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九十二章:匈奴来人,大夏盛宴,顾锦年登场,怒斥蛮人!【求月票!】

正文卷 第九十二章:匈奴来人,大夏盛宴,顾锦年登场,怒斥蛮人!【求月票!】

新书推荐:招仙令人间有你暖如春杀手傻子至尊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游离半生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我可是正派剑仙凡人之长生仙道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

    边境之地。

    神罗三皇子与扶桑十公主皱着眉头。

    一场突如其来的敌袭,让两人神色不太好看。

    敌袭这种事情不算什么,刺杀也不算特别过分,他们都是大人物,遭遇点刺杀很正常。

    可没想到的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有人敢刺杀他们。

    这还真是凶啊。

    一但他们在这里交代了,大夏王朝与扶罗王朝以及大金王朝只怕会有天大的麻烦。

    三大王朝顿时会进入前所未有的冷战阶段,彼此开始互相针对。

    背后搞事的人,野心太大了,想要让三大王朝发动战争吗?

    两人的目光闪烁,脑海当中一道道想法。

    “大夏王朝果然做事谨慎,居然派武王强者保护我等,还真是尽心了。”

    大金十二皇子出声。

    他缓缓开口,眼神当中闪过一丝庆幸。

    这里是边境之地,距离大金王朝还有一段距离,可没想到的是,有人会派武王强者来袭击他们。

    说实话,他们的身份,还真不配武王来杀。

    武王几乎是各大王朝的战力天花板了,在往上的存在,可以称之为一个王朝的守护神。

    只是这种存在,请不动。

    他是十二皇子,不配武王来保护,更何况武皇强者?

    可大夏王朝一口气派出四位武王级的强者,这面子真的很大。

    “陛下圣明。”

    孔宇也跟着出声,显得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同时也皱眉道:“敢同时袭击我等,只怕这些人来历很大啊。”

    “要留活口,将他们抓住,严刑拷打。”

    孔宇出声,他推测这批人来历很大,希望留活口。

    “陛下口谕,不留活口,杀。”

    然而,顾宁涯的声音响起,他重申一遍,绝对不留活口,见到就杀。

    这帮精锐不是一般人,真要留活口,很容易出现我军伤亡的情况,甚至还会有人逃离。

    倒不如直接狠辣一点,杀干净就行,重创敌军。

    与此同时,顾宁涯的目光落在了孔宇身上,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最终还是沉默,没有说话。

    如此。

    不到半個时辰。

    滚滚黄沙掀起,三支铁骑归来。

    “顾大人,所有敌军全部绞杀完毕,歼敌四千五,无法查清身份。”

    为首统领开口,他带领将士冲锋,诛杀对方精锐。

    “好。”

    顾宁涯点了点头,面无表情。

    大约又是半个时辰。

    终于方才消失的九位大夏高手也回来了。

    带着几具尸体前来。

    “大人,击毙武王强者,一位准武王强者,留有一个活口。”

    九人出现,有人开口,告知战况。

    此话一说,众人脸色一变。

    武王强者都被击毙?这有些夸张,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数量摆在这里。

    “什么身份?”

    顾宁涯有些迫不及待询问道。

    寻常人查不出身份很正常,到了武王境就不可能查不出身份了。

    “回大人,身份无法查询,而且他自断心脉,不给任何机会,但我等通过秘术,察觉到苍龙真气,初步判断是苍月派。”

    后者开口,给予这个回答。

    这个答案符合常理,这帮人本身就是亡命之徒,敢刺杀皇子公主,企图挑拨三大王朝的关系,说实话这就不是寻常人能够做到的。

    所以自断心脉很正常。

    至于这个活口,顾宁涯看了过去,是一位准武王,此时此刻四肢被打断,而且被点了穴,根本无法动弹,连自杀的能力都没有。

    “劳烦诸位了。”

    “将此人护送至大夏京都,扣押至悬灯司内,到时候很多事情都知道了。”

    顾宁涯开口。

    还留有一个活口,这是一件好事,别看对方嘴硬,真要到了悬灯司,他有一百种办法让他张嘴。

    “大人客气。”

    几人出声,他们贵为武王,在大夏王朝自然是人上人,但对比顾宁涯,他们就显得有些不行,毕竟顾宁涯是顾家直系,身份地位上要比他们高贵一些。

    外加上顾宁涯是这次行动的指挥使,喊一声大人不过分,而随着顾宁涯如此开口,几人也不废话,直接将人带走,消失的无影无踪。

    但具体是直接回京都了,还是继续躲在暗中,谁都不知道。

    “诸位皇子公主,可以继续前行了。”

    “让诸位受惊了。”

    解决完这件事情,顾宁涯满脸笑容地看向神罗三皇子等人。

    “顾大人客气了。”

    “是啊,若无顾大人出手,我等今日可就遭殃了。”

    几人笑了笑,受惊不觉得什么,解决麻烦最好。

    “不歇息一会吗?”

    “万一前方还有敌人?”

    孔宇开口,如此说道。

    “不必担心,既然我在,就不会出任何差错。”

    顾宁涯笑了笑,不以为然。

    一瞬间孔宇沉默。

    而此时,孔宇一旁的仆人开口了。

    “前方凶险未知,还是稳妥点好,在此扎营,休息一段时间,去喊来救兵,免得遭遇不测。”

    这是孔家的仆人。

    他立刻出声,觉得前方还有问题,不想以身试险。

    “我说了。”

    “有我在,不会有任何差错。”

    顾宁涯声音有些冷淡,他不想说第二遍。

    “既然顾大人这样说,那我打道回府吧,本世子不想冒险,真要伤着了,顾大人承受不起。”

    “再者,我孔家正在修缮楼宇,我也要回去监工一二,贺圣人祖先之寿。”

    “走。”

    孔宇也不啰嗦,直接要打道回府。

    “来人。”

    “抽出一百精锐,护送孔世子回家。”

    “严格把控一切,不得有任何生人接触,免得孔世子出了事,还要怪罪我大夏。”

    顾宁涯也不惯着。

    你要回去就回去,不过还是得派一百精锐监视。

    听到这话,孔宇微微皱眉。

    想了想也没有说什么,让马夫转身离开。

    “诸位,有缘下次再会。”

    孔宇走了,与大金十二皇子等人说了一声,便直接离去。

    待孔宇离开。

    其余人眼神也略显古怪,只是都没有说什么,回到玉辇内,继续前行。

    如此。

    车队前行,顾宁涯也长长吐了口气。

    “还好我够聪明,让锦年看了看信,不然今天真发生什么大事,大夏就完了。”

    顾宁涯心中感慨一声。

    对方连武王都派出来了,这还真是出乎意料。

    毕竟这些使臣也不算什么大人物,神罗三皇子,扶桑十公主,还有大金十二皇子,这三个人算不了什么,即便是真死了,三大王朝陷入僵局罢了。

    派一千铁骑,一位准武王护送,已经是仁至义尽。

    按理说不会有人搞事。

    看来建德余孽真的要冒出头了,十二年的蛰伏,要真正开始清算。

    而对比这次护送的危机。

    这一日。

    大夏京都,则陷入了无比的沉默。

    公主出嫁。

    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谁都不能改变,而今日匈奴国的迎亲队伍也正式抵达大夏京都了。

    礼部早已经派人去迎接,敲锣打鼓,张灯结彩,更是动用了三千天羽军护送。

    街道上。

    将士们维护秩序,站在两旁,百姓们凑过来围观,毕竟他们也想看看匈奴人长什么样子,外加上迎娶公主的皇子长相如何。

    咔咔咔。

    京都主城门缓缓打开,这扇门一般都是关闭的,唯独大军出征,或者是皇帝出行时才会开启。

    如今匈奴国前来和亲,自然打开国门,迎接对方,毕竟匈奴国也并非是小国,外加上送来这么多银两,不给面子不行。

    礼部不少人聚集在外。

    随着大门打开,一支队伍出现在众人眼中。

    他们穿着打扮很怪异,披着铁甲,腰上挂着圆刀,胯下的战马,十分雄壮,比大夏的战马要勇猛一些。

    匈奴人长相也很古怪,基本上都是高额头,头发少,还有耳钉饰品,尤其是为首的一批人。

    他们没有穿铁甲,但穿的是兽皮甲,人高马壮,一个个至少有六尺到七尺左右的身高,甚至还有八尺九尺。

    看起来就很离谱。

    他们面上没有带杀气,可这般的冷峻,给人一种莫名的不悦。

    这帮人目光扫过,如同在巡视一般,仿佛来的不是迎亲队伍,而是踏入大夏国土的匈奴将领一般。

    不少百姓皱眉,一些读书人更是攥紧拳头,很不爽,的确很不爽。

    也就在此时,匈奴队伍当中,一名中年男子,头发秃顶,穿着绸缎长衣,从战马下来,满脸笑容。

    “匈奴宰相,木哈尔,见过礼部尚书杨大人。”

    这是匈奴宰相,他满是笑容,来到礼部尚书杨开面前,深深一拜,显得无比客气。

    同时,为首的七八人全部下马,尤其是身高接近九尺的男子,长相怪异,满脸横肉,给人一种凶神恶煞的感觉。

    他从马上下来,快步来到杨开面前,右手放在左肩上,无比恭敬道。

    “齐齐木,见过尚书大人。”

    齐齐木。

    便是匈奴国大皇子,刚才也就是他,巡视着众人,只不过随着匈奴宰相的变化,他也显得有些客气,但眼神当中的倨傲与自得,无法遮掩。

    他是匈奴国大皇子,未来的匈奴王,有些傲气倒也正常。

    “木大人有礼。”

    “大皇子有礼。”

    见到两人,杨开也显得十分客气,施儒道之礼,表达客气。

    至于其他一些人,更是直接作礼,尤其是人群当中,一个少年更是满脸喜悦。

    “张赟。”

    此时,杨开出声,他喊了一声。

    当下张赟从后面快步走了过来,一脸恭敬地看向杨开。

    “学生在。”

    张赟开口。

    “张赟,你好好陪伴在大皇子身边,大皇子不辞万里,前来大夏求亲,可能有些事情不太懂,这几天在京都内,好好招待。”

    “这是老夫的尚书令,若有任何问题,可自行解决。”

    杨开出声,匈奴大皇子二十岁出头,张赟也十八岁了,两人的年龄差不多,倒也能相处的来,也免得这段时间发生什么不友好的事情。

    “请大人放心,学生必然照顾好大皇子殿下。”

    接过尚书令,张赟更是满脸喜悦,匈奴国前来和亲,自己过来帮忙,若是能将这个大皇子伺候好来,也算是立功,以后自己入了仕途,这便是功绩。

    “大皇子殿下。”

    “此人乃是老夫学生之子,做事谨慎,这些日子大皇子若是要出行,可以让他陪同,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也可以询问他一二。”

    “若是大皇子觉得不妥,老夫也可再换一人。”

    杨开出声,这般说道。

    “好。”

    “多谢杨大人。”

    大皇子齐齐木点了点头,同时看了一眼张赟,面色稍稍温和的点了点头,而张赟瞬间受宠若惊,满是笑容道。

    “这几日若是大皇子有任何需求,找张某即可,张某必然安置妥当。”

    张赟像是邀功一般说话。

    而大皇子则笑了笑,但也没有说什么。

    “启程。”

    当下,礼部尚书杨开的声音响起,一瞬间锣鼓之声响彻京都大街,还有一些舞狮烟火表演。

    由礼部安排人,将一些点心四散给孩童,希望营造热闹景象。

    孩童们接过这些点心,自然笑颜逐开,可他们的父母看到后,直接抢过点心,丢在一旁。

    “这东西别吃。”

    “回家娘给你买别的。”

    大夏子民还是刚,一点面子都不给礼部,什么国礼不国礼。

    这帮匈奴人入场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目光不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们打下了大夏京都,是过来占领的。

    如此的表现,让大夏子民极其不悦。

    而大队伍已经朝着里面走去,京都门外,一千随从也逐渐走进来,还有一千精锐则在京门外扎营休息,不过刀兵都被缴收了,由大夏军队看守着。

    队伍内。

    齐齐木望着两旁百姓的目光,面色平静,可内心却充满着厌恶。

    木哈尔则是一脸笑呵呵的,跟礼部官员有说有笑,显得还行。

    至于随从过来的匈奴人,则目光扫视,甚至还故意朝着孩童瞪眼,引的一些孩童失声大哭。

    带着轻佻和不屑,拽的不行。

    礼部官员不是看不见,而是看见了也不想管,对他们来说,赶紧和亲,把公主接走,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

    “杨尚书,请问何时可以迎娶公主离开?”

    走在最前面的木哈尔开口,一番闲谈过后,便提到了关键的事情。

    “哦,已经挑好了良辰吉日,十一月二十九,刚好可以出嫁。”

    “今日先去见一见陛下,明日酉时我礼部已经在皇宫庆殿举行盛宴邀请诸位。”

    “第三日清点一下公主彩礼,确定无疑,你我双方交换和亲公文,二十九日便可出嫁。”

    杨开如此说道,礼部办事效率也快,正常来说即便是和亲,至少来来回回一个月的时间要有。

    可在匈奴国和大夏礼部的加速之下,十天内搞定。

    “好。”

    “这一切就劳烦杨尚书了。”

    “不过有件事情还是希望杨尚书能多多包涵一下。”

    木哈尔开口,提起一件事情。

    “请说。”

    杨开好奇询问。

    “我等都是匈奴人,大部分都习惯了草原生活,行事风格也特别直来直往。”

    “虽王上已经下了死令,不得惹是生非,可木哈尔还是担心这些随从还有皇子贵族们,会做一些出格的事情。”

    “如若当真做了一些略微出格之事,还请尚书多多包涵,不过倘若惹出大祸,也定然不饶,只是一些小事方面,发生冲突,就得多多包涵了。”

    木哈尔开口,提前说好可能发生的事情。

    此话一说,杨开微微皱眉。

    他没有立刻答应,而是想了想。

    “倘若不太过分的话,老夫会亲自出面,不过还是希望不要有这种事情发生。”

    “仅仅四天的时间,想来也闹不出什么事情。”

    杨开出声,他如此说道。

    “定然,请杨尚书放心。”

    木哈尔点了点头,他这番话是真心话,毕竟人这么多,总会出点什么是非,他也不希望闹出什么事情,最好赶紧过来,赶紧离开。

    “对了。”

    突兀间,杨开出声。

    “不管如何,有一个人不要去招惹。”

    杨开忽然想到了什么,特意叮嘱。

    “谁?”

    木哈尔有些好奇。

    甚至一旁走路的大皇子,也有些好奇。

    “顾锦年。”

    杨开压着声音,如此说道。

    “顾锦年?”

    木哈尔皱了皱眉,随后点了点头道:“明白了,多谢尚书提醒。”

    他知道顾锦年。

    儒道大才,而且还是大夏第一权贵。

    “是削我匈奴国运的顾锦年吗?”

    大皇子出声。

    淡然开口。

    此言一出,礼部上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就连木哈尔也有些沉默。

    这话不好回啊。

    众人无言,大皇子也没有说什么,但心头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顾锦年削匈奴国运。

    而且现在还提醒自己不要招惹他。

    人就是这样的,你越让我不这样,我就越要这样。

    当然,匈奴大皇子不蠢,直接挑衅顾锦年肯定不好,毕竟对方身份也不差。

    但他有办法找顾锦年麻烦。

    四天的时间,顾锦年也拿自己没有办法。

    “总而言之,不要招惹他。”

    “招惹他的话,谁都保不住,老夫也不好出面。”

    杨开也没啰嗦什么,反正就提醒他们,千万别作死,顾锦年在他们眼中已经成为了大夏第一喷子。

    反正就这一段时间,招惹顾锦年的人,有几个好下场?

    和亲的事情,是朝廷的意思,顾锦年也不可能会插手,这算是一件好事。

    所以他也不希望这帮人自找没趣。

    要是非要找顾锦年麻烦,那是他们活该,自己找死,怪不得谁。

    “明白明白。”

    “大皇子,您听明白了吗?”

    木哈尔笑着开口,牢牢记住,同时特意提醒大皇子一句。

    他知道大皇子的脾气,所以还是要提醒一句,免得真去找顾锦年麻烦。

    “敌不犯我,我不犯敌。”

    大皇子开口,简简单单一句话说清楚。

    但这意思一瞬间让礼部众人皱眉,明显带着有挑衅的味道啊。

    不过有一个人很开心,那就是张赟。

    他这段时间一直在家中,愣是没有去大夏书院,只因顾锦年为民伸冤之后,得到了大夏书院所有学子的敬佩,一时之间把自己搞的很尴尬。

    尤其是三千学子找顾锦年麻烦的时候,有他的影子,为了自保,只能躲在家中。

    现在事情也差不多结束了,所以这才出来蹦跶。

    如此,众人一路前行,走了数千米后,便坐上了玉辇,朝着大夏皇宫驶去。

    面见大夏皇帝。

    一个时辰后。

    大夏书院内。

    顾锦年正在观看王富贵寄来的信封,暂时没有什么线索,几人还在调查当中。

    也就在此时。

    几道身影走来。

    是李基,杨寒柔瑶池仙子,还有苏怀玉四人的身影。

    四人出现,李基人还没到声音就先到了。

    “这群匈奴狗东西,明明是过来求亲的,怎么搞的好像是占领了我大夏国土一般?”

    “一个个嚣张跋扈的,拽他娘的腿。”

    李基这人虽然有点虎头虎脑,但毕竟是太子,家教还不错,一般不可能骂脏话。

    这一走进来,就脏话连篇,看来是气的很难受。

    “沉住气,越无能的人,越嚣张。”

    顾锦年将信封放在一旁,望着李基如此说道。

    你可是太孙啊,怎么一点事情就气的不行?

    “锦年叔,不是我沉不住气,是这事太气人了。”

    “你是没看到,这帮匈奴狗东西,进了京都后,一个个眼神高高在上,看莪大夏子民就好像看蝼蚁一般。”

    “真打起来,我大夏怕他们什么?”

    “装他娘。”

    李基很不爽,进房之后,一屁股落坐下来,直接倒了杯茶。

    “那要不你回宫一趟,让你爷爷别答应和亲?”

    顾锦年出声。

    “那我做不到,我爹说了,这事没办法,谁都阻止不了。”

    “不过,锦年叔,以你的能力,说实话阻止和亲应该问题不大吧?”

    李基摇了摇头,他没那个资格,只不过觉得顾锦年应该有本事。

    “怎么阻止?礼部的事情,满朝文臣都答应,出嫁的公主又没有从武将里面选,武官也没什么好说的。”

    “真阻止了,打仗起来了,赢了还好,输了算谁的?”

    顾锦年有些无奈,这家伙太儿戏了,完全没有一点政治觉悟,这要当了皇帝,肯定要出事的。

    实际上,顾锦年也不想和亲啊,但这是国家大事,自己要功名没功名,要资格没资格。

    有什么好说的?总不可能说,我不同意这门亲事?

    为什么不同意?

    因为我就觉得不爽,反正我不管,让大夏将士去干架,我们怕他们吗?

    然后一场仗打完,死了十万人,不管输赢,这十万人谁来负责?

    “锦年哥哥。”

    “倘若你真的有办法,能不能帮帮忙,阻止这场和亲啊。”

    “王婉月是妹妹的好友,她这几天茶不思饭不吃,得知要出嫁,差点就自尽了。”

    此时此刻,杨寒柔开口,她主动出声,希望顾锦年能帮帮忙,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礼部都定下来了,你爹亲自定下来的。”

    “即便我出面,闹一场,最多也就是换个公主,而且还不一定能成功。”

    “倘若当真换了个公主,一样还是有人要出嫁。”

    顾锦年也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自己固然现在有些话语权,可问题是政治这种东西,也轮不到自己插手啊。

    利益。

    利益。

    还是利益。

    朝廷上下都答应,自己拿不出逻辑出来,怎么去反驳?

    “唉。”

    “我听我娘说,出嫁的公主,下场都很惨,以前还不是大夏的时候,晋国出嫁了几位公主给匈奴人。”

    “虽然保了十年平安,可听说这些出嫁的公主,一个个非死即伤,在那边受到非人的虐待。”

    “有个公主刚出嫁过去,就求着要回来,听说匈奴人没有任何礼仪道德,乱七八糟。”

    “还有的公主,更是被囚禁,锁上铁链,被匈奴人各种羞辱,毕竟距离太远,没人去关心一个出嫁的公主过得如何。”

    “越说越难受,心里堵得慌。”

    “我要是当了皇帝,我绝对不会和亲,和他娘的亲。”

    李基攥紧拳头,他越说越气,之前听他娘说,也是内心大为震撼。

    众人也沉默。

    顾锦年心情是最复杂的,毕竟身为穿越者,顾锦年的三观里面,对和亲极其排斥。

    可没办法。

    历史车轮滚压而来,自己有啥办法?

    去闹?去叫?

    得罪人不说,徒增一缕笑话。

    大家很沉默。

    想来整个大夏百姓估计都不太开心。

    “锦年叔,明日礼部在宫内设宴,你去吗?”

    过了一会,李基看大家情绪如此压抑,不由出声询问顾锦年一声,换个话题。

    “不清楚,看情况吧。”

    “应该不会去。”

    顾锦年对宴会这东西不感兴趣,去不去看情况再说。

    “行,你不去的话,那我也不去。”

    “免得去了以后,看他们不爽,忍不住骂几句,回头又挨揍。”

    顾锦年说不去,那他也不去了。

    “我也不想去,不过我爷爷一定要让我去。”

    “唉,我们女子没地位啊。”

    杨寒柔叹了口气,她不想去,可没办法,毕竟她是礼部尚书的孙女,必须要去。

    她出声,眼神当中有些无奈。

    一来是自己好友的事情,二来是一种无奈感。

    可顾锦年听到这话后,不知道为什么,他脑海当中忽然萌生了一个想法。

    一个惊天想法。

    可以抵抗天下读书人的想法。

    目前来说,自己最大的敌人是谁?

    暗地里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管他谁是谁。

    可明面上最大的敌人就是孔家。

    孔家最大的能力是什么?

    舆论。

    最恐怖的舆论。

    这帮读书人的嘴巴,是天地之间最锋利的刀子。

    可还有一股势力,极其恐怖。

    女人。

    是的,就是女人。

    能左右舆论这东西,可不仅仅是读书人,更主要的还是女人。

    一时之间,这个念头一出,顾锦年不由陷入了沉思。

    这要是搞好了。

    以后不但不怕孔家人,甚至孔家人要怕自己啊。

    弯道超车?

    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

    嘶。

    顾锦年越想越觉得可行,越想越觉得能做。

    古代封建社会之下,女子无地位,但这是儒道世界,是超凡的世界。

    自己若有儒道成就,完完全全可以推翻这个封建思想。

    不是说让女子掌权,而是让女子有自我的意识,反抗一些不公之事。

    这事要做好了。

    直接立德立功立言,成圣都不在话下。

    不过,这事需要慢慢去想,一步一步的去思量好来,绝对不能乱来,要谨慎有序。

    否则搞不好,自己就完蛋了。

    但杨寒柔给了自己一个天大的启发。

    而且杨寒柔也适合成为这样一个角色。

    京都贵族,尚书孙女,花容月色,而且还会伪装,心思缜密,妥妥的女子领袖人物啊。

    不过自己必须要观察仔细,毕竟杨寒柔与自己只能说是个朋友,还不算特别核心的存在。

    必须要掌控她,才能实行计划,不然培养出一个这样的人物,一但反水,自己都得完蛋。

    这个计划保存。

    先不动。

    “锦年哥哥,你一直看着妹妹作甚?”

    房内。

    顾锦年的目光一直落在杨寒柔身上,导致后者有些心慌,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没什么。”

    “突然觉得寒柔妹妹漂亮了不少。”

    顾锦年微微笑道。

    当下,后者不由羞涩一笑,而一旁的瑶池仙子,却目光闪过一丝异样。

    似乎是有些吃味。

    “行了。”

    “时辰不早了,我要继续读书。”

    “李基,明日宴会你还是去吧,不然你太子爷又要说你。”

    “诸位回吧。”

    顾锦年开口,也没啰嗦什么,下了个逐客令。

    待众人离开后。

    顾锦年没有去关注这些是非了,脑海当中也不由沉思着和亲之事。

    和亲这个点。

    必须要确定对方意图是什么?

    如果是为了两国贸易,那没话说。

    想阻止都阻止不了。

    可若是其他情况,譬如说涉及到国运,那就坚决不可能。

    只是自己没有证据。

    妄加猜测,拿不出证据,自然没用。

    “明日宴会。”

    顾锦年琢磨着这件事情。

    他在考虑,明日去还是不去。

    如此。

    一直到傍晚。

    皇宫侧殿。

    匈奴大皇子正在设宴,一些匈奴贵族端着酒水,大碗大碗的喝。

    张赟坐在大皇子身旁,不断敬酒,而且一直美言,夸赞大皇子威武。

    “张赟兄。”

    “你们大夏的女人,长得可真水灵啊,能不能给我们也折腾几个过来?”

    “我们给银子。”

    有人开口,喝着酒,哈哈笑道。

    此言一出,张赟笑了笑。

    “这京都内有教司坊,若是诸位愿意,可以去教司坊坐坐。”

    他如此说道,介绍教司坊给众人。

    “教司坊?这可是好地方啊。”

    “是啊,是啊,我们一直听闻大夏教司坊,有不少美女,若可以的话,还望张兄带路。”

    听到这话,众人纷纷开口,如此说道。

    只是大皇子的声音却响起了。

    “明日便是宴会之日。”

    “都不准去。”

    “等宴会结束后,再去教司坊。”

    他出声,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众人顿时失了兴致,但大皇子的话,他们还是听,不敢造次。

    “其实也无妨,我去联系联系,让教司坊派些人过来,给诸位助助兴,也不是不行。”

    张赟开口,他很热情。

    “先不用,明日过了再说。”

    大皇子拒绝了,毕竟上头有交代,不然的话,他也想去见识见识。

    “对了,张兄,问你个事,这顾锦年究竟有什么本事,怎么堂堂礼部尚书都对他如避蛇蝎啊?”

    大皇子开口,十分好奇道。

    “哼,大皇子,倒不是我贬低他顾锦年。”

    “他不过是仗着国公孙儿,嚣张跋扈罢了。”

    “真要说,他若是出现在大皇子您面前,您一只手就可以把他拎起来。”

    “至于文采方面,的确有一些,可也仅仅只是有些罢了。”

    张赟明显是酸溜溜的话。

    众人也不蠢,听得出来。

    文采一般般,削匈奴国运?这不可笑?

    只不过,明白归明白,但随着张赟这样一说,众人还是会稍稍轻视一二。

    “不过大皇子您放心,他不敢招惹您的。”

    张赟补充了一句。

    而大皇子却呵呵一笑。

    “我也不会去招惹他,本皇子今日过来,是和亲,并非是找麻烦。”

    “不过,若是这顾锦年找本皇子麻烦,那本皇子也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大皇子出声。

    还是那句话,你不犯我,我不犯你。

    “大皇子心胸果然宽阔,张某敬您一杯。”

    张赟笑着开口,继续恭维着。

    如此,酒宴持续到深夜。

    而后才散。

    翌日。

    皇宫内已经开始忙活起来了。

    匈奴大皇子远道而来,自然要准备隆重一些。

    从丑时便开始忙活。

    一直到午时,这才忙完了。

    盛宴已经设好,文武百官也纷纷入场。

    庆殿内,大红灯笼高高挂着,歌姬一批批轮番跳动。

    美酒佳肴更是数不胜数。

    自未时开始,每隔半个时辰,烟火四起。

    也算是热闹无比。

    “匈奴大皇子驾到。”

    “匈奴宰相木哈尔驾到。”

    “平阳侯驾到。”

    一道道声音响起。

    有太监侍女开始安排座位,内场和外场,内场都是真正的权贵,而外场则是百官外加上一些书院儒臣,以及匈奴国的随从。

    内场右边,坐着木哈尔以及齐齐木等人,全是匈奴国的人。

    坐边首位是宰相李善,而后便是六部尚书等人,侍郎级都坐在后面点。

    太子则坐在皇帝左边,靠的比较近,李基也在,虎头虎脑的。

    永盛大帝还未出现。

    但场面已经热闹起来了。

    武将来的人不多,毕竟跟匈奴国有很大的仇,少来点最好,这场盛宴邀请了镇国公,但礼部上下是希望镇国公别来的。

    好在的是,镇国公也厌烦这些匈奴人,所以并没有赴约而来。

    宴会还未开始,歌姬舞姿动人,这些匈奴人一个个死盯着歌姬,说着一些匈奴语,很明显不会是什么好话。

    一直到了申时。

    杨寒柔也来了,跟着大夏书院的学子,人数不多,就四五个,毕竟他们父辈都是大官,这样的盛会也受到邀请。

    然而,随着杨寒柔的到来。

    当下,匈奴人一个个眼睛都看直了。

    毕竟杨寒柔长相出众,站在那里,的确吸引无数目光。

    “爷爷。”

    杨寒柔走进内场,看到自己爷爷后,不由出声,甜甜一笑。

    这一笑,更是让这些匈奴人看痴了。

    “坐后面去。”

    看见自己孙女前来,杨开指着后面一些位置,让他们落座。

    可就在此时。

    一道身影站起来了,是匈奴国的人。

    一名匈奴王爷的长子。

    “杨尚书,这是您的孙女吗?”

    他开口,目光直勾勾地看着杨寒柔,同时询问杨开。

    “怎么?”

    听到这话,杨开面无表情。

    “未曾想到您孙女如此美貌,使我一见难忘颜,杨尚书,可否让她坐在一旁,我想与您孙女浅谈,还望杨尚书答应,君子有成人之美。”

    后者开口,而且十分大胆直接。

    要与杨寒柔一同落座。

    想要亲近一二。

    此言一出,杨开不由皱眉,自己的宝贝孙女,跟匈奴人坐一起?

    丢人不丢人?

    而杨寒柔更是眼中闪过惧色,她是真怕,毕竟后者高大凶狠,长得也十分丑陋,她有些害怕。

    “大夏礼制,右为来宾,不可逾越。”

    杨开淡淡开口,直接否决了。

    “尚书大人,只是坐一坐,交谈两国友谊,并非有什么其他想法,再者盛会之下,我这位兄弟又不会乱来。”

    “尚书大人这般拒绝,未免对我等有些歧视吧?”

    有人出声,也是一位匈奴贵族。

    认为杨开歧视他们。

    这话一说,杨开脸色微变。

    一时之间,有些左右为难起来了。

    刹那间,不少目光看了过来。

    大夏官员皆然皱眉,觉得这帮人真是一点家教都没有。

    李基更是敢怒不敢言,来盛会之前自己老爹也交代了,绝对不能乱说话,出了事保不住自己。

    所以他不能说什么。

    只是,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

    “寒柔妹妹。”

    “过来。”

    声音响起。

    瞬间吸引无数人目光。

    是顾锦年的声音。

    盛会上。

    顾锦年还是来了。

    他穿着一袭儒袍,缓缓走进内场,神色平静,朝着杨寒柔喊了一句。

    听到顾锦年所言。

    杨寒柔立刻动身,朝着顾锦年走去,谁的话都不听。

    同时内心还是十分喜悦。

    关键时刻,顾锦年来了,当真是救命稻草啊。

    而杨开也心中松了口气。

    可还不等他彻底吐出这口气,顾锦年下一句话,让场面瞬间冷起来了。

    “离这群蛮人远点。”

    “免得脏了身子。”

    声音响起。

    一时之间,场面僵住。

    -----

    -----

    -----

    -----

    第一,不和亲,别带节奏。

    第二,后面还有一更,四点到五点更新出来!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3222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322204.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