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五章:难不成明日开战,他顾锦年能召唤出陨星,砸死十万铁骑?

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五章:难不成明日开战,他顾锦年能召唤出陨星,砸死十万铁骑?

新书推荐: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凡人之长生仙道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杀手傻子至尊我可是正派剑仙游离半生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招仙令人间有你暖如春

    匈奴王庭。

    设下大宴。

    此次议和,圆满成功,这对众人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可让三朝使臣都没有想到的是,大夏送来书信,单方面毁掉议和契文。

    虽然书信当中明确说清楚了情况。

    李善没有权力议和。

    礼部尚书杨开也没有权力议和,真正可以决定议和之人,是顾锦年。

    同时书信当中也说清楚了,顾锦年同意和谈的要求。

    赔偿十万万两白银,匈奴国参与当年边境之战的主犯,全部自裁,并且要求匈奴国国君亲自下罪己诏,承认自己的过错。

    大夏王朝才答应和谈,否则就是免谈。

    “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

    “当真是欺人太甚啊。”

    匈奴王死死攥紧着手中书信,他眼神当中充满着杀意与怒意。

    这太欺负人了。

    这次和谈,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算是鼎力相助吧?

    匈奴国的一切要求,由两大王朝支出,这还不算给你大夏面子?

    结果没想到,大夏王朝竟然如此得寸进尺。

    “两位。”

    “眼下已经不是我匈奴国得理不饶人了,而是大夏王朝,太过于卑鄙无耻。”

    “既然大夏要战,那我匈奴国也无惧一战。”

    “传本王之令,调遣大军,出兵迎战。”

    匈奴王也是有血性的人,大夏王朝如此,他也没有必要热脸贴冷屁股。

    直接宣战。

    但此言一出,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的使臣却不由皱眉。

    的确。

    大夏王朝的要求太过分了,只是直接出兵也有些不好。

    但他们不希望发生战乱,倒不是怕大夏王朝,而是他们有事要做。

    故此,大金王朝的使臣开口。

    “王上息怒。”

    “此事的确是大夏王朝的不对,只不过杨开尚书明确在书信中提到,这件事情是顾锦年抉择。”

    “我想应当是大夏皇帝信不过杨开与李善,故而派顾锦年前来监督,然而这个顾锦年做事从来不计后果,常常一意孤行。”

    “所以,这件事情,不一定是大夏皇帝的意思。”

    “这样,我大金王朝派使臣前往大夏京都,觐见大夏皇帝,将此事告知大夏皇帝,这样一来,就能更加明确,这到底是大夏的意思,还是顾锦年一个人的意思了。”

    大金使臣开口,说的也在理,以致于匈奴王点了点头。

    “对,这件事情,不是他顾锦年说什么就是什么。”

    “王上,应当问问大夏皇帝的意思。”

    扶罗使臣也跟着开口。

    此言一出,匈奴王也算是平息下怒火,不过他依旧是皱着眉头。

    “可以去问问,但顾锦年所作所为,的的确确是在挑衅我匈奴国。”

    “接下来若是大夏皇帝愿意议和的话,无论如何,需再加一万万两白银。”

    “这银子,必须要让大夏出。”

    匈奴王高高在上道。

    他也来了怒火。

    这回两大王朝的使臣没有说什么了,因为顾锦年的确过分。

    如此。

    陈松也不废话,立刻安排人前往大夏王朝,去问一问大夏皇帝。

    而与此同时。

    军营当中。

    宣战的消息,也飞快传开。

    对于之前的求和。

    军营内属于各有争议,有人自然希望不要开战,安安静静最好,但大部分人其实对于这次议和并不满意。

    尤其是一些年轻的将士,一部分是想要建功立业。

    对于将士来说,想要提升地位,就只能通过战争,和平年间基本上就是熬资历,而且熬个十年二十年,最多就是提升一级。

    这还是级别不高的,要是高一点,基本上没有希望。

    而另外一批人,他们的父辈,就葬身在边境之战当中。

    他们继续参军,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为父亲报仇,或者为家人报仇。

    自然主战的心思浓重。

    眼下,听到要开战后,军营内热火朝天,大部分人赞叹顾锦年不愧是镇国公的孙子。

    少部分人感慨,但并没有什么怨言。

    无非是觉得可以和谈,最好以和谈的方式解决。

    军营内。

    杨开望着顾锦年,心情有些沉重。

    他其实猜到顾锦年一定不会和谈,但没想到的是,顾锦年竟会是以这种方式不和谈。

    “世子殿下。”

    “你今日所做之事,都没有错,但你万不该打了李相一巴掌。”

    “他毕竟是大夏宰相,此事若是传到朝堂当中,只怕会惹来巨大的争议。”

    “朝堂当中,有诸多官员,都是李相的门生,而且天下各地,也有不少商人,也是李相的门生,不应当得罪李相的。”

    杨开出声。

    认为顾锦年有些冲动。

    李善是谁?

    大夏宰相,他身后的势力,恐怖无比,绝对不会比国公差。

    得罪李善,不是一件明智的选择。

    “我明白。”

    “只是,不能不得罪。”

    “李善主张议和,背后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顾锦年淡淡开口。

    “这......”

    杨开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对于李善的行为,他的感觉属于参半。

    要说李善有问题吧,他不好确定,毕竟匈奴国开的条件,的确很不错。

    倘若没有顾锦年,他也会答应。

    但要说李善没问题,偏偏显得太心急了。

    似乎有预谋一般。

    他不好参与这件事情。

    朝堂当中,任何一件事情都不是小事,每一次交锋博弈,都是各方势力的参与。

    若是跟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他都不想参与进来。

    看似是顾锦年针对李善,谁能保证不是镇国公想对当朝宰相下手呢?

    朝堂当中,没有敌人朋友可言,涉及到利益,那就是各种手段齐出,脏也好,光明正大也罢。

    一方的胜利,代表着另一方出局。

    参与者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

    “倘若当真宣战,对大夏王朝来说,的确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而且百姓税收,又要增加不少。”

    “只求能快速结束这场战乱,用最小的代价,换来最好的回报。”

    杨开出声。

    既然顾锦年心意已决,他也没什么好劝阻的了。

    只不过,就希望这场战争不要太惨烈,赢了就好。

    “金银之物,无须担心。”

    “而且我有办法,解决税收问题。”

    只是,就在杨开说完这话后,顾锦年的声音立刻响起,脸上满是自信。

    “解决税收问题?”

    “如何解决?”

    这回轮到杨开有些惊讶了。

    国家要打仗,国库虽然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可说到底还是没银子啊。

    那么必然要向百姓征税。

    顾锦年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自有良计。”

    “甚至百姓不但不需要出税银,反而能减少赋税。”

    顾锦年淡淡出声。

    此言一出,杨开彻底坐不住了。

    要是换做别人,杨开理都不会理会,打仗征税,这种事情天经地义,那个王朝打仗不征税?除非是国库满盈。

    朝廷对战争最大的担心,其实就是财政问题。

    大夏的确不惧战。

    可问题是,没银子强行打,赢了也是输,输了就更惨。

    要是银子足够,打就打呗。

    “世子殿下。”

    “能不能直说啊,老夫这心都被你勾起来了。”

    “你要是不说,老夫只怕要彻夜未眠啊。”

    杨开实在是心痒痒。

    他好奇顾锦年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免这个税收问题。

    然而顾锦年摇了摇头道。

    “此事,涉及太大,恕下官无礼,不能说,也说不的。”

    顾锦年认真开口。

    他的确有办法,可这个办法不能说出来。

    顾锦年的策论很简单,不让普通百姓增加税收,也不是针对富人,而是平摊。

    也就是大名鼎鼎的,摊丁入亩。

    外加上火耗归公。

    摊丁入亩,解决广大贫苦百姓税收难题,多田多交,无田不交,可以促进人口增加。

    至于这个火耗归公,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虽然吏部尚书整天喊着百官俸禄少,各地官员叫苦连天,可实际上顾锦年清清楚楚的清楚。

    京都内的官员还好,天子脚下,除了一些有实权,有灰色收入的简单一些。

    地方官员那个不是富的流油?

    民脂民膏,外加上养廉银,还有火耗这种东西,一个比一个富贵。

    就好比贵阳郡那帮官员,那么穷苦的地方,那帮官员都能贪大量银钱。

    所以,没什么苦不苦的,一个个只是喊苦罢了。

    反正公家的银子,能多拿点就多拿点,同时还能彰显自己清寒苦穷。

    摊丁入亩外加上火耗归公,一定可以让大夏王朝迅速富裕起来。

    但顾锦年也清楚的很。

    这政策要是下放出去。

    只怕要得罪太多太多的人了,而且绝对不是百官这么简单,是整个大夏富人阶层以及中产阶层。

    还有各地官员。

    所以想要施行这两个政策,自己必须要做好万全之策,想清楚想明白,同时在朝堂上,有一定的话语权,才能施行。

    不然,主意虽好,但顾锦年可以保证,施展不开,各地都会阻止,甚至这些人还会到处造谣,以讹传讹,恐吓百姓。

    故而,要万全稳定之后,才能去施行。

    “唉。”

    “世子殿下。”

    “感情淡了。”

    杨开叹了口气,他有些无奈,可却没什么好说的。

    也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快速走来,在大营外急忙开口。

    “世子殿下。”

    “宁王驾到。”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杨开神色不由一变。

    顾锦年没来之前,他便听说宁王之事。

    只不过这件事情有国公出面,外加上议和之事,杨开就没有啰嗦什么。

    眼下宁王来了,杨开还是有些变色。

    宁王啊。

    西境的王,论地位和权力,都不弱于镇国公的存在。

    “国公呢?”

    杨开开口,替顾锦年询问镇国公在何处。

    “回大人,镇国公已经前往城口。”

    后者回答,告知两人。

    当下,顾锦年直接起身,朝着大营外走去。

    此时此刻。

    潼关城城墙之上。

    镇国公缓缓耸立,李冷心也被带上来了,只不过他现在还处于昏死状态,暂时没有醒来。

    城下。

    烈阳照耀,宁王率领数百精锐,坐在马上,静静的望向镇国公。

    “顾元。”

    “开出你的条件。”

    宁王驾到。

    他几乎没有任何废话,也没有入城,而是望着镇国公,让其开出条件。

    城墙上。

    听着宁王如此出声,镇国公也很直接。

    “十枚武王宝丹,百枚人龙宝丹,三千枚神通宝丹,换走黑水铁骑。”

    镇国公开出自己的条件。

    黑水铁骑,是宁王麾下最强的铁骑,他留不住,这是实话,索性直接换成丹药。

    顾锦年现在的确需要丹药提升实力。

    “好。”

    没有废话,宁王直接答应。

    虽然要价恐怖,但换回黑水铁骑不亏。

    “本王的儿子,你需要什么?”

    宁王继续开口。

    黑水铁骑换回来了,接下来就是他儿子。

    也就在这一刻,顾锦年出现在城墙之上。

    “爷爷。”

    见到顾元,老爷子点了点头,随后看向宁王道。

    “你儿子袭杀老夫孙儿,多少丹药都换不来,他敢行凶,就注定活不了。”

    顾老爷子开口。

    他声音平静,直接告知宁王,李冷心必死无疑。

    得到这个答复,宁王脸色显得平静。

    “顾元。”

    “本王的儿子不管做什么事情,也轮不到你们来处理,再如何也是交有陛下处理,让刑部来处理。”

    “你们顾家,还没有这个权力。”

    宁王开口,既然顾元不打算放人,他也只能用这种方法了。

    “陛下有旨,西北境一切事物,由老夫全权负责,有先斩后奏之权。”

    “如若你不服,大可去京都,在陛下面前,参老夫一本。”

    面对这位西境的王爷,镇国公没有半点畏惧,也没有半点妥协。

    说完此话,他一伸手。

    当下被捆绑在木桩上的李冷心被唤醒。

    他睁开眼睛,有些迷离,等看到自己父王出现后,李冷心忘记了疼痛,发出撕心裂肺的声音。

    “父王,救我,父王,快救救我。”

    “父王,你一定要要救救我啊。”

    “我不想死。”

    李冷心几乎是撕心裂肺的呼喊着,希望自己父王能救下自己。

    听到自己儿子的声音,宁王没有表现得特别心疼或者是难受,而是静静的注视着顾元。

    “将我儿送出城。”

    “之前所有事情,既往不咎,本王会备上厚礼,送去国公府。”

    “也会好好管教本王之子。”

    宁王再度开口,王爷的风范彰显,即便是有求于人,宁王也没有半点低声下气。

    “杀。”

    只是。

    镇国公没有半点犹豫,他一挥手。

    顿时有将士拔刀,朝着李冷心的头颈斩去。

    李冷心瞳孔放大,眼神当中满是恐惧。

    他死都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害死了两个贱民,却没想到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他以前做过比这个更令人发指的事情,也不是没事吗?

    为何死在这件事情上?

    他不甘。

    但一切都来不及了。

    当下,一颗人头落地,直接从城墙上摔落下去,四分五裂。

    此时。

    所有人哗然,即便是筑城将士也不由一个个惊愕。

    这可是宁王的儿子啊。

    宁王亲自前来,说句实话,即便不给面子,也不至于当场斩首吧?

    哪怕是顾锦年也不由心中咂舌。

    自己老爷子是真的狠,而且做事果断,没有任何余地。

    而城下,宁王看到这一幕,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了。

    自己的亲子,死在自己面前,无论是谁都无法平静,但没有预料中那般的愤怒,宁王脸色是变了,可又没有太大的情绪。

    这有些古怪。

    传闻当中,宁王极其宠溺自己这两个儿子,可现在的表现,显得有些古怪。

    耐人寻味。

    “顾元。”

    “西北战事过后,本王一定亲自奔赴京都。”

    宁王深吸一口气,他望着顾元,发出怒吼声。

    而城上。

    顾老爷子无惧一切,他向前走了一步,声音也震耳发聩。

    “行刺我孙儿,这就是下场。”

    “这天下谁要是敢行刺我孙儿,只要老夫不死,天涯海角,老夫都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顾老爷子霸气出声。

    他特意没有当场诛杀李冷心,而是等宁王赎人之时,当着他的面杀。

    不是不给宁王面子。

    而是告诉天下人,堂堂大夏宁王,他都不会给面子,谁敢动顾锦年,他就跟谁拼命,不杀这个李冷心,往后是不是阿猫阿狗都可以来得罪顾锦年?

    顾老爷子明白,倘若天命之争开始,顾锦年会被许多人针对,阳谋阴谋齐现。

    可他不管身后事,至少现在要清楚一件事情,找顾锦年麻烦,就是与顾家为敌,做好死的准备。

    不怕死,就来。

    听着顾元所言。

    宁王没有说什么,他转身离开,回王府。

    这样的举动,更耐人寻味。

    顾锦年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说实话,本以为宁王的到来,又是一场是非,却没想到自己亲生儿子死在自己面前,宁王都没有任何变化。

    也不知道是心性问题,还是宁王根本就不在乎自己这个儿子。

    但不管如何,宁王走了。

    而顾家也又多了一个敌人。

    随着宁王离开,顾老爷子神色平静,而后望着顾锦年道。

    “大金使臣已经前往京都,打算将此次议和之事告知陛下。”

    “边境即将要开战了,锦年,你早些回去吧。”

    老爷子开口。

    让顾锦年提前离开。

    他知道,边境之战必然会发生。

    所以他希望顾锦年早点离开,回京都等待消息。

    只是,面对老爷子所言,顾锦年摇了摇头。

    “爷爷。”

    “孙儿打算等开战后离开。”

    “我不希望别人说您的孙儿,就要特殊对待。”

    “虽不能提枪上阵,但孙儿体内流淌的还是顾家之血。”

    顾锦年开口。

    去陵园之前,顾锦年也打算议和结束后就离开,无论结果如何。

    但现在,他想要留下来,至少等到首战结束再离开。

    大夏将士浴血奋战,自己却被保护离开,这不是成了笑话?丢了顾家人的脸面?

    听到此言。

    顾老爷子很欣慰。

    “好。”

    “周逵,这段时间你跟世子,锦年有任何需求找他就行了,爷爷有事要忙,陪不了你。”

    顾老爷子开口,他让一名随将跟着顾锦年也好照料。

    “好,爷爷您忙。”

    马上就要开战了,老爷子的事情很多,他心里清楚,自然不会去打扰。

    等顾老爷子走后。

    周逵也立刻走上前来,他看起来三十来岁,五大三粗,穿着战甲,即便是炎炎之日,也没有褪去战甲。

    “见过世子殿下。”

    “世子殿下,末将一直听闻您的事迹,打心底佩服啊。”

    周逵走了上来,满是笑容。

    “将军客气了。”

    顾锦年拱手礼道。

    “世子殿下,末将现在给您安排住处。”

    周逵出声,要给顾锦年安排住处。

    “不用,就住在大营内就好,与常人一般。”

    顾锦年特意叮嘱一句,他不想搞的太复杂化,正常就行。

    “世子殿下,这......有些不妥啊。”

    周逵出声,神色有些变化。

    “没什么不妥的。”

    “就这样安排。”

    “对了,周将军,这两天劳烦您多给我讲一些军中之事,各方面我都要了解。”

    顾锦年出声,将士是大夏王朝最强的矛,也是大夏王朝最大的底气。

    自然要好好学习,总不可能做个纸上谈兵的儒臣吧?

    唯独了解将士,明白军中一些事情,才能更好的去调整,以及制定不同的规矩。

    “行。”

    “世子殿下,请。”

    周逵也不是做作之人,顾锦年开口了,他也不啰嗦,立刻安排。

    如此。

    转眼之间。

    过了两天时间。

    大夏皇宫。

    朝堂之上。

    文武百官左右而立,永盛大帝端坐在龙椅之上,面色平静。

    “传大金使臣入殿。”

    随着魏闲之声响起,很快一道身影朝着殿内走来。

    是大金使臣。

    后者朝着永盛大帝一拜,高呼大夏皇帝万岁,随后从衣袖之中取出一份奏折道。

    “陛下,三朝议和在即,贵国宰相李善已签署议和契文。”

    “匈奴国提出银两赔偿,矿山赔偿,大金王朝与扶罗王朝,为求东荒太平,愿代替大夏王朝支付银两,至于矿山赔偿,我大金王朝愿派十万僧人,于边境建下寺庙。”

    “消除百姓怨魂,为两国增加国运,而匈奴国唯一要求,便是希望大夏王朝修改史书,促使两国友好。”

    “此番议和,四方满意。”

    “然大夏世子顾锦年,单方面作废议和契文,甚至传闻,掌掴李相,因一己之怒,意图东荒和平。”

    “向匈奴国索要十万万两白银赔偿,更是要求匈奴国主犯自裁谢罪,还要匈奴国国君下罪己诏。”

    “列出不可答应之条件,根本无意议和,匈奴国国君大怒,欲要宣战,但在扶罗与大金王朝调和之下,派臣前来大夏京都,面见圣上。”

    “询问结果,想问一问,顾锦年到底有没有权力干涉这次议和。”

    大金使臣,将所有事情全部说清楚。

    来龙去脉,仔细无比。

    而随着他的声音落下,满朝文武不由哗然了。

    “掌掴李相?”

    “修改史书,便归还十二城?”

    “十万万两白银赔偿?这,.......”

    文武百官都没想到,这次议和居然是这样的结果。

    有人惊呼,李相被顾锦年掌掴。

    但乐文更多小说人惊讶的是,这次议和,大金王朝和扶罗王朝竟然愿意为大夏支付补偿?

    这还真是不可思议啊。

    实话实说,这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大夏完全可以答应。

    甚至这段时间,满朝文武都在权衡这次议和之事,最终大家一致觉得,补偿三万万两白银,外加上修改史书,是可以接受的。

    现在连三万万两白银都不用给了,只需要修改史书,这简直是白送。

    当下,有官员不禁开口。

    “陛下。”

    “这顾锦年只是礼部郎中,岂能作废议和之权?”

    “再者,此番大金王朝,扶罗王朝,诚意满满,心系东荒百姓,此乃大国善举,还请陛下下旨,将顾锦年调回京都。”

    吏部右侍郎站了出来,第一时间开口,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很快一位位官员走了出来。

    他们的意思大致一样。

    议和!

    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好事,不打仗,国家安定发展,也不会出现太多的问题。

    这一刻,就连兵部尚书赵益阳都不说话了。

    倒不是不想帮顾锦年,而是议和的条件太好了。

    几乎是白送给大夏王朝十二座城。

    站在国家利益角度,还真别说,挺好的了,比预想当中好太多。

    过了半刻。

    当没有人继续出声后,永盛大帝的声音,这才缓缓响起。

    “回去告诉匈奴王。”

    “锦年之意,既是朕的心意。”

    永盛大帝淡淡出声。

    他端坐在龙椅上,一句话让百官皱眉,也让大金使臣皱眉。

    在所有人看来,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出面,应当给予大夏一定的压力,而且两大王朝愿意帮大夏王朝支付其他所有的补偿。

    大夏王朝没有理由拒绝啊。

    不仅仅是没有理由拒绝,而且大夏王朝应当感到喜悦与开心。

    可没想到的是,永盛大帝竟然拒绝了?

    “陛下。”

    有朝臣开口,忍不住想说几句。

    然而,永盛大帝一个目光之下,后者不敢顿时不敢多语了。

    “大夏圣上。”

    “此番议和,为的是东荒和平,这件事情,大金王朝与扶罗王朝其实根本不需要掺和,大夏与匈奴血战,对我等两朝来说是一件好事。”

    “但为东荒百姓,大金王朝与扶罗王朝,舍弃小利,为东荒大利,努力调和,圣上为大夏的帝王,于情应当避免战争,于理也应当守护东荒之境。”

    “还请圣上三思。”

    大金使臣开口,他注视着永盛大帝,希望对方能够三思。

    同时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永盛大帝拒绝议和。

    “朕说了。”

    “锦年之意,便是朕意。”

    “大夏不需要两朝帮忙,也不需要靠别人的施舍,拿回本就属于朕大夏的城池。”

    “用这种方式拿回,对大夏来说,是一种耻辱。”

    “回去告诉匈奴王,告诉大金的皇帝,还有扶罗的皇帝。”

    “从一开始,朕就没有打算议和。”

    “十三年前的血债,朕要让匈奴国血偿。”

    “匈奴国最大的机会,就是答应锦年的要求,这是他们唯一的活路。”

    永盛大帝开口。

    这一刻,他站起身来,望着对方,神色冰冷无比。

    是的。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想过议和,他就是要让匈奴人血债血偿。

    至于顾锦年开出的条件,他也可以接受,归还十二城,赔偿,自裁,下罪己诏。

    百盟书

    这个不是不可以接受。

    此言一出,满朝文武沉默。

    尤其是之前出声的官员,一个个低着头,面色难看。

    他们明显是主和派,却没想到陛下从头到尾都没考虑主和。

    “圣上。”

    “倘若当真宣战,必再造杀孽,那个时候,东荒又要大乱,再者,大夏也不一定能赢。”

    “圣上,应当息怒,三思而行。”

    大金使臣开口,他也没想到永盛大帝竟然是这种想法。

    不过他没有生气,也没有恼怒,依旧是请永盛大帝三思而行,希望永盛大帝能息怒。

    “滚回去让匈奴王三思而行吧。”

    “还有,大金王朝和扶罗王朝最好不要插手这件事情。”

    “若是被朕发现两朝敢参与进来,暗中帮助匈奴国。”

    “西北还有百万大军坐镇,到时候破了匈奴王庭,再马踏扶罗古都。”

    “记住,朕不是靠读书坐上这个位置。”

    “来人,送使臣离京。”

    永盛大帝开口。

    尤其是最后那句话,更是霸道无比。

    他不是靠读书登上这个皇位的,而是踩着一具具尸体走上去的。

    一时之间,大金使臣彻底沉默了。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终低着头,恭敬一拜,随后退场。

    待大金使臣离开后,永盛大帝将目光看向满朝文武。

    尤其是方才指责顾锦年之人。

    “尔等应当好好反省反省了。”

    “丢了大夏的脸没关系,不要丢了大夏的骨。”

    永盛大帝出声。

    说完此话,他转身离开,没有什么怒意,但这种没有怒意,更让人畏惧。

    如此。

    翌日。

    大夏潼关城。

    军营内。

    这几天整个军营都显得热闹。

    只因大夏世子,顾锦年来了。

    不仅仅来了,而且跟将士们同吃同住,没事的时候更是帮忙搬运军需品,亦或者帮将士们写信。

    一开始,大家觉得顾锦年是在装模作样,可随着两三日的接触,所有人都发现,顾锦年没有半点做作。

    吃,狼吞虎咽,没有半点嫌弃。

    睡,被子一盖,没有半点异样。

    甚至顾锦年还做了一些十分古怪的东西,拿一些杂草,浸泡在水中,封闭一天,喝起来酸酸甜甜,有点像酒,但又没有酒味,也不上头。

    这个是最主要的,军营严禁饮酒,可将士们大多数嗜酒,再加上即将要开战了,多多少少还是挂念着。

    顾锦年这么一折腾,得到了整个军营一致好评。

    而此时。

    马厩内,周逵带着一些将士,正在为顾锦年讲解一些事情。

    “世子殿下。”

    “我大夏战马,强壮有力,虽不足匈奴与大金战马,但远超扶罗战马。”

    “这养马之术,也是大夏这些年一直在研究之物,其主要原因还是血脉和饮食问题。”

    “匈奴人的战马,乃是一种极为特殊的战马,血脉强大,这一点比不过,大金王朝的战马,吃的就是龙米,这东西咱们大夏难求。”

    “倘若咱们大夏也有龙米的话,不是末将吹牛,一对一,杀匈奴人如杀鸡一般。”

    周逵开口,指着大夏战马如此说道。

    而顾锦年也在仔细观察战马,古代战争,兵器护甲其实已经没有太大的提升了,骑兵是最强的战斗力。

    抛开无法提升的东西,这战马最为关键。

    顾锦年特意过来学习,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不能培养出一批强大的战马,如此也算是提升大夏国力。

    而就在顾锦年仔细学习时,一道身影快速走来,看见周逵无比严肃道。

    “周将军,镇国公有令,速往军中大营。”

    他开口,朝着周逵一拜。

    听到这个消息,周逵微微皱眉,但也没有啰嗦,望着顾锦年道。

    “世子殿下,末将有急事先走了。”

    周逵出声道。

    “无妨,将军忙去。”

    顾锦年点了点头,不过大致也猜到是什么事情了。

    算上路程的话,估计大金使臣已经回来了,只怕要开战了。

    随着周逵离开,顾锦年也在认真观摩着这些战马。

    很快,周逵来到军机大营。

    而此时,所有主要将军齐齐出现,镇国公正在大营当中与诸将排练战事。

    大约一个时辰后。

    镇国公的声音响起。

    “传令下去。”

    “明日出城迎战,随时做好冲杀准备,首战不可输。”

    镇国公开口。

    明日要真正开战了。

    随着命令下达,一瞬间整个军营彻底忙碌起来了,所有人开始准备,搬运军需品,牵来战马,一些将士更是直接开始演习兵阵。

    显得热火朝天。

    对于战争,有人畏惧,也有人期待,

    而与此同时。

    匈奴王庭内。

    气氛压抑到了极致。

    “大夏王朝,当真是霸气啊。”

    “无条件归还十二城也就算了,居然还想让本王赔偿十万万两白银?”

    “可笑,当真令人可笑。”

    “是不是十三年的修养,使得大夏认为,本王的匈奴铁骑,打不过他们大夏王朝?”

    匈奴王怒吼。

    王庭内,他攥紧拳头,是真的愤怒。

    再听完大金使臣转述之后,他气到怀疑人生。

    这一刻,没有人再说话了。

    即便是大金王朝的使臣,亦或者是扶罗王朝的使臣,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传本王之令。”

    “明日发兵二十万,本王倒要看看,大夏王朝有怎样的底气。”

    “凭什么敢要本王赔款十万万两白银。”

    匈奴王出声,既然大夏王朝要战,匈奴国也不畏惧。

    “王上。”

    “此番开战,还是有些不妥啊。”

    此时此刻,哈律木开口,劝阻匈奴王。

    “不妥?”

    “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妥不妥的?”

    “难不成真要匈奴国赔偿十万万两白银给他们吗?”

    匈奴王注视着哈律木,眼神当中是怒意。

    “非也。”

    “王上,我匈奴国运被削,而且顾锦年还在大夏边境没有离开,万一顾锦年又写诗,削我匈奴国运,只怕对此战不利啊。”

    哈律木道出他心中的担忧。

    其实还是跟国运有关系。

    议和是一件好事。

    无论是对大夏王朝还是对匈奴国。

    匈奴国战力无敌,可问题是国运被削了三次,真保不准会发生什么意外。

    “可笑。”

    “一个顾锦年能如何?他是削匈奴国运不错,但国运还在,没有伤其根基,此战若能胜,失去的国运都将回来。”

    “十万铁骑之下,首战即可大捷,难不成说,就因为一个顾锦年,我匈奴国就要忍气吞声?”

    “再者,即便是再削国运,又能如何?死战之下,国运受到部分影响,也改不了战局。”

    “难不成说,顾锦年还能召唤火石,砸死我匈奴十万铁骑?”

    匈奴王来气了。

    劝阻他可以理解。

    但拿一个顾锦年来劝说自己,这简直是侮辱自己。

    匈奴国连大夏王朝都不怕,居然去担心一个顾锦年?

    他是真不服。

    而此言一出,哈律木沉默了,因为匈奴王说的一点没错。

    “王上。”

    “我等认为,匈奴可战。”

    “大夏王朝无非就是觉得贵国国运削弱,想要试探性一战。”

    “所以必须要给大夏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贵国的强大。”

    “这样一来的话,大夏王朝就会老实了。”

    扶罗王朝的使臣开口,他现在支持开战了。

    “恩。”

    “的确可以给大夏一个教训,匈奴铁骑,的确天下无敌,明日十万铁骑横推之下,首战屠十万大夏将士,那个时候大夏王朝就会老实。”

    《仙木奇缘》

    “而后,大夏皇帝必然议和,即便他不想议和,满朝文武也不会答应。”

    “那个时候,就让大夏王朝赔款,到时候条件就是我们开了。”

    大金王朝的使臣也跟着开口。

    他们现在转换思路。

    本来是希望以议和完成他们的利益交换,却没想到大夏王朝油盐不进。

    那只能通过战争来重新谈判了。

    王朝之间,也不可能一昧的退让。

    该打也要打。

    “好,到时候就希望两位能多多援助了。”

    得到两大王朝的认可,匈奴王也满意的点了点头。

    当下。

    匈奴王缓缓出声。

    “传本王军令。”

    “击鼓!”

    “明日午时,宣战大夏。”

    他出声,霸气无比。

    很快,匈奴国边境,战鼓如雷,轰轰作响。

    而潼关城内,也早已经敲响战鼓。

    两国于一个时辰后,正式宣战,各自送往战帖,完成最后一步。

    明日午时。

    决一高下。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0446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044630.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