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七章:千古第一阳谋,推恩令!计定,斩宁王!【求月票】

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七章:千古第一阳谋,推恩令!计定,斩宁王!【求月票】

新书推荐:逆灵惊神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武神图箓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偏你成执我只想好好的修仙仙路长青家族修仙:开局成为镇族法器三尺长剑荡人间诸神往事

    祁林王府。

    随着天魔老人的身影出现,祁林王脸色不由一变。

    “敢问前辈有何指教?”

    祁林王的声音响起,他有些不解,也很好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人请我出面,来会一会你,找你了结一些是非。”

    天魔老人缓缓出声,凝视着祁林王。

    “了结是非?”

    “敢问前辈,本王何处没做好?得罪了您。”

    祁林王有些疑惑。

    不明白是谁请天魔老人前来,仔细想想,自己好像没有结什么仇啊。

    “是顾锦年,大夏世子,他有恩于老夫。”

    “老夫答应帮他出手一次,方才已经将阿塔寺高僧罗泽诛杀,顺便来找你一趟。”

    天魔老人声音平静。

    他直接道出是顾锦年让自己来的。

    原因无他,主要是阿塔寺的事情,无法隐瞒,到时候天下人都会知道,罗泽高僧死在自己手中。

    到时候天下人都会知道,他天魔老人是顾锦年的师父,如此一来的话,会引来一个问题,那就是天下群雄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原因,从而不敢去招惹顾锦年?

    天魔老人心里清楚的很,顾锦年这小子鸡贼,想要让他老老实实动用三块玉佩,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顾锦年既是大夏世子,还是儒道后世之圣,孔圣钦点的。

    正常来说,可没几个人敢针对顾锦年,即便是有人想要针对顾锦年,一般来说,顾锦年能靠自己解决。

    天魔老人不希望让天下人误会,自己是他顾锦年的师父。

    反而要让天下人知道,他只帮顾锦年一次,这一次结束后,再也不会帮了。

    这样就方便一些人去找顾锦年麻烦,而顾锦年也会不得不再使用玉佩令牌召唤自己。

    这就是他的想法。

    “前辈,我乃大夏王爷,顾锦年与本王只是一些小恩怨,算不得什么。”

    “过些日子,世子的册封大典就要开始,本王会亲自向他道歉,您觉得如何?”

    fo

    祁林王开口。

    他戴着狰狞面具,眸子中却显得平静。

    大夏已经在准备册封大典了,他也要去京都一趟,想着能不能通过这种方式,化解恩怨。

    “不!”

    天魔老人摇了摇头,直接拒绝对方的请求。

    可话音落下,祁林王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他朝着荒漠逃去,化作了一束光芒。

    “何必挣扎?”

    “你逃不出老夫的手掌心。”

    天魔老人叹了口气,祁林王实力不俗,是武王强者,可在他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让祁林王先跑一天都可以,反正逃不脱自己的手掌。

    然而,祁林王不说话,而是一直朝着荒漠逃窜。

    足足一个时辰后。

    一处荒漠当中。

    祁林王没有继续跑了。

    但下一刻,天魔老人出现在他面前,神色平静道。

    “怎么不跑了?”

    天魔老人问道。

    “前辈,在这里出气吧。”

    “王府人多。”

    祁林王淡淡出声。

    他很平静,天魔老人不会杀他,毕竟他是大夏的异姓王,天魔老人也没必要这样做。

    无非就是打自己一顿为顾锦年出口恶气罢了。

    故此,他来到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也好降低影响。

    听到这话,天魔老人不由稍显沉默。

    他真没想到,祁林王居然是这种想法。

    还真是有点与众不同啊。

    能成为大夏王爷的人,果然都不是普通人。

    此时此刻。

    大夏京都。

    顾锦年收回了仙王玉辇,他不想太过于高调,故此与孔轩在京都百里之外。

    两人一路前行,而这一路上,顾锦年都在琢磨一件事情。

    那就是溺水之事。

    当初自己溺水,最大的嫌疑是杨寒柔还有张赟,但随着后面的调查发现,这两人反而没有任何动机。

    所以这件事情有一种悬案的感觉。

    随着李冷秋的告知,顾锦年大致明白了前因后果。

    西北边境,发生了杀民充匪的事情,这种事情早晚是纸包不住火,而且涉及的人,绝对不少。

    类似于徐建这样的官员也不少,总有一天会闹出事来。

    故此,这帮人为了自保,所以将苗头放在了‘战争’上。

    这就完美诠释,为什么有人想要打仗了,一但打仗,大夏王朝发动战争,那么不管他们做了什么事情。

    都要先放在后面去,等战争结束后,再来一一处理。

    可战争一但结束,大夏王朝要是输了,这些武将就更不能动弹,再动他们的话,于大夏王朝不利。

    倘若赢了,则拥有了免死金牌,毕竟他们是功臣,刚刚打仗赢了,渲染一下,就是天大的功臣,大夏王朝的中流砥柱。

    如果责罚或者一并牵连的话,那就是杀功臣,毕竟杀民充匪,你没有完全的证据,只是知道部分消息罢了。

    绝对不能贸然出手。

    结合以上种种,想要发动战争,找自己下手是最好的。

    自己要是死了。

    顾家必然雷霆大怒,一定会与文官撕破脸面,到时候无差别针对,管他是文臣还是武将,只要有嫌疑,老爷子都会出手。

    如此一来,整个大夏朝廷一定会极其紧张,永盛大帝为了稳固朝廷,就必须要将老爷子送到边境,对战匈奴国。

    倘若老爷子不答应,内部战争一触即发,倘若老爷子答应,外部战争一触即发。

    这就是让自己溺水的好处。

    想通了这点以后,顾锦年就彻底明白了一切的前因后果。

    射阳侯参与杀民充匪之事,而且不是简单的参与,是头目之一。

    所以为了引起大夏战争,射阳侯让自己的儿子,也就是吴安,给自己下毒。

    然而让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活下来了,这是他们没有想到的变数。

    接下来的事情,顾锦年大差不差也能想到,那就是江宁郡的事情。

    洪灾爆发,引发内乱,再配合匈奴国前来和亲,这一切的事情,其目的都是为了‘战争’。

    只可惜啊。

    这些计划都被自己一一粉碎掉了。

    明白前因后果,顾锦年也总算是明白,这个局有多大了。

    果然,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不过,这件事情顾锦年打算告知陛下和老爷子,让他们亲自来处理吧。

    涉及的官员只怕比想象中要多,而且这种争斗,自己要是参与进来,反而不好。

    以自己的脾气,那就是一路横推,见人就杀。

    杀可以解决部分麻烦,但无法解决所有的麻烦,而且会让陛下难做,也会让老爷子不好去处理。

    眼下,自己回京之后,参加完册封大典,全心全意去发展经济就好。

    这才是根本。

    当然,头一批人还是要杀,不可能假装不知道,不然的话,只怕会有乐文更多小说的无辜百姓葬身在这帮畜生手中。

    收回心神,抬头望去,也快到抵达京都。

    官道上。

    孔轩一直保持沉默,与自己并行。

    “孔兄,可曾去过稷下学宫?”

    两人行走在官道上,或许是因为无聊,顾锦年开口,询问孔轩这件事情,找出一个话题。

    “去过一次。”

    孔轩点了点头,如此说道。

    “感觉如何?”

    顾锦年出声询问,算起来过段时间就要去稷下学宫了,自然而然,他要提前准备一二。

    “稷下学宫,乃是天下读书圣地,学宫每一位都是当代大儒,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而且学宫当中,更是有诸多先贤手札,妙不可言,是我儒道第一圣地,哪怕是孔府也比不过稷下学宫。”

    “孔家当年甚至也想临摹一个学宫,但发现很难做到,也就放弃了。”

    孔轩给予回答。

    对于稷下学宫,顾锦年只有零星半点的信息,只知道这地方是天下读书人都梦寐以求想要去的地方。

    如今听闻孔轩所言,顾锦年心里是有数的。

    稷下学宫围绕的还是学术之争,孔府最大的优势,是孔圣。

    这是孔府的金字招牌,两者的路完全不一样,一个是圣人世家,一个这是学宫,天下读书人自然想要前往孔家朝圣,若是能成为孔家一脉,这是最好的,可以借助孔家的势力,帮助自己。

    然而稷下学宫则是读书人最纯正之地,在这里读书人将自己的疑惑提出,有人会给予解惑。

    亦或者发表自己的学术文章,从而自成一派。

    相当于是试炼之地。

    所有读书人,成为大儒之后,或者是有儒道心得,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可,就必须要前往稷下学宫。

    倒不是说,稷下学宫认可,这文章才被天下人认可,而是稷下学宫是一个大舞台,读书人的舞台。

    天下读书人都关注的地方,一举一动,天下读书人都会关注。

    总比你默默无闻,在一个村庄发表自己的文章一般。

    就算文章再怎么好,也没有什么很大的影响。

    “锦年兄,这次去稷下学宫,愚弟很期待兄长颠覆文坛。”

    孔轩出声,眼神当中满是期盼。

    “颠覆文坛就算了。”

    “我第一次去稷下学宫,多看看多学学就好。”

    顾锦年不做这种美梦。

    稷下学宫,不是什么诗词大会,念两句诗词就行的通。

    你的学问说出之后。

    就必须要解释清楚,至少能将逻辑解释通来,然后会有一群人来质问,说直接点就是挑你的刺。

    还不是那种客客气气的跟你挑刺,而是非常阴险的挑刺,证明你说的东西,一文不值。

    没错,就是打击你。

    并且你绝对不能生气,或者是说你可以生气,但不可以不允许别人挑刺。

    毕竟在天下人看来,一个新的学问,必须要得到锤炼,如果禁不起敲打,那这个学问本身就有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很难会出现新学术的原因,往往想到了几个不错的东西,你说出来,面临的就是各种打击。

    然后每年都去,其结果就是两个。

    要么,你最终发现你的学问的确有问题,所以放弃。

    要么,你最终补全你的学问,得到大家一致认可,名气是有了,但问题来了,有几个人愿意跟着你学?

    有肯定是有,数量决定一切啊。

    你呕心沥血,千辛万苦,得到认可后却弘扬不出去,这才是最可悲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所以新学难以出世,大部分读书人还是追寻着前面四位圣人的路。

    摆在面前有现成的学问,跑来跟你学新的学问,成功了还好,这不成功那就是荒废一生,没有人敢拿自己的前途来赌。

    “锦年兄长。”

    “您太谦虚了,能说出为天地立心者,岂能没有新学?”

    “不过第一趟过去,的的确确好好学习为佳,毕竟兄长还年轻,有的是时间。”

    孔轩典型就是顾锦年的小迷弟。

    顾锦年到没有说什么。

    如此。

    两人来到大夏京都。

    “孔兄,愚兄去一趟皇宫,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去书院找我。”

    到了京都。

    顾锦年与孔轩告别。

    “好,兄长,如果去稷下学宫的话,记得带我一同去,我这段时间的确要去大夏书院,找文景先生说些事情。”

    “好。”

    “孔兄,你们孔家的事情,我会去宫中,告知陛下的,请放心。”

    顾锦年点了点头。

    对于这个孔轩,顾锦年是有好感的,毕竟这个人明事理,再加上与孔家的恩怨,其实也已经差不多了。

    自己也吃了亏,孔家也吃了亏。

    和解自然最好。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顾锦年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孔家身上。

    “多谢锦年兄长。”

    “那愚弟先行告退了。”

    孔轩十分喜悦,朝着顾锦年一拜,说完便离开此地。

    随着孔轩离开,顾锦年也直奔皇宫。

    大夏京都内。

    顾锦年回来的很低调,没有什么大张旗鼓,就这样直奔皇宫。

    等来到皇宫,宫外的侍卫,一个个惊讶不已。

    “我等见过世子殿下。”

    侍卫们齐齐喊着,但有人立刻出声。

    “还喊什么世子,叫侯爷。”

    众人还是没反应过来,以前称呼世子称呼习惯了,一时半会难以改口。

    “无须多礼。”

    顾锦年朝着众人点了点头,面色温和,直接朝着皇宫走去。

    普天之下,也只有顾锦年一人,可以如此随意进宫。

    顾锦年前脚入宫。

    养心殿内。

    永盛大帝便知道了消息。

    “锦年入宫了?”

    得知顾锦年入宫,永盛大帝显得十分喜悦。

    “回陛下,侯爷已经进宫了,要不了半刻钟就到。”

    魏闲笑呵呵的回答道。

    “好。”

    永盛大帝满是笑容,顾锦年这趟走了蛮久,好在的是,没有错过上元节。

    整个礼部也在加急,上元节完成册封大典,应当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不一会。

    一道声音在外面响起。

    “臣顾锦年,拜见圣上,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养心殿外。

    顾锦年的声音响起。

    “进。”

    永盛大帝也没有装,直接起身,一脸笑容的迎接。

    随着顾锦年出现后,永盛大帝的声音不由响起。

    “锦年。”

    “你回来怎么不打一声招呼?朕已经做好了亲自去迎接的准备,怎么来的这么低调?”

    永盛大帝开口。

    “陛下,有要事禀报,所以从快。”

    进入大殿,顾锦年没有露出笑容,而是满脸认真,告知永盛大帝一些事情。

    听到这话,永盛大帝顿时明白,顾锦年估计有正事。

    当下,他使了一个眼神,魏闲二人立刻退出殿内,将目光看向顾锦年。

    “说,发生了事情?”

    “是佛门的事情吗?”

    永盛大帝直接询问,还以为是佛门的事情,毕竟顾锦年调遣三十万大军前往阿塔寺,虽然后面又让这大军回来。

    但肯定是有什么问题的。

    “佛门没什么大问题。”

    “陛下,臣已经诛杀李冷秋,也得到了一些消息。”

    顾锦年出声,如此回答。

    “你杀了李冷秋?”

    “这不可能。”

    “罗泽高僧,可是佛门绝世高手,你怎可能能诛杀罗泽高僧?”

    听到这话,永盛大帝满脸惊愕,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陛下。”

    “魔门绝世强者,想要收臣为徒,故而给了臣三枚玉佩,只要捏碎,便可以让他出手一次。”

    顾锦年没有细说,但说到这里,自己老舅也明白了。

    果然,听到这话,永盛大帝顿时恍然大悟了。

    不过他眉头紧皱,莫名有些压力。

    “杀了就杀了,这种人死了活该,朕知道他犯了什么错,即便是落到朕手中,朕也不会放过他,无非朕会换一种手段罢了。”

    对于顾锦年所作所为,永盛大帝到不觉得什么,杀了就杀了,能有什么办法?

    终究是自己的外甥,外加上李冷秋已经死了,顾锦年还活着,即便永盛大帝不想李冷秋死,也不会去得罪顾锦年。

    当然,他这句话还藏着其他意思,最后半句话才是重点。

    顾锦年听得出来,故而出声道。

    “陛下,李冷秋不仅仅杀废墟村百姓,而且牵扯杀民充匪之事。”

    “李冷秋死之前告知臣,射阳侯为主犯,至于白鹭府之事,牵扯到佛门与匈奴国,臣虽然不知道白鹭府之事,到底隐藏着什么阴谋,只不过还请陛下彻查到底。”

    顾锦年开口,将这个重要讯息告知了永盛大帝。

    “杀民充匪,射阳侯是主犯?”

    这回永盛大帝淡定不了了,李冷秋杀民充匪,他不在乎,不是说真不在乎百姓,而是李冷秋这种纨绔子弟,滥杀无辜很正常,杀了以后顺便拿去抵银子。

    只能说李冷秋这人胆大包天。

    如今也罪有应得。

    可如果这件事情,涉及到大夏一位侯爷那就不是小事了。

    一位侯爷也参与进来,就意味着不止他一个人,牵扯很多势力,换句话来说,死的就不是几百名百姓,很有可能是数千百姓,甚至乐文更多小说。

    “射阳侯?”

    永盛大帝反反复复咀嚼着个名字,他心中思索着一些事情。

    过了一会。

    永盛大帝眼神当中流露出精芒,一瞬间仿佛想到了,其目光不由落在顾锦年身上。

    很显然,永盛大帝的猜想与顾锦年一般,猜到了是谁在朝堂当中搞事。

    “该死。”

    “当真是,天大的胆子。”

    半响后,永盛大帝想的更加仔细,他知道的信息比顾锦年乐文更多小说,所以前因后果,在他面前瞬间浮现,并且他还猜想到了许多事情。

    养心殿内。

    顾锦年表现的很平静。

    等永盛大帝猜想完后,顾锦年这才开口出声。

    “陛下。”

    “如今西北之境,百姓受苦,自落龙原一战后,匈奴国短暂时间内,是无法对我大夏王朝产生威胁,陛下可以出手了,将此事彻查清楚,也可掌控西北二境。”

    顾锦年出声,这声音略带诱惑。

    的确。

    如今大夏王朝的外患,已经被顾锦年解决了。

    现在就剩下一个问题,那就是内忧。

    百姓生计这个东西,先放在一旁,权力斗争才是核心,想要让王朝欣欣向上,就必须要完成中央集权,一但大权在手,对于整个国家来说,就是天大的好事。

    圣旨之下,谁敢不从?

    而内部最大的忧虑是什么?不就是西北二境的问题,宁王和祁林王,虎视眈眈,祁林王还好说一点,只是跟宁王关系好,但没有造反的痕迹。

    可宁王之心,路人皆知。

    只不过,宁王毕竟是最大的从龙之臣,而且本身底蕴就强,真要跟宁王厮杀,说实话内部必然乱成一团。

    内部乱其实不怕什么,怕就怕内乱的时候,外患就出现了。

    所以,大夏王朝对宁王的政策很简单。

    熬。

    活活把宁王熬死。

    造反也不是想造反就造反的,毕竟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少一样都会失败。

    除非宁王奔着我当不当皇帝无所谓,就是要恶心一把你永盛,不然的话,宁王想要造反,必须要养精蓄锐,发动舆论,找准时机出手。

    否则,就别想了。

    所以,杀李冷秋不是一件好事。

    给了宁王一个造反机会。

    现在这个杀民充匪,的的确确是一个千载之机,如果抓住这点,将所有罪证拿出来,公之于众,宁王必然失去民心。

    一但坐实罪名,到时候就算宁王想造反也难。

    所以对永盛大帝来说,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不过永盛大帝还是叹了口气。

    “锦年,西北的事情,没有想象中这般简单。”

    “即便是朕彻查到底,查出这件事情跟宁王有关系,又能如何?无非是逼他直接造反。”

    “他大可对外宣称,是朕想要杀他,所以随便找了个理由。”

    永盛大帝出声,他是很心动,但他更加明白的是,到了宁王这个级别,你给他定罪或者不定罪都没有任何作用。

    百姓们到底信不信是一个问题,能不能找到证据又是一个问题。

    没造过反的人可能不理解,但对于造反过的人来说,永盛大帝可是清楚的很。

    只要舆论不是一面倒的,就可以造反。

    一面倒才是真正的可怕,利用人的同情心就足够了。

    毕竟造反这种事情,说句不好听的话,老百姓是不希望发生,但发生了又有什么能力去阻止?

    只能希望快点打完,不管谁赢,安顿下来就好。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朝廷思来想去,最终的决定就是熬。

    熬死宁王。

    “臣明白。”

    “不过,只要陛下彻查此事,臣有办法彻底解决藩王之乱。”

    顾锦年淡淡出声,眼神当中充满着笃定。

    “彻底解决藩王之乱?”

    “锦年?你在说什么?”

    “这可不兴胡说。”

    这回,永盛大帝坐不住了。

    本以为顾锦年是因为宁王的事情,从而产生愤怒,却没想到顾锦年居然说能彻底解决藩王之乱?

    藩王之乱,可是大夏王朝最大的麻烦,如果可以解决的话,后世都可效仿,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永盛大帝望着顾锦年,眼睛都直了。

    “陛下。”

    “臣有一计,名为推恩令。”

    顾锦年出声。

    他道出自己的想法。

    藩王之乱,无非就是封地集权,成为土皇帝,类似于诸侯国。

    大夏太祖当下分封国土,让后代子孙镇守,无非就想着自家人管好自己事。

    有私心这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但错就错在,自己人身上。

    对于儒道来说,只要皇帝不是外人,无非是大儿子上位或者小儿子上位,碰到忠良之臣,宁死不屈,可大部分官员或者读书人,怎可能有这样的风骨?

    顾锦年都不一定有这样的风骨。

    而对于太祖来说,他肯定是考虑过藩王的祸乱,但太祖也是人,说到底即便真发生了他不愿意看到的画面,可王朝还是他们李家的啊。

    既然是李家的,又能说什么?

    退一步说,能被自家人造反,那也证明这个皇帝没用,与其落在外人手中,还不如肥水不流外人田。

    顾锦年完全有理由相信,太祖当年就是这个想法。

    当然也设置了诸多限制,什么藩王不能随便入京,入京就是谋逆大罪。

    可这些东西都没用,在真正造反者面前,总能找到一些文字漏洞。

    只是推恩令不一样。

    推恩令,可以有效解决藩王之乱。

    “推恩令?”

    “快细细说来。”

    永盛大帝完全就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他望着顾锦年,期待着这个推恩令。

    “陛下。”

    “此计极其简单。”

    “只需要陛下发布一道圣旨,从今往后,废除藩王长幼之分,长子继承五成家产,包括爵位,而次子继承其余五成家产,外加上也可封爵。”

    “扶持幼子与庶出,认可对方,不出二十年,大夏境内再无独权之王。”

    “只不过,此计想要彻底平下藩王之乱,陛下必须要做三件事情。”

    顾锦年出声,道出推恩令的内容。

    推恩令乃是千古第一阳谋,内容也十分简单,甚至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计谋歹毒在何处。

    封建社会之中,一般都是传长不传幼,宁王死后,宁王的儿子,也就是李冷秋可继承宁王王称,所有的兵马全部由李冷秋掌控。

    至于李冷心,就什么都没了,至少朝廷不会给任何加封,但家庭关系好,李冷秋也会给予一些赏赐,相当于分一小部分家产给对方。

    这还算是家庭和睦。

    要是家庭不和睦,基本上就是养着你,或者让你去打点一下生意就差不多了。

    让你这辈子荣华富贵已经算是很对得起你。

    碰到一些狠茬子,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该杀的杀,该囚禁的囚禁,该送出去联姻的联姻,一点都不含糊。

    你没有任何权力说话。

    自然而然,除长子之外,其余权贵的后代,一个个都不满,但不满又能如何?

    只能低头装死。

    可若是朝廷下达一道圣旨,那就由不得这些藩王怎么想了。

    除了宁王这种,其他藩王权贵,谁不生个十几个儿子?有些能力强的王侯,生上百个后人都不足为奇。

    朝廷下达圣旨,算是给他们撑腰,等老头子一死,就可以名正言顺争夺家产了。

    包括他们的娘亲,也会竭尽全力去争夺家产,你要是不给?那我就进京告状。

    朝廷来收拾你。

    什么?你们这些长子都不服?联合起来想要造反?

    没问题,造反成本多大?你手下将士愿意带着全家老小陪你一起造反吗?

    成功了还好说,没成功你全家都要死光啊。

    这个时候,二公子三公子四公子,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纷纷出面,来到这些本就内心摇摆不定的将士面前说上一句。

    你何必造反呢?要不这样,你直接把大公子抓走,咱们一起合伙,让你往上走一走?

    一听这话,有几个人能顶住?

    就算这个属下忠心耿耿,那行,直接去找副将军。

    兄弟,想转正不?

    一句话的事情。

    一切都是利益,说句不好听的话,如果皇帝不给下面人好处,照样被反。

    如果群臣没有权力,皇帝独揽大权,什么事情亲力亲为,眼中容不得一丁点沙子,认真搞三年,搁普通世界,不是暴毙就是溺亡。

    放这个世界,估计也差不到哪里去。

    扪心自问,整个大夏王朝所有权贵阶级,有几个没享受权贵福利?

    把大家的底掀开,有几个鞋子上没有泥巴?

    顾家都不可能干干净净,圣人世家都做不到。

    这是天理。

    永盛大帝是瞬间明白了这个推恩令意味着什么。

    让这些权贵内斗起来,而且还是父子,妻妾之间的斗争。

    这些王爷,侯爷,在外人看来,都是一等一的存在,高高在上,可在家庭内部,还不一样是人?

    小妾吹点枕头风,人就麻了。

    外加上长子固然重要,但其他儿子就不是儿子?指不定有些长子还不如其他儿子。

    这是攻心之计。

    这是阳谋。

    无解的阳谋啊。

    永盛大帝实在是难以控制自己的激动,他已经能想象到,这计谋若是施行下去,各地王侯会是什么表情。

    只不过,永盛大帝很好奇,顾锦年说的三件事情。

    “你说。”

    “朕听。”

    永盛大帝强忍住自己内心的兴奋,询问着顾锦年所言。

    “陛下。”

    “推恩令能否真正施行下去,完全取决陛下什么时候下达圣旨。”

    “但施行和有没有效最为重要。”

    “一但圣旨传递出去,只怕会激起这些藩王反感,这很有可能是一个机会,被他们拿来抨击,到时候逼迫朝廷,要么废除,要么他们就造反,这一点陛下必须要思考清楚。”

    顾锦年道出其一。

    “这个朕明白。”

    “这推恩令,既可平定藩王之乱,但也有可能引发藩王之乱。”

    “所以,推恩令之前,朕必须要杀鸡儆猴。”

    永盛大帝出声,他明白顾锦年的意思。

    这道圣旨,明眼人都知道是什么,必然会引起藩王反逆之心,很有可能会被有心之人带偏。

    毕竟今日是推恩令,明日很有可能就是削藩令了。

    “朕想到了。”

    “杀民充匪,敲打西北二境,把这件事情公布于天下,在关键时刻,留有余地,不压迫的太紧,再将推恩令拿出。”

    永盛大帝只是稍稍一想,便想到了关键点。

    推恩令拿出去,必然会引起藩王争议。

    但在推恩令拿出去之前,渲染这杀民充匪之事,处死一切主犯,为民伸冤,并且将矛头指向各地藩王。

    不管有没有参与,都要让他们人人自危。

    关键时刻,退一步,再将推恩令拿出来,虽然依旧不开心,可对比这样继续闹下去,这些藩王会选择接受。

    毕竟那个时候,百姓的舆论绝对不小。

    没有人敢跟百姓作对,即便是宁王。

    “陛下英明。”

    顾锦年礼貌性的夸赞一句。

    能当皇帝的,要是这点智商都没有,那的确可以换个人了。

    “其二,推恩令若下放出去,朝廷必须要时时刻刻关注,已经分家的权贵,必须重新分家,快要分家的权贵,出手干预分家。”

    “这样做,可以有效让一批人占据便宜,然后朝廷暗中扶持,封爵赐地,象征性给予一些礼服长袍,玉辇坐骑。”

    “如此一来,会有乐文更多小说人羡慕,到时候便可静坐钓鱼台。”

    顾锦年道出第二点。

    这点很关键。

    事情折腾好了,肯定要让这般权贵去嗨皮,到处去嗨皮,朝廷给银子花,也给封地,还有特制的礼服,玉佩,令牌。

    权贵不就是喜欢用这种东西装哔吗?

    这要是折腾几个来回,其他王府侯府的二公子,三公子,顶得住吗?

    根本顶不住。

    到时候,大夏王朝什么都不用做,就安安心心看各大藩王家里吵架,怎么吵都行,最好是吵的不可开交。

    只要不动手,朝廷绝对不会插手,等你们吵完之后,该怎么分封,朝廷会公平公正。

    吵的越凶,这个权贵势力就崩的越狠,几个兄弟姐妹,老死不相往来。

    可朝廷不怕他们不听话。

    因为他们都想继续掌握权力,一个宁王可以不怕朝廷,可如果宁王的势力,分成十股势力,那就不敢对朝廷做什么了,只能老老实实干活。

    谁敢造反,朝廷一句,谁干掉他,谁拿他的封地,保证兵不刃血,就能平各地祸乱。

    这就是人心。

    推恩令,就是针对人心。

    千古第一阳谋。

    永盛大帝是越听越激动,越听越兴奋。

    “锦年。”

    “第三点呢?”

    永盛大帝询问道。

    “陛下,这第三点更加重要。”

    “杀宁王。”

    顾锦年淡淡出声。

    一听这话,永盛大帝沉默了。

    杀王?

    “这是何意?”

    永盛大帝有些不明白,理论上这推恩令到了这一步,已经很可以了,为什么还要杀宁王?

    推恩令要是施行下去。

    宁王的造反计划,至少没了一半,因为到那个时候,没几个王爷会响应宁王。

    不是他们不敢,而是他们的后代子孙不愿意。

    以前,除了长子,其他都没什么权力,也没有什么好日子过,所以家族造反,也愿意拼一拼,拼成功了,自己就可以掌权了。

    现在,什么都不做,就能分享王位,自己吃饱没事干为什么造反?

    所以都没有人会去支持宁王。

    为什么还要杀宁王。

    “陛下。”

    “只有杀了宁王,在推恩令才算是真正施行。”

    “否则,终究只是一道圣旨罢了。”

    “只有染上王血的推恩令,才能震慑住各地藩王。”

    顾锦年出声。

    说完这话,他沉默不语,只是朝着永盛大帝一拜。

    推恩令。

    之所以能被称之为千古第一阳谋,不是因为这个计谋没有破绽。

    而是这个计谋,利用的就是人心。

    但有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帝王必须要掌握绝对的权力,所有诸侯藩王都要害怕这位皇?

    ?。

    在绝对实力面前,推恩令才能发挥神效。

    杀了宁王,天下藩王就只能老老实实接受,诚诚恳恳。

    三代之后,藩王之乱,彻底解决。

    可不杀宁王。

    终究还是一道圣旨罢了。

    真要想造反,大不了造反之前,把除了世子之外的直系,全部杀一遍不就够了?

    狠下心来,还怕什么?

    宁王必死。

    大夏是时候需要树立帝威。

    永盛大帝安静了十三年。

    也的确要拔刀一次了。

    养心殿内。

    永盛大帝显得无比安静。

    他明白顾锦年的意思了。

    过了半响。

    永盛大帝的声音,也不由响起。

    “此事。”

    “朕明白了。”

    “锦年。”

    “你这计,当真为千古第一阳谋啊。”

    永盛大帝内心似乎做好了一个抉择。

    但他没有回答顾锦年,而是夸赞顾锦年这个计谋。

    帝王的心思,很难猜想。

    顾锦年不清楚自己这位老舅,到底是怎么抉择的。

    但他知道的是,即便不杀宁王,为了这个推恩令,自己这个老舅,也绝对不会放过宁王。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19368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193683.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