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二章: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正气歌出,举世惊

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二章: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正气歌出,举世惊

新书推荐:凡人之长生仙道人间有你暖如春我可是正派剑仙招仙令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游离半生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杀手傻子至尊

    世子于七日后被问斩。

    京都内。

    消息散播的很快,仅仅不到半天时间,传遍了京都周围四郡。

    于当日深夜。

    江陵郡百姓也得到了消息。

    没有人会想到,一心为民的顾锦年,居然会被问斩。

    这不可思议。

    尤其是白鹭府的百姓们,他们知道,顾锦年为了百姓,付出了太多,他们也明白,顾锦年这次回去,必然会受罚。

    可他们无能为力,唯一能做的,便是去述说顾锦年所做的事情。

    希望让乐文更多小说人知道,顾锦年所做之事。

    只是,没想到这个惩罚,竟如此之大,七日后问斩?

    如今已经过了一夜,也就是说,六日后问斩?

    这是百姓们无法答应的事情。

    若只是严惩一二,他们铭记恩情,可听到问斩,他们心中满是愧疚。

    是夜。

    白鹭府内,一些人影穿梭在各个街道当中。

    四人一组,都是白鹭府内的老人,有些名望,有人拿着纸笔,有人备了些东西,挨家挨户的敲门。

    待房门开后,老者的声音便直接响起。

    “永树,世子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咱们打算给世子写万民册,求皇上开恩,免罪世子。”

    “你写不写?”

    老人开口,询问着这户人家。

    “写。”

    “肯定写,不过叔公,这万民册有用吗?”

    后者没有任何犹豫,但也好奇,这个万民册有没有作用。

    “民心所向,必然有用。”

    “行,把你名字写上,我还要去下一家,你最近要去窜门走亲戚的话,记得把世子的事迹传出去,咱们能尽一份力,就尽一份力,能帮一点忙,就帮一点忙。”

    老人出声,叮嘱了一句。

    “行,叔公。”

    男子点了点头,紧接着一位老者将一袋小米送了过来,算作是万民册的一点回礼。

    可看到这小米,男子立刻拦下。

    “叔,你这是干嘛?我家不缺这点米,这名字是真心实意写上去的,你送我这米,搞的好像我是为了这点东西。”

    “这天色也不早了,天寒地冻,叔,你们几个回去休息,东西交给我,我喊老三老四他们出来,让我们年轻人来做。”

    “世子殿下的恩情,我们这些人都记在心里,说句不好听的话,人家为咱们百姓伸冤,要是咱们不帮点忙,这良心被狗吃了。”

    男子拒绝小米,说出一番发自肺腑的话。

    此言一出,几名老者点了点头,有些欣慰。

    但还是拒绝男子上前帮忙的要求。

    “你早点睡,这事交给我们几个老头子来做,我们有点面子,这大半夜吵到人家,看我们几个老头,也不会说什么。”

    “去吧,走,咱们去老任家。”

    老者出声,带着几人又去了下一家。

    看到这一幕,男子没有啰嗦,直接跟在后面,也不干什么,就是搭把手,也免得这些老人出事。

    而这样的事情,出现在白鹭府诸多地方,这些都是有人自发请愿,想要为顾锦年写下万民册,请求陛下开恩。

    可以说,整个白鹭府灯火通明,许多人受到号召,纷纷主动请愿。

    不仅仅如此。

    翌日。

    天还未亮,大量的百姓走出城门,他们这是回乡,去传播顾锦年的事情,也带着万民册,希望能借助整个江陵郡的力量,为顾锦年求情。

    马车一辆辆备好,这些都是漕运的马车,原本是运粮用的,可听闻百姓们是给顾锦年请万民册,漕运的头领大手一挥,免除一切费用。

    能帮一点是一点。

    能做一点是一点。

    如星星之火一般,逐渐开始燎原。

    不仅仅是江陵郡内。

    周围一些郡府,再听闻这件事情后,也开始有所行动。

    虽然没有江陵郡这么激烈,可多多少少也有些作用,尤其是读书人。

    顾锦年所作所为,令老一辈的读书人深感敬佩,一些夫子,老儒,再听闻此事后,也纷纷联名上奏。

    就是希望,能够让陛下回心转意。

    而这一日。

    一件大事也轰动了整个京都。

    八王入京。

    是的,大夏王朝八位王爷入京,这八位王爷可都是当时支持永盛大帝造反的存在。

    如今建德难过后,他们也得到相应赏赐,坐镇一方,算得上各地的土皇帝。

    八王入京,这不是一件小事,而且八王此次前来,更是表明了态度。

    要亲自监斩顾锦年。

    他们也很直接,敬佩顾锦年所作所为,一心为民,他们认可,只是对于顾锦年违背国法,他们无法接受,也不愿意接受。

    所以要亲自监斩。

    好话说了一大堆,可实际上就是想要顾锦年死。

    这一点,谁都明白。

    若不是永盛大帝已经颁布圣旨,只怕八王已经入宫面圣了。

    眼下由礼部安排,将八王安置在皇宫偏殿居住。

    但所有人都知道,再过几日,朝会之上,八王必然要出手。

    彻底将顾锦年按死。

    而此时此刻。

    大夏王朝。

    孔家。

    孔家圣地,占地三千多亩,阁楼四起,山石林立,湖中泛舟,显得气派无比。

    这里是孔家,蕴含着圣意。

    原本,孔家圣院不过三百亩,可随着一代又一代的努力之下,逐渐有三千五百亩地。

    而且这仅仅只是孔家圣院,曲府之中,更是有孔家圣陵以及孔家书院,还有孔家庙宇。

    这三个地方所占之地,不比孔家圣院差。

    而且曲府几乎有一半的百姓姓孔,但阶级划分十分严格,这些是被强制改名,为孔家耕奴。

    自圣人得道之后,孔家中兴,的的确确出了三四代了不起的读书人。

    继承圣人学问,开枝散叶,为天下忧而忧,其中不缺乏傲骨之人,不为五斗米折腰。

    可随着盛世来临,再加上世道大变,各路才能纷纷显世,孔家后代虽继承圣道,可却再也没有出过第二位圣人,反而被其他人入圣。

    故此,孔家开始变了。

    一来是担心孔家地位有所变化,二来是不希望有人超越圣人之名。

    故而采用两极分化的手段,进行长达几千年的稳固手段。

    推崇圣学,吸纳贤才,凡学孔圣之道者,可为座上宾,若有才华者,可得孔家资助,未来平步青云。

    若不推崇圣学,敢立新学者,轻则敲打,重则孤立,而且孔家手段极其了得,只要有任何苗头,便会派大儒镇压,从来不会轻视。

    这一点孔家后人做的很好。

    其实最开始还好,乐文更多小说的还是吸纳贤才,也正是因为这种良性竞争。

    以致于到了第三十多代,孔家门徒布满天下,各国都有孔家的影子,资助了太多的读书人,也帮助了太多的读书人。

    世世代代的恩情,再加上这般的美名,以及第一位圣人的缘故,孔家逐渐成为了儒道霸主级的势力。

    都说千年世家,大而不倒。

    孔家已经不是千年这么简单,整个神洲世界,孔家遍布天下,虽正统在大夏王朝。

    可自太祖开国之后,孔家已经将部分正统送去他国,建立了一些类正统。

    倘若孔家真被灭了,这些类正统,便会继承大夏孔家的位置,号正统。

    如若再被灭,将再度继承正统之位,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也正是这一招,使得各国君王对孔家既是忌惮,又不敢得罪。

    灭不掉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

    此时此刻。

    孔家后花园内,一位老者,静静望着湖水。

    他身后,站着孔家圣孙,孔宇。

    “老师。”

    “这次京都变故,顾锦年能不能逃脱此罚?”

    孔宇开口。

    自回归孔家后,孔宇心神一直不宁,日日夜夜都想着顾锦年,他恨死了顾锦年。

    自己堂堂一个圣孙,从来没有遭遇如此欺辱,可顾锦年却踩在自己身上,让自己成为天下人的笑话。

    虽然通过孔家的手段,将影响降低了许多,可这件事情,孔宇无法忘怀。

    今日得知顾锦年在白鹭府所作所为,孔宇更是深感不齿,但他更关心的还是顾锦年到底会不会被赐死。

    所以特意过来询问自己的老师。

    “虽为民,可乱了国本。”

    “朝堂不容。”

    “八王不容。”

    “天下人都不容,顾锦年必死无疑。”

    “倘若不死,大夏必将亡国。”

    站在他面前的老者缓缓出声。

    紧接着他继续开口道。

    “这个顾锦年倒是聪明,他以为他为民伸冤,想借助民心之力,免除死罪。”

    “可他错就错在,太过于高调了,错就错在得罪了孔家,如若没有得罪孔家,借助民心之力,的确有可能免除死罪。”

    “得罪了孔家,岂能让他免罪?”

    “孔宇,你最大的敌人,基本上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威胁了。”

    “族内已经传达消息出去,让大夏儒生去抨击此事,让百姓明白顾锦年的用心险恶。”

    “什么为民伸冤,不过就是想染指民心。”

    “可笑至极,民心也是他这种人可以染指的?”

    老者开口,言语之中对顾锦年充满着敌意。

    这也正常,自己最得意的门徒,被顾锦年当众羞辱,外加上顾锦年说出诸多大不敬的话,什么人之初,性本恶,这种言论,让他感到无比刺耳。

    也感到无比刺目。

    而孔宇听到这话,不由大喜过望。

    “老师所言极是。”

    他很开心,不过美中不足的是,顾锦年没有死在自己手中,亦或者是说,死之前没有输在自己手中,成为了最大的遗憾。

    “你也无需如此开心,区区一个顾锦年,算不了什么。”

    “眼下两件事情,才是你的当务之急。”

    老者继续开口,对孔宇的表现有些不满。

    “请老师教诲。”

    一听这话,孔宇马上显得恭敬,不敢表露的太过于兴奋。

    “我孔家圣宴马上就要开始了,豫王特意修建了一座阁楼,到时候要为这楼赋一篇文章,这段时间你好好琢磨,争取应景,达镇国之意。”

    “如此一来的话,也算是一件喜事。”

    “但这不是什么大事,圣院马上开启,此番你必须要摘得头筹,你父亲对你已经有些不满了,倘若这次你能在圣院中取得第一,一切还好。”

    “若不能的话,这圣孙的称号,你做好准备吧。”

    对方开口,一番话说的孔宇脸色发白。

    他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圣孙二字。

    如若摘走他这个称号,他接受不了。

    “老师,学生必然竭尽全力。”

    孔宇连忙开口,表达自己的心意。

    “你距离大儒只差最后半步,圣院走一遭,若能摘下第一,可为大儒。”

    “这圣孙二字的分量也就够了。”

    “行了,回去专心读书吧,外面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掺和。”

    “这顾锦年也有可能不会死,毕竟镇国公会用尽一切办法,但如若顾锦年不死,镇国公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对我孔家来说,是一件好事,只要镇国公前往边境,接下来就是我们孔家的反击。”

    “很多事情,族内会去解决,不需要你去操心,若不沉稳,成不了大事。”

    对方再度开口。

    也算是对之前的话,进行了一个补充。

    顾锦年不一定会死。

    但不死,会比死更难受。

    因为顾家要付出天大的代价。

    “学生明白,多谢老师解答。”

    孔宇点了点头,随后转身离去。

    待孔宇离开后。

    老者依旧静静望着水池,显得十分平静。

    大约一刻钟后。

    一道身影缓缓响起。

    是孔平。

    “见过先生。”

    很显然,这位老者的身份不简单,是孔家真正的高层。

    在外人来看,孔家权力最大的是传圣公。

    可实际上传圣公只掌握部分话语权,与其说是孔家族长,倒不如说是个人权力最大的存在。

    真正的权力,集中在孔家的圣贤院中,孔家七十二长老,组成的圣贤院。

    这七十二位长老,在族内被称之为圣贤,效彷当年孔圣门下七十二徒一般。

    族内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由这七十二位长老决定的,等同于传圣公一人拥有三分之一的决策能力。

    而圣贤院拥有三分之二的决策力。

    倘若圣贤院一致认为不行的事情,传圣公也不能去做,只是一般很少会发生这种事情。

    基本上传圣公说了什么,就是什么,一来是地位问题,二来也是内部问题,有两大派系,一个是儒派,一个是圣派。

    儒派主张思想教化,招贤纳士,通过精神层面发展孔家势力。

    圣派则是主张利益控制,通过各方利益,从中获取孔家的利益。

    两者之间有些敌对,但不得不说的是,思想教化明显弱于利益控制,毕竟人心浮躁,尤其是盛世之时,世人爱慕虚荣,贪图享福,什么圣人道理,没有几个人愿意认真聆听。

    故而圣派占据主要权力,儒派也逐渐凋零,若不是根基问题,只怕儒派不存一人。

    而这位,便是七十二圣贤之一,也是圣派的人。

    孔家已经不是小小一个世家那么简单的事情,其中势力错综复杂,绝无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孔振的事情,处理的如何了?”

    老者开口,负手而立。

    “回先生,孔振已经被安排出境,三日后,应当抵达扶罗王朝。”

    孔平开口,如此回答道。

    “恩。”

    “白鹭府的事情,他出现了,会给孔家带来麻烦,让他去扶罗王朝。”

    “回头告诉匈奴王,大夏王朝已经发现,这件事情孔家不会继续参与,让匈奴王自行解决。”

    “匈奴,扶罗,还有大金王朝,也有些大夏人,眼下就差最后一步,问题不会太大,无非是成本问题。”

    “此事,孔家到此为止,不准任何人再涉及其中,销毁所有证据,若被发现,会惹来天大的麻烦。”

    “明白吗?”

    老者继续开口,道出白鹭府的事情。

    孔家的确有参与。

    “是。”

    孔平点了点头,如此回答道。

    随后继续开口道。

    “对了,先生,圣宴即将开始。”

    “四大商会赠来黄金三百万两,求圣宴之位,先生意下如何?”

    孔平继续开口,说出这件事情。

    “区区三百万两黄金,也想参加圣宴?”

    “这些商人有什么资格入会?”

    后者十分不屑。

    他虽然主张利益,可对商人依旧是打心底的鄙夷。

    后者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五百万两,给他们外宴席位,不过只允许他们的后人入宴,要有功名,无功名者不可入宴。”

    “其余商会也要通知一二,人不来没有关系,不备厚礼者,一一记下,赠了厚礼,让他们在府外之宴,腾出一桌即可。”

    他出声,显得十分澹然。

    “是。”

    孔平点了点头。

    如此,孔平离开,而老者也缓缓离开。

    转眼之间。

    两日时间过去。

    距离顾锦年问斩,还有四天的时间。

    而这两天内,整个大夏王朝也发生了许多事情。

    关于顾锦年问斩之事,成为了大夏王朝所有百姓最大的话题。

    百姓是支持顾锦年的。

    尤其是最开始两天,无论是百姓还是各地读书人,皆认为顾锦年无罪。

    可就在这一日,一些不同的声音,也逐渐响起。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顾锦年虽为民伸冤,伸张正义,可若不杀,国法难容,往后各地官员纷纷效彷,大夏必将亡国。”

    “我敬世子殿下为民之心,可也敬大夏律法之森严,古今往来,乱法之国,终究化为废墟,杀顾锦年,是为保全国本。”

    “各位百姓,千万不要写联名册了,世子殿下已经有赴死之心,他不想让陛下为难,也不想让大夏乱了法,他是要舍身取义啊。”

    “若是写联名册,其实是害了世子殿下,世子殿下立不朽之功,如若此番被斩,乃是立德,死后百年,可为准圣。”

    “是啊,这是天大的荣誉,尔等无需如此,让世子知道了,反而会怪罪你们。”

    莫名之间。

    这种声音响起,显得十分古怪。

    因为这番话挑不出毛病,可仔细琢磨又觉得有些古怪。

    但不得不说,这种言论的效果,的确有用,有些府城的的确确正在为顾锦年准备联名册。

    只是随着这种言论的出现后,的确有不少百姓停下来了。

    因为感觉说的没错。

    这就是言语的力量,这种声音的本质,无非就是想要顾锦年去死。

    但他们很聪明,没有去辱骂顾锦年,也没有去反驳顾锦年的功劳,反而夸赞顾锦年的仁义,让顾锦年去舍身取义,歌颂顾锦年的伟大。

    反正人死了,给你点美名又能如何?你要是喜欢,再给你加点。

    这种人是最坏的。

    表面上是为你好,其实就是在害你。

    而这种声音,也逐渐传到了京都内,影响了整个大夏王朝。

    比起之前,人人为顾锦年打抱不平的现象,现在却安静了许多。

    而大夏京都。

    皇宫内。

    大殿当中,争议声响亮无比。

    原因是,礼部尚书杨开,带来了万民册,为顾锦年请愿。

    万民册之下,百官的确震撼,说是说万民册,可实际上联名册有几百本,少说有几十万人为顾锦年请愿。

    这可不是小事。

    为官者,能做到这个地步,令人敬畏。

    实际上,有些官员的确有心思为顾锦年开罪,毕竟顾锦年才华横溢,未来必是大夏的顶梁柱。

    又是陛下的外甥,还有镇国公的孙子,倘若当真问斩,没必要闹得这么僵。

    可还不等百官开口,一道声音响起。

    “启奏陛下,八王入宫,入殿面圣。”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大殿内瞬间安静。

    “准。”

    永盛大帝开口。

    下一刻,八道身影出现。

    这是八位藩王,每一位都是手握大权的存在,是大夏王朝顶尖的权贵。

    八王出现。

    一时之间,气场镇压大殿所有人。

    他们目光睥睨,走起路来,更是虎虎生威。

    当然,踏入大殿后,几人立刻朝着永盛大帝一拜。

    “臣等见过陛下。”

    八人开口,声音响彻大殿。

    “免礼。”

    永盛大帝缓缓起身,招呼八人起身。

    “来人,赐座。”

    他继续开口,让人赐座。

    很快太监搬来凳子,让八位王爷落座下来,紧接着一道声音直接响起。

    是陈王的声音。

    “方才在殿外,本王听闻有人要为顾锦年开罪。”

    “敢问是谁?”

    陈王入殿,还没有缓和一下场面,便直接开口,让大殿瞬间变得安静无比。

    “王爷,是老夫开口,这里是百姓的联名册,老夫认为,顾锦年虽有僭越国法之错,可最终还是一心为民,可给予严惩,但无需问斩。”

    “这是民意所向。”

    礼部尚书杨开出声,他帮顾锦年,不是因为什么利益,而是根据情况而来。

    可此言一出,陈王不禁冷笑。

    “可笑。”

    “僭越国法,还能开脱罪名?”

    “那是不是说,往后若有官员,来到本王面前,要调遣三十万大军,包围某郡某府,想杀谁就可以杀谁,本王是不是要答应?”

    “这顾锦年的确是一心为民,本王也佩服,可国有国法,尔等身为朝廷大员,难道还不知道国法不可越?”

    “今日顾锦年这般做,明日就会有徐锦年,周锦年,王锦年这般去做。”

    陈王直接出声,怒斥杨开。

    这一番话,说的没有错。

    使得杨开有些沉默。

    “杨大人,本王也敬佩顾锦年,可国法就是国法,想来陛下也是这般认为。”

    “就好比本王入京,须向礼部汇报,倘若可以逾越国法,那是不是本王以后无论去任何地方,都不需要通知礼部?”

    又是一位王爷开口,是鲁王。

    八王,乃是蜀王,吴王,唐王,陈王,鲁王,楚王,南平王,齐王。

    是根据大夏之前的十国领地划分。

    至于周王,不属于八王类,周王乃是一等王,最高的王,其次便是祁林王,大夏唯一的异姓王。

    十位王爷,是掌握兵权的,有一定话语权,整合在一起,是一股不朽的力量,无法忽视。

    至于没有兵权的王爷,多多少少也有二三十人,在各地驻军,享受人间极乐。

    好在开国之始,虽权贵极多,但至少地多人少,还没有到饱和的阶段,能供这些王爷们吃香喝辣,若是再过个三四百年,那就不好说了。

    而这十位王爷,不缺乏与永盛大帝关系好的,可今日同来,也并非是跟永盛大帝作对。

    此番前来,遵从国法,站在国家角度去衡量此事,故而一同联袂而至。

    鲁王的话,让百官皱眉。

    很明显这是一种赤果果的威胁。

    但他们挑不出什么刺。

    如果顾锦年当真无罪。

    那他们以后是否也能这么干?

    毕竟只要罪不至死,造反的成本可就大大降低不少。

    造反最大的麻烦,不就是满门抄斩,株连九族吗?

    如若能不死,那这些藩王就不可能没心思。

    当然也不可能说,这边无罪,他们就直接开始造反,甚至他们也不会想着去造反。

    毕竟自己又当不了皇帝,现在有吃有喝,有兵权有地位,干嘛去造反啊?

    可架不住别有用心的人挑拨离间啊。

    “王爷言重了。”

    最终,杨开只能深吸一口气,选择退避。

    “没有什么言重不言重的。”

    “陛下。”

    “臣并非是针对顾锦年,臣也知道这个顾锦年才华横溢,是当世之大才。”

    “可僭越国法,就是僭越,他私自调兵二十万,臣其实并非不可以忍,可二十万大军被他挥之而来,呼之而去,封锁江陵郡。”

    “说杀谁就杀谁,这眼中还有朝廷吗?这眼中还有陛下您吗?”

    “他目无王法,罪该当诛。”

    “这也就算了,祁林王十万铁骑,差一点就要被他诛灭,这点是臣最不能容忍的。”

    “就因为一己私欲,就因为一时愤怒,差点酿出大错,如若不是祁林王忍气吞声,连连退让,只怕十万大军早已经被诛。”

    “若今日陛下您不处理顾锦年,大夏国本将无,臣等也不服。”

    “今日,请陛下给臣等一个答复。”

    最终,楚王的声音响起,他抨击顾锦年,就是要让顾锦年死。

    一点活路都不给。

    而且话里话外,态度坚定。

    不杀顾锦年。

    难平众怒。

    说话间,八王齐齐站了起来,望着永盛大帝,让他给出一个答复。

    听着八王的声音。

    永盛大帝面色平静,稍稍沉默后,他缓缓开口。

    “顾锦年之桉,朕没有更改之意。”

    永盛大帝开口,这是他的答复。

    可八王并不认可,而是望着永盛大帝道。

    “还请陛下,以太祖名义立誓。”

    显然,皇帝的话,没有人相信,尘埃不落地,那么皇帝永远可以更改。

    “放肆。”

    这一刻,永盛大帝起身,直视八王,眼神当中是怒意。

    让他用太祖的名义起誓?这还真是给他们天大的胆子,逼宫也就算了,当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

    “陛下息怒。”

    “臣等只是为大夏国本,如若陛下不答应,臣等不会离开。”

    可是,八王没有一点虚。

    一时之间,朝堂内显得无比安静。

    “王爷,此事无需如此。”

    有人开口,想要打个圆场,可得到的便是冷声。

    “轮得到你开口吗?”

    声音响起,百官皆然皱眉。

    尤其是想打圆场的人,更是闭上嘴巴,低头不语了。

    “朕说了。”

    “七日问斩,不会更改旨意。”

    “尔等若要在这里待着,那就待着,退朝。”

    永盛大帝深吸一口气,说完此话,他转身离开,可心中满是怒火。

    天下人都知道,顾锦年是自己的外甥,也知道顾锦年有惊世大才,这种大才,怎可能杀?

    可八王借这个机会,前来逼宫,这就是跟他唱反调。

    一时之间,他心中滋生了一个想法。

    但他知道,现在还不行。

    看着永盛大帝如此,八王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虽然没有逼永盛大帝起誓成功。

    但也达到了他们的目的。

    而与此同时。

    大夏京都。

    苏怀玉显得有些沉默。

    因为他遇到了一个人。

    一个老头。

    只是一眼,苏怀玉便知道对方很强。

    所以他没有选择乱动,老老实实跟着对方离开。

    街道当中。

    一处无人巷子内。

    苏怀玉显得恭敬,朝着老者一拜。

    “前辈,有什么需要晚辈帮忙的,请前辈尽管开口。”

    苏怀玉很老实,没有任何嘴硬,也没有任何反抗。

    “你小子不错,是我见过最老实的人。”

    老者开口,他鸡皮鹤发,但并不亮眼,走在人群当中,很容易被人无视。

    “前辈过誉了。”

    苏怀玉一本正经。

    “老夫要你做一件事情。”

    老者开口,想问一件事情。

    “请前辈放心,一定没有,晚辈以前就是刑部的,刑部最强的,也仅仅只是准武王境,前辈完全可以大开杀戒,不要紧的。”

    只是不等老者说完,苏怀玉便直接出声,让对方安心。

    然而,后者摇了摇头。

    “即便是有绝世强者又能如何?”

    “老夫只手可灭。”

    “老夫让你将大夏京都的地图画出来,几日后,我要劫法场,救我徒弟。”

    “有地图最好,可以省去点麻烦。”

    老者很澹然,对大夏绝世高手,丝毫不在乎。

    一听这话,苏怀玉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他猜到老者是谁了。

    魔道绝世强者。

    “前辈果然英勇。”

    “晚辈立刻准备。”

    苏怀玉不啰嗦,也不过问细节,反正要我做啥我就做啥。

    一点都不含湖。

    “好,这件事情办好了,老夫会给你好处的。”

    后者点了点头,同时也有些惊讶苏怀玉的表现。

    就......很配合。

    “不。”

    “前辈不杀晚辈,已经算是最大的好处。”

    “晚辈并非贪婪之人,见好就收,多谢前辈。”

    苏怀玉连忙摇了摇头,拿捏的刚刚好,不敢越雷池半点。

    “没想到小小一个大夏京都,居然有两个聪明人。”

    “可惜,你不是仙灵根,否则的话,老夫愿意收你为徒。”

    老者有些赞叹,这苏怀玉当真符合他的脾气。

    听到这话,苏怀玉讪笑一声,紧接着不由问道。

    “前辈,仙魔两道的强者,您都杀完了吗?”

    苏怀玉好奇问道。

    “还没。”

    “这不是老夫爱徒要被斩了吗?”

    “只能先过来带他离开,回过头将他送去森魔古殿历练一番,我顺手将仙魔二道的强者杀光就行。”

    “有几个比较棘手,居然半只脚踏入了第七境,好在老夫比他们快了一步,不然的话,还真不一定能杀光。”

    对方开口,无意之间透露出一个惊天消息。

    踏入第七境?

    苏怀玉眼中露出震撼之色。

    要知道,镇国公也不过是第五境的强者,眼前这人居然就已经踏入了第七境?

    当然,对方没有说全,毕竟只是快了一步,也有可能是准第七境。

    但无论是什么。

    乃绝世也。

    “前辈果然厉害,那晚辈现在去绘制地图,不过晚辈怎么给您?”

    苏怀玉询问道。

    “我会去找你的。”

    “问斩之前给我即可。”

    老者开口,说完此话,便消失在了原地。

    而苏怀玉也长长吐了口气。

    好险。

    不过松了口气后,苏怀玉也没有废话,立刻去绘制地图。

    倒不是因为救顾锦年,而是这魔道强者,性格古怪,万一拖了时间,心情不佳,把自己杀了,那才是倒了血霉。

    回头顾锦年没死,自己没了,苏怀玉也不愿意。

    如此。

    深夜。

    苏怀玉将地图绘制完成,为了补充细节,苏怀玉更是亲自去看了看,确保没有问题后,便静等前辈上门了。

    外界的纷纷扰扰,显得喧闹无比。

    而牢中。

    顾锦年却已经进入了忘我之地。

    四天来。

    他心情平静,在牢中悟道。

    前两天还会进食点东西,可后面两天就滴水不进了,倒也不是潜心入学,主要是秘制酱油没了,米粥有些难以下咽。

    有些后悔,但更能让自己安心悟道。

    这几天来,顾锦年脑海当中,都是在回忆以往种种。

    他在反省,也在思考。

    反省自己的过错。

    思考自己的不足。

    江宁郡,匈奴和亲,江陵郡。

    这三件事情,最大的过错,在于自己的经验不足,虽然自己乃是大夏权贵,虽然自己可以任性一把,可很多人要为自己的任性负责。

    “我过于优柔寡断,做事依旧不够谨慎,”

    “王兄失踪,必然已经有人察觉,可我义无反顾前往白鹭府,是自投罗网。”

    “那妇人向我求情,我优柔寡断,没有在关键时刻,做关键之事,倘若重回那日,应当直接将许平斩杀,再去调兵,应当为上佳。”

    “我纠结细节,关键时刻,没有挺身而出,虽亡羊补牢,可错便是错。”

    “倘若此劫渡过,我应当杀伐果断,不可拘于小节,任何事情也应当面面俱全,做到滴水不漏。”

    顾锦年心中自语。

    他认真反省着自己。

    过错于优柔寡断,做事不谨慎,这是他意识到的错误。

    而不足之地,则在于权力。

    “世子也好。”

    “权贵也罢。”

    “终究无有官职,无有权力,假借圣旨,虽可圆一时之谎,却给国家带来麻烦,给朝堂带来麻烦。”

    “若我有官职,再临白鹭府,即便百般刁难,也有足够话语权,那时该杀就杀,无人可挡。”

    “尊严只在刀刃之上。”

    “无有官职,寸步难行。”

    这是顾锦年的不足之地。

    自己没有官职,自然而然,从一开始陷入了被动,私自调兵,化为主动,可那个时候已经是在亡羊补牢。

    故而,自己必须要?

    ?点入朝为官,掌握权力,往后再遇到这种事情,就不会陷入下风。

    反省与思考过后。

    顾锦年从而又思考另外一件事情。

    这件事情,看似是官员隐瞒不报,看似是有人在幕后搞鬼,可有一股力量,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股力量,便是儒者。

    读书人,应当有正义在身。

    即便无有官职,百姓之苦,他们也应当看得见,可却没有一个人给予援手。

    原因无他。

    他们不想得罪官员,免得影响自己的仕途。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点无可厚非。

    但对于读书人来说,这就是错的。

    孟子曰,吾善养浩然正气。

    这浩然正气,便是天地之间的一种正气。

    若读书人无浩然正气,怎可称之为读书人?

    倘若,两年之前,便有读书人挺身而出,那么事情会如此严重吗?

    答桉显然是不会的。

    白鹭府,只是一个小小的府城,可这件事情,却也能看到天下儒者的本质。

    等事情发生之后,读书人再来辱骂,又有何用?

    不秉持内心,如何能称得上读书人?

    张口百姓。

    闭口百姓。

    到头来呢?

    还不是虚伪无比。

    这件事情,顾锦年想了很久。

    一直到第七天。

    这一日。

    是顾锦年问斩之日。

    牢头走来,也感到不可思议,他们本以为这过程当中会有旨意,释放顾锦年。

    却没想到,直至这一刻,都没有任何旨意。

    刑部已经派人过来,押送顾锦年去刑场。

    只是,即便如此,牢头都没有半点怠慢,客客气气将顾锦年请出。

    顾锦年很康慨。

    他没有丝毫畏惧,随着牢头走出大狱。

    可内心,顾锦年却一直在思考这件事情。

    踏出大狱。

    一眼望去,有许多人在送行,也有不少人带着其他心思。

    囚车就在不远处。

    刑部的人,也无比恭敬,根本不敢有半点怠慢。

    远处,王富贵等人眼中含泪,他们没想到,事情会如此严重。

    七天来,百姓写联名册吗,却遭到八王反对。

    七天来,多少股势力参与此事,其目的就是为了救下顾锦年。

    可结果,朝堂之上,没有任何反应。

    刑部也没有做任何批改。

    一时之间,他们终于慌了,也终于怕了。

    从一开始认为,顾锦年一定会安然无恙。

    再到今日,所有人都慌了。

    再有三个时辰。

    顾锦年就要被问斩。

    三个时辰,只怕是来不及了啊。

    云柔仙子与瑶池仙子站在不远处,她们二人面色平静,可心中也有了其他想法。

    倘若到了最关键一步,还是无力回天,她们会劫法场。

    准确点来说,是她们身后的人,会来强行劫法场。

    可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看,那是魏闲公公。”

    “有圣旨,有圣旨。”

    “圣旨来了。”

    一道道声音响起,刹那间,京都百姓不由将目光看去。

    的确。

    不远处,魏闲马不停蹄的跑来,手中紧握一张圣旨。

    这一刻,所有百姓笑了。

    认为这必然是赦免顾锦年的圣旨。

    可当魏闲出现,宣读圣旨后,百姓们再度沉默。

    “陛下有旨。”

    “顾锦年救百姓于水火之中,此乃天之功劳,但因乱其国法,法不容情,维持问斩。”

    “但因顾锦年之功劳,愿为其修建文宫,塑功德身,立圣碑。”

    “由顾锦年于石碑题字,往后供天下万民瞻仰。”

    他的声音响起。

    让无数百姓沉默。

    而后,满是失望。

    本以为是赦免圣旨,可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圣旨。

    而且通过圣旨可以得知,顾锦年真的要被问斩。

    都已经准备好修建宫殿,立石碑之举。

    这不是必死吗?

    很快,石碑被运了过来。

    由顾锦年碑上题文,供后世人瞻仰。

    当然,无须直接在碑上刻字,魏闲已经准备好了纸张笔墨,写完之后,会有工匠刻印上去。

    同时,魏闲的声音,也传入顾锦年耳中。

    “世子殿下。”

    “这是您最后的机会。”

    “陛下让奴婢转告您一声。”

    “已经做好万全之策,可保世子无恙。”

    他传音道。

    告知顾锦年具体情况。

    听到这话。

    顾锦年内心毫无波澜。

    没有什么喜悦。

    也没有什么开心。

    而是望着石碑,沉默不语。

    所有人都看着,他们也十分好奇,顾锦年这是要做什么。

    大约半个时辰后。

    突兀间。

    顾锦年凝聚才气,以才气化笔,在石碑之上刻字。

    将这几日的感悟,一一写上。

    【余囚北庭,坐一土室】

    【室广八尺,深刻四寻】

    文字出现,引来无数观望。

    这文章看起来没有什么特殊性,若说文采,寻常儒者都能作出。

    若说情感,无非是将这几日的情况写出。

    但所有人还是直勾勾的看着。

    因为他们知道。

    顾锦年写的东西,就没有让人失望。

    皇宫当中,永盛大帝也显得无比紧张,他虽然做好了万全之策,可还是希望顾锦年能靠自己解救。

    否则的话,会有新的麻烦。

    刑部大狱外。

    洋洋洒洒三四百字写完。

    却没有任何影响,没有异象,也没有光芒,让人的心情,愈发沉重。

    可就在此时。

    顾锦年将开篇最后一段缓缓写出。

    【况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气也,作正气歌一首】

    随着开篇最后一段写完。

    顾锦年闭上了眼睛。

    他深吸一口气。

    往事种种遭遇,再加上牢中悟道所有感想,也在这一刻爆发出来了。

    江宁郡也好。

    匈奴国也好。

    白鹭府也罢。

    或有天灾,但乐文更多小说的是人祸。

    百姓的身后,不仅仅只有朝廷,应当更有一些有志之士。

    应当更有一些真正的读书人。

    而今日,他便要重塑读书人之风骨。

    “吾为顾锦年。”

    “今日,作正气歌一首。”

    “为儒道正心。”

    刹那间。

    顾锦年的声音响起。

    响彻整个京都。

    很快,一行字出现在石碑之上。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文字出现。

    刹那间。

    天地大变。

    大夜袭来,彷佛永夜降临。

    而这一次。

    已经不是影响一个京都了。

    而是.......整个大夏王朝。

    尤其是曲府。

    平静的曲府孔家。

    在这一刻。

    开始剧烈摇晃。

    有孔家大儒惊愕,而后一道惊呼声炸响。

    “孔圣圣像震动了。”

    “有人写出不朽圣章。”

    声音响起。

    一片哗然。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6061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606138.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