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四章:众生树果实,三件神物,颠覆王朝命运!震撼帝王!

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四章:众生树果实,三件神物,颠覆王朝命运!震撼帝王!

新书推荐: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梦蝶成双武神图箓世子不厚道神灵遗囚天地武库三尺长剑荡人间我只想好好的修仙逆灵惊神诸神往事

    顾宁涯走了。

    挨了两巴掌走的。

    让顾宁涯生气的是,皇帝给自己一巴掌,他认,毕竟他是皇帝,自己惹不起。

    可你苏文景算什么东西?

    打我是吧?

    行,别被我抓到你的把柄,抓到了,我让你生不如死。

    顾宁涯捂着脸走,走出皇宫后,一个狗腿子不由快速走来,满脸笑容道。

    “指挥使,您怎么春光满面啊,是不是有什么好事?”

    后者笑嘻嘻道。

    很快,京都内又多了一个春光满面的人。

    而宫内。

    永盛大帝将苏文景的宣纸压在一旁,随后缓缓开口道。

    “孔家的事情,文景先生如何想?”

    给顾宁涯一巴掌没啥关系,这家伙反正皮糙肉厚,这苏文景自己还是得忍一忍。

    “孔家?”

    苏文景微微沉默,不过他稍稍一想后,不由开口道。

    “帝王雷霆,施恩浩荡。”

    苏文景开口,道出了自己的想法。

    意思很简单,吓唬吓唬孔家就得了,这个时候再给点好处,等同于是雪中送炭,一来可以稳固天下读书人,二来可以让大夏王朝坐实礼仪之邦。

    对国家来说,是有好处。

    反正孔家已经失去了底蕴,以后再慢慢削弱,温水煮青蛙,孔家也没辙。

    “恩。”

    “朕也是此意,不过这个差事,朕打算让锦年去做。”

    “先生觉得如何?”

    永盛大帝开口,询问对方。

    “臣觉得不错。”

    苏文景也明白,永盛大帝明显就是想要让顾锦年做好人。

    毕竟陛下雷霆大怒,要收拾孔家,对于百姓来说不是什么坏事,其他王朝都对孔家下了死手,再加上孔家被圣人惩罚,合情合理。

    只不过,顾锦年若是出来打个圆场的话,那就很不错了。

    一来可以再度提高顾锦年的品德,二来也算是稍稍缓和顾锦年与孔家之间的矛盾。

    这是一件好事。

    “文景先生,有个事情,朕需要与你商议一二。”

    苏文景开口,看着永盛大帝。

    “锦年算起来,也快成年了,儒家立言,就可以及冠。”

    “这及冠之后,便要封侯,只不过侯爷只是爵位,这官职,朕想了一会,不知道先安排锦年去六部何处。”

    永盛大帝开口,谈论到官职的事情。

    顾锦年封侯是一回事。

    主要还是官职。

    侯爷是身份,是象征,官职则是真正的权力。

    “从礼部开始吧。”

    苏文景沉思一番后,如此开口。

    六部。

    吏部,刑部,工部,户部,兵部,礼部。

    每个部门都很重要,但根据政治形态的不同,几个部门也会变得不同。

    譬如说,开国年间,吏部权力最大,毕竟可以设立官员,考察官员行为等等。

    随着国家稳定,户部地位就大起来了,一个王朝围绕的永远是民生大计,即便是战乱年间,户部的地位也不差,无非是战乱年间,户部必须要全力配合兵部罢了。

    最后便是礼部,太平盛世,礼部就相当于国家的脸面,于内主抓儒道教育,于外主抓各国外交,再加上读书人地位越来越高,礼部的地位也越来越高。

    至于工部,刑部,还有兵部,就要看情况而定了,主要还是看打不打仗,打仗的话,这三个部门地位就高了很多,决策权在他们手中。

    不打仗的话,就平静很多。

    可从实际理论来说,工部应该是最强的部门,涉及到整个国家民生大计,包括朝廷运转,可问题是吧,封建社会工部的地位最低。

    没办法啊,论地位,礼部读书人,面子有了。

    论财富,户部官员,里子有了。

    论权力,大大小小官员必须要听吏部安排,大权在握。

    “礼部?”

    听到苏文景的回答,永盛大帝有些不满意了。

    礼部虽然有地位,但终究不是实权部门,他略微摇了摇头道。

    “礼部有些不妥,我打算把锦年安排到刑部或者是吏部来。”

    永盛大帝开口,这是他的想法。

    “陛下,千万不可。”

    只是苏文景立刻摇了摇头,阻止永盛大帝。

    “为何?”

    永盛大帝微微皱眉。

    “回陛下,锦年即将封侯,普天同庆,而且锦年家世显赫,若是上来就安排刑部或者吏部,先不说会不会惹来争议。”

    “即便是不会惹来争议,锦年的性子还是比较冲动,虽一心为民,可朝政之事,可不是一心为民就能解决。”

    “年少时,可以意气用事,如若及冠,入朝为官,可就不能拿年少气盛来解释。”

    “再者,锦年如今完成立功,应当可以考虑立言,他去礼部,可以树立威望,潜心学习的过程中,也算是熬一熬资历,磨一磨自身的棱角。”

    苏文景也有打算,礼部是管天下读书人的地方,顾锦年本身就是走儒道一脉,他更希望的是,顾锦年不要太牵扯朝堂争斗。

    免得被权力冲昏了头脑,要时时刻刻明白自己是读书人。

    苏文景的打算,永盛大帝一眼便看穿了。

    “磨练性子固然好,但放到礼部朕觉得还是委屈了锦年。”

    “至于他的性格,大夏朝堂,还真需要一个莽撞之人,锦年可贵就可贵在这种勇猛向前。”

    “安排吏部吧,也好管理管理天下官员。”

    永盛大帝开口,要将顾锦年放在吏部。

    “陛下,吏部有些不妥啊。”

    “眼下西北战况一触即发,内部还是需要稳住,并不是割瘤之时。”

    苏文景出声。

    他知道永盛大帝想着什么,大夏官员其实存在很大问题,需要一个人去镇压,顾锦年刚好可以。

    所以永盛大帝想要让顾锦年整治官场。

    可苏文景极力反对,原因无他,顾锦年现在还需要树立威信。

    儒道是儒道。

    官场又是官场,不好好磨砺一二,会惹来一些麻烦。

    “那刑部呢?”

    永盛大帝出声,吏部的确不太合适,顾锦年也没有什么人脉在吏部。

    “刑部也不行。”

    “就礼部吧。”

    “熬一熬资历,再提升下去,锦年终究才十七岁啊,陛下。”

    苏文景出声,特意提了顾锦年的年龄。

    “行吧。”

    “礼部就礼部。”

    “不过,设立什么职位?”

    永盛大帝沉思一会,最终给出一个答案。

    “礼部主事如何?”

    苏文景考虑了一番,给出一个职位。

    “主事?”

    “文景先生,你是不是嫉妒锦年啊?”

    “朕怎么觉得,你在针对锦年啊。”

    永盛大帝这回有点没好气了,堂堂大夏侯爷,大夏世子,儒道后世圣,你给我安排个主事?

    你这不是打压吗?

    “陛下,先当半年主事,熟悉一下礼部。”

    “半年之后,再提升员外郎,熬炼一年后,再升郎中。”

    “如此甚好。”

    苏文景的意思其实也不是针对顾锦年,而是怕顾锦年入了官场,把握不住自己。

    毕竟当了干部,会面临很多考验的。

    “不行。”

    “礼部郎中。”

    “直接五品开始。”

    “主事?你这不是荒谬。”

    “此事,朕已定,半年之后,再升为右侍郎,至于后面的事情,再说。”

    永盛大帝平静出声,定下主意。

    “陛下。”

    苏文景还想开口,然而永盛大帝神色一变。

    “朕既然定了,就不会去改。”

    永盛大帝开口。

    他原本想安排到吏部或者刑部,现在安排到礼部,给个主事,他开不了这个口。

    郎中可以了。

    五品郎中。

    “是。”

    苏文景也没有继续说什么了,毕竟皇帝宠溺没办法。

    “陛下,稷下学宫送来邀请函,过些日子,可能要带锦年去趟稷下学宫。”

    苏文景继续开口。

    永盛大帝。

    “稷下学宫?”

    “挺不错的。”

    “以锦年如今的名望,也没有人敢招惹他了,眼下锦年的确要做些事情,来稳固自己的地位。”

    “对了,龙虎道宗已经派人送来书信,想要开启水陆大会,朝廷要派人去,就辛苦文景先生去一趟吧。”

    “若是可以,带上锦年,水陆大会,也不是小事,说不定会有天命。”

    永盛大帝开口,提到了水陆大会。

    “臣明白。”

    苏文景点了点头。

    “那臣先行告退了。”

    苏文景出声,然后就要离开。

    “恩。”

    永盛大帝开口,紧接着看向魏闲道。

    “你们二人,送文景先生出宫。”

    听到这话,苏文景有些好奇,要送自己做什么?自己又不是没腿?

    只是等苏文景走出殿外没多久,永盛大帝的声音响起。

    “对了,文景先生,锦年的字,朕已经想好了。”

    “赐个仁吧。”

    声音响起。

    还不等苏文景回头,殿门便被关上了。

    哈?

    赐字?

    好家伙,你也想占便宜?

    苏文景想要转身去辩论,结果魏闲与刘言立刻架住了苏文景,满脸笑呵呵的将苏文景送走了。

    大约一刻钟后,魏闲等人回来,而永盛大帝的声音也缓缓响起。

    “传秦王入宫。”

    他开口,神色并不是特别好看。

    而此时此刻。

    大夏京都,户部当中,也发生了剧烈的争吵。

    “马上就要打仗,三军军饷应当及时发放,今年军费,必须要早点弄出来。”

    “你们的事情,先轮到后面,要是兵部没有军饷,这不是天大的笑话?”

    兵部尚书赵益阳的声音不断响起。

    “你兵部已经拿走了多少银子?我吏部这些年,要过银子吗?”

    “如今粮价提升,国家逐渐稳定,官员俸禄始终不涨,要是再这样下去,就要出大事,再者,现在不是要议和吗?如若议和,还需要这么多银子做什么?”

    “总而言之,今年税款一到,必须要先给吏部。”

    胡庸的声音响起,也是寸步不让。

    “胡尚书所言极是,不过刑部的银子也不能少,这些年来,围剿土匪,外加上各种跨省办案,刑部差费根本所剩无几,甚至大多数是自己贴银。”

    “提升官员俸禄是好,而刑部也要批银子下来了,陛下有意整治国家治安,如若施行下去,少于一千五百万两白银,决然不行。”

    刑部尚书也跟着开口。

    “既然你们都开口了,那老夫也要开口,礼部的银两也不能少,大夏王朝近些年来,礼部所需要花费的银子太多了,尤其是各国来访,书院补贴等等。”

    “这也不能少。”

    杨开出声。

    也索要银子。

    “没有没有。”

    “你们想什么呢?现在各地多多少少有问题,再加上战争之事,哪里有银子给你们。”

    “今年说什么都不批银子。”

    “再说了,陛下为太后修建天乐园已经完工,剩下的尾款也要支付,还有银子给你们?”

    “别在这里罗里吧嗦了,总而言之一句话,要么你们说服陛下,要么就别在这里扯。”

    “不过老夫事先说好,你们说服了陛下也没用,我不可能给银子出去的,除非彻底议和,还有待商议。”

    户部尚书何言也不啰嗦,反正就是一句话,没有就是没有。

    这银子要是给了,那就彻底麻烦。

    而且这帮人要的价格也贼狠。

    开口闭口就是千万两白银。

    谁给啊?

    很快,骂战开始,整个户部大堂,吵的不可开交。

    唯独只有一个人安安静静。

    工部尚书,王启新。

    他倒不是不想说话,只是大家都无视自己。

    到最后,杨开怒了,拂袖而去。

    “王尚书,走,跟我一同去找太子,老夫就不信了,这天下还有不给礼部拨款的事情?”

    杨开乃是大儒,涵养极高,但在这件事情上也是气的不行。

    何言就是一点面子也不给,一两银子都不拿出来,反倒是把银子花在一些根本不需要花的地方。

    什么永盛大典。

    什么建立宫殿。

    说白了不就是讨皇帝喜欢吗?就这还户部尚书?

    杨开走了,带着王启新离开。

    王启新也不想待在这里,反正捞不到好处,不如离开。

    而户部当中,依旧在争吵。

    大约半个时辰后。

    两人见到了太子。

    此时此刻,太子正优哉游哉的吃着贡品葡萄,看到两位尚书过来,太子也是客气的笑了笑。

    一入太子府,杨开便止不住抨击户部尚书何言。

    说了一刻多钟,最终太子弄明白了什么意思。

    找户部要银子不给。

    “杨大人,消消气。”

    “求人不如求己。”

    “何大人其实也有难处,又是要修永盛大典,兵部又要打仗,国内还要赈灾,没银子很正常。”

    “来,吃点葡萄消消气。”

    太子笑呵呵道。

    “太子殿下。”

    “您这话什么意思。”

    “那难不成礼部就不要银子了?这皇宫里里外外,外加上各国外交,那个地方不要银子?”

    “太子殿下,您不能因为没了监国之责,就变得懒惰起来啊。”

    杨开有些气愤,他最大的依靠,不就是太子殿下,可没想到太子今天居然说出这话来。

    “这与监国不监国有什么关系啊?”

    “杨大人,先消消气。”

    “不就是银子嘛。”

    李高开口,安抚对方的情绪。

    “太子殿下何意?”

    “您有银子?”

    听到这话,杨开来了精神。

    “银子我没有,不过我有办法能让你赚到银子。”

    李高笑了笑,显得十分神秘。

    “买官卖官之事,臣绝对不会做。”

    礼部尚书皱了皱眉,提前说好这个。

    “谁让你买官卖官啊。”

    “我兄弟,锦年有没有找过你?”

    李高开口,看向礼部尚书。

    “锦年?”

    “世子殿下?”

    “您是说,做生意?”

    杨开皱眉,不过很快想到了什么事情。

    “恩。”

    李高开口,望着杨开道。

    “这生意,一本万利,杨大人,这也是我与你说真心话,如若不出意外的话,投两万两黄金进去,每月至少一万两黄金的收益,甚至更高。”

    “不过这事,你不要跟其他人说。”

    李高出声,随后看了一眼王启新,继续道。

    “王大人,想来工部也缺银子吧,你们联手,各自支出两万两黄金入筹进去。”

    “以后也就不缺银子了。”

    李高开口,信誓旦旦道。

    “两万两黄金入筹,每月至少一万两黄金?”

    这回论到杨开激动了。

    一万两黄金就是十万两白银。

    也就是说两个月回本,然后每个月分十万两白银走。

    一年就是一百二十万两,虽然的确不多,毕竟礼部面对的是大夏王朝。

    可至少整个礼部能过的特别滋润啊。

    其他地方,肯定是要靠国库,但身为尚书,外面的事情先不管,自己部门肯定要好好照顾。

    礼部官员俸禄少,做事又累,一些接待的事情,都是需要花银子,这些都是小钱,大钱是书院这方面。

    还有一些人际关系等等等等。

    可就算是这些小钱,礼部都没有,只能扣扣搜搜的,倘若一个月进账十万两白银。

    最起码整个礼部的日子会好过很多,不至于说每天去礼部,就是一大堆要钱的事情。

    自己也轻松了不少。

    不对,不是轻松不少。

    杨开细细一算,一个月十万两白银,一年一百二十万两,十年就是一千二百万两。

    而这笔银两,都是礼部私库,完全可以用在礼部官员身上,以后礼部采办东西,都能买点好的了。

    嘶。

    这生意要是成了,礼部还真不缺银子,至少每个月的燃眉之急都不缺了,剩下就是慢慢向户部索要拨款。

    “太子殿下?当真能月收万两黄金?”

    杨开激动道。

    “不。”

    太子摇了摇头。

    一瞬间,杨开有些失望,但太子接下来说的话,让杨开更加激动了。

    “保守一万两黄金。”

    “我仔细算过,两万两黄金也有可能,甚至三万两都不是不可能。”

    “如若后面做大了的话,遍布大夏王朝,极限是五万两黄金。”

    太子开口,这话他一般不会乱说,主要是杨开的的确确是自己支持者,没必要藏着。

    五万两黄金是他这段时间的细算,当然因为自己入筹了,所以往好的地方去想。

    最终算出了个五万两黄金。

    自己和太子妃一共四筹,外加上自己幕后两筹,这就是六筹。

    算起来的话,就是十五万两黄金一个月,一年一百八十万两黄金。

    只不过,达到这个时候,估计要等十年二十年后了。

    但无所谓啊。

    只要钱不少就没问题。

    一百八十万两黄金啊。

    就是一千八百万两白银,那个时候自己当皇帝,想怎么修园子就怎么修园子,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日子逍遥又快活。

    爽啊。

    “五万两黄金?”

    杨开直接站起身来了,与之同起身的还有王启新。

    一个月五万两黄金。

    一年下来就是六十万两黄金,六百万两白银。

    礼部每年拨款,也就是一千万两白银,占据一半的拨款,要是有这笔银子,礼部还不得横着走?

    买最好的茶叶,去最好的教司坊,一三五到我家聚会喝酒,二四六到别人家聚会喝酒,周日休息,因为肾也要休息一下啊。

    嘶。

    杨开瞪大了眼睛,看向太子。

    如果是别人说这话,他肯定理都不理,可太子说的话,他信。

    完全信。

    “完了,我当时拒绝了世子殿下,这下完了,这下完了。”

    此时,王启新开口,他哭丧着脸,满脸懊悔啊。

    当时顾锦年找了他,知道是拉生意,王启新直接拒绝了,原因无他,工部没银子啊。

    即便是有,也不可能拿去做生意,有点不太好,毕竟他是官员,而且拿工部的银子去做生意,会惹出是非的。

    可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大的利润。

    如果知道利润这么大,他绝对投了。

    就算被检举。

    他也不怕,因为工部投的银子,赚到的银子也是工部拿走,然后发给工部上上下下,同时给予银两激励,多发明点东西出来,这是利国利民。

    当然福利待遇提高一点不过分吧?

    自己又没有贪墨。

    “老夫也没有答应。”

    “太子殿下,这可怎么办啊?”

    这回杨开急了。

    真急了

    “无妨,等锦年回来了,你们主动去找他就行。”

    “他的生意,需要乐文更多小说人参与,才能做大。”

    “现在你们入筹,两万两黄金即可,如若等到以后,就算是十万两黄金,只怕也入不进来。”

    “这事你们二人千万不要说出去,这要是被其他几个尚书知道了,一起去找顾锦年,回头锦年坐地起价,你们就难受了。”

    李高给他们出招,让他们谨慎一点。

    “不不不,不会乱说。”

    “老夫立刻去筹备银子。”

    “两万两黄金,咬咬牙还是能凑出来的。”

    杨开激动无比道。

    只要能赚银子,两万两黄金不算什么。

    而且要入就入满来,不跟工部合作。

    “臣也立刻去筹备。”

    王启新也兴奋不已,他也不想合作,自己吃就好,能多吃一点就多吃一点,大不了前期熬一熬,后面赚了就行。

    “恩。”

    “两位大人记住。”

    “这生意,锦年已经说清楚了,具体落实下来,可能会有些麻烦,所以他才会拉拢大家。”

    “所以,想要赚银子,诸位就要齐心协力,等锦年到了朝堂上,如果要提点东西,诸位可不能不帮啊。”

    李高出声,他知道顾锦年是做什么生意,做这个生意,就必须要拿地。

    拿地的话,是一笔巨大的费用,不过按锦年的性格,估计会找皇帝白拿,那个时候户部,吏部肯定不会答应。

    所以就需要大家一起帮忙,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顾锦年才会拉人入筹。

    不然的话,能赚钱为什么要分给大家?自己一个人吃不好?

    “明白。”

    “太子所言极是。”

    两人纷纷开口,明白太子的意思。

    不多时。

    两位尚书走出太子府。

    等到了京都街道后,杨开的声音响起了。

    “的确。”

    “这生意能赚到银子。”

    杨开出声,他现在细细去想顾锦年说的生意,虽然当时自己心不在焉,但也听了一些,仔细回想起来,还真是大有可为啊。

    “杨大人,到底是什么生意啊,我当时没听世子殿下说完。”

    王启新开口,他有些难受。

    后悔当时没听完。

    “解释起来很麻烦,老夫先回去整理一二,不过这生意的确能赚。”

    “五万两或许有点夸张,但两三万两真不夸张。”

    “王大人,这份恩情你可要记着啊,若不是老夫带你过来找太子,你就错失良机了,哈哈哈哈哈。”

    杨开极其喜悦。

    这话一说,王启新也兴奋起来了,虽然他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太子这么抠搜的人,都说必赚,杨开也说必赚,这如何不让他激动。

    很快,两人并行,嘟囔着一些有的没的言论。

    什么,等有了银子,买御龙轩的茶叶,什么有了银子,再买点龙涎香,亦或者什么有了银子,再买点天宝阁的丹药。

    总而言之吧,买就完事了。

    就如此。

    转眼之间,过了十天。

    孔家的事情,逐渐安静下来了,至少在大夏王朝内,安静下来了,礼部虽然出手做了一些事情,但惹来的争议不算很大。

    而距离大夏京都不到千里时。

    顾锦年的身影缓缓出现。

    一处山丘上。

    顾锦年长长吐了口气。

    这大半个月来,他都在消化自己的感悟,以此稳固境界。

    如今半个月的时间,也彻底将儒道境界稳固了。

    知圣立言境。

    待稳固境界后,顾锦年便不由在思考一件事情。

    大夏不夜城的事情。

    这事情现在是顾锦年当务之急,孔家的事情解决了,那么自己就要着手准备这件事情了。

    一个是读书人之间的争斗。

    一个是王朝的发展。

    读书人的争斗,其实完全可以放在后面,如若不是孔家咄咄逼人,顾锦年真不想闹到这个程度。

    他不希望自己往后做事,还被各种针对,索性在家宴彻底解决一切纷争。

    现在事情解决了,就必须要考虑大夏不夜城的事情了。

    得赚银子了。

    这段时间,顾锦年也想清楚从哪里入手。

    不过现在,有件事情顾锦年要先处理好来。

    那就是。

    众生树。

    是的。

    脑海当中的众生树,凝聚出了三枚果实。

    横渠四句换回来的。

    这三枚果实,应当是要比之前的果实强上百倍。

    顾锦年一直没有开启,倒不是害怕手黑,主要是没时间,眼下什么都想明白了。

    就打算开一波奖。

    找了一处地方。

    顾锦年盘腿而坐,随后心神潜入,进入脑海当中。

    宏伟无比的众生树浮现。

    条条树枝荡漾无尽神华,看起来无比的璀璨。

    三枚金色璀璨的果实,悬挂在上面。

    随着顾锦年一念之下。

    一枚金色果实缓缓坠地,而后绽放出璀璨光芒。

    这一刻,顾锦年极其激动。

    不,不是极其期待。

    是无比的期待。

    他很好奇,进化后的众生树,能获得什么。

    【浩然望气术】

    随着金色果实落地,一篇经文出现。

    下一刻顾锦年脑海当中多了一门神通道法。

    浩然望气术。

    顾名思义,以浩然正气,可观望一个人的气运,使用的浩然正气越多,观望的越清楚。

    嘶。

    这玩意好啊。

    可以看人未来的气运,是个好东西啊。

    而且通过信息不断涌入,顾锦年还知道,这浩然望气术,可以明辨是非,观人善恶。

    这下子顾锦年坐不住了。

    观望一个人的气运好与坏,这是一门不错的神通。

    但对方的气运好与坏,其实并不代表你就可以巴结,毕竟说句不太好听的话,人家厌恶你,你怎么办?

    而且看到对方气运好,就去巴结,这不是舔狗吗?

    而这个明辨是非,观人善恶就有些与众不同了。

    以后有没有歹心,一眼就知道。

    好东西。

    真的是好东西,尤其是自己以后步入官场,人家到底是好是坏,自己还真的很难评判。

    可以的,可以的。

    不愧是升级版,总算不坑人了。

    第一枚果实开奖后。

    顾锦年更加期盼第二枚果实了。

    随着第二枚果实坠地。

    一张图纸出现了。

    【聚灵古阵图】

    阵图?

    顾锦年皱紧眉头,自己要这玩意做什么?

    聚灵阵他听说过,拿一些天材地宝出来,然后吸收这些灵晶之物,抽取灵气。

    很普通的东西啊,仙道中人都能做到啊。

    但很快,随着阵图信息涌入脑海当中,顾锦年当场愣住了。

    这聚灵古阵图。

    功能与自己想象的一样,

    就是具备聚灵的作用。

    但恐怖的是,这聚灵古阵,不需要灵晶。

    是的,不需要灵晶。

    可以自动吸收天地精华,而且还能刻印在任何地方。

    这不就是太阳能?外加上驱动器?

    好比大夏龙舟,这玩意速度很快,可最大的问题就是,需要大量灵晶,如果刻印聚灵古阵在上面,依靠吸收天地精华,不需要消耗灵晶。

    那岂不是爆炸?

    以后那个地方有灾难,一万艘龙舟远驰,还怕粮食出问题?

    不仅仅是龙舟。

    包括一些工具,比如说耕地最缺的是什么?就是耕牛啊。

    我直接搞个木牛,然后刻印聚灵古阵上去,让它十二个时辰,来来回回耕地,效率猛不猛?

    说难听点,大部分百姓耕种,为什么耕种个两三个时辰就停下来?

    不是因为自己累,而是怕牛累死。

    所以停下来了。

    倘若说,可以十二个时辰不歇息,一家五口,三个人轮着来,能多赚点为什么不多赚点?

    大夏律法,开荒前三年免赋税啊。

    有了这个玩意,大夏的农业会达到鼎盛点。

    有了粮食,就富裕起来了。

    好家伙,这玩意是神器,真正的神器啊。

    顾锦年咽了口唾沫。

    自己这金手指,总算靠谱了点。

    不过还是要等自己回头研究研究。

    最后一枚果实,顾锦年满是期待。

    随着最后一枚果实落下。

    一袋种子出现。

    ‘真龙稻穗’

    稻穗?

    顾锦年有些好奇,而随着信息出现,顾锦年彻底麻了。

    真龙稻穗。

    顾名思义就是稻穗种子,但顾锦年知道,这真龙稻穗极其恐怖。

    可以耐高温,耐水,以及强生长,并且一棵稻穗结生三百六十粒稻谷,四个月成熟一次。

    但这完全够了啊。

    耐高温,耐水,强大的生命能力,一颗三百六十粒稻谷,四个月生长一次?

    大夏王朝的稻穗,首先一颗也就是一百四五十出头,这等于是翻了两倍,外加上还是是两季稻,早稻和晚稻,一年收两次。

    这个一年收三次。

    最绝的就是,耐高温,适应能力强大,大夏王朝有不少地方是荒地,不是不开耕,而是开不动啊,不适合种植粮食。

    这玩意能种植出来,那简直是起飞啊。

    至于营养如何,就不清楚了。

    但以真龙冠名,能差到哪里去?

    而且即便是营养一般般也无所谓啊,有一说一,这年头能吃饱饭不就行了?

    大夏王朝人口这么多,至少有三成的百姓,每天吃个一顿。

    古代农业就是这么惨。

    有了阵图外加上这真龙稻穗,想不强盛都难。

    “大金王朝有龙米,据说最好的龙米,一棵可结四百来粒,武者食用都能提升修为。”

    “但多多少少有点吹嘘成分,毕竟大金王朝对于顶级的龙米,管控极其严格。”

    “我这真龙稻穗,应该不会差太多吧?”

    “即便是差,也最多就是差一小部分,可对大夏王朝来说,可就不一样了。”

    “户部每年都要拨款两千万两白银购买龙米,有了这玩意,这银子就能省下来了。”

    “舅舅啊舅舅,这玩意我拿出来以后,你要是不封我个王,你就真不够意思了。”

    顾锦年心中暗道。

    不过顾锦年心里也有数,这三个东西,除了浩然望气术之外,其余两样东西,都不能直接拿出来,一来是试验一下。

    二来就是封锁消息。

    一定要达到顶尖的保密,绝对不能泄露出去,并且耕种的地方,也必须要重兵把守。

    这真龙稻穗种子是最关键的东西。

    自己绝对不能轻而易举拿出来。

    不过不管如何。

    这回古树没有坑自己了。

    总算是有点金手指的样子。

    “爽啊。”

    顾锦年长长吐了口气。

    他现在莫名很想见到,自己舅舅看到真龙稻穗的样子,想到永盛大帝一脸震惊,顾锦年就有些暗爽。

    不过就在顾锦年收回心神后。

    他再度睁开眼睛。

    而后运转浩然望气术,抬头看了看自己的气运。

    只见,一道白柱冲天,足足有九丈之高,气运几乎要形成一条龙形。

    只不过,这白色的气运周围,为什么有一片桃红色啊?

    这啥意思?

    要走桃花运了?

    顾锦年有些好奇。

    但下一刻。

    一道细细的声音响起。

    “有人吗?谁来救救奴家啊?”

    轻软细腻的声音响起。

    光听这个声音,便悦耳无比。

    好家伙。

    真就桃花运了?

    顺着目光看去。

    不远处,一道身影坐在地上。

    对方穿着淡红色的长袍,飞仙鬓,五官精致绝美,狐媚眼,妖娆无比。

    尤其是一双白腿露在太阳之下,更是令顾锦年这种正人君子,瞪大了双眼。

    不对,是不可观阅。

    至于身材,更是玲珑曲致,浑圆饱满,再配上着娇滴滴的声音,让人都快酥了。

    这是人间尤物啊。

    顾锦年只是看了一眼,便难以收回目光。

    比起瑶池仙子的青春懵懂,眼前的女子,要亮眼太多了。

    再对比云柔仙子的奔放狂野,眼前的女子,略胜一筹啊。

    毕竟云柔仙子太直接了,让人内心还是有点怕,毕竟万一人家只是玩玩,自己岂不是出丑?

    尤物。

    当真是尤物啊。

    只不过,当顾锦年施展浩然望气术后。

    七丈高的紫色气运出现。

    “妖?”

    顾锦年瞬间醒来。

    这家伙居然是个妖怪?

    嘶。

    这不得加个十分?

    顾锦年不好美色,但他喜欢小动物啊。

    “姑娘,别动,我来动。”

    一瞬间,顾锦年起身。

    朝着对方走去。

    当然,主动开口,也不是真这样,主要还是想看看对方要做什么。

    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对方突然出现,明显就是盯上自己。

    跑肯定是跑不掉的。

    那不如主动出击。

    顾某不喜欢被动。

    “公子。”

    “快来帮帮奴家。”

    “奴家受不了了。”

    不远处。

    绝世尤物开口,说起话来,更是我见犹怜。

    “怎么回事?”

    “让本君子来看看。”

    顾锦年快步来到对方面前,上来便开始关心。

    没办法啊,自己毕竟是动物保护协会成员,肯定要关心一下啊。

    “不是,公子,公子。”

    “公子,你能不能听奴家说啊。”

    “公子。”

    “.......”

    看到顾锦年走来,尤物有些喜悦,只是这上来就开始各种关心,让她有点懵。

    不是后世圣吗?

    不是儒道圣子吗?

    公子,你为何如此孟浪啊?

    ---

    ---

    ---

    ---

    求月票。

    7017k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8643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864320.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