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三章:万民如海,愿与世子共同赴死!【求月票】

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三章:万民如海,愿与世子共同赴死!【求月票】

新书推荐:三尺长剑荡人间逆灵惊神我只想好好的修仙神灵遗囚梦蝶成双武神图箓世子不厚道诸神往事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天地武库

    如同永夜降临一般。

    大夏王朝。

    几乎是在一刹那之间黑了下来了。

    大夏京都内,所有百姓惊愕了,文武百官,达官显贵,亦或者是读书人,也纷纷惊愕。

    以往即便是千古文章,也是要等写完之后才会引来异象。

    可现在,顾锦年仅仅只是写了几个字,便瞬间引来如此恐怖的天象,这过于可怕啊。

    甚至人们更认为,是有人想要劫法场,营造出这般的天象。

    但,大夏王朝内,直接受到影响的,便是孔家。

    曲府。

    孔家。

    对于孔家来说,每日都显得十分神圣,孔家看似是一个家族,但真正的孔家内部,却如同一个小世界一般,有人在读书,也有人在作乐。

    孔家涉及极多,士农工商没有孔家不参与的事情。

    但主体来说,读书的乐文更多小说,尤其是孔家年轻一辈,都是要经历刻苦无比的读书过程,孔家直系后代不少,但真正能被冠以直系者,还是要本身优秀。

    至少在儒道方面,若没有什么建树,也别想有太大的身份地位加持,无非是有个美称罢了。

    然而。

    也就在一瞬间。

    天穹突然黑了下来。

    好端端的白日,在这一刻,直接化作黑夜。

    一眼望去,如同万古长夜一般。

    天地之间。

    在这一刻。

    将夜来临。

    黑暗笼罩大地,彷佛天地间的一切,都被黑暗吞噬,让人心中产生敬畏之心。

    “发生了何事?”

    “曲府怎可能会有这样的天象?”

    “天地黑暗,这是不祥之兆啊。”

    “这是怎么回事?”

    “何人营造出这样的天象?”

    “不,这不可能是人为的,这是上苍的预兆吗?”

    一道道声音自孔府响起,许多孔家大儒开口,他们惊愕的看着这一切,好端端的白日变成黑夜,这如何不让人震撼?

    爱阅书香

    他们惊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人做出判断,认为这是不祥之兆。

    也有人好奇,是谁带来这么可怕的天象。

    只是马上被人反驳,认为这种天象并非是人为带来的,而是天地的预警。

    未来要出大事。

    但无论如何,孔府上下一片震撼。

    古今往来,他们都没有见过这般的奇迹啊。

    不,这已经不是奇迹了。

    这是神迹。

    神一般的迹象。

    此刻,大夜弥天。

    天地大变,孔家之中,几道身影也静静地看着这般的奇景。

    传圣公凝视这一切,他眼神当中充满着复杂情绪。

    孔家七十二贤,也望着天穹,他们惊叹,但乐文更多小说的是一种反感,他们不希望这天地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即便是有,也得是孔家营造。

    而祖祠当中,一位老者静静望着这一切,他负手而立,长长叹了口气。

    但,本以为仅仅只是到此为止。

    在下一刻发生的事情,将孔家上上下下震撼住了。

    轰。

    孔庙之中。

    圣人凋像在这一刻疯狂震动,一束束惊天的光芒,冲天而起,刺破永夜,惊动四方。

    曲府百姓,望着这一刻,皆然感到无比震撼,百姓齐齐下跪,高呼圣人显世,眼神之中是无与伦比的震撼。

    这光芒,震天动地。

    这光芒,璀璨至极。

    孔庙,乃是供奉孔圣人的地方,有接近万年的历史,经历亿万百姓的香火。

    蕴养圣意。

    唯有天地之间,出现大变,才会惊动孔庙。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有人作出不朽文章,惊动了圣人。”

    孔庙之中,有大儒发出吼声,语气当中是无与伦比的震撼,他的眼神当中,满是惊骇。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孔府之中,一道道身影快速奔来。

    这一刻,即便是传圣公也动容了。

    天地大变,他们的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有许多猜想,可直到孔庙的震动,他们才彻底明白发生了何事。

    一位位孔家大儒现身在孔庙当中。

    此时此刻的孔庙,早已经爆发出绝世的光芒,遮盖了这片天地,淹没了万物。

    孔圣凋像不断震动,这是圣人共鸣。

    对比上一次圣人共鸣,这一次要更加恐怖。

    上一次圣像共鸣,是因为顾锦年反驳圣意,惹来了圣人之怒。

    当然,这是孔家人的说法。

    只不过,那一次的圣像,算不得什么,毕竟不是真正的圣像。

    可孔庙的圣像不一样,经历世人供奉,有香火功德,是真正蕴含一丝圣意的存在。

    如此,这座圣像若是共鸣,那就是真正的不可思议,得圣人认可。

    这是古今往来,所有读书人的荣耀,也是孔家学子这辈子的追求。

    各国王朝,每三年都会有一次科举,而孔家每三年也有一次内部科举,这内部科举就是在圣人面前念诵文章。

    谁若是能引来圣像共鸣,谁便可平步青云。

    只是古今往来,孔家七十多代,能真正引起圣人共鸣,也不过寥寥三五人,而这三五人,也引不起这么大的动静啊。

    “这到底是谁?能作出不朽文章?连圣人都要为之震颤,天地动容?”

    “为何这种人,不是我孔家后人啊,天命盛世,难道真的要出一位儒道圣人吗?”

    “文章非诗词,诗词达意,文章通圣,老夫当真想知道,是谁能作出这样的文章,也想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文章,能引起这般的天象。”

    “儒道之根本,在于文章,在于底蕴,在于圣意,黄金盛世要来了,我等不可继续主张利益,要真正培养出人才,培养出大贤。”

    一道道身影出现,皆是孔家响当当的人物,他们出现在孔庙当中,没有半点僭越,于孔庙外跪拜。

    而借此机会,有孔家儒派开口,认为黄金盛世,族内应当扶持读书人,重读书,而非利益。

    不过大部分人没有去理会这句话,不是因为说的没有道理,而是惊叹于这恐怖的文章。

    他们好奇。

    是怎样的文章,能引来如此可怕的异象。

    可就在此时。

    一道洪亮无比的声音,贯彻天地之间,传达整个大夏王朝。

    “吾为顾锦年,今日作正气歌一首。”

    “为儒道正心。”

    声音洪亮,传遍天地。

    可孔家上上下下,不知多少人脸色在这一刻瞬间大变。

    是顾锦年。

    居然是顾锦年?

    怎么会是他?

    孔家上下惊愕,他们没有想到,作出不朽文章的人,居然会是顾锦年?

    虽然顾锦年诗词文章的确极强,可大多数都是附庸风雅之作罢了,说句难听点,一首诗词能改变什么?一篇文章又能证明什么?

    可这种不朽文章就不一样了。

    这种文章,脱离了文章的本质,是拥有教化儒道学子的能力啊。

    孔家之所以能成为巨无霸。

    其原因,就是因为孔圣人的思想,在天下读书人心中,已经根深蒂固了。

    可以说,天下九成九的读书人,是根据孔圣人的思想,去延展去提升去蜕变的。

    所以孔圣人当初着写的文章,可称不朽。

    今日,再出不朽,这对孔家来说是一个新的挑战,否则方才的老者,也不会突然提到主张扶持儒派。

    只是,谁着写出这不朽文章,他们都可以接受,毕竟能写出这样文章的人,天地下也就是那几个。

    关系都不差。

    倘若当真是什么隐世高人,也影响不到孔家,如若是寂寂无名者,他们可以给予甜头,让其归入孔家。

    这是天大的荣耀。

    但偏偏就是顾锦年,孔家真正的敌人,与其说是真正的敌人,倒不如说顾家与孔家几乎是不可能和解的。

    “怎么会是他?”

    这一刻,即便是传圣公也忍不住发出感慨,这是他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但要说心态最炸的还是孔家圣孙。

    书房当中,当孔宇听到顾锦年的声音后,他彻底愣在原地。

    面前有堆积如山的废稿,是他准备的诗词文章。

    自见过顾锦年后,他便努力的想要超越顾锦年。

    可没想到的是,仅仅只是相隔一段时间,顾锦年居然作出不朽文章。

    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也是他不能接受的。

    一切的一切,让他无法接受,也让他道心崩塌啊。

    然而。

    下一刻,顾锦年的声音,再度响起。

    【余囚北庭,坐一土室】

    【室广八尺,深刻四寻】

    【单扉低小,白间短窄,污下而幽暗】

    声音响起。

    孔家上下都在静心聆听这不朽文章。

    只是文章诵念而出,所有人都皱紧眉头,略感不妥。

    这样的文章,好像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吧?

    最多也就是应景。

    为何能成不朽文章?

    他们疑惑,眼神当中充满着好奇。

    很快,声音逐渐变大,震耳欲聋。

    【况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气也,作正气歌一首】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孔家上下纷纷聚精会神,他们这才明白,这开篇只是前述,真正的核心在这里。

    正气歌。

    所有读书人都好奇了,所有大儒也好奇了。

    何为正气?

    他们眼神当中充满着好奇。

    也就在此时。

    惊动天地的声音响起,令人震耳发聩。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浩瀚无比的声音在这一刻响起,道出何为正气。

    此时,孔家上下彻彻底底安静下来了。

    孔家,虽经过千百年的蜕变,从一个圣人世家,蜕变至今日的不朽世家,有天大的变化,但不变的是,孔家在儒道的的确确有建树。

    孔家大儒,占据天下三分之一,可以说这是一个巨无霸的存在。

    而在孔家当中,不缺乏读书人,不缺乏有智慧者。

    顾锦年这篇文章,寻常人或许有些听不明白,可他们却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啊。

    这天地之间,有一股堂堂正正的气,赋予万物变化为各种体型,在下便是山川河流,在上便是日月星辰,在人间被称之为浩然正气。

    充斥在这天地与寰宇之间。

    国运清明太平时,为祥和与开朗的朝廷,此乃盛世也。

    在时运艰危的时刻,义士便会出现,他的光辉形象一一垂于丹青。

    顾锦年用不到几百个字,却将天地正气给形容出来。

    将读书人一生的追求给形容出来。

    这是惊世文章,也是教化天下儒生的文章啊。

    孔庙之外。

    一位位大儒身子震颤,他们彷佛开窍一般,这些年来,他们苦苦无法想不同的事物,在这一刻彷佛彻底想明白了。

    而不少大儒却脸色无比难看。

    只因,顾锦年这篇文章,将会给天下儒道带来巨大的冲击。

    这篇文章,将可以改变当今儒道之变。

    阐述‘才气’,阐述‘正气’。

    其中之功劳,将不弱于孔圣之举啊。

    这是儒道立功。

    光是这篇文章,顾锦年即便是死了,千年之后,他也要封圣,其地位仅次于孔圣。

    倘若顾锦年活着,若能完成儒道立言,再完成儒道立德。

    那么顾锦年可为当世圣人啊。

    这种圣人与众不同,如大日一般,映照万古,生生不息。

    他们动容,且有震撼。

    一时之间,各种复杂情绪出现在心中,让他们无比难受。

    可就在此时。

    顾锦年的声音,依旧不绝。

    【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

    【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

    【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

    ......

    【顾此耿耿在,仰视浮云白】

    【悠悠我心悲,苍天曷有极】

    【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

    【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声音铿锵有力,带着一种愤恨,也带着一种畅然,更带着一种大世之争的态度,缓缓落笔。

    人们痴呆。

    此时此刻,已经不是孔家人在理解那么简单了。

    整个大夏王朝,所有读书人都在细细体悟,顾锦年这首正气歌的含义。

    这种浩然之气,充塞于宇宙乾坤,正义凌然不可侵犯而万古长存。

    当这种正气直冲霄汉,贯通日月之时,活着或者死去根本用不着谈论。

    大地靠着它才能挺立,天柱靠着它才得以支撑。

    可叹,我遭遇不公,一心为民,却被奸人所害,但没想到的是,这种肮脏之地,却成为了我安身立命的乐土住处。

    所以,无论是生与死,我已经看澹了。

    因为我胸中有一颗丹心永远存在,功名富贵对于我来说,如同天边的浮云。

    我只希望,这股浩然正气,能让天下人感悟,能让天下读书人明悟。

    先贤们一个个已经离我远去,他们的榜样已经铭记在我的心里。

    屋檐下我沐浴清风展开书来读。

    古人的光辉将照耀我坚定地走下去。

    这便是顾锦年的心意。

    也是顾锦年想要表达的内容。

    这首正气歌,顾锦年经过了修改,他通过这个世界的一些特殊背景,完美替换。

    有些地方也没有去做更改,以做比喻,无伤大雅。

    文章的内容,表达的是心中之意。

    仅此就足以。

    孔家上下沉默,越是儒道造诣高深,就越知道顾锦年这篇文章能带来怎样的影响啊。

    “当真乃不朽文章也。”

    “能惊动圣人的文章,的确名不虚传。”

    “今日之后,天下儒道,将要变了,从今往后,浩然正气,非儒道可得啊!”

    “千年未有之变化,这个顾锦年,到底是何人啊。”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为不平事。”

    “好啊,好一个十年磨一剑,这一剑,磨的惊天动地啊。”

    一位位孔家大儒惊愕。

    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甚至有大儒更是忍不住开口,念出顾锦年当初所作的第一首诗。

    这一首诗,放到现在简直是应景啊。

    磨砺十年。

    剑出惊天地。

    而对比孔家的震撼。

    大夏京都。

    才是真正的惊世场面。

    京都当中,无数百姓观望着这一幕,尤其是这些读书人,他们是亲眼所见。

    见证这必将名传千古的一刻。

    石碑之上,洋洋洒洒的正气歌,绽放无与伦比的光芒。

    天地黑暗。

    可这块石碑,却化作永恒的光芒,刺破一切黑暗。

    光芒坠下,洒落在顾锦年身上,映照出不朽的身影。

    人们惊愕。

    儒生们更是露出无与伦比的眼神。

    他们读书养气。

    可却一直不知道养的是何气。

    说是说浩然正气。

    可这也只是自以为是。

    真正的浩然正气,他们不明白,也不理解。

    总觉得读了书,能明白道理,这就是浩然正气。

    如今,随着顾锦年这首正气歌出来后,人们对浩然正气有了一个新的了解。

    永夜之下。

    狂风当中。

    顾锦年一袭白衣,被吹的猎猎作响。

    这一刻,他周围弥漫炽烈光芒。

    正气歌作完。

    顾锦年长长深吸了一口气。

    他的内心,在这一刻得到巨大的满足。

    他的精神,在这一刻得到了巨大的充足。

    这一刻,顾锦年总算明白,为何有人不顾生死,也要为心中之正气。

    因为这天地之间,有浩然正气。

    这浩然正气,不仅仅只靠读书才能获取。

    有正心者,皆可蕴养浩然正气。

    路见不平者,可养浩然正气。

    侠义者,可养浩然正气。

    倘若人人都有浩然正气,这天地之间,便是美好的。

    “世子万古。”

    此时,又是一道声音响起,人群当中,打破了这方寂静。

    不过这一次,有人看到是谁,是苏怀玉。

    不过,一道道声音也跟着喊起来了。

    百姓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明白这首正气歌的含义。

    但他们知道的是,顾锦年为天地又做了一件好事。

    一个人临死之前,还心念着苍生,还心念着百姓,让人如何不泪目。

    “世子万古。”

    “世子万古。”

    震耳欲聋的声音不断响起。

    百姓们发自内心去呼喊,去高呼,高呼世子万古。

    这种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贯彻天地之间。

    可就在此时。

    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也缓缓响起。

    “问斩时辰已到。”

    “尔等还在迟疑什么?”

    声音响起,是一位王爷。

    在这最关键的时刻,他看得出来,百姓要请愿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他立刻打断,要让顾锦年赴死。

    听到这话,刑部官员不由一愣,他们也有些不甘,可面对王爷的吩咐。

    他们还是咬了咬牙,让顾锦年上了囚车。

    面对这一幕,顾锦年没有说话,也没有选择走上囚车,而是康慨赴死,朝着刑场走去。

    他无惧一切,甚至有一种莫名的内心升华。

    他彷佛接触到了真正的道。

    梦幻如泡沫一般。

    然而,就在此时。

    一道惊呼声,再度响起。

    “你们看,这是什么。”

    “快看,这是什么。”

    随着惊呼声响起。

    一束炽烈无比的光芒,自天穹坠下。

    大夏王朝,一道道光芒从四面八方涌来。

    映照在顾锦年身上。

    这是各地的圣贤,这是古今往来的圣贤啊。

    这些圣贤,听到了顾锦年的声音,他们感应到了,在这一刻给予最强烈的认可。

    京都当中,刑部大狱外。

    顾锦年步伐坚定,面容上无有生死之惧。

    而他身后,却在映照万古!!!

    他的脚下,光芒万丈,他的身后,浮现长河。

    一位位先贤,出现在他身后,与他同行。

    这万古的光辉,洒落而下,将顾锦年映照如圣。

    人们痴痴呆呆的看着这一切。

    这不可思议的一切。

    这无与伦比的一切。

    到最后,读书人也跟着走了。

    百姓们也跟着走了。

    浩浩荡荡的人群,朝着刑场走去。

    人群涌动,是前所未有的景象。

    永夜将至,可在这一刻,顾锦年化作唯一的光芒,刺破天地一切黑暗。

    他面色无畏。

    他看澹生死。

    他有心中之大义也。

    倘若,这一死,能换来正气浩荡,他无惧也。

    此时。

    顾锦年的每一步。

    震耳欲聋。

    因为他身后是千千万万的百姓。

    顾锦年每一步。

    万古的光芒,都在他的脚下。

    古今往来的圣贤,在他身旁。

    京都百官,望着这一切,他们彻彻底底动容,甚至有些官员,也跟了过去。

    为心中之正义也。

    八王看着这一幕,一个个面色难看,事情到了这一步,有王爷想要退出,他不敢闹下去,也不想继续闹下去。

    再这样闹下去,当真要出事。

    可有几个王爷,态度异常坚定,使得这些王爷不敢退出。

    如此。

    顾锦年来到刑场当中。

    刑部尚书坐在主位,当顾锦年出现后,他立刻起身,不敢有任何一点托大。

    朝着顾锦年深深一拜。

    今日顾锦年,一首正气歌,足以赢得天下人尊重。

    再者,顾锦年为民而死,这一点他更加钦佩。

    尤其是,顾锦年其实完全可以选择拒绝的,可顾锦年由始至终,没有为难朝廷一下,没有为难刑部一下。

    这般的气量,这般的康慨。

    令他自愧不如,羞愧难当啊。

    “见过世子殿下。”

    徐平朝着顾锦年深深一拜。

    而顾锦年却没有多言,而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还不行刑,等待何时?”

    怒吼声再度响起。

    是王爷的督促。

    眼下,只要一刻钟的时间,顾锦年就要人头落地了。

    他不想节外生枝。

    现在立刻,斩了顾锦年。

    面对王爷的督促。

    徐平的声音也不由响起。

    “吾乃大夏刑部尚书,斩与不斩,老夫决定,还轮不着王爷你来督促。”

    霸气的回应响起。

    徐平也恼了。

    都到了这个时候,顾锦年所作所为,天下人看在眼里,可还是要杀?

    凭什么?

    又为什么?

    听到这话,出声的王爷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

    此时。

    徐平朝着皇宫方向,他直接跪下,拱手开口。

    “臣,徐平,大夏刑部尚书,今日愿为顾锦年请命。”

    “世子殿下,为大夏百姓伸冤,前有江宁郡水灾,后有匈奴和亲,今有白鹭府之难,功德无量,乃为大夏肱骨之功臣。”

    “若今日,问斩世子,老夫无颜为刑部尚书,于天理而不容也,于情理而不容也。”

    “望陛下法外开恩,饶恕世子。”

    徐平开口。

    没有人能想到,堂堂刑部尚书,大夏最铁面无私的官员,在这一刻,为顾锦年求情。

    甚至以辞官为代价,换回顾锦年一条生路。

    这不是运作,也不是关系,而是顾锦年的所作所为,让徐平彻彻底底明悟了,何为公道,何为正气。

    刑部,本就是秉持公道。

    遇公而不行公,才是刑部真正的错。

    随着徐平的跪拜。

    一瞬间,又是一道身影出现。

    “臣,大夏礼部尚书杨开,今日愿为顾锦年请命。”

    “若问斩世子,臣,也无颜为官。”

    “知礼而非礼也,怎为礼部之官。”

    礼部尚书出面了。

    他毅然决然,出面为顾锦年请命。

    两位尚书为顾锦年请命,这还真是令人敬畏啊。

    下一刻。

    一道洪亮无比的声音响起。

    是江叶舟。

    他攥紧拳头,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大声怒吼道。

    “世子殿下一心为民,无有罪过。”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扼于风雪。”

    “为百姓开路者,不可使其困于荆棘。”

    “学生恳请陛下,法外开恩,饶恕世子。”

    江叶舟大吼。

    他眼中是热泪。

    死死攥紧拳头,所有的事情,他比谁都清楚,他历历在目。

    所以他不可能不出声。

    当他此言说完。

    一时之间,大夏书院所有学子纷纷向前一步,他们拉起长长的白色布匹。

    布匹之上,是血书。

    王富贵等人展开,而后跪在地上,表明态度。

    随着大夏书院的学子出列。

    一道又一道的身影跟着出列。

    是京都内的读书人。

    是京都内的百姓。

    他们受到感染,纷纷走出一步,朝着皇宫之地跪下。

    这场面,足矣传世。

    “还要杀吗?”

    也就在此时,永盛大帝的声音响起了。

    于皇宫当中,响彻京都。

    他在质问。

    质问八王。

    也在质问,质问那些一心想要置顾锦年于死地的之人。

    他们躲在后面,不敢出面。

    但不妨碍永盛大帝质问。

    听到永盛大帝的声音,八王脸色皆然有些难看。

    “陛下。”

    “国法不可乱也。”

    八王的声音响起。

    态度依旧不变。

    还是要斩。

    还是要杀。

    要诛杀顾锦年。

    可就在此时,两道身影快速奔来,驾着一辆马车,在关键时刻出现。

    “末将徐进。”

    “末将王鹏。”

    “今日携山魁军三十万大军联名册前往法场。”

    “山魁军全体将士,愿为世子殿下请命。”

    “还望陛下开恩。”

    是徐进与王鹏。

    自从得知顾锦年要被问斩,徐进与王鹏号召三十万大军,共同联名,只求法外开恩。

    如今七天的时间,他们几乎是马不停蹄,赶到此地,为顾锦年请命。

    “再多的请命也没有用。”

    “顾锦年犯下滔天大罪。”

    “他今日必要问斩,否则天理不容。”

    有王爷开口,是真的想顾锦年死。

    只是,当他说完此话。

    四面八方,一道道身影出现。

    是百姓。

    寻常的百姓。

    他们朝着法场走来,动作有些缓慢,但目光坚定无比。

    “是江宁郡的百姓?”

    “他们是江宁郡的百姓?”

    有人惊呼,认出他们是谁。

    是江宁郡的百姓。

    差点死于洪灾的百姓们。

    今日。

    他们突然出现,的的确确惊讶了许多人。

    能这般出现,显然是有人在背后援助,否则来不了这么多人。

    江宁郡的百姓走来。

    来到顾锦年面前,而后齐齐跪下,他们无言,可却满脸泪水,没有一语,但眼神坚定。

    此时,他们将手中的横幅举起。

    为世子请命。

    当初,他们遭遇洪灾,米价贵如金。

    在绝望之中。

    是顾锦年为他们解难。

    在哭泣之中。

    是顾锦年为他们擦拭伤口。

    在濒死之前。

    也是顾锦年拉了他们最后一把。

    没有人为他们这些底层百姓说话。

    也没有人在乎他们这些底层百姓。

    天灾之年,官商勾结,鱼肉百姓,化作人间炼狱。

    可。

    顾锦年义无反顾,不惜得罪所谓的权贵。

    他站出来了。

    为他们主持公道。

    而今日。

    江宁郡的百姓,也要来为顾锦年,主持主持公道。

    “草民李达,江陵郡人,今日随世子赴死。”

    为首的老者开口,他虽未曾见过顾锦年,可自洪灾平定之后,顾锦年这三个字,在他心中无法磨去。

    他知道,如若没有顾锦年,他全家都要死于洪灾之中。

    七日前,他得知顾锦年要被问斩,而且还是为民伸冤,他心急如焚,好在有人来到江宁府,带他们来到京都。

    可人微言轻,他自知无论说什么,都无法帮助到顾锦年。

    故此,他选择最康慨,也是最激烈的方式来帮助顾锦年。

    与其请罪。

    不如共同赴死。

    倒要看看,朝廷敢不敢这样做。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

    很快,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

    “草民王立,江宁郡人士,今日随世子赴死。”

    “草民徐晔,江宁郡人士,今日随世子赴死。”

    “草民何之堂,江宁郡人士,今日随世子赴死。”

    一道道声音响起。

    是江宁郡的百姓来报恩了。

    顾锦年救他们于水火之中。

    他们今日,以命相救。

    昨日,你为百姓不顾生死。

    今日,百姓也为你不顾生死。

    这便是因果。

    浩浩荡荡的声音,响彻大夏京都。

    无数人在这一刻彻底泪目。

    大夏学子,也在这一刻纷纷开口,跪拜皇宫。

    “学生江叶舟,京都人士,今日,愿随世子共同赴死。”

    “学生王富贵,苏州人士,今日,愿随世子共同赴死。”

    “学生王新芝,京都人士,今日,愿随世子共同赴死。”

    大夏书生的傲骨,在这一刻显露出来。

    伴随着他们的声音过后。

    还有新的声音响起。

    “民妇李静,白鹭府人士,今日,愿随世子共同赴死。”

    “民妇周籁,白鹭府人士,今日,愿随世子共同赴死。”

    是白鹭府的人。

    一眼望去,三千多白鹭府百姓快步走来,大多数是女子,她们跪在地上,愿为顾锦年一同赴死。

    这是何等的康慨啊。

    这又是何等的震撼人心啊。

    一个人能做到让万民共同赴死。

    他这辈子也死而无憾了。

    刑场之上。

    顾锦年泪流不止。

    他为百姓,只为心中之正义。

    可百姓的报恩,让他无悔一切。

    这一刻,他明白了太多太多道理,这些道理,是书中没有的道理。

    贵为舟。

    民为水。

    这泛泛之民意,却如同春阳一般,让顾锦年暖到心底。

    这一切。

    都是值得的。

    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望着这一切。

    京都百姓也彻底坐不住了。

    一位位京都百姓下跪,愿与世子共同赴死。

    一位位官员下跪,愿请陛下法外开恩。

    这一刻。

    民意浩荡。

    “顾锦年,斩还是不斩?”

    皇宫当中,永盛大帝再度开口。

    依旧是质问。

    “斩!”

    “国法不可乱。”

    “请陛下以国本为重。”

    楚王的声音响起。

    他一直主张要斩,即便到了这个时刻,他还是要求陛下斩杀顾锦年。

    可此时此刻。

    永盛大帝的雷霆之声响起。

    “朕没有问你。”

    “朕问的是大夏百姓。”

    “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

    伴随着雷霆之声响起。

    八王脸色瞬间大变。

    因为他们知道,永盛大帝要改变心意了。

    “顾锦年,斩还是不斩?”

    洪亮之声响起。

    来自大夏最尊贵之人。

    “不斩。”

    万民怒吼之声响起。

    给予最强硬也是最直接的回答。

    “顾锦年,有罪还是无罪?”

    永盛大帝再度问道。

    “无罪。”

    震耳欲聋之声再度响起。

    这就是百姓的态度。

    得到满意的回答后。

    永盛大帝没有着急出声,而是静静等待着。

    等待着最关键的一道声音。

    很快。

    这道声音响起了。

    “臣,顾元,教导无方,以致于孙儿顾锦年,违背国法,臣愿请命赴边境,为我孙儿顾锦年,抵下此过,愿陛下开恩,恕其之过。”

    是镇国公。

    在最关键时刻,镇国公出面了。

    万民请愿。

    顾锦年可以逃脱死罪,但严惩是必然的,可永盛大帝根本就不想给予任何惩罚。

    这是他与镇国公协商好的事情。

    镇国公本就要前往边境与匈奴厮杀,如今主动请愿,一来可以让朝堂闭嘴,二来也能让百姓宽心。

    毕竟顾锦年的的确确是违背国法。

    这是第一个,也必须是最后一个,倘若还有人敢这样做,那就要做好准备,除非也能使万民请愿,使国公请愿。

    如若不然,则是死罪。

    得到镇国公的答复。

    永盛大帝开口了。

    “传朕旨意。”

    “镇国公之孙,顾锦年,为民伸冤,为大功绩也,但因违背国法,罪该万死。”

    “可念万民请愿,古今往来未曾有之,太祖祖训,国为舟,民为水,不可逆也。”

    “再由国公主动请愿,为大夏王朝保家卫国?

    ??为泼天之功,种种因素,朕破先天之例,恕顾锦年无罪无过。”

    “但须谨记于心,往后不可再犯,如若再犯,朕,必斩之。”

    永盛大帝的声音响起。

    当声音落下。

    刹那之间,狂欢声响起,于京都当中。

    整个京都,彻底沸腾。

    这是一场胜利。

    一场百姓的胜利。

    一场正义的胜利。

    “陛下万岁!”

    “陛下万岁!”

    高呼之声,传到了大夏皇宫内。

    养心殿中。

    听着这万民的赞誉之声,永盛大帝心中也无比激昂。

    但他还是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下自己的心情。

    目光望着刑场。

    “锦年啊锦年。”

    “舅舅这回绞尽脑汁帮你。”

    “你要是不帮舅舅点,那你真就不厚道了。”

    永盛大帝心中喃喃自语道。

    这趟顾锦年惹下滔天大祸,实话实说,永盛大帝做了很多事情。

    白鹭府,江宁郡的人,能这么快抵达京都,没有他的旨意,谁能做到?

    好在的是,最终的结果,是好的。

    而且自己这个外甥,更是写下一篇正气歌。

    这还真是了不起啊。

    只是。

    就在万民欢呼之声。

    刑部大狱外。

    刻写正气歌的石碑,突然腾飞出去。

    化作一束光芒。

    出现在刑场上空。

    而后,如同一颗璀璨无比的星辰。

    席卷恐怖的才气。

    化作纯白无比的浩然正气,涌入顾锦年体内。

    而顾锦年体内的古树。

    也在这一刻,发生惊天动地的变化。

    古树在蜕变。

    而且不止浩然正气。

    所有百姓体内,都凝聚出一道光芒。

    这是民意。

    民意如海,汇聚于顾锦年体内。

    这般的情景,让许多人不由好奇了。

    ---

    ---

    ---

    今天还有一更。

    算作是这个故事的结尾。

    现在每天起床最怕的就是看到无涯私聊。

    每隔一个小时都来督查我,甚至还提出要跟我视频,看完有没有在码字。

    我是真服了这个老六。

    然后友情提示,这个故事结束了,下个故事就是‘立言’,孔家立言,大家别急着走~精彩继续!

    感谢束Z林盟主打赏!

    感谢老板们近期支持!

    再求点月票啊!!!!想拿个单日月票第一,昨天就差两百票就单日第一了,今天大家能不能给点力。

    七月再去码一章来!!!

    ------题外话------

    力荐好友新作《抓到你啦》,恐怖无限流,悬疑推理为主,已完结两个副本,可收待宰!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6141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614179.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