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一章:放箭!射杀!宁王世子?就算是皇子来了也照杀不误!

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一章:放箭!射杀!宁王世子?就算是皇子来了也照杀不误!

新书推荐:神灵遗囚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逆灵惊神诸神往事梦蝶成双天地武库世子不厚道我只想好好的修仙三尺长剑荡人间武神图箓

    常山军启程,将这帮人死死控制住,朝着他们的大本营赶去。

    顾锦年被众高手护在周围,钱伟在身后保护着,而李龙则是骑乘着战马,与顾锦年并行。

    “世子殿下,本将已经查明,这帮人乃是宁王手下。”

    “只不过宁王并不在这片区域,应当是宁王的大将吧。”

    他开口道。

    “宁王?”

    听到这个名字,顾锦年也算是彻底知道,这帮人为何敢如此行凶了。

    原来是宁王手下啊。

    宁王,就是坐镇西北境的两位王爷之一。

    一个是祁林王。

    一个是宁王。

    两人坐镇西北二地,不过宁王是李家的皇室,祁林王是异姓王罢了。

    对比较起来,祁林王的威名更甚一些,但谁都知道,宁王的实力很恐怖,可能要比祁林王更强一些。

    只不过,即便是知晓这帮人是宁王手下,顾锦年还是不禁皱眉。

    这宁王手下纵然是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这样吧?

    明明知道自己是大夏世子,镇国公之孙,他们还敢动手。

    要知道再有一千里,自己爷爷就在远处镇守,真要伤着了自己,这帮人死一百遍都不足为过。

    所以,这让顾锦年十分好奇。

    “敢向本世子行凶,只怕跟宁王关系极好。”

    顾锦年淡淡开口,大致也猜到了一二。

    而李龙却不敢掺和这个话题,立刻出声道。

    “也有另外一个可能性。”

    “这帮悍将,一个个没有脑子,他们自知做错了事,故而狠下心来,一不做二不休,起了大不逆的念头,这个可能性也有。”

    李龙出声,他如此说道。

    同样的,他也希望这件事情就是这样。

    如若是这样的情况,无非是杀一批该死的将士,宁王那边知道了这件事情,也不会说什么。

    行刺世子,这可不是小事。

    整个大夏王朝谁不知道,这个世子殿下是永盛大帝最得意的外甥,而且也是最得宠的世子。

    动顾锦年?这不就是找死吗?

    牵扯到一批将士,杀了就杀了,说句难听点的话,活该。

    可牵扯到其他人,那就不一样了。

    这个真不开玩笑。

    “可能性有。”

    “本世子也希望如此。”

    顾锦年淡淡开口,他也希望这件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如果牵扯到乐文更多小说的人,那他也不会有半点仁慈。

    故此,大军继续前行,常山军一万铁骑,使得地面轰轰作响。

    顺着废墟城内前行。

    很快便看到一个破旧村庄,整个村庄十分破旧,虽有一些新建的房屋,但看起来破败无比。

    不过与其说是一个村庄,倒不如说是一个寨子。

    人口也不少,有七八百人,借助着废墟之地,从而苟延残喘,虽然穷苦,但也能住人。

    而村庄一些百姓齐齐站在门外,看到大军来袭后,眼神当中充满着惶恐与不安。

    “诸位。”

    “吾乃大夏世子顾锦年。”

    “敢问方才有事发生吗?”

    顾锦年下马,他让众人也齐齐下马,不要惊吓到百姓。

    同时他朝着这帮百姓作礼。

    可顾锦年的温和,并没有让这群百姓如释重负,反而更加的紧张与害怕。

    他们不语。

    一个个沉默,仔细看去,有些百姓身上的衣服有脏痕,不是农作带来的,是在地上滚打才会出现的痕迹。

    也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响起。

    “前方可是世子殿下?”

    随着声音响起,一支队伍从远处出现,他们快步走来,没有骑乘战马,只是快步来到顾锦年面前,显得有些惶恐和恭敬。

    这回又开始恭恭敬敬了?

    顾锦年不明白对方到底想要玩什么,但他没有拆穿,而是静静看着这帮人。

    为首是一个中年将士,当他看清楚顾锦年的长相后,当下不由恭敬一拜。

    “当真是世子殿下。”

    “末将乃宁王麾下,于延鹏。”

    来者开口,丝毫不敢怠慢顾锦年,也道出了自己的名头,告知顾锦年。

    “说,本世子的人去了何处?”

    顾锦年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直接询问对方,自己的人去了何处。

    “哎呀。”

    “世子殿下,误会,误会,当真是一场误会啊。”

    “世子殿下,我等乃是宁王骑兵,因军营机密被敌国间谍盗窃,故而派我等出来追查。”

    “却发现这帮间谍极其狡猾,知晓我大夏高层权贵,从而模仿他们的身份,甚至还私自打造了一些印令,企图蒙混过关。”

    “这段时间,我们兄弟忙前忙后,折损了不少人马,就是上了太多次当了。”

    “却没想到这一次,居然真的遇见正主了。”

    后者连忙解释。

    可顾锦年的声音却显得无比平静。

    “本世子的人在何处?”

    “不要再啰嗦了。”

    顾锦年淡淡出声,后者也不敢继续啰嗦,指着后面道。

    “世子殿下,您的部下都在废墟之后,末将立刻派人将他们请来。”

    于延鹏讪笑着说道,紧接着目光满是怒意的看向自己身后之人道。

    “还不快快请来。”

    说完这话后,于延鹏望着顾锦年继续开口道。

    “世子殿下。”

    “有些事情末将还是要和您说两句。”

    “您的人,实在是太嚣张了,来的时候,气势汹汹的,末将手下的兵,也一个个不懂事,直接与您手下打起来了。”

    “但请世子殿下放心,出手过的人,末将一定会严惩。”

    “而且这件事情宁王也一定会给世子殿下一个交代,请殿下定要恕罪。”

    “这军营机密,涉及到了西北两境的防线图,若是当真被人送到敌国手中,匈奴国即将与要大夏开战,那就是天大的事情。”

    “我等这般行为,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等战争结束后,末将一定会带人前往大夏京都,向世子殿下赔个不是。”

    于延鹏很会说话,但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也很简单,他们动手了。

    徐进等人的确被抓了。

    顾锦年不语。

    他只是冷冰冰的看着对方。

    这话他不可能会相信。

    都派四千铁骑要来杀自己,还扯什么军事机密?扯什么一时糊涂?

    自己可是大夏世子啊。

    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有几个人敢冒充大夏世子?即便当真冒充大夏世子,自己这里才数百人,四千铁骑包围之下,除非是武王强者接引,不然的话,变成苍蝇都飞不出去。

    何必问都不问清楚,就直接动手?

    不就是想要杀人灭口?

    所以对于这种人,顾锦年没什么好说的。

    大约接近两刻钟后。

    徐进等人出现了。

    他们身上一个个伤痕累累,甚至有几个甲胄都破裂了,还流淌着鲜血,不过已经被包扎,还算是可以。

    “世子殿下。”

    “末将无能,被他们囚禁在此,无法及时汇报信息,差一点害了世子殿下,是末将的错,还请世子殿下恕罪。”

    来到顾锦年面前,徐进不顾身上的伤势,直接跪在地上,眼神当中满是愧疚。

    身为将士,深陷敌营之中,无法通风报信给顾锦年,这还好是顾锦年有人援助,倘若没有人援助的话,可想而知会是什么后果。

    “无妨,活着就好。”

    顾锦年上前,将徐进搀扶起来,而后望着众人或多或少的伤痕,眼神也变得更加冰冷。

    “这就是尔等口中的发生一点摩擦?”

    顾锦年望着于延鹏,忍不住如此问道。

    此言一出,于延鹏也很直接,当场跪在地上,朝着顾锦年磕头。

    “请世子殿下恕罪。”

    “我等过于鲁莽,但看在我等并没有真正动狠手,还望世子殿下饶恕我等。”

    于延鹏很直接,他跪在地上,磕头认错。

    面对此景。

    顾锦年深吸一口气,他也不废话,直接看了一眼李龙道。

    “来人,将行刺本世子之人带上。”

    顾锦年开口,冷漠无情。

    “是。”

    李龙挥了挥手,很快几个将士直接将方才要行刺顾锦年的将领带到于延鹏面前。

    可这一次不等于延鹏开口,顾锦年的声音便已经响起。

    “来人,将他千刀万剐,以儆效尤。”

    顾锦年懒得废话。

    管他们找什么理由,今日不杀一杀这帮人的锐气,顾锦年就不信了。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这帮将士也没有任何迟疑,拿着一些小刀出来,再将此人固定住。

    “世子殿下饶命啊。”

    “于将军,于将军,救我,救我。”

    后者明显惶恐无比,顾锦年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开玩笑,是真的要将他千刀万剐啊。

    “世子殿下,这万万不可啊,此人乃是宁王麾下一员大将。”

    “他也是一时糊涂,您可以责罚他,怎么责罚都行,可若是杀了他的话,宁王必会大怒。”

    “这其实就是一场误会啊。”

    于延鹏连忙开口,为后者求情。

    “误会?”

    “行刺本世子,就是一场误会?”

    “好。”

    “本世子就当做是一场误会。”

    “可本世子今日就要将他千刀万剐。”

    “你奈本世子如何?”

    顾锦年可不管你这么多,什么误会不误会?

    行刺就是死罪。

    一点情面都不说。

    今日若是他不严惩此人,明日就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误会。

    他哪里有那么多时间去听解释?

    随着此言一出。

    杀猪般的嚎叫声响起,已经开始行刑了,就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他顾锦年就当做是误会。

    那又如何?

    他是大夏权贵,是大夏第一世子,就算是错杀又能如何?

    有本事进京去告状啊?

    给他们十个狗胆子,只怕他们也不敢。

    看着这一幕,于延鹏咽了口唾沫,他并不畏惧这种画面,身为将士,再可怕的事情他都经历过,他惊愕的是,顾锦年这般态度。

    嚎叫声不断响起,他被捆绑在木桩上,想要疯狂挣扎,可没有任何作用。

    他的嘴也被脏布塞住,喉咙里发出一些恐怖古怪的声音,面容扭曲,眼睛瞪的巨大,布满血丝,疼到窒息。

    顾锦年细心观察百姓的神色,他发现这些百姓没有一点畏惧,大部分百姓竟然流露出痛快的感觉。

    的确存在问题。

    只不过,自己做到这个地步,他们还没有人出来说话,这就让人很奇怪。

    想到这里,顾锦年一挥手,让人将尸首搬来。

    很快,之前被他们杀害的女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女子躺在木架上,已经绝了生机。

    随着女子的出现,有人脸色彻底动容,是一位中年男子,他看到这一幕后,深吸一口气,下意识就想要走出来,但却被一些百姓挡住,似乎不让他上前。

    “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顾锦年指着这木架上的女子,他望向于延鹏,直接问道。

    “回世子殿下。”

    “此女子勾结敌寇,传输军机情报,被末将手下斩杀。”

    “此人死不足惜。”

    于延鹏开口,一句话便给对方安了一个罪名。

    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尤其是通敌之罪。

    毕竟能通敌之人,都擅长伪装,即便是可以证明这个女子就是大夏百姓,一清二白,也存在嫌疑。

    因为间谍这种人群,最擅长的就是伪装啊。

    而且大部分的间谍,都是土生土长的大夏百姓,可能父辈都是大夏百姓,是上上一辈的事情,潜伏百年时间。

    等真正需要用的时候,这种人就很恐怖。

    但顾锦年真就不信,一个这样的弱女子,说她是间谍?

    即便真是,不应当直接活捉,再询问出各种信息吗?

    当场杀了?

    真当自己蠢吗?

    不就是找个理由,安个罪名。

    “通敌?”

    “倘若当真通敌,那就给本世子严查到底,周围所有村庄都给我查。”

    “将周围五十里内所有百姓全部给本世子带到此地来。”

    “让他们一个个认,看看是这人是什么身份,如若确定,直接屠村,一个都不放过。”

    “免得酿出大错。”

    顾锦年开口,语气冰冷无比。

    这些百姓肯定是受到胁迫,可具体是什么胁迫,顾锦年很难想到。

    但事情到这个地步,这群百姓不敢出面解释,顾锦年也不知道他们遭到什么胁迫,故而只能出此下策了。

    直接全杀,吓唬他们,横竖都是死,想来也有人会出来。

    的确。

    话说到这里。

    所有百姓脸色变了。

    “大人。”

    有人慌慌张张开口,声音都颤抖着。

    平白无故挨一刀子,谁愿意啊?

    “世子殿下。”

    “此事末将会办好。”

    “眼下应当搜查出奸细,这些百姓还有作用,如若全杀了,一来朝廷一定不会答应,到时候会怪罪世子殿下,二来耽误搜证,宁王也一定会怪罪末将。”

    “还请世子殿下三思而行。”

    于延鹏明显是急了,他猜到顾锦年是在做什么,所以立刻开口,让百姓们冷静下来。

    “本世子三思不三思,与你何干?”

    “莫说你这种人了,就算是宁王亲自来到本世子面前,本世子要杀的人,他也阻止不了。”

    “来人,速速搜查,五十里内,所有百姓全部给本世子带来。”

    “确定这女子来路,将其村所有人,无论男女老少,年幼妇孺,直接斩首示众。”

    顾锦年大声喊道,生怕别人听不见。

    这一刻,将士们其实是有些心惊的。

    屠村这种事情,可真不是小事啊,饶是顾锦年身份地位极高,这样做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只是还不等他们出面劝说。

    这些村民的声音彻底绷不住了,一个个出声。

    “大人,大人,此事与我等无关啊。”

    “请大人明鉴,此事与我等无关。”

    “大人,这人是吕家的女儿,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她是做什么的。”

    “请大人饶命啊。”

    声音响起,于延鹏脸色有些难看,不禁大声怒吼。

    “都给我闭嘴。”

    “一个个都不想活了?”

    于延鹏怒吼,眼神当中充满着杀机,注视着这帮人。

    啪。

    可下一刻,顾锦年持着马鞭,对准于延鹏直接抽打下去。

    马鞭裂空。

    当场使得于延鹏脸上多了一条血痕,而于延鹏吃痛咬牙,心中怒火冲天,可看到是顾锦年出手,一瞬间这股怒气全部藏在了心中。

    网

    “让你说话了吗?”

    “一直在这里喋喋不休,呱噪如狗。”

    “给本世子闭嘴。”

    顾锦年出声,真就给脸了?一直在这里喋喋不休的叫。

    听着如此辱骂,于延鹏面上不敢有半点怒色,一来是顾锦年身份太高了,二来是自己也打不过顾锦年身旁的强者。

    只能忍气吞声了。

    “本世子给尔等一次机会。”

    “如若尔等能够解释清楚,她到底是谁,洗刷她的冤屈,本世子可以饶尔等一命,如若尔等还藏藏掖掖,就休怪本世子诛杀尔等。”

    “本世子乃是大夏镇国公之子,顾锦年,前些日子本世子与孔圣对话,尔等大可放心。”

    “只要你们受有冤屈,本世子一定会为你们主持公道。”

    顾锦年亮出身份,就是希望他们能肆无忌惮的说出心底话来。

    可即便是如此,大部分人还是有些不理解。

    对他们来说,国公是什么级别,他们不理解,也或许是因为这帮人的来头也很大,王爷的麾下。

    比较起来,国公是外人,王爷是自己人,他们自然畏惧。

    “诸位乡亲父老,这世子殿下,就是为江陵郡百姓伸冤的世子啊,这事你们不可能不知道吧?”

    李龙出声。

    他补充了一句。

    这里是西北境,镇国公也好,世子殿下也罢,至于什么对话孔圣,这些百姓都不知道。

    但江陵郡的事情,这些百姓应该多多少少知道一二。

    果然,提到江陵郡,这些百姓一个个露出惊愕之色。

    “江陵郡的大人?”

    “您是为白鹭府百姓伸冤的那位大人?”

    “是真的吗?”

    果然,江陵郡的事情,在整个西北境影响很大,即便是这些百姓,也听闻过此事。

    “对。”

    “就是这位世子殿下解救江陵郡百姓。”

    “尔等如若当真有冤屈,直接说出即可,千万不要藏藏掖掖。”

    “藏着的话,只会让世子殿下不好办事,世子殿下特意赶来,就是为了帮诸位伸冤。”

    李龙继续开口,脸上带着笑意。

    果然听到这话,这些百姓彻底绷不住了。

    一个个聚集在顾锦年面前,随后跪在地上,叫苦连天。

    “请世子殿下救救我们的孩子吧。”

    “世子殿下,救命啊。”

    “大人,您可真的要帮帮我们,我们的孩子,都被他们抓走了,是他们让我们不得乱说一句话,只要说错一句话,就把我们孩子给杀了。”

    “还请大人出手,救救他们吧。”

    “世子殿下,此人是草民的女儿,她受了天大的冤屈啊。”

    一道道哭声响起。

    这一刻,他们绷不住了,大部分百姓是在地上磕头,哭着喊着求顾锦年救下他们的孩子,少部分百姓则是哭喊着求救,他们没有儿女。

    而之前的中年男子,则直接跪倒在顾锦年脚下,指着木架上的女子,伤心欲绝,嚎啕大哭。

    “于延鹏。”

    “尔等该死。”

    这一刻,顾锦年也总算明白,这些百姓为何不敢声张了。

    这帮畜生,居然把人家孩子给抓走,以他们的后代要挟。

    这换做谁,敢乱来啊?

    听着顾锦年的怒骂,于延鹏也彻底沉默了,到了这个时候,再怎么解释都没有任何作用。

    “前辈,劳烦您出手,查一查他们的孩童在何处。”

    “尽可能保护孩子。”

    顾锦年望着身旁的钱伟,希望他能出手。

    后者迟疑一二,毕竟他的主职是保护顾锦年,但想想数万精锐都在这里,他也不担心顾锦年遭遇什么麻烦。

    故而点了点头,直接开始搜查,一位武王去搜查附近,问题不大。

    不够顾锦年还是加派了一千铁骑跟着钱伟,怕需要人手帮忙。

    很快,顾锦年望向跪在木架旁的中年男子,不由出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锦年询问,他知道对方伤心欲绝,但还是要问清楚。

    “大人。”

    “我这女儿,冤啊。”

    他深吸一口气,而后又忍不住嚎哭起来,之前都忍着,现在也忍不住了,哭声响起,当下直接晕了过去。

    受到的打击太大了。

    “照顾好他。”

    顾锦年立刻让人照顾他,而有老者走了上来,望着木架上的尸体,不由老泪纵横道。

    “大人。”

    “这姑娘是我们村的人,叫吕玲,是个好姑娘啊,与同村一个吴姓姑娘相识,是从小的好友,那姑娘昨日婚嫁,吕玲这娃跟了过去,充当陪伴。”

    “本来是一件喜事,可没想到的是,这帮天杀的畜生路过,跑去参加喜宴,那东家也客气,不敢得罪这些军爷,好生招待一番。”

    “结果这帮天杀的畜生,看上了隔壁村嫁人的姑娘,硬生生把人糟蹋没了。”

    “又看上这娃娃,这娃娃也跑的快,见识不对就回来了,可没过多久,这帮人又追赶过来,她爹让她赶紧跑。”

    “可没想到,这一跑就是阴阳永隔啊。”

    “大人,您一定要为我们伸冤啊。”

    “求求您了。”

    村里的老者开口,将事情来龙去脉道出。

    随着老者开口。

    于延鹏突然发出大笑声。

    “哈哈哈哈。”

    “你们这群狗东西,伺候老子是你们的福气,顾锦年,老子知道死路一条,也不怕你什么了。”

    “这女人就是我派人杀的,那女人也是被我糟蹋的,你要杀要剐,随你便。”

    于延鹏发出大笑声,直接承认,根本就没有半点犹豫。

    可随着于延鹏话音落下。

    一道声音不禁响起。

    “大人。”

    “带头的不是他,是另外一个人,长得十分俊俏,只不过面色很白,很虚弱,应该是他们的大人,他们也是一口一口世子喊着。”

    “那个人是主犯。”

    人群中有人开口,向顾锦年解释,不是于延鹏做的事情。

    此言一出,于延鹏却大声吼道。

    “一人做事一人当,此事就是我做的,顾锦年,你要杀要剐,随便你。”

    “反正老子爽了,哈哈哈哈哈。”

    于延鹏继续开口。

    可他越是这样说,顾锦年越是不相信。

    骄兵悍将自古都有,但混到这个程度的将士,还真不敢这样乱来。

    这种从底层杀起来的将士,打心底还是有点血性和骨气,要是针对匈奴国的人胡作为非,这个可能性很大。

    对寻常百姓的可能性不大。

    能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令人发指的事情,往往都是一些无法无天之人。

    “小世子?”

    “李将军。”

    “派五千铁骑,给本世子搜查附近,他们应该没有跑远。”

    “加快点速度,应当抓得住。”

    “这是大夏龙符。”

    “见符如见帝,如若有人胆敢阻拦,格杀勿论。”

    顾锦年出声。

    仔细盘算一二,顾锦年猜得到,这帮人应该没有跑远。

    真要抓,一定抓得到。

    “末将敬遵圣旨。”

    李龙这回不敢怠慢了,大夏龙符都出来了,他连检查都不敢检查,因为没必要。

    当下,李龙派五千铁骑前去搜查,下达死命令。

    而于延鹏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他想要说什么,可顾锦年的声音,让他如坠冰窟。

    “别想着给你家世子洗脱罪名了。”

    “这件事情,不管本世子拿的出拿不出证据,你那个世子,必死无疑。”

    顾锦年声音冰冷。

    这件事情很明显就是那个宁王小世子做的。

    于延鹏说到底不就是想要顶罪吗?

    用自己的命,来换小世子的命。

    他认为自己顶罪,而且唯一的活口已经死了,其他人即便是指证作用性也不大。

    交给三司会审,也不一定能判小世子死罪,因为他顶罪了,一切好说。

    拿不出实质性的证据,顾锦年也奈何不了什么。

    可现在顾锦年的意思简单多了。

    管他有没有证据。

    他顾锦年想杀的人,还需要证据吗?

    半个时辰后。

    钱伟出现,踏空而来,出现在顾锦年面前。

    “回世子殿下,十里外有一处山崖,藏着七十四名孩童,有重兵把守,预计一千五百人,已被老夫全部镇压,七十四孩童没有大碍。”

    钱伟开口。

    他是武王。

    可破甲三千。

    一千五百人,在他面前不值一提。

    “多谢前辈。”

    “再劳烦前辈一番,顺着南方直行,看看沿路上有没有逃亡的宁王士兵。”

    “若是有,无论如何,将其阻拦,把他们全部带过来。”

    顾锦年深深感激,同时让钱伟再帮自己一个忙。

    “好。”

    钱伟这回也没想什么,直接独自一人,前往南方搜寻。

    孩童归来,这些百姓一个个激动无比,纷纷带着孩子跪在顾锦年面前。

    面对此景,顾锦年让李龙照顾好他们。

    同时就在这里静等消息。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两个半时辰。

    终于,铁骑回来了。

    带着另外一支队伍回来。

    这支队伍人数不多,大约五百来人,此时此刻面色凝重,他们骑乘着战马。

    簇拥着人群当中的一名少年。

    少年骑着一匹血色战马,长相英俊,大约十七八岁,可面容惨白,有一种过度放纵的感觉。

    此时此刻,少年脸色有些难看,他被强制性押回来了。

    这让他很不爽。

    极度不爽。

    这人便是宁王最小的儿子,冷心世子,大夏皇室,李冷心。

    李冷心目光不善的注视着周围。

    他内心极度不爽。

    他是谁?

    他是西北的土皇帝,他爹是西北的天,即便是祁林王也要给自己父亲三分薄面。

    而自己在西北境内,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却没想到一件这样的事情,居然被顾锦年抓住了。

    不过他心里有数,知道顾锦年的威名,只不过就是同为世子,他打心底还是有傲气的。

    “锦年。”

    “许久不见。”

    “我是你哥哥,李冷心。”

    “这是一场误会。”

    “你我都是一家人,没必要如此。”

    李冷心登场。

    他收敛眼中的暴戾,但脸上也没有什么温和,而是平静看向顾锦年,自称是顾锦年的哥哥。

    实际上的确如此。

    李冷心是皇家直系。

    顾锦年也只能算个旁系罢了。

    两人都是世子,非要按血脉来的话,顾锦年不如李冷心。

    但要按实际来说,顾锦年的地位,还是高李冷心半截。

    “下马。”

    顾锦年望着李冷心,声音冷漠,对方出现之后,他就一直关注着。

    那暴戾的眼神,就让顾锦年心中产生巨大厌恶。

    战马上。

    李冷心听着顾锦年出声,心中的愤怒瞬间浓厚起来。

    身为西北的土皇帝,除了自己父亲和大哥可以这样训斥自己,其他人算什么?

    你顾锦年不过是个外戚,自己是李氏皇族,正儿八经的直系血脉,你有什么资格让自己下马?

    “锦年。”

    “有些事情,我们自家人协商就好。”

    “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是我手下做事过于凶狠,这样,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再赔偿他们一万两白银,你觉得如何?”

    李冷心典型就是那种土皇帝当惯了的人。

    糟蹋一个人,杀了一个无辜的女子,想用一万两白银来解决?

    而且说话态度,看似平静,可依旧充满着一种蔑视。

    不是蔑视顾锦年。

    而是蔑视这群百姓。

    在他看来,这些百姓的生死算的了什么?

    杀了就杀了。

    又能如何?

    说到底也不过是一群贱民罢了。

    这种眼神,这种想法,让顾锦年心中的杀意更加浓烈。

    “本世子最后说一遍。”

    “下马!”

    顾锦年冷漠无比。

    这是他最后一句话。

    听到这话,李冷心面色不太好看了。

    但自知理亏一些,李冷心还是下了马。

    “过来。”

    顾锦年望着李冷心,让他自己走过来。

    “锦年。”

    “兄长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这里终究是西北地境,我父王镇守此地,你没必要如此。”

    “说了,这是我们自家的事情,可以私下协商,一万两不够,兄长赔五万两如何?”

    他继续开口,而且财大气粗,直接答应赔五万两白银。

    听到这话。

    顾锦年依旧是冷冰冰的一句话。

    “过来。”

    这声音,不容置疑。

    李冷心咽了口唾沫,不是畏惧,而是想要将怒火压下。

    从小到大就没有人敢这样与他说话。

    顾锦年一个外戚,有什么资格跟自己如此对话?

    还敢用吩咐的口吻。

    这里还是西北地境,不是大夏王朝。

    “我就不过去,你奈我如何?”

    李冷心开口。

    他望着顾锦年,有些压抑不住了。

    “拉弓!”

    顾锦年也不啰嗦,直接下达军令,让将士们拉弓。

    当下,数千铁骑拉弓,死死锁定李冷心等人,只要顾锦年一声令下,保证万箭穿心。

    “锦年。”

    “你当真要将事情闹到这个地步?”

    “我最后说一遍,这件事情,与兄长无关。”

    “不过兄长的确没有管好手下,这个错误,兄长认。”

    “可以给予一切赔偿。”

    “即便是你想要了他们的命,为兄都不啰嗦一句。”

    “可你这样针对我,这是何意?”

    “你就不怕走不出这西北之境?”

    望着杀机毕露的弓箭,李冷心深吸一口气,他很想要大骂顾锦年,可他不敢。

    因为他怕顾锦年失了智,真的放箭。

    “最后一遍。”

    “过来。”

    顾锦年就这么盯着李冷心,反反复复就是这两个字。

    让他过来。

    此时此刻。

    李冷心也恼火了。

    他向前走着,他倒要看看顾锦年想要做什么。

    而他的侍卫劝拦下来,但李冷心直接无视,他也不想过来,可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很快,当李冷心来到顾锦年面前一丈时。

    啪。

    马鞭落下。

    直接抽在李冷心脸上。

    这一鞭子,顾锦年可是用了全力。

    一瞬间,李冷心脸上出现一道深深的血痕,眼睛都有可能被抽裂开了,痛的他当场居然喊不出声来。

    直到愣了一会,那无与伦比的痛感瞬间袭来。

    “你们想要做什么?”

    “放肆,你们敢伤世子殿下。”

    “尔等疯了?”

    这回,李冷心的侍卫彻底爆炸,他们没想到,顾锦年居然敢下如此狠手。

    抽一鞭子也就算了。

    没想到抽的这么凶,这一鞭子下去,绝对要破相,而且眼睛都得瞎。

    “放箭。”

    “再有杂声,杀绝为止。”

    顾锦年大吼一声。

    李冷心的将士,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助纣为虐,并且参与了这件事情。

    一个个都别想跑。

    随着顾锦年声音落下,当下一只只铁箭射杀出去,弓箭近距离的威力依旧恐怖。

    而且如此近距离,直接朝着喉咙或者脑袋部位射杀。

    一个个侍卫倒在地上,口吐鲜血,身子抽搐。

    这五百精锐,一个照面几乎全部死光。

    把一旁的于延鹏看傻了。

    “顾锦年。”

    “这件事情,是我做的,是我做的,与小世子无关,你这样出手,你是要强行栽赃嫁祸啊。”

    “你有什么就冲着我来,一人做事一人当。”

    于延鹏大声喊着,他歇斯底里的大吼。

    因为他深深的明白,自己认错认罚,死了没什么,可要是小世子死了,他全家也别想好过了。

    可惜。

    顾锦年没有理会于延鹏。

    而是手持马鞭,对着在地上爬滚的李冷心继续抽打。

    每一鞭子,都狠辣无比。

    抽在李冷心身上,一道道可以见到骨头或者血肉的痕迹出现。

    即便是久经?

    ?场的将士们看到这一幕,也不由眼皮直跳。

    这太狠了。

    至于周围的百姓,却一个个大呼痛快,当然那些孩童都被喊回房内了。

    “身为皇室。”

    “你胡作为非也就算了,居然残害百姓,做出如此令人发指之事。”

    “你这种人,就是在抹黑大夏皇室。”

    “李冷心。”

    “不要说你是宁王最疼的儿子,就算你是宁王,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本世子照杀不误。”

    顾锦年疯狂抽打着李冷心。

    不过他每一鞭子里面都灌入了仙道之力,可以保证李冷心不会死。

    倒不是怕他死。

    而是怕他死的太痛快了。

    此时此刻。

    李冷心在地上疯狂爬滚着,他痛到牙齿都要咬碎。

    痛到失去理智。

    无法说出任何一句话来。

    他也不知道顾锦年会这么凶残。

    若是知道,他打死都不会回来。

    一鞭子。

    十鞭子。

    五十鞭子。

    顾锦年足足抽打了一个时辰,李冷心早已经遍体鳞伤。

    但顾锦年也狠,直接给他喂了一颗灵药,这是瑶池仙子给自己的。

    绝对可以保证李冷心不会死。

    而且意识清醒。

    待李冷心恢复部分意识后。

    顾锦年的声音再度响起。

    “去拿一桶盐来。”

    “给我均匀涂抹在他的伤口上。”

    “还有刚才被千刀万剐的人,也给本世子涂抹粗盐。”

    顾锦年下达命令。

    他不急着杀李冷心。

    他要折磨。

    让他感受到绝望。

    “世子殿下。”

    “这.....不妥啊。”

    “他毕竟是宁王的世子殿下。”

    “只怕宁王已经知晓此事,估计要不了多久,他的人就会赶来啊。”

    “该惩罚也惩罚了,没必要继续闹下去啊,世子殿下。”

    李龙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现在惩罚也惩罚了,该收手了。

    “宁王来了又如何?”

    “莫说是宁王世子,就算是皇子来了,本世子也照杀不误。”

    “不要废话,取盐。”

    顾锦年不啰嗦。

    宁王又怎样?

    自己爷爷只怕已经收到消息。

    想都想的到,一定快马加鞭赶来。

    就算宁王亲临此地。

    有老爷子罩着,顾锦年根本无惧。

    但的确。

    远处。

    一支万人铁骑,也的的确确朝着此处赶来。

    这支铁骑很恐怖。

    穿着黑色战甲。

    一个个都散发出强大的气息。

    这是宁王最强的铁骑。

    没有之一。

    名为黑水铁骑。

    ---

    ---

    四点钟强行起床,写完一章。

    就是怕大家难受。

    也算是尽力了。

    求月票!!!拜谢!七月补觉去!!!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9566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956620.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