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三章:孔家大难,三方和谈,国库空虚,就你也配给朕外甥赐字?

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三章:孔家大难,三方和谈,国库空虚,就你也配给朕外甥赐字?

新书推荐:武神图箓三尺长剑荡人间梦蝶成双逆灵惊神天地武库世子不厚道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诸神往事我只想好好的修仙神灵遗囚

    匈奴王庭。

    端坐在王座之上。

    匈奴王看着手中的密信,眼神当中充满着愤怒与不甘。

    “为何!”

    他低声怒吼。

    大金王朝,要让自己归还十二城。

    他不甘心啊。

    “父皇。”

    “怎么办?”

    匈奴皇子开口,望着自己的父亲,如此问道。

    “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如若失去大金王朝的援助,匈奴国怎可能与大夏开战?”

    “难不成当真等着大夏马踏王庭?”

    匈奴王开口。

    实际上,如若大夏王朝与匈奴国开战,匈奴国完全有抵抗的能力,可能结果终究是输,但大夏王朝也会因此付出极大的代价。

    所以,大夏王朝不敢开战,同样的匈奴国也不敢真正全面战争。

    这就是大国之间的制衡之道。

    匈奴国身后有大金王朝与扶罗王朝扶持,大夏王朝也不敢动弹,而有了这两个王朝扶持,匈奴国则可以做很多事情。

    现在大金王朝不给予支援,对于匈奴国来说,就是灭顶之灾。

    “可若是归还十二城,不战而败,一来动摇军心,二来大夏王朝得寸进尺,该怎么办啊?”

    匈奴皇子问道。

    “大夏王朝不会如此的。”

    “倘若当真这般,那就决一死战。”

    “虽没有大金王朝的支撑,但我匈奴国也无惧。”

    匈奴王硬着气出声。

    眼下他的确没有什么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喊两句了。

    总不可能现在杀出去吧?

    “对了,你喊上你三哥,去一趟扶罗王朝和大金王朝,带着礼部的人,这件事情看看还会有转机否。”

    匈奴王继续出声。

    “敬遵王令。”

    后者也不啰嗦,直接离开。

    等他离开后。

    不多时,一道身影也缓缓出现在大殿之外。

    “臣,拜见王上。”

    是孔家的大儒。

    准确点来说,他现在已经不是大儒了,而是一个养气境的读书人。

    “爱卿请入。”

    匈奴王出声,虽然对方不是大儒,可背后依旧还有孔家的身影。

    他也不敢怠慢。

    “王上。”

    “臣,今日前来辞官。”

    后者开口,望着匈奴王如此说道。

    听到这话,匈奴王脸色不由一变。

    “先生,是本王哪里做错了吗?”

    “还是谁招惹先生了?”

    匈奴王忍不住开口,望着后者,脸上有些不安,毕竟匈奴国本身就有些人才凋零,现在又要走一个,他如何能安心?

    “非也。”

    “只是族内有令,让我不得不撤离匈奴国。”

    他开口,显得有些难受。

    实际上他也不想离开。

    在孔家,他虽是核心之人,可在核心当中,他属于底层,来了匈奴国后,被奉为座上宾,可以说吃香喝辣的,真正的人上人,就连匈奴国的皇子,都不敢对自己有半点不敬。

    现在让自己离开匈奴国,他是一千个不愿意。

    可没办法,族内有令,必须要回去,不得牵扯其他是非,除非舍弃孔家身份。

    “族内有令?”

    “先生,匈奴国不可离开你啊,再者,祭魂之事也快结束,在这个关键点离开,匈奴国当真要绝灭生机。”

    “还请先生留下,本王愿意给予先生一切,恳求先生留下辅佐本王啊。”

    匈奴王几乎要落下眼泪,恳请对方留下。

    “王上。”

    “并非是臣要离开,而是族中之令,不可不顾,族内只怕也是因为这祭魂之事,所以才要求臣回归孔家。”

    “臣,无法抗拒。”

    后者落泪,他是真心不愿意离开,可没办法啊。

    “先生。”

    “有些话本王不应该说,但此时此刻,不得不说了。”

    “孔家如今已经元气大伤,大夏的孔家,再也不是曾经那个孔家了。”

    “倘若先生愿意,为何不在我匈奴国立新的孔府?请先生放心,匈奴国往后世世代代,供奉孔庙,封先生为新的传圣公,世袭罔替。”

    “不知先生,可否留下?”

    匈奴王开口,甚至他开出极其丰厚的条件,帮助对方建立一个新的孔府。

    不得不说,这句话让孔奕有了想法。

    重新建立一个孔家?

    这.......的确可以啊。

    他有些沉默。

    而匈奴王乘胜追击道。

    “先生,从来没有人说过,大夏的孔家,就一定是正统。”

    “再者,孔圣怒罚孔家,罚的也是大夏孔家,与您无关啊,您只是受到牵连罢了。”

    “说句难听点的话,大金王朝,扶罗王朝,大夏王朝有很多人都被孔圣严罚了。”

    “是否是说,天下人都有错?”

    匈奴王缓缓引诱,使得孔奕心中诞生了一个想法。

    “建立新府,有些欺师灭祖。”

    “不过,臣倒也不是不可以留下。”

    “王上如此诚恳,圣人言,臣不可辜君,天地君亲师,臣若离去,则是最大的背叛,不为君子也,那臣修书一封,脱离大夏孔家。”

    “还望王上,不嫌臣一个白丁之身。”

    孔奕开口,他的确心动了。

    而且匈奴王说的一点没错。

    大夏王朝的孔府,已经彻底失去了底蕴,各地又不是没有比大夏孔府优秀的人才,只不过圣器在大夏孔府,外加上孔圣出自于曲府。

    所以定孔家祖宅于曲府。

    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情,孔家让自己回去,他还真不敢脱离孔家,因为孔家象征太大了。

    现在就不一样了,自己如若脱离,好像.......并没有什么损失吧?

    大不了在匈奴国建立一个新的孔府。

    成为匈奴国的传圣公,何乐而不为?

    的确,当这个想法出现在脑海当中后,瞬间疯狂蔓延。

    “岂敢嫌弃。”

    “在本王眼中,先生胜过一切。”

    “那先生何时修书一封?”

    匈奴王十分喜悦。

    可内心却充满着冷冽,区区一个孔奕,在他眼中算的了什么?

    以往,借助孔家的势力,他很在乎,因为这是自己与孔家的桥梁。

    可现在,孔家元气大伤,需要给面子吗?自己完全可以拿捏。

    之所以留他下来,主要还是因为祭魂之事。

    “等祭魂之后,再修书吧。”

    “这几天,孔家也要忙活诸多事情,一时半会不会催赶臣,祭魂结束后,再与孔家摊牌,否则提前去说,怕孔家出手干扰。”

    孔奕出声,直接开始防备自己家族的人了。

    这就是恶性循环。

    用利益控制人心,最大的坏处就是,当你无法给出利益后,他便会噬主。

    现在就是这样的,孔家想要洗心革面了,打算从头开始,结果大家会答应吗?

    上面人知道事情有多严峻,下面人可不管,动了他们的利益,管你族长不族长。

    你还能怎样?

    之前还好,有圣器在,外加上主要权力的人都在孔家,各个大儒镇守,相当于中央集权。

    现在圣器没了,儒道境界被削了,再加上孔家得罪了不少人,只怕接下来各大王朝都会对孔家出手。

    墙倒众人推就是如此。

    “先生为我匈奴国百姓,此乃大义也。”

    匈奴王再次落泪。

    不过他心中也有想法,等祭魂之后,如若孔奕听话,那就留着,如若孔奕不听话,就让他说不出话来。

    简单明了。

    与此同时。

    大金王朝。

    大金帝王有些迟暮,他坐在龙椅上,面前坐着一位高僧,乃是大音寺四主持之一。

    “朕已通知匈奴国,归还十二城。”

    “其条件为让佛门东渡。”

    “答应你们佛门的事情,朕已经完成了,佛门金莲,还要多少年?”

    大金帝王清微咳嗽着,他目光平静,却显得锐利。

    “多谢陛下。”

    “请陛下放心,待佛门东渡,获得天地气运后,八宝池内,便会诞生佛门金莲。”

    “到时贫僧会亲自将佛门金莲送来,为陛下续命。”

    后者开口,平静说道。

    “好。”

    “若有佛门金莲,从今往后,大金王朝与西方佛门共享气运,朕,说到做到。”

    听到这个答复,大金帝王也露出喜色。

    他看似年轻,可实际上早已经是金玉在外,败絮其中,已经枯竭,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所以他需要佛门金莲来续命,再续百年韶华。

    这样一来,他有自信,使得大金王朝走上辉煌之巅峰。

    “陛下,贫僧唯一担心的便是,大夏王朝不同意东渡。”

    “倘若大夏王朝拒绝,又该如何?”

    后者开口,并没有因为大金皇帝的答应,从而显得极其喜悦。

    “那就开战。”

    “匈奴国是一把锐利的刀子,而且匈奴国的祭魂也即将完成,一但完成,染上了大夏子民的鲜血,到时候大夏王朝必然会付出惨痛代价。”

    “只不过,这样做法,要牺牲匈奴国皇室罢了。”

    “战争爆发,大音寺,小缘寺,上行密宗可借此机会,前去度化怨魂,一来可得佛门功德,二来可假借东渡,至于扶罗王朝与朕的大金王朝,只需要下一道圣旨。”

    “处死匈奴国高层,以平天下百姓之怒,再换一批匈奴贵族上位,简单无比。”

    大金帝王十分自信,同时也将匈奴皇室当做工具一般,在他眼里,匈奴皇室就如同他养的一群狗,需要的时候就利用,不需要的话,随意宰杀。

    “阿弥陀佛。”

    “上苍有好生之德。”

    “贫僧还是希望大夏王朝能为天下苍生,不起战事。”

    老僧开口,一副悲悯天下的感觉。

    而大金王朝的皇帝,眼神平静,但内心满是鄙夷。

    如若说孔家做事嚣张,有些不择手段,那是因为孔家膨胀罢了,但孔家毕竟是圣人世家,很多事情上面,孔家还是理智,除了个别一批人外,大多数还是有良知的。

    可佛门不一样,这群人才是真正的大恐怖,他们懂得隐忍,只求最终结果,不惜耗费百年时间。

    所以各大王朝忌惮佛门,不是佛门有多强,而是佛门的度化能力,胜过儒道十倍百倍。

    想要进入儒道,还必须要先会读书,认识字,有文化,才能进入儒道。

    而且儒道彼此之间,互相看不起互相。

    佛门不一样,只要你说信佛,你就是佛门弟子,倘若你说你不信佛,那只是你愚昧罢了,需要我来度化。

    如果度化不了。

    那就让佛祖来度化你,至于怎么见佛祖,心里有数就好。

    大金王朝本来是不可能让佛门入驻,可帝王的贪欲起来了,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为了长生。

    为了续命。

    只要不是拱手让江山,他们都愿意。

    不多时,老僧离开。

    大约半刻钟后,一道身影也缓缓走进大殿当中。

    这是大金王朝三皇子。

    “儿臣叩见父皇。”

    “愿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三皇子走了进来,他满头银发,英武不凡,穿着青铜甲胄,散发出强大的气息。

    年轻且充满着朝气。

    “景儿。”

    “立刻通知礼部,改制礼法,让刑部出面调查大金孔府,看看有无贪赃枉法之事。”

    “如若查清,一律严办。”

    大金帝王开口,直接要查办孔府。

    “父皇。”

    “如此着急吗?”

    “孔府虽然失势,可毕竟这大金孔府,对我大金王朝也算是忠心耿耿,直接查办,只怕会显得有些凉薄。”

    “这孔府还是有一定威望,这有些不妥吧?”

    大金三皇子微微皱眉,他提出自己的想法,认为这事有些不妥。

    孔府刚刚遭到重创,若是大金王朝直接查办,会惹来一些不好的言论,再者无数读书人也都在观望着,回头寒了人心,就不太好啊。

    “朕并非是要真正查办孔府。”

    “而是给他们敲一个警钟。”

    “也在顺势占据孔府,如今大夏孔府遭到圣人打压,在天下读书人心中已经丧失无上的地位。”

    “眼下,查办孔府,使得孔府害怕,从而乖乖臣服于王朝之下。”

    “这些年来,孔府在各大王朝享受无穷好处,不知敛财多少,眼下趁此机会,直接掠来一半,以备军费战事。”

    “再者,也让孔府清楚,他们已经失势,生死存亡,不过是朕的一念之间,故而他们将会彻底老实,沦为朕大金王朝的工具,以后若出了什么新的国策,可直接让孔府去说服其他读书人,再由读书人去说服百姓。”

    “对王朝来说,是一件好事,不可不做。”

    大金皇帝开口。

    道出自己的想法。

    别看孔家在大夏王朝嚣张跋扈,其实在任何地方,孔家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主要就是他们在天下读书人眼中,是神一般的存在。

    所以大金孔府也好,扶罗孔府,大夏孔府也罢。

    没有一个王朝势力敢得罪孔府。

    孔府的天下分家,看似四散,可实际上却是把控每一处的利益,为天下各大势力效力,同时各大势力也不敢对孔家如何。

    得罪一家,就等同于是得罪天下读书人,得罪整个孔家。

    可现在不一样了。

    孔家的威望降到最低,孔家也没有了圣器,七成的大儒被斩去才气,虽然还有一部分的底蕴,可各大王朝又不是想着斩杀他们。

    而是拿捏。

    “儿臣明白了。”

    三皇子明悟,在这时候对孔家下手,孔家虽然愤恨,可终究还是会妥协,查办是恐吓,真正的目的,是掌控大金孔家。

    打散他们之间的联系,这样一来,孔家就别想联合在一起。

    毕竟孔家对皇权的威胁很大很大,不仅仅是大金王朝,各大势力都会这般做。

    斩断孔家的锁链,使其分家,这样可以完美掌控。

    利用他们仅剩下来的威望,给朝廷办事。

    “恩。”

    “景儿,父皇很好看你。”

    “再有几年,父皇就真的不行了。”

    “你要快一点,快一点做出功绩出来,这样的话,父皇才能安心将这个位置传给你。”

    “如果父皇真的坚持不到那个时候,你也千万不要怪你父皇啊。”

    大金皇帝开口,望着这第三个儿子,如此说道。

    “父皇定然长命,请父皇万不得如此去想。”

    后者开口,同时心中也无比喜悦。

    看着喜悦的三皇子,大金皇帝也露出眼中的喜悦。

    随着三皇子走后。

    大金皇帝也起身,走出大殿,来到御花园中。

    不多时,一道身影出现。

    是大金二皇子。

    “儿臣,叩见父皇。”

    大金二皇子穿着白玉麒麟儒袍,看起来像个读书人一般,叩拜着大金皇帝。

    “羽儿。”

    “海外仙岛即将开启。”

    “这是登岛仙令。”

    “登上了仙岛,细细调查龙鼎之事。”

    “如若找到传说当中的龙鼎,朕这个皇位,就是你的。”

    “无论你大哥还是你三弟服与不服,朕都会力排一切,扶你坐上这个位置。”

    大金皇帝开口,取出一枚仙令,递交给后者。

    听到这话,二皇子顿时大喜过望。

    有些受宠若惊的接过这枚仙令。

    “多谢父皇。”

    “请父皇放心,儿臣一定会竭尽全力,为父皇您寻来龙鼎。”

    二皇子无比激动道。

    然而大金皇帝却摇了摇头。

    “并非是为朕寻来,是为你自己寻来。”

    “九州龙鼎,乃是王朝帝器,大金王朝有青州龙鼎,故而可以生产大金龙米,使得我大金王朝强者如云。”

    “大夏王朝则拥有阳州龙鼎,故而可锻造出神兵利器。”

    “中洲王朝则有两口龙鼎,剩下五口龙鼎,不知在何处,朕调查三十年,才找到蛛丝马迹,只要你能找到这口龙鼎,这皇位只有你才能坐。”

    “而大金王朝也势必走上极致辉煌,有朝一日,可赶超中洲王朝。”

    “羽儿,父皇对你给予厚望。”

    “这个皇位,父皇坐不了多久,说不定过些日子就要驾崩,时间不等人,如若父皇撒手归去,这皇位就是你大哥的了。”

    “你自己好好掂量,父皇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大金皇帝无比认真道,眼神当中满是期盼。

    使得二皇子更是激动不已,恨不得现在就去海外仙岛,为大金王朝寻来龙鼎。

    “请父皇放心,如若寻不来龙鼎,孩儿也无颜面对父皇。”

    二皇子激动不已道。

    “好。”

    大金皇帝满意的点了点头,过了一会,二皇子离开。

    大约半个时辰后。

    一名太监走来。

    “陛下,大皇子回了京都。”

    老太监走来,恭恭敬敬朝着大金皇帝一拜。

    “恩。”

    “告诉太子,二皇子正在海外仙岛,寻觅龙鼎,三皇子打算控制孔家。”

    “说朕替他担忧,让他加快点速度,早点踏入武王境,若他成为武王,这大金皇位,一定是他的,朕会力排众议,尽快退位。”

    “这天下没有六十年的皇帝,朕累了,让他快点。”

    大金皇帝如此说道。

    “奴才遵命。”

    后者点头,紧接着离开,传达圣谕。

    等他走后,大金帝王这才缓缓吐了口气,紧接着露出一抹无情之色。

    的确。

    这天下岂有六十年的皇帝?

    那自己,就做一位,百年皇帝。

    他虽有些年迈,可眼神当中依旧是野心。

    如此。

    转眼之间,便过去了七天时间。

    这七天时间,并没有让世人忘记孔圣降临之事,相反随着发酵,百姓们议论的更大。

    孔圣降临,处罚天下读书人,斩儒道一刀。

    更是削东荒境百姓气运。

    顾锦年更是被孔圣钦点为后世之圣,这些事情,说上一个月都不足为过。

    但随着七天的时间发酵。

    各大王朝也开始动手了。

    先是大金王朝,率先查封大金孔府,将孔府所有人包括家眷,扣押天牢之中。

    大金刑部列出十大罪状,需一一彻查,这件事情发生后。

    扶罗王朝也在第一时间严查孔府,看是否有通敌他国,人也扣押在天牢当中。

    本以为大夏王朝也会如此。

    却没想到的是,大夏朝廷没有这般做。

    或者是说,还没有开始调查。

    只不过,天下读书人都知道了一件事情,孔家大势已去。

    原本的孔家,以无国思想,分家而治,无论王朝兴衰变更,孔家的地位,永远不会受到影响。

    可现在,因为孔圣的原因,孔家几乎迎来灭顶之灾。

    有不少人在这一刻,脱离了孔家,就怕惹来麻烦。

    大夏孔府,可谓是愁云惨淡。

    虽然心中愤怒,但没有任何办法,只能默默接受,祖家无法帮他们,唯一能帮的,就是答应一些入驻孔家之人,解除关系。

    曾几何时,读书人以入孔家为荣,而现在一个个避之蛇蝎。

    虽也有一小部分人,愿意待在孔家,生死与共,可除了能感动自己之外,没有任何用。

    这就是反噬。

    用利益去控制别人,只能维持一时。

    用正气去折服别人,可以维持一世。

    孔家这一次,是彻彻底底反省过来了。

    而且连续几日,大夏孔家,都去世了几位曾经有名望的大儒,他们被削了才气,如今遭遇这般的打击,一个个撒手人寰。

    哀愁笼罩孔家。

    随着一封封书信的到来,更是雪上加霜,因为这些书信,都是求救信。

    面对此景,孔家是彻彻底底麻木绝望。

    到了深夜。

    孔正挑灯书写文章,书写文字,写下一封封书信,让人送往各国,希望各大王朝能够高抬贵手。

    整个大夏孔府,也都在想尽办法,联系所有的好友,互相营救。

    可以说。

    一个庞大的家族,经历家宴一遭后,瞬间倒塌,虽还有余威,可这一点点余威,只能说徒增笑话。

    甚至已经有不少言论,在猜测大夏王朝什么时候会对大夏孔府出手。

    如若大夏王朝再出手的话。

    孔家当真要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等书信写完,孔正更是感到可恨。

    “孔家后人听令。”

    “凡我孔家后人,每月必看孔无涯雷罚受罪!引以为戒!”

    他真的气到了。

    若不是孔无涯,怎会有这么多事。

    可恨啊。

    而此时。

    大夏王朝。

    养心殿内。

    六部尚书,以及宰相李善,皆然聚集在此,正在商议国家大事。

    “启奏陛下,所有粮草均已送往西北边境,大夏已有完全征战底蕴,此乃镇国公回奏。”

    兵部尚书赵益阳递出一份奏折,交给魏闲,由魏闲呈现给永盛大帝。

    接过奏折,永盛大帝仔细翻阅,随后点了点头。

    “很好。”

    “粮草充足,一年之内,不会有太大问题。”

    “告诉镇国公,镇守边境,寸步不让,授予镇国公一切军权,倘若发生任何意外,镇国公拥有先斩后奏之权。”

    永盛大帝开口,甚至给予镇国公绝对的信任,将军在外,其实对于皇帝来说,充满着太多可能性。

    一般来说,时时刻刻都会监督,然而永盛大帝却给予如此高的信任。

    足以证明,永盛大帝对镇国公有何等的信任。

    当然,他们也清楚,主要还是因为顾锦年的缘故。

    有顾锦年在,镇国公就绝对不会乱来。

    “启奏陛下。”

    “大金礼部,扶罗礼部带来消息,愿意为大夏边境之事,进行调和谈判,隐约之间,有意图促使匈奴国归还十二城。”

    礼部尚书杨开出声。

    道出此事。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一惊。

    归让十二城?这可是大事啊,如若能兵不刃血,夺回十二城,这无论是对大夏王朝而言,还是对眼前这位皇帝而言,都是惊天喜事。

    只是,永盛大帝却显得平静,没有一点喜悦。

    “可以洽谈此事。”

    “看看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归还十二城,肯定有更大的图谋。”

    “还是小心为妙。”

    永盛大帝不吃这套,十二城白白归还?这怎么可能,对方敢让,就一定有其他图谋。

    “遵旨。”

    杨开点了点头,他心里也有数。

    只是永盛大帝再度开口。

    “三国洽谈之事,先不着急,眼下当务之急,是如何解决孔府。”

    “孔家读书人,崩坏礼乐,遭圣人斥责,这些年来朕也听闻孔家人行事霸道。”

    “如何处罚,才是礼部当务之急。”

    永盛大帝出声。

    语气很平静,但六部尚书和宰相眉头都不由一挑。

    终于要对孔府动手了吗?

    他们似乎预料到了,只是听到此言,还是心中不由一惊。

    “陛下。”

    “臣认为,此事不妥,毕竟大夏孔府,终究是祖地,虽大金王朝,扶罗王朝都对孔家严查,但那些只是分府。”

    “孔家已经遭受圣人责罚,如若再严罚一番,一来极有可能惹圣人不喜,二来也会让孔家记恨,而且天下人都看着,倘若大夏王朝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也算是安抚天下读书人之心,对孔府来说,也是圣恩浩荡,想来孔府必会铭记此恩啊。”

    杨开出声。

    他毕竟是礼部尚书,与孔家有一定的渊源,自然不希望孔家再一次遭受打击。

    若是再打击一番,那孔家就真的没了。

    “哦?杨爱卿的意思是,大夏王朝,还要提防孔家记仇?”

    永盛大帝淡淡出声。

    刹那间,杨开立刻拱手道。

    “请陛下息怒。”

    “臣绝无此意。”

    “臣.......”

    说到这里,杨开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陛下。”

    “杨大人绝无此意。”

    “臣认为,各大王朝都在针对孔府,虽墙倒众人推,可大夏王朝完全可反行其道,如此一来,天下读书人便会觉得,我大夏王朝终究是礼仪之邦。”

    “而对孔家来说,这是圣恩浩荡,会铭记于心,至少百年内,孔家一定会牢牢记住此事。”

    “再者,孔家如今乃是孔正代持传圣公之职,孔正乃是圣人钦点正儒,如若打压,终究是不好。”

    李善开口。

    为杨开解释。

    随着李善的声音响起。

    其余几位尚书,也连连附和。

    只是,永盛大帝并不在意。

    但他没有说什么,只是过了一会,永盛大帝开口。

    “查不查孔家,再说。”

    “不过,由礼部下旨,大夏王朝,所有书院,不可由孔家人担任院长,如若与孔家关系极好,责令主动卸职,有一定关系,换去其他书院,降职为夫子即可。”

    “再有,大夏儒生启蒙书,更改为国学,往后大夏科举,孔圣之道,三次一轮。”

    永盛大帝开口。

    严查孔府暂时放一放,但这些事情要做。

    大夏儒生启蒙书,乃是孔圣之学,正是因为如此,对于这些懵懂无知的学童来说,从接触书本的第一刻开始,孔家的种子就已经扎根于心了。

    还有大夏科举,出题必须要与孔圣有关,也正是因为如此,孔圣之道,捆绑了读书人。

    这也是孔府的底蕴之一。

    以前,没有任何王朝敢取消这个,但现在可以取消。

    一但取消,对孔家来说,打击更加恐怖,但对于一个王朝来说,就是真正的集权。

    “陛下,礼法改制,万万不可啊。”

    杨开出声,他第一时间不同意。

    只是,当他看到永盛大帝冰冷的目光时,杨开沉默了。

    其余几位尚书包括李善,都没有继续开口。

    原因无他。

    这跟他们没有太大关系,亦或者说,他们知道永盛大帝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说与不说,都不会影响最终结果。

    “先处理书院。”

    “明年再更改启蒙书。”

    “等这一次科举之后,下届换题。”

    “朕不想说第二遍。”

    永盛大帝开口,这不是妥协,而是缓缓展之,毕竟自己教过顾锦年。

    治大国如烹小鲜。

    一个王朝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能一刀切,应当慢慢来,温水煮青蛙,要做到润物细无声,才是上佳。

    “臣遵旨。”

    杨开没有啰嗦,老老实实答应下来了。

    等解决完这件事情后。

    永盛大帝继续开口。

    “何爱卿,筹备五百万两白银,为顾锦年修建侯府,朕已选好地址,和硕园一带刚好能拿来建造,也离皇宫近。”

    永盛大帝出声。

    他要为顾锦年修建侯府,张口就是五百万两白银,要给顾锦年搞个大大的侯府。

    只是此话一说,众人心头一惊。

    和硕园,占地一千四百亩啊,这比王府还要大,太夸张了。

    不符合礼制。

    更主要的是,五百万两白银,也是真够奢侈的。

    看着众人皱眉,永盛大帝不由恼怒了。

    “锦年为朕大夏做出如此贡献,修建一座像样的侯府,很难吗?”

    他出声,略带怒意。

    之前不管如何他都不会带怒意,可涉及到顾锦年的事情,他直接生气了。

    “回陛下,不难。

    “不过,国库无银,请恕臣无能。”

    何言很直接。

    他不是不同意,问题是没银子。

    “国库无银?”

    “怎么会没银?”

    这下子轮到永盛大帝皱眉了。

    “镇国公领兵五十万,光是犒赏三军,以及相应军费,便支出两万万两白银出去。”

    “江宁郡洪灾重建,支出三千万两白银。”

    “江陵郡补贴百姓,支出七百万两白银。”

    “京察即将开始,所有费用,前前后后一百万两白银。”

    “再过一月,便是春元节,举国同庆,礼部需准备皇室用品,以及宫中赏银,外加上皇室补贴,前前后后一千五百万两白银。”

    “再者,十日前,广平郡连续两月大旱,拨款四百万两白银,锦州连月大雨,拨款一百五十万两。”

    “广南地带,剿匪军费便高达三百万两。”

    提到银子,何言就开始长篇大论了,总而言之,这里要花银子,那里要花银子。

    听的永盛大帝头疼欲裂。

    “你直言,国库还剩下多少银子。”

    永盛大帝有些恼怒了。

    “回陛下,结余不足二百万两白银。”

    “不过臣倒是有法子,可以解决此事。”

    何言开口,道出实际银两。

    “还剩下二百万两白银?”

    “这怎么可能?”

    “之前不是有接近四万万两白银吗?”

    这回永盛大帝震惊了。

    “陛下,仅是军费,就占据一半之多,国内大大小小之事,各地上奏,就是索要财物,这银子就是不够花啊。”

    “若陛下不信,臣立刻让人前往户部,取来账簿。”

    何言开口。

    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他也没办法。

    “不看不看。”

    “看到账单,朕就头疼。”

    “你直接说,有什么办法。”

    永盛大帝开口。

    “停工永盛大典。”

    “可节省大量银款。”

    “二十日后,各地税收也会上缴而来,到时候就有银子填补进去。”

    何言开口,给予回答。

    “不行。”

    “永盛大典不可停工。”

    永盛摇了摇头,直接拒绝。

    “那臣没办法了。”

    何言也不啰嗦,直接低头装死。

    一时之间,养心殿安静下来了。

    “算了。”

    “先选址,让工部画好工图。”

    “等二十日后,再动工。”

    永盛大帝只能这般。

    “陛下英明。”

    “不过,陛下,再有两月,便是太祖百年之日,需要祭祀。”

    “而今年各地税收不容乐观。”

    “外加上,官员俸禄之事,以及各部所需银两,只怕今年国库,也十分紧张。”

    “西北边境,随时征战,必须留下一笔银两,以备军费。”

    “陛下需考虑,增税之事了。”

    何言淡淡开口。

    却说出了一句让任何帝王都不愿意听到的话。

    增加税收。

    自古打仗都会增加税收。

    但对于一个立志开创盛世的皇帝而言,增加税收,就是让百姓变得更苦。

    登基之后,永盛大帝增加过一次税收,原本太祖年间,粮税只有两成。

    他登基后,增加三成,如若还要增加,至少要增加两成。

    那对百姓来说,简直是苦不堪言。

    甚至说,现在的百姓,也已经有些苦了。

    三成税收看似少,这只是王朝征税,各地官员必然会有搜刮民脂民膏之事。

    到底多少,没人知道。

    只要朝廷颁布增加税收,说五成,落实下去,可能就是六成甚至是七成。

    这事情,一定会发生的。

    所以永盛大帝皱眉了。

    一句话。

    大夏王朝没银子啊。

    “此事,容朕再想想。”

    永盛大帝没有提这件事情,先这样说吧,反正还没开始打仗。

    最起码等第一次三方谈判之后再说。

    也就在此时。

    刘言的声音,在外响起。

    “陛下,文景先生求见。”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永盛大帝挥了挥手,让众臣下去。

    七人一拜,而后纷纷离开大殿。

    只是走出大殿后,依稀能听到一些声音。

    “今年我刑部的拨款,绝对不能少于八百万两。”

    “太祖祭祀大典,外加上春元节,至少一千四百万两。”

    “都少说几句,我吏部要三千万两。”

    “你们都要这么多,我工部五百万两不过分吧?”

    “滚,工部也配要银子?”

    “去去去,一边凉快,先解决我们的再说。”

    杂乱的声音响起,当真是一点都不顾忌自己能听到啊。

    永盛大帝有些难受。

    很快。

    苏文景走进大殿。

    一脸喜悦。

    “陛下,臣已经为锦年想好了赐字。”

    “您觉得,明字如何?”

    “希望他明心正意。”

    “好听吗?”

    苏文景满脸喜悦,走进大殿。

    听到这话后。

    原本就已经不太开心的永盛大帝,在这一刻更加不开心了。

    赐字?

    就你也配给朕外甥赐字?

    这种便宜轮得到你来占?

    你把朕放在哪里?

    永盛大帝眼神中充满着不悦。

    而苏文景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紧接着微微皱眉。

    “陛下,要不臣再换一个?”

    苏文景缓缓说道。

    也就在此时。

    又是一道声音响起。

    “陛下,悬灯司指挥使顾宁涯求见。”

    很快,在永盛大帝的同意下。

    顾宁涯火急火燎跑来,一脸兴奋。

    “陛下。”

    “我给锦年想了个字,大鹏。”

    “希望锦年能够像大鹏一样,未来展翅高飞,以后就叫做顾大鹏,陛下觉得咋样?”

    顾宁涯满脸兴奋道。

    看到苏文景后,更是激动无比。

    “文景先生,你觉得有含义不?”

    他沾沾自喜道。

    “滚!”

    两道声音异口同声。

    你也配?

    心中不由浮现同样的一句话。

    -----

    -----

    感谢盟主呆呆有点呆、皓月萤辉、书友20190904181055148、???此间过客????、、小吃货123789、星火燎燎、星宇可还行,感谢各位老板,可惜我不是妹子,不然我就给各位老板跳个舞助助兴,当然性别不掐的那么死,也不是不行。

    再感谢其他读者大佬们的打赏!!!!!每一位打赏的大佬,十分感谢!!!!

    特别感谢白银盟老板看看喽xxx,这位是qq阅读的榜一,现在来起点又是榜一,感动啊!!!!!!!!!!老板,我爱你!!!!!!!!木马~~~~~

    求月票!!!

    7017k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84642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846421.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