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七章:朝廷第一喷子!京察结束!佛门建寺!拒绝审批!

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七章:朝廷第一喷子!京察结束!佛门建寺!拒绝审批!

新书推荐:凡人之长生仙道人间有你暖如春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杀手傻子至尊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游离半生我可是正派剑仙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招仙令

    大殿当中。

    文武百官都在劝阻着这件事情。

    顾锦年索要一千顷土地,而且就在京都西北边上,说句不好听的话。

    一千顷地,就算是修建一座宫殿也要不了这么多土地吧?

    而且还不说明情况,直接丢给顾锦年。

    这大夏王朝是你永盛大帝的,这个没什么好说的,但这是一个庞大的机构和集团啊,你也不能完全胡搞瞎搞吧?

    乱了规矩。

    所以百官齐齐反对。

    可就在此时,随着礼部尚书杨开的声音响起后。

    众人再度沉默。

    甚至不是沉默。

    而是疑惑,他们没想到一向正直清廉的礼部尚书,怎么好端端喷他们?

    此时。

    朝堂之上。

    杨开望着众人,眼神当中充满着鄙夷。

    “杨大人,你这话未免有些太难听了吧?”

    “划千顷之地,这本身就是一件大事,而且还在京都边上,于未来扩建不利。”

    “这么大的一块地,即便是建新城,也不足为过,给予世子殿下,老夫真想不出世子殿下要用来做什么?”

    此时,户部尚书何言忍不住开口了。

    一开始他还真以为杨开是在怒斥永盛大帝,等听清楚以后,他不由立刻出声,回怼了回去。

    “闭嘴。”

    然而没想到的是,杨开是一点都不虚。

    一道暴喝声,直接让何言闭嘴。

    他本身对何言就有矛盾,前几天索要银子,何言这不给那不给,现在抓住机会,他岂能放过何言?

    “老夫骂错了吗?”

    “尔等一个个不是畜生是什么?”

    “锦年世子,为我大夏百姓伸冤,而后为我大夏立言,再后来屡建奇功,于孔家家宴,唤来孔圣,获圣器,立万世之不朽言论。”

    “这些功劳你们都忘记了吗?”

    “这才几天啊?你们又把世子殿下的功劳忘记了?”

    “还要世子殿下做什么事情,你们才能清楚的意识到,世子殿下乃是我大夏国柱?”

    “区区一千顷田地算的了什么?陛下答应了,尔等在这里叫喊什么?”

    “是拿了你们的地吗?还是说尔等在嫉妒世子殿下?”

    杨开怒喷,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一顿狂喷。

    “杨大人,你这话过分了,我等是因为这个吗?主要是一千顷地,太过于恐怖,我等只是觉得不妥,当然若是世子殿下告知用处,我等明白了,或许也不会阻拦。”

    吏部尚书胡庸出面,他望着杨开,认真解释道。

    “告知用处?”

    “就凭你们的智慧,能懂世子的智慧?”

    “你们可别在这里逗老夫笑了。”

    “你们也配知晓我世子殿下的用苦良心?”

    “再说了,即便是世子殿下拿着地什么都不做,又能如何?”

    “尔等若是不服,也去建功立业啊,都别说其他,谁现在给老夫来一首千古名诗,老夫一句话不说。”

    “来啊。”

    “快来啊。”

    杨开这回是爽了,前几天被户部,刑部,吏部,兵部联手排挤打压,现在轮到他爽了。

    美滋滋,笑嘻嘻啊。

    而且最主要的是,以前在朝堂上你喷我我喷你,都是带着政治性目的,亦或者是说,都是带着一些个人想法。

    认为不妥罢了。

    可现在不一样啊,这件事情跟自己有利益关系啊,亦或者是说,是跟礼部有利益关系。

    既能喷人消气,还能得到利益,爽啊,真他娘的爽啊。

    “这跟千古诗词有什么关系啊?”

    “拿这么多地,我等身为朝廷命官,连过问权都没有吗?”

    “杨大人,您今天是怎么了?”

    刑部尚书开口,望着杨开,实在是有些搞不明白了。

    今天吃火药了?

    “尔等也配过问?”

    “世子殿下做什么都有他的道理。”

    “你们问来问去,江宁郡洪灾,你们说的出一句话来吗?献的出一个良策来吗?”

    “还不是靠世子殿下?”

    “问问问,问那么多做什么?干好你们自己的活。”

    杨开怒喷。

    随后望着永盛大帝道。

    “陛下。”

    “臣参户部何言何尚书,为讨好圣恩,胡乱拨款。”

    “吏部,刑部,兵部,更是联合起来,索要银两,企图结党营私,还请陛下严查。”

    杨开向前走了一步,直接参他们四人一本。

    这回满朝文武都傻了。

    好家伙,尚书参尚书?十年未见啊?而且上来就是结党营私?要不要这么搞?

    “杨大人,你莫要在这里含血喷人。”

    “杨大人,这种话你也敢乱说?”

    “我等何时结党营私过?杨大人,就因为户部没有给你拨款,你就栽赃嫁祸?”

    这回四位尚书直接叫起来了。

    结党营私可不是小事啊。

    而且还是礼部尚书亲口说的,这要是换个下面人还好一点。

    果然,永盛大帝脸上的神色有些不一样了。

    “咳咳。”

    也就在此时,工部尚书的声音响起了。

    “诸位。”

    “朝堂当中,莫要如此。”

    “老夫出来讲一句公道话吧。”

    随着王启新的声音响起。

    吏部,刑部,兵部,户部尚书松了口气。

    总算是有人出来说公道话了。

    下一刻,所有人将目光看向工部尚书。

    而王启新望着陛下,缓缓开口。

    “臣觉得,吏部,刑部,兵部,户部,的确有结党营私的可能。”

    “杨大人没说错。”

    王启新开口。

    一脸笃定道。

    胡庸:“.......”

    何言:“.......”

    很快,一场骂战开始了。

    熟悉的朝堂互喷又来了,自从江宁郡洪灾之后,一般都是文武互喷,很少见到文官窝里反。

    这种熟悉的感觉,让大家很是想念。

    再经过一个时辰的漫长垃圾话阶段后,以杨开单方面取得获胜。

    “行了。”

    龙椅上,永盛大帝倒也是心情好,并没有责怪群臣在朝堂上互喷。

    只不过喷了这么久,也差不多收尾了。

    “此事就这么定了。”

    “朕今日不是与诸位爱卿商议,而是告诉诸位爱卿这件事情。”

    “不过杨爱卿所言,朕也明白,最近京都内,的的确确有些风言风语,说有人结党营私。”

    “着督察院调查,由魏闲,刘言搜证,递交于督察院。”

    永盛大帝开口,轻描淡写一句话,让满朝文武不敢啰嗦了。

    结党营私,一但彻查,人人自危,而且还是让督察院来管,这些太监搜证,绝对狠的一批,油盐不进。

    “臣等遵旨。”

    众人出声。

    “胡爱卿,春元节将临,京察之事如何了?”

    永盛大帝望着胡庸问道。

    “回陛下,京察名册已经写好,臣今日回去校正一番,明日呈现于陛下。”

    胡庸立刻开口。

    “恩,此番京察名册之人,全部诏来京都,做好的,朕亲自嘉奖,若是做不好的,朕也亲自审批。”

    永盛大帝认真说道。

    算起来今年是大京察。

    大夏王朝,三年小京察,查的是大夏京都官员,基本上就是收集一些风评,然后调查一下,核心点就是官员老年化问题,差不多就要退了,让年轻人来。

    这个还好。

    七年的大京察就比较仔细,不仅仅是京都,包括大夏境内所有掌权官员,各地府君知县都要彻查清楚。

    这次京察前前后后三个月,算是大夏目前头一件事。

    “遵旨。”

    胡庸出声。

    “对了。”

    “最后一件事情。”

    “朕决定让顾锦年入礼部,担任礼部郎中,不过锦年还未及冠,等到春元节后,直接就职,这段时间,杨爱卿派人去找锦年,交代一些事情,也免得刚入礼部,左右不适。”

    “退朝。”

    永盛大帝最后说了一句,关于顾锦年职位的事情。

    “臣遵旨,臣会亲自辅佐世子殿下。”

    杨开出声,立刻答应下来了,没有任何怨言。

    而其他百官则是平静。

    礼部郎中。

    正五品官员。

    这礼部是清水衙门,虽然开局就是郎中有点高了,但毕竟顾锦年所作所为,上任礼部郎中也不过分。

    最主要的就是,他们现在对礼部有意见了。

    百官退朝。

    走出大殿后,一些骂声又响起了。

    杨开与王启新捆绑在了一起,两人并肩而行,谁开喷两人直接跟着喷。

    最终众人不欢而散。

    离开了皇宫。

    何言四人聚集在一起,并肩而行,回去的路上,也充满着疑惑。

    “这杨大人怎么突然一下跟吃错药了一样啊?”

    赵益阳有些好奇,他这段时间一直跟着户部尚书何言,没办法兵部要银子,只能过来凑着。

    “还能是什么原因,不就是前些日子没给他拨款罢了。”

    “这老东西,还文人清流?清流个屁,不给银子就这样,污蔑我等结党营私。”

    何言出声,有些不悦。

    “不一定。”

    “杨大人可不是等闲之辈,虽说没有拨款,可这也不是一回两回的事情。”

    “陛下划千顷之地给予世子,杨大人即便是憎恨我等,也不可能同意这件事情。”

    “此事绝对不简单。”

    “千顷之地。”

    “莫非是说,世子殿下要立言开学?”

    胡庸想不明白,这千顷之地能用来做什么?

    仔细想想后,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立言开学了。

    设立新的学院,从而完成立言,传道受业。

    “有可能。”

    “还真别说,真有这个可能。”

    几位尚书开口,神色有些认真。

    “倘若当真如此,这世子殿下深受龙恩浩荡啊,千顷之地,用来办书院,只怕比大夏书院还要宏大。”

    胡庸开口,心中也在默默盘算着什么。

    “千顷之地用来开设书院还好,世子殿下也配得上,如若世子殿下当真能成为圣人,对我大夏来说,的确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赵益阳开口,他终究是兵部,对顾锦年有好感,所以也不觉得什么。

    “的确。”

    “是啊,若世子殿下能成圣,对大夏来说,的确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好事。”

    众人点了点头。

    在儒道方面,他们还是希望顾锦年能成圣的。

    “陛下给世子殿下安排礼部郎中之职,起步便是礼部郎中,想来要不了多少年,就要称一声尚书了。”

    胡庸开口,赞叹一声,可是这话里有话。

    “尚书?”

    “过些年,得叫顾相了。”

    何言出声,他更觉得顾锦年未来是大夏的相爷。

    这般的功绩,只要顾锦年不作死,接下来老老实实什么都不做,每天到点上班,到点下班,有功绩捞一把,没功绩也别去强行做。

    四十岁当宰相不算晚。

    “先不管吧,眼下京察之事,才是主要的。”

    赵益阳没什么好说的,顾锦年就算要当宰相,也要十几二十年,未来的事情,未来再说。

    先管好眼前。

    如此,四人离开,各自回了自己的办公之地。

    而大夏书院内。

    两道身影对视而坐。

    是云柔仙子和瑶池仙子的。

    “瑶池。”

    “这个清浅我可是听说过的。”

    “她是青丘圣女,青丘一族,天生就有魅骨,不止如此,青丘一族自古以来都有圣人有过交集。”

    “如若我们两个还在内斗的话,那真就没有我们二人的机会了。”

    云柔仙子开口,望着瑶池仙子如此说道。

    “我相信世子殿下,不是那般肤浅之人。”

    瑶池仙子开口,她面色平静,十分相信顾锦年不是等闲之辈。

    此话一说,云柔仙子却不以为然。

    “世子的确并非常人,可架不住别人主动。”

    “瑶池妹妹,你涉世浅,很多东西都不懂。”

    云柔仙子如此说道。

    而后者却更加沉默。

    看着瑶池仙子沉默,云柔仙子继续开口。

    “姐姐并非是让你做些不愿做的事情,而是要主动表现。”

    “你要让锦年知道,你能帮助到他,而不是一昧的被动。”

    云柔仙子开口,告知瑶池仙子这些。

    “那你呢?”

    瑶池仙子看向姚云柔,眼神当中满是好奇。

    “我要回去了。”

    “太昊仙境快要开了,我打算冲击第五境。”

    “等冲击到了第五境,我还会再来,到时候用绝对武力镇压你们就行。”

    姚云柔倒也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

    “太昊仙境。”

    “所以你让我来制衡青丘圣女?”

    瑶池也不蠢,一瞬间便猜到姚云柔的想法。

    “即便我不说,你也不会让青丘圣女得逞的。”

    “姐姐只是在教你。”

    “而且,有件事情你也要牢记,如今儒道被斩,天下各大势力都蠢蠢欲动。”

    “世子必然会遇到乐文更多小说的挑战与威胁,这个时候你必须要站出来帮助她。”

    “仅凭长相,是留不住他的心。”

    姚云柔倒也直接。

    她要离开,不过也的确不希望青丘圣女得逞,故而让瑶池仙子去制衡青丘圣女。

    “行了,你自己衡量,我先走了。”

    云柔仙子也不啰嗦,她的确要走了。

    听到这话,瑶池仙子更加沉默。

    其实对于顾锦年,她一开始的确是为了仙灵根而来的。

    可后来,随着接触顾锦年,她逐渐发现顾锦年这个人与众不同,尤其是为民伸冤之时,触动了她的内心。

    但她也不知道,自己对顾锦年到底是什么想法。

    很难去形容。

    与此同时。

    大夏书院内。

    院长书房。

    顾锦年刚回到书院,便被苏文景喊来。

    “文景先生。”

    书院内,顾锦年走进书房当中,一脸好奇的看向苏文景。

    “锦年。”

    “稷下学宫送来了请帖,邀请你前往稷下学宫。”

    苏文景拿出一份烫金请帖递给顾锦年。

    “请我去?”

    “请我去做什么?我又不会下棋。”

    顾锦年有些好奇,但也接过这份请帖。

    “稷下学宫,乃是天下儒道圣地。”

    “能在学宫内的人,都是各地大儒。”

    “再者,学宫核心是儒道学术之争,棋道只是分支罢了。”

    苏文景缓缓说道。

    “学术之争?”

    顾锦年皱了皱眉。

    自古以来,学术之争是儒道最恐怖的东西,很容易出大事。

    简单来说,前段时间孔家不是辱骂自己吗?

    这种辱骂是有目的性和利益性,说白了就是搞针对。

    借助孔圣之力,可以镇压孔家。

    但学术之争不一样。

    如果学术之间产生巨大的矛盾,那两个人就彻底决裂,以后咱们道不同不相为谋。

    当然,一般来说是不会因为学术分歧,从而互相诋毁,但会根据你的学术来挑你的刺,这很正常。

    而对于读书人来说,在没有明确目标前提下,绝对不要掺和学术之争。

    最起码有一定的建树,有一定的能力之后,才能掺和学术之争。

    学术之争,其实就是为了立言铺路。

    四位圣人都在早年参加过学术之争,通过各种争论,从而产生自己的理解。

    然后开宗立派。

    只不过这么早就让自己接触,有些不妥吧?

    仿佛是看出顾锦年的担忧。

    苏文景不禁开口道。

    “此番前去稷下学宫,你不用参加学术之争,但得提前看看,做好准备。”

    “你早晚要参与进来。”

    苏文景开口,让顾锦年稍稍松了口气。

    “那行。”

    “那学生到时候跟先生一同前去。”

    顾锦年点了点头。

    “陛下与你说了官职的事情吗?”

    很快,苏文景又提到这件事情。

    “提了。”

    “礼部郎中。”

    顾锦年点了点头。

    “你觉得如何?”

    苏文景问道。

    “还可以,就是官级略微大了点,学生性格比较懒散,给个六品其实就够了,郎中还是不好,再者学生还想在书院当中待待,沉淀一二。”

    “不过学生今日去了一趟皇宫,也跟陛下说了这事,也不需要如其他官员一般,准时准点去礼部。”

    顾锦年认真回答。

    “恩。”

    “锦年,你有这种想法,老夫深感欣慰。”

    “不过,你这个礼部,是老夫要求的,你知道为何吗?”

    苏文景问道。

    “为何?”

    顾锦年略显好奇。

    “锦年。”

    “你早晚是要步入朝堂,而且早晚也会成为大夏权臣。”

    “宰相也好,尚书也罢。”

    “如若入朝为官,你便需要拥有自己的人脉。”

    “朝中的大臣都老了,他们也在培养自己的人,老夫极力要求你去礼部,无非两点。”

    “其一,礼部掌管天下读书人,你可以从中选拔人才,马上就要科举了,你身为礼部郎中,是有权利审批考卷,从而第一时间观阅人才。”

    “其二,你终究是读书人,需要去礼部好好沉淀一二,免得掌权之后,心境容易发生变化。”

    “你现在可不能做错,一但走错一步,便是万劫不复。”

    苏文景道出原因。

    让顾锦年不由恍然大悟。

    的确,礼部掌管的是天下读书人,最直接的就是科举,而通过科举,自己可以第一时间知晓对方水平,从而可以搭建自己的势力人脉。

    高还是苏文景高啊。

    只是想法固然好,但顾锦年不太愿意这样做。

    他不想搭建势力。

    结党营私这四个字,足可以让任何势力覆灭。

    顾家本就是巨无霸的存在。

    没必要再去结党营私。

    当然,文景先生说的顾锦年心里也清楚,并非是让自己结党营私,而是让自己选拔一些人才,一些能服自己的人才。

    否则的话,即便是走孤臣之路,下面人不听话,那就不是孤臣之路了,而是孤独之路。

    “学生受教了。”

    顾锦年朝着苏文景一拜。

    “恩,你明白就好。”

    “行了,这几天你好好在书院休息几天,养一养精气神。”

    苏文景开口。

    也没什么要说的了。

    “行,那学生先行告退。”

    顾锦年一拜,紧接着离开书房。

    离开了书房。

    还没来得及回去休息一下,就被王富贵几人拉来了。

    徐长歌等人要回去了。

    王富贵做东,请大家喝酒,一来是庆祝顾锦年回来,二来是送徐长歌等人离开。

    原本顾锦年是不想喝的,但听到徐长歌要走,也就送一送行。

    膳房内。

    王富贵大摆宴席,徐长歌几人也在主位上坐着。

    随着顾锦年来了以后,众人不禁纷纷起身。

    “徐兄。”

    顾锦年先向众人作礼,随后来到徐长歌等人面前,稍稍开口。

    “世子殿下,许久不见。”

    徐长歌点了点头,虽然依旧高冷范,但比之前要好很多了。

    两人打了个招呼,紧接着便各自入座,开始酒宴。

    不过刚喝完三杯,一道身影出现了,是清浅圣女的身影。

    王富贵很识趣,直接让座。

    随着清浅圣女的到来,顾锦年有些无奈了,但也没什么好说的。

    而徐长歌等人扫了一眼清浅圣女,稍稍显得有些古怪,只不过能出现在书院内,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很快,酒宴开始,清浅圣女很乖巧,特意给顾锦年斟酒,让众人羡慕不已。

    大约小半个时辰后。

    众人情绪越来越高昂,但喝到一半的时候,瑶池仙子也来了。

    使得场面稍稍有些尴尬,毕竟没人喊她。

    不过随着瑶池仙子到来后,她并没有说什么。

    江叶舟也乖巧的让开位置。

    故此,顾锦年左右各自坐着一位人间绝色。

    与之不同的是,清浅圣女是给顾锦年斟酒,而瑶池仙子则是给顾锦年夹菜。

    这行为,把众人彻底羡慕死了。

    可顾锦年不觉得开心,相反有些头疼。

    又是半个时辰后。

    酒宴彻底结束,顾锦年喝的很多,免得待会又扯一些是非出来。

    酒宴散了后。

    是苏怀玉送顾锦年回去的,为了保证顾锦年的安全,苏怀玉特意守在房门外。

    免得出事。

    对于这点,顾锦年其实心里明白,不就是酸嘛。

    但这样也挺好的。

    再一次躺在床上,顾锦年长长吐了一口气。

    没过多长时间。

    也逐渐进入了梦乡之中。

    如此。

    一连几天,整个大夏王朝似乎彻底平静下来了。

    这几天,顾锦年都待在书院当中,潜心读书,顺便整理一下自己的儒意。

    或许是因为在顿悟,瑶池仙子和清浅圣女并没有来打扰自己。

    而就在回书院第三天。

    杨开又一次来到大夏书院。

    只是,这一趟杨开带来了官服官印这些东西。

    辰时。

    天才亮了一会,杨开便走来书院,将礼部郎中的官服官印以及官令交给顾锦年,顺便还带来了两个人。

    两人年龄四十岁出头,穿着六品官服,这是大夏礼部主事。

    “世子殿下。”

    “他们是周华,李安之,礼部的主事,往后礼部的事物,由他们二人为你处理。”

    杨开出声,向顾锦年解释二人的身份。

    “见过世子殿下。”

    两人立刻开口,朝着顾锦年恭敬一拜。

    “两位客气。”

    “未来还希望两位多多帮衬。”

    顾锦年也没有托大,虽然这两人只是主事,但自古京官不一般,别看只是区区六品。

    办事能力方面绝对不差。

    “世子言重了。”

    两人立刻笑了笑。

    而杨开的声音也再度响起。

    “世子殿下。”

    “如若没什么事的话,老夫就先行告退了,有任何事情,可以直接询问他们二人,若他们拿不定主意,世子殿下直接来找老夫即可。”

    杨开满脸笑容道。

    他现在已经跟顾锦年捆绑在了一起,一来是之前对顾锦年的愧疚,二来是礼部现在押宝押在了顾锦年身上,三来是顾锦年所做的一切,也配得上他如此恭敬。

    “行,劳烦尚书大人了。”

    顾锦年也不多礼。

    待目送杨开走后,顾锦年请周华与李安之入房询问一些事情。

    “两位。”

    “礼部最近有什么重要差事吗?”

    走进房内,顾锦年给二人各自倒了一杯茶,二人立刻显得受宠若惊。

    “回大人,礼部平日里差事不多,大抵的事情,有人差办,眼下咱们礼部最大的事情,就是四朝和谈之事。”

    周华开口,告知顾锦年礼部目前的大事。

    “四朝和谈?”

    顾锦年有些好奇,这事他没听说过。

    “大金王朝与扶罗王朝有意促使匈奴国归还边境十二城,我大夏礼部正在为此事运转。”

    “礼部左侍郎也已经赶往边境,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现在正在洽谈当中。”

    周华笑着说道。

    “归还边境十二城?”

    “他们有这么好心?”

    顾锦年给自己倒了杯茶,眼神当中满是狐疑。

    “这就不清楚了。”

    “不过按照大金王朝和扶罗王朝的性格,此事绝对没有想象中这般简单。”

    “归还十二城,也必然会开出许多条件,只是到底会开出什么条件,还要等和谈结束我等才能知道。”

    李安之点了点头。

    归还十二城,这是一件大事,想都不用想,匈奴国绝不可能轻而易举将十二城送回给大夏。

    肯定会索要各种要求。

    “这件事情盯着,有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

    顾锦年开口。

    “好,请大人放心。”

    周华点了点头。

    “还有没有其他事情?”

    “譬如说公文之类的事情,如果有的话,派个人每日送来,我在书院审批就好。”

    顾锦年开口。

    既然任了礼部郎中,那还是多多少少做点事情,把分内的事情搞定,最起码问心无愧。

    “明白,那明日起,下官尽早将公文送来。”

    李安之给予回答。

    “大人,眼下礼部还有一件事情,就不知道大人处理不处理。”

    一旁的周华似乎明白顾锦年想什么了,所以开口,如此询问道。

    “何事?”

    顾锦年好奇问道。

    “回大人,陛下于三个月前,提前京察,这三个月来,京察也已结束,听说吏部已经将百官册做好,各地官员也都纷纷入京。”

    “倘若大人最近无事,可以去见一见这些官员,也好敲打敲打。”

    周华开口。

    在他看来,顾锦年也算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想做一点政绩,即便是不做政绩,也要露个脸,做做事。

    免得被人说闲话。

    “哦,礼部也负责接待外地官员?”

    顾锦年有些好奇。

    在他印象当中,礼部主要负责考试,外交,祭祀,办宴,礼仪。

    京察之事,都是吏部干的活,没想到跟礼部还有关系。

    “回大人。”

    “此次京察是全国京察考校,各地官员入京,礼部是有权接见。”

    “恰好大人是郎中,职责权限内。”

    周华笑道。

    “那行,明日设宴,我去瞧一瞧。”

    顾锦年点了点头。

    见一见各地官员是好事,眼熟一下,以后自己去了其他郡府,也不至于一个人都不认识。

    “下官明白。”

    两人纷纷点头。

    末了,顾锦年望着二人道。

    “不要说是我来了,就以你们二人的名义设宴。”

    顾锦年开口道。

    “请大人放心。”

    两人没有啰嗦,好好办事就行。

    “行,辛苦了。”

    顾锦年微微一笑,随后拿出一张银票,面值五百两,递给二人。

    这银子是自己的,也没有什么来路不正,倒也不怕什么。

    “多谢大人。”

    “大人当真是客气了。”

    二人满脸喜悦,周华接过银两后,更是再三感谢。

    他们是礼部主事,一个月的俸禄,抛开粮食之外,五十两银子。

    大夏官员的俸禄很低,顾锦年这随便出手就是十个月的俸禄。

    这可是大手笔啊。

    虽说他们有些私下收入,但京官压力很大,不敢乱收银子,再加上礼部又是清水衙门,虽然有些地方能赚银子,可轮不到他们。

    “无妨。”

    “若是待会没事,送些公文来即可。”

    五百两银子不算什么。

    这两人他刚才用浩然望气术看过,很正常,对自己没有什么歹心。

    给点银子,也算是照顾一二,下面人吃饱了,做起事来也利索。

    不然,管自己是不是世子,让下面人不开心,大不了人家摆烂,在职责范围内做好就行。

    两人离开。

    顾锦年也显得平静。

    半个时辰后。

    周华送来了一批公文卷宗。

    差不多上百份。

    顾锦年很重视。

    毕竟自己现在也算是正儿八经的官员了,摆在面前的不仅仅是一张纸,而是一件事情,自己的每一个决定,会带来巨大的影响。

    入书院时,以及张明案,让顾锦年深刻的明白。

    这简单的一张纸,代表着一种责任。

    展开卷宗。

    顾锦年认认真真阅读,丝毫不敢怠慢。

    不过,礼部的公文卷宗很杂,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有。

    祭祀的事情最多,今天不是去这里祭祀,就是去那里祭祀。

    祭天,祭地,祭河神等等。

    外交方面的事情没多少,可能还轮不到自己来负责。

    不过书院的事情就有不少,大抵是一些办学之事,还有一些夫子安排,类似于教师职称。

    事无大小。

    顾锦年也算是很认真,一直工作到了夜晚。

    将大部分的公文处理完毕。

    只是有些公文,却让顾锦年不由皱眉。

    涉及到佛门。

    一共十三份,都来自贵阳郡。

    佛门要开辟寺庙,在贵阳九府之地,设十三个寺庙。

    贵阳郡,位落于大夏南部地区,常年干旱,经济不发达,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地。

    但贵阳郡人口极多,穷苦百姓也多。

    一口气建十三个寺庙,有点古怪。

    顾锦年仔仔细细观看公文卷宗。

    公文卷宗上有周华的批字,七个批过,六个批拒,拒绝的理由是去年当地已建寺庙,不可再建。

    大夏王朝对佛门并不排斥,但对比其他王朝不一样的是,佛门是被大夏礼部管的。

    各地建寺庙,也必须要由礼部通过,如果礼部通过了,就可以建立,如果礼部没有通过,那就不行。

    整个大夏王朝,佛门寺庙其实不少,但大多数集中在一些穷苦地方。

    顾锦年不反感佛门。

    即便是有江陵郡的事情,他也不是很反感佛门。

    还是那句话,不要一棒子打死一船人,不管是任何势力,都有好人也有坏人。

    但站在王朝角度,佛门的确不利于王朝发展。

    原因无他。

    佛门是可以不交税的。

    佛门弟子依靠香客施舍生活,没有经济来源,所以可以种田自力更生,但大夏王朝对佛门的田产会有一定限制。

    只不过,具体能不能落实又是另一个说法。

    毕竟就算多种几亩地,你也没什么好说的。

    想了想。

    顾锦年直接在公文上批下拒绝。

    理由也很直接,不需要这么多寺庙。

    “等过几日,礼部内会的时候,还要提一提这件事情。”

    顾锦年喃喃自语。

    但就在此时,伴随着一阵香风袭来,柔软的身影在身后出现。

    “世子殿下,这么晚还在处理公务,要不要奴家给您捏捏肩?”

    声音响起。

    想都不用想,是清浅圣女的。

    “清浅姑娘。”

    “顾某正在忙于公务,还望姑娘自重,不要打扰。”

    顾锦年面色平静。

    平日里闹一闹也就算了,自己在处于公务,的确不喜欢被打扰。

    “放心。”

    “奴家不会打扰世子殿下的。”

    “只不过,你这公务处理与不处理也没有什么意义。”

    清浅圣女开口,望着顾锦年面前的公文。

    “哦?”

    “清浅姑娘有何说法?”

    顾锦年听得出对方的弦外之音,不由好奇了。

    “青丘山距离贵阳郡一千里,奴家找您的时候,经过了贵阳郡。”

    “各府都大肆建造寺庙。”

    “这公文递交之前,早就建好了。”

    “甚至有些寺庙,都不会向上报备,私自建立。”

    清浅圣女开口,

    如此说道。

    “还有这种事情?”

    顾锦年有些惊讶。

    虽说私自建立寺庙,没有很严重的惩罚,无非就是推平寺庙,遣散僧人。

    可建立这么多寺庙也没意义啊?

    要说避税的话,挂在读书人名下也不差,寺庙多种几亩地也没什么利润,当真种了上千亩地,下面官员也会立刻处理。

    这些官员又不蠢,他们都是读书人,完全不需要跟这帮僧人合谋这种利润。

    《我的治愈系游戏》

    所以顾锦年很好奇。

    “不止是贵阳郡,不少地方都在大肆建立寺庙,而且施粥送米,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银子。”

    “就好比贵阳郡内,有个叫做常秋府的地方,一半的百姓都去念佛吃斋了。”

    清浅出声,告知这个秘密。

    “一半的百姓都去念佛吃斋?”

    “清浅姑娘,这不是小事,如若是道听途说,不可乱语。”

    顾锦年眉头紧锁道。

    “亲眼所见。”

    清浅圣女淡淡开口,吐出香气。

    “这是为何?”

    “哪里来的银子?”

    这回轮到顾锦年彻底好奇了。

    你说偶尔施粥还能接受,可把半个府城的百姓拉去念佛吃斋,这就有些夸张吧?

    “那奴家就不清楚了。”

    “不过,世子殿下你这公文即便是批了,他们照样会盖。”

    “依我说,还不如让下面人去做,别去管这种事情,咱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

    清浅圣女眼中含笑道。

    说话之间,她挥了挥手,顿时房门自动关上。

    下一刻,一股力量将顾锦年束缚,直接躺到了床榻上。

    清浅圣女则是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面对此景。

    顾锦年完全不惧。

    “苏兄,救我。”

    他开口,声音不大。

    但,床榻下,一道身影快速钻了出来。

    立于床前,注视着清浅圣女。

    眼神当中,满是冷清。

    “世子殿下果然谨慎。”

    清浅圣女笑了笑,也没说什么,直接推门离开了。

    看着清浅圣女离开。

    苏怀玉也没说什么,重新钻回床下。

    “苏兄,你躲这里作甚?”

    顾锦年也没想到,苏怀玉居然藏在床下,他刚才喊一声,只是尝试性的呼救。

    “没。”

    “我已经打通了地下,世子床下通往苏某宿内。”

    “世子殿下,有事你开口就行。”

    苏怀玉出声。

    一时之间,让顾锦年沉默了。

    翌日。

    周华再一次来到大夏书院。

    已经设宴好了,百官都在等,他是过来通知的。

    得到周华的通知。

    顾锦年也不啰嗦,直接跟着周华离开,前去赴宴。

    ------题外话------

    说一下女性角色。

    不可能没有。

    其实一百多万字,女性角色登场率不足百分之五。

    偶尔肯定会写一点,相当于是调剂一下。

    情感线一直是七月最不擅长的,所以也会去扬长避短。

    --

    然后最近几章是在铺垫。

    铺一个新的高潮。

    以京察为主。

    兄弟们,耐心看两天,铺垫好了,巨爽!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89037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890370.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