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八章:栽赃嫁祸?顾锦年杀儒!绝对底牌,孔圣印记!

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八章:栽赃嫁祸?顾锦年杀儒!绝对底牌,孔圣印记!

新书推荐:游离半生人间有你暖如春招仙令我可是正派剑仙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杀手傻子至尊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凡人之长生仙道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

    家宴当中。

    鲁元的声音不大,但却内能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汝看汝爹?”

    鲁元的目光充满着不屑。

    这帮大儒,一个个假装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在他眼中看来,极其虚伪。

    当下,一道道声音响起,就连孔家人都有些看不惯鲁元所作所为。

    “鲁元,你这是何意?”

    “这里是孔家家宴,鲁元,你这般粗鄙,是否有些有辱斯文?”

    “当真是满口污秽,在如此盛宴之上,竟大放厥词?”

    声音响起,但或许是因为忌惮鲁元的实力,他们没有太过于凶狠,而是简单的抨击一二。

    当然,主要还是因为,这是鲁元在为顾锦年出头,又不是顾锦年亲自出面说这话,要是顾锦年开口,大家伙可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鲁先生,您这般是何意?”

    甚至,就连孔家人都出面了,望着鲁元如此问道。

    “什么何意不何意的?”

    “没听明白吗?”

    “尔等一个个伪君子也,皆是心藏龌龊之人。”

    “尤其是你们孔家,少在这里装神弄鬼,抬了一副棺材进来,你们还假装跟不知道一样?”

    “孔家出入都有人把守,一口棺材抬进来,你们都不知道?还装的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你们装什么装?不就是想要借此机会,抨击世子殿下吗?谁不知道你们安了什么心?”

    “就这还圣人世家?我早看你们孔家很不爽了,一个个道貌岸然,若不是承了圣恩,你们算个屁?”

    鲁元开口,指着这帮人直接开骂。

    他还真是直接,也极其犀利,点出孔家人的手段,反客为主。

    不过这样的言语,引来不少人皱眉,哪怕是传圣公也不由皱紧了眉头。

    主要是这鲁元说话太难听了。

    听着霹雳手大儒这样为自己撑腰,顾锦年既是感动,也有些担心,毕竟这要得罪不少人啊,可一旁的阎公,却拍了拍顾锦年的肩膀。

    给了顾锦年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后传音道。

    “锦年,不要担忧,鲁兄就是如此的性格,比较直接,而且你千万不要觉得,这天下的读书人,就全部服气孔家。”

    “底层的读书人或许对孔家有着敬仰,成为了大儒,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可孔家。”

    “当然,我等还是敬重圣人,单单只是看不惯孔家的一些行为。”

    阎公传音,告知顾锦年前因后果。

    此言一出,顾锦年明悟了。

    的确,虽然说孔家在儒道拥有无与伦比的地位,尤其是对刚刚启蒙的读书人来说,孔家就如同圣地一般。

    可随着读书人逐渐明智,拥有分辨是非的能力后,就会产生不同的意见。

    换句话来说,孔家最强大的地方,是在刚启蒙的读书人心中种下一颗种子,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管,等到生根发芽后,自然而然会成为孔家的追随者。

    倘若在这个过程当中,孔家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或者是因为利益,使得一些人愤怒,那么这种子就会消失,取而代之便是敌视。

    故此,到了大儒这个级别,或者是年龄上来了,多多少少对孔家会有一些判断和意见。

    就好比这段时间,抨击自己的人,九成九是普通的读书人,真到了大儒或者是年龄有个四五十岁,大部分是选择不站队,即便是出来站队的,也是与孔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所以鲁元大儒,不仅仅是为自己,也是为了一部分人而言。

    “你放肆了。”

    此时,有人出面,来到鲁元面前,面带怒意,训斥着鲁元。

    “我放你娘的肆。”

    “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一个孔家狗腿子来说话?”

    “老夫骂的是孔家,不是骂你,真就主人不说话,狗出来先叫?”

    看到来者何人,鲁元直接开喷。

    这战斗力,简直是杠杠的啊。

    “你,有辱斯文。”

    后者大骂,气的发抖。

    “这就是有辱斯文?这家宴当中,抬棺材而来,就不是有辱斯文?”

    “一个个的在这里装什么白丁?尔等难道心里就没有一点数?”

    鲁元指着后者大骂道。

    当下,不少人全部聚来,一个个怒视鲁元,这家伙说话没一点口德,张口骂娘,闭口骂娘,现在更是直接开地图炮了。

    “要打架是吧?”

    “老夫成儒之前,靠的就是霹雳手成名,给尔等一点机会,免得说占尔等便宜,一起上。”

    鲁元开口。

    他浑然不惧,说话之间,阎公,孟学士,王将军,直接朝着前面走了几步,注视着这帮人,只要开打,他们保证第一时间动手。

    不止如此。

    外面也走来一些身影,而且二话不说,直接将这帮人围住。

    这是鲁元的人,之前早就说好了,现在听到动静,一个个跑出来,显得格外的激动。

    “够了。”

    就在这一刻,一道声音响起。

    是孔心的声音。

    他面无表情,震慑众人。

    “够什么够?”

    “少在这里吓唬人?”

    孔心的身份,对其他大儒来说,的确管用,可对鲁元来说,就是一点用都没有。

    人家摆明了就是要跟你杠到底,你有什么好说的?

    听到鲁元之声,孔心没有愤怒,而是望着他,缓缓开口道。

    “这里毕竟是孔家,如今也在举行盛宴,你满口污秽,鲁元先生,你当真是不把孔家当回事啊?”

    孔心出声。

    实际上他是不想开口了,因为之前商议好了,前面两关,孔家最好不要出面,让这些大儒去骂就行。

    可没想到,鲁元的战斗力这么强,而且所有人都知道的是,鲁元是真敢动手。

    所以孔家必须要出面了。

    “老夫不把孔家人放在眼里?你还当真是会扣帽子啊。”

    “那请问一下,这些人抬棺进来,就是给孔家面子吗?”

    “孔心,你这个老王八蛋,读书读进棺材里了?别人抬棺过来,你不说话,我骂他们两句,你说我扰乱家宴?”

    “你怎么不去死呢你?”

    鲁元开口,对话犀利,这一刻顾锦年是彻底明白,什么叫做舌战群儒了。

    这霹雳手大儒,是真的值得深交啊。

    有这么一号人物帮衬着自己,很多事情完完全全都不需要自己出面。

    “就是,孔心,你身为圣人之后,怎能如此不要脸?”

    “可笑至极,棺材都摆在你们孔家门口了,你们孔家不嫌晦气,我等还嫌,这一句不说,鲁元兄只是训斥这帮人一两句,你就在这里鬼叫连天?”

    “真就是搞针对是吧?这就是孔家?要脸吗?”

    一时之间,不少大儒跟着开口,他们都是各地名流,此番开口,使得孔心脸色的确有些变化。

    没办法啊,鲁元这个王八蛋虽然说话难听点,但说的是实话。

    哦,孙正楠的学生,将孙正楠的棺材抬过来了,自己的的确确没有说一句话,反过来说鲁元扰乱家宴,的确是自己的不对。

    想到这里,孔心深吸一口气,将目光看向外面。

    “尔等是如何入我孔家家宴的?”

    孔心有些恼怒,但不是对他们,而是对下面办事的人,按理说把棺材抬到门口就行了啊,在门口叫冤,自己派人来接,不是刚好?

    就非要搞节目效果是吧?

    一听到这话,这群学生不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过,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出现,是孔家一位儒者。

    “回长老,我与孙儒关系极好,这些人是我放进来的,还请长老恕罪。”

    一道声音响起。

    这人也直接,主动拦锅。

    “荒唐。”

    “当真是荒唐,今日乃是我孔家家宴,你这般的行径,扰了家宴,来人,将他押入族牢,好好严惩一番。”

    孔心开口,显得气急败坏一般,但实际上谁不知道这是在演戏啊。

    “长老教训的是。”

    “可长老,我与孙儒乃是故交,听闻孙儒惨状,我内心不平,一切惩罚,我甘愿承受,但还请传圣公,还请长老,能为这些可怜人伸冤啊。”

    他出声,跪在地上,更是流淌出眼泪。

    要让传圣公和孔心为孙正楠主持公道。

    “先拖下去再说。”

    孔心冷哼一声,根本就没有半点怜悯,直接让人拖走这个背锅侠。

    待人被拖走后,孔心望着鲁元道。

    “鲁元先生,这人我已经罚了。”

    “不过,既然有人过来伸冤,孔家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尔等到底有何冤屈,直接说清楚来,不要打扰家宴。”

    孔心倒也直接,惩罚完了人以后,便直接将矛头对准顾锦年。

    孙正楠的事情,谁不知道?

    问来问去的意思是什么?

    面对孔心这般的行为,鲁元显得很平静,他虽然说话直接,但也要按规矩来。

    “回长老,家师孙正楠,与上月前往大夏书院,拜访世子殿下顾锦年,却不曾想到,只因几言不合,就被顾锦年削去才气,更是被羞辱一番。”

    “家师育人几十载,矜矜业业,为人谦和,从不惹是生非,却没想到,晚年竟遭如此羞辱,故而在家自尽。”

    “长老,传圣公,就是这个顾锦年逼死了家师,还请两位为我家师伸冤啊。”

    后者跪在地上,哭声极大。

    此言一出,众人不由纷纷看向顾锦年。

    而孔心更是望着顾锦年道。

    “敢问世子殿下,可有此事?”

    他询问顾锦年。

    “此事老夫也听说过,不过这中间好像有些没说清楚的吧?”

    关键时刻,鲁元开口,他想继续为顾锦年去解释。

    但没想到的是,一道声音也缓缓响起。

    “鲁元。”

    “孔心问的是世子殿下,不是问你,难不成,狗也跟着叫起来了?”

    关键时刻,这道声音的响起,让所有人不由好奇。

    毕竟鲁元的战斗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还有人敢跟鲁元这样说话?

    只是当看到来者何人后,众人也就明白了。

    是孔无涯。

    无涯长老。

    七十二圣贤排名前十的长老。

    他的分量可比孔心高太多了,自然鲁元还真不敢乱来。

    不过,鲁元想要开口说话,这回顾锦年拦住了他。

    “小狗走了。”

    “老狗来了?”

    顾锦年出声,既然这就是舌战群儒,那顾锦年懂了,完全明白。

    此言一出。

    全场瞬间哗然,哪怕是鲁元脸色也有些变化。

    这可是孔无涯啊。

    孔家地位极高的长老,也就比传圣公低半个等级,这种人物说实话还是要掂量一二。

    可没想到顾锦年也这么勇?

    面对顾锦年的言论,孔无涯面色平静,缓缓走来,望着顾锦年道。

    “口舌之争,没有任何意义。”

    “世子殿下,这件事情您怎么看?”

    孔无涯出声,他不生气,反正事情摆在这里,你这样糊弄也没用。

    “怎么看?用眼睛看。”

    顾锦年负手而立,望着外面几人,声音平静。

    一时之间,众人皱眉。

    “少在这里栽赃嫁祸。”

    “孙正楠的死,与我有关?我削他才气,是因为他没有品德。”

    “他自尽是自己承受不住压力。”

    “说句难听点的话,这种人死了更好。”

    “今日是孔家家宴,我来这里,已经是给你们孔家人脸了。”

    “一个个的,设局想要找本世子麻烦?”

    “你们是不是真当本世子任人拿捏啊?”

    顾锦年开口,他也不伪装了。

    什么解释,什么回答,都滚一边去吧,今天来孔家,他就是要闹。

    闹一个大的,倒要看看,以后还有没有人可以随便栽赃嫁祸自己,还有没有人敢找自己麻烦。

    “当真是狂妄啊。”

    “这就是世子的态度?”

    “厉害厉害,可算让老夫见识到,什么叫做权贵了。”

    “竖子!”

    一道道声音响起。

    这些大儒开口了,鲁元他们不好说,顾锦年还不好喷?

    其实这些大儒敢这样开口,无非就是一点。

    顾锦年的儒道境界不高罢了。

    这里是孔家家宴,又不是大夏京都,世子身份,他们认可,但读书人的圈子,可不管你外面是什么身份。

    你是世子又能如何?

    我们读书人连皇帝都喷,你世子算什么?

    圈子不同,自然而然,他们代入的思想就不同,怒斥顾锦年倒也是正常的事情。

    可顾锦年不惯着他们。

    刹那间。

    文府浮现,浩然正气环绕在顾锦年周身。

    玲珑圣尺出现在顾锦年面前,他面无表情。

    “顾锦年,你这是要做什么?”

    “想削我等的才气吗?”

    “你敢?”

    一道道声音响起,他们有些忌惮,但明面上却硬着头皮喊道。

    然而,顾锦年将目光锁定在方才第一个怒斥自己的大儒身上,玲珑圣尺直接拍打下去。

    “张口狂妄,闭口狂妄,你算什么东西?前因后果,你敢说你知道吗?不辨是非,削尔才气。”

    顾锦年一尺抽过去,刹那间后者体内的才气,瞬间四泄而出,当场跌落大儒境。

    千古第一骈文给予顾锦年的才气,太多太多了,足够他今日发飙。

    “你问我,这就是我的态度,本世子就告诉你,这就是本世子的态度。”

    “你又算什么东西?身为儒者,你不辨是非,只怕得有好处,在此抨击本世子,论儒道,你算什么东西?本世子文章千古,诗词千古,古今册留名,为国立言,为天下百姓伸冤,你跟我比,你连蝼蚁都算不上,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削。”

    浩然正气在顾锦年周围缠绕,将他长发吹起,这一刻顾锦年如圣人一般,直接削其才气。

    后者还来不及说话,便被圣尺削去体内才气,当场跌落大儒境,头发瞬间雪白,难受至极。

    “还有你,在这里阴阳怪气,总算是见到什么叫做权贵?我告诉你,如若本世子当真以权贵手段,尔等早就死了千遍,你想知道什么叫做权贵是吧?”

    “我记住你的名字长相,待我回京都,你就等死吧,本世子今日把话放在这里,你已成为顾家死敌,我会回去,将此事告知我父亲,我叔叔,包括我爷爷。”

    “一个月内,若不将你家族从大夏除名,我顾锦年提头给你。”

    顾锦年指着第三人,而且毫不犹豫削其才气,同时他也以绝对的霸气宣告对方的下场。

    权贵?

    张口闭口说自己狂妄。

    又张口闭口说自己仗着权贵身份?

    那行啊,顾锦年就让他看看,什么叫做权贵,什么叫做大夏世子。

    真要动用权力,以顾家的实力,轻而易举能将这些大儒覆灭。

    也就是孔家能抗住顾家,这些大儒世家,算个什么东西?

    说句难听点的话,只要顾锦年不在乎名声,借助顾家的力量,他可以横推一切。

    在这里权贵权贵的叫着?

    真就没见过权贵吗?

    顾锦年再度使用玲珑圣尺,反正自己才气多,也不怕这个那个。

    直接削。

    “还有你,骂我什么竖子?你也敢喊我竖子?吾乃大夏世子,你喊我竖子,是否在侮辱我顾家?在侮辱陛下?”

    “你的名字,本世子也记住了,看看到时候是你倒霉,还是本世子倒霉。”

    顾锦年但继续抽打玲珑圣尺,将对方才气削掉。

    “还有你们几个,想来找本世子麻烦?”

    “你们真以为孔家能保住尔等吗?”

    “退一万步说,本世子大不了就不从这儒道,王权在手,杀尔等腐儒,如杀鸡屠狗一般。”

    “叫。”

    “怎么不叫了?”

    “叫啊。”

    玲珑圣尺疯狂抽打着,一位位刚才怒斥顾锦年的大儒,全部被削了才气,全部跌落大儒境。

    在场所有人都不敢出声了。

    这太恐怖了。

    谁敢多一句嘴,谁境界当场跌落,因为的确他们怒斥顾锦年,是孔家已经沟通好了,亦或者是想要攀附孔家。

    不然的话,这次孔家家宴,不可能有这么多人,倒不是没人来,而是孔家不会邀请这么多人啊。

    这是小宴,不是大宴。

    今日的规模,基本上就相当于是大宴了。

    此时此刻,家宴内,无比的安静,所有人都不敢说话,一个个老老实实闭嘴。

    顾锦年发飙,没有人敢撄锋啊。

    “好。”

    “好。”

    “好啊。”

    终于,在这一刻,传圣公的声音响起了,他望着顾锦年,米啥呢平静,看不出一丝怒意。

    “世子殿下,有件事情忘记提醒你了。”

    “盛宴开始,孔家已经动用圣镜,将一切景象映照在东荒境各地。”

    “想要普天同庆,世子殿下刚才所言,只怕全天下人都看到了。”

    “老夫还是希望世子殿下,能够三思而行。”

    传圣公开口,他望着顾锦年,如此说道。

    此言一出,这一刻在场所有人惊愕了。

    映照东荒境?

    所有人都看到了?

    在场几乎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孔家会弄出这手。

    阎公,孟学士,鲁元先生,还有王将军等人脸色瞬间大变。

    这简直是杀人诛心啊。

    顾锦年性格鲁莽,有些冲撞,他们都知晓,所以他们之前也猜到,顾锦年一定会大发雷霆。

    而且顾锦年但还掌握玲珑圣尺,在这种情况下,很有可能顾锦年会杀鸡儆猴。

    所以,在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商量好了,帮顾锦年出面解决这些斗争。

    也免得顾锦年落个不太友好的印象。

    这也是为什么鲁元等人会这样的原因。

    结果没想到的是,孔家手段如此阴险,直接用圣镜,映照东荒境,刚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映照在外面。

    这样一来的话,顾锦年当真要被天下人辱骂啊。

    别的不说,顾锦年刚才说的话,确确实实狂妄,也确确实实嚣张。

    没有一个人会喜欢一个性格张狂嚣张之人。

    这是第一感。

    第一感很容易产生偏见,一但产生偏见的话,那么接下来顾锦年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被带偏。

    倘若顾锦年现在老实了,不说话了,那么东荒百姓会认为,顾锦年怕了,知道被曝光出去,丢人。

    可如若顾锦年继续嚣张,那更加不好,百姓们会更加确定顾锦年更加嚣张跋扈。

    这一招,杀人诛心。

    这一招,当真够狠啊。

    “锦年小友,我们走吧,孔家使出这种手段,对你不利,现在离开,可以将损失挽回到最小。”

    鲁元传音,他第一时间让顾锦年离开。

    这里对他们完全不利,待在这里,极其不好。

    “世子殿下,快走,这是一个大局,孔家要置你于死地啊。”

    孟学士也跟着传音。

    可面对几位大儒的劝说,顾锦年只是摇了摇头,而后望着传圣公冷笑无比道。

    “映照天下又能如何?”

    “本世子刚才所言错了吗?”

    “你们孔家得知本世子获有圣器,故而联合一批大儒,前往大夏书院,美曰其名说是为本世子保护圣器。”

    “可本世子再三拒绝,好声好气,尔等却不依不饶,尤其是这个孙正楠,更是直接让本世子交出圣器。”

    “出言不逊也就算了,甚至摆出一副若本世子不交出圣器,就要找本世子麻烦的架势。”

    “本世子削他才气又能如何?”

    “你们孔家是什么心思,当本世子不知道?”

    顾锦年开口,冷冷笑道。

    可此言一出,一些声音再度响起。

    “顾锦年,你自己心脏也就算了,孔家可没有你这般的心脏,什么叫做联合?”

    “这件事情,是家师主动联系孔家,主要就是担心你掌握圣尺,胡作非为,削人才气,如今一看,家师担忧果然不错。”

    “你现在倒打一耙,还污蔑孔家,你当真不为人子啊。”

    声音响起,是外面孙正楠的学生们。

    他面色愤怒,望着顾锦年,为孔家辩解。

    只是。

    下一刻。

    顾锦年身影直接消失,而后来到这几人面前,尤其是这个为首说话之人。

    啪。

    圣尺在手,顾锦年一尺子抽打过去,当场将他脸颊抽中,牙齿崩裂。

    鲜血四溅,染在他丧服上。

    啪。

    又是一尺。

    顾锦年可不含糊,两尺子打下去,将他满口牙齿抽碎。

    如此的行为,在这帮人眼中就是暴行。

    “顾锦年,你疯了!”

    “顾锦年,你给我住手。”

    “你在做什么?”

    “狂妄,狂妄,你真是狂妄啊,人家不过是说你两句,你便下如此死手。”

    一道道声音响起,他们没想到顾锦年居然这么凶残。

    这可是被映照在东荒境所有地方啊,顾锦年还敢如此嚣张跋扈的行事,他们如何不怒?

    之前,不少大儒的的确确被顾锦年震慑住了。

    可现在不一样了,知道圣镜已经激活,这里的每一幕都映照天下,他们也不好退缩,而且也有底气。

    这个底气就是,顾锦年不敢真的乱来,除非他不要名声不要命了。

    但,顾锦年现在的行为,的的确确凶残,饶是王将军都看的咂舌不已。

    而孔家人,却在这一刻一语不发,他们就是不想阻止,因为顾锦年越是这样,对他们越是有利。

    天下人可都看着呢。

    确实。

    此时此刻,大夏京都,扶罗京都,大金京都,匈奴国,诸侯国,蕃国。

    整个东荒境,每一个王朝国家的国都天穹之上,都映照出顾锦年打人的画面,包括声音,都能同步传递而来。

    甚至,大夏,扶罗,大金三大王朝,一些重要郡地都出现了画面,这就是圣镜的非凡之处,如若彻底激活,可以映照天下。

    大夏王朝。

    百姓们看到这一幕,沉默不语,他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大夏京都内。

    永盛大帝也是面无表情,他望着这一切,沉思片刻后,缓缓开口道。

    “以秘法传信豫王,让他立刻带锦年离开,这样下去,锦年真会出事。”

    永盛大帝出声,虽然他无条件支持顾锦年,但他更加知道的是,顾锦年现在所作所为,是落入了敌人的圈套。

    他们就是想要让顾锦年这般,让顾锦年彻底失去理智,然后在天下人眼中看来,顾锦年暴虐不堪。

    如果真出现这样的情况,以后顾锦年从政就难了。

    一个人,想要建立好名声很难。

    但想要建立一个坏名声太容易了。

    而且洗刷坏名声,更难,甚至是难上加难。

    无论你如何去解释,无论你做了任何事情,别人认为你是坏人,那么你就是坏人。

    就算你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他们看,他们也仅仅只是来一句,原来你不是坏人啊?

    仅此而已。

    舆论的力量,就是这样,这是人性的劣根。

    永盛大帝太懂了。

    因为相比较顾锦年,他承受的压力与舆论,乐文更多小说乐文更多小说。

    大夏王朝有多少读书人背地里骂过自己?

    说自己不该造反,说自己是乱臣贼子。

    可有几个人会说一句,自己是被逼造反的?

    可有几个人会说一句,自己当年差点就走不出京都。

    建德都拿起刀来杀自己了,自己不过是反抗罢了,被骂成乱臣贼子,逆谋造反?

    而后又说自己暴虐不堪,发起建德难。

    可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这些不顺从自己的官员,留着有何用?让他们勾结外敌?还是让他们推翻自己的皇位?

    自己沦为阶下囚?

    读书人一张嘴,什么都是他们说了算。

    无论自己做出怎样的努力,没有人会认可,也不会有人觉得自己做对了,有的只是抨击,无穷无尽的抨击。

    所以,永盛大帝知道顾锦年为何会这样。

    因为顾锦年憋着一口气。

    他也憋着一口气。

    这一刻,永盛大帝是很想很想下一道令,踏平孔家。

    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做。

    自己这样做,不但会使国家发生内乱,更主要的是,会害了顾锦年,当真踏平孔家,因为这件事情的话,顾锦年便会成为众矢之的。

    所以他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顾锦年赶紧离开,离开孔家家宴。

    虽然是逃避,但至少是眼下最好的办法,没有之一。

    扶罗王朝京都。

    漫天的骂声响起。

    狂妄,嚣张,不可一世,纨绔,跋扈,各种各样的词汇在百姓口中说出。

    尤其是一些读书人,更是跳起脚来骂,还有的读书人,当场写一篇文章,辱骂顾锦年,赢得周围不少百姓赞叹。

    大金王朝也是如此。

    这一刻,顾锦年就如同是全民公敌一般。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也根本就不知道有什么问题。

    只知道抨击,跟着狂欢似的。

    孔家家宴。

    顾锦年已经抽打八下。

    他出手无情,后者惨叫都发不出来,被顾锦年拎着如同小鸡一般,痛的身子扭曲。

    “说,到底是谁在指使你诬陷本世子?”

    顾锦年冷漠开口,他停下来了,望着面容已经扭曲的后者,如此问道。

    后者满口牙齿已经掉光,鲜血染红了自己的丧服,看起来惨不忍睹。

    而面对顾锦年这般询问,后者难以说出一句话来。

    “世子殿下,不能啊,世子殿下,快走吧。”

    “锦年小友,不能这样啊,不能这样啊。”

    “世子,你当真恨他,回头我把他宰了,现在千万不要乱来啊。”

    孟学士,王将军,阎公等人纷纷开口,他们传音告知顾锦年,声音急迫不希望顾锦年继续这样下去啊。

    这样下去,真的会出大事啊。

    虽然这个人是被收买了,或者是勾结孔家,来这里诬陷顾锦年。

    可绝对不能这样处理啊。

    可以跟他对喷,可以跟他对质,说句难听点的,直接骂他身份不够都可以。

    但看顾锦年这个架势,这是要把对方杀了的意思啊。

    所以他们几个人连忙劝说下来。

    虽然他们也会争斗,但绝对不会杀人,杀了人那么什么都不解释了,你说什么都是错的。

    大家也不能帮你了。

    后者意识逐渐恢复一些,他听着顾锦年的声音,心中早已经恐慌万分了,要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而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孔家人不来帮自己,眼睁睁看着自己挨如此毒打。

    现在,他怕了,彻底怕了。

    可就在他想开口时。

    一道声音冷不丁的响起。

    “顾锦年,你别想屈打成招,有我孔家在,你敢乱来?”

    是孔无涯的声音。

    在关键时刻,他开口了,特意这样一说,无非就是告诉这个人,有孔家在,他不用担心。

    听到这话,后者似乎有了信心,他望着顾锦年,想要咬牙但已经没有牙齿了。

    只能断断续续开口。

    “狗.......狗......狗贼。”

    “就是.......你害.......死......我.......师父。”

    对方开口,在最后一刻,他还是不老实。

    他认为,自己虽然遭受毒打,孔家一定会给予补偿给他的。

    现在是皮肉之苦,等这件事情结束后,孔家的补偿,绝对比自己想象中要好太多太多。

    最主要的一点就是。

    他也不认为顾锦年敢杀他。

    所以他不怕,之前有些动摇,是被打怕了,现在有孔无涯的支持,他一点都不害怕。

    当他的声音落下。

    顾锦年深吸了一口气。

    这一刻,他无所顾忌了。

    圣尺在他手中。

    下一刻,顾锦年朝着他天灵盖抽打下去。

    “不可!”

    “世子殿下,千万不要。”

    “不要啊。”

    “世子殿下,万不可如此。”

    “你想要做什么?”

    “疯了,疯了,疯了。”

    “长老,快点出手,这顾锦年疯了。”

    一时之间,一道道声音响起。

    而就在此时,一道雄厚声响起。

    是豫王的声音。

    “锦年外甥。”

    “不可。”

    豫王出现,武王之力弥漫,他要阻止顾锦年做这件事情。

    这只是一个小角色,如果顾锦年真的杀了他,那么接下来顾锦年不管做什么,都于事无补了。

    将自己陷入必死的局面啊。

    在孔家家宴,杀读书人,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当着东荒境无数百姓的面杀。

    永盛大帝来了都很难挽救顾锦年。

    所以他不惜动用武王之力,就是想要阻止顾锦年。

    不希望顾锦年酿出大错。

    可是,武王之力弥漫而来,顾锦年身后的战车轰轰作响,阻挡着这股强大的气势。

    一瞬间。

    圣尺落下,抽打在对方的天灵盖上。

    当下,后者眼睛充血,浑身颤抖不已,紧接着浑身无力。

    被顾锦年以圣尺拍死了。

    嘶。

    此时此刻,孔家九重宫殿内,所有人全部聚集而来了,将里里外外全部包围。

    他们惊愕的看着这一切。

    眼神当中是不可置信。

    也是不敢相信。

    谁敢相信顾锦年在孔家家宴杀人啊?

    所有大儒目瞪口呆。

    哪怕是孔家一些人,也不由惊愕无比。

    知道顾锦年凶,也知道顾锦年做事狠辣。

    却没想到顾锦年能狠辣到这个程度。

    这算是当着天下百姓的面,杀人啊。

    这回谁来了都没用。

    走进大成殿外的豫王沉默了,他也惊愕的不像话。

    阎公,孟学士,王将军,鲁元等人一个比一个麻木。

    顾锦年太冲动了。

    太冲动了。

    而孔无涯看着这一切,心中不由冷笑连连。

    当然,他心中也有惊讶。

    他的确没想到,顾锦年居然这么没脑子,敢在这里动手。

    就真的不怕死吗?

    孔心也不由咽了口唾沫,同时心中有些感慨,还好自己没有傻乎乎上前怒怼顾锦年。

    不然很有可能,死的就是自己。

    主位上。

    传圣公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他面无表情,但也就在这一刻,孔心的声音响起了。

    “畜生。”

    “顾锦年,你当真是个畜生。”

    “你逼死孙儒也就算了,今日孔家家宴当中,你竟然敢当众行凶,你将大夏律法放在何处?”

    孔心开口,指着顾锦年,雷霆大怒,声音充满着冷意。

    “顾锦年。”

    “你生性暴戾,因机缘巧合之下,得我孔家圣器,本以为你掌握圣器,可以造福天下读书人。”

    “却不曾想到,你借助圣器,胡作非为,滥杀无辜,今日,我孔家必须要收回圣器。”

    “以免你祸害苍生啊。”

    孔无涯的声音响起。

    他往前站了一步,恐怖的才气环绕周身,如同海啸一般,朝着顾锦年镇压过去。

    然而。

    顾锦年直接将手中的尸体丢在一旁,缓缓转过身来,望着孔无涯。

    “说到底还不是为了圣器。”

    “好。”

    “那今日,顾某削孔家儒道气运,倒要看看,到底是尔等的才气多,还是我的才气多。”

    顾锦年开口,他懒得废话那么多了。

    他有绝对底牌。

    孔圣印记。

    所以他必须要彻底闹起来。

    闹一个大的!

    关键时刻,释放出孔圣印记!

    ----

    ----

    ----

    不哔哔,吃口饭,继续码下一章。

    然后,最后一天,求月票了!!!!

    兄弟们,今天不投就浪费掉了!

    这玩意下个月会重置的!!!!

    求月票!!!!!!!!!!!!

    7017k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80800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808008.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