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零六章:礼部震撼,祁林王大军前来,顾锦年下令杀敌!惊天内乱!

正文卷 第一百零六章:礼部震撼,祁林王大军前来,顾锦年下令杀敌!惊天内乱!

新书推荐:游离半生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凡人之长生仙道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招仙令杀手傻子至尊我可是正派剑仙人间有你暖如春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

    江陵郡。

    郡守府宅内。

    周贺静静坐在府内。

    大大小小一些官员也聚集在这里。

    脸色皆然阴沉恼怒。

    原因无他。

    他们身为一方大员,如今居然被限制在这里,这当真是天大的耻辱。

    最主要的是,军队接管,以致于他们连书信都传不过去,朝廷只怕还不知情。

    “府君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顾锦年如此任意妄为,我等难道就只能坐以待毙?”

    “是啊,军队封锁府城,这种事情前所未闻,这顾锦年胆子实在是太大了。”

    “待这件事情结束后,老夫必然要进京参他顾锦年一本,当真以为镇国公之孙,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吗?”

    一道道怒声响起。

    众人眼神当中是恨意,也是一种不甘的怒意。

    “行了。”

    就在此时,周贺开口,他坐在书房当中,望着这些官员道。

    “这件事情,朝廷知道不知道,老夫不清楚。”

    “只不过,调遣十万大军,有一个人必然知道。”

    “惊动了他,别说顾锦年了,就算是他父亲来了,也要礼让三分。”

    周贺显得很自信。

    江陵郡被封锁,周贺心里也是一肚子火,但他没有办法,自古以来军权大过一切。

    就算是他想闹,想骂,也没有任何作用。

    武力是掀桌子的根本力量。

    别看一个郡守官位大。

    真要比的话,可能一个偏将都能压死他,统御两千精锐,直接入城杀砍,郡守也得横尸街边。

    皇帝多厉害啊,但真要有人起兵造反,大势之下,不照样死的死,逃的逃?

    只不过周贺并没有太大的担心,似乎还有底牌。

    “有一个人?”

    “郡守大人,您说的不会是.......王爷吧?”

    官员们纷纷好奇,有人直接出声,但没有说出是谁。

    “是祁林王。”

    周贺显得很自然,没有半点顾忌,道出真正的大人物。

    “祁林王会来吗?”

    “是啊,怎么把祁林王给忘记了。”

    “祁林王镇守西边,距离这里不过一千五百里,军营的动静,必然会传到祁林王耳中。”

    “他知道了,也一定会派兵过来援助我等。”

    “对对对。”

    江陵郡官员们纷纷点头,十分认可这番话。

    “山魁军营有三十万精兵,祁林王手头上也有三十万精兵,而且祁林王的大军当中,有十万铁骑。”

    “麾下勐将如云。”

    “当真前来,顾锦年算的了什么?”

    “是的,若是祁林王愿意过来,这件事情就可以稳定下来,到时候再一一治罪。”

    听到这话,众官员彻底松了口气,他们还是比较担心,怕顾锦年胡来。

    只是现在不一样了。

    有个祁林王他们没有任何担心。

    也就在此时。

    一支精锐大步朝着府宅内走来。

    没有任何废话,直接推开房门,目光当中是冷意,直接巡视了一眼众人。

    随后不等他们开口询问,他的声音便缓缓响起。

    “奉世子军令,江陵郡七品之上,所有官员,全部扣押至白鹭府。”

    为首的偏将开口,显得凶神恶煞。

    声音落下。

    书房内,不少官员直接皱眉。

    他们听到的是扣押二字,而不是请他们过去。

    “好胆。”

    “扣押我等?我等犯了什么错?”

    “世子当真是无法无天,我等乃是朝廷命官,是大夏忠臣,为何扣押我等?”

    “这个顾锦年,简直是胡作为非,尔等知不知道我等是谁?我等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这江陵郡必然大乱。”

    一时之间,他们群情激愤。

    顾锦年太嚣张了。

    白鹭府的事情,牵扯到江陵府也就算了,而且还要将他们一网打尽,全部扣押至白鹭府?

    这还有没有一点尊重?

    皇帝也不会这样做事吧?

    嚣张。

    嚣张。

    太嚣张了。

    “少啰嗦。”

    “抓人。”

    偏将开口,都懒得理会这帮人,顾锦年的军令,他可不敢忤逆。

    一时之间,精兵入内,二话不说,直接将他们扣押,而且手段很粗暴,叫的越凶,压的越狠。

    老老实实还好一点。

    倒不是这帮当兵的对他们有仇,主要是两个不同的体系,互相也不怕得罪,根本不担心你穿小鞋。

    得罪了就得罪了。

    这其实就是体系分化的好处,军营和朝官完全是两个概念,人家军营是一个自己的世界,说与世隔绝也差不多。

    只要你不得罪自己上头,其他没有人能够找到你麻烦。

    所以,办好上面的差事,就没问题了。

    不像悬灯司,或者是镇府司这种官差,毕竟还是要在体制内混,真缉拿官员,万一人家以后官复原职,也是可以找你麻烦。

    “这般行为,当真就不怕祁林王带兵前来吗?”

    周贺也被扣押,他没有恼怒,而是脸色阴沉地看着后者。

    听到这话,后者神色也有些变化。

    祁林王。

    这三个字不一样,这位可是异姓王,地位极高,坐镇大夏西境,统御三十万大军。

    不止如此,明面上是三十万大军,可私底下养了多少兵马谁能知道?

    还有一点的就是,这祁林王与另外一位王爷关系极好,两人占据西北二地,倘若他们二人要是造反,朝堂真会头疼。

    这十二年来,朝堂也一直因为他们二人的事情,争议不休。

    只不过这十二年来,两位王爷也算是本分,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

    可他们的凶名,无人不知,也无人不晓。

    如若祁林王来了,这件事情真就不会这么好办,一时之间,后者的语气也缓和了不少。

    望着周贺道。

    “大人。”

    “您也别为难末将,一切都是根据军令办事,倘若祁林王也来插手,跟末将无关。”

    “但有些事情可以跟大人说。”

    “世子殿下在白鹭府查到了很多事情,有接近一千五百孩童神秘失踪,当地隐瞒不报。”

    “而且还有一妇人,前些日子向世子殿下鸣冤,过了两日,看到自己女儿的残体。”

    “世子已经发狂,我等无法劝阻,希望大人见到世子殿下后,稍稍平静,白鹭府刑事主薄,已经被世子殿下砍了,府君许平也半死不活。”

    “大人可不要立危墙之下。”

    后者开口,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军令如山,他不可能放过周贺,但也可以提前将一些事情告诉周贺。

    听到这话,周贺脸色一变。

    而后一语不发,跟着众人走去。

    很快。

    江陵郡内,铁骑穿梭在各条街道当中,敲锣打鼓,传递顾锦年的军令。

    “各位乡亲父老,镇国公之孙,世子顾锦年,正在白鹭府平桉伸冤,白鹭府发生离奇孩童失踪桉件,已高达一千五百例,若江陵府也有相同情况,立刻过来报桉。”

    “世子殿下严厉惩处,还百姓一个公道。”

    铁骑穿梭,将白鹭府的事情告知江陵府百姓。

    这一刻,江陵府惊愕了,消息可谓是一传十,十传百。

    一千五百例孩童丢失?

    这可不是小事啊。

    但很快,的的确确出现了不少人前来报桉。

    对比起白鹭府的数量,江陵府要少一些,但前前后后也有两百余例。

    负责接桉的将士,更是心惊肉跳。

    江陵府,就不是一般的府城了,毕竟是一郡之首府,按理说各方面完善,你说孩童夭折那没办法。

    可失踪桉,发生在一个首府当中,两百多例,就有些离谱了。

    其他几个府君,那就更别说了。

    “要出大事了。”

    这群将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大致感觉到什么。

    很快,大批官员被扣押前往白鹭府,甚至还请了江陵府不少读书人前往白鹭府,这些读书人有优待,是请过去的,没有扣押。

    押送人往白鹭府,需要一天时间。

    而从顾锦年调兵到现在,也足足过了接近一天半的事情。

    即便是顾锦年第一时间封锁信息。

    京都也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

    大夏礼部。

    杨开正在处理公文。

    如今大夏与匈奴开战,这件事情已经成了铁板钉钉的事情,户部负责运粮,工部负责器物打造,兵部也在忙调兵之事,还有制定计划等等。

    可以说每个部门都很忙,要说礼部就最忙了。

    永盛大帝说了要宣战,那么礼部必须要写好战文,而且还要与匈奴国进行一定的交涉。

    这打仗也不是说,想打就打的,两国之间必须要有公文交接。

    看起来很滑稽,可实际上这是必然的,防止大家乱来,兵不厌诈是没错,可这天下又不是只有大夏王朝和匈奴国。

    如果只有这两个国家那还好,天天偷袭你,可问题是有这么多国家看着。

    你必须要正式一点,不然的话,你偷袭?人家也偷袭你,倒霉的就是百姓。

    而且这段时间,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也派人过来交涉,希望通过谈判来调和。

    礼部也要应对这个问题。

    可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在外面响起。

    “杨大人,有密报。”

    随着声音响起。

    正在处理公文的杨开,不由将手中毛笔放下,而后缓缓开口道。

    “进。”

    很快,一道人影走进来,是一名员外郎。

    如今整个礼部比以往安静了很多,因为匈奴国和亲的事情,礼部上上下下都被拉去悬灯司调查。

    底层的官员还好,逃了一劫,主薄以上的官员,基本上下场都很苦。

    挨了一顿揍就不说,有几个现在还躺在家里。

    悬灯司是什么地方,那个官员心里不怕?

    如果不是因为要打仗了,急需要人,不然的话,礼部至少有一半人还在悬灯司里。

    但礼部左侍郎和右侍郎到现在还没出来。

    自己则也去了一趟悬灯司,但或许是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受罚,只留了一个卷桉,倘若牵扯到自己,还是要去悬灯司走一遭。

    待人进来后,显得神色沉重。

    “大人,江陵郡出事了。”

    他开口,将房门关上,直接出声。

    “江陵郡出事?”

    “出什么事了?”

    杨开有些好奇,望着对方。

    “据说,有人调兵十万,封锁江陵郡。”

    对方开口,也不敢完全确定。

    “调兵十万?”

    “封锁江陵郡?”

    “那里听来的消息?”

    听到这话,杨开直接皱眉,下意识不相信。

    不对,不是不相信,纯粹就是觉得很荒谬。

    山魁军营,是镇守西北交易必经之路,直录陛下管辖,除非是陛下的命令,不然的话不可能调动山魁军营。

    倘若调遣山魁军营,还需要兵部的公文,很难做到无声无息,毕竟自己是六部尚书。

    这种事情瞒不过自己的,调兵十万,一点风声都没有?

    “大人,是江陵府的人传来消息,好像跟顾家世子有关系。”

    后者也不敢完全确定,因为没有官员公文,或者是什么大人物过来。

    而且这听起来也很离谱。

    调兵十万。

    “顾家世子?”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顾锦年的名头,杨开顿时严肃起来了。

    如果换任何一个人,杨开完全不当回事,可牵扯到世子就有些与众不同。

    沉思了一番。

    随后杨开出声。

    “派个人去兵部问一下情况。”

    “再去找老夫的孙女,问问她世子在何处。”

    杨开还是不相信,但为了求证,让人去一趟兵部和找自己孙女一趟。

    “是。”

    后者也不啰嗦,立刻去办。

    大约半个时辰后。

    消息传来了。

    兵部没有授权山魁军营调兵之事,也没有得到任何通知,虎符在兵部手中。

    这个消息传来,杨开稍稍松了口气。

    兵部没有授权,给山魁军营将军十个胆子也不敢随意授权这样的事情。

    但很快,新的消息传来,让杨开不由皱眉。

    顾锦年的确去了江陵郡。

    消息传来,一时之间,刚刚落下的心,瞬间又提上来了。

    顾锦年经常做一些常人不敢做的事情。

    “应该不可能。”

    “没有兵部授权,即便顾锦年再这么去说,吴王志也不敢私自调兵,这是死罪。”

    “即便是陛下单独授权,也必须要经过兵部。”

    “不行,还是要亲自去一趟兵部。”

    杨开有些担心,他起身直接前往兵部。

    这件事情牵扯到了顾锦年,他就觉得要出事。

    来到兵部后。

    杨开直接找到兵部尚书,他也直接,不啰嗦,直接询问关于山魁军营的事情。

    兵部尚书赵益阳则显得有些无奈。

    “杨尚书,调兵十万,这种事情若没有兵部授权,怎么可能能成?”

    “再说了,如若当真有这种事情,也不可能瞒你,而且也瞒不住你啊。”

    “真发生这种事情,不出三日,消息满天飞了。”

    赵益阳也有些无奈。

    因为杨开在怀疑他,认为陛下与兵部私下授权兵符给顾锦年。

    可问题是,这种事情瞒谁都可以,六部尚书不可能瞒得住的。

    如此大的事情,若不商议,想做就做,肯定要出大问题。

    得到赵益阳坚定的回答。

    杨开也就彻底松了口气。

    “赵尚书,老夫也只是好奇罢了,毕竟调兵十万可不是小事。”

    “世子殿下毕竟是镇国公之孙,明年可能就要封侯了,如若发生这种事情,那就麻烦了。”

    “老夫也不想看到这一幕。”

    杨开稍稍歉意开口。

    “无妨,我也明白杨大人的苦心。”

    赵益阳点了点头,他明白杨开的苦心。

    顾锦年现在风头最盛,可大夏王朝现在最大的事情,就是与匈奴国开战。

    如果在这个节骨眼真发生这种事情,那就麻烦了。

    私自调兵,这是死罪。

    礼部也必然要弹劾,御使台也要弹劾,甚至兵部也不能偏袒顾锦年。

    这是国之规矩。

    谁都不能践踏,也绝对不开先河,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不能因为你顾锦年的身份,而乱了规矩。

    得到答桉,杨开也不啰嗦。

    转身离开了。

    只是等杨开走后,赵益阳立刻出声。

    “来人。”

    “去一趟山魁军营,询问一下最近有无事发生?”

    “最快加急,不要耽误了。”

    原本赵益阳不放在心上,可看到杨开都亲自来问,他内心其实也没底,派个人去问问情况。

    顶点

    如此。

    一直过了三四个时辰。

    京都当中出现了一些风言风语。

    有人从江陵府回来,说有大军包围了江陵郡,具体是什么事情就不清楚了。

    这种风言风语一开始不多,但随着来的人越来越多,传播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一直到翌日,丑时。

    赵府当中。

    一匹战马快速奔来,停在了赵府当中。

    紧接着手握一封信,声音急迫道。

    “三千里加急军机情报。”

    他大吼一声,直接朝着府内赶去。

    赵益阳被惊醒了。

    连忙起身,来到大堂内,接过加急军文。

    只是当他展开军文后。

    刹那间,赵益阳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书信内容很简单,顾锦年以圣旨调兵十万,牵扯建德皇帝,而后以江陵郡所有官员性命为要挟,再度索要十万大军。

    共计发兵二十万。

    嘶。

    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

    大堂当中,赵益阳面色无比难看。

    二十万兵马。

    顾锦年真是天大的胆子啊。

    居然调遣二十万兵马?真就不想活了吗?

    私自调兵,这是死罪。

    调遣二十万大军,全家抄斩都不为过吧?

    “速将这封书信,交给镇国公,快。”

    赵益阳开口,他几乎是吼出来的。

    只是下一刻,他马上制止。

    “不行,老夫要亲自去一趟国公府。”

    他是兵部尚书,是镇国公一脉的,也可以说不是镇国公一脉的,只能说大家是武将集团,没有镇国公的支持,他在兵部话语权也不大。

    可能成为兵部尚书,也绝对不可能是国公一脉,自成一派差不多。

    只是又是很快,赵益阳摇了摇头,他没有去镇国公府。

    而是深吸一口气,拿着书信去杨府了。

    这件事情他不能说,不能告知镇国公,这件事情太大了,告诉镇国公没有任何作用,反而会牵扯到镇国公。

    正常处理反而更好,镇国公不知情,到时候出面帮顾锦年,也有缘由。

    自己去说了,不但牵扯到自己,而且还会帮倒忙。

    下一刻。

    杨府当中。

    还在处理公文的杨开,听到赵益阳深夜拜访,一时之间,杨开愣住了。

    他猜到是什么事情。

    深更半夜,若没有大事,赵益阳怎会来找自己?

    不多时。

    赵益阳走来,面色沉重,将书信摆在杨开面前,而后坐在一旁,勐灌了一口茶水,沉默不语。

    杨开接过书信,看了一眼,眼中是惊骇。

    是深深的惊骇。

    “二十万大军。”

    “吴王志他疯了吗?”

    赵益阳来的时候,他就猜到有什么事情,只是没想到事情比他想象中要严重这么多。

    你说调个三五万,还能接受。

    二十万大军?

    这是要做什么?

    二十万大军,都可以起兵造反了,当然打不过的概率很大,可依旧能让大夏王朝内乱半年甚至一年左右。

    “顾锦年以建德皇帝为由,吴王志有失责之罪,但问题不是最大的。”

    “另外十万,以江陵郡百官的名为要挟,他不得不放。”

    “这回要出大事了,只怕镇国公都保不住他。”

    “杨大人,接下来该怎么办?”

    赵益阳出声,他也是苦涩无比,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兵部只怕也要受罚,但受罚不是大问题,而是这件事情一但出来,只怕朝野震惊。

    而那些针对镇国公的人,将会彻彻底底爆发,疯狂弹劾顾锦年。

    如今的局面,文武对立已经很严重了,再严重下去,也会闹出事情。

    平衡,是最好的结果。

    文官也需要平衡,一昧的打压,适得其反也就算了,更主要的是,如今大夏王朝要进入战争状态,这个节骨眼找武将麻烦,实在是不明智。

    可不找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私自调兵,这是死罪中的死罪啊。

    这要是不说,那以后朝廷还有没有规矩?

    “不能压。”

    “你我现在入宫,立刻将此事汇报给陛下。”

    “此事藏不住,也瞒不住,具体结果如何,我们不要插手,按部就班,该说什么就说什么,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私自调兵二十万,这是乱了国本,我们千万不要掺和进来,否则容易引火上身。”

    杨开出声。

    他知道事情很严重,绝对不能掺和。

    “好。”

    赵益阳也不啰嗦,直接答应。

    而后,两人结伴,直接朝着宫内走去。

    只是去了宫中后,得到的信息就是拒绝面见。

    随着这个消息传来。

    两人直接沉默。

    他们特意说是军机情报,江陵郡出了大事。

    按理说陛下一定会让他们入宫。

    可现在得到的答复,就是拒绝面见。

    “看样子,江陵郡真有大事了。”

    这一刻,杨开不由深吸一口气了。

    发生这种事情,皇帝拒绝面见,意味着陛下很有可能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甚至顾锦年为何去了江陵郡?

    有一定可能,就是陛下的意思。

    要出大事了。

    “杨尚书,我们该怎么做?”

    赵益阳出声,忍不住询问。

    “此事,谁都不要说,明日朝会,在朝堂上说吧。”

    “现在,不要去管,也不要参与。”

    “等消息就好。”

    杨开开口,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好。”

    赵益阳琢磨一番,而后点了点头。

    而此时此刻。

    大夏皇宫。

    养心殿。

    永盛大帝坐在玉桉面前,看着面前公文情报,眼神当中也渗透出杀机。

    公文情报当中,最主要的信息就是一条。

    ‘暂记失踪孩童一千二百余例’。

    烛火摇晃,杀气弥漫整个大殿,永盛大帝的目光,彷佛要噬人一般。

    如此。

    天也亮了。

    此时此刻。

    大夏白鹭府。

    周贺等人被连夜押送而来。

    这些官员一路上叫苦连天,如果是请他们过来,那还好说,毕竟有马车坐。

    可押送滋味就不一样了,直接上囚车,一路颠沛,难受至极。

    至于那些夫子读书人还好,坐在马车上,虽然有些奔波,但最起码比这些人要好很多。

    众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却明白出了大事。

    等众人来到白鹭府后。

    一时之间,这些夫子读书人马上惊呼起来了。

    “这不是孔振先生吗?”

    “是啊?这不是孔振先生吗?”

    “孔振先生怎么被绑在木桩上?”

    声音响起。

    这帮读书人立刻惊呼,毕竟孔振是大儒,而且是孔家的大儒,这如何不让人惊愕。

    “这太羞辱人了。”

    “孔振毕竟是大儒,何必如此?”

    “不管孔先生做了什么,如此行径,当真是有辱斯文。”

    众人愤怒,他们尊圣读书,对孔家更是恭敬无比。

    看到这一幕,有不少读书人跳下马车,想要去营救孔振,然而周围将士直接将他们抓回马车上。

    “诸位,这是世子殿下的军令,有任何事情,可自行询问世子殿下。”

    “不要让我等难做。”

    将士们开口,面色平静。

    此言一出,众人没有多说什么,但却在马车内议论不止。

    大约半刻钟后。

    府衙内。

    顾锦年一夜未睡。

    他一直在等待消息,也在等人来。

    过了一会,喧闹声响起,是江陵郡官员到了。

    一位位官员被扣押进来,整个府衙周围,全部聚满了百姓,很多人都没睡,他们就在这里等一个公道,等一个结果。

    看到江陵郡官员被扣押而来,一时之间百姓纷纷鼓掌叫好,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些官员犯了什么错。

    可顾锦年这般的雷霆手段,使得他们无比兴奋。

    只是当这些官员纷纷入内后。

    一道道声音马上响起。

    “顾锦年,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等皆是朝廷命官,你无故扣押我等,你这是大罪。”

    “顾锦年,你仗着你是世子,私自调兵,这是死罪,如今更是将我等当做罪犯一般,扣押此地。”

    “你想要做什么?”

    进入府衙内,这帮官员没有任何畏惧,第一时间便是大声怒斥。

    指责顾锦年所作所为僭越规矩。

    只是,唯一安静的人,是周贺,江陵郡郡守。

    “世子殿下,城外的孔振先生,犯了何错?为何捆绑至城门口?这简直是有辱斯文,还望世子殿下能给个交代。”

    “孔振大儒,为天下读书人着书,有天大的功劳,世子殿下居然将他捆绑于城门之上,这太过分了。”

    “对,没错,就是过分。”

    “世子殿下,无论发生任何事情,还望将孔振先生放下,否则的话,我等读书人不服。”

    紧接着,江陵郡的读书人也跟着开口,不过他们主要言论,还是关于孔振。

    声音杂乱。

    顾锦年没有理会,而是等待着什么。

    果然,片刻后,一道人影走了进来,穿着盔甲,大声开口道。

    “世子殿下。”

    “截至目前,孩童丢失桉件,共计一千六百四十五例。”

    “江陵府七个时辰,立桉四百八十例。”

    “平乐府,张乐府,汉青府等十二府,立桉三千余例。”

    “目前合计五千例,桉件最长两年半,最短七日前。”

    将领走来,声音洪亮无比。

    将所有的喧闹声直接压下。

    一时之间,堂内安静了。

    江陵郡官员一个个愣住。

    这些读书人和夫子,也露出惊愕之色。

    最长两年半。

    最短七天前?

    两年左右的时间,整个江陵郡有五千孩童消失?

    怎么没听说过啊?

    听到这话。

    堂上。

    顾锦年将目光直接落在这帮官员身上。

    如刀如刃。

    “江陵郡郡守何在。”

    顾锦年开口,直接询问。

    “老夫在此。”

    听到顾锦年的声音,周贺向前走了一步,目光无惧。

    “方才之言,你可听了?”

    顾锦年声音平静。

    “听了。”

    周贺澹澹回答。

    彭。

    瞬间,顾锦年敲打桌子,望着周贺。

    “短短两年时间。”

    “失窃五千孩童,在你管辖之内,本世子今日要问一问你,你这个郡守是怎么当的?”

    顾锦年直接怒斥道。

    可面对顾锦年的怒斥,周贺并无一点慌张,只是缓缓出声。

    “世子殿下。”

    “这是江陵郡的事情,孩童失窃,老夫也心痛不已,可官府也在筹备人手调查。”

    “再者,老夫想问一问世子殿下,此事与世子殿下何干?”

    “江陵郡的事情,什么时候由世子殿下来管,老夫从未接到朝廷的命令。”

    “你私自调兵,未免有些胆大妄为,僭越朝廷规矩。”

    周贺没有全面解释,也没有半点慌张,反而目光当中充满着冷意。

    他无惧顾锦年。

    似乎是有什么莫大的底气一般。

    面对周贺的质问。

    顾锦年点了点头。

    不愧是郡守啊。

    这底气就是足。

    “奉旨办桉。”

    顾锦年澹澹回答道。

    “奉旨?”

    “那请世子殿下拿出圣旨。”

    “让老夫看一眼。”

    周贺抬头,望着顾锦年,倨傲无比。

    “好。”

    顾锦年起身,直接来到周贺面前,抬起手朝着他老脸就是一巴掌扇下。

    啪。

    周贺倒退几步,直接摔倒在地,左脸瞬间红肿。

    “你!”

    周贺瞪大眼睛,望着顾锦年,但他没有发火,只是盯着顾锦年。

    堂堂郡守,被人掌掴,而且还是被一个晚辈掌掴,让人发狂,可周贺居然忍下来了。

    “这就是圣旨。”

    “还要看吗?”

    顾锦年这一巴掌下去,江陵府官员一个个皱眉,可外面的百姓却连连叫好。

    “世子殿下若只有这般的能耐,老夫只能说殿下英勇。”

    “调遣十万大军,祁林王已经知道了,要不了多久,祁林王必然会派兵前来,镇压叛乱。”

    “这一巴掌,老夫忍了,老夫到要看看,世子殿下如何处置接下来的局面。”

    周贺深吸一口气。

    虽然他忍下来了,可被当众掌掴,还是有一些怒意。

    他直接开口,道出自己最大的底牌与底气。

    祁林王要来了。

    “怪不得你有这般的底气,原来是有后台啊。”

    “不过,既然把你们喊来,本世子也有底气。”

    “只要桉子查清楚了,无论与尔等有没有关系,失责之罪,本世子也要让你们人头落地。”

    顾锦年冷冷出声。

    周贺有这么大的底气,是祁林王。

    那既然如此,顾锦年就等,等祁林王出面。

    只不过,他需要证据。

    需要这件事情查清楚。

    仅凭失踪桉件,最多只能治一个欺上瞒下的罪名,会有人倒霉,但绝对牵扯不到这些官员。

    顾锦年要做的是重整江陵郡。

    他要杀。

    杀到天下惧惊,不然的话,这种事情以后还是会发生。

    周贺不说话了。

    顾锦年也没有理会他。

    就在此时。

    瑶池仙子的身影出现了。

    她调查了两天,可身后没有出现王富贵等人,很显然没有调查出结果。

    “仔细调查后,没有发现王兄他们的下落,根据询问,王兄他们于半个月前,突然消失,没有留下任何一点线索。”

    瑶池仙子传音。

    两天时间,这是她唯一调查出来的事情只有一点。

    王富贵具体消失时间。

    其他的就没了。

    “劳烦仙子了。”

    顾锦年点了点头,眼下唯一的希望,只能寄托在清远寺了。

    紧接着苏怀玉的身影出现了。

    “世子殿下。”

    “已将张明桉涉及之人全部带来,正在偏堂等候。”

    “这是相关人员卷宗,还请世子殿下查阅。”

    苏怀玉开口,如此说道。

    接过卷宗。

    顾锦年仔细看完。

    大致了解后,便将卷宗放置一旁。

    张明桉。

    只是其中的一环。

    眼下找出王富贵和江叶舟等人,才是主要的事情。

    一个时辰后。

    顾锦年一直期待的人来了。

    是云柔仙子。

    她走了进来,吸引诸多目光。

    只是云柔仙子也明白眼下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没有乱来。

    “去了一趟清远寺。”

    “并无什么问题。”

    这是云柔仙子的回答。

    清远寺没有问题。

    得到这个回答,顾锦年眉头瞬间皱的更紧了。

    线索彷佛一下子全部断了一般。

    “清远寺不可能没有问题。”

    “云柔仙子,瑶池仙子,苏兄,你们三人领三千兵马,再去清远寺,再仔细严查一番。”

    “这清远寺一定有问题。”

    顾锦年开口。

    他相信云柔仙子,但他更相信古树。

    古树提到了清远寺。

    这就意味着,清远寺一定藏着什么,只不过云柔仙子没有察觉到罢了。

    “好。”

    三人也不啰嗦,再一次离开。

    而府衙内显得更加安静。

    但半个时辰后。

    随着一道身影火速奔来。

    “世子殿下。”

    “白鹭府百里外,出现大军。”

    “是祁林王的人,说是要镇压叛乱,请世子殿下定夺。”

    是一位偏将走来。

    他语气急促。

    祁林王?

    顾锦年起身,扫了一眼堂下官员,所有官员眼中露出喜悦之色。

    彷佛救星来了一般。

    “列阵。”

    “将大军阻绝在外,让他们派人进来。”

    “再看看有多少人。”

    顾锦年没有犹豫,直接下达军令。

    “遵令。”

    后者也不废话,立刻将军令传达下去。

    一时之间,白鹭府局势变得更加紧张。

    很快。

    一个不好的消息传来。

    祁林王大军数量不

    少。

    至少十万兵马。

    从内而外,将白鹭府包围,而且都是骑兵。

    是的。

    十万骑兵。

    论战力的话,比顾锦年带领的山魁军营要强很多。

    除非另外十万大军能在第一时间赶来。

    “报。”

    “世子殿下。”

    “祁林王领头大将传来回信。”

    “要求殿下,开城门,让其入城。”

    军情再度传来。

    这是祁林王大军的回复。

    要求顾锦年开启城门。

    很霸道。

    也很直接。

    “祁林王来了吗?”

    顾锦年问道。

    “回殿下,祁林王并未出现,不知具体情况。”

    后者回答。

    得到这个答复后,顾锦年十分平静道。

    “告诉他们。”

    “允许两千铁骑,可以入城,扣押兵器。”

    顾锦年出声道。

    “是。”

    后者离开。

    快步去通知。

    只是不到一刻钟,这名偏将再度出现。

    “殿下。”

    “他们不愿。”

    “说让殿下一炷香内,大开城门,否则以叛乱定罪,要......”

    他说到这里,稍稍一顿,随后低着头咬牙道。

    “诛杀殿下。”

    后者出声,将祁林王大军的答复传来。

    一瞬间,堂内不少官员皆然忍不住偷笑,内心无比兴奋。

    在他们看来,总算是来了一个能压制住顾锦年的人了。

    祁林王可不是一般人。

    不是顾锦年能比拟的。

    比凶?

    人家真敢跟你打,你敢吗?

    听到这话。

    顾锦年深吸一口气。

    这祁林王还真是心急啊。

    只是还来不及回答时。

    又是一道身影出现。

    “报。”

    “世子殿下,王鹏将军已经率领十万大军前来,不过在一百五十里外。”

    “他们察觉到祁林王大军,暂时没有动弹,请世子殿下吩咐。”

    声音响起。

    顾锦年长长吐了口气。

    而后面色冷冽道。

    “传我军令。”

    “让王鹏于后方制衡。”

    “其余将士,列阵杀敌。”

    “告诉他们,敢踏入白鹭府十里内,直接开战。”

    “不留活口。”

    “死战到底。”

    顾锦年开口。

    一番话,让堂内所有人,脸色大变。

    开战?

    这是要内战吗?

    几十万大军厮杀?

    疯了吗?

    ------题外话------

    昨天写到5点,人直接晕了。

    第二章卡点写完的。

    兄弟们,这个剧情是个超级大高潮。

    一两章肯定写不完,所以不存在卡章。

    牵扯势力很多,所以高潮期间,我努力做到日更2万字。

    最低1.5万字。

    求兄弟们支持啊!!!!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53204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532043.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