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一章:大夏第一侯!四道印记!天地赐福,仙王玉辇!【第二更】

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一章:大夏第一侯!四道印记!天地赐福,仙王玉辇!【第二更】

新书推荐:杀手傻子至尊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我可是正派剑仙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游离半生招仙令人间有你暖如春凡人之长生仙道

    宁王府内。

    李冷秋的身影快速奔入其中,但他没有去找宁王,而是找自己的母亲。

    见到母亲后,后者正在屋内哭泣。

    自己小儿子死了,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致命打击,当看到自己大儿子出现后,宁王王妃更加哭的凄惨。

    母子相见,但心情都不太好,宁王王妃一直哭诉着李冷心的事情。

    “冷秋,你一定要为你弟弟报仇啊。”

    “这个顾锦年,当真是杀千刀的货。”

    “你要是不为你弟弟报仇,娘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宁王王妃大声哭着,要让李冷秋为他弟弟报仇。

    “娘。”

    “冷心的事情,孩儿一定铭记于心,不过孩儿现在闯了个大祸,你要去跟爹爹说一声,不然孩儿就麻烦了。”

    李冷秋开口,他也很难受,本以为大夏与匈奴大战,必然会纠缠许久,而顾锦年也势必会被召回入京。

    所以他才敢如此放肆,胡乱杀人。

    却没想到的是,这场万众瞩目的首战,会以这种方式结束。

    哪怕大夏赢了,他也不怕,可问题是大夏之所以能赢,靠的就是顾锦年,用脚指头都能想到,顾锦年功劳无量,陛下也一定会给予无数赏赐。

    到了那个时候,顾锦年要是发现自己的所作所为,说实话他真的不敢保证自己父王能保下自己。

    “你又闯了什么祸?”

    宁王王妃有些急了,自己一个儿子已经死了,要是最后一个儿子也死了,她真的就不活了。

    李冷秋有些沉默,但还是将自己所作所为告知自己的母妃。

    只不过言语当中,他有些更改。

    “母妃,不是孩儿的问题,是那些人主动挑衅孩儿的,孩儿只是过去问一问情况。”

    “问一问,冷心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孩儿不相信冷心会做出那种惨绝人寰之事,却没想到那些百姓见我便各种辱骂,孩儿一怒之下,才闯下大祸,请母妃一定要救救孩儿啊。”

    李冷秋哭丧着脸出声。

    他肆无忌惮,是因为得到宠溺,不管他在西境做了什么事情,有宁王世子这个招牌在,总有人会为自己保驾护航,从小到大,只要是他喜欢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

    用嚣张跋扈来形容李冷秋,完全是夸赞这个成语。

    李冷秋所作所为,可以用惨无人道来形容,这种人天生被宠溺坏了,自幼无法无天,再加上性格暴戾。

    养成这种无法无天的性质。

    然而,王府许多人也很疑惑,对于李冷秋与李冷心二人的所作所为,宁王从来就没有任何管教。

    这很奇怪。

    王室纵然会宠溺自己的后代,可从来没有人会这样宠溺,尤其是大夏以儒为主,令人费解。

    “这帮该死的贱民。”

    “冷秋,这件事情母妃现在就去找你父王,你放心只要是他们先找你麻烦,母妃就一定能保下你。”

    宁王王妃认真说道,她是王妃,可不仅仅因为宁王,更主要的是,她身后有庞大的势力,出身名贵。

    “保下?”

    “你拿什么保下?”

    “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儿子在外面闯了什么弥天大祸?”

    冷冽的声音响起。

    王妃门外,一道身影出现。

    是宁王。

    他目光冷冽,注视着李冷秋,随后将目光看向自己的正妻。

    面对宁王。

    王妃没有半点畏惧,但也没有叫嚣,而是泪痕满面。

    “不管冷秋做了什么事情,现在我们只有这一个儿子。”

    “冷心已经被顾锦年这个畜生杀害,难不成你想绝后?”

    宁王王妃带着哭腔质问道。

    听到这话,宁王毫无波澜,似乎李冷秋死不死他一点都不关心一般。

    “哼。”

    “当真是慈母多败儿。”

    “冷秋屠两村百姓,合计七百余人,若这件事情传到陛下面前,你知不知道会惹出多大的过错?”

    “而且你以为这就是冷秋所做的一件事情吗?”

    “他背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蠢事坏事,他为赚取银两,更是杀民充匪。”

    “这件事情要是被查出来,本王都要因此受到牵连,你懂不懂?”

    宁王几乎是压抑着怒火,望着自己的正妻如此说道。

    “杀民充匪?”

    听到这话,宁王王妃实实在在有些惊愕住了,她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缺少管教,平日里胡作非为。

    但也没想到自己儿子居然敢做这样的事情,真就不怕死吗?

    望着李冷秋。

    宁王王妃眼神之中,满是不可置信。

    “母妃。”

    “孩儿只是一时糊涂。”

    “父王,孩儿只是一时糊涂啊。”

    李冷秋跪在地上,他没想到自己父亲居然知道了这件事情,当下他在地上磕头。

    不敢扯谎。

    “一时糊涂?”

    “你这些年来,越来越无法无天,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有人替你隐瞒,若不是本王仔细彻查。”

    “本王都不知道你干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

    “你知不知道,已经有人在暗中调查,你杀民充匪的事情。”

    “而且人家快掌握证据,一旦送往京中,你必死无疑,还要连累整个王府所有人。”

    “你当真是本王的好儿子啊。”

    宁王冷冷开口。

    实话实说,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无法无天,但当所有事情摆在面前时,身为王爷的他,也不由震惊。

    李冷秋做的事情,随便一件都要诛九族。

    死在李冷秋手中的人,绝不低于几千人。

    可一切的一切,他都不在乎,但杀民充匪就不行了,这事情他得知后,沉默了许久。

    杀民充匪一旦坐实,呈到京中,天下人都要对他宁王府口诛笔伐,谁来了都没用。

    “父王。”

    “孩儿知错了。”

    “父王。”

    “救救孩儿,救救孩儿吧。”

    李冷秋也是满头大汗,他跪在地上,直接抱住自己父王的腿,希望对方念在父子之情,能够出手相救。

    “滚。”

    宁王一脚将李冷秋踹开,眼神当中满是厌恶之色,浓浓的厌恶。

    “王爷。”

    “冷秋不管做了什么事情,他终究是咱们唯一的子嗣了,要是您不出手,就绝后了。”

    宁王王妃也深感震撼,但她不想管那么多,只希望能救下自己的儿子。

    只要李冷秋活着。

    一切都好。

    “慈母多败儿。”

    宁王深吸一口气,他目光当中满是厌恶,可的的确确要思考一些事情。

    李冷秋做的事情,一旦捅了出去,影响极大,自己也会被牵连,所以他必须要保护李冷秋。

    “现在立刻滚去阿塔寺。”

    “去找罗泽大师。”

    “这件事情,本王会压下来,如若压不下来,就说你已被罗泽大师带走,洗涤内心,皈依佛门。”

    “未来至少十年,你给本王老老实实待在佛门当中,不要去任何地方,再要是乱敢做什么事情,不要等顾锦年找上门,本王第一时间将你诛杀。”

    “滚!”

    “狗一样的东西。”

    说到这里,宁王又是一脚,直接将自己的亲生儿子踹飞,压根就没有半点心疼和怜悯。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他的下属,根本不像父子。

    尤其是那一句话,更是让人听得刺耳。

    狗一样的东西。

    李冷秋腹部剧痛,他捂着肚子,嘴角溢出鲜血,眼神当中更是露出一种恨意。

    深深的恨意。

    从小到大就是这样的,自己这个父亲,根本就瞧不上自己,无论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在自己父亲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他始终忘记不了,年幼的时候,自己读书写字,刚学会写字,得到夫子夸赞,将字交给自己父亲。

    自己这位高高在上的父亲,直接揉成一团废纸,丢在地上,更是无情践踏。

    他与自己父亲没有太多的交集,以至于自己做什么,他都不会管,所以他不在往好的地方去做。

    他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

    他能得到的,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得到。

    这就是他的想法。

    刺耳的声音,深深扎入他的内心,李冷秋眼神当中是仇恨,也是愤怒,但他不敢说什么。

    因为他的确怕死,得罪了自己父亲,那自己就真的没有后台了。

    “秋儿。”

    “你父王就是如此,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母妃现在给你安排马车,让人护送你离开王府,你去找罗泽大师。”

    “这段时间千万不要胡作非为,等风头过了,你在出来。”

    “你记住,你是下一代的王爷,等你成为了王爷以后,再慢慢收拾这个顾锦年,现在咱们母子只能忍受着。”

    “早晚有一天,我们会替你弟弟报仇的。”

    宁王王妃落着泪,安慰着自己的儿子。

    听到王妃的声音,李冷秋心中没有半点暖意,有的只是冷漠。

    不过万幸。

    只要自己能保住命,他就无惧一切。

    只要还活着。

    那么什么都不成问题。

    如此。

    一刻钟后,李冷秋直接坐上马车,赶往东荒北部边境,准确点来说,是扶罗王朝与大夏王朝北部交界地。

    阿塔寺。

    乃是佛门上行密宗之一的佛寺。

    七十二密宗之一。

    罗泽大师则是主持,佛门拥有极高的名誉,尤其是扶罗王朝,有百万信徒。

    而宁王书房内。

    几道身影站在他面前,一个个眼神闪避,有些畏惧。

    “冷秋杀民充匪之事,你们几个也有参与吧?”

    宁王淡淡开口,神色平静无比,可他的眼神之中,却透露出一股杀意。

    “王爷饶命。”

    “王爷饶命啊。”

    “末将只是一时糊涂,末将只是一时糊涂。”

    “王爷,是世子殿下开口,末将也只是听从世子殿下之言。”

    他们齐齐跪在地上,一个个浑身发抖。

    杀民充匪,这可不是一件小事,闹出去了,别说宁王,就算是秦王殿下,都要死。

    “来人。”

    “将江仁全家抄斩。”

    宁王淡淡开口,他语气平静,直接下达一条王令。

    随着这声音响起。

    当下,一些将士走了进来,直接将江仁拖了下去。

    “王爷,王爷,真不是末将的错,请王爷开恩啊,末将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请王爷放过末将,放过末将全家上下啊。”

    江仁浑身颤抖,在疯狂挣扎,希望宁王能够放自己一马。

    可惜的是,宁王没有半点犹豫,他很直接。

    原因无他。

    就因为这个江仁刚才说错了一句话。

    “请王爷息怒,末将恳请王爷饶命。”

    几人纷纷跪在地上,疯狂磕头。

    “知道为什么只杀他全家吗?”

    宁王没有在乎他们的认错,而是询问几人。

    此话一说,众人有些不解,但很快有人明白了,立刻出声道。

    “王爷。”

    “杀民充匪之事,乃是我等一时糊涂,千错万错是末将的错,请王爷恕罪。”

    此人开口,一时之间,其余几人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江仁之所以会被宁王满门抄斩,就是因为他说错了一句话,什么叫做是世子的问题?

    很显然,宁王希望他们主动承担后果。

    “这件事情。”

    “本王知晓了,但念在你们为本王做了不少事情,本王可以饶恕你们。”

    “只不过,本王可以压下此事,但万一压不下的时候,本王希望你们能自己站出来,承担这一切后果。”

    “本王无法许诺什么给你们,唯一可以保证的是,你们家人的安全,你们死后,后代直接接替你们的位置。”

    “如若谁敢栽赃嫁祸,本王会让你们痛不欲生,比死还难受,知道吗?”

    宁王冷漠开口。

    现在他不希望追究这件事情是谁的错,谁主要责任,谁次要责任,这些都无所谓。

    他要做的事情,就是转移火力,让这些人出来顶罪。

    闹得再大,也不过是株连他们九族,自己身为王爷,最多就是被责罚一顿,永盛皇帝不敢对自己做什么。

    就算顾锦年想闹也没用。

    但一定要人出面顶罪。

    这是一定的。

    “末将明白。”

    听到这话,几人纷纷点头,他们知道,做了这种事情,下场会很惨,但如果能保护全家大小的生命安全。

    这对他们来说,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说句难听的话,事情已经做了,不管是不是李冷秋指使的,银子他们没少拿,那么东窗事发,一切都合理。

    “好。”

    “这段时间,回去好好陪一陪家人吧。”

    “不要抱太大希望。”

    宁王淡淡开口。

    他会压制这件事情,只不过很难压住罢了。

    其实说来说去,还是因为顾锦年灭三十万匈奴大军。

    如若不是顾锦年力挽狂澜,根本不用如此。

    这个顾锦年啊。

    只怕要坏了大事。

    如此。

    数个时辰后。

    一道身影快速奔来。

    “王爷。”

    “大事不好了。”

    “世子殿下去了南谓郡,将.......将.......徐建杀了。”

    随着声音响起。

    书房当中,宁王不由皱眉。

    “他怎么又跑去南谓郡?”

    “这个徐建又是什么来头?”

    宁王眼中露出真正的厌恶之色,眼下事情闹的这般,却没想到李冷秋居然还不知悔改。

    跑去南谓郡杀人?

    “回王爷。”

    “徐建正是渭阳府官员,陈沟村的事情,他一直在暗中调查,而且这次从京都回来,带来了一些来路不明的将士。”

    “很有可能与大夏世子顾锦年有关。”

    后者回答,如此说道。

    “顾锦年?”

    这回宁王彻底坐不住了。

    “怎么又与他有关?”

    “王爷。”

    “前些日子京察,徐建去了大夏京都,见了世子殿下,听传闻是说他得罪了顾锦年。”

    “但从京都出来后,徐建莫名其妙多了一支精兵,在渭阳府调查陈沟村百姓被杀之事。”

    “甚至还拿出秦王令,但有人说这秦王令,是秦王给予顾锦年的,如今被顾锦年交给了徐建。”

    后者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因为宁王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

    他不敢说什么。

    “愚蠢!”

    宁王低沉的咆哮声响起,他脸色难看至极。

    带着一支精锐将士,怎可能是得罪顾锦年?

    这就是愚蠢。

    但更让他愤怒的是,自己的儿子,居然将徐建杀了,这不是明摆着告诉顾锦年,这件事情跟他有关系吗?

    “快!”

    “立刻派人前往渭阳府,封锁消息,再让刚才的几人立刻火速前往渭阳府,让他们出面,解决此事。”

    “再告诉世子,他要是再敢胡作非为,本王亲手打断他双腿。”

    这回宁王都忍不住发怒了,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嚣张跋扈,却没想到这个时候,还敢如此胡作为非。

    就真的要无法无天吗?

    “末将遵令。”

    后者不敢有半点耽误,直接起身离开,火速前去通报。

    而与此同时。

    潼关城。

    战鼓足足从卯时敲响至正午。

    而此时此刻。

    数百名战犯,也出现在演武台上。

    这些战犯,基本上都是三十岁以上,穿着囚衣,一个个神色绝望。

    十三年前,这些人破边境十二城,而后肆意屠杀大夏百姓。

    他们永远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他们会以这种姿态来到大夏。

    三百四十五人,齐齐跪在演武台上,他们被锁了琵琶骨,即便其中有准武王的强者,也施展不开。

    大夏将士注视着他们,眼神之中充满着仇恨。

    一个个恨不得吃其肉,饮其血。

    而这些匈奴战犯,一个个低着头,一语不发,他们来到这里,一半是被暗算了,另外一半是自己主动前来。

    毕竟自己一个人来,好比全家被清算要好。

    虽然不甘,虽然不服,虽然感到憋屈,可又能如何?

    他们已经在这里跪了三个时辰。

    而就在这一刻,一艘龙舟缓缓出现在潼关城上空。

    是大夏礼部尚书杨开,他奉旨前来,手中拿着一封圣旨。

    随着龙舟缓缓停下,杨开也将圣旨展开,而后缓缓开口。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潼关城之战,朕深感欣慰,大夏世子顾锦年,以天命为基,折损百年寿命,换来天外火石,杀敌三十万,创古今往来第一战,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此乃大夏之福,世子之威。”

    “今尔议和,匈奴国归还大夏边境十二城,赔偿十万万两白银,主动交来战犯三百四十五人,使匈奴王下罪己诏,扬我大夏国威,此乃泼天功劳。”

    “故而,赐大夏世子顾锦年,为大夏第一侯,封天命侯,掌京都天羽军,官拜正一品,赐玉辇王座,九马拉辇,塑侯爵雕像,各地设侯亭,受万民敬仰。”

    “特,令世子顾锦年,三日内速速回京,及冠授侯。”

    “钦此。”

    杨开之声响起。

    他立在龙舟之上,宣读圣旨。

    说实话,即便是杨开自己也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啊。

    陛下的赏赐听起来好像不多,没什么金银珠宝,但给予的东西,实在是前所未有。

    大夏第一侯。

    天命侯。

    以天命赐字,那个王朝敢这样?又有什么人可以获得天命二字?

    皇帝,才是一个王朝的天命所得。

    谁要是敢自称得天命,基本上等同于说自己要造反没区别。

    可永盛大帝却赐予天命二字,足以证明这位帝王的胸襟,以及对顾锦年的喜爱。

    不喜爱的话,是不可能赐这个名号。

    当然还有一点,那就是顾锦年毕竟有皇室血脉,天命不天命,终究还是皇室的。

    如果顾锦年没有皇室血脉的话,估计就别想了。

    再大的功劳,也不可能赐天命二字。

    天命二字也就算了,执掌天羽军,这个更是无与伦比的权限啊。

    天羽军,是大夏八大军营之一,驻守在大夏京都,有三十万精锐,平日里就是负责京都治安。

    这本是永盛大帝手中的军队,现在全权交给顾锦年,一跃成为实权王侯。

    一般来说,一个侯爷,可以掌握军权,但掌握的不会太多,五万已经到头了,甚至永盛年间,侯爷多了不少。

    从龙之臣基本上都封侯了。

    永盛大帝没有像大夏太祖一般,屠杀旧臣,以致于侯爷手中的兵权,也仅仅只有个两三万人。

    多也没有太多。

    天羽军三十万,直接交给顾锦年,这是无与伦比的信任,也是无与伦比的器重啊。

    可这一切的一切。

    都不如最后一个可怕。

    各府设立侯亭,建造顾锦年的雕像,受万民敬仰。

    这才是真正的器重。

    说实话,就连皇帝都不能塑造雕像,不是什么顾忌,而是没这个脸啊。

    镇国公威名赫赫,但也不能这样做,一来是还差点意思,二来就是那个皇帝希望臣子的风头超过自己?

    要是镇国公战死,或许有一定可能。

    但顾锦年现在还活的好好,却已经有这样的赏赐,这当真是圣恩浩荡啊。

    说实话,杨开真的很羡慕。

    是真的羡慕啊。

    但他也只是羡慕,其他都还好。

    “臣!”

    “顾锦年,谢圣恩。”

    军营下。

    顾锦年立在人群当中,朝着大夏皇宫深深一拜。

    对于这些殊荣,顾锦年内心到没有太大的波澜,不过对于这个执掌天羽军,顾锦年还是极其激动的。

    掌握三十万大军。

    那以后就不需要摇别人了,直接可以号令三十万大军干架了。

    这就很爽。

    实权在手,还真不怕以后遇到什么问题,谁敢不服,三十万大军出动,谁敢叫嚣?

    当下。

    龙舟缓缓落地,杨开从龙舟走了出来,将圣旨交给顾锦年,面上满是笑容。

    “世子殿下,现在当真要喊一声侯爷了。”

    杨开笑着开口。

    “杨尚书还是继续喊我世子殿下吧,有些听不习惯这新的称呼,感觉老气了不少。”

    顾锦年微微笑道,实话实说,世子殿下,听起来很年轻,侯爷听起来就很老气。

    明明自己现在才十七岁啊。

    十七岁就喊侯爷,是不是有点不尊重人啊?

    什么?大夏第一侯啊?那没事了。

    “侯爷当真是会开玩笑。”

    杨开笑着出声,说实话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毕竟整个大夏王朝,有多少人想要封侯?

    顾锦年居然觉得称呼不好?

    要不是顾锦年,换一个人这样说,他绝对要怼一句。

    可顾锦年他不敢怼,怼不过,除了死的早可以跟顾锦年比一比,其他真比不了。

    “杨大人,这些战犯如何处置?”

    顾锦年也没有继续凡尔赛了,而是看向杨开,询问这些战犯该如何处理?

    听到这话,杨开也点了点头。

    “圣上口谕,一半送往京都,凌迟处死。”

    “另外一半,由世子殿下解决。”

    杨开出声,看了一眼这些战犯,身为礼部尚书,儒道名流,眼中也露出冷意与杀气。

    这些匈奴人,根本就不配为人,屠戮大夏百姓,今日也是自食恶果。

    “好。”

    得到答复,顾锦年十分满意。

    一半送去京都,让百姓们看。

    一半留在这里,也让将士们泄一泄怒火。

    “来人。”

    “将一半战犯扣押囚车,即刻送往京都。”

    “其余一半,凌迟处死,众将士听令,恨者可亲自行刑。”

    顾锦年缓缓出声。

    此令一下,这数百匈奴战犯,一个个露出恐惧之色。

    凌迟处死。

    这是极刑,割下自己身上的肉,让自己饱受煎熬。

    下一刻。

    数百名将士直接冲了上来,根本不给这些匈奴将士说话的机会,他们拔出小刀,直接在他们身上割肉。

    滋!

    鲜血瞬间流淌下来,惨叫声也在这一刻彻底爆发。

    他们被固定着,难以动弹,剧烈钻心的疼痛,使得他们身子颤抖起来。

    顾锦年望着这一切,眼中冷漠至极。

    “侯爷。”

    “陛下希望您早日回去,礼部已经给您安排好了封侯大典,圣旨也已经昭告天下,这次封侯,只怕会是大夏最隆重的封侯盛典。”

    杨开出声,告知顾锦年这件事情。

    “好。”

    “本侯会早点回去。”

    顾锦年点了点头,只不过他不考虑坐龙舟回去。

    两件事情。

    一来,他要去一趟渭阳府,找一趟徐建。

    二来,他顺便打算去废墟村处理一下情况,看看宁王的赔款到了没到。

    “那老夫就不多说什么了。”

    “侯爷,李善李相可以放行吗?”

    杨开问道。

    “恩。”

    议和已经结束,可以让李善离开了。

    听到这话,杨开顿时松了口气。

    不过末了,杨开继续出声道。

    “侯爷,孔家估计这两日就要来人,想要见一见您。”

    杨开出声,提到了孔家人。

    “孔家?”

    “来见本侯作甚?”

    顾锦年微微皱眉。

    自从孔府过后,顾锦年就没怎么听闻过孔家的事情了,却不曾想到孔家想来找自己?

    “各大王朝都对孔家下手,唯独大夏王朝没有。”

    “陛下的意思,应当是想让侯爷您来接手此事,是放是罚,全由侯爷您一句话。”

    “不过孔家最近的确老实不少,听闻孔家麒麟子,已经出关,要来找您和谈。”

    “但具体,老夫就不知道了。”

    杨开出声道。

    “孔家麒麟子?”

    顾锦年有些印象,孔宇是圣孙,但孔宇有一个弟弟,据说才是孔家真正的麒麟子,无非是年龄问题。

    而且族内很多人都想打破规矩,让孔宇的弟弟成为圣孙,至于是真是假就不清楚了。

    “恩,叫孔轩,侯爷,这个孔轩我未见过,但听说孔轩生来便有浩然正气环绕,而且他极其低调。”

    “跟随着孔家贤者周游列国,效仿孔圣,这次孔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也回到大夏,想要来见一见您。”

    杨开出声。

    道出这个孔轩来历。

    “行吧。”

    “随意他了。”

    顾锦年无所谓,来就来,能遇到就遇到,遇不到也就算了。

    “恩,不过这个孔轩有个外号,叫孔五更,十分古怪。”

    杨开出声,提起这个孔轩似乎有些不同看法。

    “孔五更?这是何意?”

    顾锦年还真有些好奇了。

    “好像是说,他与好友打赌,五更前著诗五首。”

    “结果没有完成,所以落了个孔五更的笑谈。”

    杨开道出原因。

    “五更前著诗五首?没完成?”

    “他著了几首?”

    顾锦年略微皱眉。

    “一首都没写出来,但此人经纶极佳,而且懂得儒义,著诗就不行。”

    杨开如此回答道,使得顾锦年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听起来的确古怪。

    “但品行不错,具体如何,还是要看侯爷自己感觉了。”

    “侯爷,那老夫告退了。”

    杨开没有多说,转身就告退,去找李善了。

    “杨尚书慢走。”

    顾锦年点了点头。

    而就在这一刻。

    一道洪亮的声音,自匈奴国的方向传来。

    “王令诏,曰。”

    洪亮之声响起,来自匈奴国,一时之间,众人齐齐停下,看向匈奴国。

    这是匈奴王的罪己诏。

    声音一点一点传来,匈奴王下罪己诏,向天下人宣读自己的罪过,将这场战争归于自己的过错,得上苍责罚。

    听到这声音,大夏将士无不兴奋。

    能让一国之君承认错误,这是何等的气魄?

    整个天下也唯独顾锦年能做到吧?

    “本王深感愧疚,即刻起,定痛改前非,安抚百姓,以求和平,望上苍怜悯。”

    到了这里,声音也彻底没了。

    长达千字的罪己诏,念了足足小半个时辰。

    当罪己诏下达完毕。

    一瞬间。

    天地变色。

    天穹之上,一朵朵金色祥云浮现,笼罩在潼关城,大夏京都上空,也出现一朵朵金色祥云。

    十二城内,更是爆发出一束束光芒。

    这是国运加持。

    京都上空,金云坠下光彩,没入大夏皇宫当中。

    国运真龙浮现,将这些气运吞下。

    而潼关城下。

    一束束气运落下,灌入顾锦年体内,将顾锦年之前失去的气运,全部恢复。

    不仅仅如此,众生树也在这一刻疯狂吸收这恐怖的天地气运。

    所有人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众生树内,更是生长出三枚果实。

    但到最后,顾锦年手中的圣旨,突然不受控制,悬浮于天穹之上。

    紧接着,一道天命气运出现,这是大夏国运之中的天命气运。

    大夏王朝有三道天命气运。

    一道在大夏诗会出现。

    如今这是第二道,出现在圣旨当中,此时此刻加持在顾锦年体内。

    这一刻,顾锦年体内掌握四道天命印记。

    对于现在来说,每多一道天命印记,就等于是掌握一门天道神通,唯一可惜的就是,不知道其余天道神通是什么。

    但先拿到手不亏。

    至于到底是什么,以后再说。

    一道天命印记。

    三枚气运果实。

    这次也算是大丰收了。

    众生树上的天命果实,可不是等闲之物,之前获得的聚灵古阵图,就是气运果实。

    现在又来了三枚。

    想到就让人期待满满啊。

    “爷爷。”

    “孙儿先行告退。”

    想到这里,顾锦年直接出声,他想回去休息,顺便看看这三枚气运果实是什么东西。

    “好。”

    顾老爷子点了点头,剩下的事情,他完全可以处理好来。

    眼下的确可以让顾锦年回去了。

    很快。

    顾锦年回到军营内。

    随后没有任何废话,直接盘腿而坐,摘取这气运果实。

    众生树光芒璀璨。

    三千树枝仿佛代表着三千大道似的,垂落下一缕缕神光,看起来耀眼万分。

    无论多少次看这众生树,都给人一种无与伦比的震撼感。

    顾锦年也很好奇,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来历。

    不过不管是什么。

    先开奖再说。

    随着意念之下。

    第一颗气运果实坠下。

    紧接着一条金色大龙浮现,而后没入自己体内。

    没有任何提示或者信息涌来。

    刹那间。

    顾锦年愣住了。

    就这?

    金龙特效?

    东西呢?奖励呢?又来这招?

    顾锦年是真的愣了,他还满怀期望,以为又会是什么好东西,没想到就这?

    “不对。”

    “应该不是这么简单。”

    “很有可能跟之前的仙灵根一般,没有任何信息提示,反而是最珍贵的东西。”

    顾锦年心中暗道。

    他不认为这是简单的特效,应当是很神秘的东西。

    只不过,具体是什么,就不清楚了。

    先不管吧。

    等以后再说。

    很快,顾锦年再一次期待满满,摘取第二枚气运果实。

    随着第二枚气运果实摘落下来。

    一张古图出现。

    【仙道万相图】

    随着古图的出现,让顾锦年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虽然不知道这玩意是什么。

    可看名字就感觉与众不同啊。

    仙道万相图?

    下一刻,海量的信息涌入顾锦年脑海当中。

    十日当空......金乌搏龙......日月并生......三十三重天宫.......月下仙宫......。

    各种古怪的词汇涌入脑海当中。

    半响之后。

    顾锦年彻底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了。

    异象图。

    是的。

    异象图。

    以灵气为代价,可凝聚出仙道一切异象。

    而且是那种要多夸张就有多夸张的异象。

    但唯一的缺点就是。

    这些异象,仅仅只是异象。

    是的。

    仅仅只是异象。

    没有任何作用。

    甚至自己还可以观想异象。

    这有什么用?

    拿去吓唬人?

    甚至顾锦年有所察觉,要是自己注入部分气运在其中,可以引发诸多异象加持。

    说实话吧,听起来感觉很厉害。

    可没啥作用。

    自己如果缺异象的话,诗词完全可以代替啊。

    有点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感觉。

    莫名有点难受。

    两颗气运果实都比较古怪,没有第一次开启的要好。

    眼下,所有的期盼,都落在了第三枚气运果实上了。

    看着众生树。

    顾锦年深吸一口气,意念之下。

    第三枚气运果实落下。

    而后,金光璀璨,仿佛有一种开天辟地的感觉,就连众生树都不由震颤连连。

    这很恐怖。

    顾锦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

    这第三枚气运果实,肯定有点东西啊。

    好家伙。

    顾锦年眼神当中,充满着期待。

    很快。

    一座玉辇出现。

    玉辇散发恐怖光芒,环绕五方神兽,青龙朱雀白虎玄武麒麟。

    如同一件神物一般。

    而几个大字,也出现在顾锦年眼前。

    ‘仙王玉辇’

    刹那间,顾锦年露出惊愕之色了。

    这名字听起来就霸道啊。

    仙王玉辇。

    这排场,有点夸张啊。

    不,不仅仅是夸张那么简单。

    玉辇之前,有九头龙马拉着,每头龙马都散发出强大的气息。

    不过这些龙马,都是天地灵气凝聚而成,并非是真正的龙马。

    属于灵体。

    -------

    -------

    后面还有第三更。

    第二更已经写完了。

    兄弟们,正在直播挑战日更五万字。

    目前已经完成两万字了。

    还差最后三万字!!!!!!!求月票!!!求打赏!!!!!!

    无涯这个睿智已经跑去睡觉了,废物一个,以后别来催更,丢人现眼的玩意。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1148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114826.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