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七章:孔家家宴,舌战群儒,这霹雳手大儒能处,有事他真上啊!

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七章:孔家家宴,舌战群儒,这霹雳手大儒能处,有事他真上啊!

新书推荐:招仙令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人间有你暖如春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我可是正派剑仙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凡人之长生仙道游离半生杀手傻子至尊

    傍晚。

    豫王楼内。

    此时此刻,雅间当中,豫王亲自为顾锦年斟了一杯茶,同时还有张世在。

    可见豫王有多器重顾锦年。

    只不过,把张世喊过来,其实也是变相的告诉顾锦年,这是自己人,完全可以相信。

    “锦年,来喝口茶,之前在外面喝了这么多酒,喝点茶润润嗓子。”

    豫王笑呵呵的开口,将茶杯递给顾锦年。

    “舅舅,怎能让您为我斟茶呢。”

    顾锦年连忙接过,如此说道。

    “客气。”

    “一家人,啰嗦这么多做什么。”

    豫王有些没好气,紧接着看着张世道。

    “你来沏茶。”

    对于自己的女婿,豫王很不客气,不过张世很乖巧,在豫王面前,他不敢乱来。

    紧接着豫王坐在太师椅上,望着顾锦年开口。

    “锦年外甥,其实实不相瞒,你这趟过来,四哥,哦,就是陛下,早已经写了一封信给我,让我好好照料你。”

    “这天下人都知道,我跟陛下关系最亲近,你完全可以相信我。”

    豫王率先开口,告知这件事情。

    此言一出,顾锦年这才明白,为什么从头到尾豫王对自己还算是客气。

    毕竟按理说,豫王跟孔家的关系应该亲近一点,但对自己格外的照顾,即便是自己在楼宴当中大闹一场,豫王都没有说什么。

    原来是老舅早就安排妥当了啊。

    “原来如此,陛下果然神机妙算啊。”

    顾锦年开口,同时夸了一句自己老舅,可这话一说,豫王却显得有些随意。

    “他神机妙算个鬼,天下人谁不知道孔家人对你出手啊。”

    “锦年,这里又不是京都,你还怕他作甚?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听到顾锦年夸永盛大帝,豫王不太开心了。

    不过他这话有些大不逆,只不过豫王与永盛大帝关系的确太好了,两兄弟虽然不是同母,但吃住都在一起,建德难之前,永盛大帝在京都其实是遭到了圈禁。

    如果不是豫王出面,从中周旋,永盛大帝真不见的能出京都。

    等永盛大帝确定要造反,豫王也是第一个响应,而且出人出力,几乎是不惜一切代价,支持永盛大帝。

    后来永盛大帝当了皇帝,赐豫王一等王,大有一种让出半壁江山的感觉,可豫王没答应,反倒是豫章这块地就藩,富饶也不是特别富饶,但有名的是读书人。

    有句话叫做,豫章半仕林,太祖年间,有一半官员都来自豫章古郡。

    虽然现在稍稍没落一些,可依旧占据朝堂四分之一,而豫王选择来这里就藩,放弃半壁江山,不仅仅是因为很多政治原因,而且还是帮永盛大帝监督这些读书人。

    可以说,这豫王为永盛大帝做了太多太多了。

    两人的关系,比同胞同母还要亲近十倍,故而在大夏王朝当中,除了豫王之外,没有一个王爷敢说这种话,最起码不敢跟顾锦年说这样的话。

    “豫王舅舅,您说几句无所谓,这话外甥不敢乱说。”

    顾锦年讪笑了一二,反正他不啰嗦。

    而豫王倒也是点了点头道。

    “也是,毕竟四哥心眼小,脸皮厚,你注意点也没错。”

    豫王很大胆,直接骂永盛大帝心眼小,脸皮厚。

    不过,说到这里,豫王也没有继续嘲讽自己的四哥,而是看向顾锦年道。

    “锦年。”

    “明天孔家家宴,你最好还是不要去。”

    豫王出声,提起正事来。

    此言一出,顾锦年不由好奇了。

    “豫王舅舅,这是为何?”

    顾锦年看向豫王,他不理解豫王这话的意思,主要豫王是谁?掌握兵权,在豫章一带,他有绝对的话语权,说句不太好听的话,就算自己大骂孔家十八代祖宗。

    只要不侮辱圣人,豫王都能保自己周全,可豫王说这话,就有些古怪了。

    “此番孔家家宴,说到底为的就是玲珑圣尺,舅舅得到一些消息,这次孔家家宴,他们很有可能会动用其他圣器压制你。”

    “儒道之争,舅舅我不好参与进来,只能说保你周全,可若是动用了圣器,舅舅也无能为力。”

    “所以,舅舅还是希望你不要参加这场家宴,陛下也给你安排好了出路,这是他的圣谕,召你有要事入宫。”

    “虽会惹来一些争议,但冷处理的方法最好,孔家也不敢做的太过分,无非会想其他办法。”

    “锦年,你要三思而行啊。”

    豫王出声,他将自己知道的消息告知顾锦年,让顾锦年三思而行。

    “动用圣器?”

    顾锦年其实猜到了一些,只是他没有想到,对方会直接动用圣器。

    “恩,而且很大概率会动用圣器。”

    “当然如果孔家动用圣器的话,也会付出一定代价,陛下也不会轻饶他们。”

    “只不过,我与陛下都认为,没必要去孔家,既然知道他们会动用圣器,其实就应该离开,让他们落一场空。”

    “锦年,舅舅相信你明日能写出绝世文章。”

    “但孔家的底蕴,是你无法想象的,所以舅舅也希望你离开曲府。”

    豫王开口,他道出自己的看法。

    面对豫王所言,顾锦年几乎不假思索道。

    “豫王舅舅,明日我一定会赴宴的。”

    “若不赴宴,对我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

    顾锦年开口,他心里其实很明白,如果自己当真不赴宴的话,会惹来更大的危机。

    孔家人势必要将自己的名声搞臭,而且是那种洗都洗不干净的。

    当然,永盛大帝和豫王的想法,顾锦年也清楚,他们认为这些骂声,沉默个一两年,其实也就没事了,就算孔家人盯着自己骂。

    可也骂不了多久,半年一年之后,大家也就消停了,而自己只要安安心心做好自己,该为民伸冤为民伸冤,等到有一天总会真相大白的。

    这想法没问题,但适合老一辈的人去做,并不适合顾锦年。

    他要念头达通,就必须要如此,快意恩仇,而不是藏在后面搞阴谋诡计。

    说直接一点,年轻人就得刚一点,错了不怕,记住就好。

    听着顾锦年的回答,豫王点了点头。

    “舅舅认可你,也相信你,既然你有这般的想法,那舅舅也不多说什么。”

    “明日家宴当中,舅舅会护着你,但如果是争辩什么,舅舅看情况说话。”

    “不然的话,太偏袒你的话,会带来一些麻烦。”

    豫王出声,他没有阻拦顾锦年,在他看来年轻有冲劲是好事。

    倘若当真错了,吃个亏也不是特别大的坏事。

    “明日家宴,舅舅无须偏袒,一切外甥自己会来解决。”

    顾锦年望着豫王,他不需要豫王帮自己说什么话,反而他明白如果豫王出面说话,并不是一件好事,掺和两句可以,真偏袒自己的话,这帮人一定会抨击。

    “行。”

    “舅舅会看情况而定。”

    豫王点了点头。

    话说到这里,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明日就要赴宴,豫王本来是打算让顾锦年就在这里休息一日。

    可顾锦年却主动开口了。

    “舅舅,有个生意你做不做啊?”

    顾锦年出声,提到了自己的生意。

    “生意?什么生意?”

    豫王有些好奇了,没想到顾锦年会突然说这种事情。

    当下,顾锦年开始将自己的生意告知豫王,说的很详细。

    等说完之后,豫王点了点头道:“你说的这个很新奇,说实话舅舅是有些心动,只不过你这生意是在京都开,我不太感兴趣了。”

    豫王也是实话实说,他觉得这个生意有搞头,钱也不是问题,但毕竟是在京都,他就不想参与进来了。

    不过还不等顾锦年说什么,豫王继续问道。

    “陛下参了几筹?”

    豫王问道。

    “一筹都没有,他觉得这生意没搞头。”

    顾锦年也如实回答道。

    “一筹都没有?”

    “那行,那我整两筹。”

    听到永盛大帝没参与,豫王顿时来精神了。

    这让顾锦年有些沉默,他不知道豫王跟永盛大帝有什么仇,为什么互相针对啊?

    但对方愿意参股这是一件好事,自己的团队又添加一员大将。

    “行,舅,我算上您两筹,回头开张了,真赚了银子,我让姐夫跟您说。”

    顾锦年笑着道。

    “行,世儿,这事就交给你了,银子的话,你从库房支出来给锦年。”

    “不过赚的银子你自己拿去花,就当做是为父给你们添点彩头。”

    豫王出声,很明显他也只是觉得这个生意还不错,对于这生意能赚多少银子,还是没有概念。

    原因无他,豫王读书是读了点,但主要还是带兵打仗啊,你让他做生意赚银子,他压根不懂,外加上一筹就是百分之一,两筹就是百分之二。

    就算一年赚十万两黄金,分到手也就两千两黄金啊。

    很多吗?

    完全不多吧?

    再退一步,一年赚一百万两黄金,分到手才多少?

    两万两黄金啊。

    哦,不对,两万两有多点,但是可能吗?年净利润两百万两黄金。

    这不可能啊。

    所以他不在乎什么,交给张世,准确点来说是送给张世,送给自己的女儿。

    当做零花钱吧。

    亏了本也无所谓,这生意主要就是给顾锦年一个面子,加固一下关系,当真赚了点,就给女婿,亏了就亏了。

    面对对方这般,顾锦年也没什么好说的。

    实际上,这件事情吧,顾锦年也憋着一口气,这口气倒不是别的。

    就是觉得这帮人,一个个鼠目寸光的。

    等孔家的事情解决了,顾锦年全心全意搞自己的大夏不夜城。

    一但搞好了,他娘的,让这帮人瞧一瞧什么叫做经商头脑。

    而且顾锦年额外记了一个本子,但凡自己拉过投资但没有投资的人,全部记在本子上,以后想要投钱进来,不好意思,人满了,不收。

    或者就是加价,十万两黄金一筹,不,二十万两黄金一筹,爱搞就搞,不搞拉到。

    “孩儿明白。”

    张世听到这话,有些兴奋了,他一直在旁听,对于顾锦年这个商业计划,他很感兴趣,觉得大有可为啊,搞好了的话,指不定一年下来有个万八两黄金。

    这一年下来十几万两白银,一个月一万多两,外加上豫王的补贴,这就是人上人啊,到了京都根本不缺银子花,对外还可以说是自力更生。

    美滋滋。

    “舅舅,时辰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明日见。”

    看了一眼天色,顾锦年也不啰嗦什么,跟豫王说了一声,便打算离开。

    “直接在舅舅府上住吧,你回去住孔家安排的地方,有些不妥。”

    豫王开口,要留顾锦年下来。

    “不用,外甥还有些事情,多谢舅舅厚爱”

    顾锦年摇了摇头,距离明日家宴,还有七八个时辰,顾锦年打算做点其他事情,就不逗留了。

    “行。”

    “注意安全,有任何事情,直接找舅舅就行,这是老舅的令牌,你拿好。”

    豫王也不啰嗦,拿出自己的令牌交给顾锦年。

    “多谢舅舅,外甥告退。”

    接过令牌,顾锦年也不啰嗦,直接离开。

    待顾锦年走后。

    豫王的声音也缓缓响起。

    “世儿,你觉得锦年如何?”

    他神色平静,缓缓出声道。

    “回父亲,世子天资聪慧,又是儒道之大才,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张世几乎不假思索道。

    “不止。”

    然而豫王摇了摇头,望着方才顾锦年站着的位置,神色严肃。

    “锦年是为父见过最不同的人,出身权贵,却拥有一颗赤子之心,文采不凡,而且他深受我四哥的喜爱啊。”

    “去了京都以后,你要好好跟着你这位内弟,别看他年纪比你小,但懂得一定比你多。”

    “你寒窗苦读十年,人情交往上面比他差了不少,再加上去了京都后,人生地不熟,虽然可以仰仗为父的虚名,可京都毕竟是京都,不比咱们豫章郡。”

    “有什么事情,找锦年,有任何问题,也去找锦年,不要嫌麻烦,你找他越多,关系就越亲近,当然锦年交代你的事情,你也要好好办好。”

    “你这位内弟,未来必是大夏宰相,你跟在他后面,外加上为父帮衬你一二,这尚书之位,也稳了。”

    豫王对顾锦年的评价极其之高。

    他预测,顾锦年未来必是大夏宰相,张世听后有些咂舌,内心也无比震撼。

    这大夏宰相之位,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而且这个位置,不是说你家世显赫就能坐,需要的就是才能以及得圣恩。

    如若有才能,得不了圣恩也没用。

    说实话,镇国公之孙,不一定能当宰相,可豫王的话,张世不得不信。

    可真正让他内心震撼的是,跟着顾锦年,自己未来能当尚书?

    他的仕途,他心里明白,虽然豫王背景也显赫无比,但自己这位岳父,绝对不可能强行扶持自己上位,之前也谈论过自己的仕途。

    右侍郎已经到头了,甚至还有些不稳定。

    现在自己岳父居然说,跟着顾锦年,自己未来能成为尚书。

    这可是六部天官啊。

    真成为了尚书,也就仅次于自己岳父半个头。

    状元郎都不一定能成为六部尚书。

    “孩儿明白。”

    “多谢父亲大人赐教。”

    当下,张世有些激动,如此说道。

    “明白就好。”

    “对了,待会你持为父手令,秘密调遣五千精锐,驻军曲府内。”

    “明日孔家家宴,为父真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事情,稳妥一点最好。”

    “就希望孔家不要太过于放肆,不然.......当真要见血了。”

    豫王深吸一口气,提到这件事情。

    “见血?”

    “父亲大人,您是要对孔家下手吗?”

    张世有些惊愕。

    自己父亲为了顾锦年,对孔家下手,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啊。

    “不是为父。”

    “是陛下。”

    “他还有一道口谕,不过为父方才没有说出来。”

    “孔家家宴,如若孔家敢动用圣器镇压锦年,陛下密令,斩杀为首者,不给一点机会。”

    豫王道出一则秘密,一则让张世脸色无比惊愕的秘密。

    他没想到,永盛大帝竟然这么狠,下达这样的密令,孔家摆明了就是要找顾锦年麻烦,动用圣器的可能性很大。

    毕竟为了抢夺顾锦年持有的圣器。

    也就是说,关键时刻,为了顾锦年,永盛大帝宁可与孔家闹翻?

    孔家要是与永盛大帝闹翻,那就不是小事了,要出大事。

    “这世子殿下,当真是得无尽圣恩啊。”

    这一刻,张世羡慕了,是真的羡慕。

    出身权贵,又是世子殿下,既得文坛各路大儒喜爱,又能得到皇帝的喜爱,如何不让人羡慕?

    “不仅仅是圣恩那么简单。”

    “陛下,只怕是想做那件事了。”

    豫王开口,说了一句让人听不懂的话,张世有些疑惑,但没有多问。

    “孩儿现在就去。”

    张世出声,起身要离开,可豫王却拦住对方道。

    “先不急,写一封信,送给陛下,书信内容就是,锦年帮我写了一首千古第一骈文,请陛下看一看,觉得行不行,然后再说为父觉得没问题,写的相当好,再问问陛下,锦年有没有帮他写过什么诗词文章,一起来鉴赏鉴赏,恩,大致就是这样,写好一点,这事更重要些。”

    豫王一脸嚣张道。

    显然是故意要恶心一下永盛大帝。

    听到这话,张世略微一愣,但还是执笔写了。

    而与此同时。

    孔家。

    一处密阁内。

    几道身影盘坐,神色都不太好看。

    “孔心长老。”

    “顾锦年于楼宇当中,写下千古第一骈文,这次赴宴的一些大儒看后,一个个赞叹不绝,有一些中立的大儒,现在直接站队顾锦年。”

    “明日孔家家宴,只怕有不少人会选择帮顾锦年出声啊。”

    一道声音响起,神色略显难看。

    “不止如此,乐儒等人今日被孟学士等人打了一顿,老夫去找了他一趟,他也没说什么,而且不少人都在说乐儒活该,这情况不容乐观。”

    又有人出声,道出乐儒挨打的事情。

    听到这些话,孔心老神在在,没有半点惊慌。

    “无妨。”

    “老夫也听说了这件事情,这些大儒,无非是想要顾锦年帮他们写一首诗词罢了。”

    “明日家宴,已经准备了三道关,在这三关内,即便是这些大儒选择帮顾锦年,也影响不到最终结局。”

    孔心显得平静,压根就不担心这些。

    “三关?怎么说?”

    众人略显好奇。

    感受到众人的好奇,孔心也不藏着,压着声音道。

    “其一,孙儒之死,顾锦年必须要给一个交代。”

    “其二,削人才气,顾锦年也必须要给个交代。”

    “其三,孔家有秘密手段,关键时刻,顾锦年只能就范。”

    “当然,孔家也希望顾锦年能自觉一些,所以到时候诸位看情况而定,如若顾锦年态度强硬,诸位也绝对不能退让,孔家无法出面言论,至少前面两关,孔家不能说什么。”

    “而且主力之人,仰仗几位侯爷,同时在孔家内,也不用担心顾锦年动用圣器。”

    “倘若顾锦年服软,诸位也不用咄咄逼人,这次家宴的目的,就是要让顾锦年交出圣器即可,达到这个目的,我们也不希望闹得太僵硬。”

    孔心开口。

    他们正在密谋,密谋关于明日如何针对顾锦年。

    其实,所有的事情,都是孔家在幕后操作,而这一切的原因,就是争夺圣器。

    只要圣器争夺回来,那么就算吃点亏,或者是顾锦年骂几句孔家,也无所谓。

    骂就让你骂,圣器到手,外加上天下读书人都是支持孔家的,也就随你的便,反正吃亏的是你顾锦年,又不是我们孔家。

    不过,孔家不能主动出击,要让其他人出面,而孔家做好理中客就行。

    当然最关键的时刻,如果还压不住顾锦年,那孔家就要出面了。

    那个时候,脸面不脸面已经是其次了,圣器拿到手才是核心。

    “行。”

    “不过这次难度比想象中要大一些,强行去针对顾锦年,会惹来一些争议。”

    “孔心长老,陛下的意思很简单,古今册内必须要有三个名字。”

    扶罗王朝的侯爷开口,他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不止是他,众人也纷纷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不过要求各自不一,有的是古今册留名,有是圣境名额,还有的是圣人手册。

    都是好东西。

    面对众人的要价,孔心微微沉默。

    但很快,他点了点头道。

    “这些都没问题,只要圣器到手,诸位的要求,孔家都会满足。”

    孔心点了点头,如此说道。

    这世间上没有永恒的朋友,有的就是利益,地位越高,身份越高,或者越聪明的人,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圣人不圣人。

    只看利益,有利益一切好说,没有利益,管你是谁,圣人之后又能如何?说两句好话也就够了,让我办事?痴心妄想。

    一刻钟后,众人逐渐退场。

    孔心也离开了,直接去寻找无涯长老。

    待见到无涯长老后,孔心将方才谈话内容全盘告知。

    过了一会,无涯长老睁开眸子道。

    “只要得到圣器,他们的要求倒无所谓。”

    “不过族内已经激活了圣镜,明日家宴,会映照东荒境。”

    “你还是要通知一声,明日故意激怒顾锦年,让他失态,让他愤怒即可。”

    “千万不要被他激怒,到时候这些画面被天下人看到,有任何不妥之地,都会被无限放大。”

    孔无涯淡淡出声,告知孔心这件事情。

    “映照东荒境?”

    “明白了。”

    孔心惊愕,这还真是够果断,明日大家一起指责顾锦年,想来按照顾锦年的脾气,一定会暴怒,然后开始发狂。

    而若是这一幕被映照在东荒境,所有人看到,那么顾锦年狂妄二字,就彻底洗不掉了。

    一但觉得一个人很狂妄,那么就会产生先天的不好印象,后面不管你做什么,都无法逃脱偏见二字。

    就如此。

    孔心退下。

    而整个孔家,从亥时过后,便开始张罗,布置场地,外加上一些流程等等都要安排。

    不过,曲府湖畔当中,出现一道身影。

    是顾锦年的身影。

    他立于一舟之上,舟上没有船夫,完全是顺着河流而行。

    顾锦年在进行最后的悟道,完善结论。

    小舟流淌着。

    一切显得十分寂静。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丑时。

    寅时。

    卯时。

    寅时的时候,天就快亮了,到了卯时,天色大亮,百姓们陆陆续续起床,做生意的做生意,农作的农作,炊烟袅袅而升,各家各户也在做饭。

    岸边上。

    有人也将目光投来,有些女子,含情脉脉,亦或者娇羞,是不是撇来目光。

    也有些百姓,投来好奇目光,毕竟顾锦年长相不凡,外加上独自立在舟上,有说不出来的意境与风范,令人瞩目。

    顾锦年望着这一切,面上带着温和笑容,让人如沐春风。

    “爹,这个大哥哥为什么不用去农作啊。”

    有孩童好奇,指着顾锦年如此问道。

    “这是读书人,读书人是不需要农作的。。”

    “儿啊,你也要好好读书,以后当个官,当了官以后,咱们家就有银子了,有了银子,以后你也可以不农作,天天吃糖葫芦。”

    他身旁的父亲开口,指着顾锦年如此说道。

    听着这些言论,顾锦年沉默不语。

    他父亲说的没错。

    这也是当下的环节。

    无论是在大夏王朝,还是在其他王朝,读书其实就是为了当官。

    谋生是第一,其次便是造福百姓。

    这并没有错。

    但很多人,将谋生看的太重,逐渐的失去自我,所以有很多读书人,只是读了书的人,却没有君子之道。

    顾锦年没有说话,任凭小舟流淌。

    如此。

    一直到了未时。

    顾锦年运转法力,使得船只掉头,随后逆流而上,而且速度加快了不少。

    这般的行为,更是引来不少人瞩目。

    孔家家宴,是酉时开始。

    顾锦年心中也已经有了一定的成果。

    很多事情,他也想明白了。

    眼下他要赴宴。

    前往孔家赴宴。

    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把自己的志气说出。

    用知圣立言,来回应一切的流言蜚语。

    申时四刻。

    顾锦年从船舟下来,他一步跨越,来到岸边,随后直奔孔家。

    又是一刻钟后。

    与其说是孔家,倒不如说是孔府。

    整个孔府占地至少千亩,厚厚的围墙,显得宏伟大气。

    而孔家正门。

    早已经人满为患,一位位各地大儒,各国人物走进孔家内,一辆辆装满贵重礼物的马车,将空地占满。

    这就是孔家的威望,也是孔家的气派。

    孔家门外,也有数百人在迎接客人。

    随着顾锦年到来后,立刻有孔家人察觉。

    当下,有人快步走来,望着顾锦年满是笑容。

    “世子殿下,老夫孔心,快快入府,快快入府。”

    这是孔心,他特意在门外,就是等顾锦年。

    带着十几人,极其隆重的接待顾锦年,相反一些他国王侯,或者是一些贵客,都没有如此隆重的接待。

    看似是给顾锦年面子,可实际上却是在给顾锦年招黑。

    毕竟论辈分来说,顾锦年只是晚辈。

    论儒道境界来说,顾锦年还没有到这个程度。

    这不是偏见不偏见,而是已经有不少目光投来,眼神当中都带着一些莫名的敌意。

    面对孔心的热情,还不等顾锦年说话,数十道身影便朝着这里赶来了。

    “锦年小友。”

    “世子殿下。”

    “圣子,圣子。”

    数十道身影出现,直接将孔心挤到一旁,是阎公,孟学士,青州霹雳手这些大儒,哦,王将军也来了。

    他们可不给孔心半点面子,直接把顾锦年包围,脸上满是笑容。

    “见过诸位先生。”

    见到他们,顾锦年脸上出现笑容。

    “客气客气,走走走,世子殿下,昨日还没有喝的尽兴,今日咱们来喝。”

    “圣子,待会可不能不喝啊,老夫酒量虽然一般,但还能陪世子殿下豪饮几杯。”

    “锦年小友还真是会挑时辰,刚好就遇到了,哈哈哈哈。”

    这些大儒一个个哈哈大笑,脸上笑容发自内心,不过他们倒不是刚巧遇到,而是在这里等了许久。

    看到顾锦年来,赶紧过来,一来是混脸熟,二来就是防止顾锦年尴尬。

    “诸位,你们快快入府。”

    “世子殿下,老夫带您先去看看孔府吧?”

    孔心挤出笑容,虽然内心很不悦,但面对这么多大儒,肯定不敢乱说话啊。

    “去去去,我等陪着世子殿下就行了,你快忙你的去吧。”

    “是啊,这么多人,你们还不忙吗?快点去忙吧。”

    “宴席马上就要开始了,还去看什么风景,走走走,我们先去喝酒。”

    众人开口,尤其是王将军,直接拉着顾锦年走,懒得理会孔心。

    面对众人的表现,孔心有点皱眉,但又不敢发作。

    只能眼睁睁看着顾锦年被直接带走。

    到了门口,许东木等人也在,顾锦年出面,直接将他们带入孔家家宴内。

    入了府,走过玄关,孔家的气派映入眼前,有九重宫,主宴之地在第五宫,名为大成殿。

    孔家不愧是孔家,都直接修起宫殿来了。

    虽然比皇宫的气派差了不少,但无论是用料还是一些其他东西,都不比皇宫内。

    跟随着孔家人一路前行。

    来到大成殿后。

    一张张玉桌摆放在内,一共一百零八桌。

    每一桌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有扶罗王朝的侯爷,也有大金王朝的侯爷,不过反倒是没有大夏王朝的侯爷。

    左边是大夏王朝各地大儒,右边则是一些请来的贵宾。

    走到这里,许东木等人被安排到第六宫,这也是规矩,顾锦年不强求,让他们进来,他们只怕也不敢乱说话。

    而阎公,孟学士,青州霹雳手,王将军有资格入大成殿,其余跟来的大儒,还真没资格入内,都被安排到了第六宫。

    入了大成殿内。

    顿时,不少目光投来,纷纷关注着顾锦年。

    感受到这些目光,顾锦年显得十分平静,在孔家人的带领下,来到自己的座位。

    阎公与孟学士还有霹雳手大儒以及王将军安排在前面,不过几人不愿意,非要跟顾锦年坐一旁,孔家人说不过几人,也就安排下来了。

    落座下来后。

    霹雳手大儒第一时间开口。

    “刚才我来的时候,看到一群人走侧门进来,穿着丧服,估计待会要闹事了。”

    他名鲁元。

    只不过顾锦年更想称呼他为霹雳手大儒。

    因为那一幕无法忘记啊。

    “穿着丧服?”

    几人顿时皱眉,也意识到可能要发生什么事情。

    “世子殿下,待会交给老夫等人,你少说点,我怕他们就是故意要让你难看。”

    “对,世子殿下,待会交给我们就好,你不要多说。”

    “这里面也有我们的人,待会争吵起来,不会太落于下风,不过昨天我们太热情了,以致于孔家把我们一部分人分走了。”

    孟学士和阎公纷纷开口,他们意识到待会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让顾锦年待会少说话,交给他们就好。

    “诸位先生,无妨,待会学生会处理。”

    顾锦年点了点头,他心中有些感激,但这件事情自己是逃不掉的,还是要直接面对问题。

    “没事,我昨日与老孟联系了不少好友,虽然都被安排走了,可待会要是真吵起来,第一时间都会赶来,吵架这方面你安心交给我们,保证没问题的。”

    “再说了,有鲁兄在,你放一百二十个心,他当年舌战群儒,是我等的楷模。”

    阎公开口,甚至还拍了拍顾锦年肩膀,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而王将军也在一旁开口。

    “锦年,你放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能保你周全,要是真有那个人不知死活,交给我来即可。”

    王将军喝了口酒,气定神闲道。

    显然他们昨天一晚上都在商议今天的事情。

    都知道孔家要来找顾锦年麻烦,他们受了顾锦年的恩情,也绝对不会当缩头乌龟。

    不会让顾锦年一个人战斗的。

    面对几人的帮助,顾锦年微微一笑,也就没有说什么。

    如此。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大约两刻钟过去。

    酉时一刻一道。

    伴随着一道钟鼓之声,意味着盛宴开始。

    鼓声阵阵。

    足足敲了一刻钟。

    紧接着各种音乐响起,编钟之声,战鼓之声,显得大气磅礴。

    很快,传圣公走进大殿,他身后跟着孔宇等人,是孔家的直系三代,穿着礼袍,神色严肃。

    众人也纷纷起身。

    随着传圣公走到主位上,众人齐齐开口。

    “我等见过传圣公。”

    所有人都开口,但顾锦年却很平静,没有出声,但也站起来了,算是礼让一二。

    “家宴开始。”

    下一刻,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代表着家宴正式开始。

    而所有的音乐,也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只是,不等众人落座下来。

    一道声音,在关键时刻响起。

    “求传圣公替我师父平冤啊。”

    带着哭腔之声响起。

    下一刻。

    大殿之外,有十二人,抬着一口棺材,跪在大殿之外。

    砰。

    棺材落地,十二人齐齐下跪,朝着传圣公磕头。

    “大胆。”

    “狂妄。”

    “今日乃是孔家家宴,尔等这是做什么?”

    “尔等是谁,竟然扰了我孔家家宴?”

    刹那,一道道怒吼声响起,皆来自孔家。

    只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不过是孔家在自导自演罢了。

    否则,这么大规模的家宴,还让人抬棺进来?

    搞笑是吧?

    这么多家丁都是傻子?

    “传圣公在上。”

    “家师孙正楠,于上月被顾锦年生生逼死,我等乃是先生之徒,此仇不亚于杀父之仇。”

    “今日,我等以命谏案,还望传圣公能为我等主持公道,将顾锦年绳之以法,还天地之朗朗乾坤,还大夏文坛一个朗朗乾坤啊。”

    为首之人大声喊道,说着说着还直接哭了,而后在地上疯狂磕头。

    显得有莫大的冤屈一般。

    此言一出,殿内哗然一片,一个个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很快,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落在顾锦年身上,甚至传圣公等人,也将目光投来。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顾锦年淡淡的喝了口酒。

    紧接着放下酒杯,刚准备开口时。

    鲁元,也就是霹雳手大儒,却拉住了顾锦年,紧接着靠近了一点顾锦年,随后稍稍咳嗽一二,润润嗓子一般。

    随后缓缓开口。

    “汝看汝爹?”

    他开口,眼神当中皆是不屑之色。

    是轻蔑,极其的轻蔑。

    而就是这句话。

    让在场除了一小部分人以外的所有人愣住了。

    甚至顾锦年也愣住了。

    不,是傻了。

    好家伙。

    这就是舌战群儒?

    上来就放大招?

    不愧是霹雳手。

    这鲁元大儒能处,有事他真上啊。

    ----

    ----

    ----

    说一下,如果今天晚上12点不更新的话,那就是二合一章节,一口气写两万字,怕卡高潮。

    如果今天晚上12点之前更新了,那就是正常更新。

    然后月底最后两天了,求月票吧!!!!

    看在这几天也算是爆发的情况下!!!!

    求月票啊!!!!!!!

    哭着求!!!!!!!!

    7017k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79419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794197.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