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一章:他年若我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求月票】

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一章:他年若我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求月票】

新书推荐:梦蝶成双三尺长剑荡人间诸神往事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我只想好好的修仙神灵遗囚世子不厚道逆灵惊神天地武库武神图箓

    永盛十二年。

    十二月二十五。

    清晨。

    自昨日送行之后,顾锦年回来便一直没有睡。

    他晕厥过去,身体有些虚弱。

    准确点来说,是精神上的虚弱,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精神崩溃。

    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古树吸收了众生怨气。

    寅时。

    天才刚亮。

    一夜的思绪,使得顾锦年平静下来了许多。

    砰砰。

    伴随着阵阵敲门声响起。

    顾锦年知道有人来了。

    “进。”

    很快。

    房门推开,是苏怀玉的身影。

    他走进房内,将门缓缓关上,而后走进房内,直接落座下来。

    “世子殿下。”

    “京都有旨意。”

    “百官都在弹劾你,这次做的有些过分,僭越了太多规矩,国法面前,陛下只怕也保不住你。”

    苏怀玉很淡然,他将京都的旨意说出,告知顾锦年。

    只是,听到这话,顾锦年没有半点怨气。

    他反而觉得陛下没有错。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自己虽然是为民做事,可的的确确僭越了太多规矩了。

    说句不好听的话,这要是换一个人做了这样的事情,无论出于任何目的,只怕也得当场被赐死。

    陛下的选择没有错,百官的弹劾也没有错。

    只不过这里面多了一些别有用心之人。

    “知道了。”

    顾锦年点了点头。

    他很淡定,主要还是清楚,自己爷爷一定会保下自己,再加上自己所做的事情,也罪不至死。

    顾锦年比谁都明白。

    他一直把控着底线,虽然僭越规矩,但也拿捏的刚刚好。

    真要说胡作非为的话,那昨日自己便会屠杀祁林王的十万大军。

    只是没有选择这么做无非有三个原因。

    其一,十万大军罪不至死。

    说些不好听的话,祁林王另有祸心,可跟这十万大军没有任何关系,他们也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孩子。

    若因为一时之怒,杀了十万大军,的确能杀出个盖世威名,可带来的后果无法想象。

    战死沙场可以接受,就因为一怒之下,斩杀十万人,这非君子也,也非仁义也。

    其二,大夏王朝即将与匈奴国开战,朝廷会派兵前去镇压,倘若没有夺十二城,那还好说,朝廷的大军足够了。

    可如若是为了夺取十二城,或者是战争发生了惊天变化,祁林王这三十万大军,无论如何都要出手,不出手他也可以等死了。

    那么在这个节骨眼上,杀十万人,难免有些自找麻烦。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坑杀将士,有损气运,如今天命之争下,自己背负天命,虽然不明白这天命的作用,可心里还是有些清楚。

    做不得这种事情。

    以上三点,就是顾锦年的理性,也是他不杀十万铁骑的原因。

    听着顾锦年这声音,苏怀玉也显得很淡然。

    不过他还是继续开口。

    “这次回京,只怕世子殿下要受牢狱之苦。”

    “这样也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借助这次机会,好好看一看到底是谁想要针对世子。”

    苏怀玉很理性。

    “我明白。”

    “苏兄不必多言,此次回京,朝廷该怎么罚就怎么罚。”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顾某心里明白,不会让陛下难做,也不会让我爷爷难做。”

    顾锦年很自然,他明白苏怀玉说这么多的意思,就是担心这次回京后,若是陛下没有选择帮自己,自己产生心结,凝聚怨气。

    “世子明白就好。”

    苏怀玉点了点头,既然顾锦年明白,那他就不多说什么了。

    只是,待苏怀玉说完这话后,顾锦年不由缓缓开口。

    “清远寺的事情,查出情况了吗?”

    顾锦年开口,询问后者。

    这件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孩童失踪,被抓去清远寺,如果是拐卖还好说,毕竟输在了金钱上。

    可这件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孩子没有被拐卖,而是被当做容器,淬炼出精血。

    这令人疑惑。

    “有些线索。”

    “但不确定,疑似是修炼魔功,不过可能性不大。”

    苏怀玉出声,如此说道。

    “为何?”

    顾锦年略微皱眉。

    “世子殿下,普天之下,魔道修士虽然有绝世强者,可这般的强者,也不可能需要靠这种下作手段修行。”

    “借助人之精血修炼的魔道中人,必然不会特别强,当然也不会太弱。”

    “但这个程度的魔修,绝对没有能力影响一府之地,甚至是一郡之地,而且还牵扯祁林王等人。”

    “故此,这件事情不是修炼魔功那么简单。”

    苏怀玉否决了修炼魔功这个可能性。

    听完苏怀玉的推测,顾锦年跟着点了点头。

    他说的一点都没错。

    绝世魔道强者,应该不屑于用这种手段来提升修为。

    而中等程度的魔道强者,也没有这个能力,所以这件事情也绝对不是修炼魔功这么简单。

    “既然不是修炼魔功,那会是什么?”

    “不清楚,不过这件事情必然隐藏着更大的秘密,而且与孔家有关系。”

    苏怀玉推测道。

    “与孔家有关系?”

    听到孔家,顾锦年神色微微一变。

    “很有可能。”

    “即便没有主要干系,也绝对有问题。”

    “对了,孔振被带走了。”

    苏怀玉出声,如此说道。

    “带走了?”

    “谁允许的?”

    顾锦年皱着眉头问道。

    这个孔振肯定是有问题的,他之前也有些猜想,只不过他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孔振参与了这件事情。

    但按照正常程序,顾锦年也不会轻易放过他。

    “孔家来了人,强行将孔振带走。”

    “拦不住,就在你昏迷的这几天内,你叔叔出面了,但还是没有拦住。”

    “不过你五叔不是一般人,只怕有其他想法。”

    苏怀玉如此说道。

    “明白了。”

    对于孔振的离开,顾锦年心中到没有太大波澜,毕竟是孔家人,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确实拦不住,尤其是自己昏迷。

    只不过,孔家的行为还是有些可疑。

    此时此刻,顾锦年不由沉思着,脑海当中也浮现出许多信息。

    江陵郡。

    白鹭府。

    孔家。

    祁林王。

    孩童丢失。

    隐瞒不报。

    容器淬血。

    一个个信息在脑海当中浮现,隐约之间他察觉到了什么,可就是难以想到关键点和突破口。

    “苏兄,回京之后,麻烦帮我做一件事情。”

    顾锦年出声,如此说道。

    “请世子吩咐。”

    苏怀玉点了点头,没有推辞。

    “这件事情已经闹大,朝廷必然会严查大夏境内所有郡府。”

    “是否还有相同事情发生,想来要不了多久,便会有公文呈现。”

    “有消息后,无论借助任何力量,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顾锦年如此说道。

    他脑海当中有一个想法,但不敢确定,需要得到乐文更多小说的信息。

    “好。”

    苏怀玉点了点头,只不过末了,他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递给顾锦年。

    “这是什么?”

    顾锦年有些好奇。

    “秘制酱油。”

    “牢里的饭菜不好吃,虽说世子殿下一心为民,那些牢头也不敢得罪,可毕竟有那么多双眼睛看着,白米粥到顶了。”

    “每顿饭的时候,你滴两滴进去,我算过时间,不出意外的话,快则七天,慢则半个月,世子殿下就能出来。”

    “每天滴两滴,刚好能吃完。”

    苏怀玉十分认真道。

    他很有经验,毕竟坐过牢。

    听到这话,顾锦年有些无奈,不过还是接过这个秘制酱油。

    当然,吃是不会吃的,鬼知道苏怀玉怎么一个秘制法。

    “行了。”

    “世子殿下,你再休息一会吧,卯时就要出发,刑部的囚车已经来了。”

    “外面也有不少百姓在看着,若是世子殿下有兴致,临走之时,写首诗吧。”

    “权当做是个纪念。”

    苏怀玉不啰嗦了,起身离开。

    留下顾锦年一人在房内待着。

    随着苏怀玉走后。

    顾锦年心情也逐渐缓和了不少。

    大约半个时辰后。

    顾锦年从客栈走了出去。

    客栈院内种满了菊花,看起来有些悦目,萧萧西风吹来,吹皱了自己的衣袖。

    “世子殿下。”

    “见过世子殿下。”

    当看到顾锦年走出,门外的侍卫们纷纷开口,恭恭敬敬的朝着顾锦年一拜。

    顾锦年点了点头,算作是回礼。

    西风瑟瑟,吹拂而来,顾锦年静静观赏着这些菊花。

    大约又是半个时辰。

    刑部的人走来,通知顾锦年时辰已到,要出发了。

    这大概是刑部最温柔的传唤犯人,两个刑部官差十分客气,说话都不敢特别大声。

    “好。”

    顾锦年淡淡开口。

    两人不敢多语,只要顾锦年配合就好。

    大约两刻钟后。

    顾锦年深吸了一口气。

    随着刑部一同离开。

    客栈外。

    早已经站满了百姓。

    顾锦年所做的事情,也传遍了整个江陵郡,光是白鹭府的百姓,就早早的起床,今日为顾锦年送行。

    周围一些府城的百姓,听闻此事后,也缓缓赶来。

    徐进与王鹏二人站在客栈门口,等待着顾锦年。

    随着顾锦年出现后,徐进与王鹏立刻上前询问顾锦年的情况如何。

    得到回答后,两人这才松了口气。

    这段时间,他们是亲眼见证顾锦年是如何为百姓做事的,顾锦年所作所为,也深深感动到了他们二人。

    虽然朝廷已经颁布圣旨,让山魁军回归,二十万大军回去了,但两人带着自己的亲信和精锐,留了下来,就是为了送顾锦年离开白鹭府。

    刑部的囚车出现在客栈门外。

    这看起来十分的刺眼,但也代表着国法二字。

    顾锦年做对了。

    但也做错了。

    对的事情,可以嘉奖,但错的事情,也要惩罚。

    众人明白这个道理,但百姓们却不理解。

    当顾锦年出现后,诸多百姓哭着,他们认为顾锦年是个好人,是个好官,为百姓出头,可为什么要遭到这般的下场?

    “世子殿下。”

    “等出了城,再入囚车吧。”

    刑部的人走来,在顾锦年耳边如此说道。

    按照律法来说,顾锦年是要被押送回京的,可人心都是肉长的,先不说顾锦年的叔叔,乃是刑部左侍郎,仅凭顾锦年在白鹭府所做的事情,就值得法外开恩。

    当然这也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

    “无妨。”

    “按规矩来。”

    顾锦年摇了摇头,既然都要被押送入京,没必要在这种小节上犯错。

    只不过,当顾锦年走上囚车之前,他缓缓止步,而后转身。

    “有纸笔吗?”

    顾锦年出声,询问这位刑部主事。

    “纸笔?”

    后者听到此言,不由微微一愣。

    但立刻为顾锦年取来纸笔,他明白顾锦年要作诗了。

    纸笔出现。

    周围百姓也不由好奇看着,大大小小的官员,都投来了目光。

    即便是这些将士们,也深感好奇。

    都知道顾锦年才华横溢,号称诗坛天骄,今日遭遇如此之事,或许当真有感悟,写下千古诗词。

    纸笔送来。

    顾锦年望着一眼无法到尽头的百姓,而后缓缓出声。

    “各位百姓。”

    “顾某要走了。”

    “多谢各位相送。”

    “只是,此番离去,白鹭府之事,顾某永不忘记,今日题诗,铭记此事,烙在心中。”

    顾锦年出声,他告知百姓。

    同时也是为了表达自己对白鹭府发生的事情,做一个总结。

    提笔之下。

    顾锦年挥洒笔墨,而后缓缓落字。

    【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

    【他年若我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这是题菊花。

    乃是黄巢所作,对比另外一首诗词来说,这首诗词平和了一些。

    菊花为百姓。

    并非孤独,但永远是在寒冷的冬天绽放。

    受尽苦寒。

    若有朝一日,自己能成为司春之神,他要让菊花与桃花一般,在同一时刻绽放。

    让百姓脱离苦寒。

    诗词著下。

    刹那间,所有人沉默了。

    都知道顾锦年乃是诗中大才,却没想到顾锦年当真是妙语连连,随手一提,便能作出这般的诗词。

    一些读书人,反复咀嚼着这首诗,逐渐明悟,而后深感敬佩。

    这首诗,不仅仅写下百姓之苦,更是写出顾锦年心中的大义。

    也是一种立誓。

    这样的事情,他不想在发生了,所以当他得权时,他会拯救百姓于水火之中。

    他年若我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世子大才。”

    有老儒开口,恭恭敬敬朝着顾锦年一拜。

    而就在这一刻,纸张飘动,绽放出一缕缕温暖,驱逐一切寒冷。

    萧萧西风,也在这一刻停下。

    金阳映照,洒落无尽的温暖,一时之间,整个白鹭府化作人间极境一般,春暖花开。

    一道身影出现,显得光芒璀璨,这是司春之神,带着春日前来。

    一朵朵桃花绽放,伴随在菊花旁。

    阵阵的欢声笑语之声,也在这一刻响起,是那些孩童的笑声,他们如同桃花一般,在这一刻绽放。

    这如同神迹一般。

    看呆了百姓,也看呆了世人。

    这是千古诗词。

    恐怖的才气,涌入顾锦年体内,文府当中,再出现一颗星辰。

    诗词作完。

    顾锦年走进囚车当中,他盘腿坐下,再也没有说一句话了。

    这首诗写出了他心中的志向,也写出了他想表达的一切。

    百姓如菊,自苦寒而生。

    若我为帝,与桃花同绽。

    这就是顾锦年想说的一切,千言万语,皆在这首诗中。

    “回京。”

    很快,随着刑部的声音响起。

    囚车行驶。

    周围百姓望着这一幕,也纷纷下跪一拜。

    顾锦年为民伸冤,最终沦为阶下囚,这如何不让百姓们愧疚?又如何赢不得这一跪拜?

    昨日,白鹭府哭声一片。

    是因人间悲剧而哭。

    今日,白鹭府又是哭声一片。

    但却是因顾锦年而哭。

    百姓们自发送行。

    两旁街道上,站满了人。

    他们目送顾锦年离开。

    同时,他们心里也清楚,顾锦年这次回去,只怕是凶多吉少。

    囚车缓缓行驶。

    在不远处,瑶池仙子,云柔仙子,苏怀玉,还有王富贵等人全部站在城门口等待顾锦年。

    他们随顾锦年一同回京,不过王富贵等人还需要休养一段时间,需要早点到京都去。

    现在只是送顾锦年一程。

    顾锦年的五叔,六叔也在城口等待着。

    待囚车抵达城口。

    六叔的身影已经走来。

    “锦年,我跟你五叔待在这里,回京之后,什么都不要管,老爷子会处理好一切。”

    顾宁涯开口,只是一句话,让顾锦年安心。

    “锦年,没有给咱们顾家丢人。”

    “安心回去,这里的事情,五叔会处理妥当。”

    顾冷开口,伸手进囚车之中,拍了拍顾锦年的肩膀,让他安心。

    “恩。”

    囚车内,顾锦年朝着二人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瑶池仙子等人,给予微笑。

    几人也露出笑容,回应了顾锦年。

    也就在此时。

    不远处,一些百姓聚集而来,为首是一名老妪,她杵着拐杖,手中握着一件衣服,来到顾锦年囚车面前出声。

    “世子殿下。”

    “这件衣服,是我们用孩子们的衣服碎角给您缝制出来的。”

    “今日之恩,我们无以为报,来世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世子之恩啊。”

    老妪开口,说到后面,被人搀扶着跪了下来,许多百姓都跪在囚车面前。

    为首的刑部主事,看到这一幕后,立刻下了马车,赶紧搀扶起这些百姓,随后将这件百纳衣接过,眼神当中满是震撼与敬佩。

    把孩子们生前穿过的衣服一角剪下来,缝制成一件新的衣服。

    虽然这件衣服极其寻常,可意义太大了。

    囚车内。

    顾锦年起身,他朝着众人一拜。

    而百纳衣,也被顾锦年接过。

    简简单单的一件衣服,却沉重如山,六千多块碎角,缝制成一件的衣服,寓意太大了。

    如此。

    囚车继续前行。

    缓缓驶出了城内。

    而后,朝着京都一路狂奔。

    囚车的速度不会太快,主要是担心顾锦年在车内不好受。

    众人不敢加快速度。

    而这一路上,当有人看到刑部的囚车,下意识都是避开,可听闻车中是人是谁后,不由肃然起敬。

    甚至路过一些府城时,百姓们闻声而动,纷纷过来。

    有些百姓更是做了一些好菜好饭,特意给顾锦年送去。

    甚至各地官员也来亲自目送顾锦年。

    还有一些江湖武夫,他们听闻这件事情后,主动出现,为顾锦年护卫。

    白鹭府的事情。

    在这几天,传遍了整个大夏王朝,甚至已经传到了匈奴国,扶罗王朝,大金王朝去了。

    虽然各国有意想要打压这种消息,可架不住百姓悠悠之口。

    即便是他国的百姓,再听闻顾锦年所作所为后,也不禁落泪,赞叹顾锦年一声青天。

    抛开国家身份不谈,顾锦年所做之事,如何不让人感慨?

    但最为激烈的自然是大夏王朝。

    整个大夏王朝都已经知道这件事情,官员们敬佩顾锦年这份为民之心,也痛恨白鹭府的不作为。

    一些读书人,更是写诗赞扬顾锦年,不缺乏老一辈的读书人,一些名流之士,也纷纷对此事评价,夸赞顾锦年所作所为。

    但不管如何。

    有一件事情,是所有人都明白的。

    顾锦年为民的确没有太大问题。

    出发点是好的没错。

    可终究还是践踏了国本,这几日朝堂内为这件事情争议不休。

    也是有一部分人站出来,认为顾锦年所作所为,是为了百姓,故此希望刑部法外开恩,给予惩罚可以,但不要太狠。

    可大部分官员还是认为,此案涉及太大,影响层次太深了。

    国无法,则无根。

    顾锦年虽然是为了一方百姓做事,可践踏了国家律法,僭越了自古以来的规矩,这是死罪。

    再加上大夏王朝,所有藩王诸侯,还有大大小小许多官员看着。

    一时之间,刑部的压力最大。

    摆在他们面前的选择,无非就是杀和不杀。

    不杀,国本动摇,藩王诸侯,大夏王朝大大小小的官员以后可不可以效仿?是不是当真出了这种事情,不需要汇报朝廷,只要是为百姓做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甚至到最后朝廷下了圣旨,你都可以不管不问?

    有句话叫做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可这指的是特殊情况,非常时刻,而且虽然话是这样说,古今往来除了要造反的将军,有那个将军真敢这样做?

    真要做了,即便立下泼天的功劳,归来以后,其下场只怕也是十分难看。

    而若是杀的话。

    岂不是寒了百姓的心?而且顾锦年身后是谁,刑部岂能不知道?

    因为这件事情,刑部尚书头疼了许久,到最后他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去求见陛下,希望能得到答复。

    只是面圣过后,刑部尚书一脸沉重的离开宫内。

    陛下只说了一句话。

    依法办案。

    陛下开口了,刑部尚书自然不会有其他想法,可是这件事情无论是杀还是不杀,对大夏来说影响都很大。

    回到尚书房。

    刑部尚书看着面前的卷宗,沉默了许久。

    最终他深吸一口气,取来毛笔,染了些朱砂墨,赫然在卷宗上留下几个字。

    【斩立决】

    这是他的批文。

    斩立决。

    他只能这样做了,这是没办法的办法。

    卷宗审批完,徐平长长吐了口气。

    而后将卷宗交给下面人,送往皇宫,等待陛下的最终审批。

    走出尚书房内。

    徐平望着院中的菊花,有些沉默,最终他缓缓开口。

    “他年若我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世子殿下,当真天下无双啊。”

    “老夫,惭愧。”

    徐平感慨,他由心底敬佩顾锦年,虽然站在他的立场,他也是判顾锦年秋后问斩。

    可顾锦年所作所为,让他发自内心的敬佩。

    临阳侯,当真生了个好儿子。

    镇国公,也当真有了个好孙子啊。

    卷宗送走了。

    而此时此刻。

    相府当中。

    李善站在书房,缓缓落笔,将顾锦年在白鹭府作的诗写下。

    到最后,他的毛笔缓缓落下。

    眼中平静无比。

    “想要借此得民心吗?”

    “不可能的。”

    他喃喃自语,眼神当中充满着各种想法。

    而与此同时。

    西境府。

    一座巨大的宫殿当中,祁林王握着一枚玉佩,看着下人呈上来的诗词。

    眼神之中,尽显冷漠。

    而宫殿下方,一道声音也缓缓响起。

    “王爷。”

    “顾锦年再一次破坏我等计划,若现在没有对策的话,只怕难以完成大业啊。”

    声音响起,是一名黑衣人,他立在宫殿当中,如此说道。

    “你们做的太过分了。”

    祁林王望着黑衣人,眼神冰冷道。

    感受到祁林王的目光,后者没有丝毫畏惧,而是缓缓开口。

    “王爷,并非是我等做事过分,而是无毒不丈夫啊。”

    “如若不这样做,大夏王朝必然一飞冲天,国君之位,也将稳固如山。”

    “请王爷见谅。”

    后者出声,对于白鹭府发生的事情,没有一点愧疚,反而认为无毒不丈夫。

    “哼。”

    祁林王冷哼一声,很显然他的确不满。

    可过了一会,他的声音又继续响起。

    “不管如何,你们所做事情,都给本王停下来。”

    “朝廷一定会重视此事,到时候顺藤摸瓜,尔等计划都将付之东流。”

    “眼下要做的事情,就是发动一切力量,赐死顾锦年。”

    “他快要得民心。”

    “若他得了民心,以后谁都对付不了他,不能让他成长起来。”

    “本王该做的事情也已经做完了,让你后面的人也要尽全力,若顾锦年此番不死,我们的合作,本王要重新考虑了。”

    祁林王开口。

    白鹭府的事情,他有参与,但的确不清楚具体情况,只是包庇了很多人罢了。

    如若知道是这样的情况,他不会参与的。

    这是心中最后一丝良知。

    可事已至此,让他放弃,自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就差最后一步,若有机会,他还是想尝试拼一拼。

    “请王爷放心。”

    后者点了点头,随后转身离开。

    待他走后,祁林王的眼神当中,也出现了犹豫之色。

    一直到翌日。

    大夏京都。

    天还未亮。

    许多百姓已经早早起来了。

    今日,他们知晓,有一个叫做顾锦年的人,要押送回京了。

    百姓们在必经之路等待着。

    想要看一看顾锦年。

    这几日,白鹭府的事情,在京都热议不绝,众人为顾锦年的遭遇打抱不平。

    认为顾锦年一心为民,却惨遭入狱。

    可人微言轻,起不到什么作用。

    如此,等到寅时时,囚车缓缓出现,映入百姓目光之中。

    囚车到来。

    百姓们纷纷望了过去。

    囚车当中。

    顾锦年静静盘坐,他这些日子都显得平静,也很少说话。

    他心中也在思索诸多道理。

    江陵郡的事情。

    白鹭府的事情。

    太多太多的事情,让他不由自我思考。

    不知道为何,顾锦年逐渐有些明白一些道理,他在思考,自己是否要立言。

    但最终他摇了摇头。

    虽经历苦难。

    但还没有彻彻底底的明悟真理,还是需要一定的补充,还有一定的内心认可。

    否则不遵从内心,也无法真正立言。

    立人生之言。

    “世子殿下,到京都了。”

    刑部主事的声音响起,提醒了顾锦年一声。

    听到这话,顾锦年逐渐回过神来,他目光望着京都的百姓。

    百姓们结伴而来,其中还有诸多读书人。

    这些读书人,望着顾锦年,就如同仰望着一位圣人一般,眼神之中是敬佩。

    “世子万古。”

    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高呼了一声。

    下一刻,震耳欲聋的声音随之响起。

    “世子万古。”

    一道道声音响起,这声音汇聚如海,震散云霄。

    百姓也好,读书人也罢,他们早就听闻过顾锦年的事情。

    今日只是抒发于心,道一声世子万古。

    面对这般的赞赏,顾锦年内心十分平静,他所做之事,并非是想要得到赞扬罢了。

    囚车缓缓行驶,顾锦年平静无比。

    可就在此时。

    一行队伍出现。

    为首之人,是刘言,他带着一些宫中侍卫,拦住了囚车。

    而后缓缓展开圣旨,出声开口。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世子顾锦年,为民除害,救白鹭府百姓于水火之中,此乃不朽之功,为天下读书人之表率也。”

    “然,世子顾锦年,抗旨不尊,僭越国本,任意妄为,虽情有可原,但国法不可乱,不可功过相抵,故而,由刑部定卷,判世子顾锦年,七日后,于西门菜场斩立决。”

    “不可更改,不可大赦,钦此。”

    声音响起。

    刘言将圣旨放下。

    而周围百姓,却不由哗然一片。

    赐死?

    谁能想到,顾锦年居然要被赐死?

    他们知道,顾锦年这回虽然是救了百姓,可也闯了大祸。

    明白朝廷一定会严惩顾锦年,可没想到的是,居然要被赐死?

    而且是七日后就要问斩?

    这时间也太快了吧?

    “为何如此之快?世子殿下所作所为,需要衡量,这么快就有所定夺?这就是朝廷办案吗?”

    有读书人忍不住开口,质问刘言。

    “这就是刑部吗?白鹭府官员犯下滔天大罪,却要慢慢审问,世子殿下为民除害,不过是僭越规矩,就直接判斩?这还有公道吗?”

    “我等不服,世子殿下无过,不可斩。”

    “对,不可斩。”

    一道道声音响起,是一些读书人,他们再听到七日问斩后,直接忍不了了。

    他们开口,想要替顾锦年发声。

    不仅仅是他们,即便是这些百姓,也忍不住纷纷开口,为顾锦年打抱不平。

    面对众人的喧闹,刘言没有说什么,而是快步上前,将圣旨递给顾锦年。

    “学生接旨。”

    囚车内,顾锦年接过圣旨,再听到旨意后,他内心毫无波澜。

    “世子殿下。”

    “牢中可能有些苦寒,您忍受着点,有人在关注着您,有些苦必须要吃。”

    刘言开口,提醒了顾锦年一句。

    “恩。”

    顾锦年点了点头。

    也没有多说什么。

    如此,在无数百姓的争议下。

    囚车朝着京都大牢走去

    京都大牢于北城。

    牢房森严。

    待顾锦年下了囚车后,牢头亲自走来,迎接顾锦年。

    不敢有半点怠慢。

    虽然他知道陛下的旨意是什么,但也不敢有半点怠慢。

    镇国公的孙子,他惹不起。

    进入大牢内。

    昏暗。

    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弥漫而出。

    臭味,汗味,还有一些古怪的味道。

    大牢昏暗无比。

    同时也森严无比,有狱卒不断巡视,每一间牢房内都扣押着重犯,有些是官员,有些是江湖上的草莽,还有一些是土匪头子。

    随着顾锦年的出现,这些人不由好奇望了过来,不过似乎之前有所提醒,这些人见到顾锦年后,没有说什么。

    不然按照以往做事风格,只怕已经开始叫喊起来了。

    很快,跟着狱卒而行。

    来到了牢门外。

    牢内,不过八尺宽,四寻深,屋内又短又窄,但对比其他牢房来说,这里至少还好一些,略显干净,而且明显是做过手脚的,没有显得太过于沉闷。

    而且有一扇小窗,能透进来一些光。

    “世子殿下。”

    “牢中环境不好,这是我等竭尽最大能力为您准备的,还望世子殿下莫要嫌弃。”

    牢头开口,显得毕恭毕敬。

    “多谢了。”

    顾锦年走进牢内,只道了一句谢谢,随后盘腿坐下。

    微弱的光芒投了下来,顾锦年闭目修神。

    虽然这里脏乱差,可却给了顾锦年足够的安静。

    顾锦年的心,也缓缓平静下来。

    他的确也需要一定时间,来平下心。

    只不过,相对比牢房的安静。

    外界早已经是乱作一团了。

    顾锦年被判斩立决的事情,瞬间传开,京都内,无论是百姓还是读书人,皆然深感不服。

    一为江宁郡水灾之事,替百姓伸冤。

    二为大夏王朝立言,不和亲不纳贡。

    三为江陵郡百姓,斩杀官员,已平民怨。

    这三件事情,百姓们历历在目,可最终落了个斩立决的下场。

    这如何让人服气?

    议论很大。

    也引来了巨大的民怨。

    大夏书院当中,所有学生纷纷写文章,借助自己家族的势力,为顾锦年请命。

    京都读书人,也受到感染,联名请命,希望皇帝法外开恩,饶恕顾锦年之过。

    而镇国公府。

    也闹得不可开交,顾锦年的母亲,宁月公主哭喊叫天,要去看望自己的儿子。

    大夏皇宫内。

    太后得知此事,更是气的大发雷霆,亲自去找了永盛大帝。

    闹的很大。

    可以说,认识顾锦年的人,几乎都为顾锦年想办法,就希望陛下开恩。

    但这些都不够。

    无论是镇国公,还是太后,亦或者是这些读书人联名请命,这不足矣法外开恩。

    养心殿内。

    永盛大帝也遇到了麻烦。

    准确点来说,是遇到了压力。

    大夏王朝,八位王爷亲自上奏,要来京都,监斩顾锦年。

    随时准备出发,奔赴京都的公文章程,也已经交由礼部,现在就看他答应不答应了,只要得到了批准,八王会立刻入京。

    他们入京的目的很简单。

    就是要压制民意,让朝廷必须给出一个交代。

    一个让所有人服气的交代。

    这件事情,比想象中要严重许多。

    永盛大帝明白。

    有人。

    真的想要顾锦年死。

    为此,他立刻让人找来苏文景。

    面对八王入京之事,永盛大帝也的的确确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苏文景再度入宫。

    得知八王入京的消息,苏文景也有些惊讶。

    “陛下。”

    “这是前所未有的挑战。”

    “于帝权。”

    “于民心。”

    “于儒道。”

    “若渡过此劫,将会有不可思议之事发生。”

    苏文景开口。

    这是他的看法。

    他相信,顾锦年能渡过此劫。

    可永盛大帝却能明白,这蕴含着什么,苏文景相信顾锦年不假,可他不能再这样下去,否则的话,惹来了天大的麻烦,最终无法收场。

    故此,永盛大帝立刻派人,请来了镇国公。

    可镇国公没有来。

    一时之间,永盛大帝明白了镇国公的意思。

    这一劫。

    只怕要让顾锦年自己撑过去。

    亦或者是。

    自己要面临抉择。

    一个天大的抉择。

    若关键时刻,这大夏王朝唯一能帮顾锦年的人,只有他一人。

    镇国公来与不来,的的确确没有任何意义。

    想到这里,永盛大帝深吸了口气。

    “文景先生。”

    “去一趟京都大牢。”

    “告诉锦年。”

    “让他给朕争一个机会。”

    永盛大帝开口。

    他言以至此。

    而后批下八王入京的奏折。

    允。

    7017k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59624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596246.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