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九章:震古烁今,时间长河,孔圣显世,天下惧惊!【求月票】

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九章:震古烁今,时间长河,孔圣显世,天下惧惊!【求月票】

新书推荐:神灵遗囚逆灵惊神诸神往事我只想好好的修仙天地武库三尺长剑荡人间世子不厚道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梦蝶成双武神图箓

    顾锦年的声音响起。

    他直视着孔无涯。

    说了这么多,最终还不是为了自己手中的圣器?

    还美曰其名为苍生收走圣器?

    不过,顾锦年早就有所准备,他敢来孔家,就是有底气。

    而这份底气,就是来源于孔圣印记。

    圣人印记若是激活,可唤来真正的圣人降临,到时候顾锦年就要看看,孔家还有什么手段。

    只是顾锦年现在没有立刻唤醒圣印,原因无他,就是想要看看孔家到底有什么手段。

    拿出一切底牌,自己再激活圣人印记,对自己而言,有利而无一害。

    “顾锦年,你还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你当孔家万年来的底蕴是什么?”

    “与孔家比才气?无疑是自找苦吃。”

    孔心的声音响起,望着顾锦年眼神当中尽是冷笑。

    此言一出,众人也纷纷点头。

    确实,顾锦年虽然才气雄厚,可要说与孔家比才气,那还真是有点不够看的。

    “哦,既然如此,那本世子倒要看看,是孔家的才气多,还是本世子的才气多。”

    顾锦年也不啰嗦,圣尺在这一刻浮现在他面前。

    文府也在这一刻出现,浩然正气浓郁如海,可依靠这些才气,想要削动孔家的才气,这的确是痴心妄想。

    只是下一刻,文府上空,一颗星辰坠落下来了。

    这是镇国诗凝聚出来的星魂。

    在这一刻坠落而下,刹那间,化作无穷无尽的才气。

    “今日,顾某为天地正气,削孔家才气。”

    顾锦年发起狠来,说实话他自己都怕。

    镇国诗星魂,可以映照在文府当中,日日夜夜淬炼顾锦年的体魄,淬炼顾锦年的才气。

    可现在,顾锦年直接以星魂为代价,化作才气,就是为了削孔家才气。

    果然,随着星魂之力,注入圣尺当中,几乎是一瞬间,狂风涌来。

    玲珑圣尺爆发无量光芒,璀璨夺目,一道恐怖的虚影晃过,掠过整个孔府上下。

    下一刻。

    孔家上上下下,纷纷站起身来,就连传圣公和孔无涯都坐不住了。

    他们站起身来,脸色难看至极。

    因为他们发现,自己体内的才气少了一点,不是很多,但的的确确少了一小部分。

    所有孔家人都少了一小部分,这加起来比一位大儒的才气还要多十倍。

    “顾锦年,你疯了?”

    “你不要命了?”

    “你宁可牺牲镇国诗魂,也要削我孔家才气,你是不是疯掉了?”

    “你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刹那间,众人的声音响起,尤其是孔家人,是真的气到发抖啊。

    顾锦年胡作非为就算了,在孔家家宴直接杀人,这已经是触碰到了孔家的底线。

    可没想到的是,顾锦年愣是一点错都不认,还敢削孔家才气?

    真就疯了吗?

    “你当真是无法无天。”

    此时,孔心大声怒吼,他的文府出现,五辆战车显世,有雷霆闪烁,要出手镇压顾锦年。

    “尔等真当我死了吗?”

    随着孔心的文府出现,这一刻,一道冷漠的声音响起。

    是苏文景的声音。

    人们惊讶,未曾想到,苏文景居然也来了?

    大成殿外。

    苏文景负手而立,他出现在众人面前,一双眸子直勾勾地看着孔心,眼神当中也满是怒意。

    “苏文景。”

    “你这学生狂妄无比,在我孔家杀害无辜,还敢削我孔家才气,已经犯下大逆不道之罪。”

    “苏文景,老夫劝你自行衡量,不要趟这浑水。”

    孔心开口,面对苏文景他还是给三分薄面,毕竟对方是准半圣。

    “闭嘴。”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来奉劝我?”

    只是,让人没想到的是,苏文景极其霸气,他走进大成殿内,冷冽无比的看向孔心,眼神当中是不屑。

    直接让其闭嘴。

    “你。”

    孔心一愣,他没想到,苏文景竟然如此霸道,按理说苏文景不是这样的人啊。

    这又是怎么回事。

    感受到孔心的目光,苏文景面色平静,他一袭青衫,有些老态,但此时此刻却精神奕奕。

    直视着孔心。

    “老夫忍让许久了。”

    “你们联合一群读书人,前来寻我学生顾锦年,老夫岂能不知道尔等的心意?”

    “所说的一切,所做的一切,不就是想要取锦年的圣器吗?”

    “老夫只是不希望事情闹得太难看,同意尔等见一见锦年,却不曾想,尔等手段如此肮脏。”

    “自己不敢出面,让孙儒出面,而这孙儒,也是腐儒罢了。”

    “今日,事情闹到这里,引来天下百姓辱骂锦年,尔等已经触碰到老夫的底线了。”

    “若尔等再敢闹下去,莫怪老夫不讲情面。”

    苏文景出声,他将自己的心声道出。

    他知道孔家的目的,但他之所以没有阻止,是希望孔家知难而退,也不希望事情越闹越大,闹的不可开交。

    可没想到的是,孔家一次次一次次的挑战自己,挑战自己的底线。

    既然如此,那他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今日就彻底撕破脸。

    “文景兄,其实事情并非如此,有些事情,孔家的确有些不对。”

    这一刻,一道声音响起,是孔正的声音,他不在大成殿,而是被安排到了其他殿。

    发生了这些事情,他都没有出面,因为孔家特意有安排,不允许他们插手这件事情。

    外加上传圣公也在这里,他们更不好过来说什么。

    只不过,他们内心也有一些怒意,如今看到苏文景出面,孔正第一时间赶来,向苏文景道歉。

    “有何不对?”

    “孔正,这里还轮不到你来说话,回去。”

    看着孔正开口,孔心立刻喊了一声,斥责他,让他回去。

    “孔心,你。”

    望着孔心,孔正不由攥紧拳头,眼神当中有些愤怒,想要将一些事情彻底说出时。

    又是一道声音响起。

    “回去!”

    这道声音很平静,可在孔正耳中,却如同雷霆炸响一般,使他浑身一颤,不得继续开口多说什么。

    这是孔无涯。

    下一刻,孔无涯将目光看向苏文景,眼神当中充满着感慨。

    “厉害,当真是厉害啊。”

    “世子殿下到底有什么能力啊,能让一位位德高望重的大儒,变成这般模样。”

    “苏文景,你不是顾锦年,你应该知道你在这里闹事,意味着什么吧?”

    孔无涯开口,他没有愤怒,而是看向苏文景。

    这里是孔家。

    顾锦年不知道孔家意味着什么,这很正常,因为他年轻,他不懂事。

    类似于鲁元等人如此狂妄,也是因为他们不懂孔家到底有多可怕。

    可这个苏文景不一样,他应该是知道孔家意味着什么。

    孔家到底有多可怕。

    敢在这里闹事,当真是一个个不怕死吗?

    “今日前来,就是为了保护我的徒儿。”

    “老夫可不管你孔家不孔家,敢动我徒儿,就算是你们孔家的圣人出来,我也无惧。”

    苏文景开口,他霸气无比,今日就是要来守一守顾锦年。

    面对苏文景的霸气。

    孔无涯冷笑一声。

    “那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了。”

    他开口,下一刻,恐怖的才气席卷整个大殿,只见,孔无涯身后,出现但五辆金碧辉煌的战车,这是准半圣的气息。

    咔嚓。

    雷霆炸响之声在耳边响起。

    孔无涯发怒了。

    他要镇压苏文景,镇压顾锦年。

    只是面对这样的景象,苏文景浑然不惧。

    “锦年,你继续削,剩下的交给为师。”

    苏文景淡淡开口,说完此话,他身后也浮现出文府,只是这不仅仅是文府。

    还是一座文宫。

    整个孔家都在震颤,无与伦比的才气出现,在场所有人惊愕了。

    “半圣?”

    “苏文景突破半圣境了?”

    “原来是突破了半圣,怪不得有这样的底气?”

    “嘶,当世半圣?”

    “一直都说,苏文景极有可能成为半圣,没想到他早就突破成为了半圣,怪不得会出山。”

    “是天命吧,天命让他成为半圣的吧?”

    “无论是什么,文景先生成为当世半圣,这下子有麻烦了。”

    一道道声音响起,这一刻谁都没有想到,苏文景竟然是半圣。

    饶是孔家人都没有想到,苏文景会是半圣。

    大儒与半圣之间,相差十万八千年,即便是孔无涯,乃是准半圣,这一刻也不如苏文景。

    文宫璀璨升华,才气如海,将文宫衬托在上。

    光芒万丈,璀璨到令人夺目,这可怕的景象,使得所有人惊愕。

    孔家震颤,所有的楼宇都在震颤。

    在光芒当中,苏文景如同圣人一般,而他头顶之上,则出现一口鼎,这是君子之鼎。

    是他的半圣器。

    立言是开辟文府。

    大儒则是演化文宫。

    到了半圣境,文宫显实,外加上会诞生属于自己的半圣器。

    倘若有朝一日成圣,这就是圣器。

    不过如若拥有儒道圣器的话,也可以不锤炼圣器。

    孔圣人当年就没有锤炼圣器,直接掌握三件儒道圣器,也无需其他圣器了。

    一时之间,可怕的压力袭来,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苏文景的半圣之力。

    这种压迫感,是境界之上的压迫感。

    饶是顾锦年也感受到了这无与伦比的压迫感,如果说大儒给予自己的压迫感,只是有些强大的话。

    半圣给自己的压迫感,是无与伦比的,不动用孔圣印记的话,自己根本无法抵抗这种压迫。

    “孔无涯。”

    “你图谋老夫徒儿之圣器,想尽一切办法,甚至不惜借助天下读书人之力,打压我徒儿。”

    “这笔账,今日是否要算一算?”

    苏文景向前走了一步。

    他大声质问道,怒视着孔无涯。

    感受到这般的压迫感,孔无涯年迈的身躯,瞬间变得衰老,他脸色很难看,再也无法淡定自若。

    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苏文景竟然成为了半圣。

    “速去激活大阵。”

    在如此压迫感下,孔无涯的的确确无法与苏文景撄锋,一个是半圣,一个是准半圣。

    看似相差半级,但实际上相差十万八千里啊。

    他不敢托大,立刻让人激活孔家内的阵法,抵抗苏文景。

    咚。

    只是,随着苏文景心念之下,头上的半圣器直接落在地上,刹那间整个孔家如同地震一般。

    一切的阵法,都被这件君子之鼎给压制住了。

    也免得让孔无涯激活阵法。

    但在这般的压力之下,一道声音却缓缓响起。

    “够了。”

    声音不大,却传入所有人耳中。

    是传圣公的声音,他面容无比的平静,其实从一开始,传圣公就没有说话,无论是有人在外面闹事。

    还是鲁元骂人,亦或者是顾锦年骂人,除了顾锦年杀儒之外,其他的时候,传圣公都没有说一句话,脸色也没有一下变化。

    可现在,传圣公开口了。

    让人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

    是啊,这位传圣公还没有说话啊,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声过一下。

    传圣公才是孔家的主宰,除非是整个圣贤阁,不然的话,传圣公在孔家就是说一不二的主。

    只不过都被之前的孔心和孔无涯,抢夺了目光,现在众人回过神来,一个个不由看向传圣公。

    轰。

    只是,苏文景再往前一步,而顾锦年也不啰嗦,玲珑圣尺之下,再一次削弱孔家的才气。

    只不过,牺牲的是第二颗文星。

    “我说够了。”

    “你们听不到吗?”

    传圣公面容彻底冷下来了,他注视着苏文景,而后又将目光看向顾锦年。

    这一刻,所有人沉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仅仅是他们,整个东荒基本上所有人都在关注这件事情,他们好奇,面对半圣苏文景,最终会以什么方式收场。

    “老夫要一个公道。”

    苏文景出声,不过他没有继续行动了,而是看向传圣公,如此问道。

    没有什么好说的,只要一个公道。

    然而,传圣公没有理会苏文景,而是看向顾锦年。

    “顾锦年。”

    “一切的事情,都是因你而起,孙正楠的死,与你逃脱不了干系。”

    “无论你怎么去解释,无论你怎么去说,人已经死了,而且他的才气也是被你削走。”

    “如今他的爱徒来到孔家,搅乱了孔家家宴,这一点老夫也很不开心。”

    “只是孔心出面,该罚的罚,该说的也说了,孔家一心只是想要解决事情,而不是将事情继续矛盾化。”

    “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们说你狂妄,你不认可,但你自己说说看,在孔家家宴之上,这么多人都让你别动手。”

    “你却肆无忌惮,将孙正楠爱徒斩杀,老夫想问一问,你这还不叫狂妄吗?”

    传圣公看着顾锦年,一句一句说着,同时目光也愈发冷冽。

    顾锦年知道,为什么他会这样,还在这里跟自己讲道理,因为这里的每一幕。

    都被映照在东荒境。

    在这种情况下,传圣公还在玩那套手段,在天下人眼中,他要塑造成一个讲道理的人。

    而自己就是那个不讲道理的人,如此一来的话,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打压自己。

    想到这里,顾锦年不由给予回应。

    “孙正楠之事,到底还是为了本世子的圣器。”

    “本世子倒是想问传圣公一句,这是我的圣器,凭什么要交出来?”

    “倘若现在我,要让你们孔家交出圣器,你们愿意吗?”

    “本世子不交出圣器,就是不识抬举,就是狂妄?你们可真会扣帽子。”

    “孙正楠这种人,我还是那句话,死不足惜,甚至如若他没有死,今日敢在这里出现,本世子也会让他死。”

    “至于他的爱徒。”

    “更是屡次三番羞辱我,张口不为人子,闭口不为人子。”

    “本世子倒要问问,这大夏王朝是你们孔家的还是陛下的?”

    “吾乃大夏镇国公之孙,乃是大夏权贵,本世子的身份,是祖上建战功而得。”

    “想骂就骂,想羞辱就羞辱?谁给你们的胆子?又是谁给你们的脸?”

    顾锦年也来火了,他越说越激动。

    到最后,他深吸一口气,目光冰冷无比道。

    “今日,我顾某最后说一句,往后尔等读书人,谁要是再敢羞辱本世子一句,造谣也好,辱骂也罢,如若不知前因后果,便妄加定论,本世子轻则教训,重则斩杀。”

    顾锦年开口,这就是他的心意。

    他马勒戈壁的,自己堂堂一个大夏权贵,怎么感觉就好像是根野草一般,谁都可以踩一脚,谁都可以骂一声?

    给脸了?

    如此霸气的言语说出后,在场依旧安静。

    而东荒境内,却出现一道道骂声。

    “狗贼,我今日就是要骂你!”

    “你算什么东西,当真觉得自己无敌?”

    “我在扶罗王朝,倒要看看,你敢不敢来杀我?”

    “见过狂妄的,当真没有见过这么狂妄的?有本事你来杀我啊。”

    “狗一样的东西,也就敢叫嚣,有本事来我大金王朝,杀你如杀鸡。”

    “人狂自有天收。”

    “当真狂妄啊,这种人,怎么不去死呢?”

    声音来自整个东荒境。

    轰隆。

    这一刻,孔家上空,乌云遮盖一切,电闪雷鸣,这是顾锦年的圣罚。

    之前被玲珑圣尺一直压制着,而现在随着骂声如雷,圣罚再一次出现。

    不仅仅只是出现那么简单,这一次的圣罚,遮盖了整个曲府,威力比之前强大了十倍有余。

    很可怕,就算是大儒站在圣罚之下,也莫名有一种瑟瑟发抖的感觉。

    随着圣罚出现,不知道多少读书人大喜,扶罗王朝,大金王朝的百姓更是拍掌叫好。

    他们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顾锦年来自大夏王朝,又不是他们王朝的人。

    再加上他们对顾锦年第一感就不好,带有偏见,如今看到圣罚,一个个不由大喊着好。

    一个个恨不得这圣罚把顾锦年劈死算了。

    至于大夏王朝,实际上大部分百姓有些担心,他们还是偏向顾锦年的。

    当然也有一小部分感到不悦,毕竟人无完人,不可能说所有人都支持顾锦年。

    圣罚出现,孔府当中,有不少露出喜色。

    不管顾锦年如何狡辩,也不管顾锦年如何去说,现在惹来了众怒,这圣罚足够要了顾锦年的命。

    “人狂自有天收。”

    “顾锦年,圣罚已出,连天地都认为你所作所为,不得人意。”

    “不过,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

    “一次回头是岸的机会。”

    “将圣器交给孔家,平息天下人之怒,孙正楠之事,我亲自在古今册为他留名,化解这段恩怨,至于他爱徒后代,入我孔家。”

    “老夫不希望这件事情太过于僵硬。”

    “你是一位大才,儒道大才,老夫相信你,未来的你,注定要惊艳天下,惊艳儒道。”

    “可现在的你,已经走上了一条歧路,放下你心中的暴戾,放下你心中的恨意。”

    “将圣器交给孔家,入我孔家,潜心学习,领悟圣人之道,等到有朝一日,你成为了大儒,这圣器老夫会还给你。”

    “顾锦年,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如若你答应,老夫会出手,解决这圣罚,古今往来没有几个人能撑得住这般圣罚的,”

    传圣公开口,他在这一刻,显得高高在上,他要顾锦年认错认罚。

    然后归顺孔家,成为孔家的一员,甚至还要交出圣器。

    还是之前那套说辞。

    “好。”

    “想要圣器是吧?”

    “我给你。”

    在这一刻,顾锦年开口,引来众人大惊。

    只是,下一刻,顾锦年面前的圣尺,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光芒,一颗颗星魂注入其中。

    刹那间,圣尺如神刀一般,朝着孔家一斩,瞬间再斩孔家十分之一的才气。

    这可比之前狠太多了。

    顾锦年就跟疯了一般,将自己所有的才星之魂注入圣尺当中。

    这是要玉石俱焚。

    孔家十分之一的才气,可不少啊,孔家之所以能昌盛至今。

    无非就是三点。

    其一,世世代代积累的底蕴。

    其二,就是圣器加持。

    其三,则是才气。

    孔家的才气,是历代积累下来的,所以孔家后人出生之后,就会得到才气灌顶。

    现在被削掉十分之一,孔家想要补回来,至少需要三代人的努力。

    这如何不让孔家人发狂?

    “顾锦年。”

    “老夫已经给过你机会了。”

    “是你自己不要的。”

    看着顾锦年依旧一意孤行,传圣公叹了口气。

    很显然,他还有底牌,而且是能让顾锦年后悔的底牌。

    下一刻。

    传圣公出声了。

    “顾锦年,你身为大夏世子,儒道天骄,为民伸冤,本应当有仁慈之心,却不曾想,因得圣器玲珑圣尺,丧失人性,堕入魔道。”

    “以暴戾之心,荼毒天下读书人,逼死大儒,尺杀儒生,已彻底疯魔。”

    “吾为孔家第七十三代传圣公。”

    “今日请圣器复苏,镇压汝心中之魔。”

    “请圣器出世,配合天地圣罚。”

    传圣公开口。

    这一刻,他手中握着一枚方印。

    随着方印震动,刹那间,可怕的才气弥漫而来。

    “走。”

    这一刻,豫王与苏文景在同一时间开口,他们要带走顾锦年。

    因为孔家竟然真的彻底复苏圣器,而且借助圣器之力,加强圣罚。

    这是要置顾锦年于死地啊。

    两人出声,尤其是苏文景,他以文府开辟出一条路,想要抵抗这股力量,护送顾锦年离开。

    而豫王也在第一时间释放出自己的武王之力。

    “传圣公,陛下有旨,若伤了世子殿下,马踏孔家,你不可放肆。”

    豫王开口,他大声吼道。

    甚至直接说出陛下的圣旨。

    可是面对这样的情况,传圣公丝纹不动。

    “老夫不会杀他。”

    “而是给他一个教训,他是儒道读书人,孔家乃是儒道圣人世家,有权利干涉。”

    传圣公淡然出声。

    这一刻,他显得高高在上。

    这一刻,不仅仅是他,是整个孔家人,都显得高高在上。

    是的。

    他们是孔家人。

    是圣人的后代。

    是第一代圣人的后代,只要关于儒道的事情,他们就有权利去管。

    传圣公这句话的意思很简单,儒道的事情,他们就有资格去管,既然有资格去管的话,就不算冒犯皇权。

    说白了一点,皇帝的面子,孔家人现在也不给了。

    就是要将圣器拿到手,顺便彻底打压一下顾锦年,也天下人看看,得罪孔家的后果是什么。

    别以为孔家当真没有手段。

    只不过是不屑于用而已。

    “好大的口气,圣人世家就可以这样是吧?”

    “从来没听说过,圣人世家就能这样,若孔圣人复苏,只怕要出手教训尔等。”

    “孔家,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狂妄?”

    此时此刻,苏文景,阎公,还有孟学士,鲁元等人齐齐开口,他们怒斥传圣公。

    同时也担心顾锦年。

    尤其是苏文景,他撑开一片天,想要保护顾锦年,让他快点离开。

    只是来不及了。

    轰轰轰。

    孔庙当中。

    三道光芒冲天而起。

    引起这方天地变色。

    只见。

    三件圣器,在这一刻出世了。

    一支笔,但青翠无比,散发圣意光芒,这是春秋笔。

    一本圣册,流淌着岁月长河,古今往来一切尽在古今册之中。

    一面镜子,可开辟圣人小世界,这是问天镜。

    三件圣器出世,弥漫出滔天的圣意,这恐怖的圣意,遮天盖地,仅仅只是一缕缕,却让所有人感到窒息,感到绝望。

    儒道九圣器。

    在孔家不惜一切代价之下,开始觉醒激活了。

    天穹之上。

    圣罚变得更加狂暴。

    三件圣器朝着天穹激射出三道无与伦比的光芒,注入了圣罚之中。

    以致于,乌云滚滚,电闪雷鸣,甚至出现了雷龙涌动的景象。

    这是要出大事啊。

    在如此天威之下,顾锦年只怕当真难逃一劫。

    此时此刻,苏文景,阎公,孟学士,鲁元,豫王,王将军等人的儒道之力或者武道之力,彻彻底底被镇压。

    被圣器镇压。

    顾锦年也有圣器,但他的境界不足,无法彻底发挥出圣器的威能。

    而孔家其实也无法彻底发挥圣器的威能,只是孔家可以借助其他方法复苏圣器。

    同时,他们复苏圣器,不是要让圣器斩杀顾锦年,而是加持在圣罚之中。

    要通过圣罚,彻底诛灭顾锦年。

    让顾锦年吃一个天大的亏。

    此时,东荒境无数人观望着,他们惊愕这一幕,但扶罗王朝和大金王朝,以及其他一些国家,都在叫好。

    期待着顾锦年被圣罚所杀。

    而大夏王朝,永盛大帝暴怒无比,孔家的行为,已经彻底惹怒他了。

    “孔家,是你们逼朕的。”

    这一刻,永盛大帝冷冷开口,他还有底牌,可以保护顾锦年。

    只是这张底牌,他原本是不想用的,却没想到的是,孔家竟然将局势走到这一步了。

    但,就在这一刻。

    大夏曲府。

    孔家之中。

    感受到这恐怖无比的圣罚气息后。

    顾锦年朝着殿外走去。

    天穹黑沉无比,狂风大作,顾锦年走出大殿,所有人都退让,倒不是敬畏,而是害怕受到牵连。

    “来不及了,你现在走不了。”

    “顾锦年,将圣器交出来,该道歉道歉,该认错认错,现在还有机会挽救。”

    孔心开口,三圣器的出现,让他自信满满,他高高在上,朝着顾锦年如此开口。

    面对孔心的声音。

    顾锦年深吸一口气。

    他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任何废话,在这一刻,沟通脑海当中的孔圣印记。

    狂风之下。

    顾锦年声音平静,但神色无比坚定。

    “吾为顾锦年。”

    “受孔家不白之冤。”

    “顾某做事,一生问心无愧。”

    “今日,愿请孔圣出世,映照古今,为学生洗清冤屈。”

    顾锦年出声。

    他没有太过于慷慨,而是平静无比道出。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这一刻,孔家上上下下,所有人都沉默了。

    一个个看向顾锦年的眼神充满着古怪。

    他们一开始还特别好奇,顾锦年这是要做什么。

    却没想到的是。

    顾锦年居然说这样的话?

    请孔圣出世?映照古今?

    你顾锦年的确是儒道天才,可再天才,你还能请来孔圣虚影?你是疯了吗?

    别说你顾锦年了。

    就算是孔家动用三件圣器,也不可能请来孔圣出世啊?

    所有人看顾锦年都仿佛是在看傻子一般。

    他们实在不理解,顾锦年为什么敢说出这样的话,当真觉得自己无与伦比吗?

    丢不丢人啊?

    尤其是,当顾锦年说完这话后,这天穹没有任何变化啊。

    是啊。

    一点变化都没有。

    这是所有人下意识的想法。

    孔平,孔心,孔无涯,甚至是传圣公等人心中都流露出冷笑的意思。

    但突兀之间。

    众人突然一愣。

    没有变化?

    他们抬起头来,看向天穹,原本无比可怕的圣罚,突然停下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

    人们皱眉,一下子反应过来了。

    主要是顾锦年说请孔圣出世,让他们感到古怪,所以下意识忘记了。

    现在一看,发现圣罚停下来了。

    安静。

    安静。

    极其的安静。

    圣罚停下来了。

    也没有狂风了。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定格了。

    仿佛时间定格。

    只是,就在这一刻,有人惊愕开口。

    “看!”

    “地上怎么会有金色的光芒。”

    是一位大儒,他指着地面上的金色光芒,忍不住发出惊呼声。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

    众人不由纷纷看向地面。

    的确,一缕缕的金色光芒涌出,显得极其不凡。

    哗啦啦!

    哗啦啦!

    随着地面上的金色光芒越来越多后,到最后竟然形成了金色的河流,淹没了这一切。

    不一会,一朵朵金莲绽放。

    出现在整个曲府当中,而后疯狂生长。

    “地涌金莲,这是地涌金莲,圣人异象,这是圣人异象,地涌金莲啊。”

    “不可能,这不可能,顾锦年当真将圣人复苏了吗?”

    “地涌金莲,唯独圣人出世,才会出现的异象啊。”

    “嘶。”

    此时此刻,一些大儒彻底失态了,他们指着地上的金莲,发出无与伦比的声音。

    地涌金莲。

    圣人异象。

    一朵朵金莲,足足有三丈三尺之高,将整个曲府映照如金色世界。

    这一刻,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所有人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哪怕是孔家人,在这一刻,也彻彻底底惊呆了。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真是圣人出世了吗?

    这不太可能吧?

    苏文景也懵了,他知道顾锦年才华横溢,是绝世儒道天才,可唤来圣人,就有些.......离谱吧?

    “你们看,这天上。”

    有人再出声,指着天穹,声音发抖道。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一束束目光看向天穹。

    只见,一朵朵金色云团出现,浮现在天穹之上,映照大地。

    这是金色祥云,也是圣人异象啊。

    咕。

    孔无涯咽了口唾沫,他眼神当中闪过恐惧之色,到现在没有出现圣人身影,可他心中莫名害怕起来了。

    但要说真正害怕的,不是孔无涯,而是孔平。

    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想到,顾锦年说过的那句话。

    加固孔庙?

    他莫名觉得,圣人可能真的要出世啊。

    安静。

    安静。

    安静。

    一切的一切,都显得极其安静,虽然异象连连,但一直没有出现圣人身影,这让他们极其好奇,但没有一个人再敢说什么了。

    问天镜将这里的景象,映照在整个东荒境。

    大夏王朝,永盛大帝也瞪大了眼睛,望着这一切。

    大夏书院,所有学子都看着这一幕,云柔仙子,瑶池仙子,王富贵等人齐齐看着。

    大夏京都,无数百姓瞪大了眼睛,看着这景象,他们期待着圣人的登场。

    扶罗王朝,神罗与扶桑两位帝王都认真看着这一切,皇宫大殿安静无比。

    大金王朝,大金帝王也屏住呼吸,看着这一切。

    也就在这一瞬间。

    突兀之间。

    天地突然暗下来了。

    整个东荒天地暗下来了。

    天穹如墨,遮掩一切,伸手不见五指,一切的光芒内敛,仿佛是永夜将至,只有曲府有金色的光芒,还在映照一切。

    恐怖的永夜降临,让人内心恐惧,这种恐惧,令人难受无比。

    仿佛这是黑暗时代一般。

    压抑。

    绝望。

    恐惧。

    害怕。

    各种负面情绪涌上心头,令人不安,令人难受,令人畏惧。

    但就在这一刻!

    轰!!!!

    轰!!!!

    轰!!!!

    一束无与伦比的金色光芒,从天而降。

    这一道金色光芒,遮天盖地,淹没了整个曲府,刺破了这无与伦比的永夜。

    这光芒。

    冲天而起。

    这光芒。

    遮天盖地。

    这光芒。

    贯彻古今。

    宏伟之声,也在这一刻,彻彻底底响起。

    这道声音,如同天地大音一般,震古烁今,让每一个人心头震撼。

    “天不生我孔仲尼。”

    “儒道万古如长夜。”

    浩浩荡荡的声音,仿佛来自亘古。

    这声音,刺破了一切的黑暗。

    众人心中的压抑,不安,恐惧,害怕,在这一刻瞬间荡然无存。

    仿佛看到了希望。

    仿佛看到了一个救世主诞生一般。

    孔圣人!

    在人族最黑暗的时代,以儒道立身,开创不朽教派的存在。

    第一代圣人。

    万世师表。

    天边。

    一尊宏伟无比的身影出现。

    他身高八尺,穿着圣袍,周围有麒麟,凤凰,金龙,白虎等等神兽缠绕,他身后有七十二圣贤。

    这一幕。

    死死印在无数人心中。

    这一幕。

    让无数人永生永世都忘不掉啊。

    孔圣人当真复苏了!

    孔圣人当真复苏了!

    人们震撼,且有麻木。

    谁能想到,一个存在于上古时代的人物,竟然跨越时空长河,降临此地。

    时间长河出现。

    只见,孔圣人从天边,一步一步踩着时间长河走了下来。

    每一步。

    光芒都是万丈的。

    每一步。

    都是震古烁今的。

    每一步。

    都让世人为之疯狂,为之震撼。

    害怕。

    恐惧。

    震撼。

    不安。

    无数无数的情绪,在无数生灵心中滋生。

    这是圣人。

    古今往来第一的圣人。

    孔圣。

    大成至圣先师。

    天穹之下。

    孔家当中。

    顾锦年静静望着孔圣。

    他内心何尝不是澎湃?

    他内心又何尝不是激动?

    今日见到孔圣。

    一切种种。

    一切恩怨。

    彻彻底底要有一个结束了。

    “学生顾锦年。”

    “拜见大成至圣先师。”

    天穹之下。

    顾锦年迎着无与伦比的圣人光芒。

    朝着这位大成至圣先师。

    朝着这位孔圣人。

    深深一拜。

    而所有人,也彻底回过神来。

    一时之间,天地之间,异口同声,响起无数道声音。

    “学生,拜见大成至圣先师。”

    宏伟的声音,贯彻天地一切。

    ---

    ---

    ---

    ---

    ---

    我顶不住了,从晚上八点写到凌晨五点,我人晕了。

    下一章,我早点起来写吧,估计又是晚上十二点。

    兄弟们,月底最后一天,求月票。

    该写的都写了,我恨不得有八只手来写,可没办法啊,一天两万字已经是极限。

    请各位读者老爷们,就看在这段时间的努力,求月票吧!

    然后说一下,今天十二点后,是七月初。

    我打算冲榜,具体等下一章更新完后的特别单章!

    睡去了。

    7017k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8104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810412.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