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零四章:大军压城,朝野哗然,我的规矩就是规矩!

正文卷 第一百零四章:大军压城,朝野哗然,我的规矩就是规矩!

新书推荐:招仙令凡人之长生仙道我可是正派剑仙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杀手傻子至尊人间有你暖如春游离半生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

    江陵郡山魁军营。

    这是大夏九大军营之一。

    在江陵郡附近。

    这里是南北交通重地,也是贸易重地,必须要有军营镇守,拥有极大的战略作用。

    倘若北方出了问题,山魁军营可以第一时间援助,包括兵马粮食后勤等问题,都可以在这里部署。

    自然而然,这片军营极为重要。

    而军营十里内,都会有哨兵督查,不得闲杂人等入内。

    但随着两道身影出现,掀起滚滚黄沙,一时之间,引来一支精锐奔袭,前来阻挡。

    “前方大夏军营,私人不得擅自闯入。”

    “来者何人?”

    为首的年轻将士大声吼道。

    制止两人前行。

    他目光如鹰,看清楚两人的相貌服饰,知道不是寻常人,故而没有太过于凶狠。

    不然换做是其他人,只怕已经搭弓了。

    “吾乃镇国公之孙,顾锦年。”

    “携太孙李基,奉陛下旨意。”

    “江陵郡有内乱之变,奉旨调兵。”

    “速派十万大军,随吾镇压内乱。”

    声音响起。

    洪亮如钟。

    不远处,这支精锐纷纷神色大变。

    江陵郡发生内乱?

    他们不知道什么内乱,但内乱二字基本上就是要造反。

    这可是天大的事情啊。

    “镇国公之孙?”

    “世子殿下?”

    “太孙殿下?”

    为首将领不敢大意,快速来到顾锦年面前,直接从马上下来。

    “拜见世子殿下。”

    “拜见太孙殿下。”

    “可否出示令箭?”

    年轻将领开口,他不敢托大,直接下马恭迎。

    然而,顾锦年没有废话,直接将一大堆令箭丢在他面前。

    “大夏金令,国公银令,秦王令,悬灯司密令,足矣证明本世子的身份。”

    顾锦年很直接,他身上一大堆令牌,不过自己的令牌没有,毕竟他还未及冠,暂时不需要这种东西。

    至于李基突然想到什么,立刻丢出一块金色令牌道。

    “这是我父亲的太子令,你们快点查。”

    李基出声,如此说道。

    看到地上这么多令牌,这帮将士一个个咋舌。

    好家伙,这么多令牌?随便一个都不得了啊。

    几人拿起,稍稍端详一番后,基本上可以确定无疑。

    也没有人敢伪造这种令箭。

    当下,年轻将士没有啰嗦,直接开口道。

    “世子殿下,调兵之事,需要与将军会谈。”

    “山魁营将军,乃是镇国公曾经的偏将,世子殿下随我前来。”

    后者开口,特意提了一句驻军将军与镇国公有关。

    此言一出,顾锦年点了点头,也不啰嗦,直接跟了过去。

    很快,众人不再废话,直接朝着军营赶去。

    踏入军营。

    一种肃杀之气弥漫,整个山魁军营,有三十万大军,不算上后勤人员,若是算上的话,差不多要翻倍。

    “喝!”

    “喝!”

    “喝!”

    一道道暴喝声响起,是不远处,数千人正在训练,一个个披着战甲,操练武道,没有半点懒惰。

    军营。

    国之根本。

    训练极其严格,为的就是保护国家。

    在对方的带领下。

    终于来到大营。

    不过顾锦年与李基暂时不能入内,需要通报。

    在军营外站了片刻钟后。

    一道爽朗的笑声不由响起。

    “是锦年来了吗?”

    笑声响起,伴随着一道人影,从军营当中走了出来。

    是一名中年男子,身材魁梧,穿着铁甲,如同一座铁塔。

    他龙行虎步,散发出强大的气场,国字脸,威严无比,即便是带着笑容,也给人一种极其强大的压迫感。

    这便是山魁军营镇守将军,吴王志。

    “锦年见过将军。”

    见到来人,顾锦年拱了拱手作礼道。

    而一旁的李基却没有作礼,他是太孙,是上,不可能给下面人作礼的。

    “锦年侄儿。”

    “未曾想到有朝一日能在军营中见到你。”

    “这还真是不敢想象啊。”

    “见过太孙殿下。”

    吴王志望着顾锦年,发出爽朗笑声,不过看到太孙后,也恭敬的喊了一声,没有任何僭越。

    “吴将军。”

    “奉陛下旨意,前来调兵。”

    顾锦年也没有啰嗦,他需要调兵,而且要快,不要有任何迟疑。

    此言一出。

    吴王志神色没有变化,而是请两人入大营。

    当下,顾锦年与李基走进大营内。

    随着两人入内。

    吴王志的声音立刻响起。

    “锦年。”

    “是谁欺负你了?”

    他直接询问,看着顾锦年如此说道。

    “没有。”

    “叔叔,侄儿只是奉旨办事。”

    顾锦年开口。

    “唉。”

    “锦年,你这旨意不对,调兵之事,绝非是一张圣旨可以做到。”

    “需要陛下的龙符和兵部的虎符各自一半,才能调遣大军。”

    “一张圣旨,无法调遣十万大军。”

    “我看你眼中带有怒意,想来是遇到一些麻烦,不如这样,我遣派一千精锐,护你安全,再将我的将令给你,想来在江陵郡内,应当不会有人找你麻烦。”

    吴王志出声。

    不是他不帮顾锦年,而是顾锦年所作所为,完完全全就是破坏规矩。

    一张圣旨怎可能调遣十万大军?

    调兵之事,需陛下龙符的一半,外加上兵部虎符一半,不然的话,凭借一张圣旨,如果有人伪造圣旨,那岂不是乱套了。

    当然,他相信顾锦年不会去伪造圣旨,可规矩就是规矩。

    “将军。”

    “圣旨摆在这里,这是陛下的旨意。”

    “十万大军,一个都不能少。”

    “倘若朝廷怪罪将军您,侄儿以项上人头担保,必会为将军脱罪。”

    “再者,太孙也在此,如若出了事,也是我们二人的问题,怪不到将军身上。”

    顾锦年依旧坚定。

    他需要十万大军。

    一个都不能少。

    “锦年侄儿,这并非是脱罪不脱罪,随意调兵,是杀头的罪,锦年侄儿,你与太孙还未及冠,出了天大的错,倒霉的是叔叔啊。”

    他开口道。

    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太困难了。

    “这样,我加派三千铁骑跟随你,如何?”

    对方开口。

    以顾锦年的身份,给一千铁骑护着,问题不大,他也有这个权力。

    若加上圣旨,三千问题也不大。

    至少能解决一部分麻烦。

    然而,顾锦年没有多说,而是将圣旨摆在对方桌前,缓缓开口道。

    “叔叔,您先看看圣旨内容吧。”

    顾锦年淡淡开口。

    他知道,凭借一张圣旨想要调遣十万大军,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他既然敢来,也有信心。

    后者微微皱眉。

    但还是将圣旨展开,他知道这肯定是圣旨,但也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陛下既然允许顾锦年调兵,那么就一定会将龙符和虎符交给顾锦年。

    不然的话,凭借一张圣旨调遣十万大兵,这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

    只是,当圣旨展开后。

    吴王志的脸色瞬间一变。

    圣旨内容很简单。

    配合顾锦年,缉拿建德。

    是的,缉拿建德。

    但凡写的是建德余孽,他脸色也不会变得如此难看。

    可建德皇帝不一样。

    这可是陛下日日夜夜都想抓住的人啊。

    别说十万大军了,就算是二十万大军,只要能抓住,也不惜一切代价。

    “这圣旨,是真的?”

    吴王志望着顾锦年,眼神当中充满着质问。

    如果这封圣旨是真的,那他真的要好好思量了。

    毕竟拿任何理由,他都不会派兵。

    可拿建德皇帝出来,那就真不好说了。

    如果是真的,他没有派兵,耽误时间,陛下怪罪下来,他死无葬身之地。

    如果是假的,他派兵了,虽然会被惩罚,可大问题还是顾锦年和太孙,自己想要开脱,并非是难事。

    镇国公老爷子也不会袖手旁观。

    所以,他不敢赌。

    但来的人不一样,是顾锦年。

    如果是镇国公,他一句不说,直接派兵了。

    “吴将军。”

    “本世子与太孙殿下亲自出面,难道还有假?”

    “圣旨可以伪造,我们二人的身份也可以伪造?”

    “将军,我来江陵郡,就是陛下特派,将建德抓住,交赴京都。”

    “倘若耽误时机,到时候侄儿即便是想为叔叔说好话,也没用了,您知道陛下的脾气,建德皇帝,是陛下最想见到的人。”

    顾锦年开口,他一字一句,目光坚定有神道。

    一封圣旨。

    调不动十万大军。

    没错。

    可也要看看一封什么圣旨。

    建德。

    是大夏皇帝最想见到的人,这件事情也是百官都知道的事情。

    谁要是能抓住建德,封侯都有可能。

    这不是玩笑话。

    这一刻。

    吴王志脸色微微一变。

    他在衡量。

    也在纠结。

    过了半响后,吴王志深吸一口气道。

    “可否等一天,我让人千里加急,询问陛下。”

    “一天内,足够来回,倘若得到陛下同意,立刻派兵。”

    吴王志出声了。

    虽然还是没有直接答应,可他已经动摇了。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一来一回。”

    “也足够建德逃离,这个责任,我担不起。”

    顾锦年没有给对方任何一点时间考虑。

    将压力给了吴王志。

    得到这个答复。

    吴王志最终吐了口气。

    而后开口。

    “来人。”

    随着声音响起。

    刹那间,两名将士走了进来。

    这一刻。

    吴王志将一枚兵符丢了出去,神色严肃道。

    “紧急调动十万大军。”

    “随世子出征,镇压江陵郡。”

    “由世子为首,听从世子之令。”

    吴王志大声喊道。

    两名将士接过兵符,没有任何犹豫。

    “遵令。”

    说完此话,两人转身离开。

    而李基眼中更加惊愕了。

    至于顾锦年,却显得平静无比。

    “多谢将军。”

    顾锦年开口,道谢对方。

    “锦年。”

    “国公有恩于我,这件事情我就不去细细调查。”

    “但十万大军出动,朝堂必然会在第一时间知晓。”

    “你要做好一切准备。”

    吴王志出声。

    他没有多说,倘若这真是陛下的旨意,那他算是立功,如若不是陛下的旨意,倒霉的也是顾锦年与太孙。

    自己会受罚,但不会严惩。

    建德二字。

    足够抵消一切。

    “多谢。”

    顾锦年点了点头,他明白自己这是在玩火。

    可他就是要将这一把火,彻底燃烧起来。

    烧到朝堂不得不关注这件事情。

    轰轰轰。

    很快,整个军营彻底动起来了,一批批将士穿着铁甲,一匹匹战马集结。

    不少将士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在军令面前,没有一个人敢乱来。

    所有将士,整装待发。

    好在时间不是很赶。

    半个时辰内,十万大军彻底集结。

    三万铁骑,五万步兵,一万弓弩兵,一万铁甲兵。

    因为去的地方是江陵郡。

    辎重后勤这个可以适当减少,毕竟不是远征。

    一切准备就绪。

    十名偏将走进大营内。

    “锦年。”

    “这两位是我最得力的助手,徐进,王鹏,有任何事情你直接吩咐他们二人。”

    随着十名偏将到来,吴王志立刻开口介绍。

    “见过世子。”

    “世子殿下,人马已经准备就绪,可随时出征。”

    两人则第一时间朝着世子一拜。

    “好。”

    “侄儿就不寒暄了,还是多谢吴叔。”

    人来了,顾锦年也不啰嗦,再一次道谢吴王志后,便带着李基离开。

    而吴王志的声音也随后响起。

    “一切,以世子为主,不得违背军令。”

    他开口。

    强调了一句。

    一切是顾锦年主导的,十万大军必须要听顾锦年安排。

    此言一出。

    十名偏将齐齐回应。

    而随着众人离开后。

    军营当中。

    吴王志不由坐在主位上,神色沉思。

    也就在此时,一道身影走了进来,是军师。

    “将军。”

    “调遣十万大军,这不是小事,仅仅凭借一封圣旨,也不能如此啊。”

    “需要属下派人前去京都印实吗?”

    “属下怀疑,私自伪造圣旨啊。”

    军师走来,脸色有些难看。

    调遣十万大军,闻所未闻,不是战争时期,怎可能需要这么多兵马?

    “不用。”

    “顾锦年与太孙两个人,外加上这封圣旨,足够调遣了。”

    “若去问,只会增加麻烦。”

    “不问,有不知之罪,而且顾锦年当真聪慧,用建德来压我。”

    “这件事情,我们不要插手了。”

    “谁插手,谁死。”

    吴王志出声,脸色难看的很。

    军师听到这话,神色也有些不太好看。

    “将军,要不要通知郡守一声?”

    他继续问道。

    “不要。”

    “这件事情,一点都不能插手了。”

    “白鹭府的官员,当真是蠢不可及,有各种办法可以阻扰顾锦年,却偏偏用这种方法。”

    “还自作聪明。”

    “大军已经出征,谁都不碰,才是王道。”

    “不过,这江陵郡,要血流成河了。”

    他开口道。

    脑海当中不由浮现顾锦年那坚毅无比的眼神,他知道要出大事。

    “血流成河?难不成世子殿下敢杀府君?”

    军师皱着眉头,如此说道。

    “府君?”

    “你信不信他敢杀郡守。”

    “你知道本将如今最担心的是什么事情吗?”

    吴王志深吸一口气,杀一个府君算的了什么?

    十万大军,杀一个府君,还真不是什么大事。

    “将军的意思是?”

    军师有些好奇了。

    “有藩王率兵入场。”

    吴王志手掌都有些微颤。

    这是他最担心的事情。

    江陵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心里也有数,这背后牵扯到谁,他也知道。

    顾锦年如果这样查下去,必然会查出惊天案件。

    而有些人会坐不住。

    到时候,会发生真正恐怖的事情。

    那才是他最不想见到的。

    “藩王入场?”

    “那将军,您为何答应调兵?”

    军师有些不懂了。

    “你没有看到顾锦年的目光,如若我不答应,他会有乐文更多小说办法,而且会暴露我。”

    “只能答应。”

    “眼下要做的事情,就是什么都不管,派一百兵卒,时时刻刻监督,顾锦年所作所为,本将要时时刻刻关注,知道吗?”

    他出声,说到这里后,便没有再说话了。

    与此同时。

    军营之外。

    十万大军将一块空地直接站满。

    战马之上。

    顾锦年望着大军,心中也不由感慨万分。

    以往看历史书籍,动不动百万大军出征,或者是百万大军厮杀,他没有太大的感觉。

    可现在,望着这十万大军,一种难以言说的震撼感扑面而来。

    这种感觉,难以言说。

    十万。

    这个数量,看起来不多,可当真正出现在面前后,才会知道十万大军有多恐怖。

    三万铁骑,营造冲天杀气。

    五万步兵,皆目光坚毅。

    一万弩手,近战刀远程弩箭。

    一万甲兵,在太阳下,更是如同一群无敌的存在。

    顾锦年心中震撼。

    李基也是无与伦比的震撼,这一刻他彻底明白为什么自己爷爷想出去打仗了。

    这他娘的,也太热血了吧?

    来到众军面前,十名偏将在左右护着。

    “世子殿下,大军已准备周全,等待世子下令。”

    左偏将徐进开口,询问顾锦年。

    “传令。”

    “四万步兵直奔白鹭府,以最快速度。”

    “留有一万步兵,封锁江陵郡首府,不得自由出入,无军令者,私自进出者,杀无赦。”

    “再派遣五千精锐,入府城中,扣押所有官员,彻查家底,第一时间控制首府案牍库,不得有人私自闯入,违令者杀。”

    “倘若案牍库发生烧毁之事,督查将士,斩首示众,且一律连坐。”

    顾锦年开口。

    他神色冷冽,下达第一道军令。

    此言一出,众偏将眼神当中纷纷闪过一丝惊愕。

    没人想到顾锦年会这么凶残。

    进出者,杀!

    违令者,杀!

    保护不周者,也杀!

    而且还是连坐,凶残无比。

    但,慈不掌兵,的确是实话。

    “遵令。”

    有偏将出声,根本不废话,直接带领一万步兵精锐,前往江陵郡首府。

    其余大军。

    则是直接朝着白鹭府赶去。

    大军出征。

    黄沙连天,地滚山摇。

    千军万马,声势浩荡无比。

    而此时。

    江陵郡至白鹭府必经之路。

    数百铁骑正在与苏怀玉等人缠斗。

    因为不能伤人,三人受到很大限制。

    只能退不能进。

    好在三人实力不凡,问题也不大,负责拖延时间。

    然而,就在这一刻。

    轰隆隆。

    轰隆隆。

    如同地震一般。

    众人纷纷停下厮杀,将目光投了过去,眼神当中,满是好奇。

    然而。

    下一刻。

    黄沙漫天,密密麻麻的铁骑出现,弥漫出恐怖的杀气。

    一瞬间,这数百铁骑直接傻了。

    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一道如雷的声音响起。

    “将尔等全部拿下。”

    声音响起。

    是顾锦年。

    没有任何废话。

    大军之下,岂有安卵?

    许平派来的精锐,根本无法抵抗这么恐怖的军队。

    连作战的勇气都没有,直接束手就擒。

    人抓完后,大军再度出发。

    而苏怀玉三人,也彻底震撼了。

    他们知道顾锦年突然离开,肯定有事要做,但没想到的是,顾锦年居然这么猛?

    搬来十万大军?

    这是要做什么?

    “你调了多少兵马来?”

    苏怀玉咽了口唾沫。

    他见过疯子。

    可真没见过顾锦年这么疯的人。

    这一眼看去,光是铁骑就有数万吧?

    这股力量,放到边境去,都能跟匈奴打个三个月。

    “十万。”

    顾锦年淡淡开口,告知苏怀玉。

    得到这个回答,苏怀玉点了点头,而后缓缓道。

    “那我真要通知临阳侯再生个了。”

    这是苏怀玉的回答。

    调兵十万大军?

    他知道顾锦年肯定没有虎符和龙符。

    虽然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可顾锦年就是在玩火。

    礼部,兵部,满朝文武都要往死里参顾锦年一本,皇帝只怕都保不住。

    这已经不是玩火了。

    这就是彻底乱来。

    不过他最想不明白的是,驻军将军为什么会答应顾锦年。

    他想不明白。

    不管顾锦年说什么,调十万将士,没有龙符和虎符,他必然要被问责。

    只是,眼下不需要想了。

    兵马已经调遣来了,想这么多没用。

    如此。

    十万大军,朝着白鹭府赶去。

    而与此同时。

    江陵郡首府。

    府君宅内。

    一道身影,无比慌张奔来,直接闯入郡守书房。

    “不好了,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大人,出大事了。”

    管家跌跌撞撞闯入书房,惊扰正在练字的郡守。

    “发生何事?”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江陵郡郡守皱眉。

    心中对这个管家感到不满。

    这江陵郡能发生什么大事?如此慌张,当真是丢人现眼。

    “大人。”

    “山魁军营的人,把咱们江陵府包围了,所有城门都有重兵把守,有数千精锐直接入城搜查,将所有官员全部控制了。”

    “还有一小批人,正赶往宅府内啊。”

    管家开口,一番话,让郡守直接色变。

    “军营包围?”

    “这不可能。”

    “无缘无故怎可能发生这种事情?”

    “你有没有看错?是山魁营的?”

    江陵郡郡守瞪大了眼睛,有些失态。

    可还不等他说话。

    一些声音便在宅府内响起。

    “你们这是做什么?这里是郡守宅。”

    “你们要做什么?”

    吵闹的声音响起。

    很快,数十人出现在书房外。

    是一名偏将,带一百人,前来宅府当中。

    “周偏将。”

    “这到底发生何事?”

    看到来者何人,江陵郡郡守不由皱眉,他知道对方是谁。

    “请郡守大人见谅。”

    “奉军令办事。”

    “还望大人莫要怪罪。”

    后者开口,面容冷峻。

    “军令?谁的军令?”

    “老夫为何一点消息都没有?”

    他脸色难看,直接问道。

    “镇国公之孙,顾锦年,顾大人的军令。”

    对方回答。

    一瞬间,江陵郡郡守脸色更加难看了。

    “是他?”

    “他怎么能调遣山魁军营?这不是胡闹吗?”

    “让吴王志过来,老夫要亲自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当将军的。”

    “居然敢调兵封锁江陵郡,这是天大的胆子,是想要造反吗?”

    江陵郡郡守有些怒意。

    如果是吴王志的军令,他反而会凝重害怕,可听到是顾锦年的军令,顿时有些来火。

    顾锦年算什么东西?

    世子又能如何?

    调兵遣将这种事情,是一个世子能做到的吗?

    “大人。”

    “世子殿下有旨意。”

    “将军已经将兵符交给世子殿下了。”

    “如此,不管如何,我等奉命办事。”

    后者脸色明显更加冷了一下。

    他们是将士,是军人,奉命办事,谁都找不了他们的麻烦。

    “奉命办什么?”

    郡守冷冷开口。

    “这个就不是大人可以管的了,总而言之,世子没来之前,亦或者没有其他军令之前。”

    “还请大人老老实实待在宅府内。”

    他出声道。

    “若是老夫非要离开呢?”

    郡守脸色也冷下来了。

    他是堂堂郡守,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

    “那就只能奉命行事。”

    “世子有令,封锁所有官员府宅,违令者,杀无赦。”

    “郡守大人,本将不希望发生冲突,还请郡守大人行个方便。”

    后者开口。

    可这语气,就越来越冷了,尤其是眼中,该露出的杀气照样露出。

    郡守是很大。

    一方天官。

    可那又如何?他们这些当兵的,还真不怕地方官。

    军令如山。

    这才是重要的。

    听到这话,江陵郡郡守沉默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好。”

    “那老夫倒要看看,朝廷是什么态度。”

    “世子疯了,吴王志也疯了,老夫就等着看他倒霉。”

    他说完此话,便坐回原位,脸色阴沉可怕。

    后者没有在乎,淡淡开口道。

    “搜查书信,把守所有出入口,谁若是敢出去,杀无赦。”

    他说完此话,转身离开,真就一点面子也不给。

    如此。

    翌日。

    清晨。

    卯时三刻。

    烈日当空。

    白鹭府内。

    一片安详。

    城门口上,将士们如往常一般守着,有些将士更是伸着懒腰,眼神有点迷离。

    毕竟刚刚睡醒,略显精神不佳。

    可就在此时。

    突兀之间。

    轰轰轰。

    轰轰轰。

    如同地震一般。

    声音逐渐变大。

    抬头看去。

    远处。

    黄沙漫天。

    守城将士们一愣。

    再仔细观望,下一刻一个个脸色发白。

    “敌.......敌.......袭,敌袭啊。”

    最终,当看到无数兵马出现时,有人反应过来,颤抖着声音大吼道。

    咚咚咚。

    咚咚咚。

    战鼓敲响。

    意味着有敌袭。

    战鼓之声,响彻城内,一时之间,东南西北四个城口,皆然响起战鼓。

    白鹭府殿内。

    许平等人正在处理公务。

    然而,随着战鼓之声响起。

    众人脸色不由一变。

    “这是什么声音?”

    “是战鼓的声音,有敌袭吗?”

    “不可能啊,好端端怎么会有敌袭?当真有敌袭,首当其冲的也应该是江陵府啊,怎么会到我们白鹭府?”

    “走,快去看看。”

    “不要啰嗦,走。”

    众官员纷纷好奇,一时之间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可许平的脸色却变得无比难看。

    他一瞬间有一个大胆的猜想。

    “快去通知孔先生前来。”

    许平开口,深吸一口气,他知道要出事了。

    但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快,白鹭府所有官员纷纷赶往城墙之上。

    没有听将士们啰嗦,许平等人直接上城。

    很快,一幕让他们脸色发白的画面出现。

    远处。

    大军袭来,从四面八方涌入。

    地面都有些震颤。

    一个个黑色铁骑,在太阳下映照可怕,如同杀神修罗一般,朝着白鹭府涌来。

    “这是山魁军营的人。”

    “对,山魁军营的人,他们怎么来这里了?”

    “这是怎么回事?”

    “山魁军营的人,应该与顾锦年没关系吧?”

    “肯定没关系啊,这么多兵马,不是顾锦年可以调动的。”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

    他们一开始还以为是顾锦年回来了,毕竟白鹭府最近发生的事情,就是与顾锦年有关。

    如今看到山魁营的人,倒也松了口气。

    毕竟他们不认为,顾锦年能调动这么多兵马。

    “先看着说。”

    “关闭城门,没有本府的命令,不得开城。”

    许平皱着眉头,他如此说道,下达命令。

    如此。

    两刻钟后。

    大军出现,在城门三百步开外。

    黑压压的铁骑,耸立在城外。

    每个将士的眼神当中,都充满着冷意。

    这是大夏铁骑。

    勇猛无敌。

    而为首之人,让众人脸色难看。

    是顾锦年。

    “当真是顾锦年?”

    “他怎么能调遣这么多将士来?”

    “一眼望去,只怕有十万之多啊。”

    “调兵十万?”

    “山魁营为什么要答应?”

    “这不可思议。”

    “这下完了,这下完了。”

    官员们一个个脸色难看,没想到顾锦年真的调来这么多将士?

    这太夸张了。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不要慌张。”

    “即便是调兵,我等又没有做错什么,先看看他要做什么。”

    许平开口。

    他内心也十分震撼,可面上却显得镇定。

    城门之外。

    顾锦年抬起头,望着城门之上的许平等人。

    他的目光,平静无比。

    “敢问世子殿下,这是何意?”

    下一刻,一道声音响起,是白鹭府的官员开口,站在城墙之上,询问顾锦年。

    “开城门。”

    顾锦年没有理会,只是淡淡开口。

    “开城!”

    “开城!”

    “开城!”

    怒吼声响起,十万大军的声音,震散云霄,凝聚出一股恐怖绝伦的气势。

    城墙之上。

    守城将士一个个脸色难看,他们能够承受这样的压力,但心里还是慌啊。

    至于许平等人,却一个个面色煞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世子殿下。”

    “你调兵前来,包围白鹭府,是为何意?”

    “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好好协商吗?”

    许平开口。

    他也没有想到,顾锦年居然这么绝。

    调遣十万大军镇压。

    这太疯狂了。

    也完全出乎他预料。

    “传我军令。”

    只是,顾锦年没有回答。

    “半刻钟内。”

    “不开城门,破城而入,所有官员,全部斩首。”

    顾锦年开口。

    他神色冰冷。

    别的不说,不把城门打开,就别在这里啰嗦了。

    果然,此话一说,刹那间,所有将士们手握长枪,一万弓手,更是搭弩凝视。

    只要时辰一到。

    便是一场箭雨坠下。

    无情至极。

    “世子殿下。”

    “老夫不知世子殿下这是要做什么,可举兵来犯,这是重罪,还望世子殿下能够息怒,有任何事情,老夫必然与世子殿下好好协商。”

    许平出声。

    他自然不想看到双方刀兵相交,说句不好听的话,真厮杀起来,不用一刻钟,城门必破。

    而且一但发生任何问题,顾锦年必然会受罚,而他也绝对要死无葬身之地。

    原因无他。

    顾锦年调遣大军,不管用了什么手段,身为地方官,也应当查明情况,尽可能将伤亡降到最低。

    如果跟自己的军营厮杀在一起,那就是重罪,除非对方屠城。

    毕竟山魁军,直属陛下,又不是其他藩王军队。

    就算是有人假传圣旨,也绝对不能硬刚。

    只是,顾锦年没有回答。

    就这么静静看着。

    给人一种,时辰一到,就无情出手的感觉。

    安静。

    安静。

    众人都很安静。

    可这种安静,却营造出无法言说的压力。

    “大人,到底该怎么办啊,瞧世子的样子,若是我们不开城门,他真的要破城而入啊。”

    “是啊,大人,不如就让世子进来吧,我等问心无愧,他就算要蛮横行事,也不能滥杀无辜吧?”

    “大人,顾锦年如此行为,必然会被人传入京中,他也不敢乱来,不如就打开城门,看一看顾锦年到底要做什么。”

    “是啊,开城门吧。”

    一时之间,这些官员纷纷开口,他们是真怕。

    而许平也不由深吸一口气。

    他有些左右为难。

    不开城门,他相信顾锦年敢破城。

    开城门,很多事情就真的不好说了。

    过了一会。

    许平最终深吸一口气,几乎是咬着牙道。

    “开门。”

    他开口。

    下达命令。

    当下,硕大的城门缓缓打开。

    而顾锦年没有废话,带着铁骑入城。

    五千铁骑跟随顾锦年入城。

    其余将士则从四面八方涌入白鹭府。

    “传世子军令。”

    “把守府内一切街道,控制案牍库,府衙,官员府宅。”

    “若发现可疑者,直接逮捕缉拿。”

    王鹏的声音响起。

    下达顾锦年之前交代的军令。

    而城门打开。

    顾锦年骑着铁骑缓缓走入。

    这一刻。

    他的气场,也在瞬间变得十分可怕。

    这是十万大军带来的气场。

    许平等人,再一次出现在城门口,如之前一般,迎接顾锦年。

    只不过,这一次,却没有之前的那般笑容。

    取而代之,是凝重。

    “我等见过世子。”

    当顾锦年再次出现,白鹭府的官员齐齐开口,朝着顾锦年作礼。

    “世子殿下。”

    “府内未曾收到朝廷任何军令,不知世子殿下为何带兵包围白鹭府?”

    “敢问世子殿下,是否带有公文?”

    许平看着顾锦年,如此问道。

    对方有十万大军,这一次他不敢乱来了。

    听到这话。

    顾锦年很淡然,直接让人取来小册,用小笔在上面写下两个字。

    而后撕下,丢在许平脸上。

    “这便是公文。”

    “还需要本世子再写一张吗?”

    顾锦年开口。

    而许平听到这话,脸色有些难看,尤其是当纸张落下,‘路引’二字出现后,许平脸色更加难看。

    嚣张。

    这太嚣张了。

    可这有什么办法?

    人家带十万大军前来。

    自己有办法针对吗?

    也就在此时。

    一道身影也快速走来。

    是孔振的身影。

    他快步走来,同时望着这些铁骑,神色有些难看。

    当来到顾锦年面前后。

    孔振的声音立刻响起。

    “私自调兵,为律法不容。”

    “世子殿下,您带兵入城,这不符合规矩。”

    “还请世子殿下给个说法。”

    孔振出场。

    虽然他没有官职,可他是大儒,并且是孔家大儒,地位极高。

    被许平请来,自然有底气质问顾锦年。

    啪。

    一瞬间,马鞭挥动,孔振脸上瞬间出现一道血痕。

    是顾锦年出手。

    对于这个孔振,顾锦年没有一点好感,本来就跟孔家有仇,没想到对方还敢出来作死。

    那顾锦年就不管了。

    一鞭子抽打下去。

    孔振瞬间发出惨叫声。

    众官员顿时发抖,也有些官员目露愤意,可却不敢多言。

    “不符合规矩?”

    “我的规矩,就是规矩。”

    “孔振,你算什么东西?一无官职,二无身份,敢质问本世子?”

    “许平。”

    “这白鹭府府君,到底是你,还是这个孔振?”

    顾锦年声音冰冷。

    他抽打完孔振后。

    其目光冷冽无比。

    此言一出,后者咽了口唾沫,随后开口道。

    但却一语不发。

    军威之下。

    他真不敢说什么。

    “敢问世子殿下,如此动作,到底要做什么?”

    “无论我等有错无错,还请世子殿下告知。”

    不过,许平没有开口,有其他官员出声,询问着顾锦年。

    只是,顾锦年没有理会对方。

    而是坐在马上,静静等待着什么。

    一炷香后。

    徐进的身影出现。

    身后跟随着数十名将士,带着一个妇人前来。

    这妇人,正是前些日子闯入宴会之人。

    只是,当看到这名妇人。

    顾锦年脸色顿时变了。

    因为这妇人头发蓬乱,身上满是脏污,双眼无神,痴痴呆呆,更是有些胡言乱语。

    “世子殿下,人已找来。”

    “只不过,人已经疯了。”

    徐进开口,来之前顾锦年就交代他一些事情,主要就是找到这个妇人。

    他搜查很久,找人询问,这才发现这名妇女。

    可不同的是,对方已经疯了。

    听到徐进之言。

    顾锦年不由深吸一口气,目光如刀,望着许平等人。

    “看来许府君是真的不把本世子的话放在心上啊。”

    “我说过,要是她出了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来人。”

    “将白鹭府府君许平给我拿下。”

    “给我就地仗刑一百。”

    顾锦年开口,声音有点发冷。

    此言一出,许平直接绷不住了。

    “世子殿下。”

    “我是朝廷命官,没有过错,你不能仗刑我。”

    “再者,她失心疯,与我无关啊。”

    许平开口。

    彻底慌了。

    仗刑一百,这就是要他的命啊。

    只不过这帮将士们可不在乎这么多,军令如山,直接下马,找来刑具,将许平按在地上,直接行刑。

    7017k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5114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511490.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