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九十八章:帝王之怒,罢黜百官,囚禁宰相,朝野动荡【求月票】

正文卷 第九十八章:帝王之怒,罢黜百官,囚禁宰相,朝野动荡【求月票】

新书推荐: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诸神往事三尺长剑荡人间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梦蝶成双武神图箓我只想好好的修仙神灵遗囚天地武库逆灵惊神

    朝堂当中。

    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争发生。

    这场战争,无关一切,而是皇帝与满朝文武的争斗。

    是皇权与相权之间的争斗。

    永盛大帝的目光,一直落在李善身上。

    他的内心,早已经怒不可遏。

    自己是皇帝。

    没想到因为一件这样的事情,居然遭到如此反对。

    这天下到底还是不是他李家的?

    一旁的太监刘言,脸色也不太好看,实际上如果可以的话,他是希望皇帝退让的。

    这朝堂当中的文武百官,任何一个,皇帝都可以随意替换。

    可当百官聚集在一起的时候,这股力量就很可怕。

    百官请辞,这可不是小事。

    一但皇帝激烈一些,会引来天下瞩目,毕竟对于盛世而言,百官请辞可不是一件好事。

    不过,如果站在中间立场来说,这件事情的的确确是永盛大帝心急了一些。

    东厂。

    一把悬在百官头顶上的刀。

    没有人希望自己头顶上有一把明晃晃的刀。

    尤其是,这群人并没有什么大奸大恶之人,再加上有一个相权在这里。

    百官之首。

    这就好像设立一个机构,全方位盯着武将,无论是行动还是经济支出,死死盯着。

    你看武将闹不闹?

    再说直接点,设立一个机构,专门把控各地藩王,一举一动,包括收入支出,全部由朝廷来控制,这些藩王又不蠢,你这么严格查我,那我就造反。

    百盟书

    百官也是如此。

    设立机构问题不大。

    毕竟出了这么一件事情,国运都差点被窃取,但得让自己人来监督,而不是让一群太监,一群宦官,一群天之家奴来监督他们。

    这样的话,他们不愿意。

    谁要是同意,谁就可以等着温水煮青蛙吧。

    以后皇帝做错了,是要说还是不说?

    不说,倒霉的是百姓。

    说,倒霉的就是自己。

    这种机构,就不能让宦官来当。

    百官的意思很明确,他们跪在地上,摘掉自己头上的官帽,放在地上,一个个沉默不语。

    “好。”

    “好啊。”

    “当真是好啊。”

    “十二年来,朕在位兢兢业业,励精图治,唯尊儒术,纳贤招士,听谏言,每日三省。”

    “却不曾想,换来的是这般局面。”

    “恩,不错,不错。”

    永盛大帝没有大发雷霆,而是缓缓开口,可所有人都知道,这位皇帝心中有气,有天大的怒气。

    “既然如此。”

    “来人。”

    永盛大帝开口,他目光在这一刻,瞬间变得极其冷冽。

    “将殿下百官全部扣押于问心殿,三日内若无悔改之意,罢免一切官职,由其下官员接替。”

    “再将宰相李善,扣押京都大牢,没有朕的旨意,不得放人。”

    “悬灯司,镇府司,大理寺三方联手,给朕彻查这些官员,朕倒要看看,尔等是有多清廉,尔等是有多高尚。”

    永盛大帝没有废话。

    他是马上的皇帝。

    不是文弱的皇帝。

    闹事是吧?

    罢官是吧?

    那就统统滚,想要告老还乡是吧?那就滚回去。

    不过要是被查出来有劣迹之事,那就别怪自己这个当皇帝的无情无义。

    此言一出。

    百官脸色皆然一变,他们没想到皇帝的态度居然如此坚决。

    说实话,大家一起闹事,最主要的还是认为,法不责众。

    再加上大家态度如此强硬,按理说皇帝应该也不敢争什么吧?

    主要是,永盛大帝并非是暴君也不是昏君,反而是个明君,既是明君,那么就不会乱来。

    可没想到,永盛大帝居然这么狠,百官罢免,扣押宰相?

    当真不怕出大事吗?

    百官交替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他们要是一日不处理事情,大夏王朝就要乱起来。

    若是直接罢免,即便是来了新的官员,怎么可能一下子能处理好公务?

    再加上百官若是被罢黜,让下面人直接上?那些世家答应吗?大夏那么多贵族答应吗?

    就好比礼部尚书,这背后可是有不少势力,现在礼部尚书换人了,换一个其他世家门阀的人,或者是毫无背景的人,大家答应吗?

    总而言之,如若当真罢黜百官,惹来的麻烦将会无比恐怖。

    这一点他们相信,无论是皇帝还是他们,都不想看到这种事情。

    “陛下,还请陛下三思,百官罢黜,不符朝纲,您是圣君,万不可如此啊。”

    “奴婢恳请陛下收回成命。”

    这一刻,刘言跪在地上,朝着永盛大帝磕头,这个时候他必须要站出来说话。

    无论结果如何,他不能让皇帝做出这样的事情。

    真做了,不但会惹来掀然大波,更主要的是,这百官身后还有一批人,一批读书人。

    这些读书人必然也会大骂永盛大帝,尤其是那些权贵世家的读书人,因为他们未来也会当官,十分清楚这当中的利弊关系。

    虽然现在看似跟他们没有关系,可东厂当真建立,他们未来当官后,也必然会受到限制。

    自然而然,这又牵扯到一个庞大势力。

    所以东厂的设立,绝对不能这么急,必须要缓缓展开,要做到润雨细无声才能成功。

    永盛大帝倒不是急了,而是彻底对大夏所有情报机构感到失望。

    悬灯司也好,镇府司也罢,居然都没有查出匈奴国窃取国运之事,这让他感到了危机,更让他认为,大夏王朝有不少奸细。

    而这些太监不一样,是自己的奴仆,天之家奴,永远不会背叛自己,亦或者是说他们永远不会造反。

    或许会有内奸,但最起码是底层中的底层,大夏皇宫也十分严密,这些太监即便是想要传递消息出去,也难如登天。

    彻底防住不可能,但绝对比任用这帮官员要好十倍百倍。

    这也是永盛大帝为何明知道百官不会答应,但依旧要说出来的原因。

    只是听到刘言之声。

    永盛大帝没有借此机会下台阶,而是顺势望着百官冷声道。

    “朕看就是朕这十二年来太过于仁慈了。”

    “十二年前,朕敢做的事情。”

    “十二年后,朕依旧敢。”

    “朕知道,尔等当中还有人在心中骂朕暴虐不堪,这十二年来,朕也想的明明白白。”

    “无论朕怎么做,都无法改变朕在尔等心中的印象。”

    “既然如此,那朕也无需与尔等好好说什么了。”

    “来人,全部拖走。”

    “再让悬灯司将百官家属九族严格看管。”

    “退朝。”

    永盛大帝开口,这一次他声音冰冷至极,而且不仅仅是控制百官,连他们的九族一同算进去了。

    刹那间。

    百官脸色彻底大变。

    这一刻,他们忽然惊醒。

    眼前的人,可不是什么仁慈之人,这可是一位篡位的皇帝啊,一位自幼便跟随太祖征战天下的皇帝啊。

    这是武皇帝,很多地方都像太祖,可不是什么文弱皇帝。

    自己如此刚硬,的的确确会惹来麻烦。

    而且这位皇帝,是真的能做到血洗百官。

    十二年前,建德一脉,牵扯十几万人,换做任何一个皇帝,只怕都会降低影响,选择囚禁发配。

    可这位皇帝呢?基本上杀干净了,如若不是太子和一些臣子出面,可能真会杀的干干净净。

    十二年过去了。

    他们的确忘记了这点。

    主要是这十二年来,永盛大帝的确听劝言,纳贤疏。

    文官们越来越得瑟,越来越嚣张,毕竟明君在世,文官自然会膨胀。

    太祖年间可就不是这样,不服就杀,以致于文官被打压的很惨,武将地位极高。

    不过太祖的行为,也引来了反噬,大量文官被打压,国家出了很多问题。

    眼下,永盛大帝这般的行为,让他们感到了恐慌。

    这是君臣决裂啊。

    有人想开口说什么,可永盛大帝已经走了,殿外的侍卫走入,没有任何废话,将这些人全部带去问心殿。

    至于李善,更是被直接扣押牢中。

    只是李善没有一点后悔,而是望着众人道。

    “若设东厂,朝纲崩坏,文武皆死。”

    他只是一句话,告戒众人。

    因为他知道,这些人慌了,也有些怕了,可他更加清楚的是,东厂的设立,绝对是一把随时可能落下来的刀。

    文武百官将没有任何话语权了。

    可以允许皇帝权力最大,但皇帝想要拥有所有权力,这也是不行的,容易诞生昏君暴君。

    所以东厂之事,他绝不同意,也告戒众人,不要乱了阵脚。

    听到这话,百官沉默。

    他们明白李善的意思,可也不想跟皇帝闹的这么僵啊。

    一时之间,陷入两难之境。

    但所有人都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李善彻底将皇帝得罪死了。

    而与此同时。

    皇宫之外。

    整个京都早已经陷入一片喜庆当中了。

    顾锦年今日拒绝和亲,为大夏王朝立言,陛下封侯设宴,又大赦天下,这如何不是一件值得喜庆之事?

    如今街道之上,无论是民间百姓还是读书人,都在夸赞顾锦年今日所作所为。

    文人作诗,歌颂顾锦年,百姓更是不断夸赞顾锦年这些日子来的所作所为。

    而且各大戏院也在第一时间请来一些读书人撰写戏本,就是将今日之事,写成戏文。

    原因很简单,无论是京都天桥的普通戏班子,还是一些大院戏班,已经排演好了顾锦年为民伸冤的戏码。

    场场爆满,百姓也好,读书人也罢,一些商贾也爱看,情到深处,更是引来一众叫好,打赏连连。

    对于戏园子来说,顾锦年简直是一块宝贝,活脱脱的大宝贝啊。

    而这种事情,不会被管制,毕竟也是间接性扩大顾锦年的声望,并且不仅仅是京都如此,为民伸冤的戏码,早已经传遍大夏王朝所有戏班子。

    京都火的东西,也相应会传到其他郡府当中。

    如今为国立言,更不是一件小事啊。

    不过对比京都的热闹。

    大金王朝与扶罗王朝,也在三个时辰后,得到了消息。

    此时此刻。

    大金王朝。

    皇宫当中。

    一名老者端坐在龙椅上,听着太监传递的消息,眉头一直紧皱。

    “大皇帝。”

    “匈奴国已差人送来书信,希望大金王朝能出面处理此事。”

    老太监开口,望着这位大金皇帝,如此说道。

    龙椅上。

    大金皇帝沉默不语,年迈的面容上,尽是平静。

    过了良久,他的声音响起。

    “让匈奴王调查清楚,大夏王朝是如何识破窃取国运之事。”

    “再让大金的人,打听这方面的消息。”

    “告诉匈奴国,倘若大夏王朝当真与匈奴开战,大金王朝会出面调和,简单交锋,大金不会出面,倘若涉及十二城,大金王朝会援助部分。”

    “只要大夏王朝不入侵匈奴国真正领土,大金王朝也无法与大夏王朝宣战。”

    “让他自己做好准备。”

    大金皇帝这般说道。

    这是他的态度也是他的想法。

    两国交战,大金王朝可以出面调和,但也仅仅只是出面调和,告知对方自己在关注即可。

    如果真打起来了,不涉及十二城,大金王朝也无法过多援助,换句话来说,大夏王朝也有自己国家面子,总不可能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就当没事吧?

    王朝之间也要互相考虑,这是体面问题。

    虽然大金王朝是希望大夏王朝发展不起来,可有些事情不能太过,大国之争不能太过于尖锐,必须要慢慢来,想要一下子把对方搞垮,这不可能。

    反而会惹来针对。

    说句不好听的话,既然我过不下去了,谁搞我我就让谁死。

    就是这个心态,谁顶得住?

    “遵旨。”

    老太监开口,应了下来。

    紧接着大金皇帝再度开口。

    “大金书院如今怎样了?”

    大金皇帝询问道。

    “回陛下,有苏先生在,一切稳定,我大金才子也多了不少,等到四海诗会之时,必然会大放光彩。”

    老太监笑着开口,如此夸赞道。

    “四海诗会不算什么,只是诗会罢了,而且大夏有了一个顾锦年,任何诗会只怕都比不过他。”

    “这次大夏诗会,大金也没有派什么真正的才子前去。”

    “稷下学宫盛典才是真正重要,告诉苏先生,让他稍稍要加急一些,稷下学宫盛典格外重要,学术之争,文道之争才是大金学子主要的战场。”

    “诗会?再好也不过是一些旁门左道,学术才是王道。”

    大金皇帝神色严肃道。

    四海诗会比大夏诗会更加隆重,可在大金皇帝面前,这不算什么东西,儒道最重要的是学术之争,这才是关键。

    你会吟诗有什么用?旁门左道之术罢了。

    “遵旨。”

    老太监开口,紧接着缓缓离开大殿。

    待老太监走后。

    大金皇帝依旧坐在龙椅上,不知道在沉思什么。

    而后大殿外,走来一道身影,是十二皇子,他直接走进。

    等入殿后,直接将殿门关闭。

    “儿臣叩见父皇。”

    “愿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是大金十二皇子。

    前往大夏参加诗会的十二皇子,

    “十二,如何评价这个顾锦年?对大金有无威胁?”

    大金皇帝语气平静,不过目光却蕴藏着令人敬畏的眼神。

    “回父皇,顾锦年此人才华横溢,的确是天下大才,只不过性格比较冲动,毕竟是大夏顶尖的权贵,有些蛮横很正常,整体来说十分聪明,但威胁性不大。”

    十二皇子开口,这是他给予顾锦年的评价。

    聪明是聪明,有才华也的确没得说,可要说能否给大金带来威胁,十二皇子认为做不到。

    大金王朝是东荒第一王朝,区区一个顾锦年算什么?

    你要说大夏王朝对大金王朝有威胁,他认。

    一个顾锦年不算什么。

    最主要的是,这个顾锦年做事冲动,任何一个大人物都不会这样做。

    如此心性,极其容易被人找出破绽,算不上是个人物,何况产生威胁?

    可此言一出,大金皇帝却不由冷哼一声。

    听到自己父皇的冷哼,十二皇子瞬间脸色一变,低下头沉默不语。

    等待说教。

    “这就是你为何排十二的原因。”

    “顾锦年乃是大夏镇国公之孙,一个武将世家,培养出一位儒道大才。”

    “而且你说他做事冲动,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顾锦年明明有如此大才,却隐藏了十几年。”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一个人藏十年不恐怖。”

    “可十年前顾锦年才多大?不过六七岁而已,他六七岁便知道隐忍,而且一忍便是十年。”

    “即便是你所有的兄长,哪怕是老大,六七岁的时候,也恨不得彰显自己的才华,更主要的是,这个顾锦年是独子,并非是那种受不公待遇之人。”

    “如此情况下,他都能隐忍十年,这种心机城府,三大王朝都难找出一个。”

    大金皇帝开口,十二皇子认为顾锦年性格冲动。

    可大金皇帝对顾锦年的看法,却是截然不同的。

    “你说他做事冲动,你自己好好想想,他哪一件事情不是站在道理上?”

    “江宁郡之难,顾锦年为民伸冤,看似冲动,可实则得到民心。”

    “孔家偏袒他国,顾锦年为本国读书人出头,不惜得罪,得读书人之心。”

    “这一次,匈奴和亲,顾锦年强行阻止,再获民心。”

    “你觉得他冲动,可若你是他敌人,你怎么挑出问题?”

    大金皇帝继续开口。

    一瞬间,十二皇子神色不由一变。

    仔细想想,还真是啊。

    看似冲动,可实际上每一次都得到了巨大的好处。

    而且每一件事情,都做的天衣无缝,滴水不漏。

    假设自己是顾锦年的敌人,还真挑不出毛病。

    顾锦年为民伸冤,自己怎么弹劾?弹劾顾锦年不应该为百姓伸冤是吧?还是说弹劾顾锦年以下犯上?僭越规矩?可自己弹劾大夏第一权贵,才是以下犯上?僭越规矩吧。

    顾锦年大闹孔家,错在何处?是你孔宇请他过去的啊,又不是顾锦年不请自来。

    就算不请自来又能如何?

    私闯民宅无非就是囚禁几天,或者缴点银两,可问题是谁敢罚?

    这次和亲,那顾锦年更是一点问题都挑不出来,匈奴国是想要窃取大夏国运,换谁都忍受不了。

    即便拿不出证据也没用,因为你赌不起,有一丝丝可能性你都赌不起。

    “父皇,这是为何啊?”

    “按理说顾家权势滔天,应当更加低调一点,可这个顾锦年如此冲动,给人的感觉就是不堪大用,喜欢意气用事,可为什么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能如此滴水不漏?”

    十二皇子是越想越震撼,越想越觉得古怪,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只能看向自己父皇。

    听到自己儿子的询问。

    大金皇帝目光在这一刻明亮起来了。

    “因为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在替大夏皇帝做事。”

    “无论是否是皇帝授意,每一件事情,他都是跟着皇权。”

    大金皇帝道出核心。

    一瞬间,十二皇子愣住了。

    他也明白了。

    是啊,顾锦年做的每一件事情,其实都是皇帝想要做的事情,换句话来说,不管过程如何,结果一定不会有危险。

    因为皇帝想看到这个结果。

    这理解能力,让十二皇子瞬间呆在原地。

    顾锦年在他心中,的的确确就是一个冲动之人,喜欢意气用事。

    可现在随着自己父皇点拨一二,他彷佛看清楚顾锦年是个什么人了。

    “那父皇,需要想办法压制他吗?”

    十二皇子继续问道,这种人如此恐怖,他好奇要不要出手压制?

    “不。”

    “你与他见过一面,应当没有结仇对吧?”

    大金皇帝问道。

    “没有,虽然关系不熟,但还算是互相留下一个好印象。”

    十二皇子琢磨了一番,随后给予这个回答。

    “好。”

    “与他深交,请他来大金王朝,给予一切权力,他若有什么事相求你,只要不涉及国之机密,都可以协助。”

    “你若是打压他,反而会让他痛恨大金,全心全意辅左大夏,可若是以大礼相待。”

    “一来,他与朝堂发生矛盾,会念其大金。”

    “二来,大夏若知晓,也会提防与打压。”

    “三来,关键时刻,可以设计,让他不得不背叛大夏王朝。”

    “无论进退,大金王朝都不会有任何损失,明白吗?”

    大金皇帝开口,这是他的想法。

    不打压顾锦年,而是要与顾锦年建立友好关系,毕竟顾锦年早晚要进朝堂,等到了朝堂后,总会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吧?

    这个时候,顾锦年就一定会想大金王朝,倘若顾锦年当真遇到不公平的事情,一肚子委屈,真有可能将这等大才挖过来。

    即便不发生这种事情,大金王朝与他关系甚好,想想看啊,大夏第一权贵,与其他国家皇子关系亲密无间,皇帝坐得住吗?

    坐不住。

    坐不住的结果是什么?那就是会打压,离心离德之下,再加上顾家势力强大,就容易发生极端的事情。

    顾家被灭了,大金王朝赚。

    顾家没被灭,却遭到大祸,顾锦年跑来大金,大金王朝更赚。

    倘若什么都不发生,双方关系好,顾锦年也不好意思针对大金王朝吧?

    亦或者多多少少会留点情面吧?

    如此一来,大金王朝只有赚,没有亏。

    刹那间,十二皇子恍然大悟。

    “儿臣明白了,父皇当真英明。”

    十二皇子开口,满是喜悦道。

    “这件事情好好去做,直接向朕汇报即可。”

    “若此事处理好了,等过些年,朕会让礼部为你忙活封王之事。”

    大金皇帝出声,让十二皇子去做这件事情。

    同时也许诺了王位。

    这下子,十二皇子不由大喜,他是十二皇子,皇位不可能轮到他,他也没有任何想法。

    但封王则是他梦寐以求的。

    大金王朝,皇子不一定能封王,能封王者虽然比不过皇帝,可未来也是一方的土皇帝,总比以后待在国都内,被圈养着好吧?

    “谢父皇。”

    十二皇子跪下叩拜,言语之间,激动万分。

    而此时。

    扶罗王朝。

    大殿当中,两位皇帝左右而立。

    左边乃是神罗皇帝,中年左右,没有任何一点衰败迹象,实际上他今年有百岁了。

    右边则是扶桑皇帝,是一位女子,依是中年,可却拥有一种风韵,以及一种威严。

    满朝文武左右而立,正在争论大夏宣战匈奴,扶罗是否援兵之事。

    双方各有意见。

    可到最后,神罗皇帝开口了。

    “两国交锋,由礼部出面调和,仅调和。”

    “倘若战争涉及十二城,扶罗暗中援助。”

    “若涉及内城,扶罗直接宣战大夏。”

    神罗皇帝开口,这是他的意思。

    皇帝开口了,臣子们沉默了一会,但最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毕竟匈奴国的确很重要。

    如此,这就是两大王朝的态度,几乎一致,但形态就是如此,也不可能有其他方桉。

    很快。

    翌日。

    大夏朝堂的事情,隐约被人传了出来。

    百官请辞之事,也逐渐传开来了。

    毕竟文武百官自昨日入朝后,就再也没有出来,本身就瞒不住,再加上一些宫内传出的一些风言风语,事情一下子引起轩然大波。

    太子,秦王,魏王,甚至其他一些王爷也纷纷动身,来到宫中,面见圣上。

    请求永盛大帝饶恕百官。

    但结果如何,暂时无人知晓。

    大夏宫内。

    养心殿之中。

    数十名皇子,由太子领头,齐齐跪在殿外。

    他们是为百官说情而来。

    尤其是太子,态度坚决,希望永盛大帝不设东厂,免除百官直言之罪。

    只是这些言论,在永盛大帝耳中听起来,极其刺耳。

    更是因此怒斥太子一番,不过这一次所有王爷都来了,虽然他们也希望太子倒霉,可面对这件事情,这些王爷心里也清楚。

    真罢黜百官,大家都没有好处,必须要出面,也必须要让永盛大帝收回圣旨。

    谁都别想躲起来。

    事情牵扯太大。

    “儿臣请父皇为大夏国体安康,收回成命。”

    声音再度响起。

    每隔一炷香的时间,太子便会开口,在殿外跪着呼喊。

    其余皇子也纷纷跟着喊起来。

    如此之声,让养心殿内的永盛大帝更是恼怒无比。

    “当真是反了。”

    永盛大帝深吸一口气,他攥紧拳头,是真的怒。

    百官找自己麻烦也就算了。

    自己这帮儿子也找自己麻烦。

    怒。

    极其之怒。

    可永盛大帝又不能做什么,总不可能连自己儿子都废掉?

    这是不现实的事情。

    “陛下,太子爷他们在外面跪了半天了,太子本身就体弱多病,再这样下去,只怕要出事啊。”

    “陛下,奴婢恳请陛下收回成命吧,千错万错,都是奴婢们的错,请陛下息怒啊。”

    魏闲与刘言跪在地上,也是痛哭不已。

    事情闹这么大,他们也不希望永盛大帝这样继续与百官僵持下去。

    再这样下去,真要出大事啊。

    他们跟在皇帝身旁,知道事情大小,自然而然不会乱来。

    “闭嘴。”

    永盛大帝只是冷冷开口。

    他这次就铁了心要罢黜百官。

    若今日退步,是不是以后什么事都要退步?

    他昨日是在通知百官,而不是与百官商量。

    现在这般,他如何不恼?

    两人沉默,可依旧跪在地上,没有抬头。

    殿内安静。

    除了外面的求情声,再无其他声音。

    过了一刻钟后。

    永盛大帝起身,望着魏闲道。

    “朕外甥让你准备的二十万两黄金银票,准备好了吗?”

    永盛大帝突然开口,提起这件事情来了。

    “回陛下,已经准备妥当。”

    魏闲出声回答。

    下一刻,永盛大帝起身。

    “走,朕亲自给他送去。”

    “懒得在这里待了,再待下去,朕真要杀人。”

    永盛大帝开口,他眼中是暴戾,他没有说假话,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杀一批人。

    一听这话,两人立刻起身,也不啰嗦,跟在永盛大帝身后。

    而随着永盛大帝出来,殿外的太子皇子们,也纷纷开口求情。

    只是永盛大帝一眼都没有看过去,径直离开。

    如此,两刻钟后。

    大夏书院。

    往圣堂内。

    学堂当中,顾锦年如往日一般上课,昨日他回来后,硬生生被众人架着喝了一晚上的酒,以致于日上三竿,他才刚醒。

    为国立言的事情,影响太大,再加上书院的人,都是同窗好友,而且一个个都入了麒麟阁。

    自然而然不能拒绝众人的好意。

    所以硬着头皮参加酒宴。

    此时。

    学堂当中,不少人愁眉苦脸,讨论着关于朝堂之事。

    “唉,好端端的设立东厂,现在陛下与百官之间产生冲突,闹得不可开交,真逼急了陛下,说不定十二年前的事情,又要发生,那真是无妄之灾啊。”

    “是啊,我爹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这次事情只怕比我等想象中还要可怕数倍,只希望最终结果不要太坏。”

    “匈奴之事还没有决定,陛下说宣战,可兵部并没有开始运作,这个节骨眼闹出这种事情,对我大夏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啊。”

    “定是这帮宦官奸臣,蛊惑陛下,还设立什么东厂,无非就是想要掌权,当真可恨。”

    “哎,管他可恨不可恨,现在当务之急,并非是谁对谁错,而是如何化解陛下与百官之间的矛盾,这才是问题所在。”

    “皇权至上,百官如此挑衅,的的确确不好,冲撞皇权,陛下大怒这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只是东厂设立,也的确不好,已经有了悬灯司与镇府司,再来一个东厂,确实不妥。”

    学堂内,众学生你一句我一句,有人心中担忧,毕竟家中父亲到现在还没回归。

    有人害怕,生怕十二年前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一但如此,那就是诛九族啊。

    没人想死,尤其是这些权贵们。

    还有人憎恨这些太监,不过还算是有人清醒,知道问题所在,与太监没有太大关系。

    听着众人开口。

    顾锦年显得很平静,这么大的事情,的的确确麻烦。

    尤其是此时此刻的大夏,与匈奴国的问题才是最大,内部最好不要出什么问题,不然的话,麻烦更大。

    只不过,顾锦年能明白自己舅舅的意图。

    说白了一点,稳固皇权嘛,很简单的意思。

    可百官的行为,顾锦年更能理解,毕竟被一群宦官管着,谁服气?

    哪怕是请一些大儒来管,他们愿意,而且心甘情愿。

    毕竟大儒不是皇帝的人,办事也是根据大家的规矩来。

    可太监不一样,纯粹就是皇帝的人,朝廷鹰犬,天之家奴,这样一来谁愿意?

    细细来说,就是皇权,相权斗争。

    皇权至上,说一不二,好处就是大统一,不担心出现内奸这种问题,毕竟皇帝不可能是内奸吧?

    可坏处也很简单,臣子们没权力了,原本大家是股东,现在直接变成打工仔,有几个人愿意?

    皇权平衡,好处就是有什么事情大家商量着来,而且皇帝占最大的权力,基本上你开口了,我们都让,只要不是太违规的事情。

    你总得给我们点好处,不然我们干活没劲啊,而且工作办不好,惹你不开心,随时面临着抄家,那谁受得了?

    坏处也很明显,皇帝说话不管用。

    其实这玩意,自古以来都是一个棘手问题。

    你想当明君,必须要平衡,皇权与官权的平衡。

    你想当暴君,那没事了,你就是老大,不服就杀。

    只要你不担心臣子叛国造反就没啥大问题。

    只不过古今往来,有几个皇帝不想当好皇帝?大多数皇帝都有一个当好皇帝的梦想。

    死后被人吹捧,名传千古。

    只不过往往没几个皇帝能当明君。

    原因很简单,因为是不是明君,不是皇帝说了算,也不是百姓说了算,是满朝文武说了算,是天下读书人说了算。

    所以既然是他们说了算,那你就得让步,就得听谏言。

    臣子们整理出一套儒家圣人的行事标准给皇帝,你按这个走,你就是圣君,是明君。

    你要是不按这个走,你就是暴君,是昏君。

    就这么简单。

    所以这件事情的根本矛盾,就在于一个想一家独大,彻底收走官员一切权力,一个是百官集团,所有的散户聚集在一起,对抗大股东。

    输赢亏的都是大夏王朝。

    “世子殿下,要不你入宫一趟,找一找陛下,说说好话,毕竟你与陛下关系好,指不定陛下就听你劝呢?”

    突兀,有人开口,这般说道。

    此话一说,不少人不由看向顾锦年。

    还真别说,这是个办法。

    只是,顾锦年听到这话后,不由苦笑一声。

    “满朝文武,当朝太子和皇子都去求情,我去不去也无所谓啊。”

    顾锦年不去。

    这件事情闹的太大了,很僵硬,尤其是自己舅舅很有可能现在正处于气头上。

    自己跑过去,不管说什么,即便是最终能说服自己老舅,但过程一定是挨喷。

    甚至索要的二十万两黄金可能都没了。

    倒不如先消停一二,毕竟文武百官的的确确有点嚣张。

    皇帝虽然有不对的地方,但尔等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真他娘的嚣张。

    你说你玩点赖的都行,就说再议再议,等解决匈奴国之事,再来讨论,相信皇帝也会同意。

    可就是硬刚。

    显得自己是名臣是吧?

    显得自己为大夏忠心耿耿是吧?

    这就是欺负自己老舅想要当个明君,但凡自己老舅不是篡位上来的,不砍一批人脑袋,顾锦年都觉得不行。

    “世子殿下,你足智多谋,你肯定能想出办法,要不你想个办法出来,咱们让文景先生去说情如何?”

    “这个好,这个好。”

    “锦年哥,?

    ??就想想办法吧。”

    众人出声,尤其是杨寒柔,更是有些愁眉苦脸,毕竟她爷爷最倒霉,惹来很大的麻烦。

    现在龙颜大怒,她怕自己爷爷要出大事,自然将顾锦年视为救命稻草。

    听到这话,顾锦年稍稍咳嗽一声。

    面上略显温和。

    “诸位抬举了。”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其实解决这事倒也简单,只需要陛下或者百官各自退让一步即可。”

    顾锦年出声。

    这话一说,众人沉默。

    这说了跟没说一样。

    “那都不退,就无解了吗?”

    有人继续问道,询问着顾锦年。

    “不退让那就更简单啊。”

    顾锦年给予回答。

    纯粹就是搞搞气氛,毕竟这里是学堂,又没什么人来。

    可就在此时。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了。

    “哦?”

    “怎么一个简单之法?”

    “给朕说说。”

    随着声音响起。

    学堂内,瞬间安静下来了。

    ---

    ---

    ---

    ---

    后面还会有一章,给盟主的加更。

    四点左右。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4185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418584.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