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章:当众行凶,世子遇刺,大军援助,顾锦年杀威如神

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章:当众行凶,世子遇刺,大军援助,顾锦年杀威如神

新书推荐: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人间有你暖如春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游离半生招仙令我可是正派剑仙凡人之长生仙道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杀手傻子至尊

    果然。

    只要当自己出现任何违规或者即将违规时,苏怀玉就能第一时间赶到。

    顾锦年很好奇,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啊?

    总觉得神秘兮兮的。

    实力实力,看不穿。

    背景背景,说不清。

    反正就很古怪。

    “苏兄。”

    “徐建的事情,麻烦苏兄照看一番,如果有必要的话,等这次京察结束后,可否陪他一同回南谓郡。”

    顾锦年还有些担心徐建,所以希望苏怀玉陪他去一趟。

    “好。”

    “不过我有些事还要处理,具体看情况。”

    苏怀玉答应下来了。

    “恩,劳烦苏兄了。”

    解决完这件事情,顾锦年也就不啰嗦了。

    直接回家。

    这趟去边境,还是得跟家里人说明情况。

    回府之后,顾锦年与自己父亲提了这件事情。

    顾锦年的父亲倒还好,毕竟步入朝堂,已经是礼部郎中,为国效力是应该的。

    而且去的是边境,老爷子也在边境,他倒是不担心顾锦年能出什么事。

    也就是顾锦年的母亲,宁月公主还是略显担忧。

    好在,好好说了一番,李氏也能理解,最终没说什么。

    如此。

    当天夜里,顾锦年好好休息了一日。

    这趟去边境,只怕不会有什么时间休息,补足点精气神最好。

    与此同时。

    大夏京都。

    相府内。

    天穹如墨,没有繁星,一轮明月映照一切。

    李善静静站在池旁,手中捏着一些鱼饵,随意丢进池内。

    而与此同时。

    一道身影也缓缓出现在假山内。

    “相爷。”

    “此番议和结果如何?”

    一道声音传入李善耳中。

    听到这声音,李善神色显得十分平静。

    “吏部,户部,刑部同意议和条件。”

    “兵部,工部,礼部不同意。”

    “是顾锦年。”

    “他出面了,坚决不同意议和。”

    李善传音告知,面无表情。

    “那还请相爷出面,解决此事。”

    “此番议和,非同小可,影响全局。”

    后者出声,十分认真。

    “老夫明白,不需要你来教。”

    “告诉上面的人,给顾锦年施压即可。”

    “老夫出面时,直接说出所需即可。”

    李善缓缓开口。

    “请相爷放心。”

    “对了,相爷,还有一件事情,希望相爷出面解决。”

    后者开口,提到另外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李善问道。

    “冷秋公子前些日子做了件错事,失手将一村百姓屠杀。”

    “还请相爷出面,将此事压下,当地有一官员,名为徐建,在本次京察名单内。”

    “有王爷担心,这徐建会冒死谏言。”

    后者出声,提到了这件事情。

    “失手屠杀一村百姓?”

    一瞬间,李善眉头不由紧锁。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但这背后隐藏的可不是一句话那么简单啊。

    “的确是那些刁民先招惹冷秋公子的。”

    “不过此事王爷已经责罚冷秋公子了。”

    后者出声,向李善解释。

    “回去告诉王爷。”

    “此次,如若不是为了大局,本相绝对不会出手帮忙。”

    “让他管好自己的儿子。”

    “眼下多事之秋,又有顾锦年在。”

    “倘若被顾锦年知晓此事,到时候谁都吃不了兜着走。”

    李善声音冰冷。

    他也有些愤怒了。

    屠杀一村百姓,这绝对不是小事。

    好在的是,消息还没有扩散出去,尤其是顾锦年不知道。

    要是顾锦年知道的话,可就真麻烦了。

    “遵命。”

    后者开口,直接答应下来了。

    随着人影消失。

    李善的目光也变得有些复杂。

    如此。

    翌日。

    大夏京都。

    礼部已经准备好了马车,随同有五百精锐将士,护送着顾锦年三人。

    此时此刻。

    镇国公府内。

    顾锦年将自己的密令交给王鹏二人。

    “王鹏,你一定要将徐建保护好来,如若发生任何意外,第一时间汇报。”

    “徐进,你随本世子一同去边境,带一百精兵即可。”

    顾锦年开口,他望着自己面前的王鹏与徐进。

    他们二人这段时间一直在国公府当差,只有等自己封侯后,才能划到名下为私兵。

    “末将领命。”

    二人出声,直接答应下来。

    如此,等待一刻钟后,顾锦年便离开了国公府,徐进跟在后面,带着一百精锐。

    一直来到京都门外,早已经准备好了三辆马车,两辆马车是李善与杨开的,顾锦年乘坐的是玉辇,这是皇家仪仗。

    之前的赏赐从这一刻可以体现出来,六部官员,当朝宰相都不能玉辇出行,但顾锦年可以。

    所以皇帝的赏赐,无论是什么,都价值不菲。

    “世子殿下。”

    见到顾锦年走来,杨开微微一笑,热情招呼着。

    “见过杨尚书。”

    顾锦年作礼一番,同时扫了一眼李善道:“见过李相。”

    虽然昨日意见不合,但该有的礼仪还是要有。

    李善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这趟去边境,至少要四天时间,礼部已经与各国约好,六日后再次会谈,如若效果好,和谈结束,还能回来过春元节。”

    “希望不要太耽误啥时间,免得耽搁世子殿下封侯吉日啊。”

    杨开笑着开口。

    “若能夺回十二城,便是最好的吉日。”

    顾锦年平静出声,一句话也说明了他的想法。

    “恩。”

    杨开没多说什么,往自己马车坐去。

    而顾锦年也进了自己的玉辇当中。

    如此。

    队伍出发,从官道直奔大夏西北边境。

    一路黄沙滚滚。

    漫天黄沙席卷天穹。

    而与此同时。

    匈奴国。

    扶罗礼部尚书。

    大金礼部尚书。

    齐齐聚在王庭当中。

    三大王朝的礼部尚书,外加上匈奴王正在秘密协商。

    “有密报传来,大夏王朝不满此次和谈结果,诸位是如何想的?”

    匈奴国礼部尚书开口,望着众人如此说道。

    “不满很正常。”

    “本身这次议和,也不是为了这几个条件。”

    “只要大夏王朝愿意修改史书,外加上让佛门入场,其余都不是什么问题。”

    大金礼部尚书开口,他不在乎什么银两矿山,只在乎这两样事情。

    “矿山方面的补偿,我扶罗王朝会给予国君。”

    “至于银两方面,由大金负责。”

    扶罗礼部出声。

    匈奴国想要的条件无非就是,白银,矿山,修改史书,还有大夏龙炮。

    现在大金王朝负责白银,扶罗王朝负责矿山,至于这个大夏龙炮,在场众人都没有抱以想法。

    “如此甚好,不过本王还有一个要求,在边境十二城外,设立防线,为国土交接之地,诸位觉得如何?”

    匈奴王开口,提出这个要求。

    此言一出,两大王朝的使臣微微皱眉。

    这个匈奴王还真是够贪心啊。

    眼下,匈奴国被削三次气运,理论上就占居下风,这也就算了,大夏王朝士气高昂,人家是来一雪前耻的,士气肯定要比匈奴将士高昂不少。

    所以,这场厮杀,倘若没有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的参与,匈奴国能赢的概率只有三成。

    而国运这东西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说,运气好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中规中矩的战争,一切好说,要是真发生了一些问题。

    譬如说打着打着,一颗火石落地,直接把匈奴国铁骑砸死。

    如果发生这种事情,匈奴国就没有半点胜算了。

    在这种情况下,这次议和,即便是大夏王朝不给任何东西,对匈奴国也有好处。

    毕竟归还十二城,也算是缓和王朝之间的矛盾,而作为礼仪之邦,就不能乱来了。

    敢乱来,扶罗王朝和大金王朝也不会坐视不管。

    可没想到的是,匈奴国居然如此贪心。

    索要八万万两白银,百座铁矿,大夏龙炮,还要修改史书,现在匈奴国居然还要设立防线。

    如果是正儿八经的议和,你设立这个防线合情合理,现在要这么多好处?你在想什么东西?

    两大王朝的礼部尚书沉默,彼此互相看了一眼,都能看懂对方的意思。

    场面安静下来了。

    而匈奴国的礼部尚书不由开口道。

    “两位,匈奴国设立防线,是站在大局而言,毕竟谁知道大夏王朝下一步会不会入侵我匈奴国?”

    “倘若匈奴国被占领,即便是两朝援助,也已成定局,设立防线,是为东荒和平而设。”

    “还望两位大人能够三思。”

    他开口,一番言语冠冕堂皇。

    可这话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半点道理。

    “此事我们会告知上面,应该问题不大。”

    “恩,设立防线还好,想来如果取消白银,矿山,龙炮,大夏王朝应该会答应。”

    两人点了点头,倒也没有说什么。

    因为他们有他们自己的目的,调和为主。

    得到两大王朝礼部尚书的承诺,匈奴王不由一笑。

    不过,扶罗王朝的使臣开口,提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听说这次,世子顾锦年也要来,诸位可要当心一下啊。”

    扶罗使臣出声,让大殿逐渐安静下来了。

    谁来了,他们都不会有这样的表情。

    可唯独顾锦年不一样,因为顾锦年这人真的充满着变数。

    “无妨,区区顾锦年算的了什么?他在儒道建树的确了不起,可国家大事,也轮不到他一个孩子来插手。”

    “此番,大夏皇帝派顾锦年出面,也只是想让他混点功绩罢了,议和之事,怎可能让他来处理?”

    “礼部尚书杨开拥有最终抉择,不过不招惹顾锦年最好,与大夏宰相和大夏礼部尚书交涉即可。”

    大金礼部尚书开口,他的意思很简单,不虚顾锦年,当然也千万不要招惹顾锦年。

    毕竟但凡招惹顾锦年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恩,不招惹顾锦年最好。”

    “让他混点资历就行,他说的话,我等不理会即可。”

    “的确,不要理会顾锦年,他也没什么办法。”

    众人开口,而后一致决定,不理会顾锦年就好。

    很快,众人继续开始商议其他事情。

    转眼之间。

    两天半过去了。

    西北境地,漫天黄沙。

    天色也即将昏暗。

    大部队依旧在官道疾驰。

    这两天半来,顾锦年基本上都待在玉辇当中,潜心读书。

    偶尔到了驿站休息,会与杨开聊几句天,至于李善,却从来没有与自己交流过什么。

    有点爱答不理的感觉。

    对于这个,顾锦年不在乎什么。

    又没指望李善对自己产生什么好感,做好自己就行。

    “吁!”

    随着领头将士勒马,徐进的声音很快在玉辇外响起。

    “世子殿下,到了隆中县驿站,可以下马休息一会。”

    徐进的声音响起。

    玉辇当中,顾锦年直接起身,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待下车后。

    荒芜感袭来,大夏京都是最繁华的地方,即便是出了京都后,来来往往都有不少百姓,山川树木,看起来美感十足。

    可这西北之境,大多数荒芜无比,可能几十里路都没有一棵树木,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悲凉。

    风沙滚滚。

    顾锦年从玉辇走了下来,而驿站官员也在第一时间过来恭迎。

    走下玉辇,顾锦年随着礼部尚书往驿站走去。

    隆中驿站,看起来也十分普通,驿站内有三匹良马,建了个酒楼客栈,只能提供基本的住宿。

    其他毫无特色。

    走进驿站内,大堂内摆放着十几张桌子,有一部分人,但数量不多,大多数都是赶路的江湖武夫,或者是一些生意人。

    看着顾锦年等人入内,这帮人一个个眼神当中充满着好奇。

    精锐将士们走在前面,护着众人,一个个面色冰冷,使得这些人不敢多看。

    而驿站官员却恭恭敬敬在前面领路。

    “杨大人,我在驿站外走走,就不用膳了。”

    顾锦年出声。

    他不打算用膳,这驿站也不会有什么好吃的,倒不如在外面走走,领略一下这西北荒芜之美感。

    听到这话,杨开点了点头道。

    “来人,加派三百精锐,护好世子殿下。”

    杨开出声。

    他到不担心有人会行刺什么,这里距离西北境不远,说句不太好听的话,再有一千里左右,就到了西北大营。

    镇国公就在哪里。

    当真有人敢袭击世子殿下,五十万驻军足可以把整个西北境来来回回翻个十遍。

    不怕找不到行刺者。

    如果行刺者实力高强,那就算待在驿站也没办法逃。

    而且,谁能保证大夏皇帝没有暗中派人保护顾锦年呢?

    如此。

    顾锦年走出了客栈,而徐进等人则严密在周围保护,显得无比严肃,不敢掉以轻心。

    赤地荒芜,黄沙漫天,一眼望去,仿佛来自亘古的悲凉瞬间袭来。

    呼呼风声,又仿佛能听到万年前的古道之音。

    不得不说,当荒芜达到一个极致,这又是一种不同的感觉。

    望一望那耸立的山脉,以百万年计算,一时之间,让人不禁感受到岁月沧桑,人之卑微。

    驿站不远处,有一座废弃的城墙,杂草丛生,显得荒芜可怕。

    顾锦年朝着荒城之上走去,身后将士们也一一跟着。

    “世子殿下,此地乃是楚国隆中府城门,太祖一统十国后,此地彻底荒芜,迁徙五十里外,不过这荒城内还是有些村庄,人口不多罢了。”

    驿站官员开口,向顾锦年介绍着。

    这只是部分残缺的城墙,朝着身后望去,的的确确有一些废弃的建筑,是以前留下来的废墟,一般来说不会有人居住,但一些穷苦百姓,没有好条件,只能将就。

    而此地距离南谓郡只相隔一郡之地,若不是议和之事重要,顾锦年其实更想去一趟南谓郡。

    当然这只是想法。

    此时。

    望着这片景色,顾锦年有感而来。

    “孤城上与白云齐,万古荒凉楚水西。”

    站在城墙之上,顾锦年淡淡开口,道出一句诗词,他没有将这首诗完全念出来,只是心有所感。

    这是刘长卿的一首诗词,此时此刻,倒也符合心境。

    诗词念完。

    一众将士们不由眼中露出惊叹之色。

    徐进更是开口。

    “好啊,这首诗当真好。”

    徐进出声,大肆夸赞。

    “哦?徐将军也懂得诗词?”

    听到徐进的声音,顾锦年不由眼中带笑,望着徐进如此问道。

    “末将不懂。”

    “只不过人人都说世子殿下乃是诗坛谪仙人下凡,说的每句诗词,都是好的。”

    徐进讪笑道。

    他一个将军,哪里懂什么诗词文章啊,可架不住顾锦年的确文采好啊,听起来就感觉很厉害。

    “徐将军可有妻室?”

    顾锦年开口,如此问道。

    “有,马上都要生了。”

    徐进不明白顾锦年为什么问这个,但还是如实回答。

    “本世子以后要开设学院,等你孩子出生,刚好符合,到时候让他跟我来学吧,是男是女都可以。”

    顾锦年淡淡出声道。

    此话一说,徐进顿时不由瞪大眼睛,瞳孔放大,显得异常激动,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世子殿下.......这......这万万使不得啊,末将的后人,没这个福分。”

    徐进的确震惊了。

    现在谁不知道顾锦年乃是儒道后世圣人?如果这样的人物去传授儒学,不说成个大儒,但最起码中个举容易吧?

    身为将士,他更加明白读书的重要性,唯有读书人,才能成为统治者,他们这种将军,美曰其名是将军,其实抉择权还不是在读书人手中?

    自然而然,他很激动,但也有些惶恐。

    “你既然是本世子的人,未来开设书院,也不会亏待你。”

    “诸位也是如此,跟了本世子的人,以后开设书院,你们的子女,符合条件,可直接录学。”

    顾锦年也不是收买人心,只是说出自己的想法。

    的确。

    此言一说,众将士一个个激动不已,而一些不是顾锦年的随从,此时此刻,无比羡慕啊。

    “末将多谢世子殿下。”

    “我等多谢世子殿下。”

    众人齐齐开口,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走了。”

    深吸一口气,再看一眼这荒凉景色,顾锦年起身打算离开。

    众将士跟在身后。

    可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不由响起。

    “小心。”

    是一位将士的声音,他望着远处,目光如鹰视一般。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刹那间,众将士直接拔刀,一时之间杀气腾腾,尤其是徐进,更是立在顾锦年面前,目光冷冽,巡视着周围,倘若有半点风吹草动,直接开杀。

    顾锦年也看向远处。

    很远,至少有千米,如若不是这里茫茫荒芜,但凡有些杂草或者树木,都无法看清楚。

    是一个女子。

    穿着素衣,但衣服极其凌乱,头发都蓬散着,一脸惊恐,朝着这里赶来。

    而她身后,有数十道身影,骑着战马,正在追赶。

    “速去救人。”

    顾锦年没有啰嗦,直接开口。

    让徐进去救人。

    “遵令。”

    徐进也不啰嗦,带着二十人朝着前方奔跑,他们虽然没有战马,但都是一等一的武者,速度极快赶去。

    只是,不等徐进等人赶去。

    只见女子身后的追兵已经出现,这群追兵似乎看到了顾锦年等人,一时之间竟然拔刀而起,想要杀人。

    “放肆。”

    下一刻,顾锦年的声音响起,如雷一般,运用浩然正气。

    后者明显受阻。

    但相隔千米之远,影响不是特别大。

    噗。

    大刀斩下。

    直接将这逃亡的女子,直接斩杀。

    而后他们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就跑。

    城墙之上。

    顾锦年望着这一切,眼神当中满是惊色。

    竟敢直接杀人?

    这也太狂妄了吧?

    “来人,将他们全部抓来。”

    “一个都不要遗漏。”

    顾锦年开口,一句废话都不多说。

    这太嚣张了。

    他一直听说过草菅人命,草菅人命,可当真正看到这一幕时,他内心的愤怒直接炸开。

    当下,数百精锐出动,直接去驿站,骑马追赶。

    远处的这帮精兵,极其聪明,人一杀,直接跑,一点机会都不给。

    似乎也知道顾锦年等人不是什么小人物。

    很快,徐进归来,站在城墙之下。

    “世子殿下,女子已死,身上凌乱,看样子应该是附近百姓。”

    “行凶者已经逃离,不过末将仔细观看,他们是将士,但没有扛旗,不确定是谁的部下。”

    “是否继续追赶?”

    徐进问道。

    “遣派所有精兵,继续追赶,本世子在驿站等你们消息。”

    顾锦年开口。

    同时将自己的密令交给身旁另外一名将士道。

    “火速奔往附近兵营,加派三千精锐前来。”

    顾锦年冷着脸色,尤其是听到那女子已经被杀,他眼神当中满是杀意。

    “遵命。”

    后者不废话,立刻带人去搬救兵。

    当下,顾锦年朝着驿站走去,脸色冰冷。

    等来到驿站后。

    礼部尚书杨开和宰相李善也已经被惊动了,询问发生何事后,二人神色都有些变化,在这里等待顾锦年。

    待顾锦年回来,杨开的声音立刻响起。

    “世子殿下,发生何事了?”

    杨开脸色有些疑惑。

    “有将士当众行凶杀人。”

    “不过人已经跑了,我加派精锐去搜查。”

    顾锦年简单回答。

    “竟有这种事情?”

    “可知晓是那个军营的吗?”

    杨开也不禁皱眉。

    “不清楚。”

    “要在此等消息。”

    顾锦年摇了摇头,他不清楚这是谁的部下,只能在这里等等消息了。

    “好。”

    杨开点了点头,同意顾锦年的抉择。

    然而,一旁的李善却不由开口。

    “世子殿下,发生此事,老夫深感痛恨,只是议和之事最为重要。”

    “不如留下一支人马调查,等议和之事结束后,再回来处理?”

    李善开口,这是他的想法。

    虽然不知道怎么突然出了一件这样的事情,可撑到死无非就是有些骄兵悍将胡作为非。

    回头杀了即可,没必要留在这里特意等待。

    议和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不。”

    “本世子绝不容忍如此恶劣之事发生。”

    “而且这是本世子看到的。”

    “那些没看到的呢?”

    顾锦年望着李善,他这人脾气就是这样的,眼里面容不得一粒沙子。

    “这......”

    李善有些沉默,但没有多说,只是回到驿站等待。

    就这样。

    大约过了三个时辰。

    依旧没有半点消息传来。

    天色也有点晚。

    这一次,李善再一次从驿站出来。

    “世子殿下。”

    “再拖下去,只怕会耽误议和行程。”

    “议和之事,乃是大夏如今最重要之事。”

    “倘若世子殿下执意要留在这里,老夫先行前往边境,也免得被他国指责,污蔑我大夏不尊礼道。”

    李善再度开口。

    不过这一次他不是跟顾锦年商量,而是吩咐的口吻。

    听到李善此言,顾锦年看了他一眼。

    不过李善说的也没错,议和之事,乃是国家大事,自己今天遇到的事情,在别人眼中看来,比不了议和。

    只是在顾锦年眼中看来,这没有什么比的了比不了。

    深吸一口气。

    顾锦年给予回答了。

    “请便。”

    淡淡的两个字,随意李善做什么,反正就算议和,没有他的话,这个议和也无法最终敲定。

    听到这话,李善也不啰嗦,带着人马就要离开。

    “杨尚书,您也一同前去吧,这里有我在即可。”

    当然,顾锦年肯定不会让李善独自前去,李善是主和派,让李善去,就是跪着把十二城拿回来。

    这不是他想看的结果。

    “那世子殿下,您?”

    杨开其实也愿意等,但李善说的也没错,只是他还是比较担心顾锦年。

    不管接下来遇到什么事情,有他在的话,一切好说。

    “不用担心我。”

    “杨尚书,无论如何,在我没来之前,不能做任何抉择。”

    “陛下应该与您说过吧?”

    顾锦年武道传音,望着杨开。

    当日,永盛大帝留下礼部尚书杨开,想要说什么顾锦年也猜到了。

    眼下只是确定一遍。

    杨开没有回答,而是点了点头,让顾锦年放下心来了。

    “杨大人,一路注意。”

    顾锦年话语简单。

    而杨开看了顾锦年一眼,最后与李善一同离开。

    原本按照计划,的确早就应该出发了,耽误三个时辰不算什么,怕就怕接下来继续等。

    那的确不太好。

    两人走后。

    驿站内,便只剩下顾锦年和一百精锐严密保护。

    如此,又是三个时辰过去。

    天都快亮了。

    徐进等人还没有回来。

    这不是一件好事,很有可能徐进等人遭遇了麻烦。

    “世子殿下。”

    “徐将军还未回归,只怕遇到些什么危险。”

    “世子殿下,不如我等护送您先离开,万一当真有危险,您去了西北边境,可以找国公大人搬救兵。”

    “倘若没有遇到危险,徐将军也能处理好来,眼下继续待在这里,只怕会有危险。”

    有人开口,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希望顾锦年快点离开。

    徐进这么长时间不回来,就一定出了问题。

    徐进出不出事不算什么,他们担心顾锦年会出事。

    “不,就在这里等。”

    顾锦年明白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个道理,但自己又不是没有底牌,先不说自己舅舅有没有暗中派人保护自己。

    即便没有,魔道强者愿意为自己出手三次,就不信能遇到什么危险。

    眼看劝说无用,这些将士也不多说什么了,但内心还是有些紧张。

    大约半个时辰后。

    终于,一道身影快速走进驿站内。

    “报。”

    “有敌袭。”

    声音响起,显得有些慌乱,看着顾锦年如此说道。

    听到敌袭二字。

    众将士瞬间精神一振,眼神当中满是戒备,甚至连弓弩都搭建好来了。

    “什么敌袭?”

    顾锦年身旁的将士开口,询问后者。

    “不清楚,但有大军来袭,不是徐进将军他们。”

    “而且来势汹汹,至少有数千铁骑,正朝着驿站赶来。”

    后者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可以确定的是,不是徐进等人。

    “护送世子殿下离开。”

    随从没有废话了,直接开口,要护送顾锦年离开,不管顾锦年答应还是不答应。

    “来不及了。”

    “大军已经包围过来了。”

    “快点放信弹。”

    一道声音从驿站外响起。

    听到此话,立刻有将士来到后院,释放出信弹。

    只是就在他释放的一刹那间,一根箭羽嗖的一下,发出破空之声,直接将他手掌钉穿,瞬间鲜血直流,发出惨叫声。

    咔咔咔咔。

    一时之间,驿站所有房门全部被封死,一群将士将顾锦年贴身守着,持着刀兵。

    部分将士则在门后左右小心埋伏。

    “弟兄们,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好世子殿下。”

    “世子殿下有任何损伤,我等也别想活着回去。”

    声音响起。

    是一位偏将,他心里清楚的很,不管遇到什么危险,顾锦年活下来了,他们才有活下来的机会。

    如果顾锦年活不下来,那所有人都别想活着回去。

    即便这件事情跟你无关,也别想活着回去。

    驿站内。

    顾锦年神色冰冷。

    这帮人还真是凶啊,二话不说,直接就敢动手?

    此时此刻,顾锦年手中捏着一枚令牌,随时捏碎。

    而驿站之外。

    的的确确,大批将士聚集,一个个穿戴甲胄,而且还戴上了铁制面具,将沙土掀起数丈之高。

    密密麻麻看起来,有足足四五千精锐。

    这可不是小势力。

    “西北边境,军机密卷丢失,奉王令办事,缉拿通敌间谍,不留活口,只要军机密卷。”

    《最初进化》

    雄厚的声音响起。

    带着冷意与杀机。

    刹那间,所有将士拉弓,恐怖的杀气,笼罩整个客栈。

    “我们是大夏天羽军,驿站内有世子殿下顾锦年,尔等不要误会。”

    一道声音从客栈内响起,企图与对方谈和。

    咻。

    咻。

    咻。

    数十道箭羽破空声响起,直接将说话之人射穿。

    这一刻,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了。

    他们知道对方明摆着就是想要杀人。

    这还真是大胆啊。

    “畜生。”

    顾锦年心中怒吼,下一刻,他要捏碎玉令,将魔道强者喊来。

    可就在此时。

    一道道怒吼声在外响起。

    “尔等大胆!竟然伤大夏世子。”

    “放下武器,否则杀无赦。”

    “天大的胆子,你们想死吗?”

    声音怒吼,从远处便响起,恐怖的马蹄之声响起,震耳欲聋。

    这一刻,客栈内所有精兵长长吐了口气。

    救兵来了。

    还好顾锦年之前特意让人去搬救兵,这下没事了。

    “杀间谍!”

    然而,外面的声音再度响起,客栈内的将士一个个脸色一变。

    这一刻恐怖的箭雨射向驿站当中,即便是有救兵来了,他们也要杀。

    很显然他们肯定知道这里面的人是谁,有天大的胆子,就是要杀顾锦年。

    可就在箭雨穿透房内时。

    一道身影从驿站客房内冲出,直接撞碎扶栏,一股恐怖的武道之力,席卷客栈一切,所有的箭雨瞬间被他阻挡在外。

    叮叮叮。

    清脆的铁箭落地声响起。

    这是武道王者。

    来了一位武王。

    “尔等大胆。”

    “竟敢行刺世子。”

    老者出场,他大声怒吼,将外面所有将士全部震慑住了。

    “世子殿下。”

    “老夫钱伟,奉陛下之令,暗中保护世子,若有惊吓,还望世子殿下恕罪。”

    钱伟开口。

    他一袭青袍,朝着顾锦年恭敬一拜。

    “前辈客气,多谢前辈出手。”

    顾锦年松了口气,果然自己老舅还是懂事啊,这要真不派人来保护自己,顾锦年回去就要把老舅骂一顿。

    驿站外。

    这支铁骑顿时沉默不语了,为首的将士更是眼色难看,最终长长叹了口气。

    失败了。

    “下马!缴兵。”

    很快,大军来袭,直接将这四千铁骑包围,为首是一位大将,声音如雷,让这群人下马。

    “下马!”

    后者自知已经失败,也没有啰嗦,直接让众将士下马,眼下服从是最好的选择,不然就真的要出事了。

    随着下马后,救兵入场,直接将他们控制住,前前后后半个时辰,最终这群人站在驿站外道。

    “常山军营,镇守将军,李龙前来救援世子殿下。”

    “敌军已经控制,请世子殿下指使。”

    这是常山军,距离这里大约四百里路。

    是顾锦年的人,带着密令前来,常山军李龙可是知道是谁,听闻有事发生,他二话不说,带了一万铁骑,一刻都不敢耽误。

    就是怕出任何意外。

    如果没出意外,自己带一万人来,也算是一个态度。

    如果出了意外,自己这就是救援不力啊,先不说陛下怎么处罚自己。

    镇国公就在他军营六百里外。

    自己全家都别想好过,所以他才会如此急。

    好在的是,控制下来了。

    吱嘎。

    驿站大门打开。

    只见顾锦年立在众人面前,而身旁则是武王钱伟。

    “辛苦李将军了。”

    顾锦年负手而立,道了一句谢,随后将目光落在另外一群将士身上。

    目光冷冽无比。

    为首的将士已经被五花大绑,随着顾锦年目光之下,常山军直接将此人押送在面。

    “请世子殿下恕罪。”

    “末将并不知晓您是世子殿下,是军营机密被敌国间谍盗窃。”

    ?

    ?末将也是听从王令安排,如若知晓您是世子殿下,末将绝对不敢如此。”

    后者跪在地上,他没有恐慌,而是认真解释。

    企图通过这样的方式,来降低影响。

    “来人,将此人千刀万剐。”

    “方才动手过的,全部斩首。”

    顾锦年可不啰嗦,他面色冰冷,直接下令。

    根本不听对方的解释。

    当自己三岁孩童?

    敢行刺自己?

    那就付出相应的代价。

    “世子殿下。”

    “末将只是奉了王令,末将当真不知道是您啊。”

    听到千刀万剐,后者这才慌了。

    他知道自己会倒霉,但没想到的是,顾锦年居然这么凶悍。

    直接千刀万剐,都不给一点机会解释。

    他甚至都在想,待会被抓以后,顾锦年肯定要找他上面的人。

    等找到上面人后,互相扯皮一顿,自己最多就是被撤掉官职,挨军棍板子。

    因为不知者不罪。

    可没想到的是,顾锦年这么凶残?

    然而,不管他如何叫喊。

    这群将士可不管你那么多,直接将人抓住,拖下去千刀万剐。

    “等会。”

    下一刻,顾锦年又开口。

    “先不要杀,待会当着他上面人,千刀万剐。”

    顾锦年改变主意。

    这帮人背后,肯定有大人物,自己待会就带着这个人,当着对方面前屠杀。

    《剑来》

    而且,这一刻,顾锦年是彻底起了杀心。

    待会无论是谁。

    不管他的来头有多大。

    就算是一位王爷。

    顾锦年也要杀。

    就算是皇帝亲自求情,顾锦年也要杀。

    “李龙将军。”

    “立刻快马加鞭,去边境,告知本世子爷爷。”

    “就说本世子遇刺,让他加派十万大军,前来援助。”

    顾锦年声音响起,随后骑上一匹战马继续开口。

    “带路。”

    他注视着这帮行刺的将士,声音冰冷。

    他倒要看看,是那一路神仙,敢下达这样的命令。

    而所有人不禁咽了口唾沫。

    他们看的出来,顾锦年是真的怒了。

    接下来,当真要出大事了。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9468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946872.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