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九十六章:历史长河,古今一切帝显照,化龙魂护山河,国运昌盛!

正文卷 第九十六章:历史长河,古今一切帝显照,化龙魂护山河,国运昌盛!

新书推荐: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杀手傻子至尊凡人之长生仙道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人间有你暖如春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游离半生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招仙令我可是正派剑仙

    大夏京都。

    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基本上到此为止了。

    可没想到的是,在最后一刻,齐齐木还是忍不住找顾锦年麻烦。

    虽然齐齐木没有说什么狠话。

    可眼中的挑衅,不言而喻。

    他恨透了顾锦年。

    恨死了顾锦年。

    恨不得将顾锦年挫骨扬灰,吃其肉饮其血,这就是齐齐木的想法。

    只是,他做不到,也不能这样做。

    这里是大夏王朝,不是他的匈奴国。

    他只能看着顾锦年嚣张。

    可就在这最后一刻,顾锦年又说了九个字。

    又整出幺蛾子来了。

    “犯我大夏者。”

    “虽远必诛。”

    简简单单九个字,却将顾锦年精气神全部道出,这一刻他没有任何顾忌。

    齐齐木和木哈尔离开,两国之间必然会开战,永盛大帝更是直接将匈奴人留下来了,其目的不就是想要研究匈奴人?

    研究他们的战术,研究他们的体魄,等研究透了,再让匈奴拿一笔银子赎人,或者是未来开战,大夏有将士被俘,可以互相换人质。

    不管如何,这位帝王已经做出了选择。

    自然而然,顾锦年也毫不客气,道出大夏王朝的意志。

    此言一出。

    满堂震惊。

    百姓震撼,不由赞叹一声,不愧是镇国公教出来的孙儿,当真是血性十足。

    这些将士们,听到这话后,更是一个个激动不已,他们望着顾锦年,这一刻顾锦年赢得了他们的尊重。

    赢得了这些将士们的尊重。

    至于文武百官们,在这一刻是彻底沉默了。

    镇国公生了个好孙儿。

    是真的生了个好孙儿啊,这一刻他们内心是羡慕,发自内心的羡慕。

    羡慕镇国公,为什么能生出这样一个好孙儿?

    而木哈尔却拉住了齐齐木,他以武道真气传音,望着齐齐木,几乎是用低吼的声音训斥。

    “闭嘴。”

    “不要在挑衅他了。”

    “你当真想死吗?”

    木哈尔气的快要吐血了。

    这个大皇子当真是蠢的不行,就不能闭嘴吗?老老实实的闭嘴吗?

    就非要嘴贱这一下?

    很快乐吗?

    你有病吗你?

    九字落下。

    霸气无双。

    木哈尔还没来得及继续开口。

    只听,一道惊呼之声响起。

    “你们看,这是大乾帝王。”

    惊呼声响起。

    人们齐齐将目光看向天穹。

    大夏京都上空,一道身影出现,身穿黑龙袍,是一个中年男子,相貌英武,这是大乾帝王。

    曾经差点一统中原的存在。

    那个时候,扶罗王朝是大乾王朝的附属国,那个时候大金王朝还不过是一群蛮夷居住之地。

    只可惜的是,大乾帝王早逝,后代又无能,发生了巨大的动乱,得罪了世家门阀,结果不可一世的大乾王朝,分崩离析,扶罗王朝乘此机会崛起,捞了不少好处。

    可对于中原百姓来说,大乾帝王,这个人象征太大了,被誉为千古一帝。

    正是因为如此,后代儒者皆认为皇帝就应当如此,而且所有皇帝也梦想着能成为大乾帝王,亦或者是说,超越大乾王朝。

    开疆扩土,百姓富饶,万万人之上,无一人之下。

    可以说,大乾帝王已经成为了一个象征,大乾王朝也是东荒无数君王一直想要追求的目标。

    如今。

    天穹之上。

    大乾王朝的真灵显世,这如何不引来震撼?

    “黑龙袍,这是大乾帝王啊。”

    “怎么可能,这么多年前的帝王,都感应到了吗?”

    “顾锦年到底有什么神力,先将大夏太祖复苏,再将大乾帝王复苏?”

    “犯我大夏者,虽远必诛,此番言论,引来这片土地的君王复苏了。”

    人们好奇,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突兀之间,有人出声,道出了可能性。

    下一刻。

    这天穹之上,浮现一道又一道身影。

    每一位身影,都身穿龙袍。

    他们耸立在天穹之上。

    这些人,都是这片土地的君王,曾经他们在这里掌握皇权,为这天下,开创盛世。

    每一位都是可歌可泣的帝王,每一位也都是人中之龙。

    一道。

    十道。

    百道。

    千道。

    历史长河似乎出现,一位位君王出现,当顾锦年这句话说出后,他们浮现身影,目光当中,睥睨一切。

    古今一切帝显照。

    这太过于震撼了。

    木哈尔,齐齐木,这些匈奴贵族看到这一幕,几乎是肝胆欲裂啊,他们惶恐,这种血脉的压制,让他们恐慌不已,浑身汗毛竖起。

    中原帝王全部显照,这般的情景,他们何时看过?

    所有帝王的目光,都充满着高傲,充满着高高在上,这一刻他们彷佛感觉,这些帝王在俯瞰着自己。

    就如同天上的真龙,俯瞰地下的蝼蚁一般。

    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在心中滋生,是自卑,是恐惧,更是一种绝望。

    而随着这些帝王的出现。

    大夏京都也彻底陷入了死寂。

    古今往来,这片土地的帝王,以另一种方式归来。

    他们注视着匈奴人,眼神当中是睥睨,也是漠视,是高高在上,更是一种倨傲。

    从古至今,他们内斗再严重,也轮不到外族人入侵,也轮不到外族人在这里指手画脚,更何况跑过来踩一脚?

    配吗?

    尔等配吗?

    大乾帝王的目光,落在了顾锦年身上。

    他只是一道印记。

    天地之间的印记。

    可在这一刻,他却看向顾锦年,彷佛真正复活一般。

    更是引来一片惊呼。

    甚至就连顾锦年有些咂舌,他感受到对方的注视,彷佛对方真的复活一般。

    但顾锦年没有说什么,而是朝着这位大乾帝王作礼一拜。

    后者的目光逐渐收回。

    紧接着,那眼中的睥睨,纵横四海,他身后所有的君王,也显得神采飞扬,霸气无双。

    “犯我中原者,虽远必诛。”

    这一刻,大乾帝王传来声音,时隔无数年,他们的声音,再一次响彻此地。

    这一刻,所有君王齐齐怒吼。

    这一刻,天地变色。

    黑云弥漫整个天穹,电闪雷鸣,视觉上极其恐怖,同样也震撼人心。

    在如此恐怖的光景之下。

    大乾帝王化作一条五爪金龙,没入了这片土地当中,没入了大夏国都当中。

    而大夏皇宫之上,一条金龙盘现而出,金龙百丈,盘旋在皇宫上空。

    这是大夏国运。

    在这一刻,有九枚龙珠环绕,这九枚龙珠代表着大夏九道天命气运。

    可随着大乾帝王化作金龙,涌入大夏京都后,大夏国运得到了提升,虽然不是巨大提升,但实实在在以肉眼可见,百丈金龙再一次蜕变了。

    刹那间。

    一位位君王化作金色真龙,没入大夏国都,他们虽然已经死去,可他们的魂魄,还留在这片土地,守护着中原百姓。

    这一幕,使得无数百姓落泪。

    虽然他们未曾见过这些君王,但他们知道,自己体内流淌的血脉,是中原血脉。

    无非是王朝更替,岁岁年年人不同罢了。

    一道道金色龙影没入国都当中。

    金色国运蜕变可怕。

    到最后大夏国运金龙,彻底暴涨至五百丈,在天穹之上,闪烁光芒,映照京都一切。

    “吼。”

    龙吟之声响起,震耳发聩,令大夏百姓更加兴奋与激昂。

    可这道龙吟之声,在匈奴人耳中,却充满着恐惧与害怕。

    谁能想到,最后一刻还会发生这种事情?

    永盛大帝望着这一幕,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内心喜悦,发自内心的喜悦啊。

    自己登基之后,得到了无数谩骂,世人都说自己是篡位而来的。

    可自己要告诉天下人,自己虽是篡位而来,但自己更适合这个皇位,是自己父亲选错了人。

    所以他不断努力,励精图治,有朝臣辱骂自己,自己没有说什么,有人抨击自己,自己只能去改。

    这些愤怒,自己只能独自一人咽下来,因为他要做一个好皇帝,做一个让世人满意的皇帝。

    而想要成为这样的皇帝,就必须要有功绩,让天下人看到。

    而现在,这个大大的功绩出现了。

    古今往来所有帝王都认可了大夏,虽然大夏不是自己开创出来的,可现在是自己当朝啊。

    这不就是间接性认可了自己的管理?

    好好经营一番,这就是美名啊。

    自己这个外甥,当真是好的不行。

    当真是好的不行啊。

    永盛大帝这一刻是无比喜悦,同时他又有些感慨,为什么顾锦年不是自己的孙子?

    这要是自己的孙子,直接扶持他当皇帝,想都不想,排除一切隐患。

    而此时。

    一些声音也逐渐响起。

    “君王化龙魂,佑我大夏昌盛啊。”

    “自古以来,国运代表着王朝盛衰,国运强大,则王朝盛世来临,若国运弱小,则王朝衰败在即。”

    “古今往来一切帝王因世子这九字感应而出,犯我大夏者,虽远必诛,这是我中原人的傲骨,也是我中原人的血性,故而这些帝王出世,认可大夏啊。”

    有人议论着,道出原因,说明这种情况。

    告知百姓,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片土地,有太多的故事,我等的血脉,从未更变过,这些帝王,一直在注视我等,今日他们听到了世子之声,他们认可世子之言,用最后的余光,来守护我大夏王朝。”

    “守护我中原百姓。”

    “世子殿下已完成儒道三不朽立功也,可称半圣。”

    这一刻,苏文景的声音响起,他很高调,也很直接,认为顾锦年已经完成儒道三不朽之一的立功。

    他唤醒的不仅仅是帝王之心,更唤醒了大国之心,唤醒了百姓心中的热血。

    这一日之后,大夏王朝必然全民激昂,士气无双,踏平匈奴国不在话下。

    无非是需要时间罢了。

    这样的功绩,足以称得上是立功。

    圣人三不朽。

    顾锦年还未及冠,就已经完成,这是泼天的功劳,称呼一句顾半圣,绝对没有任何抹黑之意。

    当然这只是美称。

    无数人惊愕,苏文景给予的评价太高了,但不可否认的是,顾锦年配得上。

    文武百官,静静望着龙魂,他们极其清楚,国运提升有多难,又有多夸张。

    顾锦年之前写了那么多千古诗词,也提升了一小部分的国运,可这一小部分的国运,压根就不多。

    但现在不一样了,金龙有五百丈,是之前的五倍,虽然国运不是根据龙魂体积来计算,可大夏国运至少增强了一倍有余。

    这是什么概念?

    即便是收复十二城,也不会增加这么多国运,除非踏平匈奴国,不然的话,绝对不可能增加这么多国运。

    换句话来说,顾锦年今日所作所为,间接性让大夏王朝踏平匈奴国。

    这样的功劳还不够大吗?

    倘若现在有人,说不废一兵一卒,便将匈奴国拿下,别说什么侯爵了,直接给你当王,异姓王,公爵都配不上。

    虽然国运增长和开疆扩土有本质上的区别,可顾锦年所做的事情,完完全全算得上是立功。

    三不朽之一,的确完成。

    只不过,还需要上苍认可罢了。

    人们震撼。

    而木哈尔是真不想说一句话了,都说了别闹了别闹了,就是不听。

    现在好了。

    这趟和亲,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先是自己国家第二次被削国运,然后和亲还和亲不了,顾锦年为大夏立国言,引来古今往来君王现身,身化龙魂,护中原百姓。

    如此一来的话,大夏王朝这一波简直是赚麻了。

    如此恐怖的国运,未来大夏王朝,必是风调雨顺,即便是有天灾人祸,也绝对不会闹的特别大。

    而且这国运涉及的东西太多太多了,会影响到每个地方,粮食丰收,瑞雪丰年,人才地灵,所有地方都会被影响到。

    甚至如果大夏王朝与匈奴国开战,以大夏王朝的国运,很有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

    大夏王朝偷袭匈奴国,雷电交加,导致匈奴人无法察觉到。

    而匈奴国去偷袭大夏王朝,也可能是雷电交加,但这个雷可能一不小心就噼到他们身上。

    还没到大夏军营,就有可能死一半人了。

    这个可能性很大很大,大夏这片土地曾经就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一个王朝崩塌,被人篡位,手握百万大军,而皇室遗孤逃离出去,就带了三千精锐。

    按理说在这种情况下,不死也别想翻盘。

    可结果就是,这个逃出去的皇室遗孤,安全逃离,并且组建一支军队,前前后后十万人都没有,去跟人家百万大军硬碰硬。

    两军开战,这本来就是一件注定的结局。

    结果天降陨石,直接将对方百万大军全部砸死,就因为这个遗孤拥有国运,气数未尽。

    从而一路连胜,完成了不可思议的翻盘,成为新帝,再一次统治这片土地千年。

    国运之说,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诞生的,各国都有研究,对国运看的极其重。

    更何况现在还有天命出现。

    这个时代,与众不同,得天命者,得国运,得国运者,所向睥睨。

    “走。”

    望着这一切,木哈尔是真正的难受。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这一次亏的太狠,他都不知道回匈奴国后,怎么去交代。

    二十人离开。

    城门也在这一刻打开,大夏王朝根本无惧他们,让他们离开,毕竟两国交战,不斩来使。

    留下这些匈奴人就够了,这些权贵不能留,否则还是会惹来麻烦。

    大夏王朝国运增强是好事,可这并不代表着,大夏王朝就拥有无敌的能力。

    国运增强,利在千秋,需要时间去发酵。

    如此。

    随着木哈尔等人离开后,一道圣旨也在这一刻宣出。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和亲之事,已然作废,然大夏国运,因临阳侯世子顾锦年所增,此为永盛第一功。”

    “故,赐顾锦年三枚王珠,由礼部着手,赐侯爵之位,拟侯称,京都选址,建侯府,待及冠之日,一同举办封侯大典。”

    “同,国运增强,此乃君民同乐,设宴京都流水席,庆祝七日。”

    “再大赦天下。”

    圣旨颁布,赏赐顾锦年三枚王珠,刚好凑齐十二枚,但这封圣旨的意思可不仅仅只是这么简单。

    十二王珠是十二王珠,凑齐十二王珠后,是由礼部来提交封侯之事,皇帝这边做最后的审批。

    可顾锦年这明显就不一样,十二王珠照样赏赐,但封侯并非是因为十二王珠的原因,而是顾锦年今日所做的一切,值得封侯。

    绝对值得。

    圣旨宣布,刹那间百姓是欢呼的,皇帝论功行赏,在百姓眼中看来,这是应该的。

    为大夏做了实事,就应该给予赏赐,封个侯爵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可对于百官来说,陛下这个旨意,有些不妥。

    顾家如今已经是树大招风了,若再给顾家封个侯,那岂不是坐实了第一权贵?

    说实话,这不是一件好事,对于顾家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对于别人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

    万千宠爱全在顾家一人身上,大家心里平衡吗?

    倘若按功劳论,的确很多人做不到顾锦年这个程度,增加大夏国运,他们做不到。

    可为大夏出生入死,为永盛大帝卖命,这功劳就真比不上吗?

    侯爵是可以世袭的。

    这种东西谁不想要?成为侯爵,就是权贵中的权贵,每一个侯爵都不是一般人,是人上人。

    谁心里不起波澜?

    而对礼部来说,现在就封个侯爵,那以后呢?必然是公爵吧?

    倘若顾锦年往后再立下一些功劳,是不是可以封王了?

    对于朝政来说,永盛大帝不怕顾家,封顾锦年为侯爵,可下一位皇帝呢?

    压得住顾家吗?

    不是说顾家就一定会造反,顾老爷子赤胆忠心,他不会造反,大家相信,也愿意相信。

    临阳侯也不会造反,毕竟深受顾老爷子的培养,而且临阳侯与皇帝关系还算不错,也忠心耿耿。

    顾锦年也不会造反,他如此为大夏王朝,更是不惜得罪各国势力,得罪朝中众臣,想造反的人,不会这样。

    可顾锦年的儿子?

    顾锦年的孙子呢?

    或者是顾家第四代,顾家第五代呢?

    他们会不会造反?

    那个时候,所有人都死了,太孙李基可能都已经死了,到了那个时候,如若一直不打压顾家,顾家的势力,会有多恐怖?

    三代从政,才可以培养出一位高官。

    国公,侯爷,足可以让顾锦年成为下一代国公,而顾锦年如此优秀,未来封王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即便顾锦年封不了王,顾家第四代或者第五代,一定有可能封王。

    那个时候,皇权与王权之间的斗争,只怕更加麻烦,更加尖锐。

    因为这种事情,纵观历史,发生的还真不少。

    祖先是功臣,忠心耿耿,架不住后代人起了谋反之心。

    这就是朝廷官员都不希望一家独大的原因,不仅仅是嫉妒,考虑的事情也比较久远。

    可现在即便是心里不舒服也没办法。

    为大夏增强国运,这种功劳封个侯爵绝对是没问题的事情,不考虑政治因素的情况下,不会有任何人反对。

    百姓也支持,皇帝也同意,百官可以跟皇帝争论,但百官绝对不敢跟百姓争论。

    虽然这些百姓在他们面前如蝼蚁一般,可他们汇聚在一起,超越一切,是国家的基石,谁敢与百姓为敌,谁就做好全家抄斩的准备。

    也就在此时。

    新的声音响起。

    “奉旨,宣百官入朝。”

    魏闲的声音,传遍整个京都,让百官入朝。

    很显然,是要商量一些大事了。

    一些真正的大事。

    随着圣谕响起,刹那间百官也不废话,直接往京都赶去。

    而两旁的读书人与百姓,也纷纷走了过来。

    尤其是这帮读书人,更是兴奋无比,直接将顾锦年抱住,二话不说开始举高高了。

    喜悦声,欢呼声,喝彩声不断响起。

    “世子殿下,当真是我大夏读书人楷模。”

    “今日世子之举,我等敬佩,我等敬佩,我等敬佩啊。”

    “世子殿下,不畏强权,为民伸冤,大夏诗会,诗成千古,削匈奴国运,今日和亲之时,更是以一己之力,阻止和亲,扬我大夏国威,此等功绩,实乃我辈读书人之楷模,从今日开始,在下便是世子的追随者了。”

    “我也是世子殿下的追随者。”

    “世子殿下威武。”

    “顾兄威武。”

    文人们激动无比,大家都是年轻人,他们曾经或许羡慕嫉妒顾锦年,毕竟文人相轻,外加上顾锦年以前的确是个纨绔。

    看不起很正常。

    可自从顾锦年溺水之后,所做的每一件事情,让他们不得不敬佩,不得不折服。

    直至今日。

    顾锦年依靠文章,依靠心中的热血,做了所有人都不敢做的事情,不但做了,而且做的如此完美。

    大夏王朝。

    不和亲。

    不纳贡。

    不割地。

    不赔款。

    天子守国门。

    君王死社稷。

    这太霸气了,为国立言,而后更是道出中原人之骨气。

    犯我大夏者。

    虽远必诛。

    这就是大夏风气,也是中原人的风气。

    仅凭这一句话,顾锦年注定要名流千古,这已经超脱了诗词文章那么简单了。

    而是一个人的品德,一个人的志向,一个人的骨气。

    顾锦年用自己的能力,征服了大夏文人,最起码京都这些文人,是彻底折服了。

    大家都是年轻人,流淌着也是热血。

    少年皆狂妄。

    他们也有傲气,可他们做不到顾锦年这般,除了无能狂怒,写几篇诗词辱骂一下朝堂,辱骂一下匈奴国以外。

    他们还能做什么?

    自然而然,顾锦年成为了他们心中的楷模,成为了他们心中的标杆。

    这才是真正的读书人。

    这才是傲骨凌然的读书人。

    文人狂热,纷纷想追随顾锦年。

    可以说,今日之事,顾锦年至少得到了京都读书人的好感,往后若是有人敢诋毁顾锦年,这帮文人绝对不会退让。

    名望就是通过一些事情积累的。

    顾锦年前前后后做的事情,也在这一刻爆发,只需要几日时间,会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可,而名望也会越来越大。

    以后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时时刻刻关注,也会被大夏读书人时时刻刻学习。

    成为了榜样。

    至于这些百姓,他们也十分兴奋,这口恶气出了,他们如何不喜?

    而且国家变得强盛起来,他们又何尝不开心?

    这是好事。

    自然庆祝。

    被举在空中的顾锦年,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就不能换个方式庆祝吗?

    非要把自己往上丢?

    请我去茶馆喝点新茶也行啊,得亏你们还是读书人,就不能做点读书人该做的事情吗?

    有些郁闷,但心中的郁气还是彻底消散了。

    总而言之,整体还是很爽的,这口恶气出了,爽的美滋滋啊。

    尤其是,不远处两位公主也从玉辇中下来了。

    她们面上有泪痕,可现在笑如靥面,毕竟对她们而言,是经历了一趟生死关,若不是顾锦年在关键时刻出来,恐怕这辈子再也不可能来到大夏王朝了。

    不过很快。

    一队皇宫侍卫快速走来,面色带着温和笑容,让这些文人百姓让开,随后等顾锦年平稳落地后,为首的统领,半跪在地上道。

    “世子殿下,陛下有令,让您去一趟皇宫。”

    对方开口,显得无比恭敬,眼神当中满是敬佩。

    今日的事情,无论是读书人还是民间百姓,亦或者是这些当兵的,谁人不服顾锦年?又有谁人不尊重顾锦年?

    为国立言。

    拒绝和亲。

    扬大夏国威,哪一件事情不是惊天动地的?

    半跪之礼,绝对不算夸大。

    “好。”

    顾锦年面色温和,不过他知道自己舅舅找自己有什么事。

    肯定是关于自己怎么知道匈奴国窃取国运的事情。

    不过他也想好了说辞,当下跟着众人离开。

    如此。

    大夏京都的消息,也在一瞬间疯狂向外面传播出去。

    今日发生的事情,天下都要震惊。

    拒绝和亲,得到海量国运。

    更主要的是,粉碎了匈奴国的阴谋,相当于是赚了两道。

    而此时。

    已经离开京都几十里外的木哈尔等人,脸色无比阴沉。

    他们一路狂奔,朝着匈奴国赶去,一刻也不敢耽误。

    毕竟鬼知道接下来会不会新的变数,要是有的话,被扣留在大夏王朝,成为了人质,那日子绝对不会好过。

    回去虽然挨骂,但至少日子还能照样过。

    “木相,我若回去,会不会受到父皇惩罚?”

    此时此刻,齐齐木总算是清醒过来了,他一路狂奔的同时,也回想起这几日所作所为。

    做错了太多事情了,就是因为一时之争,导致计划破裂。

    公主没有娶回来也就算了,更绝的是,大夏王朝借此机会,立下国言,得到古今往来所有帝王的认可,国运增强。

    此消彼长之下,匈奴国原本与大夏开战,应当是五五,现在差不多三七了,大夏七,匈奴三。

    这还是建立在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会帮忙的情况下。

    所以他怕。

    他怕自己父王会怪罪他。

    听到齐齐木的声音,木哈尔内心是真的厌恶这个皇子,简直是蠢得不行。

    明明一开始的优势,在他们匈奴国,现在硬生生被这个皇子给搞成这个样子。

    但凡一次,他不招惹顾锦年,就不会惹来这么多麻烦。

    当真是愚蠢无比。

    只不过,齐齐木终究是匈奴大皇子,而且大夏王朝与匈奴国很有可能要开战了,倘若匈奴国真与大夏王朝开战。

    就容易发生很多变数,这个大皇子有概率直接成为新的匈奴国。

    而对自己来说,齐齐木当上匈奴王是一件好事,他愚蠢,自己可以好好掌控他,即便是不能完全掌控,也能轻松应付。

    如果换其他皇子来,还要重新建立关系不说,更主要的是不好管控。

    这对一位宰相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他忍住了心中的怒火,传音道。

    “大皇子无需太过于担心。”

    “这件事情,并非是你的过错,也不是我的过错。”

    “是顾锦年挑衅在先,大皇子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捍卫匈奴尊严。”

    “而且,最主要的是,永盛大帝早就知道我们匈奴国的计划,自然而然,即便是大皇子什么都不做,结果还是一样。”

    木哈尔开口,他已经找到了说辞。

    大皇子虽然愚蠢,做错了很多事情,但这些事情倒也不是真的愚蠢,无非是小不忍乱大谋罢了。

    可所有问题的核心,都在于永盛大帝已经知道了匈奴国的阴谋。

    说难听点,人家就是等自己上门送死。

    所以怪不得大皇子,也怪不得自己。

    只是木哈尔真的很好奇,永盛大帝是怎么知道的,他为何知道匈奴国的阴谋?

    这件事情,只有四个人知道。

    匈奴王。

    大皇子。

    自己,还有孔家大儒。

    自己是绝对不可能说出去的,匈奴王也不可能说出去,至于这个大皇子,他虽然不敢完全保证,可看他如此嚣张,也没有说出去的可能。

    那么剩下就只有一个人了。

    孔家大儒。

    只是这个可能性也不大,主意是他提的,然后自己又去通风报信?

    为的是什么?

    让大夏国运增强吗?

    孔家与顾家乃是生死大仇,真要这样做,也轮不到让顾锦年出面吧?

    应当是让孔家世子出面吧?

    所以四个人都有不说出去的理由,这就是木哈尔好奇的地方。

    而得到木哈尔的安慰,齐齐木不由长舒一口气,但很快他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忧道。

    “木相。”

    “大夏王朝如今国运昌盛,如若举兵入侵我匈奴国,那该怎么办?”

    说这话的时候,齐齐木脑海当中不由浮现方才的景象。

    大夏国运如龙。

    这很可怕,对比起来,匈奴的确不如大夏。

    “入侵我匈奴国?”

    “殿下还是太小瞧天下格局了。”

    木哈尔开口。

    你要说两国交战,他没什么好说的,因为交战的概率很大。

    可要说入侵匈奴国?

    这就有些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

    “木相何言?”

    此时此刻,齐齐木乖巧无比,只能询问。

    “若我匈奴国与大夏交战,从表面上来看,必然是我等战败。”

    “可实际上呢?”

    “先不说我匈奴国周围有不少诸侯国,这些诸侯国与我匈奴国是盟友关系,倘若大夏真敢杀来,他们也必然不会坐视不管,毕竟一旦王庭失守。”

    “倒霉的可就是他们,铁骑之下,岂有安卵?”

    “再者,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会坐视不管吗?”

    “尤其是扶罗王朝,大夏得九道天命,扶罗王朝是最不服的,倘若大夏真的灭了我等匈奴,平定北方动乱,完成大统一,大夏王朝的国运,必将腾飞而起。”

    “到时候,十年,二十年,扶罗王朝就别想追赶大夏王朝了,而大金王朝可能追赶不上大夏王朝。”

    “如此一来,敢问殿下,这两大王朝敢不帮我等吗?”

    “说的再难听点,即便他们不帮我匈奴国,也会换一个诸侯国,让他抵抗大夏王朝。”

    “北边永远不会安宁,两大王朝绝不可能会让大夏王朝安宁下来。”

    “甚至.......中洲王朝也不希望大夏王朝安宁下来。”

    木相开口,道出天下情势。

    东荒境内。

    扶罗王朝是老三,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超越大夏王朝。

    而大夏王朝是老二,想要超越大金王朝,成为东荒第一。

    至于大金王朝,他们想的更直接,要霸占整个东荒境,所以一直在养精蓄锐。

    如此一来,便形成了一个极端的对立。

    两大王朝都要搞大夏王朝,所以扶持匈奴国,扶持一些诸侯国,甚至扶持大夏境内一些藩王,就是希望大夏内部乱,外部也乱。

    当然大夏王朝也做了不少这样的事情,只不过自从十二年前,永盛大帝篡位后,就顾不得外面,说句难听点的话,只能挨打。

    被人算计。

    毕竟篡位了,很多势力遭到重洗,想要重新建立很难很难。

    这就是篡位的坏处。

    故而,大夏与匈奴国开战的可能性很高。

    但最终的结果,无非就是争夺边境十二城。

    只不过,想要重新夺回十二城的难度也很高,至少匈奴国不答应,扶罗王朝和大金王朝也不想答应。

    更何况什么马踏王庭?

    这更是痴心妄想的事情。

    这就是木哈尔的想法,他的目光不是一个大夏,也不是一个匈奴,而是放眼天下。

    《骗了康熙》

    “中洲王朝也参与进来了?”

    扶罗王朝也好,大金王朝也罢,齐齐木知道这两个王朝只是将匈奴当做棋子。

    可听到中洲王朝就不一样了。

    中洲王朝可不是大金王朝,大夏王朝,扶罗王朝可以比的。

    这是真正的霸主。

    如今正在南岭征战,意图要将南岭占下,而且已经有人传言,中洲王朝打算拉长战线,发兵西境。

    这才是真正的霸主。

    无敌的霸主。

    匈奴在中洲王朝面前,连蝼蚁都算不上。

    而之所以中洲王朝没有将东荒视为敌人,完全是因为东荒暂时无法给中洲王朝带来巨大的收益。

    说直接点,东荒暂时没有任何战略作用,再加上两者相隔东海,造船过来不是一件理智的事情。

    而且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缘由。

    但不可否认的是,中洲王朝是真正的霸主,巨无霸的存在。

    倘若中洲王朝也参与进来的话,那就真不怕什么了。

    “殿下,你认为王上这次和亲,当真就是信了孔家大儒之言?”

    木哈尔澹澹开口,一句话让齐齐木皇子神色一变。

    “是中洲的人?”

    他惊愕,有些不敢

    相信,因为这些信息他根本就不知道。

    只是木哈尔没有回答,而是澹澹开口道。

    “孔家之所以能影响天下,就是因为孔家与中洲王朝的一些大人物关系极好。”

    “他们得到的消息,一定比我们多,王上相信孔家大儒,也正是因为有这层关系。”

    “而且中洲王朝看似相隔很远,但实际上他们派了很多人,潜伏在各国当中,我匈奴国有中洲王朝的人,大金王朝,扶罗王朝,甚至是大夏王朝都有。”

    “身份干净无比,往上查三代都查不出问题的那种。”

    “这就是中洲王朝的可怕。”

    “不过,这些事情暂时轮不到我们来议论。”

    “殿下,先回国再说,其他的事情,慢慢商议。”

    木哈尔不想说太多,因为他得到的消息,也十分有限。

    “好。”

    齐齐木没有多说什么了,心中的石头也缓缓落下。

    而与此同时。

    大夏皇宫。

    文武百官都在正殿候着。

    然而,永盛大帝却还在养心殿。

    他在等一个人。

    等顾锦年。

    差不多一刻钟后。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出现在他眼中。

    一个是顾锦年,一个是魏闲。

    他很好奇。

    极其好奇,顾锦年是如何识破对方的阴谋。

    故而,等顾锦年入殿后,还不等他开口,永盛大帝便挥了挥手,让所有太监侍女离开。

    大殿内,顿时昏暗无比。

    永盛大帝的声音,也率先响起。

    “锦年。”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朕,想要听实话。”

    永盛大帝的声音很平静。

    但他的气势在这一刻,也显得冷峻无比。

    他想听实话。

    ---

    ---

    ---

    ---

    推荐好友作品。

    书名:《我是导演,我不比烂》

    娱乐文,大家可以去看看,说不定有意外惊喜!

    求月票!!!!!

    ------题外话------

    推荐一本好书。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38259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382596.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