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四章:舍我来生,佛门强者,亲临寺前,灭佛之心【求月票】

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四章:舍我来生,佛门强者,亲临寺前,灭佛之心【求月票】

新书推荐:招仙令人间有你暖如春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杀手傻子至尊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凡人之长生仙道我可是正派剑仙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游离半生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

    常宁府。

    宁王府宅门外。

    顾锦年冷冽的声音,他也根本不给宁王府半点面子。

    宁王府一而再,再而三纵容自己后人胡作非为,他今日就是要撕破这层脸皮,让宁王府付出代价。

    顾锦年知道宁王的来头,也知道宁王在大夏扮演一个什么角色。

    自古藩王之乱,永远是一个王朝最大的忌惮,内部潜在矛盾,尤其是大夏十三年前就发生了藩王动乱。

    说实话,永盛大帝就是藩王造反上位的。

    他能造反,其他藩王能不能造反?

    为什么要礼仪之邦,其实就是灌输一种思想,儒家能被帝王选择,不仅仅是因为儒家思想高尚,更主要的还是因为,儒家非常符合政治需求。

    尊卑有次,长幼有分。

    下一任皇帝,必须要是皇帝的长子,这样一来,才能稳固江山,不会发生内部动乱的事情。

    永盛大帝造反成功,可实际上也背负了许多骂声,但不管如何,皇帝还是李家的,所以这是唯一能够接受的点。

    如果换做是臣子造反,那就不止这一点骂声了。

    只不过,当有一个人开了一个坏头,那么接下来就会发生很多这样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如此,永盛大帝迟迟不动宁王,就是这个原因。

    但这不是宁王可以包庇自己儿子的理由。

    不是。

    听着顾锦年如此犀利之言,宁王王妃脸色顿时垮了下来,实话实说,她毕竟是宁王王妃。

    顾锦年虽然是大夏第一侯,可侯爵跟王爷能比吗?

    若不是顾锦年深受圣恩,她至于如此客气吗?

    “顾锦年。”

    “本宫念你同为皇室,与王爷是一家人,与你说话,好生对待,未曾想到,你竟如此牙尖嘴利,羞辱我儿也就算了,更是将王爷一同贬低进去。”

    “你好大的胆子。”

    宁王王妃也绷不住,都指着她鼻子骂她生了个畜生,她还能忍吗?

    “贱妇,闭嘴!”

    这回开口的不是顾锦年,而是孔轩,他想向前走了几步,注视着宁王王妃,眼神当中满是怒意。

    身为读书人,亲眼看到百姓惨死,他如何能镇定自若?

    又如何能不怒?

    现在看到宁王王妃还是这样的态度,一时之间,不由勃然大怒。

    “你又是何人?”

    “竟然如此辱骂本宫?”

    宁王王妃这回也忍受不了,顾锦年谩骂她也就算了,现在又来一个人?真当她这个宁王王妃是摆设吗?

    “吾乃孔轩,孔家后人。”

    “宁王世子所作所为,乃人神共愤,孔某已修书一封,送入孔家,必将此事昭告天下。”

    孔轩站起身来,注视着宁王王妃,眼神当中没有半点畏惧。

    不过听到对方是孔家人,宁王王妃神色还是有些变化。

    孔家,毕竟影响太大,虽然遭遇了大难,但孔家依旧有一定势力,再加上自己儿子所作所为,传了出去,不管是孔家说还是谁说。

    一定会出大事。

    当下,宁王王妃也不敢太过于叫嚣,只是稍稍沉着脸色道。

    “无论发生任何事情。”

    “先说明白,查清楚,你们二人怒气冲冲,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闯宁王府,王爷也只是请你们入王府。”

    “又不是做什么?难道入府面见王爷你们也不敢?”

    “张口闭口羞辱我儿,我儿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吗?”

    “这件事情你们就当真查清楚了吗?一定是我儿的错?”

    “有什么事情可以满满商量,在这里咄咄逼人,又有何意?”

    宁王王妃开口,她也有她自己的说辞。

    认为顾锦年和孔轩过来,完全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态度,给人的感觉不像是过来解决问题,而是来兴师问罪的样子。

    她语气带着不满,甚至认为顾锦年与孔轩有些小题大做。

    “贱妇。”

    这一刻,玉辇之上,顾锦年是彻底有些忍不住了,他抬起手来,一巴掌抽在宁王王妃脸上。

    他总算明白李冷秋为什么敢如此胆大妄为了。

    就是因为有这样的母亲,他才敢这般。

    “你!”

    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的宁王王妃当下有些恼羞成怒,光天化日之下,身为宁王王妃,挨了这么一巴掌,换做是谁都承受不了这般的羞辱。

    “本侯最后说一遍。”

    “让李冷秋滚出来。”

    顾锦年的声音再度响起。

    冰冷至极。

    那里有什么这个那个的啰嗦。

    赶紧滚出来。

    “大夏第一侯,当真是名不虚传啊。”

    也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响起。

    是宁王的声音,他走出王府,出现在顾锦年眼中。

    如果说,顾锦年是大夏第一侯的话,那宁王可以自称大夏第一王。

    宁王的出现,使得场面瞬间安静下来。

    看着宁王的到来,顾锦年面色不变。

    “我这个侯爷,可比不过宁王您。”

    “宁王,把李冷秋交出来吧,你保不住他的,我说的。”

    顾锦年冷冷开口。

    不过他来这里,不是跟宁王拌嘴,其目的还是要找他李冷秋的麻烦。

    总而言之,一句话,李冷秋不死,他绝不放过。

    听着顾锦年如此开口,宁王沉默不语。

    “有任何事情,可以入府谈,本王并非是不明是非之人。”

    “但你这般怒气冲冲的,你真当本王怕你不成?”

    宁王有些沉默,过了一会,他出声开口,望着顾锦年如此说道。

    随着宁王这话一说。

    顾锦年也稍稍停顿一二,止住了内心的愤怒,但并没有选择入府。

    “王爷应该记得废墟村之事吧?”

    顾锦年出声,他压抑住心中的怒火。

    “记得。”

    “冷心已经死了,罪有应得。”

    宁王显得很平静,但一旁的王妃,眼神却闪过恨意。

    这种表现很正常。

    “宁王大世子,李冷秋得知此事后,将两村百姓全部斩杀。”

    “宁王可知?”

    顾锦年再度开口,质问后者。

    “什么?”

    “还有这种事情?”

    “顾锦年,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

    听到这话,宁王瞬间大怒,直接就是不相信,认为顾锦年在这里说谎。

    然而,顾锦年没有说话,他看宁王神色平静无比,这种事情宁王会不知道?

    少在这里糊弄三岁孩童了。

    “你可有实质性证据?”

    “如若没有,就不要血口喷人,若是有,本王决不轻饶。”

    宁王开口,他望着顾锦年,这般说道。

    这话有两重意思,一重就是明面上的意思。

    另外一重就是在探底,探顾锦年的底。

    “若无铁证,本侯不会亲临。”

    顾锦年到没有遮遮掩掩。

    “该死!”

    “该死!”

    “当真是该死!”

    “秋儿,你当真该死啊。”

    下一刻,宁王怒吼,他几乎是咆哮一般,气的暴跳如雷。

    顾锦年静静的看着宁王做戏。

    过了一会,宁王做戏完了。

    宁王的声音再度响起。

    “可惜啊。”

    “你们来晚了一步。”

    “冷秋他已经去了阿塔寺,只怕现在已经剃度为僧了,天命侯,如若你当真掌握证据,本王可以保证,绝对不插手此事。”

    “本王与罪恶不共戴天。”

    “从今往后,李冷秋不再是本王的儿子,逐出宁王府。”

    “本王也会立刻修书一封,交由陛下,请陛下定夺责罚。”

    “但这一切都是建立你拥有绝对证据的前提下。”

    “如果没有的话,你也别怪本王对你不客气。”

    宁王出声,他的回答,出乎意料,不但直接将自己儿子所在的位置道出,而且还将李冷秋逐出宁王府。

    这还真是有点让人没想到。

    “阿塔寺?”

    不过,一旁的孔轩不由皱眉了,他似乎知道这个阿塔寺的来历。

    “有什么来历?”

    顾锦年略显好奇,但明面上他看向宁王道。

    “本侯怎么知道,李冷秋不在王府之中?”

    顾锦年出声,看向宁王。

    “那你大可搜查,本王可以让你搜查,只不过搜查完后,这些事情,本王也会向陛下禀告,天命侯,论品级,你是侯爵,我是王爷,论血脉,我是太祖之子,论年龄,你是本王的晚辈。”

    “本王让你,不是怕你,而是自证清白。”

    “可你要是不依不饶,就算你爷爷来了,本王也不会放过你。”

    宁王很镇定,他让顾锦年进去搜查,但有些话宁王还是要说出。

    不然真以为害怕顾锦年?

    听到宁王这般开口,顾锦年信了。

    宁王没必要藏,因为这件事情必然会告知陛下,倘若告知陛下的话,宁王窝藏自己的儿子,就是包庇罪。

    那个时候,就不是李冷秋倒霉了,宁王也要倒霉。

    “王爷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

    “本侯相信。”

    “只是,希望这件事情,不要牵扯到王爷。”

    顾锦年完全相信李冷秋不在这里,只是要说这件事情,跟宁王没有一点关系,他也不信。

    但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宁王直接跟李冷秋断绝父子关系,自己也不好说什么。

    故此,顾锦年让人驾驭玉辇,离开此地。

    随着顾锦年的离开,宁王也转身回府。

    不过,宁王王妃却立刻起身,来到宁王面前。

    “王爷,您怎么直接将秋儿的下落告知他啊。”

    “您真的就一点都不可怜秋儿吗?”

    宁王王妃满脸泪痕道。

    “秋儿在罗泽大师座下,顾锦年伤不着他的。”

    宁王只是淡淡出声。

    随后一个人走进了书房内。

    大约半刻钟后。

    侯君的身影出现。

    “王爷。”

    见到宁王,侯君恭敬一拜。

    “顾锦年已经掌握绝对证据,这件事情没处理妥当吗?”

    宁王的神色很阴沉,询问侯君。

    “回王爷,所有事情全部处理妥当,顾锦年不可能掌握绝对证据。”

    “极有可能是唬骗。”

    侯君不假思索,斩钉截铁道。

    这件事情是他一手包办,顾锦年拿什么掌控证据?

    “不可能。”

    “本王看的出来,他一定是掌握了绝对证据。”

    “但具体是通过什么手段,本王不清楚。”

    “只是,既然顾锦年说了这话,本王相信。”

    “这件事情,绝对不能牵扯到本王,否则的话,不利于接下来的局势。”

    宁王出声,如此说道。

    “那敢问王爷,接下来该怎么做?”

    侯君出声,望着宁王如此问道。

    “静观其变,帮本王拟一道奏折,就说本王管教不严,不知冷秋做了什么事情,本王已经将他逐出王府,任其自生自灭。”

    “让陛下责罚本王。”

    宁王出声。

    毫不犹豫出卖了自己的儿子。

    “遵命。”

    “不过王爷,顾锦年去找世子殿下,世子殿下会不会当真出事?”

    侯君不禁开口问道。

    “罗泽大师,乃是绝世佛门高手,念力加持之下,六境无敌,除非有七境强者出手,不然谁都别想伤着冷秋。”

    宁王出声,相信罗泽大师。

    不过,当他说完此话后,宁王的声音再度响起。

    “但你还是通知罗泽大师一声,如果必要时刻,当真出现了不可控制的情况,让冷秋永远闭嘴。”

    “营造出顾锦年逼死我儿的景象,倘若顾锦年真的有绝对证据,本王无非就是管教不严,但若是顾锦年没有绝对证据。”

    “就是本王进攻的最佳一步,你知道吗?”

    宁王面色冷漠。

    尤其是这番话,更是无情至极,连自己儿子都不放过。

    “遵命。”

    侯君没有露出半点异色,似乎是知道一些什么。

    “唉。”

    很快,宁王叹了口气,忍不住开口。

    “怪就怪那帮人没用,若是当初让这个顾锦年死了,就没有这么多麻烦了。”

    “真想不明白,顾锦年怎么突然一下,变得如此聪慧,我看不出他像一个十来岁的少年。”

    宁王傅负手而立,道出一个辛秘,也说出自己内心的疑惑。

    “这.......很有可能与当时皇宫的天象有关,毕竟白虹贯日之景,到现在都没有一个说法。”

    听到侯君所言,宁王摇了摇头。

    “不管是如何,既然事情到了这一步,就慢慢来吧。”

    “去处理吧。”

    宁王开口道。

    很快,侯君离开,书房内只剩下宁王一人了。

    他静静看着书房当中的一幅字画,字画上面赫然画着一头大鹏。

    彰显他想造反的内心。

    是的,他想要造反。

    为了造反,他可以牺牲一切,甚至自己两个儿子,李冷秋和李冷心为什么会如此纨绔?

    就是他有意为之,王妃宠溺他们二人,宁王就不管,两人不管在西境内做了什么事情,他都不管,选择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闹的再大又能如何?

    王妃肯定会偏袒二人,那自己充耳不闻即可。

    他就等着这一刻。

    等着有人找自己儿子麻烦。

    不过他的计划不是这样,本来他的计划,是皇帝或者镇国公发现自己两个儿子所作所为,然后大怒之下,将他们杀了。

    这个人最好就是镇国公。

    只要自己两个儿子死了,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造反,天下人也会理解自己。

    造反要的就是出师有名,不然的话,基本上是不可能会成功的。

    当初永盛大帝造反,就是被逼到绝境,他有很多次都可以选择造反,可偏偏就在被削藩之后,被囚禁在家才造反。

    为什么?

    为的不就是让大夏百姓知道,他是被迫无奈,虽然依旧有不少骂声,可至少是有争议的。

    而不是真正的乱臣贼子。

    他以两个儿子为棋子,使得永盛大帝不得不对自己下手,一但下手,自己会立刻交出兵权,这种兵权永盛大帝不敢要。

    因为都是他的人,而且他真正的实力,也不仅仅只是这点兵权,这些年来,在西境内他赚到了不少银子。

    这些银子,养了不少将士,黑水铁骑就是自己的私兵,就算兵权交了,黑水铁骑是不会交上去的。

    核心不变,害怕什么?

    可现在,他之所以要保下李冷秋,这是因为自己这个儿子,做了一件蠢事。

    杀民充匪。

    外加上废墟村的事情。

    杀民充匪,这个还好,至少拿不出铁证,可以让人造谣,这是永盛大帝为了针对自己随便安的一个罪名罢了。

    可废墟村的事情,留下了铁证,虽然不知道顾锦年有什么铁证,但他相信顾锦年,他不敢冒险。

    这件事情,会让自己身败名裂,自己是要造反的人,所以必须要与百姓站在同一阵营。

    如果让百姓知道,自己的儿子这样做,而自己还去包庇的话,那岂不是失去了人心。

    而李冷秋二人,在西境内胡作为非,他每次都会让人善后,处理的干干净净。

    为的是什么?

    无非就是助纣为虐,随便减少负面议论。

    所以,如果顾锦年去阿塔寺,找到了自己儿子,当真发生了什么不可控的事情,他会让罗泽大师,直接杀了李冷秋的。

    死得其所。

    亲戚算什么?

    皇位才是他想要的东西。

    谁敢阻拦自己。

    谁就必死无疑。

    不过,这盘棋,不仅仅只是他一个人参与进来,有很多势力都参与进来了。

    但,眼下还不是收尾之时。

    必须要等两个人死,那么自己就可以造反。

    亦或者是说,等一个人死都行。

    这一次,原本就有可能让一个人死。

    但可惜的是,因为顾锦年的出现,以致于发生了变化,所以暗中很多势力都继续藏起来了。

    “顾锦年。”

    “你当真是有天命庇护啊。”

    宁王喃喃自语。

    但也没有继续说什么了。

    常宁府外。

    随着顾锦年的玉辇离开。

    孔轩的声音这才响起。

    “锦年兄长。”

    “如果是去阿塔寺的话,只怕很麻烦。”

    孔轩开口,他神色有些凝重。

    “怎么了?”

    顾锦年对佛门不是很了解,唯一了解的还是小缘寺。

    “阿塔寺乃是无上宗之一,在密宗七十二寺中排名前十,教义是舍我来生,其主持更是天下少有的佛学强者。”

    “倘若李冷秋真的在阿塔寺,一但剃度完成的话,我们很难要得到人。”

    孔轩道出这个阿塔寺来历。

    “六十万大军,还讨不到一个人吗?”

    顾锦年平静开口,他就不信,六十万大军,还要不到一个人。

    “要不到。”

    孔轩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锦年兄,并非是愚弟胡言乱语,阿塔寺建立的地方,恰好就是大夏王朝与扶罗王朝的交界之处,可以说这个寺庙既是大夏王朝的,也可以说是扶罗王朝的。”

    “倘若六十万大军前往边境的话,先不说国内有没有什么问题,扶罗王朝会第一时间视大夏王朝宣战。”

    “到了那个时候,就不是要个人那么简单了。”

    “而且,这个罗泽主持,很有可能已经踏入第六境,或者是说,他是准第六境强者,外加上佛门神通,武王根本不够看,同境的话,也不见得能击败他。”

    孔轩说出困难的地方。

    而顾锦年听明白了。

    也就在此时,马蹄之声,震耳发聩,远处黄沙滚滚,三十万边境将士赶来了。

    “先问问我爷爷。”

    看到边境大军前来,顾锦年也不啰嗦,直接朝着大军赶去。

    很快,双方碰面,老爷子直接从战车上走了下来,看着顾锦年出声道。

    “是宁王为难你了吗?”

    老爷子声音平静,但面色却有些冷冽,仿佛只要顾锦年点点头,他便立刻率领三十万大军,攻打常宁府。

    为顾锦年出一口恶气。

    “不是。”

    “爷爷,事情有变。”

    顾锦年也不啰嗦,将前因后果告知自己爷爷。

    “阿塔寺?”

    听完发生什么事情后,顾老爷子不由皱眉,很显然他比孔轩跟明白阿塔寺意味着什么。

    “锦年,这件事情你不能再掺和了。”

    半响后,老爷子开口,让顾锦年不要掺和。

    “为何?”

    顾锦年望着自己爷爷,有些疑惑。

    “阿塔寺不一样,位置特殊,若是大军前去阿塔寺,先不说能不能压住罗泽,即便是压住了,扶罗王朝必然要借此机会,抨击大夏。”

    “这前脚刚刚议和,这样做就是给他们找机会找麻烦。”

    顾老爷子出声。

    如果是大夏境内的事情,绝对没有问题,但阿塔寺不一样,很麻烦很麻烦。

    尤其是这个罗泽主持很强,不是一般的强,即便是老爷子也要掂量一二。

    “爷爷。”

    “大军就不用了,孙儿独自一人前去即可。”

    “孙儿有自信,也有办法。”

    顾锦年很笃定,其实孔轩说完之后,顾锦年就明白是什么问题,但他也想好了对策。

    大军不去。

    这样扶罗王朝就没什么好说的。

    而自己独自一人,的确打不过这个罗泽主持,可问题是自己有底牌。

    魔道绝世强者答应出手三次。

    “你有什么办法?”

    老爷子这回真不信了,不明白顾锦年有什么办法。

    罗泽主持,是他都不想面对的敌人,顾锦年虽然抵达神通境,哪怕是有武王境的战力,只怕也伤不着罗泽吧?

    “爷爷,你看。”

    顾锦年掏出玉佩,让老爷子观看。

    后者看到这玉佩,直接神色一变,随后让顾锦年收起。

    “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这个人,更不好惹。”

    老爷子实在是没想到,顾锦年居然拥有这样的东西,一时之间,当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最主要的还是一点,那就是这个人更麻烦,更充满着危险。

    “爷爷。”

    “此人答应为我出手三次,三次之后,我便要拜他为师。”

    “这是我与他之间的交易,这件事情,孙儿一定要做。”

    “废墟村百姓,算是因我而死,若孙儿不能亲手宰了这个畜生,孙儿咽不下这口气。”

    顾锦年认真说道。

    听到顾锦年这般开口,老爷子有些沉默。

    权衡一番后。

    最终,顾老爷子叹了口气。

    “你的心性如此,爷爷本不想管教你,但这件事情,爷爷还是劝你,先不要掺和。”

    “让这个李冷秋多活一段时间,等你真正掌权,且有踏入第五境时,爷爷绝对不管。”

    顾老爷子还是不希望顾锦年这般。

    可顾锦年目光坚定,摇了摇头。

    “爷爷。”

    “让孙儿任性一回吧。”

    顾锦年攥紧手中的玉佩,笃定道。

    看着顾锦年如此,顾老爷子更加沉默。

    “去吧。”

    “你有分寸,爷爷不拦着你。”

    顾老爷子没说什么了,顾锦年有保命的底牌,他就不担心什么。

    之所以阻拦,是不希望顾锦年招惹魔道强者,但既然顾锦年如此执着,他不再拦着。

    “爷爷,天羽军若是来了,让他们自行回去。”

    “这一趟,孙儿会处理好的。”

    既然不能让大军过去镇压,顾锦年就打算独自一人前往阿塔寺。

    “恩。”

    “这些事情,爷爷会处理好,不过锦年,你一定要记住,无论如何,自身的安危最重要。”

    “只要你活着,你的敌人才会害怕你,恐惧你,明白吗?”

    老爷子认真说道。

    “明白。”

    顾锦年点了点头,随后也不多语,驾乘着玉辇,朝着阿塔寺奔去。

    不过与此同时。

    北境。

    扶罗王朝。

    尘土卷起百丈,三十万精锐集结,赶往阿塔寺,为首之人,还是顾锦年的熟人。

    神罗三皇子。

    他率领三十万大军,赶往边境,就是朝廷收到了阿塔寺的密报。

    大夏王朝调兵三十万,潼关城也调兵三十万,前往宁王府。

    而去宁王府的目的很简单,无非就是想要找李冷秋,可现在李冷秋在阿塔寺,也就是说,按照顾锦年的脾气,很有可能会调遣六十万大军前来。

    故此扶罗王朝特意在这里准备,就是防止顾锦年乱来。

    当然,扶罗王朝也知道顾锦年会召唤火石,但经过扶罗王朝监天司的详细推算,他们知晓,顾锦年召唤天外火石,与天命有极大的关系。

    需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而且召唤火石之后,所有葬身将士,都会折算因果,加持在顾锦年身上。

    因为扶罗王朝与大夏王朝没有宣战,顾锦年召唤火石,那就是单纯的杀戮。

    杀匈奴国,是因为两国宣战,天地意志有感应。

    各凭本事可以。

    但胡乱来的话,付出的代价会更大。

    扶罗王朝自然也怕顾锦年发疯,但如果能用三十万大军拼掉一个顾锦年,其实对扶罗王朝来说不是一件坏事。

    顾锦年现在的价值,超越三十万大军,毕竟又是儒道后世之圣,又是天命之人,而且在大夏地位超然在上。

    这价值,真不弱于三十万大军。

    如此。

    两个时辰后,三十万大军,已经出现在边境之地了。

    距离阿塔寺不过五里。

    只要发生任何变故,大军将会第一时间赶往阿塔寺。

    神罗三皇子也在第一时间,与数百精锐,朝着阿塔寺走去。

    翌日。

    清晨。

    随着旭日缓缓升起。

    阿塔寺内。

    梵音阵阵。

    数千僧人,正在诵念佛经。

    金阳照耀下来,洒落在整个阿塔寺内,仿佛镀上了一层金光,显得美妙无比。

    然而,就在此时。

    一座玉辇,朝着阿塔寺奔袭而来。

    大约一刻钟后。

    玉辇出现在阿塔寺佛门之外了。

    整座寺庙,大气磅礴,占地至少千亩,与其说是一座寺庙,倒不如说是一座宫殿。

    这一路上,顾锦年从孔轩口中,得知了这阿塔寺的教义。

    天下三大佛门。

    小缘寺,大音寺,还有上行密宗。

    上行密宗体量最大,而且是三大佛门之首,其原因是上行密宗讲究开枝散叶,佛无一法。

    任何佛法都可以施行,但要根据佛门三大核心去开展,善心,善意,善人。

    上行密宗开枝散叶七十二宗,每一个分支都是大名鼎鼎的存在,信徒动辄百万。

    但规矩各自不同,有的密宗,可以娶妻生子,有的密宗可以吃肉喝酒,还有的密宗,更是阴阳之道。

    这些还算是合理的,一路上听孔轩所言,这上行密宗有些古怪的很,信奉大善师,超越主持的存在。

    他们认为,大善师是佛陀转世,身份崇高,所以不管大善师说什么,就是佛的意思。

    一些上行密宗,为了炼制法器,选人皮活活剥下,而且必须要在对方清醒时刻,大多数是女子。

    剥皮之后,再让对方躺在冰冷的河流上,让其活活冻死,这叫做平愿,意思就是你被制作成法器,心中会有怨恨,带着怨恨无法投胎,为了你好,平息你的怨气。

    听起来极其反三观,但却没有人质疑。

    甚至一些密宗打着醍醐灌顶的口号,糟蹋年幼女子,师徒数十人,折磨三天三夜,最终削其头盖骨,炼制为法器。

    其理由也很简单,认为这个女子,乃是阿陀界妖魔转世,或者前世作孽太多,必须要偿还。

    然而一些百姓竟然真的相信,主动将自家人奉献出去。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无能为力,不主动送上去,全家被打上妖魔的名头,到时候下场更惨。

    对于佛门。

    顾锦年并不是很讨厌,如果是一心向善,割肉喂鹰,舍己救人的佛门修士,顾锦年敬佩无比。

    但大多数佛门弟子,一个个都是六根不净,内心欲望极大,配得上佛门弟子这个称呼?

    偏偏这种人吧,十分聪慧,经营名声,将天下百姓视为刍狗,随意拿捏。

    这种佛门弟子,才是顾锦年憎恨的佛门弟子。

    阿塔寺的教义,是舍我来生。

    意思就是,舍弃今生,念经祈福,造福来生的自己,也就是未来的自己。

    同时阿塔寺教义认为,无论你做错了什么事情,只要你有一颗悔过的内心,你就可以入寺。

    每日抄经念佛,洗涤自己的罪过,一来可以消除因果,二来下辈子可以享受福报。

    这般的言论,让顾锦年冷笑不已。

    今生之错,今生之过。

    什么来世不来世。

    倘若世间真有轮回,下一世的你,还是你吗?

    这种因果论,顾锦年觉得太荒谬了。

    今生作恶,来世就有报应?

    今生作善,来世就有福报?

    这辈子都没有过好,就想着下辈子的事情?

    错就是错。

    对就是对。

    为善者,是求天地之浩然正气,循天理而蜕变。

    为恶者,终有报应,生生世世,子子孙孙。

    而就在顾锦年如此思考时。

    玉辇已经出现在阿塔寺外了。

    一些僧人正在扫去门前尘埃,看到玉辇的出现,一时之间,神色一变,似乎知道了什么。

    “阿弥陀佛。”

    “今日寺庙不开,施主若烧香拜佛,还请三月之后,再来。”

    门口的僧人开口,朝着玉辇出声。

    “让李冷秋滚出来。”

    下一刻。

    玉辇当中。

    顾锦年的声音响起,如黄钟大吕一般,惊动整个阿塔寺。

    他没有啰嗦。

    也懒得废话。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寺庙当中,李冷秋第一时间惊动,他坐在寺内,有些心惊,暗道顾锦年来的太快了。

    可他对面的罗泽主持,却缓缓开口。

    “继续抄经。”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让李冷秋安静下来了。

    而寺庙当中,所有僧人的目光,不由朝着门外看去。

    一些高僧也纷纷被惊动,朝着寺庙外走去。

    很快。

    七八道身影出现,皆然穿着袈裟,是佛门高僧,否则没有资格穿袈裟。

    “阿弥陀佛。”

    “敢问施主是何人?”

    “为何扰了佛门清净?”

    有高僧开口,满脸疑惑的看向玉辇。

    “莫要在这里装模作样。”

    “把李冷秋交出来。”

    “这件事情,与阿塔寺无关。”

    玉辇之中。

    顾锦年再度开口。

    玉辇外虽是佛门高僧,但在他眼中,还没有资格与自己对话。

    听到这话。

    高僧们一个个皱眉,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也就在此时。

    古寺当中。

    也响起一道声音,给予回应。

    “阿弥陀佛。”

    “施主。”

    “我寺并无李冷秋,施主是否找错地方了?”

    这道声音响起,不知道是从何处传来,但不是寻常修士能做到。

    是罗泽主持的声音。

    “装神弄鬼。”

    “宁王之子,李冷秋,不在阿塔寺内?”

    顾锦年开口,直接问道。

    “施主,若是你早五天来,能找到宁王世子李冷秋。”

    “可现在,他已经不在了。”

    对方淡淡出声道。

    “不在?”

    “去了何处?”

    顾锦年皱眉。

    “李冷秋去了地狱苦难之地。”

    罗泽主持回答道。

    “死了吗?”

    这回顾锦年有些疑惑了。

    “施主可以如此理解。”

    “李冷秋已经是了,这个世界没有李冷秋,而是多了个知悔僧人。”

    罗泽主持给予回答。

    这回顾锦年明白什么意思了。

    “我多你娘。”

    “脑疾。”

    玉辇当中,顾锦年有些憋不住了。

    这人是脑残吗?

    走了个李冷秋,来了个知悔?

    改个名字就可以一笔勾销?

    “放肆。”

    “尔等竟敢辱我善师?”

    随着顾锦年如此直白的开口,这群僧人瞬间大怒,斥责顾锦年。

    “辱尔善师?”

    “你信不信本侯今日覆灭你们阿塔寺。”

    这一刻,顾锦年从玉辇当中走了出来,注视着这些僧人。

    “阿弥陀佛。”

    “侯爷。”

    “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

    “李冷秋已经知道悔过,遁入空门,削发为僧。”

    “他放下手中屠刀,侯爷又何必攥着屠刀不放?”

    “因果加持,生生不息,这天地之间,又如何能恢复宁静?”

    罗泽主持没有因为顾锦年这几句话而生气,反而是劝说顾锦年放下屠刀。

    这就是佛门的厉害。

    明明是李冷秋杀人放火,滥杀无辜在前,顾锦年为大夏百姓讨要一个公道,经过他一张嘴,变成了顾锦年不放下手中屠刀,成了恶人。

    厉害啊,厉害。

    “把你的狗眼擦亮。”

    “本侯执的不是屠刀,而是民心之剑。”

    “罗泽。”

    “你身为佛门高僧,明知李冷秋作恶多端,却主动包庇。”

    “你这修的是什么佛?”

    “可笑不可笑?”

    顾锦年开口,他没有一上来就将魔道强者唤来。

    原因无他。

    他就是要看看佛门是什么样子。

    这件事情,决定佛门的一件事情。

    要不要。

    灭佛。

    是的。

    灭佛。

    倘若佛门都是这样的存在,顾锦年不介意把灭佛设为主要事情。

    --------

    --------

    感谢买不了后悔老爷,盟主打赏、感谢我踏月色而去老爷,盟主打赏、感谢张中焱老爷打赏!

    今天没了,调整状态,大家后面不要等,明天晚上再来看。

    昨天直播码了四万字,整个人有一种被榨干的感觉,是真的被榨干感觉,浑浑噩噩,神志不清,坐在电脑面前一直发呆,跟无(s)涯(b)一样。

    很难受,兄弟们,顿顿有和一顿饱,大家应该知道该怎么取决吧?

    伤筋动骨求月票!!!

    7017k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1328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132830.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