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二章:国公之怒,杀意恐怖,四千人头落地!

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二章:国公之怒,杀意恐怖,四千人头落地!

新书推荐:诸神往事神灵遗囚世子不厚道逆灵惊神三尺长剑荡人间梦蝶成双武神图箓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天地武库我只想好好的修仙

    村庄内。

    李冷心躺在地上,他眼神当中已经是恐惧了,再也没有半点嚣张。

    他是西北的土皇帝,做的坏事不少,前天做的事情,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很出格的事情。

    却没想到落到了顾锦年手中。

    而此时此刻。

    随着顾锦年一声令下,几个将士直接将李冷心架起来了,随后一些百姓送来粗盐。

    在顾锦年的注视下,均匀涂抹在李冷心身上。

    刹那间,更加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了。

    满是鲜血的伤口上,沾染着粗盐,这种疼痛是世间极致啊。

    李冷心全身上下都在发抖,是身体本能的发抖,根本压制不住。

    这种极刑,使得周围众人看的有些心惊肉跳。

    李龙等人倒不是因为残忍而皱眉,主要是因为这个李冷心身份太不一般了。

    这样的人,你说罚一下也就算了,行这样的极刑,说句难听点的话,等宁王知道了,会不会找麻烦?

    好在的是,顾锦年也是世子,而且地位要比李冷心高一些。

    不然的话,就这件事情,在场所有人都别想逃脱干系。

    李冷心痛不欲生。

    但还有一批痛不欲生的人,但凡参与这件事情的人,顾锦年可不打算放过一个人。

    足足折磨一个多时辰后。

    终于,顾锦年伸出手来,让众人停下了。

    当下,顾锦年来到李冷心面前,打入一道灵气,使得对方意识逐渐清醒。

    “李冷心。”

    “本世子问你。”

    “若你如实回答,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念在你是大夏皇室。”

    “可要是你死不承认,本世子若彻查出结果,定让你亲自尝尝十大酷刑。”

    顾锦年神色认真,他不开玩笑,要是李冷心老老实实承认,该罚的也罚了,让他痛快死去很正常。

    可如若他不老实承认的话,顾锦年就让他生不如死。

    “让我见到我父王,只要见到我父王,我什么都交代。”

    李冷心几乎是咬着牙开口。

    咬牙的原因不是恨顾锦年,而是痛的太难受了,不咬牙根本无法集中精神回答。

    “你没有资格与我谈条件。”

    “来龙去脉,你说清楚,我可以让你死之前见到你父王一面。”

    顾锦年淡淡开口。

    “只要我承认,你便.....能让我见到我父王?”

    李冷心开口,他现在不在乎承认或者不承认,他就想要见到自己的父王。

    死之前能见到就行了。

    只要见到自己父王,他就可以保证顾锦年杀不了他。

    可现在他是真的害怕顾锦年要杀他。

    “我答应你。”

    顾锦年知道李冷心再想什么,但这一切无所谓,他说了就算是宁王来了,李冷心也得死。

    “我承认。”

    “这些事情是我做的。”

    李冷心深吸一口气,他实在是痛到怀疑人生,说话都哆嗦着。

    “道出全部过程。”

    顾锦年声音冷冽。

    只是承认没有任何作用,他要李冷心说出来龙去脉。

    不过为了能让李冷心说出来,顾锦年加持了仙道之力,让他没有那么难受。

    如此,李冷心这才能正常开口。

    只不过他的声音依旧带着颤意,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出来了。

    他们的确是在搜索敌国间谍,只不过这件事情跟他们没有太大关系,而是知道有人窃取宁王府机密。

    故而他主动请缨,带着六千铁骑开始搜索。

    美曰其名是搜索间谍,其实就是出来耀武扬威,恰好来到一个村庄,看到有人迎娶新娘。

    李冷心见其有些姿色,再加上对方单纯无邪,所以动了一些邪念,直接糟蹋了对方。

    至于这个伴娘,则赏给手下人。

    “锦年老弟。”

    “我当时真的一下糊涂了,做完事情后,我也后悔不已。”

    “我立刻补偿了三千两白银给他们家,三千两白银,足够买十个新娘了。”

    “锦年老弟,这件事情兄长承认错误,你方才惩罚的一切,兄长绝不记恨你。”

    “这也算是对兄长的一个教训。”

    “这样,我让我母亲拿出十万两黄金出来,改善这块地方百姓生活,你觉得如何?”

    “我可以保证让他们每个人以后不再为温饱担忧,家家户户的孩子都能上私塾,十万两黄金,绝对是能弥补一切的。”

    李冷心开口。

    眼下他意识彻底恢复,紧接着看向顾锦年,把心中所有的话全部说出来。

    李冷心很聪明,知道顾锦年在乎的是百姓,但他更加知道百姓需要的是什么东西。

    退一步说,人已经死了,他们要报仇,要伸冤,其实意义不大。

    倘若能改善他们的生活质量,人都是自私的,十万两黄金平分一下,这辈子真不需要为生活担忧,而且自己的后代也能上学。

    这是造福众人啊。

    的确。

    随着李冷心开口,许多人心动了,老一辈的还好,他们半只脚踏入棺材里面,对这种钱财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可中年人,却一个个激动不已,呼吸都有些小急促,甚至只怕已经有人做好了打算,或者在盘算自己能分到多少黄金。

    这就是权贵恐怖的地方。

    即便是做错了一件事情,可当他拿出一笔可观的银两,那么他所做的一切事情,都会被人原谅。

    《最初进化》

    银两对不缺的人来说算不了什么。

    但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意义太大了。

    听着李冷秋所言。

    顾锦年心中充满着冷意。

    这绝对不是李冷秋第一次这样做,说句难听点的话,他能说出这种话来,就证明他早就做好了出事的准备。

    倘若今日来的不是他顾锦年,而是一位大儒,估计当真会有所动摇。

    “大人,其实我们觉得也不是不行,若能给补偿的话,这件事情我们可以去说情。”

    “是啊,人已经死了,我们厚葬她们,每年都去祭墓,这也算是最后的圆满。”

    一些声音终于是忍不住响起了。

    是百姓的声音。

    十万两黄金对他们的冲击力太大了。

    等于是一百万两白银,一万万枚铜币啊。

    相当于两条普通百姓的命,换一个亿来。

    有几个人能在一亿这个数字面前不动摇?

    尤其是这些穷苦的百姓,还住在这种废墟之地,他们每个月的收入,估计不到十两白银。

    这个天文数字,让他们抛开了一切怨恨,取而代之的是内心欲望。

    算起来,两个村子即便是全部加上,也就五六百人,平摊下来一个人可以分到二百两黄金,就是一人二十万枚铜钱。

    二十年的净收入。

    而且这还是按人头分啊,如果是按户来分的话,估计至少六七百两黄金,也就是六十年的收入。

    他们动摇了。

    是真正的动摇了。

    “此事,不是银两可以解决。”

    “杀人就要偿命。”

    “银两补偿,本世子也会让他们拿出来。”

    “但给的是死者家人,尔等面对不公,不敢站出来,本世子理解,人有畏惧之心,这是人之常理,可尔等没有站出来为他人打抱不平。”

    “却还想要瓜分补偿,这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一切的补偿银两,与尔等无关。”

    顾锦年声音平静,没有太冷漠,但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人家的女儿死了,伤心欲绝,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你们就想着如何分补偿金?

    这太恶心人了。

    顾锦年是不会答应的。

    即便是这些百姓答应,他也不会答应。

    听到顾锦年所言,李冷心眼神深处藏着恨意,极大的恨意。

    只不过,他现在不敢发作。

    他需要等父王来。

    只要等到自己父王来了。

    一切好说。

    轰隆隆。

    轰隆隆。

    就在此时。

    震耳欲聋的声音在远处响起。

    抬眼望去,西边卷起数十丈的黄沙,战马奔腾之声,让在场所有人不禁皱眉。

    李龙更是第一时间开口。

    “列阵。”

    他没有废话,不管谁来了,是不是李冷心的救兵前来,他都要保护好顾锦年。

    随着列阵二字响起。

    当下。

    所有将士们开始列阵准备着,随时准备出击。

    铁骑将这里重重包围。

    钱伟更是做好一切准备。

    至于李冷心,也在这一刻露出了喜色。

    他相信这一定是救兵来了。

    踏踏踏!

    踏踏踏!

    恐怖的马蹄声响起,使得大地震颤,同样是大军,可对方的气势明显要比常山军强大不少,军队还没出现,就已经产生一种巨大的压迫感了。

    “是黑水铁骑。”

    有将士皱眉,猜到了对方是谁。

    “黑水铁骑?”

    “宁王麾下最强铁骑?”

    “这要是黑水铁骑,就不太好了。”

    听到黑水铁骑这四个字,所有人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整个东荒境,有四大铁骑号称无敌。

    匈奴铁骑排名第一,战马无敌,而且匈奴将士天生就具备强大的骑射天赋。

    大金铁骑,战马极好,通过龙米喂养,比匈奴战马还要强大一些,不过将士的骑射能力,还是不如匈奴人好。

    匈奴人即便是妇孺,百步内射箭,几乎是百发百中,更何况一些受过训练的?

    第三名则是红莲铁骑,祁林王麾下大军,后来一部分归属永盛大帝,一部分还在祁林王手中,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永盛大帝给予祁林王异姓王的封号。

    是一种补偿。

    第四名则是黑水铁骑。

    除了匈奴铁骑之外,其余三大铁骑,其实实力相差不了太多,无非是数量问题。

    一个匈奴铁骑,可以同时与其余三大铁骑作战,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三大铁骑围杀不了一名匈奴铁骑,如果下达死命令的情况下,一名匈奴铁骑可以在包围的情况下,拼死一名甚至两名铁骑。

    这就是匈奴铁骑的强大之处。

    否则当年也不可能夺取大夏十二边境。

    黑水铁骑的威名,在大夏境内算得上是如雷贯耳。

    只是,人群当中,顾锦年却显得无比的平静。

    大约一刻钟后。

    黑压压的铁骑将周围团团围住,一道道吼声也在这一刻响起。

    “奉宁王之令,前来护卫世子。”

    声音如雷,在这片区域响彻。

    马蹄之声不断,营造出一种压迫感。

    三道人影也缓缓走进这村庄内。

    这三道人影,穿着黑色甲胄,面上更是戴着刻有诡异花纹的面具,他们胯下的战马,比一般战马要高大一倍有余。

    马身健硕,披着轻甲,就连蹄子都被黑铁包裹着。

    这是轻甲战马。

    战马好不好,不仅仅是看跑的快不快,还要看一样东西,那就是负重能力,以及体魄等等。

    基本上负重能力越强的战马,那么品质就越好。

    战场厮杀,有各种陷阱,还有长矛阵这种东西,所以有一些战马必须要全副武装,先不说身上本来就驮着一个三四百斤的人,光是身上的战甲,哪怕是这种轻甲。

    至少也有三百斤重。

    也就是说,必须要负重接近千斤,而且到了战场上速度还不能太慢,比不上一些轻骑兵很正常,但绝对不能太慢,太慢的话就是活靶子。

    所以这种战马价值不菲,死一匹就是少一匹。

    大夏王朝,一匹战马的价值,绝对要比一名骑兵本身珍贵,这种战马培养起来极其之难,是各大势力争抢的资源之一,也是各国都在培养的东西。

    可以说,那个王朝能培养出绝世的战马,那个王朝基本上军事力量就可以得到大大的提升。

    再没有战争兵器改革的情况下,轻骑兵,轻甲骑兵,重骑兵,就是统治战场的绝对核心。

    因为在骑兵面前,可以随意冲烂几十人组建的步兵方阵,顺便杀几个。

    轻甲骑兵,可以随意屠杀几十人组建的步兵方阵。

    要是重骑兵的话,就算是一百人组建的步兵方阵,也会被轻而易举屠杀。

    是单方面的屠杀。

    这绝对不是吹嘘,而是事实证明过的。

    最简单的数据,战马配合骑兵的高度,差不多有两丈左右,也就是六米左右。

    而个人身高就算是两米,也相差三倍。

    也就是说,冲向你的可不是一匹战马,而是一座移动房屋,都不需要骑兵出手,光是战马抬起脚来,就能把你踩死。

    这黑水铁骑胯下的战马,正是极品中的极品,战马之上的人,也不是等闲之辈。

    他们穿着铁甲,目光冰冷,朝着这里走来。

    常山军固然人数多,可面对这三道身影,眼神当中还是情不自禁的流露出恐惧之色。

    “世子殿下。”

    “老夫可以保你周全,但要是动手杀他们的话,只怕很难,最对可抵一千铁骑。”

    钱伟开口。

    他身为武王强者,可面对黑水铁骑,却没有太大的自信。

    寻常铁骑,他可破甲三千。

    这种铁骑,他只能破甲一千。

    这就是黑水铁骑的强大之处。

    “无妨。”

    “他们不敢动我。”

    顾锦年开口,他很自信,算了算时间,自己老爷子也应该快到了。

    踏!踏!踏!

    三道身影出现,他们骑在战马之上,朝着顾锦年等人走来。

    同时目光也落在了李冷心身上。

    只不过他们没有发怒,而是在顾锦年三十米外止步。

    “末将周威,奉宁王之令,前来护卫世子殿下。”

    “还请顾世子放我家世子离开。”

    “无论发生任何事情,宁王会给镇国公一个交代。”

    周威的声音响起。

    他自报家门,气息很强,他的声音,传到此处,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感觉。

    不是高高在上。

    但也好不到哪里去,没有半点恭维。

    并且这不是协商。

    而是通知一般。

    “李冷心所作所为,令人发指,玷了皇家名声,更残害女子。”

    “宁王不需要给任何交代,本世子会给他一个交代。”

    顾锦年出声。

    他没有半点退让,直接说明自己的态度。

    “顾世子。”

    “末将不是来与您协商的,而是来通知您的。”

    “宁王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

    “他说了,会给您交代,就是会给您交代。”

    “至于其他的,末将不管。”

    “现在,将人交出来。”

    “不要使末将难做,常山军挡不住我们黑水铁骑。”

    “而且,即便是有武王强者,也挡不住我等,黑水铁骑也有武王。”

    周威出声。

    他一字一句,目光直视着顾锦年,那眼神当中充满着淡漠。

    他不怕顾锦年,也不畏惧顾锦年所有的势力与背景。

    因为论背景,宁王比顾锦年强太多了。

    论势力,一万常山军绝对打不过他们一万黑水铁骑,就算再加三万,也打不过他们。

    至于武王,他们也有武王级的强者。

    现在,是不想折了顾锦年的面子,不然早就开始抢人了。

    还需要啰嗦这么多?

    “哦?”

    “这就是传闻当中的黑水铁骑?”

    “当真是霸气啊,比老夫还要霸气啊。”

    可就在此时。

    还不等顾锦年出声时,一道声音,却让在场所有人惊愕了。

    是镇国公的声音。

    他人还没有来,声音却已经到了。

    下一刻。

    镇国公的身影,出现在顾锦年面前,他穿着一件素衣,负手而立,面容上满是冷意,虽白发苍苍,可那股霸气,没有丝毫减少。

    “爷爷?”

    顾锦年有些惊喜,没想到自己爷爷居然到了。

    他算了时间,自己爷爷应该是要到了,但迟迟没听见任何动静,下意识以为自己爷爷还在赶路,却没想到已经来了。

    “锦年。”

    “先等等,爷爷把这件事情处理完了,再与你好好聊聊。”

    镇国公淡淡开口,他的目光,却落在周威等人身上。

    “末将参见镇国公。”

    看到镇国公出面,周威三人立刻下马。

    他们也没想到,镇国公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当然,他们之前是知道镇国公会来,可没想到就这么巧。

    对于顾锦年,他们可以不那么恭敬,因为顾锦年没有任何军功,他们是驰骋沙场的将士,想要赢得他们的尊重,就必须要上战场。

    不上战场,说什么都没用。

    管你是世子还是太孙,该怎么就怎么,其他一概不说。

    但镇国公不一样,见到镇国公,这些人不敢托大,连忙下马恭敬礼拜。

    常山军将士们也齐齐开口。

    镇国公顾元。

    可是大夏战神啊。

    他们如何不尊重?

    看到三人下马,镇国公眼神当中显得无比平静。

    “自掌二十。”

    镇国公淡淡开口,让他们自掌二十。

    此言一出。

    三人不由一愣,尤其是周威,更是抱拳道。

    “国公大人,末将是奉了宁王之令。”

    “再者,末将也没有做任何出格之事,国公大人........”

    他搬出自己身后的人物出来,想要让镇国公衡量一番。

    可顾老爷子的声音再度响起。

    “自掌三十。”

    声音冷漠,但却充满着坚定,不给他们任何解释。

    “国公大人。”

    “自掌五十。”

    “不要让老夫亲自出手。”

    镇国公再度开口,只是他最后一句话,如果不遵从,下场绝对比死还要难受。

    果然。

    话说到这里,周威三人不敢再说什么了。

    他们摘下自己的铁制面具。

    低着头。

    对着自己的脸狠狠抽打。

    啪!啪!啪!

    每一下都清脆响亮,绝对是重力,不敢有半点投机取巧。

    在镇国公面前投机取巧,那就是找死。

    这一刻,所有人看着周威三人自掌。

    国公的威严,也在这一刻彰显无遗。

    身后的顾锦年望着这一切,心中更是不由感慨万千。

    什么叫做权力?

    什么叫做威严?

    什么叫做霸气?

    这就叫做权力,这就是威严,这才是真正的霸气啊。

    都不用自己出手,让你掌嘴就掌嘴。

    顾锦年明白,自己老爷子之所以有如此强的压迫感,不是因为他是国公,而是因为他在战场上的赫赫凶名,是自己杀出来的,靠血肉之躯战出来的。

    而不是皇权特封的。

    五十掌掴后。

    周威三人脸颊已经红肿,但他们没有丝毫皱眉,连呲牙都没有呲一下。

    “国公大人。”

    “可满意否?”

    周威低着头,恭恭敬敬的询问镇国公满不满意。

    然而顾老爷子没有理会他们三人,而是看向顾锦年道。

    “锦年,你还满意吗?”

    顾老爷子直接问道。

    “还行。”

    顾锦年点了点头,老爷子来了,他也彻底无惧一切,内心的底气,达到极致。

    这一刻就算是宁王来了,他都不怕。

    “好。”

    顾老爷子点了点头,可下一刻,他一抬手,一股恐怖的力量杀出,直接将周威三人击飞,将其筋脉当场打断,凶猛无比。

    “狗一样的东西。”

    “敢招惹老夫的孙子?”

    “你们是不是活腻了?”

    “还是把老夫当做死人?”

    “张口宁王,闭口宁王?你们让宁王给老夫滚过来,看看宁王在老夫面前敢不敢如此嚣张?”

    “要是宁王来了,说上两句老夫这个孙儿,老夫还真没什么好说的。”

    “你们算什么东西?”

    顾老爷子的声音响起。

    他是真的怒了。

    顾锦年是谁?是自己的宝贝孙子。

    是顾家的命根子。

    顾锦年代表顾家,天下谁不知道?你要说宁王来了,当真说了顾锦年几句不是,他还真不会多说什么,长辈说两句晚辈很正常。

    可这帮人是什么?

    是宁王麾下的将士而已,说难听点不就是上下属的关系?

    手底下的将军,就算是再有能力,也是属下,顾锦年是世子,是他镇国公的孙子,两者地位相差十万八千里。

    有宁王撑腰又如何?

    这意思是不是说,宁王就要比他镇国公了不起?

    周威三人倒飞十几米外,他们口吐鲜血,体内筋脉被震断,武道之力算是被废掉一半了,内心无比沉重,可却还要撑着一口气,赶紧起身。

    “请国公恕罪,末将只是为了完成军令,并非是有意针对世子殿下,还请国公大人恕罪。”

    受了如此大的欺辱,周威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道歉,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这位镇国公到底有多可怕。

    同时这个周威也的确聪明,他瞬间便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完成军令?”

    “谁下的军令要袭杀老夫的孙儿?”

    “是宁王下达的军令?”

    “你现在说一句是,老夫立刻率五十万大军,踏平西北二境。”

    顾老爷子声音极大,眼神之中充满着杀机。

    他真正的怒,不是因为周威几人态度不行,身为国公,他十分清楚,类似于周威这样的人,有时候也是左右为难,宁王下达的命令,若是他不遵守的话。

    下场会更惨。

    如果是正常情况,方才掌掴五十,顾老爷子也会放他们离开,不会继续生事。

    可真正让顾老爷子愤怒的是,他得知这帮人要行刺顾锦年。

    这才是他愤怒的地方。

    虽然陛下派了武王强者保护,没有大碍,可有人居然起了这样的心思,如何不让他愤怒?

    说句难听点的话,就连孔家都知道,只能通过言语上的抨击针对顾锦年,而不敢真正下死手。

    结果现在有一个王爷的世子,居然派四千兵马,围剿自己的孙子?

    这口气,顾老爷子咽的下去吗?

    “国公息怒。”

    “末将绝无此意,宁王也绝对没有这种想法。”

    周威是彻底慌了,他哪里敢这样承认啊。

    只有当过兵的人才知道,眼前这位镇国公,是真正的凶神,他相信只要自己敢说是,顾老爷子一定会派五十万大军,与宁王厮杀。

    皇帝来了估计都没用。

    当初边境十二城失守,顾老爷子可是违背皇令的存在,硬生生带着一支铁骑,屠杀了数万匈奴铁骑。

    使得匈奴国听到顾元二字就浑身颤抖。

    匈奴国为何能安静这么多年?主要还是因为镇国公。

    如果不是镇国公,边境也不会如此安宁。

    而匈奴国最盼的,就是镇国公早点老死,他们甚至都不在乎皇帝死不死,就希望镇国公早点死,仿佛只要镇国公死了,匈奴国就除掉了最大的隐患一般。

    “没有?”

    “没有还敢派人围杀我孙儿?”

    “行。”

    “那你回去,告诉宁王,让他三日之内,给老夫赶到边境。”

    “老夫要他亲自过来,解释清楚。”

    “若是三日内,他不来边境,与老夫解释清楚,与匈奴国开不开战,老夫不知道。”

    “但老夫绝对会让宁王府付出惨痛代价。”

    镇国公开口。

    他霸气无比。

    要让宁王亲自过来解释,而且赤果果的威胁。

    不来解释。

    就杀你全家。

    一个都不留。

    谁来了都没用,皇帝也不行。

    听着这话,众将士一个个心中都在发抖,哪怕是常山军的将士,也一个个内心发抖。

    一来是国公的凶威,让他们害怕,即便这件事情跟自己无关。

    二来是顾老爷子的霸气,让他们兴奋的发抖,这才叫做国公啊,大夏战神当真一点都没错。

    “国公息怒。”

    “末将一定转述。”

    “只是小世子殿下,可否让末将带回。”

    “这件事情,宁王说过,一定会给予您一个交代。”

    “还望国公大人海涵。”

    对方开口,到了这一刻,还是希望能带走李冷心。

    可提到李冷心。

    顾老爷子更加愤怒了。

    他也不说话,而是来到李冷心面前,直接取出几根银针,插在他的天灵盖上,封住他的生机,免得他直接死去。

    而与此同时,李冷心的意识,在这一刻达到前所未有的清醒。

    一切的感觉,比曾经还要清晰十倍。

    可李冷心莫名产生了恐惧,面对顾元,他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啪。

    顾老爷子抬手,朝着他心脏拍了一掌,紧接着一股强大的武道之力没入他体内,就如同刀片一般,在他体内生刮。

    这种疼痛,让人几乎绝望。

    比伤口撒盐疼十倍。

    这基本上是恐怖的极刑之一,肉身所能承受最恐怖的疼痛极限。

    在往上也就没什么了。

    镇国公身经百战,自然懂得各种审问逼供手段。

    让一个人生不如死,对他来说太简单了。

    咔嚓。

    不过这还没完,镇国公直接打断李冷心的双臂双腿,在关节地方更是用武道之力粉碎。

    就算请来神医治,只怕也要付出极其可观的代价,而且不一定能治好来。

    镇国公就是凶,直接废掉李冷心。

    让他彻底沦为废人。

    此时此刻,李冷心连喊都喊不出来了,他痛到挣扎,疯狂的挣扎,木桩都在颤抖。

    他后悔了。

    是彻底后悔了。

    后悔来这里,后悔做这样的事情,更后悔被顾锦年抓到。

    早知道如此,他就不派人去刺杀顾锦年了,直接走人,回到王府内,顾锦年也不敢如此。

    自己也不会落个这样的下场啊。

    “来人。”

    解决完李冷心后,镇国公继续开口,面无表情。

    “末将在。”

    声音响起,李龙第一个回应,来到镇国公面前。

    “将此次参与围剿世子之人,全部缉拿,斩首示众。”

    “主要参与者,给老夫当场千刀万剐。”

    镇国公继续开口。

    他没有那么多废话也不想啰嗦什么,从边境赶来,他就是要立威。

    为顾锦年立威。

    也是告诉天下人,得罪顾锦年的下场是什么。

    就算是辱骂顾锦年一句,他顾元也不会放过对方,更何况敢行刺?

    吃了熊心豹子胆?

    镇国公一声令下,李龙根本不敢拒绝,他只是内心震撼,面上直接回应。

    “末将遵令。”

    大夏镇国公。

    敢用镇国二字为封号的存在,国公之首,他区区一个常山军统领算什么?

    得罪顾老爷子,他这辈子都别想好过。

    而且镇国公掌控西北所有军事权力,这是陛下赐予的权力,常山军是西北境内的军营,自然要听从镇国公的安排。

    随着此言一出。

    不少宁王将士傻了。

    一个个开始鬼哭狼嚎,各种喊冤。

    他们认为,自己只是接了军令而已,并非是自己主愿,恳请镇国公放过他们一马。

    面对此景。

    顾锦年都不由出声。

    “爷爷。”

    “不需要杀这么多人,只要将主次分清即可,这些首领统统斩杀,其余将士,可以责罚一番即可。”

    顾锦年开口。

    如果按照自己爷爷的意思,那就是四千颗人头落地啊。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而且他们的责任不大,是军令的原因,并非是主观意识,这样做有些不仁道。

    只是,顾锦年的话没有用。

    顾老爷子望着顾锦年,长长叹了口气。

    “锦年。”

    “你什么都好,就是太仁慈了。”

    “刀子都已经到你脖子上了。”

    “他们的确没有太大的过错,可从他们听从军令那一刻开始,他们就是你的敌人。”

    “这万幸是有人保护你,倘若没有人保护你,那此时此刻的你,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就算爷爷我杀光他们所有人,又能做什么?”

    “你记住,今日之杀,为的是明日不杀。”

    “如若你现在选择仁慈,未来就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那个时候牵扯的人会越来越多,牵扯的势力也会越来越多。”

    “你是个好孩子,爷爷知道,你走的是儒道,应当有仁义,所以这骂名,爷爷背着,你不用管,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

    顾老爷子传音。

    他望着顾锦年,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

    杀。

    是为了不杀。

    参与的四千将士,他知道是无辜的,但也不是绝对无辜的。

    跟错了人,就是这个后果。

    最主要的是,现在是顾锦年没有死,如果没有钱伟保护呢?如果顾锦年没有底牌呢?

    那客战当中,死的人是不是就是他顾锦年?

    听到这番言论。

    顾锦年沉默了。

    因为老爷子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自己只是出于新时代的三观,所以才会觉得不妥。

    可话都说到这份上了。

    顾锦年只能深吸一口气。

    “锦年。”

    “如果你心有不忍,你就应当记住这件事情,你要明白根本原因是谁。”

    “这四千人的死,是你未来道路上的警钟,该仁义之时,大可仁义,一笑泯恩仇,但该凶狠的时候,绝对不要有任何一点心慈手软。”

    “你终究是要进兵部的,慈不掌兵,好好看着。”

    顾老爷子继续出声,他是在教顾锦年。

    提前让顾锦年知道这世界的无情。

    世人都羡慕权贵,总觉得权贵高高在上,可实际上地位越高的权贵,所面临的危险越大。

    一步错,就是万丈深渊。

    “孙儿受教。”

    顾锦年出声。

    这是他唯一能说的话了。

    当下。

    常山军出手,不管宁王部下如何叫喊,一个个拉到远处斩首,就地埋下。

    顾锦年看着这一切。

    在这一刻,他的内心也有了蜕变。

    “国公大人,我等真是冤枉啊。”

    “还请国公大人恕罪啊。”

    “请国公大人饶命啊。”

    “这件事情与我等无关啊,国公大人,我上有老,下有小,求求您,放过我吧,属下知错了。”

    哭声。

    喊声。

    求救声。

    各种声音此起彼伏。

    可顾老爷子从头到尾都是冷着脸。

    围剿顾锦年。

    这就是死罪。

    在他看来,这不亚于造反一般,他们口口声声说无辜,可当真是无辜吗?

    他们围剿之时,难道不知道里面的人是大夏世子?

    顾锦年的名字,他们可以不知道。

    但镇国公的名号,难道也不知道?

    无非就是抱着侥幸心理,无非就是仗着宁王罢了。

    顾元冷漠的看着这一切。

    慈不掌兵。

    他根本没有任何一点波澜,做错了事情,就应当付出代价,?

    ??有人会为他人的过错买单。

    而顾锦年望着这一切。

    内心也逐渐蜕变着。

    其实顾锦年有很多理由可以让自己安心下来。

    最主要的理由就是,李冷心糟蹋女子,横行霸道的时候,这帮将士可没有一个出来阻拦。

    若不是他们的话,李冷心也不一定会如此肆无忌惮。

    帮凶者,往往比凶手更可恶。

    只是顾锦年不想用这种方式来让自己获得心安。

    他静静看着这一切。

    改变自己内心的一些想法。

    这里是封建王朝。

    有时候自己的一些想法,的确可笑。

    但顾锦年也清楚,对事不对人。

    一切还是要看事情是怎样的事情。

    不远处周威等人,则是彻底沉默不言,他们心里也已经知晓了答案,这件事情绝对没完。

    镇国公是真发怒了。

    一个时辰后。

    李龙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禀报国公大人,所有乱贼已经斩首示众,请国公指使。”

    李龙开口。

    一个时辰,四千人付出血的代价。

    “将其余人扣押至边境。”

    “老夫在西北境等宁王给出这个交代。”

    事情解决了。

    镇国公也不废话,要将所有人带到边境去。

    这个所有人,指的就是黑水铁骑。

    他要宁王必须去边境之地。

    亲自来给他一个交代。

    一个满意的交代。

    “遵命。”

    李龙不废话,立刻招呼将士们抓人。

    周威等人想要开口,可最终还是不敢出声。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只能等宁王亲自走一趟。

    不然,谁来了都没用。

    ----

    ----

    ----

    推荐一本非常好看的综武。

    书名:《谁说朝廷鹰犬都是反派!》

    【综武+第四天灾】

    有很多妹子,感情戏写的不错,比我好很多!

    大家可以去看看,强烈推荐!!!

    ------题外话------

    说几句。

    一,很多剧情还在铺垫当中,但铺垫就容易掉追订,所以写法上有所改变,用小高潮爽点来铺垫大高潮爽点,不打算跟之前一样,干铺,然后拉剧情。

    二,没有明确说爆发的情况下,每天就是一万字更新,多更看状态,强行写反而写不好,请各位读者老爷见谅。

    三,正常铺垫,有老爷反应水,加快节奏,有老爷反应突兀,七月也头疼,但也会尽可能去调整细节,让老爷们看的更舒服,谢谢各位老爷们的支持。

    求月票!!!!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97455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974554.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