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八章:百官宴会,杀民充匪,三朝和谈,让匈奴赔偿八万万两!

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八章:百官宴会,杀民充匪,三朝和谈,让匈奴赔偿八万万两!

新书推荐: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游离半生我可是正派剑仙招仙令人间有你暖如春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杀手傻子至尊凡人之长生仙道

    大夏京都。

    紫檀阁内。

    这里算得上是京都中上档次的酒楼。

    人均消费十两银子。

    顾锦年也算是豪气,这要是按照礼部正常的流程,一般都是去同文馆吃饭。

    为啥去同文馆?

    因为朝廷付钱。

    礼部没银子报销,更何况即便是报销,也是人均二两银子的报销,有时候报销多了,别说户部批不批。

    反正礼部直接就不批,甚至还要找你麻烦。

    顾锦年其实明白京官穷苦的原因,主要是太祖当年太狠了。

    甚至说狠的不行。

    官员贪污五两银子就发配边疆,贪污十两以上直接砍头,愣是一点道理都不讲。

    后来永盛大帝上位后,没有修改这个,毕竟永盛大帝不管做什么都是学习太祖。

    所以对官员也贼狠。

    当然也的确是因为国库没银子。

    而且大夏王朝的官员,不但俸禄少,而且三百六十五天,除了春元节以及太祖,皇帝,太后生日之外,就没有节假日。

    京官日子过的很惨。

    外地官员就舒服多了,好一点的自己暗中搞点银子,光是火耗就能捞一笔,外加上养廉银这种东西,日子过的很快活。

    狠一点的,就是民脂民膏各种来一遍。

    当然这些外地官员也不蠢,有了银子以后,多多少少会孝敬给上面人,一层层孝敬上去。

    吏部的收入,用脚指头都能想到。

    户部的收入,就是一些折损采购,日子也不错。

    刑部的收入,那就更别说了,听着刑部天天哭丧,什么出去办差事没银子,可当真过去了,一些犯人家属之类的,不塞银子能好过?

    兵部就更别说了。

    至于礼部和工部,那的确是很惨,礼部基本上都是读书人,有威望有德行的人,本身就很清廉,而且礼部喜欢装。

    他们背后也有世家支持啊,真要高消费起来,世家供得起。

    可问题是,这帮人一来是不吃嗟来之食,不靠世家,二来是大家互相算计着,比如说某天礼部一个主事,吃香喝辣,被其他人看到了,马上就抨击。

    大致意思就是,我们都吃苦,你在外面花天酒地,让别人看到了,岂不是觉得我们礼部贪赃枉法?

    反正就是要穷一起穷,都是硬骨头,所以礼部还算是比较清廉一些。

    最后就是工部。

    工部捞钱的方法其实不少,修桥建路这玩意,但可惜的是,大夏的工部,可不是由工部说了算,任何修桥建路,宫殿修缮,或者大兴土木。

    都必须要有悬灯司,镇府司,户部,礼部一起参与进来。

    说白了一点,如果贪,那就一群人分,可要是出了半点差错,一起倒霉,没有一个跑得掉。

    多方制衡,再加上永盛大帝也死死盯着,谁敢贪啊。

    故此,工部是最惨的,工匠俸禄都比官员要多一点,这还真不是开玩笑的。

    紫檀阁内。

    内院已经被顾锦年包下。

    整个紫檀阁今天都不对外营业。

    随着顾锦年走入。

    当下,一些声音便不由响起。

    “未曾想到,礼部竟然安排这种地方,下官可从来没见过如此奢华的酒楼啊。”

    “是啊,是啊,从未想到,这酒楼居然能如此奢华?”

    “说实话,光是闻着菜香味,就让人食指大动啊。”

    一些声音响起。

    显得十分快乐。

    而随着顾锦年走进内院后,负责维持秩序的李安之立刻开口。

    “诸位安静。”

    “礼部郎中,顾锦年,顾大人来了。”

    李安之开口,让众人安静下来。

    而内院当中,所有人不禁哗然。

    礼部郎中不算什么。

    可这顾锦年三个字,他们是如雷贯耳啊。

    这短短半年时间,整个大夏王朝要说名望最大的人,就属这个世子殿下了。

    他们真没想到,今日居然是世子殿下设宴?

    而踏进内院。

    顾锦年面色温和,但也在运转浩然望气术,观望一下这些官员。

    一眼扫去。

    一道道红色气运攀升,最高的四丈,只能说还行,差不多府君这个级别。

    只不过这红气周围也多了不少黑色气运。

    这黑色气运代表着很多不同的意思,顾锦年掌握浩然望气术,仔细分辨后,大约知道是什么情况。

    一小部分是未来要触碰霉气,大部分则是敛财不少。

    说直接点,为官不仁,多多少少做了一些不干净的事情。

    尤其是之前那几个夸赞这里奢侈的官员,黑气浓厚,显然贪墨了不少。

    在这里装的一副穷苦样子,跟没见过世面一般。

    “顾大人。”

    “这里是二十四郡各地大小官员。”

    一旁的李安之开口,为顾锦年介绍众人。

    而百官也纷纷起身,朝着顾锦年一拜。

    “我等拜见世子殿下。”

    “我等拜见顾大人。”

    他们齐齐开口,若论官职,其中有些人的官职比顾锦年要大一些,府君是正四品官员,所以称呼世子殿下。

    四品之下的都称呼大人,这是礼制,毕竟顾锦年不仅仅有个礼部郎中,还有一个指挥使职责,正四品官员。

    “诸位客气了。”

    顾锦年微微笑道,虽然大部分的官员,多多少少有些问题,但顾锦年没有直接处理,这些事情很难处理,只能慢慢来做。

    主要就是两类人。

    一种是敛财多的,一种是干干净净的。

    一眼望去,整个内院大约有二三百人,但真正干净的官员,也就五六人。

    “诸位。”

    “今日本官宴请诸位,是为两件事情而来。”

    “其一,本官如今上任礼部郎中,为国效力,未来可能还要前往各地办事,今日见一面,也算是熟悉一面,往后去了,还望各位多多关照一二。”

    顾锦年出声。

    浑然没有世子的架子,他现在不以世子的身份跟他们交谈。

    同时也是说些场面话,留个印象熟个脸,不然以后万一又发生类似于白鹭府事件,岂不尴尬?

    今日见了一面,往后再见,要是敢给自己玩花样,那就不好意思了。

    “这其二,京察之日,诸位千里迢迢赶来,也是奔波劳累,所以本世子设宴,请各位一聚,好好放松放松。”

    这依旧是场面话。

    官场上就是要讲场面话,职位越大,就越要懂得圆滑,尤其是对这些外地官员。

    大夏王朝那么多事,岂是自己一个人能解决的?

    “大人亲自设宴,是我等的荣幸啊。”

    “我等多谢世子殿下。”

    “世子殿下当真体恤我等艰苦,有世子殿下这么好的大人在,我们还能有什么好说的?”

    众人纷纷开口,各种好话接连不断,反正又不要银子。

    很快,各类的菜肴送了上来,顾锦年坐在主位上。

    主位当中,都是各地府君,见顾锦年落座,他们逐渐落座,主次还是要分一分的。

    毕竟顾锦年现在是皇帝眼前的红人,不仅如此,还是镇国公之孙。

    相比较之下,这些府君的气运稍微要雄厚一些,虽然也存在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但都能在接受范围内。

    落座下来后,众府君也开始提话,一个个先是恭维顾锦年一番。

    等恭维完了以后,又吹嘘镇国公如何如何,总而言之都是一些场面话。

    酒局这种东西,顾锦年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他拿捏的很好,反正伸手不打笑脸人。

    吃到一半,各地官员都过来敬酒,一个个轮番过来,李安之和周华二人在一旁挡酒,顾锦年只是浅尝一口,也算是意思意思。

    遇到顺眼的就问了两句,若是看起来也就那样的,就只是一句客气客气。

    直到最开始那批装模作样的官员过来,顾锦年脸上笑意很盛。

    一旁的周华也很识趣介绍。

    “大人,这几位都是贵阳郡各府的官员。”

    周华介绍着。

    贵阳郡?

    听到这话,顾锦年不禁感慨道。

    “贵阳郡连年干旱,不知最近如何了?”

    望着这些官员,顾锦年好奇问道。

    “回大人,贵阳一带,常年干旱,好在朝堂拨款,买了不少祈雨符,关键时刻还是能解决点问题,只是一些偏远百姓,依旧穷苦啊。”

    “是啊,顾大人,说来说去都是百姓艰苦。”

    “大人竟如此体恤贵阳百姓,下官当真是感动万分。”

    他们几人开口,一个个显得极其感动。

    顾锦年点了点头,给予几句勤勉之言,说完之后,不由将话题转到另一个地方。

    “对了,昨日本官审批公文时,发现贵阳郡有大量寺庙立设。”

    “这百姓过的如此穷苦,怎么还能大兴土木,建立寺庙啊?”

    顾锦年喝了口茶,面上故作好奇问道。

    寺庙?

    提到这个,有几个人不说话了,但也有人面色不改道。

    “大人,这贵阳郡常年干旱,百姓们苦不堪言,故而建造寺庙,向上天祈福。”

    “是啊,这常年干旱,都别说其他的了,光是喝的水,都时常提供不到,寺庙大兴,也是必然的。”

    他们解释道。

    只是这明显就有漏洞,水都没有,还有心思去建寺?你要说去老寺里面烧香拜佛很正常。

    大兴土木,不要人工?不要材料?这材料难不成比水要便宜点?

    不过这话,顾锦年心里清楚,表面上还是点了点头,权当做被忽悠过去了。

    “等春元节过后,本官会去找一趟陛下,想些办法,再拨点银两去贵阳郡,希望能解决点麻烦。”

    “不过这寺庙建立,本官就不批了,毕竟还是要自力更生,求神拜佛终究是期望罢了。”

    顾锦年随意笑道,也不多说,喝了口酒,对方一个个点头离开。

    很快又是三四轮敬酒,最终来了一批清廉之人。

    十二人走来,有三个清廉之人,但官位不高,通过气运判断,应该是七品县令。

    “我等见过大人。”

    众人开口,朝着顾锦年一拜。

    “客气。”

    顾锦年举杯,同时看了一眼周华。

    “世子殿下,他们是南谓郡的官员。”

    周华告知。

    “南谓郡?”

    顾锦年稍稍一想,脑海当中有些信息。

    南谓郡,于大夏王朝正南方向,有桂林山水甲天下的美称。

    不过南谓郡前几年也不太平,匪祸之难,闹的很大,好在的是,最终都被压制下来了。

    “世子殿下。”

    也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发出声音的人,气运正直。

    三十岁出头,他忽然开口,引来众人观望。

    “世子殿下。”

    “这酒当真是好喝啊,我等在南谓郡,压根就没有喝过这么好的酒。”

    “是啊,是啊,我们南谓郡,若是有这么好的酒,那该多好啊。”

    只是,几道声音立刻响起,遮盖了此人的声音。

    一瞬间,顾锦年就察觉到了一些猫腻。

    而后者,再听到这些官员说话后,一时之间沉默不语。

    “你有何事?”

    顾锦年望着对方,他显得很平静。

    “世子殿下,他没什么事,估计就是惊叹京都之繁华。”

    “是啊,世子殿下,可能是见到您,太过于激动了。”

    其他几个官员立刻出声,一个个抢先回答。

    顾锦年不语。

    而后者则缓缓出声道。

    “世子殿下,下官身体不舒服,想先行告退。”

    他低着头,如此回答。

    “行,那你回去吧。”

    听到这话,顾锦年岂能看不懂?只是他没有说什么,反而显得有些不太开心,这样做就是为了让其他人看到。

    很显然,此人有一些事情,想要跟自己说,只是碍于这些官员在,他不敢说什么。

    所以顾锦年假意生气,也好让这帮人安心下来。

    “世子殿下,您千万别生气,这人脾气就是这样,古怪的很。”

    “是啊,世子殿下,这人就是这样,前些日子,您被读书人抨击,只怕他也参与了。”

    “对对对,这种人,品德败坏。”

    众官员开口,毫不留情的抨击对方。

    “算了,一个七品县令而已,下次本世子找一趟吏部官员就好。”

    顾锦年显得随意,一句话仿佛要打压对方。

    此言一出。

    众人顿时笑起来了。

    如此,宴会又持续了半个时辰,顾锦年也以不胜酒力离场。

    而待顾锦年走后,这批人也各自离场。

    尤其是南谓郡的人,走的最快。

    “这个徐建,当真是不知死活。”

    有官员开口,面色冰冷。

    “世子殿下前来,打乱了我等的想法,这徐建只怕是看到世子殿下,想要说些什么,好在吴大人压住了他,不然当真要出乱子了。”

    “是啊,徐建当真是不怕掉脑袋,南谓郡的事情,牵扯太大。”

    “不管如何,待会过去警告他,让他闭嘴。”

    “恩,万幸没有闹出什么是非来,世子殿下可是嫉恶如仇,如若不是这次京察,徐建这种人也到不了京都。”

    “他七品官员,无法面圣,回过头去找一下大人,让大人处理一二。”

    他们压着声音议论。

    同样,另一处,几个官员面色有些不太好看。

    “诸位,你们觉得世子殿下今日所问的事情,是否隐藏其他含义?”

    有人开口,他们是贵阳郡的官员。

    “应该不可能,贵阳郡距离大夏王朝有七千里之远,朝廷还管不到我们。”

    “恩,世子殿下只是问一问,他刚刚任职礼部郎中,处理公文之时,多看一眼很正常,毕竟儒道是儒道,官道是官道。”

    “想做点功绩很正常,我郡也只是多开了一些寺庙罢了,又不是做了什么人神共愤之事。”

    几人你一句我一句,显然是心里有鬼。

    而此时。

    顾锦年已经回到了书院。

    周华与李安之回去了。

    来到书院后,顾锦年直接找到苏怀玉。

    “苏兄,有件事情麻烦你替我跑一趟。”

    “今日深夜,去同文馆,将南谓郡徐建给我带来。”

    顾锦年也不啰嗦,直接让苏怀玉代替自己跑一趟。

    “好。”

    苏怀玉答应下来。

    如此。

    一直到了深夜。

    顾锦年待在书院当中,一直等待着苏怀玉的消息。

    砰砰。

    子时五刻。

    敲门声响起。

    门外,两道身影出现。

    顾锦年起身,将房门打开。

    是苏怀玉和徐建。

    不过徐建处于昏迷状态。

    “他这是怎么了?”

    顾锦年有些好奇问道。

    “我怕他不来,就直接打晕了。”

    苏怀玉淡淡开口,一句话让顾锦年哑口无言。

    这手段当真是直接啊。

    “弄醒他。”

    顾锦年也不啰嗦,将房门关上,随后让苏怀玉弄醒对方。

    不多时,徐建醒来,坐在椅子上。

    他有些昏昏沉沉,醒来之后,眼神更显茫然。

    “世子?”

    随着醒悟过后来,徐建不由惊讶,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能见到世子?

    “徐建。”

    “你今日于宴会之上,是否有事要说?”

    顾锦年望着对方,也没有废话,直接询问。

    此言一出,后者一愣,紧接着显得沉默。

    看到这个样子,顾锦年不由皱眉。

    “你若是有什么事,但说无妨,本世子见你身怀正气,故而与你多说一二,如若你在这里遮遮掩掩。”

    “也别怪本世子没有给过你机会。”

    顾锦年有些冷冽了,如若有事,直接说就行,到了这个时候还遮遮掩掩,当真惹人反感。

    话说到这里,后者也不敢啰嗦了。

    只见后者直接跪在地上,望着顾锦年,满脸悲痛。

    “请世子为我陈沟村,一百四十五名无辜百姓,主持公道啊。”

    他满脸悲痛,望着顾锦年,如此开口。

    果然有事。

    顾锦年心中暗道一声,但也立刻搀扶起后者。

    “直接说,到底发生了何事。”

    顾锦年问道。

    “敢问世子殿下,是否知晓大夏剿匪令?”

    徐建出声,满脸泪痕。

    “知道。”

    “大夏律例,剿匪者,以人头为主,悬赏五百两白银一人。”

    顾锦年知道这个律例,这是太祖当年立下来的。

    当时开国,内忧外患,土匪之祸是大夏王朝最麻烦的几件事之一,毕竟开国之前,可不止太祖一个人的起义造反,还有不少义军。

    可随着太祖开国后,这些义军要么就是被收编,要么就是流窜离开大夏,但大部分都是落草为寇,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大夏王朝想了一切办法。

    最后就是通过给予悬赏金的方式,一个土匪五百两银子。

    “世子殿下。”

    “我南谓郡,匪祸虽连年不断,但至少也能控制,很少发生匪祸暴乱。”

    “可就在半年前,发生匪祸,七八名百姓葬身匪祸之下。”

    “各府县衙也第一时间联合出手镇压匪祸。”

    “然而,三个月前,南谓郡,渭阳府,陈沟村百姓,遭遇残忍屠杀,一百四十五人,葬身在剿匪军手中。”

    “拿着陈沟村百姓的首级领赏,这件事情被兵部压下,当地官员都被限制威胁,无人敢说。”

    “下官未曾想到此次京察能见世子殿下,还请世子殿下为亡死的百姓主持公道啊。”

    徐建跪在地上,悲哭欲绝。

    “一百四十五人,葬身剿匪军手中?”

    “你在这里说什么?”

    “杀民领功,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顾锦年咽了口唾沫,他有些不敢相信。

    这开国这么多年了,这种事情还会发生?

    当年太祖立下悬赏金后,也的确发生过杀民领功的事情,后来太祖雷霆大怒,处死了大量官员,牵扯人数高达三万。

    三万颗人头,换来了全国畏惧。

    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居然又发生这种事情?

    “世子殿下。”

    “下官岂敢乱语?”

    徐建开口,他目光坚定。

    随着徐建开口,顾锦年直接沉默。

    火烛下,将他面容映照而出。

    杀民充匪,这是天大的罪过。

    “有何证据?”

    过了一会,顾锦年望着徐建,如此说道。

    可提到证据,徐建满脸苦涩。

    “世子殿下,如若有证据,下官这次入京,早就去宫内击开元鼓鸣冤了。”

    徐建满是苦涩。

    开元鼓。

    是太祖于皇宫大殿外设立的鸣冤鼓,凡击鼓者,视为有天大的冤屈,三司会审,皇帝亲自处理。

    当然,击鼓者,无论案件最终结果是什么,直接革职,发配边疆。

    之所以设立这个,其实是防备一些官员乱来。

    如果真有天大冤屈,到最后也会明贬暗升,还是比较人性化的。

    当然,这个案子必须大,如果不大的话,那就不行了。

    总不可能因为一些小事,惊扰六部和皇帝吧?因为一件这样的事情,耽误国家大事,这也不是小事。

    但顾锦年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不是一件小事。

    杀民充匪。

    太恶劣了。

    这也不是一般人敢做,或者是一般人能做的事情。

    他有些不相信。

    影响太大了。

    “没有证据,你怎能证明你所说的一切?”

    “而且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谁敢包庇?”

    “幕后指使人又是谁?”

    顾锦年望着对方,如此问道。

    “回世子殿下,虽没有证据,但一百四十五人被杀,难不成没有半点蛛丝马迹?当真要查,岂能查不出痕迹?”

    “下官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下官有一位好友,乃是陈沟村之人,此事乃是我好友所言。”

    “起初,下官也不相信,故而前去调查,发现陈沟村已经被官兵封锁,对外宣称是百姓被土匪屠戮,可实际上是因为陈沟村,位置偏僻,本身就人烟稀少。”

    “再加上悬赏令的原因,这些剿匪军起了贪念,下官甚至推测,很有可能是这些剿匪军路过陈沟村,不小心做了什么事情,所以一不做二不休,解决陈沟村百姓。”

    “此事当地县令也第一时间上报,可上报半个月,没有任何动静,后来才发现所有的公文都被阻拦下来,有大人物出手,拦截下来。”

    “并且知晓此事的官员都被威胁,告知是谣传,要压一压这种风言风语,免得人心惶惶。”

    “至于这幕后之人,只能说是兵营的人,具体是谁,下官无法查证。”

    徐建出声,他不过是七品县令,很多事情自然没有权限。

    但这件事情,徐建敢说出来,就绝对是有问题的。

    只不过没有实质性证据罢了。

    这一刻,房间内彻底陷入安静。

    顾锦年沉默。

    “苏兄,你有什么想法?”

    顾锦年望着苏怀玉,不禁这般问道。

    “杀民充匪,这是死罪,诛九族的死罪,应当不会有人敢这般。”

    “可这几年,兵部粮饷的确紧张许多,只是再如何,杀民充匪,难以想象。”

    “属下认为,世子殿下无论如何还是要多多关注。”

    苏怀玉也不由皱起眉头。

    杀民充匪,这性质太恶劣了。

    你说不可能吧?

    可的确存在。

    你说可能吧。

    这事太恶劣了,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这年头还会有人做这种事情。

    又不是乱世。

    既然事情说了,还是要关注一二。

    “好。”

    顾锦年深吸一口气,紧接着从怀中取出三枚令牌。

    “这是秦王令,本世子的掌令,还有礼部掌令。”

    “徐建,本世子会安排五百精锐,随同你前去查探消息。”

    “不过秘密行动,不要露出任何马脚。”

    “你记住,不管有没有消息,都要写信联系。”

    “倘若最终结果,是有人违法乱纪,草菅人命,你汇报上来,本世子会着重处理,该罚就罚。”

    “可如若当真是杀民充匪。”

    “本世子也一定会严查到底,绝不姑息,你明白吗?”

    顾锦年将三枚令牌交给对方。

    如果非要说,顾锦年希望只是有人违法乱纪,草菅人命罢了。

    因为这代表着一个坏人,而不是一群坏人。

    倘若当真是杀民充匪。

    那牵扯的就不是一个两个了。

    指不定顾家都有可能被牵扯到。

    那这件事情,就不是小事。

    “多谢世子殿下。”

    “请世子殿下放心,下官就算是不要这颗脑袋,也一定查明真相。”

    “下官也在此多谢世子殿下,世子殿下乃大义也。”

    得到大人物的支持,徐建顿时激动万分,同时也对顾锦年产生巨大的敬佩。

    世人皆骂权贵。

    那是因为权贵为富不仁,可如若每一个权贵都如同顾锦年这般,能为民伸冤,替民着想。

    谁还会辱骂权贵?

    “活下来。”

    “待水落石出,这份功劳,本世子帮你记着。”

    顾锦年拍了拍他的肩膀。

    随后让其离开。

    苏怀玉没有废话,直接将后者打晕。

    “你怎么又把他打晕了?”

    顾锦年有些郁闷,望着苏怀玉如此说道。

    “不晕不好搬。”

    苏怀玉出声,随后一语不发,带着对方离开。

    待房间安静。

    顾锦年眉头紧锁。

    杀民充匪。

    他无法想象,如果真有这样的事情,整个大夏都要闹出大事了。

    “不行,明日要去问一问六叔。”

    顾锦年暗自想了想。

    如此。

    转眼之间,半个时辰后。

    苏怀玉又回来了。

    “世子殿下,人已经送回去了。”

    苏怀玉走进房内道。

    “这件事情,你觉得真实性多少?”

    顾锦年还是有些无法理解,忍不住再问第二遍。

    “可能性应该不大。”

    “我更加怀疑的是,应该是有人去了陈沟村,陈沟村的村民招惹到了这个大人物,最后的结果,就是将一百四十五人杀了。”

    “然后伪造成是土匪入侵。”

    “这个可能性更大一点。”

    苏怀玉并不认为现在这种时代,还会发生这种事情。

    “恩。”

    “不过,不管是什么,还是等等再说吧。”

    “对了,苏兄,贵阳郡你知道吗?”

    顾锦年开口,提到了第二件事情。

    “知晓一些。”

    “怎么了?”

    苏怀玉点了点头。

    “这贵阳郡,最近大兴土木,明明常年干旱,喝口水都成问题,但寺庙出奇的多,我今日特意问了人,近几年贵阳郡每个月都会送来建寺公文。”

    “你觉得有不妥的地方吗?”

    顾锦年询问着苏怀玉。

    “不清楚。”

    “应该没有什么不妥,百姓穷苦之时,的确会将希望寄托给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

    “佛门之所以能在大夏王朝逐渐扎根,就是在穷苦之地,收买民心。”

    “越穷苦的地方,佛门寺庙就越多。”

    “很正常。”

    苏怀玉并不以为然。

    “这佛门毕竟不是我大夏本土宗门,来自西境,传授佛门思想,度化百姓,按理说对皇权有一定威胁,如此大兴土木,怎么感觉朝廷不去管。”

    顾锦年问道。

    “世子殿下,不是不管,而是拦不住。”

    “朝廷早些年就出手限制过,但当时闹出过一些是非,百姓穷苦之时,这佛门也的确够狠,与百姓同苦不说,有时候宁可将自己的食物给予百姓,自己活活饿死。”

    “也正是因为如此,佛门才逐渐入了大夏,后来朝廷意识到有问题,给予清除,却没想到,遭受当地百姓阻拦,还是那种不要命的阻拦。”

    “故而,官府不敢乱来,除非派大军镇压。”

    “可问题是,这要是派了大军,大夏王朝礼仪之邦就彻底没了。”

    “朝廷也忌惮佛门,好在的是,最终通过几次和谈,由礼部掌控佛门,佛门的一举一动,都必须要汇报给礼部,包括建立寺庙等等。”

    苏怀玉向顾锦年解释。

    这回顾锦年心中明白了。

    也就是说,一开始佛门来的少,不足引起关注,而这一小批人,几乎是拿命换来百姓的认可。

    而后越来越多的佛门弟子渗透大夏。

    等到想要解决的时候,佛门已经拥有了一部分民心。

    故而难以根除。

    再加上佛门身后也有势力,牵扯不少王朝,强行驱赶并没有任何好处。

    “佛门终究是一个隐患。”

    顾锦年喃喃自语。

    对于一个封建王朝来说,可以百家争鸣,但不管是什么家,必须要在帝王之下。

    皇权至上。

    这是核心概念。

    除非这个王朝不在乎权力。

    所以佛门终究是一个很大的隐患,必须要剔除。

    不过万幸的是,佛门在大夏的影响力虽然有,但还没彻底发展起来。

    在关键时刻,压下来就好。

    “行了,早点休息吧。”

    顾锦年没什么好说的。

    不管是什么事情,先看看再说吧。

    “好。”

    苏怀玉动身,不过不是出去,而是往顾锦年的床下走去。

    “行了,正常回去。”

    顾锦年拉住苏怀玉,这人属实有点问题。

    “习惯了,世子殿下。”

    苏怀玉尬笑一声,随后从正门走出去。

    待苏怀玉离开后。

    顾锦年躺到床榻上,脑海当中也在思索许多事情。

    如此。

    转眼到了清晨。

    卯时三刻。

    天才刚刚亮起一会。

    一道声音便在门外响起。

    是周华的声音。

    “顾大人。”

    “有要事禀报。”

    周华站在门外,声音略显急促。

    “什么事?”

    将房门打开,顾锦年好奇看向周华。

    “大人。”

    “和谈结果出来了。”

    周华额头上全是汗珠,他是从礼部一路狂奔而来的。

    “怎么说?”

    听到和谈结果出来,顾锦年也不由好奇了。

    “回大人。”

    “大夏,扶罗王朝,大金王朝,三国会谈。”

    “愿意促使十二城归还合并,但大夏王朝需补白银八万万两,外加上大夏龙炮十门,以及十二城附近上百座矿山,还有大夏王朝必须要重新更改史书,匈奴国未曾入侵大夏,这就是匈奴国的条件。”

    周华开口,将和谈内容道出。

    “痴心妄想。”

    听完和谈内容后,顾锦年想都不想,直接就是这句话。

    匈奴国想屁吃是吧?

    八万万两白银,大夏王朝接近两年的税收,而且不能用来做任何事情。

    再加上这十门大夏龙炮,这可是大夏王朝最引以为傲的东西,整个大夏王朝都没有多少。

    还有百座矿山,那要十二城的意义是什么?

    至于最后的修改史书?

    滚吧。

    “礼部怎么想的?”

    顾锦年直接询问。

    “回大人,礼部正在开内会。”

    “其实也有想法,礼部内目前的想法是,白银八万万两可以接受,大夏龙炮不能接受,矿山也不能接受,至于史书的话,促进王朝之间的友好,可以修改部分。”

    “但不能直接修改。”

    周华给予回答。

    “可笑。”

    顾锦年直接开口。

    这十二城明明就是被被人抢走了,现在要回来,居然还得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走。”

    顾锦年懒得废话,直接朝礼部走去。

    礼部郎中在礼部的确不算什么,可他是顾锦年,大夏世子。

    这么大的事情,他不可能不参与。

    如若答应这种谈和。

    还不如不要回十二城。

    没有那么多废话,顾锦年直接离开大夏书院。

    大约小半个时辰。

    顾锦年来到了礼部。

    礼部门口的侍卫,见到顾锦年来了,一个个恭敬喊了一声世子殿下。

    等进入礼部内堂。

    一些声音也不断响起。

    “八万万两白银,他们是怎么敢开这个口?”

    “我大夏一年税收也不过三四万万两白银,而且扣除军饷,扣除俸禄,扣除基本所需,每年存余也不过七八千万两白银,若是碰到天灾人祸,甚至不够。”

    “这八万万两白银,拿命给他们?不可能答应。”

    激烈的声音响起,看来是很不爽这次三大王朝的谈和。

    “价格可以商议,也无需如此激动,八万万两白银的确多。”

    “可以减少到三四万万两白银,再者也可以分批付款,又不一定是现在。”

    “如今拿回十二城,意义更大,可提高我大夏国威。”

    “裂土回归,大夏国运提升,这好处不小。”

    “最大的问题不是银两,而是大夏龙炮,他们就是盯上了这个,其他都好说。”

    也有声音响起,属于理性派。

    可听到这声音。

    顾锦年直接推开房门。

    也不管里面有谁。

    “什么其他好说不好说的。”

    “这种和谈,不要也罢。”

    顾锦年登场,将房门推开,迎面便看到杨开,还有数十名礼部官员。

    他们聚集在此,商议着此次和谈之事。

    “锦年,你来了。”

    下一刻,杨开起身,一脸温和的看向顾锦年。

    “见过杨尚书。”

    听到杨开的声音,顾锦年立刻作礼,但下一刻他将目光巡视周围一圈。

    随后语气冰冷。

    “边境十二城,我大夏有血的仇恨,现在匈奴国国运被削,大夏国运昌盛,兵强马壮。”

    “他们凭什么讲条件?”

    “又凭什么敢跟我大夏谈条件?”

    “八万万两白银?他们想些什么东西?”

    “赔偿我大夏八万万两白银还差不多。”

    顾锦年开口。

    他可不是理性不理性派。

    现在优势于大夏王朝,和谈固然是好事,最起码不会死人。

    可要是用这种代价去换回十二城。

    顾锦年不答应。

    第一个不答应。

    ------题外话------

    兄弟们抱歉。

    这一章改了两遍,等于是写了两万字。

    因为一开始的铺垫,出了大问题。

    仔仔细细看了前文,接下来的剧情,是跟前文一个坑有关系。

    算是要填坑了,所以慢了很久。

    抱歉!

    7017k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9124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912400.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