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七章:朝野震惊,朕没想到,锦年连朕这招都学会了!

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七章:朝野震惊,朕没想到,锦年连朕这招都学会了!

新书推荐:神灵遗囚武神图箓诸神往事梦蝶成双天地武库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我只想好好的修仙世子不厚道三尺长剑荡人间逆灵惊神

    震撼。

    所有人都愣在原地。

    大夏将士们愣,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吓到了。

    即便是一些身经百战的将士,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啊。

    打仗的时候,突然刮风下雨很正常,哪怕是有时候下冰雹都不是奇事。

    可天降火石,他们是真没想到。

    匈奴将士们愣,则是跑不掉啊。

    一颗颗火石坠落下来,周围出现上百个大坑,有的坑还小一点,有几个主要的大坑,砸死上千精锐。

    二十五万大军,硬生生被这些火石砸没了接近三分之一。

    其中骑兵至少锐减两万。

    血肉模糊,战马分裂。

    更主要的是,匈奴战马已经彻底惊慌失措,任凭这些骑兵们怎么折腾都无法控制。

    叮!

    叮!

    叮!

    鸣金之声响起,这是要收兵,突然出现这种情况,谁还敢继续打下去?

    出师不利,开局就损失三分之一的人马,打什么打啊?

    随着鸣金之声响起,所有匈奴将士直接朝着后方逃跑。

    匈奴骑兵则竭尽全力控制战马,可问题是这些战马就是不听使唤。

    也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引得匈奴将士一个个彻底懵了。

    “快跑,又有火石了。”

    声音响起,不少将士们抬头望去。

    只见,天穹之上,三颗明亮的火石出现,看样子比之前的还要大。

    这一刻,匈奴将士彻底坐不住。

    之前鸣金收兵还算是整齐划一,有点秩序。

    现在看到这情况,还整齐个毛,赶紧跑啊。

    原本一些还在救援伤病的匈奴将士,也彻底不敢耽搁了,一个个朝着后方逃跑。

    打仗他们不怕。

    可送死没必要啊。

    这火石砸下来,每一颗的威力,几乎等于一位七境强者全力一击。

    这就是明摆着送死,没有人会这么愚蠢。

    他们疯狂逃跑,没有半点想法。

    匈奴骑兵们更狠,连战马都不要了,赶紧逃离战场,这群战马乃是匈奴培养出来的,极其认主,留在这里,只要不死的话,会自己回去。

    倘若被大夏王朝的人捕捉,也没有任何畏惧,这些战马绝对不会服从大夏将士,他们只认匈奴人为主人。

    并且都是雄马,而且只能与匈奴雌马配种,倒也不担心大夏王朝拿去繁殖。

    所以留在这里,最坏的打算就是死亡罢了。

    他们疯狂逃离,不战而败。

    匈奴将士们一窝蜂的逃跑。

    而天穹上的火石,比之前还要恐怖。

    “轰托击鼓厉嘛。”

    望着这恐怖的火石,匈奴将军大吼一声,眼神当中满是怒意。

    这声音都传到了大夏军队这里来了。

    镇国公听到这声音,不由皱眉,询问一旁的偏将。

    “这是什么意思?”

    他询问道,听不懂匈奴语。

    “回国公,这是匈奴人骂娘的意思,大致就是说,这打他娘的仗。”

    偏将开口,给予解释。

    一时之间,众军大笑不止。

    而一旁的顾锦年,也不由麻了。

    他死都没想到,自己写首诗居然会引发这样的天象?

    火石陨落?

    玛德,秀儿附体?

    “别笑。”

    “安静一下,让锦年再写一首出来。”

    顾老爷子赶紧制止众人的笑声,他怕顾锦年没灵感,写不出新的诗词。

    “爷爷。”

    “倒不是写不出,主要是这些火石应该够了吧?再写是不是有点浪费?”

    听到老爷子的声音,顾锦年不由开口。

    不是他舍不得诗词,而是刚才一颗火石,都造成这么大的杀伤力,现在又多了三颗,完全够了啊。

    如果自己的诗词当真有用,没必要一直用。

    可以等下次用。

    应该用在刀刃上。

    的确,这话一说,所有人都同意啊。

    就现在这情况,三颗火石砸落下来,二十五万大军,能活下三万都是好事,这样一来的话,确实没必要继续用这种手段。

    顾老爷子也不禁点了点头,随后哈哈大笑。

    “还是我孙儿聪慧。”

    “锦年。”

    “这场仗,你头功。”

    “爷爷回去,一定跟陛下如实禀报,哈哈哈哈哈。”

    顾老爷子彻底笑出声了。

    他这辈子就没打过这么轻松的仗。

    二十五万大军,其中有十万匈奴铁骑。

    说句难听点的话,即便是他来督战,其实还是有些没底,匈奴十万铁骑摆在这里,他都已经做好了首战死十万大军的准备了。

    现在看这情况,只怕死不了一个吧?

    这已经不是大胜了。

    这是狂胜啊。

    此时此刻,镇国公的心思已经飘到了别处,他在认真思考,关于顾锦年的侯爵名号了。

    安国侯?不太好。

    火石侯?有点俗。

    算了,慢慢想,等回去再说。

    顾老爷子收回心神,而后静静欣赏这场华丽的表演。

    不过很快,顾老爷子微微皱眉。

    有些不对劲。

    “战鼓呢?”

    “赶紧让战鼓敲起来。”

    “奏乐。”

    “给老夫奏大乐。”

    顾老爷子很兴奋,他一挥手,让鼓手奏乐,这种好事还不奏乐,等什么时候?

    听到这话,身旁的偏将也激动无比,立刻吩咐下去。

    很快,鼓声响起,之前是战鼓,震耳欲聋,现在画风突变,开始奏乐了。

    有些喜庆感。

    这让一旁的顾锦年,属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老爷子,咱们是不是有点狂啊?

    顾锦年想开口说这话,但想了想还是闭嘴吧,这么喜庆的时候,自己还是别多嘴。

    也就在此时。

    第一颗最大的火石爆裂开来。

    化作接近数千枚小型火石,而后轰轰炸响,将一群人直接轰杀而亡。

    最先倒霉的还是骑兵,他们没有战马,身上穿着重重的战甲,想要卸甲很麻烦,所以咬着牙跑,可跑的不快。

    一番轰炸之下,死伤无数。

    那些逃跑的步兵还好一点,他们听到身后的爆炸声,一个个庆幸万分。

    只是就在他们以为自己逃出生天后。

    有一颗火石,再度爆裂开来,第二次爆裂,化作成千上万颗拳头大的火石,朝着前方扩散。

    这些火石直接给了他们一个透心凉。

    轰轰轰。

    轰轰轰。

    火石坠下,引发恐怖的爆炸,前方几乎找不到一块好地,全是坑坑洼洼。

    即便是步兵,也遭到了轰击,死伤惨重。

    “这不是天灾,这是大夏的手段,千万不要聚集在一起,否则都得死。”

    突兀之间,有人突然意识到这火石是专门盯着他们砸的,所以特意提醒众人快速分散。

    果然,此话一说,不少匈奴将士顿时朝着周围跑去。

    虽然他们也不相信,可现在为了活命,只能这么办了。

    看着他们四散而逃。

    顾老爷子有些坐不住了,两轮轰炸下来,死了快接近一半,但这还远远不够,全死光他才开心。

    “锦年,现在要出手了,再来几颗,不然的话,就都跑了。”

    老爷子出声,督促顾锦年再来一首诗。

    “行,爷爷,给孙儿点时间。”

    顾锦年答应下来,不过他还在思索那首诗词应景。

    可不等顾锦年想出答案,第二颗火石爆裂开来。

    而且爆裂声很大,并且化作一块块碎石,至少有数万颗碎石,朝着四面八方涌入。

    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

    如同爆竹一般,这些碎石纷纷落地炸开。

    学过物理的都应该知道,体积变小,速度会加快,随着时间,会导致能量剧增,杀伤力更强。

    数万枚巴掌大小的碎石,足可以贯穿寻常的铠甲,除非是人龙境强者,不然的话,根本无法抵抗如此恐怖的碎石。

    极致的烟花秀,彻底将匈奴将士横扫一遍。

    二十五万大军。

    经此一轮轰炸,剩下不足五万,有十五万当场气绝,还有十万,受伤严重,躺在地上,身体被火石碎片贯穿,即便是救下来了,也别想活命。

    这种比死了还难受。

    活下来的将士们,望着天穹,他们眼神几乎绝望。

    本以为四散而离,能避开火石,却没想到这火石就他娘的跟长了眼睛一样,盯着他们。

    眼下还剩下最后一颗火石,匈奴将士们站在原地,他们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跑还是不该跑。

    不跑吧。

    在这里等死。

    跑吧。

    又怕在火石攻击范围内。

    一时之间,众人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先观望火石坠下方位。”

    “不要急。”

    “至少留一半人活着回去。”

    有匈奴将士怒吼,虽然只剩下五万人,但并没有全歼,没有全军覆灭,死在天灾手中,他们无话可说。

    可只要有人活着回去,就够了。

    随着此言一出,匈奴将士不动了,就站在原地,看着这颗火石会坠向何处。

    不管是任何地方,一半人快速逃离,应当是没问题的。

    毕竟能活到现在的人,也不是等闲之辈。

    可让人无言以对的是。

    这火石,停留在天穹上,居然也不动了?

    “我日你马。”

    半响之后,终于有匈奴将士气不过了。

    不带这么玩的啊?

    你火石砸下来,我认。

    可还有这种玩法?我不动你不动?

    要这么玩的话,这仗别打了,我把王庭大门打开。

    您。

    请进。

    这回别说匈奴人气的骂娘了,大夏将士们也一个个傻眼了。

    这火石就当真跟有灵智一般,死盯着这帮匈奴。

    匈奴不动,它不动。

    这多亏是针对匈奴啊,要是针对他们大夏将士,那就别打了。

    不,别玩了。

    坐在这里等死得了吧。

    嘿,就等死,就玩儿。

    战车之上,顾锦年略显沉默。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确实有点过分。

    可谁让匈奴国的人自己找死?早点答应自己的议和条件,不就够了吗?

    何必自讨苦吃?

    顾锦年没有一点怜悯。

    因为若没有这火石的话,这场战争,死的便是大夏将士。

    有赢得概率。

    但就是拿命去堆。

    那个时候,不会有人可怜大夏将士的。

    战争就是如此无情,更何况还是真正的敌人?

    而且还是有世代血仇的。

    双方沉默。

    天穹之上,火石开始摇晃起来,最终在空中解体,随后化作一颗颗火石,朝着四面八方砸去。

    恩,就是一点活路也不给。

    将士们很麻木。

    有些匈奴兵更是洒脱,直接将自己的兵令含在嘴里,免得找到自己的时候,不知道身份。

    “你去树下干什么?树下也要死啊。”

    也有人直接跑去树下躺着,引来匈奴将士好奇。

    “阴凉点,死了不会发臭。”

    后者淡淡开口。

    已经麻木了。

    摊牌了。

    不玩了。

    我等死,行不行?

    火石坠下,不管众人到底是绝望还是痛恨,亦或者是直接躺平,无情至极,绝灭他们生的希望。

    二十五万大军。

    四颗火石。

    在这一刻,直接覆灭。

    单体轰炸。

    群体轰炸。

    针对性轰炸。

    无差别轰炸。

    这四轮下来,基本上也不可能有生存者。

    原本,这应当是一场持久战争,血流成河,尸骨如山,都会出现。

    可现在,没啥血迹,都被蒸发干净了,至于尸骨,也找不到什么完整的尸骨,火星的温度极高,都被直接燃烧成灰烬。

    通天塔上。

    匈奴王发愣一般的看着这一切。

    二十五万大军啊!

    虽然这不是匈奴国全部兵力,但也占据三分之一吧?

    尤其是这骑兵。

    直接覆灭了一半。

    虽然有二十万预备骑兵,可这预备骑兵,和这些能上阵杀敌的骑兵,还是有一定差距。

    现在已经不是元气大伤了。

    而是伤到骨子里去了。

    匈奴国还有作战能力,但接下来即便是不出现火石攻击,匈奴国也不敢继续厮杀了啊。

    这要是再厮杀的话,即便是杀敌十万也没有任何作用,双方火拼下来,匈奴国就真的没兵可以用了。

    培养也要时间的吧?

    这三分之一,是主力军,现在全军覆灭,最多再抽三分之一过来守城。

    是的。

    只能用来守城,而不能出战,其他兵马也必须要镇守四方,总不可能把所有兵力调控到这里与大夏厮杀?

    那后方要不要镇守?

    左右要不要镇守?

    大夏王朝再加五十万大军,从左右包围,那就可以等死了。

    马踏王庭。

    再也不是一句口号,而是真正会发生的事情。

    但真正让匈奴王恐惧的是。

    顾锦年会不会再折腾出火石?

    如果会的话,就算抽出所有兵马出来,也是送死。

    “不。”

    “不可能。”

    “这不可能啊,为什么会有火石坠落?”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顾锦年怎可能有这样的实力?”

    匈奴王气的发抖,郁闷的想吐血啊。

    他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顾锦年为什么能做到这种事情?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通天塔内。

    匈奴王的怒吼不断。

    其余人全部沉默,所有人都处于震撼状态。

    这本来是一场厮杀,而且大概率可能是匈奴国能赢的局,除非大夏不要命。

    可没想到,二十五万大军,连对方一个人都没杀,就这样牺牲了。

    匈奴国。

    元气大伤啊。

    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的使臣,也彻底傻了。

    一来是过于震撼这场战争的结局。

    二来则是,顾锦年的手段,简直是通神。

    这种手段,只怕就连仙道七境的绝世强者都无法做到吧?

    除非踏入传说当中的第八境。

    可问题是,顾锦年要是踏入第八境的话,也不需要这么麻烦啊,一掌覆灭二十五万大军都行。

    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

    “只怕与天命有关。”

    终于,有人开口,道出了一个可能性。

    “天命?”

    这一刻,所有人望着后者,眼神当中满是好奇。

    “掌天命者,可获天命庇护。”

    “我匈奴国国运被削,顾锦年更是掌数道天命,诗成千古,从而引发这种天地异象。”

    “王上,臣曾经观阅过一些古书,其中便记载着关于天命的说法。”

    “这天命平时影响不大,可在关键时刻,一些掌天命者,可以做出诸多不可思议之事,他们便代表着这天地意志。”

    “古书更是记载,掌天命者,可调节风雷雨电,可使山川移位,日月颠倒,甚至使江河倒流,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力量。”

    后者给予回答,但他也不确定自己说的是不是真的,因为是从书上所看。

    只不过,结合目前的情况,众人听到这话后,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他们知道天命很重要,但不清楚天命是什么东西。

    现在看起来,这天命至关重要啊。

    “王上,接下来该怎么办?”

    只不过,有人开口,询问匈奴王接下来该怎么办。

    “紧急调遣五万铁骑,以及十五万大军。”

    “镇守十二城。”

    匈奴王开口,他下达军令,人虽然死了,可他必须要加派铁骑,守护十二城。

    “王上。”

    “这恐怕不好吧,若是继续加派十二城,万一又有火石陨落,只怕国内将无有将士调控啊。”

    有匈奴臣子连忙开口,认为现在加派兵马,实在是不明智的选择。

    “闭上你的嘴。”

    匈奴王深吸一口气,他怒视后者。

    现在他根本就不想听到火石二字。

    听到就烦。

    只不过,他说的一点没错,现在加派兵马,一但出了问题,那就真的完蛋了。

    匈奴王心在滴血。

    二十五万大军。

    说了没就没了。

    就算是二十五万头猪摆在大夏将士面前,也要杀一个时辰吧?

    而且他心里也清楚,即便是紧急调动,只怕也来不及。

    “陈松先生。”

    “眼下只能期望大金王朝与扶罗王朝出面议和了。”

    “匈奴国,无法继续宣战。”

    最终,匈奴王憋着一口气出声。

    加派兵马,只是一时气话,认真想想,他也害怕顾锦年又来一趟火石轰炸。

    这要是再炸一轮。

    那就不是十二城的问题了,而是匈奴国能不能守住?

    人家三十万大军还没有动啊。

    真打起来,配合火石轰炸,杀到王庭只需要三天时间。

    到时候即便是扶罗使臣和大金使臣出面强行调和都没用,匈奴王庭被破灭,两大王朝强制性干预,也要赔偿无数金银财宝,才能议和。

    现在守住匈奴国土,还有议和的资本。

    当然,也只是有议和的资本。

    具体是怎么一个议和,只能看大夏是怎么想的了。

    “请王上放心,我等立刻修书,火急送往皇都。”

    陈松二人也不啰嗦,即便是匈奴王不说,他们也要去做。

    而与此同时。

    落龙原上。

    大夏将士们也彻底无言。

    二十五万大军就这么被全部覆灭,给他们前所未有的冲击感。

    听闻过不战而胜,但没听闻过这种不战而胜啊。

    “国公,是否冲锋?”

    有偏将回过神来,望着镇国公如此问道。

    眼下二十五万大军都没了。

    可以选择冲锋,占领边境十二城。

    “不。”

    然而,镇国公摇了摇头,直接拒绝冲锋。

    “匈奴国虽元气大伤,不过十二城内还是有守军,即便能拿下,也要付出一定代价。”

    “眼下该恐慌的是匈奴国。”

    “让将士们收拾战场,将完整的战甲带走,还有匈奴战马,全部收缴上来,接下来就等他们主动上门送回十二城。”

    镇国公瞬间洞悉一切,如此战局之下,匈奴国覆灭二十五万大军,绝对是元气大伤。

    大夏王朝没必要继续开战了。

    因为已经赢了。

    首战赢了。

    而且是全胜。

    不,不是全胜,是狂胜啊。

    十二城,已经是囊中之物,何必急着抢占下来?

    就先让匈奴人继续占据着。

    倘若匈奴国不议和,那就打,再加派三十万大军,配合边境五十万大军,一共八十万大军。

    横推十二城,实在不行,出动自己的孙儿,再来一轮火石轰炸。

    大不了十二城不要了。

    直捣黄龙。

    马踏王庭。

    匈奴国的兵力到底有多少,镇国公的确不清楚,但大致还是算的出来。

    二十万铁骑到顶了,现在死了十万,还剩下十万。

    其他兵种加起来算你六七十万,全民皆兵归全民皆兵,可散兵比得过正规军?

    这六七十万大军,镇守东南西北四方,这就要分化很多出去。

    四面围攻,还怕你不哭?

    至于大金王朝和扶罗王朝援助?行啊,四条路都被大夏将士包围,你有本事就送啊,送多少都是大夏的。

    而且敢光明正大支持匈奴国,那就是撕破脸,既然撕破脸,都统统拉下水。

    想要全面开战是吧?

    大夏完全可以奉陪到底,看看谁亏?

    大金王朝可是一直想要成为东荒第一王朝,想要成为第二个中洲王朝,一直在养精蓄锐,可舍不得牺牲将士。

    毕竟大夏要是全面开战,中洲王朝乐意援助,反正东荒越乱越好,对中洲有利。

    所有人都倒霉。

    大夏王朝倒霉,大金王朝更倒霉,扶罗王朝就更别说了,真打起来,扶罗王朝还不是依靠大金王朝?

    所以,镇国公可以料定,大金王朝会帮助匈奴国,但不会帮太多,牵扯到自己的国家利益,只怕会毫不犹豫出卖匈奴国。

    所以,他不急着立刻收回十二城。

    他要不牺牲一兵一卒拿下边境十二城,而且还要匈奴国赔款议和。

    “遵令。”

    偏将不废话,带着大队人马离开,奔赴战场,开始捡战利品。

    而这消息,也已经在第一时间,送往京都了。

    这天大的喜讯,镇国公可没有忘记给京都报喜。

    “锦年。”

    “这回你功劳无量。”

    “你真给爷爷一个惊喜啊。”

    “锦年,你这趟先别走,倘若匈奴王冥顽不灵,再写一首诗,一举拿下十二城。”

    老爷子望着顾锦年,眼神当中有说不出的兴奋。

    这辈子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

    可这种事情,当真是头一次见。

    甚至他已经开始期待,马踏王庭的事情了。

    “爷爷。”

    “这火石不一定是孙儿弄出来的。”

    “您千万别太迷信啊。”

    听到老爷子所言,顾锦年还是得认真解释一番,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火石到底是不是自己折腾出来的。

    万一不是,对后面的战局不利。

    万一是,那还好说。

    “管他是不是。”

    “先承认再说。”

    “这天大的功劳,你先捞着,明白吗?”

    顾老爷子武道传音,极其认真。

    “明白了。”

    顾锦年点了点头。

    也的确,没有人能证明这火石是自己带来的,但更没有人能证明这火石不是自己带来的啊?

    既然如此,那这功劳不要白不要。

    不过,莫名之间,顾锦年似乎明白了自己六叔为什么这么喜欢蹭功劳了。

    敢情都是老爷子教的啊。

    而与此同时。

    一艘龙舟,以最快速度,朝着大夏京都赶去。

    灵晶几乎不要钱一般的丢进龙舟内。

    只为了将战报第一时间传入宫中。

    这已经不是捷报这么简单了,而是天大的喜事啊。

    此时。

    大夏京都。

    边境宣战的事情,早已经传遍整个京都,眼下不止是京都,整个大夏百姓都在议论这次战况。

    实话实说,不是不看好大夏将士,而是两者实力的确有一定悬殊。

    五十万大军固然骁勇善战,可听到匈奴国首战派出十万铁骑后,使得大夏百姓心头蒙上一层乌云。

    而皇宫内。

    也是一片紧张。

    大殿当中。

    永盛大帝端坐在龙椅之上,沉默不语。

    百官们都有些没心思汇报国家大事,所有人其实都在等待战局。

    就连太子,秦王,魏王都破天荒上朝了。

    虽然都知晓,这场战局至少要等到明日才有消息,但众人还是到齐。

    期待着一个好结果。

    朝政汇报完毕后,众人很沉默,永盛大帝也没有说退朝二字。

    众人就在大殿内静静等待着。

    龙椅上。

    永盛大帝面色平静,可任凭谁都看的出来,他神色沉重。

    端坐龙椅。

    永盛大帝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关于宁王和祁林王的事情。

    他已经秘密遣派大军前往西北境。

    倘若战况不利。

    宁王与祁林王第一时间就要奔赴战场,而且他预料到这两个王爷,会出工不出力。

    所以如若双王敢这样做,他就立刻授权给镇国公,接管秘密调遣的五十万大军,一举将祁林王与宁王镇压。

    再去与匈奴国议和。

    是的。

    这就是他的计划。

    看似是与匈奴国宣战,其实是为了解决内部最大的危机之一。

    借助这次机会,铲除两个王爷,若是成功,即便是匈奴国索要财物,也可以答应议和。

    也不算白白做事。

    当然,若是小胜,那固然更好,打出士气,打出骨气,再与匈奴国谈一谈议和之事。

    对外战争,就是决定未来议和的谈资,有优势,可以索要乐文更多小说好处,没有优势,则解决内部矛盾。

    至于同时出现内乱外敌的情况,他有解决办法。

    他有底牌。

    一张谁也想不到的底牌。

    只是不到关键时刻,他不会动用这张底牌。

    如若当真发生内患外敌的情况,他便会动用这张底牌,彻底解决一切矛盾。

    虽然自己也会付出代价,可最终的结果,是好的就行。

    酉时三刻。

    太阳即将下山。

    群臣站在大殿内,没有半分动弹,也没有一个人喊累。

    所有人心情都很紧张。

    尤其是兵部尚书赵益阳。

    两国交战。

    是赢是输,的确扣人心弦。

    只是,就在这一刻。

    龙舟出现在皇宫之外,很快一名将士从龙舟跑下来,拿出军令吼道。

    “边境战报!”

    “十万火急!”

    “让!”

    他大吼开口,直接骑上一匹快马,越过宫中禁卫。

    十万火急的加急情报,绝对不能阻拦,这是宫中规矩,而且允许宫内骑马,节省时间。

    很快,战马奔腾,在皇宫内如同低空飞行一般,仅仅只是十个呼吸,便来到了皇宫大殿之外。

    “陛下!”

    “边境战报!”

    “十万火急!”

    随着声音响起。

    大殿内,所有人齐齐回过神来。

    百官群臣一个个提心吊胆了。

    哪怕是永盛大帝都不由站起身来。

    因为现在才酉时啊。

    酉时是什么概念?

    龙舟最快速度,不在乎灵晶成本的情况下,也要一个半时辰才能赶往京都。

    而开战时间是午时。

    也就是说,开战半个时辰后,就送来了十万火急的军机情报。

    其结果无非是三个。

    其一,两军没有开战,但若没有开战,不需要如此紧急。

    其二,匈奴十万铁骑,大夏溃败,直接鸣金收兵,这个可能性很大。

    其三,发生内乱,宁王与祁林王联手从后方军营袭击,意图造反。

    这也有一定可能,但可能性不大。

    不然,按理说军机情报,至少要等到明日寅时左右送到。

    加快了五个时辰,一定发生了特殊情况。

    此时此刻,永盛大帝非常希望是第一种可能,双方没有开战,这样的结果,他能接受。

    不然第二个或者第三个,他都无法接受。

    不止是他,文武百官,太子,秦王,魏王也一个个屏住呼吸,等待着一种审判。

    “快报。”

    永盛大帝开口。

    语气情不自禁加急了一些。

    很快。

    负责送信的将士直接冲入大殿内,连高呼万岁都没有。

    拿着手中的情报,深吸一口气道。

    “陛下。”

    “边境首战大捷。”

    “世子顾锦年,阵前作诗,诗成千古,引发天地异象,聚天外火石四颗。”

    “歼敌二十五万,匈奴国无一人幸免。”

    将士开口,用最洪亮的声音道出边境发生何事。

    可当他话音落下。

    刹那间。

    大殿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

    文武百官愣在原地。

    赵益阳更是呆若木鸡。

    太子,秦王,魏王则是傻愣愣的看着对方。

    哪怕是永盛大帝,一时之间,也傻住了。

    此时。

    大殿内。

    落针可闻。

    安静到除了这将士急促的呼吸声外,就再也没有其他声音了。

    “荒诞。”

    “这简直是荒诞。”

    “你在假传情报。”

    过了半响,一道声音响起,是赵益阳的声音,他望着对方,大声怒吼。

    天外火石?

    砸死二十五万大军?

    全军覆灭?

    我军一个没事?

    你他娘的在骗鬼?

    把满朝文武当傻子了?

    随着赵益阳的声音响起,文武百官彻底回过神来,永盛大帝也回过神来了。

    这一刻,一双双眼睛死死盯着这名将士。

    而后者则激动的跪在地上,拿出镇国公的令箭道。

    “陛下!”

    “尚书大人。”

    “末将绝没有说一字假话,这是国公之令,末将奉国公之令前来汇报战况。”

    “是真的。”

    “末将亲眼所见,世子殿下阵前作诗,引来天外火石,倘若末将有半字谎言,末将愿受千刀万剐之罚。”

    “若是陛下不信,请陛下立刻派人速速赶往边境,现在还能看到不少匈奴尸体,是真是假,陛下一探就知。”

    后者显得无比激动的解释着,他也不敢相信,可问题是事实就是如此啊。

    而此言一出。

    嘶!

    大殿内,一片片倒抽冷气的声音响起。

    说实话,之前他们是愣住了。

    随着赵益阳开口,他们觉得很有道理。

    可这人一说,大家又产生了动摇。

    主要是他手握国公令,这玩意作不了假,也不可能偷走,堂堂镇国公的随身令牌岂能被偷走?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镇国公亲手将令牌交给对方。

    他会骗人,镇国公没必要骗大家吧?

    再说了,假传军机情报没啥意思啊?派个人去边境看看就行了。

    龙舟来回一趟,不计成本,三个时辰就够了。

    是不是真的,过去看一眼就知道了。

    是假的,这人千刀万剐,而且对大夏来说没什么损失。

    而且,退一万步来说,真要假传军机情报,何必用这种话来骗?就说大捷了,大夏死了十万将士,敌国死了一半,连连败退。

    这样说大家都信。

    综合以上种种,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真的。

    想到这里。

    永盛大帝的心脏不由狂跳。

    兵部尚书赵益阳更是浑身发抖。

    “陛下!”

    “臣还是不信,请陛下赐龙舟一艘,臣带领二十人,火速赶往边境,三个时辰内,是真是假,臣一看就知。”

    赵益阳身躯发抖着,但他还是不信,虽然他内心是相信了,可这太离谱了,必须要亲眼看看。

    “朕准,快去。”

    永盛大帝直接同意。

    说实话,他也相信,可这事情就让人不敢相信啊。

    很快,赵益阳带着二十位朝中大臣,直接火速离开,借助龙舟,不计代价,朝着边境赶去。

    而永盛大帝,则让这将士,把边境发生的事情,仔仔细细,哪怕是顾锦年身上穿着什么颜色的衣服都讲出来。

    传信将士也不啰嗦,仔细回忆一番后,开始把前前后后所有细节交代清楚。

    满朝文武也听得震撼不已。

    就如此。

    一个半时辰后。

    落龙原上空。

    当赵益阳看到一个个大坑时,他整个人彻底麻了。

    跟随过来的大臣们,也彻底麻了。

    当事实被验证后,一种狂喜与激动瞬间涌上大脑,赵益阳当场晕了过去,好在过了会又醒来了。

    兴奋的晕倒。

    “快!”

    “快!”

    “快回去禀报圣上,哈哈哈哈,快回去,快回去啊。”

    赵益阳激动的鬼叫起来了。

    都不打算见一见镇国公,直接让龙舟掉头,火速赶往皇宫去。

    如此又是一个半时辰后。

    天彻底黑下。

    可大殿内,依旧灯火通明,而这个将士则开始第二十五遍重复战况了。

    他人都说麻了。

    但架不住百官和陛下爱听啊。

    没错,他说了二十五遍,永盛大帝津津有味的听了二十五遍,根本不厌烦。

    直到子时五刻。

    几道身影出现在大殿之外。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陛下,陛下,陛下,是真的,是真的。”

    “二十五万大军,全部被歼灭。”

    “落龙原匈奴阵地,到处都是火石坑,死伤无数,死伤无数啊。”

    大殿之外。

    赵益阳兴奋到颤抖的声音响起。

    传入了大殿当中。

    这一刻,百官彻底愣住了。

    哪怕是永盛大帝也愣住了。

    这是他们第二次愣住。

    传信将士之言,他们还是带着质疑,可赵益阳不一样,他是兵部尚书。

    作不了假。

    这件事情,作不了假啊。

    片刻后。

    大殿当中,各种惊叹声,鬼叫声,连连响起。

    所有人都无比兴奋,也无比激动。

    谁能想到,这场大战竟然以这种方式结束?

    大捷,超级大捷啊。

    龙椅之上。

    永盛大帝更是激动到死死攥紧拳头,他兴奋到脸都涨红起来了。

    群臣狂欢。

    太子也瞪大了眼睛,秦王更是麻木不已,魏王则在一旁彻底傻愣,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而龙椅之上,永盛大帝最先镇定下来。

    他深吸一口气,望着这传信将士道。

    “周夫,即刻起,你为潼关城中户将军,官拜四品,退下吧。”

    永盛大帝开口,大手一挥,直接提了对方两品。

    他是偏将,官拜六品。

    现在提升为中户将军,连升两级,对周夫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喜讯。

    “末将叩谢圣恩。”

    “叩谢圣恩。”

    听到这话,周夫满脸兴奋,直接在地上磕头谢恩。

    “待会再给朕好好讲十遍来龙去脉,朕要仔仔细细听。”

    永盛大帝忍不住大笑起来。

    他太开心了。

    而就在此时。

    又是一道加急情报送来。

    “边境战报。”

    “十万火急。”

    随着加急战报送来。

    一道人影出现,而后半跪在大殿内。

    使得百官沉默。

    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陛下,国公加急情报。”

    “臣顾元,拜见圣上,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此番两国首战,锦年聚天外火石歼敌二十五万。”

    好看的言情

    “我大夏将领,无一人阵亡,重伤一人,轻伤三十二人,因天外火石,以致于惊吓战马,三十二人从战马坠下,擦伤手掌。”

    “重伤者,脚骨崴折,臣羞愧难当,已责罚将士勤加锻炼,望陛下莫要责罚我军将士,老臣愿为诸将请罪。”

    “还望陛下见谅。”

    传信将士打开公文,而后硬着头皮将这番话说出。

    此言一出。

    百官更加沉默。

    永盛大帝也沉默了。

    好家伙。

    这是请罪吗?

    这是羞愧吗?

    这他娘的不就是炫耀吗?

    搁这里给我炫耀?

    这不是我外甥锦年的功劳吗?

    你个老家伙,装什么哔?

    你以为你很厉害吗?朕上朕也行啊。

    永盛大帝被气笑了。

    “行。”

    “传朕旨意,罚,重罚,就罚镇国公回京后,当朕面,罚酒三天,不醉不归。”

    永盛大帝开口,一脸严肃。

    而百官却一个个忍不住笑起声来。

    尤其是太子三人,笑的更加欢快。

    但听到这笑声,永盛大帝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自己三个儿子,内心深处不由浮现出怒意。

    看看人家顾锦年。

    再看看自己三个儿子。

    还有脸笑?

    莫名有一股无名火滋生。

    想到这里,永盛大帝直接开口。

    “退朝!”

    “明日朝会商议战后之事。”

    “你们三个,给朕滚过来。”

    说完这话,永盛大帝转身就离开。

    而太子三人愣了。

    不是。

    爹,大家都在笑,你怎么突然说变脸就变脸啊?

    我笑两句都不行啊?

    三人有点懵了。

    好端端怎么发脾气啊?

    三人不理解,但还是老老实实离开,跟着永盛大帝屁股后面。

    如此。

    过了一会。

    养心殿内。

    传来了永盛大帝的怒斥声。

    “瞧瞧你们三个人。”

    “再瞧瞧锦年。”

    “你们要脸吗?”

    “朕实在是没有想到,锦年连朕这招都学会了。”

    “你们在看看你们。”

    “锦年都快把朕所有东西都学走了,可你们三个,就一点都学不会。”

    “但凡你们勤奋一点,学走朕一成,也不至于这副模样。”

    怒斥声接连响起。

    养心殿外都能听见。

    “爹,儿臣不是别的意思。”

    “这召唤天外火石也是学您的?”

    “您这就有些硬蹭了吧?”

    此时,魏王的声音响起,略带质疑。

    但很快。

    古怪的响起了。

    “爹。”

    “你这是做什么?”

    “你抽玉带下来干什么?要安寝了吗?那儿臣走?”

    “爹,你做什么?”

    “爹,你抽我干嘛?”

    “嘶,大哥,二哥,救我。”

    “爹,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我错了。”

    “爹,抽错了,抽老三啊,你抽我干嘛?”

    “老三,你别往你大哥这里跑啊,你过去点啊,老二,赶紧按住老三,不然咱两都完蛋。”

    一阵阵吵闹声响起。

    养心殿外,魏闲与刘言很贴心的殿门锁上,也算是给三位皇子留最后一点颜面吧。

    ------题外话------

    上一章是昨天的,昨天没有请假。

    这章是今天的,今天没了。

    熬夜写完,今天要出差一整天。

    大家不用等!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06938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069382.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