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章:圣人之怒,伏尸百万,孔圣之道,对话古今

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章:圣人之怒,伏尸百万,孔圣之道,对话古今

新书推荐:世子不厚道梦蝶成双诸神往事天地武库武神图箓逆灵惊神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我只想好好的修仙神灵遗囚三尺长剑荡人间

    炽烈的光芒,在这一刻缓缓收敛住。

    孔圣当真显世。

    跨越时空长河,重新降临这个世界。

    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恐怖的圣威,在这一刻,席卷整个神洲世界,没有任何地方可以阻挡圣威。

    孔圣的真容,也出现在众人面前。

    身高八尺。

    穿着青色圣袍,缓缓走向顾锦年。

    这一刻,天地所有人都不由敬拜,哪怕是不可一世的帝王,面对孔圣,也要礼拜一番。

    唯独。

    中洲王朝的帝王,却无动于衷。

    降临孔府。

    所有人内心都无比的激动与紧张。

    能亲眼看到这位孔圣人,是无数读书人的梦想啊,对他们来说,这简直是神迹。

    神一般的奇迹啊。

    尤其是孔家人,一个个激动的不像话。

    在他们看来,这是自己的祖先出现,他们如何不激动?又如何不兴奋?

    “叩见圣祖。”

    此时此刻,孔家人齐齐朝着孔圣跪拜,他们一个个痛哭流涕,眼神当中充满着激动。

    只是。

    孔圣只是看了他们一眼,随后他的目光,不由看向顾锦年。

    圣人的目光,没有任何令人害怕的感觉,取而代之是一种温和,没有什么深邃如宇宙一般,也没有什么充满着无与伦比的光芒。

    看起来,就好像一个普通人似得。

    但人们知道,并非是孔圣不行,而是他没有以圣人之姿降临,否则这方天地都会因为他变化。

    “是你唤我而来?”

    孔圣的声音响起,他望向顾锦年,眼神温和。

    “圣人在上。”

    “是。”

    面对圣人,顾锦年不敢托大,这位可是开创儒道的存在,万世师表,自然不敢有半点不敬。

    得到答复。

    孔圣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看向顾锦年。

    刹那间,孔圣眼中仿佛看到了一切。

    而顾锦年的文府,也在这一刻主动浮现。

    “九炼战车,民意如海。”

    “难以想象,你这个年龄,居然能做到这一步,若你我同时代相遇,我不如你。”

    孔圣开口,他给予出无与伦比的高度赞赏。

    这番的赞叹,引得天下人惧惊。

    同一个时代,我不如你?

    这是何等的赞赏啊,连圣人都说,同一个时代,不如顾锦年。

    如此天资,让人既是震撼,又是羡慕。

    “圣人过誉。”

    “学生今日请孔圣而来,所为两件事情。”

    顾锦年心中也难免有些激动,但他清楚,自己请孔圣现世是什么目的。

    “请直言。”

    孔圣开口,用了请字。

    “敢问圣人,可知此物吗?”

    顾锦年深吸一口气,随后祭出玲珑圣尺。

    当顾锦年祭出玲珑圣尺后,孔家人上上下下脸色一变,他们知道顾锦年是想要告状了。

    “此乃玲珑圣尺。”

    “本圣知道。”

    孔圣一眼便认出这是何物,只是他有些好奇,请自己过来就是为了问这个?

    “圣人在上,学生斗胆问一句,请问这玲珑圣尺,是不是孔圣您的?”

    “包括儒道九圣器。”

    顾锦年开口,他的确斗胆,询问这件事情。

    此言一出。

    孔圣立刻摇了摇头。

    “非也。”

    “儒道九圣器,乃是天地感应儒道诞生,从而凝聚出的九件圣器。”

    “任何体系开创之时,天地如若感应,都会凝聚相应的九件器物。”

    “我虽第一位圣人,但不意味着儒道便是我的,相反本圣穷其一生,也只是开创儒道,但儒道的真谛,还需要后世之人,不断去理解和领悟。”

    “这圣器,也是留给后世人,当年本圣也只能选择三件而已。”

    “你为何如此询问?”

    孔圣淡淡开口。

    他如实回答,同时解答了这个谜题。

    九圣器是天地之物,他身为圣人,第一位圣人,当年也只能选择三样,所以春秋笔,古今册,外加上问天镜。

    听到圣人的询问,顾锦年也不啰嗦,立刻回答道。

    “回圣人,是因有人说,儒道九圣器,皆是圣人之物,当年圣人只取三件,剩余六件是给予后世人一些机会。”

    顾锦年开口,把孔家人的话,直接说出来了。

    “荒唐。”

    这一刻,孔圣直接出声。

    “九圣器,每一件都拥有无与伦比的威能,我虽圣人,但也有私心,本圣最担心的便是有后世之人,将吾神化。”

    “人因七情六欲而为人,即便是圣贤,无非是七情六欲要比寻常人少了一些,并非是说圣人必然无私,君子尚要以直报怨。”

    “如若无怨无私,这不是人,而是石头,佛门菩萨,亦有怒目金刚,何况吾辈读书人?”

    孔圣的回答发自内心。

    他虽然是圣人,可圣人圣人,还是带一个人字啊。

    拥有人性。

    面对九圣器,圣人也想全部都要,但肯定有什么目的,譬如说需要辅助自己开辟儒道之路,或者是镇压邪魔之类的。

    而不是因为贪婪,所以去索要圣器。

    但如果有人说,他不要,因为他是圣人,他是无私的,就算你给他一巴掌,他也不会生你的气,因为他是圣人。

    那孔圣就要发飙了,当场给你两耳光,这不是害人吗?

    世间当中,最厉害刀子是什么?不就是捧杀。

    你穷困潦倒刚刚结算工资的时候,别人来一句,你为人善良,乐善好施,兄弟,借点银子。

    你不借,马上别人就来一句,还乐善好施,简直就是个小气包子,抠搜至极。

    你借了,你自己都生活不下去。

    所以最厉害的刀子,就是捧杀,把你吹捧起来,然后用各种方法去恶心你。

    得到孔圣的回答。

    传圣公,孔无涯,孔心等人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顾锦年故意提问,不就是想要打他们的脸吗?

    而得到孔圣的回答。

    顾锦年深深一拜。

    “圣人明智。”

    “学生顾锦年,今日恳请圣人,为学生主持公道。”

    顾锦年开口,朝着孔圣这么一拜,然后道出自己的想法。

    铺垫这么久了,现在就要放大招了。

    “请直言。”

    孔圣也听得出,顾锦年是在做什么,不过他清楚的很,是顾锦年让他显世,所以能帮他一定帮。

    “圣人在上。”

    “学生于上月,获玲珑圣尺,而后孔家,也便是圣人您的后代出面,告知学生,这玲珑圣尺乃是孔圣您的圣物。”

    “让学生归还于孔家,学生不愿,而孔家大儒,便以保管为由,认为学生掌握此物,会被小人觊觎,担心失窃,学生乃是大夏王朝世子,有强者保护,自认无需保管。”

    “可这位孔家大儒却说,担心学生借此圣尺,胡乱削他人才气,防止自己胡作非为,要求交出圣尺,归还于孔家妥善保管,等学生成为大儒之后,通过孔家的考验,才能将圣尺交出。”

    “今日设宴,针对学生,逼迫学生交出圣尺,学生不交,便被天下读书人辱骂,孔家甚至不惜激活其余三件圣器,向学生施压,而学生舅舅,大夏王朝的帝王传达圣旨,想保学生离开孔家,却不曾想,孔家第七十三代族长传圣公认为,天下儒道之事,必须要经受孔家抉择。”

    “只因孔家乃是圣人世家,掌管天下儒道,有一切抉择权。”

    “即便是一朝帝王也无法干涉儒道之事。”

    “学生在此,还请圣人明鉴,还学生一个清白。”

    顾锦年开口,他将所有事情来来回回说清楚,没有添油加醋,一切都是实话实说。

    原因无他。

    眼前的人,是孔圣,在他面前如果还敢撒谎或者添油加醋,无疑是找死。

    而随着此言一出。

    孔家人瞬间色变,这是当着他们的面告状啊。

    “圣祖在上,这顾锦年完全就是一派胡言。”

    此时此刻,孔心的声音响起,向孔圣解释。

    只是。

    孔圣将目光看去,只是一眼,孔心瞬间不敢说话了。

    他有些恐惧,也有些害怕。

    略显沉默。

    此时此刻,孔圣也没有完全相信顾锦年所言,他伸出手来,直接将玲珑圣尺取来。

    紧接着一幅幅画面出现。

    是顾锦年得到圣尺后所遭遇的一切。

    所有的事情,全部出现在孔圣脑海当中,不仅仅是顾锦年,这一刻一道道信念涌入而来。

    孔圣需要知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所有人都看着孔圣,有人畏惧,有人害怕,有人恐慌,也有人期待。

    大约一刻钟后。

    孔圣睁开了眸子。

    但这一刻。

    孔圣眼中是怒火。

    是滔天的怒火。

    他吸收天下读书人的信念,从这信念当中,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都看明白了。

    包括这些人心中想的东西,知晓的一清二楚。

    “荒唐!”

    “荒唐!”

    “当真是天大的荒唐啊。”

    这一刻,孔圣暴怒。

    谁都不知道,孔圣为何突然暴怒,也不知道这怒意是针对顾锦年,还是针对孔家的。

    咔嚓。

    万丈的雷霆,划破苍穹,炸响之后,使得众人内心一颤。

    “孔心。”

    孔圣转过头去,他怒目而视,看着自己这位后代。

    “圣.......圣......圣祖在上。”

    听到孔圣的怒声,孔心早已经吓得浑身发抖,肝胆欲裂啊。

    “你有什么资格称吾为圣祖?”

    “本圣没有你这种后代。”

    孔圣大吼,是雷霆大怒,下一刻,只见孔圣抬手,圣尺被他握着,当场一尺子抽在孔心脸上。

    “本圣问你,这儒道九圣器,什么时候是本圣的东西?你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孔圣发出质问。

    他是真的怒啊。

    怒不可遏。

    他乃是圣人,理论上再大的事情,他都不会这般愤怒,可现在他吸收天地读书人的信念,才得到一切前因后果。

    准确点来说,不是得知前因后果才生气,而是他发现这个时代的读书人,彻彻底底道德沦丧。

    只有少部分读书人,拥有儒家君子气概,大部分的读书人,考虑的事情,是如何当官,如何享福,如何打压其他读书人。

    这才是他愤怒的地方。

    而且,更可怕的是,这一切的源头,竟然来自于自己的后人。

    还将一些自己根本没有说过的话,杜撰出来,为的就是奴驭天下读书人,违背自己的儒义。

    这如何不让他愤怒?

    这不是一件小事,这是要毁掉儒道根基啊。

    面对着孔圣之言,孔心瑟瑟发抖,这儒道九圣器,的确没有任何记载,是孔圣的东西,他不过就是因为孔家有三件圣器,所以才这般说。

    其目的就是为了得到顾锦年的圣器。

    “请圣祖饶命,请圣祖饶命啊。”

    “是我强加于上,请圣祖饶命。”

    这一刻,孔心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在地上疯狂磕头,就是希望孔圣能够原谅他。

    “强加于上?”

    “事到如今,你还不说出原因吗?”

    孔圣开口,冷声问道。

    此言一出,孔心内心仿佛遭到了巨大的煎熬,他痛哭流涕,跪在地上道。

    “回圣祖,是我鬼迷心窍,贪图顾锦年的圣器,为了夺走圣器,从而编造谎言,想要个名正言顺。”

    “请圣祖恕罪啊。”

    孔心说出自己内心的话,这话不是他想说的,而是在圣人面前,他不敢说假话啊。

    “你不应该让本圣恕你的罪,你应当向顾锦年致歉。”

    孔圣开口,冷漠至极。

    而孔心没有任何废话,直接朝着顾锦年,疯狂磕头,祈求顾锦年饶他一命。

    同时他内心也有些喜悦,毕竟顾锦年虽然憎恨自己,可在圣人面前,他也一定会给孔圣面子,饶自己一命。

    可随着孔心磕头致歉后。

    孔圣的声音,再度响起。

    “君子直言,你内心肮脏无比,毫无儒道风范。”

    “今日,本圣为天下读书人,清理门户。”

    下一刻,孔圣抽打着圣尺,一道道光芒朝着孔心杀去。

    当场,孔心肉身爆裂开,化作血雨,染红了地面。

    这就是圣人手段。

    果断至极。

    圣人一怒,当真要伏尸百万。

    一旁的顾锦年,也没想到这孔圣竟然如此直接,但这一刻,顾锦年对孔圣更加崇敬。

    这才是真正的圣人。

    没有去偏袒自己家人,该杀就杀,该罚则罚。

    “孔无涯。”

    下一刻,孔圣的目光落在孔无涯身上。

    后者看到孔心之死,彻彻底底慌了,但很快,他咬着牙,望着孔圣道。

    “圣祖。”

    “无涯没有错,无涯只是想要让孔家昌盛,让孔家变强,孔家繁衍至极,您的圣名传播天下,这一切都是我等的功劳。”

    “圣祖,我没有错,只是方法有些不对,如若振兴孔家也是错,那我死不瞑目。”

    孔无涯不愧是准半圣,到了这一刻,他居然还敢在这里狡辩,牙尖嘴利。

    听到这声音,孔圣眼中当中流露出失望,深深的失望。

    “君子之道,不可窃机,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本圣,可说到底不过是为了尔等的荣华富贵。”

    “儒者,仁爱天下,身为君子,帮他人而行,便是帮自己而行,故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圣器乃是天地赐予顾锦年,你为了夺取圣器,联合天下读书人,抨击顾锦年。”

    “在你口中,便成为了小小的方法不对?”

    “你担忧顾锦年以圣尺乱法。”

    “你觉得此言可笑吗?”

    “圣器,乃是天地赏赐,天地都认可顾锦年,你凭什么不认可?难不成说,你的意志,比天地还要大?”

    孔圣开口,怒斥自己这位后人。

    面对孔圣的怒斥,孔无涯虽然害怕,但他还是咬着牙道。

    “圣祖,可顾锦年的确以圣尺削人才气,这又如何解释?孙正楠大儒,只不过是言语不好两句,就被他削弱才气,这不是胡作非为,这是什么?”

    似乎是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孔无涯说话是越来越放肆。

    他不服,深深的不服。

    “唉。”

    此言一出,孔圣深深的叹了口气。

    而后,孔圣闭上眼睛,缓缓开口道。

    “孔正何在?”

    他出声,呼喊一声。

    “后世孙儿,拜见圣祖。”

    一道身影快速出现,他十分激动,诚惶诚恐,听到圣祖呼喊,他太激动了。

    以致于跪在地上时,都颤抖不已。

    只是,下一刻,孔圣手持圣尺,朝着孔正一劈。

    恐怖的圣道之力杀出,直接没入孔正体内。

    众人惊愕。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明白孔圣为何如此?

    饶是孔正自己也不知道为何?

    只是,待光满消散后,孔正完好无损的跪在地上。

    “圣尺有灵。”

    “不斩君子。”

    “尔等当真以为,顾锦年可以胡作非为?”

    “如若是正直之人,心中有大义者,即便是本圣出手,也无法削去他人才气。”

    “古今册也是如此,倘若暴君在世,残害百姓,就算本圣亲自为他书写文章,表彰功过,也无法改变事实。”

    “孔无涯,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孔圣开口,演示了圣尺的能力。

    这一刻,天下惊呼。

    的确,谁都没有想到,圣尺居然有灵,不斩君子。

    天下人抨击顾锦年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玲珑圣尺,因为他们害怕,害怕顾锦年拿着圣尺胡作非为。

    现在孔圣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天下人,只要心中有大义者,不会受到圣尺惩罚。

    “这.......”

    孔无涯沉默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今日,削你才气,将你镇压于雷崖之上,遭受雷击之苦,以示天下。”

    面对无言以对的孔无涯,孔圣缓缓出声。

    他轻轻一点。

    刹那间孔无涯消失在了原地,来到了北海之尽,一处山崖之上。

    这处山崖,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有雷霆降落。

    一道道铁索将孔无涯封锁住,每隔一段时间,雷霆坠下,恐怖的雷电之力,便会劈在孔无涯身上。

    因为圣力加持,孔无涯不会这么快死去,他会饱受长时间的痛苦,直至生命走到尽头。

    这个惩罚极其可怕,比直接杀了他还要可怕无数倍。

    随着孔无涯结束后。

    孔圣的目光,又看向了传圣公。

    后者跪在地上,诚惶诚恐,这一刻,大气都不敢发一声了。

    “本圣问你。”

    “儒道什么时候成为了孔家的?”

    孔圣淡淡开口,他目光平静,望着传圣公。

    “圣......圣......圣祖在上。”

    传圣公声音发抖,他不敢直视。

    “谁告诉你,孔家代表着儒道?”

    孔圣面无表情。

    询问着传圣公。

    后者不敢说话,但身子不断的颤抖,无边无际的恐惧在内心滋生。

    他害怕。

    发自内心的害怕。

    “本圣当真后悔啊。”

    “本圣开创儒道,是希望天下人读书,走正道,行君子之事,让天地欣欣向上。”

    “却不曾想到,最大的敌人,竟是本圣的后代。”

    “你们这群畜生,假借本圣的名义,说出你们自己自私的行为,张口闭口,便是圣人言。”

    “你该不该死?”

    孔圣怒骂。

    虽然这是自己的后代,但相隔七十多代,他没有什么情感,更主要的是,这些后代借助自己的名头。

    胡作为非,崩坏儒道,这就是自己的大敌啊。

    “请圣祖恕罪啊。”

    这一刻,传圣公彻底绷不住了。

    他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着孔圣。

    他知道错了。

    他彻底慌了。

    之前的骄傲,之前的嚣张,在这一刻化作云烟。

    “恕罪?”

    “你们是在崩坏儒道,你们是在行大逆不道之事,让我如何恕尔等的罪?”

    孔圣发出质问,声音冰冷至极。

    啪。

    圣尺拍打下来。

    一瞬间,传圣公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声。

    痛到灵魂深处。

    这才是真正的圣罚。

    啪。

    啪。

    啪。

    圣尺不断拍打,传圣公浑身是血,在地上打滚,痛的面容扭曲,痛的撕心裂肺。

    “圣祖,饶命,饶命啊。”

    “求圣祖饶命啊。”

    这一刻,传圣公在地上不断翻滚哭泣。

    他后悔了,是真的后悔了。

    他没想到,顾锦年居然将圣人引来了。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如果知道顾锦年有这一手,他们孔家绝对不敢如此啊。

    然而,孔圣没有停手。

    目光冷冽的看着这一幕。

    直至圣尺活活将传圣公打死。

    由始至终,孔圣都没有半点心疼。

    因为传圣公不死,无法震慑天下,无法震慑孔家内部。

    别人不知道,可孔圣清楚,天下读书人的信念之中,充满着许多邪魔歪道思想。

    自私自利。

    这算得上是儒道吗?

    这还是儒道吗?

    他今日,大义灭亲,就是为了给天下读书人敲一个警钟。

    随着传圣公死去。

    孔圣没有就此算了,他向前走了一步。

    轰轰轰。

    三件圣器瞬间出现在他手中。

    古今册,春秋笔,问天镜。

    他手握春秋笔,轻轻一挥,而后圣器争鸣,紧接着消失在了天地之中。

    “今日,吾释春秋笔,回归天地,天下有君子之心者,可掌春秋笔。”

    孔圣开口。

    他一句话,让天下人沸腾了。

    春秋笔。

    这可是圣器啊。

    却没想到的是,孔圣竟然如此直接,将春秋笔放走,相当于是赠给其他人。

    这般的气魄,古今往来都没有人能做到啊。

    不愧是圣人。

    但所有人都知道,孔家这回是真的血亏啊。

    本来是想要抢夺顾锦年的圣器,却没想到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圣祖,不可啊。”

    “恳请圣祖,饶恕我等之罪,若无圣器,孔家将要覆灭啊。”

    “恳请圣祖,留下圣器吧。”

    此时此刻,孔家人开始哀嚎了,一个个跪在地上,恳请孔圣留下圣器。

    只是孔圣没有理会,而是取出第二件圣器。

    古今册。

    “锦年小友。”

    “这一次,是孔家的不对,相隔七十三代,本圣有心无力。”

    “但本圣看的出来,你能建立无上学问,为儒道开创一条新的路。”

    “这本古今册,当做赔礼,赠给小友,希望小友能够不计前嫌,饶恕孔家之过。”

    孔圣开口。

    释放出春秋笔,是他对孔家的惩罚,而将古今册交给顾锦年,则是赔礼,他是圣人,再铁石心肠也不可能将自己家族覆灭。

    所以,他以古今册当做交换,换取顾锦年的原谅。

    此言一出。

    顾锦年有些受宠若惊。

    “圣人言重。”

    “学生只需要一个清白即可,圣人所作所为,令学生敬佩不已,这口怨气,学生已经消散,圣人无需如此。”

    顾锦年出声。

    他唤来孔圣,为的是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就是还自己一个清白。

    现在孔圣大义灭亲,对自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甚至孔圣只要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然后惩罚一下孔家人,顾锦年都心存感激。

    更何况孔圣这样做。

    这是真正的圣人,没有因为是自己家人,从而产生包庇心理。

    大义灭亲,说的轻巧,可古今往来又有几个人做得到?

    更主要的是,让一个圣人道歉,这更是不可能能做到的事情。

    就好像皇帝做错了一件事情,大家都知道,但有几个人敢让皇帝认错?又有几个皇帝会去认错?

    “不。”

    “一切皆有因果,孔家不配掌古今册,你拿去,对你未来来说,有更大的帮助。”

    孔圣开口,执意要将圣器送给顾锦年。

    听到这话,顾锦年也就不矫情了。

    这是圣器。

    没有人不想要。

    “多谢圣人。”

    顾锦年深深一拜,随后接过古今册。

    这一刻,孔家人都在滴血啊,基本上所有孔家人都在滴血。

    他们懊悔不已。

    尤其是一些主张要抨击顾锦年的人,是更加难受,不但没有得到顾锦年的圣器,反而闹出这么大的事情。

    还赔了两件圣器出去。

    面对着最后一件圣器。

    孔圣有些沉默了。

    孔家人不断在地上磕头,恳请圣人留下一线生机。

    “罢了。”

    孔圣将问天镜留在了孔家,他深深叹了口气,但又继续开口。

    “从今往后,圣镜有灵,孔家后人,不可操控圣器,需圣器自我觉醒。”

    孔圣将问天镜留下,只不过加以限制。

    留下是为了保下根基,只是以后孔家人想要操控圣器就不可能了,除非圣器自己觉得可行,不然的话,谁来了都没用。

    这算是给孔家留下的最后一点希望。

    待圣器划分后。

    孔圣望了一眼这天穹。

    而后缓缓出声。

    “今日,孔家之为,崩坏礼乐。”

    “本圣削孔家一半气运,以儆效尤。”

    “孔家后人,必须潜心读书,寻回君子之道,如若还敢胡乱而行,下次再见,覆灭孔家,本圣问心无愧。”

    吞噬

    孔圣开口。

    仅仅只是处理三个人,他还是不满意。

    他必须要杀鸡儆猴,他要大义灭亲,警告天下读书人,也是恢复这朗朗乾坤。

    如若圣人之后,也是一个个唯利是图之人,那天下人又如何看待?

    连圣人之后都是这个样子,谁还认真读书?谁还遵从君子之道?

    所以对孔家下这般的死手,不仅仅是平息顾锦年的愤怒。

    不仅仅是还顾锦年一个清白。

    也是正天地大道。

    正君子之道。

    唰。

    圣尺落下,整个孔家气运,直接被削掉一半。

    孔家之中,一位位大儒跌落境界,一位位孔家后人,才气四泄。

    他们引以为傲的儒道境界,在这一刻疯狂跌落。

    他们最大的底气之一,也彻底成为了空谈。

    孔圣狠。

    狠到天下人都沉默。

    今日之后,所有人都知道,这天地要有惊天变化了。

    儒道读书人,渗透天下各大势力,商人也好,皇权也罢,所有人都忌惮儒道。

    但现在不一样了,孔圣这个行为,足以打压儒道的底蕴。

    只不过,也有人看得清楚,孔圣这是在肃清风,正君子之道。

    利大于弊。

    但最难受的,还是孔家人,他们是真正的难受,这一次已经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这么简单了。

    这一次是元气大伤。

    可以说,孔圣这次出手,将他们几千年的努力,彻底打回原形啊。

    可他们还不敢说什么,因为这是圣人亲自出面,他们有什么好说的?

    是他们的祖先出手,而不是外人。

    待削掉孔家气运之后。

    所有人都以为孔圣会就此收手。

    可下一刻。

    孔圣再一次转身,望向周围所有人。

    “天道煌煌,儒者仁爱。”

    “吾辈读书人,应如顾锦年,两袖清风,读圣贤之书,悟天地之道,凝浩然正气。”

    “为民而言,为苍生谋福,为天地之朗朗乾坤而奋斗。”

    “吾为孔仲尼,今日,以玲珑圣尺,重塑儒道之风。”

    孔圣开口。

    他不仅仅只是针对孔家,他还要针对整个天下读书人。

    当此言一出,不知道多少读书人脸色变了。

    只见,孔圣手握玲珑圣尺,朝天穹划了一道。

    一瞬间,亿万圣尺浮现,化作无穷的光芒,朝着整个神洲大陆飞涌而去。

    “不正心者,削才气一斗。”

    孔圣出声。

    旋即,圣尺坠下,将无数读书人体内的才气削去一斗。

    大夏王朝,扶罗王朝,大金王朝,甚至是中洲王朝,整个神洲大陆,只要有才气的读书人,都遭到了这恐怖的打击。

    孔圣出手,就是如此可怕。

    不过,有人体内的才气没有被削,但七八成的读书人,体内才气被削,无论是不是大儒。

    “无有仁义者,削才气一斗。”

    孔圣再度出声。

    第二道圣光划过。

    全天下的读书人,才气又一次被削。

    他们惊慌失措,眼神当中是惊恐与害怕,乐文更多小说的还是难受啊。

    好不容易凝聚出来的才气,惨遭圣人削弱,换做是谁都受不了。

    “无有君子之心者,削才气一斗。”

    圣人再度开口。

    削天下读书人的才气。

    玲珑圣尺在孔圣手中,成为了无敌的大杀器,令这群读书人恐惧万分。

    “无有怜悯者,削才气一斗。”

    “无有善心者,削才气一斗。”

    “无有正气者,削才气一斗。”

    孔圣不断开口。

    每一道声音,在许多人眼中,就是一种宣判。

    “啊!”

    有大儒惨叫,在孔府当中,他被硬生生削成了废人,体内一点才气都没有了。

    也有大儒嚎啕大哭,他跌回了养气境,体内就剩下一点点才气。

    这比顾锦年狠千倍万倍啊。

    饶是顾锦年,都没想到孔圣发起飙来,竟然如此恐怖。

    但对他来说,这是一件好事,大大的打压了这帮读书人。

    也免得以后再出现这样的事情。

    他很畅快,内心无比愉悦,震撼过后,便是畅快淋漓,这种人就该削,如若不削,儒不是儒,道不是道,天地还有正气吗?

    就是要如此。

    到最后。

    孔圣足足削了天下人九斗才气,这才停手。

    而顾锦年却没有任何损伤,因为他问心无愧,有仁义也有君子之德。

    世人震撼,望着这一切。

    如果说,之前是孔家被重创,那么现在就不是孔家重创那么简单了。

    而是整个儒道遭到了可怕的打击。

    收手之后。

    孔圣静静感受着这一切。

    随后他再度出声。

    “天命显世,黄金盛世到来,今日之后,天下所有读书人,皆可追逐新圣道意。”

    “愿后世,百家争鸣,儒道昌盛,世间绝无一圣之言,唯有后世之圣,方可迎来儒道之辉煌。”

    “吾以圣印,悬于大道之下,今日之后,谁可立无上新学,圣印加持,加持本圣气运。”

    说完此话,孔圣一抬手,三道天命气运,从各自地方出现,他抽取了读书人的天命气运,加持在圣印之中。

    也就是说,不仅仅是他的气运,还有三道天命气运在内。

    这就是孔圣的手段,该削就削,但也会给予好处,凝聚自己的圣人功德,化作印记,悬于天穹之上,那天命之星当中。

    未来谁能立下无上新学,谁就可以得到他的圣人气运,外加上三道天命气运。

    只要能得到他的认可。

    孔圣这是在鼓励天下读书人,开创新的学派,要百家争鸣,而不是墨守成规。

    他要打破孔家这几千年的儒道束缚,希望所有人抛开老一套的思想,去开创新的思想。

    当真不愧为圣人啊。

    这般的胸襟,令人只能敬佩。

    到了这一步。

    所有人都应当认为该结束了。

    可,就在此时。

    孔圣的声音再度响起。

    “今日之事,因是受不白之冤,孔家为主责,天下读书人为次责,但万民之怨,也因不明而生。”

    孔圣开口。

    此言一出,众人有些好奇,不明白孔圣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

    众人明白,今天的事情,主要是顾锦年遭到冤枉,主要是因为孔家和一些自私自利的读书人,可看孔圣的架势,似乎不打算就这样算了。

    轰。

    这一刻,天穹之上,一只巨大的眼睛出现。

    恐怖无比。

    世人害怕,心中充满着畏惧。

    “扶罗王朝。”

    孔圣开口,提到扶罗王朝。

    一时之间,扶罗王朝的百姓有些惊愕,两位帝王也恭恭敬敬朝着圣人的方向一拜。

    “尔等听风便是雨,顾锦年文府之中,民意入海,明明是为民伸冤者,扶罗百姓,却不管不问,只因他人恶言两句,就胡乱抨击。”

    “尔等无有良知,虽因他人而起,可憎恶嫉妒也为原罪,今日以天道之眼,辅佐古今册,评判扶罗王朝之罪。”

    孔圣开口。

    一番话,惊的无数人震撼不已。

    孔圣先是惩罚了孔家几人。

    而后削孔家气运。

    最后更是削天下读书人的才气。

    本以为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了。

    却不曾想到,现在还要削一国之

    气运吗?

    这到底是要做什么啊?

    可没有人敢说什么。

    因为这是圣人。

    而且是第一位圣人,跨越时空长河前来,谁敢与圣人撄锋?

    没有人敢与圣人撄锋。

    “圣人在上。”

    “朕等知错,但万民之怨,终究是百姓一时糊涂,还望圣人谅解啊。”

    神罗皇帝开口,他朝着圣人一拜,恳请孔圣饶恕扶罗王朝。

    他内心害怕,也十分难受。

    这要是被圣人削走了国运,那就是无妄之灾啊。

    “哼。”

    “一时糊涂?”

    “人心自私,尔等敢说一句,方才之谩骂,没有带着嫉妒怨恨?”

    “无非就是顾锦年乃他国之人,尔等明明知道此事有太多漏洞,就因为憎恨,因为嫉妒,从而恶语相言。”

    “人性之丑陋,非正道也。”

    孔圣可不惯着。

    他质问着扶罗王朝所有百姓,眼神当中,充满着冷冽。

    如果说,这些读书人胡乱抨击,颠倒是非黑白,那这些百姓也是罪魁祸首之一。

    他们不管事情的真相,只知道抨击他人,让顾锦年承受巨大的骂名。

    这就是有错。

    而且顾锦年为百姓伸冤过。

    负重前行。

    却得不到支持。

    惨遭针对。

    就因为不是自己国家的人。

    这是人之劣根。

    遭到不公委屈之时,又叫苦连天,当遇到真正负重前行者,又抨击别人的过错。

    这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如若百姓们但凡能够放下成见,理性一二,即便是有人胡说八道,也不会引来巨大的影响。

    这圣罚还会诞生吗?

    这一刻,扶罗王朝的百姓,一个个脸色难看,他们内心还有些惶恐。

    紧接着古今册出现在孔圣手中。

    落下四个大字。

    【举国为憎】

    四字落下。

    当下,天穹之上,天道之眼凝聚一束神光,化作一柄绝世神刀,朝着扶罗王朝斩去。

    《重生之金融巨头》

    这一刻,扶罗王朝的国运真龙出现,被直接一刀斩去四爪,瞬间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声。

    而整个扶罗王朝的百姓,也在这一刻遭到了气运削弱。

    一时之间,扶罗王朝,万民哀嚎。

    ---

    ---

    ---

    ---

    ---

    ---

    新的一个月,冲榜求月票!!!!!!!

    求月票啊!!!!!!!!!!!!

    新的一个月!!!!!!!!!

    我今天继续爆发!!!!!!

    真的跪求月票!!!!!!!

    七月跪求啊!!!!!

    最近几天,都是日更两万字。

    兄弟们,跪求!!!!!!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82457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824578.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