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三章:国公催婚,三急三缓,宁王出面,议和已定

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三章:国公催婚,三急三缓,宁王出面,议和已定

新书推荐: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招仙令凡人之长生仙道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游离半生我可是正派剑仙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人间有你暖如春杀手傻子至尊

    随着四千颗人头落地。

    镇国公用他独特的手段,将这件事情暂时解决了。

    李冷秋等人直接被带走。

    如镇国公所说一般,等宁王亲自上门给解释。

    若是宁王不给解释的话,这件事情绝对没完。

    很明显,所有人都看得出来,镇国公就是想要杀鸡儆猴,杀一杀这些人的锐气,同时也是告知大夏境内所有势力一声。

    敢动顾锦年,就准备好拿命来补偿。

    两个时辰后。

    大部队重新出发,顾锦年派大军将受害者家人全部接走,一来是怕他们人身安全出现问题,二来则是怕有人过来买通他们。

    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李冷心这种人死。

    其他都没有什么。

    大部队重新启程,朝着西北边境赶去。

    顾锦年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三朝议和的事情,的确是当务之急。

    算起时间,顾锦年已经迟了两天,今日恰好就是三朝议和的时间节点。

    好在的是,第一场议和不可能出任何结果,顾锦年去第二次议和也可以,不会有太大影响。

    玉辇内。

    顾锦年与老爷子坐在其中,大军保护在周围。

    此时此刻,顾老爷子的声音也逐渐响起。

    “锦年。”

    “这件事情,你是怎么想的?”

    老爷子的声音响起,询问着顾锦年。

    玉辇当中,听到老爷子的声音,顾锦年稍稍沉思一番,随后开口。

    “爷爷。”

    “这件事情,想来应该不会是宁王的意思。”

    “极大的可能,是这李冷心嚣张跋扈惯了,被孙儿发现后,所以一不做二不休,想要将孙儿灭口。”

    这是顾锦年的想法。

    仔细想想这个可能性很大。

    倘若是宁王算计,他不可能猜到自己在这里出现,即便是知道自己的行程,可万一自己就不在这个地方休息呢?

    退一步说,自己真的在这个地方休息,宁王再蠢也不至于猜不到陛下会派一位武王保护自己吧?

    假设是宁王在暗中算计,怎可能不派武王强者出手?

    用四千铁骑来找自己麻烦?

    这不是送死吗?

    况且,宁王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利益又是什么?光明正大让手下杀自己?这不是找死吗?

    所以大概率就是这个李冷心,行事嚣张跋扈惯了,知道惹了不该惹的人,头脑一热,就想用这种极端手段来解决事情。

    毕竟这种人没什么脑子,认为杀了自己,无非就是挨一顿毒打,再怎么惨也不至于丢了命。

    听着顾锦年的分析,顾老爷子点了点头,他认可顾锦年说的。

    只不过,顾老爷子继续开口。

    “那你知道,爷爷为什么一定要杀他们吗?”

    老爷子继续询问道。

    “警告。”

    “爷爷是在警告他们。”

    顾锦年直接回答,这个答案,老爷子之前也说过。

    玉辇内,顾老爷子长长吐了口气道。

    “警告只是其次。”

    “之所以这样做,是想要给你立威。”

    “爷爷这趟出来,也是为了给你立威。”

    “锦年,你年少出名,如今已经是名扬天下,这是一件好事,但也不是一件好事。”

    “天命已经浮现,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唯一能确定的是,这天命一定是被天地之间最强之人掌握。”

    “你是当代的天骄,儒道后世圣,大夏世子,很多人都盯着你,故而你在明,敌在暗。”

    “爷爷管不到外面,可这大夏境内,爷爷还是会帮你压一压。”

    “这四千人,无辜或者不无辜,爷爷不在乎,只要你安全,对顾家来说,对爷爷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顾老爷子有些语重心长,这是老爷子的教导。

    “孙儿明白。”

    顾锦年重重的点了点头,老爷子说的话,他记在心里。

    “锦年,你不仅仅要明白,而且还要去做。”

    “你知道你接下来要面临那些事情吗?”

    老爷子开口,这是第三个问题。

    “请爷爷指点。”

    对于朝政这种事情,顾锦年更加认为老爷子比自己懂得乐文更多小说,所以直接请教是最好的。

    “锦年,摆在你面前有三急三缓。”

    顾老爷子指出六件事情。

    “儒武之急。”

    “你虽被圣人钦点后世圣,可这终究只是一种美称罢了,到底能不能成圣还是一个未知数,爷爷当然希望你能成圣,但成圣之路,难若登天,你能成为半圣,爷爷都满意了。”

    “但你现在的儒道境界,还是太低了,至少成为大儒,爷爷才能彻底放心,不过爷爷只是提一句,而并非是让你快速抵达大儒境。”

    “儒道并非是武道,爷爷明白。”

    “但武道境界,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要尽快提升境界。”

    “爷爷知道,你有特殊手段,可以提升武道境界,你需要什么,直接开口就行,爷爷会帮你弄到。”

    老爷子开口,道出第一急的是什么。

    武道境界。

    也就是个人武力。

    的确,自己的个人武力太差了,就好比这次,四千人围杀,如果自己是武王强者的话,还真不需要担心这么多。

    四千铁骑还杀不了自己。

    不过让顾锦年惊讶的是,老爷子居然猜到自己有特殊手段提升境界。

    “爷爷。”

    “其实。”

    顾锦年出声,他想要告知老爷子一些事情,但老爷子摇了摇头。

    “锦年,你不需要解释什么。”

    “说出你的需求即可。”

    顾老爷子开口,他不在乎顾锦年得到了什么,只需要顾锦年说出自己的需求。

    听到这话,顾锦年也就没有解释了。

    对于老爷子猜到众生树,顾锦年没有太大的惊讶,毕竟自己多多少少也展露过一点武道实力,外加上老爷子也不傻。

    很多地方都有蛛丝马迹,猜到了很正常。

    “爷爷,孙儿需要各种丹药,越多越好,品质不要太差即可。”

    既然老爷子说到这里了,顾锦年也不装模作样了,直接说出自己的需求。

    丹药。

    大量的丹药。

    “好。”

    “爷爷帮你去弄,到时候送到你书院当中。”

    听到顾锦年的需求,老爷子直接答应下来了,给顾锦年弄些丹药过去。

    “多谢爷爷。”

    顾锦年满是笑容。

    有了老爷子的帮助,成为武王并非是一件难事了。

    “借助丹药,可以踏入人龙境吗?”

    老爷子并不在乎顾锦年需要什么,而是在乎顾锦年可否踏入人龙境。

    “若丹药足够,可入王境。”

    顾锦年显得十分自信,只要丹药管够,王境也不在话下。

    而且绝对不是寻常的武王,是最强武王。

    “好。”

    “那爷爷动用一切力量,为你寻来各种宝丹。”

    顾老爷子很是期待,毕竟若是成为了武王,那已经不是自保问题了。

    在大夏境内,横行霸道都可以。

    毕竟武王的战力,基本上到顶。

    “第一件事情,可以解决。”

    “这第二件事情,则是朝政之事。”

    “眼下朝堂正是多事之秋,大夏有外敌,更有内祸,外敌还好,有爷爷这批人撑着,可这内祸实乃棘手。”

    “还记得你溺水之事吗?爷爷查到一些线索,却没想到对方翌日突然暴毙,一位侯爷,死的离奇,让爷爷大为震撼。”

    “能轻而易举让一位王侯暴毙,这等手段可怕无比,这个人躲在朝堂当中,亦或者是说,扎根在大夏之中。”

    “这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批人,一群人,他们有共同的利益,具体是什么爷爷猜不到。”

    “你如今入了朝堂,就意味着彻底进入他们的视线之中,接下来你会面临诸多敌人,这些人可能是朝堂大员,也有可能是六部之中一个籍籍无名的官员。”

    “你在明,他在暗,所以你必须要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自己的人脉,文景先生让你去礼部,就是为了让你察觉人才,从而举荐,成为你自己的人,自成一派。”

    “明白吗?”

    顾老爷子继续开口,这是第二件事情。

    在朝堂当中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说好听点,自成一派,说难听点就是结党。

    自古以来,官员结党都是重罪,轻则发配,重则砍头。

    但凡换一个身份,顾锦年都不会想结党,谁劝都没用,可综合现在种种情况,顾锦年清楚的很。

    老爷子都让自己结党,那朝堂的局势很凶险,有很多看不见的危机。

    而且结党也是为自己好,总不可能以后遇到点事,都要借助自己家族的势力吧?

    有自己的势力,才是最好的。

    而且从礼部开始,的确很不错,招贤纳士,结识好友,举荐亲信,当然必须要有才华,问心无愧就好。

    “孙儿明白。”

    顾锦年出声回答。

    “至于这第三件事情,则是你的婚姻大事。”

    “锦年,等这趟回去,你也要及冠了,男儿应当早日娶妻生子,一来是爷爷也想抱太孙,二来则是顾家要开枝散叶。”

    “这件事情很急,你有什么想法?”

    老爷子开口,只不过这第三件事情,让顾锦年有些沉默。

    他没想到老爷子居然催婚?

    说实话,顾锦年还不想这么早结婚生子,原因无他,毕竟顾锦年是穿越者,对于自己的婚姻大事,还是希望能徐徐展之。

    不想因为后代而结婚,也不想随便找一个长相漂亮的女子就这样结束。

    那样多没意思啊。

    再说了,婚姻给男人带来了什么?

    顾锦年前世就有一个好友,结了婚,然后每天有说不完的唠叨,挑不完的刺。

    三日一小吵,七日一大吵,晚上出来陪朋友喝个酒,都要准时准点汇报,晚了一会回家还要挨喷。

    就这样,还结什么婚啊,实话实说,顾锦年有点恐婚。

    不过封建社会还好点,只不过这样的婚姻,注定不好。

    “爷爷,婚配大事,孙儿还没有想好,再者,匈奴不灭,何以为家?”

    “不娶。”

    顾锦年摇了摇头,斩钉截铁道。

    这话一说,老爷子有些来气了。

    “匈奴灭不灭,与你何干?”

    “这事,我跟陛下已经商谈好了,等你封侯了,差不多就给你物色一个大臣之女,你舅舅的意思,是想让你娶个公主,或者是娶个郡主。”

    “那仙门几个女娃,你最好别想太多,仙门中人,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他们为你仙灵根而来,目的不纯。”

    “倘若你当真喜欢她们,那爷爷就出面,让她们脱离仙门,正儿八经嫁到咱们顾家来。”

    顾老爷子出声,不容顾锦年拒绝。

    反正一定要早点完婚,拖延不得。

    “再说吧。”

    “爷爷,那剩下三件事情又是什么啊?”

    顾锦年随意搪塞过去。

    反正这个话题,他不参与,先装死其他再说。

    看着顾锦年如此,顾老爷子一时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是自己的孙子,说多了也没意思。

    “这剩下三件事情,倒也不急,但你必须要记着,早晚你要做抉择。”

    顾老爷子提起剩下三件事情。

    “其一,皇位之争,太子与秦王较真的很,只不过这朝堂当中还有人对皇位觊觎,只是这些人有足够的耐心,不到关键时刻,他们也不会浮出水面,你溺水之事,包括江宁郡,以及白鹭府这些事情,只怕都有这些人的影子。”

    “有皇子不甘心,也想要争一争皇位,只不过他们不如秦王那小子,秦王敢作敢当,他想要争,所以手段光明磊落,不像这些人,偷偷摸摸,藏藏掖掖的。”

    “暗中是谁想要争夺皇位,爷爷管不着,因为只要咱们顾家入场了,选太子或者选秦王,结局都将毫无悬念。”

    “爷爷不参与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必须要由你来抉择,如此一来,这天大的从龙之功,就算落到你头上了。”

    顾老爷子出声,他望着顾锦年如此说道。

    皇位之争。

    的确不是一件小事。

    而且也是顾家即将要面临的问题,老爷子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有其他皇子觊觎这个皇位,而这位皇子手段下作,在暗中跟一些人已经有了联系。

    所以顾家必须要登场了。

    皇位之争上,无论是太子还是秦王,倘若顾家支持任何一方,那么都可以改变大夏未来的格局。

    这也是为何朝中大臣们,纷纷抨击顾家的原因,大部分官员都是太子的人,顾家没有选择支持太子,在他们看来,就存在威胁。

    当然顾家如此可怕的势力,也的确让皇帝忌惮,谁当皇帝不应当是由顾家来定,而是由他这位皇帝来定。

    这也是,顾老爷子死活不参与皇位之争的原因,哪怕皇帝偏向太子,他也不参与进来。

    可现在不一样了。

    顾家出了一个顾锦年,一个可以稳住顾家根基的后人。

    所以,这份从龙之功,顾锦年可以拿,更加稳固顾家的地位。

    不拿不行。

    “好,孙儿仔细斟酌。”

    顾锦年点了点头,皇位之争这事,自己心里有想法就好,至于到底支持谁,以后再看吧。

    早些时候答应过李基,但此一时彼一时,具体在看吧。

    “其二,新旧交替,如若此番十二城夺回,大夏的一切都要迎来新旧交替之变化。”

    “要不了多久,新旧交替便要来临,很有可能会以风暴之势,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

    顾老爷子出声。

    新旧交替,的确是即将到来的事情,毕竟皇帝老了,自己爷爷也老了,满朝文武都老了。

    需要一批新的人登场,换一副景象。

    “孙儿明白。”

    顾锦年点了点头。

    “其三,则是天命之争,爷爷得到一些信息,这天命之争,未来会演化诸多神物,掌天命者,可借助这些神物,踏入第八境。”

    “这件事情不急,但也要记在心上。”

    老爷子说出第三件事情。

    这三件事情都不是眼下需要急的事情,是长远目标。

    皇位之争,稳固地位。

    新旧交替,准备未来。

    天命之争,最终目标。

    这三件事情,顾锦年牢牢记在心中,这些东西,时不时就需要好好拿出来细细琢磨一番。

    “爷爷,孙儿定会将这些牢记于心。”

    顾锦年认真道。

    “恩,铭记于心就好。”

    顾老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如此,玉辇当中,两人无言。

    但过了一会,顾锦年的声音不禁响起。

    “爷爷,咱们回了边境,宁王若是带人来了,要放这个李冷心吗?”

    顾锦年开口,问出了自己想问的问题。

    老爷子没有杀李冷心,而是废了他双腿双手。

    这就意味着可能会选择放过李冷心,但又不确定,所以只能问问老爷子。

    “不。”

    “爷爷让宁王,是要当着他的面,杀这个李冷心。”

    然而,顾老爷子极其霸气,直接就是这么一句话。

    不是放过李冷心,而是要当宁王的面杀了他。

    让李冷心彻底绝望。

    同时也狠狠的抽宁王一巴掌。

    显然,老爷子是要通过宁王,来给自己树立威严。

    用这件事情,来警告一些心怀不轨之人。

    而与此同时。

    大夏西境。

    宁王府内。

    一道加急军纪密报,也在第一时间,送到了宁王府中。

    宁心房。

    这是宁王的书房。

    此时此刻,一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走进了宁王书房内。

    “王爷。”

    “大事不好了,镇国公出面,将周将军击伤,连带着黑水铁骑一同押走了。”

    随着声音响起。

    书房内,正在练字的中年男子,突然停下手中的挥墨了。

    书房当中,是一个中年男子,国字脸,样貌冷峻,穿着蟒袍,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极其强大的气息。

    尤其是他的眉头,飞撇而下,给人一种锋芒锐利的感觉。

    这就是大夏宁王,算起来的话,永盛大帝还要喊他一声兄长。

    大夏二皇子。

    如今坐镇西境,算是西境的土皇帝,当初建德皇帝削藩头号人选就是宁王,但因为文臣极力反对,认为宁王实力太强了,若是第一个削宁王。

    极其容易引起宁王造反,必须要从弱小的王爷开始削起。

    温水煮青蛙。

    可他们忽略了一个重要点,那就是削藩这种事情,要么就一鼓作气,要么就别做,既想削藩又要面子,想站着把藩削了,这明显是不合理的事情啊。

    所以当削藩开始后,宁王第一时间就蛊惑其他王爷造反。

    一开始还没有人搭理他,可随着事情越来越不对劲后,永盛大帝起兵造反了,而宁王本来是打算坐收渔翁之利的。

    虽然有所帮助永盛大帝,可前期的投入不大,直到最后,永盛大帝许诺了无数好处,最终宁王答应帮助永盛大帝。

    最终的结果就是,他成为了西境的王,是得到了好处,可好处不多。

    也正是因为如此,宁王成为朝堂当中的一根刺,无论对永盛大帝来说,还是对朝臣来说,永盛大帝摆了宁王一道。

    宁王不可能不记仇的。

    无非是大局已定,他也无力回天罢了。

    现在十三年过去了,谁也不知道这位王爷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这位王爷到底要想做什么。

    只不过,整个西境所有人都知道,宁王极其宠溺着自己的两个儿子。

    大世子,李冷秋,小世子李冷心。

    这两个世子,是宁王的掌中宝,无论他们犯了什么错,宁王都不会怪罪,反而会觉得是别人招惹了自己的两个儿子。

    也正是因为宁王的这种宠溺,导致两位世子在西境就是无法无天。

    不过这两位世子也很聪明,就在西境胡作非为,其他地方绝对不去。

    但西境将士们也很好奇,那就是宁王宠爱后代合情合理,但如此过分的宠爱,实在是有些古怪,以致于他们有时候都看不过。

    可没有人敢提意见,因为提意见的人,都已经死了。

    眼下。

    随着传信兵的声音响起。

    书房当中。

    宁王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镇国公将本王的黑水铁骑也扣押走了?”

    他望着对方,声音冰冷道。

    “回王爷,除周威将军几人,其余所有人都被镇国公押至边境。”

    “镇国公说,让您亲自去大夏边境,给他一个交代。”

    通信兵开口,他低着头颅,不敢注视着宁王。

    “让本王给一个交代?”

    宁王看着对方,如此问道,只是声音中没有怒意,显得无比平静。

    “回王爷。”

    “镇国公原话如此。”

    后者回答。

    笃定了这个事实。

    此言一出,宁王神色沉默,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大约过了一刻钟后。

    宁王的声音响起。

    “备马,本王亲自去边境大营。”

    “让人送一封奏折寄去大夏京都,弹劾镇国公擅自离开军中大营。”

    “再拟一封信,向陛下求情,法外开恩,赐冷心无罪。”

    “速去。”

    宁王开口,下达两个命令。

    说完此话,宁王也不啰嗦,骑着战马就打算离开,而且只带数百精锐。

    他是宁王。

    西境的掌权人,如若不是边境开战,这西境所有人都要看他脸色行事。

    他无惧镇国公。

    宁王二字。

    代表着一切。

    不过就在他要出发之前,不由顿了顿道。

    “将此事告知冷秋,速去通知。”

    宁王开口,说完这话便直接离开了。

    后者立刻牢牢记住,只不过有些将士不由产生好奇,把这件事告诉冷秋世子做什么?

    他还有什么办法?

    按照冷秋世子的脾气,只怕会把事情闹得更大。

    但毕竟是王爷的意思,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此时,已到酉时。

    十二城内。

    一处府衙当中。

    数千精锐将这里严格包围,府衙内是三大王朝的礼部尚书,外加上匈奴国的礼部尚书。

    可以说,这是四国的礼部外交大臣,全部到齐了。

    如果发生任何一点意外,就要引发三朝大战。

    这一点都不开玩笑。

    礼部,是王朝的外交部门,在王朝之间的交流过程中,礼部的安全至关重要,无论发生任何原因,如果礼部官员死了,不管是那个王朝的。

    那么都要视为宣战之意。

    除非能调查出具体的死亡原因。

    而府衙内。

    各国使臣也在激烈口舌交锋,一个比一个犀利。

    “八万万两白银,你不给。”

    “百座铁矿,你也不给。”

    “大夏龙炮还不给。”

    “也只是答应修改史书记录,这就想让我们匈奴国归还十二城,尔等大夏是不是太过于痴心妄想了?”

    匈奴国的礼部尚书开口,他有些愤怒,对于大夏宰相李善所说的条件,充满着抗拒。

    听到这话,李善淡淡的喝了口茶,望着匈奴国礼部尚书缓缓出声。

    “匈奴国被削三次国运。”

    “大夏王朝士气如虹。”

    “此消彼长之下,尔等匈奴,有什么资格与大夏谈条件?”

    “而且,这不是归还,对我大夏来说,只是拿回属于我们大夏的东西罢了。”

    “如若尔等不愿答应,那我大夏则用另一种方式拿回来。”

    “但到了那个时候,发生任何损失,都由贵国承担。”

    李善语气平静,可平静的背后,却又彰显大国气派。

    他很强硬。

    在这次谈判上,李善从头到尾都表现得特别强硬,任凭对方说破了嘴皮子,他都不答应给予银两补偿,还有矿山等等。

    唯一愿意答应的要求,就是修改史书。

    除此之外,任何实质性的回报,都不答应。

    “既然大夏王朝是这个态度,那我等也就没有必要继续待在这里了。”

    匈奴国礼部尚书叹了口气,他没有之前那般的激烈,已经不想与大夏王朝和谈了。

    听到这句话,杨开不由微微皱眉。

    身为大夏礼部尚书,杨开对于这次和谈也有一个度量。

    李善说的没错,保障大夏王朝的利益。

    然而对方也不是无理取闹,毕竟归还十二城,索要点东西也很合理。

    这就好像大夏王朝若是占了人家的地盘,如若归还的话,也会要一些条件,占点便宜。

    否则白白归还给别人,没有一个王朝愿意。

    这场和谈互相的矛盾太大了。

    只不过他的确不好说什么。

    同时,杨开也十分惊讶,按理说以李善的性格,应该不会如此。

    却没想到在这件事情上,李善会如此强硬。

    “好了,好了。”

    也就在此时,大金王朝礼部尚书的声音响起,制止了匈奴国使臣的离场。

    一时之间,所有目光不由聚集在他身上。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大金使臣倒也直接,望着众人开口。

    “今日,我大金与扶罗王朝特意前来,就是为了调和两国之间的矛盾。”

    “哈律木,这边境十二城,确确实实是大夏王朝的领土,这一点毋庸置疑,归还十二城,为的是两国友谊。”

    “索要如此之多的银两与好处,有些过分。”

    大金使臣开口,上来第一句话就是指责匈奴国的不好。

    此言一出,后者没有说话,但明显有些不服气。

    不过大金王朝的使臣都开口了,他也不好说什么。

    但很快,大金王朝的使臣看向李善。

    “李相。”

    “大夏王朝也有些不对之地,毕竟匈奴国为两国友好,主动想要归还十二城,相爷张口闭口就是要开战的意思。”

    “这实在是有些咄咄逼人。”

    “虽说匈奴国气运受损,可说一千,道一万,匈奴国还没有被灭,匈奴铁骑也依旧没有任何损伤,当真要是开战,大夏也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没必要如此。”

    大金使臣开口,没有太多的责备,但是也说了一句。

    两家一人说一句,倒也公平。

    “并非是本相言辞激烈,而是匈奴国依旧沾沾得意,偷袭我大夏十二城,这是大夏的耻辱,可却不是匈奴国的荣耀。”

    “总而言之,不给予任何补偿。”

    李善开口,态度依旧坚决,不松动一下。

    看见李善如此,杨开也没有说什么,毕竟如果能这样谈妥下来,也是他乐意能见到的。

    “陈松大人,既然大夏王朝是这个态度,那我匈奴国现在就准备回去应战。”

    哈律木深吸一口气,说完这话,直接起身,打算离开此地。

    显然就是不想继续谈了。

    而此言一出,扶罗王朝的使臣开口了。

    “何必如此。”

    “今日是和谈之日,又不是来这里吵架。”

    “大家还是先冷静冷静,双方各退一步,或者我们再想想有没有什么其他办法,可以缓冲一二?”

    扶罗使臣起身开口,他们两大王朝夹在中间有些难做,每次谈不下去的时候,两大王朝都会竭尽全力让众人安心坐下来。

    似乎很想促使这次和谈成功。

    不过随着扶罗王朝使臣所言,众人的的确确沉默下来了。

    大家彼此沉默,都在安静思考着,权衡利弊。

    如此,足足半个时辰,这半个时辰府内鸦雀无声,安静到落针可闻。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直至最后,陈松开口,打破了沉默与尴尬。

    “其实我想到了一个方法。”

    “不知可不可以缓解诸位的麻烦。”

    随着此言一出,众人不由好奇看向陈松。

    “老夫是这么想的。”

    “李相你无非就是不想拿出金银之物,认为不合理,这情理之中,老夫认可。”

    “而律木先生,无非是认为归还十二城,若毫无回报,对吧?”

    陈松说出两人的问题。

    “对。”

    “没错。”

    二人也直言不讳,并没有半点遮遮掩掩。

    得到二人的回答,陈松继续开口。

    “那这样可不可以。”

    “大金王朝与扶罗王朝不希望发生战争,如今天命浮现,我等应当砥砺前行,为生民考虑,故而,由弗洛王朝支付三万万两白银,给予匈奴国。”

    “而我大金王朝,遣派十万僧人,前往匈奴国与大夏王朝,建设寺庙,超度怨魂,这样一来,可以增加匈奴国与大夏的国运。”

    “也算是为当年的过错给予补偿,而大夏王朝放下成见,修改史书,诸位觉得如何?”

    “当然,僧人的所有费用由我大金王朝支付,不需要大夏王朝和匈奴国支付任何。”

    陈松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扶罗王朝给银子。

    大金王朝派僧人建立寺庙,超度亡魂,从而增加国之气运。

    这话一说,众人的确有些惊讶。

    这大金王朝和扶罗王朝居然舍得自己掏腰包,就为了不宣战?

    这有些耐人寻味啊。

    不过提到了天命二字。

    众人的注意力不由集中在这上面,毕竟天命二字,吸引力的确很大。

    两大王朝宁可自讨腰包,肯定是有所图谋,这天命值得去研究啊。

    否则的话,大金王朝和扶罗王朝是巴不得大夏王朝与匈奴国宣战,甚至打的两败俱伤最好。

    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

    毕竟大夏王朝什么都不做,只需要修改一下史书就可以得到十二城,这比他们之前预想的还要好。

    至于僧人过来建立寺庙,这也不是一件坏事。

    超度亡魂,对大夏王朝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可以增加国运。

    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不行。”

    “三万万两白银不够。”

    “五万万两白银,外加上五十座铁矿。”

    “这是我匈奴国最后的底线。”

    哈律木出声,认为三万万两白银少了。

    “三万万两白银已经不少了。”

    “再者,匈奴国国运已经开始衰败,如若请来僧人超度怨魂,也算是可以弥补一二。”

    “倘若匈奴国当真不愿,那大金王朝退出调和。”

    陈松有些没好气了。

    在旁人看来,匈奴国的确贪得无厌了。

    “扶罗王朝也退出调和。”

    扶罗王朝也跟着开口,似乎有意在给对方施压。

    果然,话说到这里了,哈律木有些不敢叫嚣。

    他微微沉默,思索一番。

    最终叹了口气道。

    “五万万两白银,铁矿可以不要,这是最后的要求了。”

    哈律木出声,铁矿山不要,但五万万两白银必须得拿回来。

    此言一出。

    大金王朝与扶罗王朝的使臣,皆然皱眉。

    可两人你看了一眼我,我看了你一眼你。

    最终半刻钟后,纷纷点头。

    “五万万两白银可以。”

    “就这样定了。”

    “李相,杨大人,你们觉得如何?”

    陈松点了点头,直接答应了下来,同时将目光看向李善与杨开。

    “如若只是这个要求,大夏可以答应。”

    “杨大人,你觉得如何?”

    李善不假思索,直接答应下来了。

    因为这个条件,的确比预想好太多了。

    边境十二城归还,大夏国运增强。

    不需要补偿任何银两出去,相当于白白拿回十二城,还有僧人过来超度亡魂,大夏王朝也能获得国运。

    怎么看大夏王朝都没亏,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此事。”

    “老夫觉得可行。”

    “但,毕竟涉及到议和结果,老夫还是要去问问陛下。”

    杨开其实也很同意这个观点,但这事还是要问问永盛大帝,当然问不问皇帝不是主要的。

    而是顾锦年没有在现场。

    必须要由顾锦年做决定。

    然而,杨开此言一出,扶罗王朝使臣之声不由响起了。

    “扶罗与大金王朝,为何调和战争,几乎是付出极大的代价。”

    “却没想到,大夏王朝还是不给面子。”

    “杨大人,银子不要你们出,矿山也不需要你们给,大夏龙炮也不需要拿出来了,现在只需要修改个史书,这也不行?”

    “修改史书,也是为了促进两国之间的友好,并非有其他图谋。”

    “难不成这史书修改,能损失大夏王朝的国运?”

    扶罗使臣有些没好气。

    的确,他说的没错,修改史书不是一件大事,也不是一件小事,可如果修改一下史书,便可以收复边境十二城,这的确是一件喜事。

    听到这话,杨开不由立刻出声。

    “老夫并非是此意。”

    “只是觉得有必要与陛下汇报一二。”

    杨开出声道。

    “算了。”

    “此事本相做主。”

    “议和条件可以答应。”

    但下一刻,李善开口,他不啰嗦,直接答应这个议和条件。

    这议和条件对大夏来说,一定是一件好事。

    “好。”

    “那就按照这个走。”

    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的使臣瞬间露出喜色。

    不过就在此时,哈律木继续开口。

    “还有一个条件。”

    “加设防线。”

    “既十二城归还,十二城外,要加设一道防线,否则的话,匈奴国将人人自危。”

    哈律木出声,这是他额外加的条件。

    “若在大夏管控范围内,这个条件可以答应。”

    不等杨开出声,李善直接答应下来了。

    加设防线,也说的过去。

    前提是要在大夏王朝的监督下。

    “可以。”

    哈律木点了点头,答应下来了。

    如此,众人几乎不给杨开任何一点说话的机会。

    直接起草一份议和契文。

    李善很直接,要代替大夏王朝签下这份议和契文。

    “李相,此事必须要禀报陛下,不可就此签下啊。”

    杨开出声,他极力劝阻着李善。

    虽然他觉得条件很不错,可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妥,需要问问陛下。

    “此事由本相承担。”

    “如若现在不签,待事态恶化,对大夏来说并非是一件好事。”

    “杨大人,你就真想看到大夏宣战吗?”

    李善望着杨开,声音平静,但目光却凌厉无比。

    一时之间,杨开沉默。

    而最终,在李善的操作之下。

    议和契文。

    也签订完毕。

    一时之间,整个府城内瞬间热闹起来。

    如此。

    转眼之间。

    到了翌日。

    西北边境。

    古城当中,军营扎堆,这是边境古城,名为潼关城,专门给将士居住的地方。

    而此时。

    百里外。

    一支长长的队伍,朝着潼关城驶去。

    这是顾锦年的队伍。

    可就在此时,一道人影快速朝着队伍疾驰而去。

    待人影出现在队伍面前时。

    雄厚的声音,立刻响起。

    “世子殿下。”

    “奉杨大人之令,前来通知殿下。”

    “李相爷已经与三大王朝签署议和契文。”

    “还请世子殿下速速前往边境古城。”

    声音响起。

    玉辇当中。

    顾锦年微微皱眉,而顾老爷子却不由露出一抹冷笑之色。

    ----

    ----

    ----

    实在抱歉。

    先说一下,赶早上六点的火车,一晚上没睡,坐火车,一边坐一边码字一边吐。

    总算下午赶到了,然后各种核酸,各种检查,各种信息登录,回到住处,难受了一下午,不敢睡。

    现在好不容易写完了,实在抱歉,希望大家能原谅,七月去睡了,明天起床尽可能早点写完。

    

本文网址:/book/153562/609978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0997818.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