝看着杨开,淡淡询问道。

    “匈奴国如此放低姿态,只为和亲,臣认为有些古怪,只是臣想了许久,也想不出原因,还望陛下恕罪,臣愚钝。”

    杨开很贼,不管知道还是不知道,反正说出来就是不知道,让皇帝自己去揣摩。

    反正不能背锅。

    “既然如此,那明日朝会再议。”

    永盛大帝淡淡出声。

    既然没话说,那就不用说什么了,明日再议。

    “陛下。”

    “臣认为,无论对方是何意,其实止战最好,可以让户部兵部安宁一段时间。”

    “毕竟如若仅仅只是想要和亲,臣认为问题不大,毕竟外嫁一位公主,算不得什么事。”

    杨开出声,虽然他知道这些话不能说,可看陛下没有直接答应,他还是忍不住提起一句。

    如今,兵部,户部,工部都已经开始做事了,早点停下来,可节省一大笔不必要的开支,也可以使得两国安静下来。

    免得节外生枝。

    “明日朝会再说吧。”

    永盛大帝出声。

    他没有啰嗦什么,这么大的事情,还是要等朝会再议。

    “遵旨。”

    见永盛大帝这般,杨开也就没有啰嗦什么。

    “派人去边境,与匈奴国交涉,看看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永盛大帝还是这般开口。

    “臣领旨。”

    听到这话,杨开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显然永盛大帝也算是同意这件事情了。

    毕竟仅仅只是和亲,就能化解两国战争,还能得到不少好处,这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件亏本买卖。

    永盛大帝自然心动,只不过就是觉得匈奴国这样做没有任何必要罢了。

    很快,杨开退出大殿。

    永盛大帝也没有做什么,回到玉案面前,让魏闲取来奏折开始审批。

    只是这第一份奏折,便是东南海岛地区的事情,海寇,贸易等事情。

    如此。

    一直到亥时。

    天色早已昏沉。

    匈奴国王庭。

    两道身影立在王庭内。

    匈奴王以及一名中年儒士。

    “王上,已有消息来报,礼部尚书已经会见大夏皇帝,可靠消息,大夏有意和亲。”

    中年儒士满脸笑容,望着匈奴王。

    听到这话,匈奴王没有太大变化,而是望着这中年儒士道。

    “孔儒。”

    “迎娶大夏公主,当真可以借来大夏国运?”

    匈奴王望着中年儒士,如此询问道。

    是的。

    匈奴王面前之人,正是孔家大儒。

    不过这并非是什么很奇怪的事情,孔家门生布满天下,匈奴国,扶罗王朝,大金王朝,中洲王朝,几乎所有势力都有孔家人的影子。

    圣人后代,庞大无比。

    虽然正统在大夏,可随着孔家历经无数年,他们早就明白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的道理。

    孔家的正统后代,也逐渐去了各国发展,倘若大夏皇帝当真狠下心,将孔家人屠杀干净,那么血脉最正统的孔家人,将会开辟新的正统府邸。

    无非是换个地方,只要保证血脉正统即可。

    而那个时候,大夏也会迎来铺天盖地的骂声,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初大夏王朝并没有对孔家出手,这是根本问题之一。

    “王上,只要迎娶公主入匈奴国,臣就有办法,借来国运,不但可以弥补前些日子被削去的国运,甚至还可以增强不少。”

    “大夏王朝得九道天命,有三道融入国运之中,娶来公主,便可以天地秘法,借取大夏国运。”

    孔家大儒开口,满脸笃定与自信。

    此言一出,后者点了点头,显得十分满意。

    “若能如此,先生当为我匈奴国师啊。”

    匈奴王无比欣喜道。

    国运被削,惹来了一大堆事情,先是天降陨石,砸死匈奴百姓,牛羊四散,而后又无缘无故来了一个魔道强者,在匈奴国境内专挑高手下手。

    目前已经算是损失惨重了,这就是国运下降的坏处。

    也让他时时刻刻头疼,夜夜不得眠。

    如今可以弥补国运,甚至还能增强国运,他自然喜悦,而且只需要和亲就能提升国运。

    这对他来说,不算什么难事。

    “还是王上有魄力,斩杀两百骑兵。”

    孔家大儒缓缓开口,这般说道。

    “非也。”

    “若无孔儒之计,本王也想不到这个办法。”

    “如今人也杀了,礼也赔了,大夏不可能不答应本王这个请求。”

    “一但国运提升,休养生息,十年之后,本王要马踏大夏,直取西北全境,到时匈奴国可更名为王朝。”

    匈奴王攥紧拳头,这是他最大的梦想。

    把大夏占领是不可能的,这完全不切实际,可取回西北全境这个可能性不小。

    一但成功,他便是草原上最强的王,可汗王。

    “臣在此提前祝贺,王上完成霸业。”

    孔家大儒满脸笑容。

    如此。

    大夏书院当中。

    顾锦年等人正聚在凉亭当中,一个个神色平静。

    顾锦年,杨寒柔,李基,得到的消息一致。

    刑部改制,所以这个案子特批,判十一天斩立决。

    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大约一刻钟后。

    两道身影快速出现,为首的是王富贵,身后的是江叶舟。

    两人出现,有些气喘吁吁。

    “有什么消息吗?”

    看到来人,杨寒柔直接起身,询问王富贵。

    “呼。”

    “呼。”

    王富贵深吸了一口气,而后摇了摇头,额头上全是汗珠。

    “已经找人查过,一路加急信息,这件事情还真有点问题。”

    王富贵开口。

    当下,顾锦年也不由起身了。

    果然,山高皇帝远,这里是大夏京都,虽然掌控全国,可三千里外发生的事情,是不可能太过于仔细放到面前的。

    “什么问题?”

    顾锦年出声,询问王富贵。

    “我族有人在白鹭府做生意,盘问过许多人,这个张明并不是一开始就嗜赌,而且他有一个女儿,不是儿子。”

    “而且也没有卖妻卖女,反而是说他女儿好像是失踪了,后来老婆也跟着失踪。”

    “所以张明才开始嗜赌成性,至于卖儿卖女,就不清楚,反正妻女失踪后,整日喝酒,酒瘾是一定有,我族人做的就是酿酒生意。”

    “但事情过去了一两年,而且张明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再加上也就是杀了个富家仆人,没有引来什么波澜,知道的消息很少。”

    王富贵开口,这是白鹭府传来的消息。

    “女儿?”

    “妻女失踪?嗜酒如命?”

    顾锦年皱眉,这些都是卷宗没有写的东西。

    “卷宗出了纰漏?”

    杨寒柔皱眉,忍不住开口,显得有些疑惑。

    “不一定是纰漏。”

    “毕竟你们所知道的事情,也是别人口中说出来的,不一定是真的。”

    “刑部应当会有调查,写在卷宗上,不会有大错,否则的话不是小事。”

    苏怀玉出声。

    他很平静,并不认为卷宗出了什么纰漏,反倒是认为消息不准确。

    “顾兄,你们得到的消息是什么?”

    “有问题吗?”

    江叶舟出声,望着顾锦年问道。

    “刑部改制,特批案件。”

    顾锦年淡淡回答,同时也不禁皱眉,看着石桌上的卷宗。

    一时之间。

    众人都安静下来了。

    一个个沉默不语。

    “其实按我的意思,我们直接总结就好,一开始我也觉得有问题,后来问了人,也说的很清楚,就是特批案卷,可能真是我们想多了。”

    李基开口。

    他一开始的确很有兴趣,以为要破获什么大案,逞一把能。

    可没想到的是,得到的结果,居然是刑部改制,一时之间,瞬间失去了兴趣。

    “倘若当真是刑部改制,那当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可能真是我们想多了。”

    江叶舟也跟着开口,如此说道。

    “其实我觉得,这卷宗应该没什么问题,倘若当真涉及什么,文景先生也不可能让我们来处理。”

    “毕竟我们都是学子,刑部案卷,也轮不到我们来查。”

    杨寒柔也跟着开口。

    逻辑上没什么问题。

    “或许真是我们想多了吧。”

    “行吧,这件事情先放一放,反正时间还早,如若当真是我等想多了,那就总结一番,月底交卷。”

    “诸位休息去吧。”

    看着众人如此,顾锦年也跟着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肯定没有想象中这么简单。

    一定另藏玄机。

    只不过,大家获取的信息都太少了,有些没头绪是必然的。

    说完此话,顾锦年直接动身离开。

    不管如何,还有二十多天的时间,这种事情也急不来。

    顾锦年离开了。

    苏怀玉带着卷宗跟在身后。

    其余人你看看我,莪看看你,想了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最终还是各自回去。

    回去的路上。

    苏怀玉的声音不由响起。

    “其实有一个办法,可以查出真相。”

    苏怀玉出声,提醒着顾锦年。

    “什么办法?”

    顾锦年有些好奇。

    “倒也简单,眼见为实。”

    苏怀玉淡淡出声,告知破案唯一办法。

    眼见为实。

    听到这话,顾锦年有些皱眉。

    “你的意思是说,去一趟白鹭府?亲自调查?”

    顾锦年问道。

    “刑部查案,最直接的办法就是亲自走一趟。”

    “卷宗上的信息不多,得到的信息也不多,倘若有人要故意隐瞒,身在京都,就更别想知道内情。”

    “白鹭府虽三千里之远,可若是加急一点,两日时间便能赶到。”

    苏怀玉给予回答。

    他说的没错。

    真想要查这个案子,去一趟肯定是有收获的。

    而实际上顾锦年其实也有这个想法,只不过......离开京都,他有点方。

    毕竟自己这个身份,万一出去以后,被人暗算咋办?

    “不急,等等再说。”

    顾锦年开口。

    “你怕出去会被暗算,对吧?”

    苏怀玉一眼看穿顾锦年的顾忌。

    “不完全是。”

    顾锦年也没有否认,但也没有承认,怕死是固然的,可乐文更多小说的原因还是没有准备充足。

    真要去,得跟家里人商量一下,不然万一出了问题,好歹有个照应。

    还有一点就是,自己得利用一下古树。

    看看有没有什么信息。

    而且算下时间,扶罗王朝和大金王朝的人,估计马上要走了。

    遇刺的事情估计马上要发生,等这件事情结束了,自己离开京都都没问题,那个时候肯定没有人敢乱来。

    发生过一次,不可能再来第二次。

    眼下。

    正是多事之秋。

    自己那里都不能去,先静观其变再说。

    没有继续多说什么,顾锦年回到宿内休息。

    翌日。

    天刚亮。

    大夏皇宫。

    大殿当中。

    一场激烈无比的争吵发生。

    由杨开率先说出,匈奴国和亲之事。

    希望两国友好,化干戈为玉帛。

    然而此言一出,文官儒臣纷纷表示同意,可大部分武将不干了。

    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人知道,里面有什么阴谋,谁都不知道。

    可问题是,大夏吃了亏,现在居然还要和亲?

    来换取不宣战?

    这帮武将一个个都受不了。

    虽然匈奴国解释清楚,这是一场误会,而且主动赔礼道歉,可和亲二字,不少武将就是不答应。

    你要说匈奴送女人过来和亲,那他们还能接受,让大夏女子去匈奴国?

    他们不答应。

    争吵很激烈,从卯时一直吵到未时,足足吵了一天。

    各自都有各自的道理。

    但最终,这件事情还是定下来了。

    同意和亲。

    不过不真派公主,而是钦点一名大臣的女儿,封公主之称,远嫁匈奴。

    人选由礼部来挑。

    这是最终的答复。

    因为不管站在谁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情,抛开听起来是有点恶心人除外。

    一个女人,换来国家太平,经济昌盛,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件亏本的买卖。

    即便是武将们不服,可说到最后,他们也说不过这帮文官,还有这帮儒臣。

    只是不服就是不服。

    最激烈的是长阳侯,他由始至终都不答应。

    可没办法,永盛大帝开口了。

    而且武将虽然不答应,可多半是气不过,外加上打仗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好事,十几年都没打仗了,也想乘着这次机会,发挥最后的余热。

    但战争并非是意气之争。

    乐文更多小说的考虑,就是经济问题。

    所以今日朝会无论怎么争吵,只要无法证明匈奴国有歹心,那么结果一定是答应和亲的。

    朝会结束。

    礼部立刻着手挑选大臣之女。

    同时也将消息传至匈奴国。

    让其可以准备派人过来,迎娶公主。

    当然备上彩礼,这些不能少。

    而和亲之事,在京都传开后,也在一瞬间引起巨大的争议。

    ----

    ----

    兄弟们,今天去拍照了,拍了一个下午,主要头发秃了,拍出来都很古怪。

    摄影师都忍不住吐槽,说兄弟你是做什么的啊?怎么年纪轻轻头秃了?

    最后折腾了好几个小时,才搞好了照片,今天更新晚了。

    明天没啥事,我多更点。

    然后月初求月票!

    厚着脸求一点了!

    拜谢!!!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3063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306315.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