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八章:科举在即,工部神器,坏我名声,太孙太傅【求月票】

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八章:科举在即,工部神器,坏我名声,太孙太傅【求月票】

新书推荐:家族修仙:开局成为镇族法器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逆灵惊神偏你成执诸神往事三尺长剑荡人间我只想好好的修仙仙路长青武神图箓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养心殿内。

    永盛大帝静静的看着顾锦年。

    不知道为什么,他仿佛看不穿眼前这个外甥。

    儒道后世之圣。

    又能整些神物,例如聚灵古阵。

    计谋聪慧也就算了。

    没想到连政治这块,自己这个外甥都如此熟练。

    推恩令。

    这个计谋在他脑海当中,无限衍生,他能想到太多太多的东西。

    只怕满朝文武都想不出这样的计谋。

    所以,他也很好奇,顾锦年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

    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不过,这件事情,永盛大帝不打算让顾锦年继续掺和了。

    涉及到了宁王,还有顾锦年溺水之事,说实话也该由他们这些人出面。

    “锦年。”

    “接下来的事情,你不要掺和了,朕已经下了诏令,不出意外的话,两个月后,你爷爷会回京。”

    “朕有打算,与你爷爷联手,去处理这件事情,宁王到底该如何处置,朕心里有数,你千万不要再掺和进来。”

    “很多事情,你不知道,所以是杀是罚,以及怎样罚,朕有个度,李冷秋和李冷心已经被你杀了,你心中的气也应该消停。”

    “稷下学宫在前,你应当好好沉下心神来读书,这段时间,你做了太多的事情,虽然出发点都好,可你的确有了戾气,这东西你自己感觉不到,朕却看到了。”

    永盛大帝开口。

    他提醒顾锦年一些事情。

    听到这话,顾锦年稍稍沉默。

    仔细想想,老舅说的一点都没错,这段时间,前前后后也就半年时光,自己做了太多的事情,杀了太多的人。

    虽是为民伸冤,但不得不说。

    戾气重了。

    以至于现在的自己,不管遇到任何事情,第一时间就是杀。

    回头想想,罗泽高僧所言也没有错。

    如果当时自己没有杀李冷心,而是通过一些方法,既控制李冷心,又能保护百姓,然后从中博弈,是不是会更好一些?

    这个问题,顾锦年想过。

    答案也有,那就是有乐文更多小说办法可以对付李冷心,并且还能保护到那些百姓。

    只是,自己被心中的戾气干扰,导致自己做起事来,太过于凶狠。

    这不是一件好事。

    “锦年。”

    “舅舅以前也跟你一样,总觉得把敌人杀了,就可以解决麻烦。”

    “可后来舅舅发现,你的敌人,根本杀不完,杀戮只能让你的敌人暂时闭嘴,唯有自身强大,才可以让敌人永远闭嘴。”

    “建德难,死了十二万人,可建德余孽,依旧源源不断,如同野火一般,无法扑灭。”

    “有时候舅舅忍不住想,如果当年舅舅没有杀那批人,而是让他们看一看这大夏江山,他们会不会认可舅舅?”

    永盛大帝有些唏嘘。

    他的目光之中,带着一丝疑惑,望着天角看去。

    “应该不会。”

    “老舅,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人们只想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

    “因为那样,才能让弱者内心满足。”

    顾锦年出声,他给予最直接的回答。

    建德余孽没有杀错。

    前朝的旧臣要是不杀,大夏王朝必然不会安定下来。

    无论自己老舅做了什么事情,对建德余孽来说,都不过是做戏。

    这就好像是潘金莲事件一样。

    正史中,武大郎和潘金莲郎才女貌,尤其是武大郎,身材魁梧,还是一方县令,就因为没有招待好一位好友,结果被好友编成故事。

    结果成为了千古骂声。

    武大郎成了男人耻辱,潘金莲成了一个代言词。

    这种谣言其实理性分析一下,就能知道有很多破绽,可问题是人只想听到他想听的东西。

    一个长相丑陋男人,配上一个长相漂亮的女人,第一反应就是男人有钱,第二反应就是这个女人会出轨。

    这是人性的劣根,无需辩驳。

    全部来源于嫉妒与憎恶,毕竟扪心自问,你是愿意接受你认识但跟你没有太大关联的人,做生意赚到大钱,还是愿意接受他做生意赔的底朝天?

    当然,乐文更多小说的人还是有点良知,希望对方亏光家产,但不至于亏没老底,留点余钱然后跟自己一样,过的清贫日子。

    听着顾锦年的声音。

    永盛大帝点了点头,他认可顾锦年这话。

    不过,永盛大帝画风一转,看向顾锦年道。

    “锦年,推恩令的事情,你别管了,朕会处理好。”

    “来跟你说几件事情吧。”

    永盛大帝不想谈这些事情,毕竟他希望顾锦年休息一段时间,好好安静安静,沉淀一下自己,免得戾气太重,影响了自己,走上歪路。

    “老舅,咋了?”

    顾锦年点头答应下来,这推恩令的事情,反正自己说了,具体怎么操作,就让自己舅舅自己去干。

    说实话,办法都给了,身为一国之君,要是永盛大帝这也不会,那也不会。

    不好意思,这天下乞丐能坐,奸臣能坐,家奴也能坐,为什么就不能轮到外戚来坐?

    “三个事情。”

    “第一,封侯的事情,上元节封侯,后天就是上元节了,明天一早来宫内,流程繁琐,别啰嗦,按规矩来。”

    这是第一件事情,顾锦年后天封侯之事。

    “行,老舅。”

    顾锦年点了点头,封侯之事,还是要认真对待一下,毕竟封侯当日也是及冠,古人还是特别看重。

    及冠之后,就不再是小孩了,以后不管做什么,就再也不能说,他还只是个孩子。

    “第二件事,科举在即,今年的试题,由你来出,主审考官也由你来。”

    “这个有什么想法没?”

    永盛大帝出声,不过这第二件事情,就不是小事了。

    “老舅。”

    “你让我出题?这不是儿戏吗?”

    顾锦年听到这话不由惊讶,科举出题啊,这么大的事情,让自己来?

    实话实说,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抉择一个王朝兴衰的事情啊。

    往小了说,影响十年学子苦读结果,未来大夏三十年朝堂格局。

    往大了说,倘若错失一个大才,可影响一个王朝命运。

    “你如今乃是儒道后世圣。”

    “完全有资格出题,再者你身为礼部郎中,出个试题又能如何?”

    “这天下读书人还敢说你什么不是?”

    永盛大帝倒觉得没什么大事,让顾锦年出题刚好。

    “臣还是跟杨大人好好协商一二吧,不能因为身份原因,从而逾权。”

    顾锦年开口,他明白老舅的意思,无非就是想帮自己树立威严。

    “杨开要辞官了。”

    然而,永盛大帝接下来一句话,让顾锦年有些惊讶了。

    “杨大人要辞官?”

    堂堂礼部尚书要辞官,这可不是什么小事。

    要知道能在朝堂上当官的,不管是几品,其背后都有庞大的势力支撑着,而且都是人杰中的人杰。

    礼部尚书这个位置,可不是什么烂大街的职位,他若是退了,谁上?

    “他年龄大了,也是时候辞了。”

    永盛大帝淡淡出声。

    这句话有不同的意思。

    算起来,杨开今年六十二岁了,大夏朝廷的规矩,六十岁就可以告老回乡。

    除非能力出众,或者皇帝不想让对方退居,不然的话,到了五十八岁就要考虑退居的事情。

    能够安安稳稳退居,其实是一件好事,古今往来,职位越大的官员,往往下场都不会特别好。

    有时候不是能力不能力的问题,终究是有很多麻烦。

    能安然无事的辞官。

    这是一件好事。

    “那谁上?老舅,我这个年龄当尚书的话,多多少少有些吃力。”

    “不过,既然老舅相信外甥,外甥也就咬咬牙上了、”

    顾锦年好奇询问,顺便做好了当尚书的准备。

    “你就算了吧,你这个年龄要是成了尚书,天下人都要说朕偏袒你。”

    “十七岁的侯爷已经争议不少,十七岁的尚书?锦年,你这官瘾还真是大啊。”

    永盛大帝有些没好气道。

    实在没想到,顾锦年这脸皮居然如此之厚,十七岁就成为大夏礼部尚书?

    这可是六部之一啊。

    倒不是舍不得,主要是顾锦年年龄太小了,要是三十岁,哪怕是二十五岁,他也就安排上了。

    十七岁,担任礼部尚书确确实实有点过分。

    “老舅,举亲不避嫌啊,你不能因为我是您外甥,就打压我啊,再说了,区区礼部尚书算啥,以我的能力,当个宰相,绰绰有余。”

    顾锦年一脸认真道。

    “行了。”

    “你的才华朕明白,只是现在还没到时候,等科举之事结束后,朕要把你调到其他部门。”

    “礼部也没什么事了,议和之事,也算是厚厚的一笔功绩,朕会帮你安排好的。”

    永盛大帝没有理会顾锦年,而是说出接下来的安排。

    安排顾锦年去礼部,完全是想要让顾锦年捞点政绩出来,方便给顾锦年铺路。

    本来按照他的意思,顾锦年在礼部待个一年,差不多就可以提到员外郎,然后再着手安排去下一个部门混一混资历。

    只是没想到,顾锦年把议和之事办的如此漂亮,以至于他已经动了心思,直接跳个级,去其他部门任职,毕竟科举之后,礼部就没什么其他事情可以做的。

    “行,老舅您安排就好。”

    顾锦年显得随意,这东西还不是永盛大帝一句话的意思。

    他能说什么?

    “第三件事情,工部已经打造出龙舟,宝船还有大夏战车,你正好去找工部尚书一趟,与他会见,将聚灵古阵刻印上去,看看具体效果如何。”

    “这件事情很重要,朕一直在等你的好消息。”

    永盛大帝显得很激动,这是第三件事情,也是他目前最关心的事情。

    聚灵古阵,可自动吸收天地灵气,不需要灵晶为代价,加速龙舟,宝船,还有战车速度。

    这三样东西代表着交通运输,利于大夏王朝。

    “好,老舅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带来好消息的。”

    “老舅,你还有什么事没?你要是没什么事,我有一些事。”

    顾锦年点了点头,这个事情他心里有数,待会就去整。

    “没什么了。”

    “你说。”

    永盛大帝摇了摇头,随后好奇看向顾锦年,不知道顾锦年要搞什么事。

    “老舅,外甥这个大夏不夜城,要开始动工了,工部要抽人手过来,这个很重要。”

    顾锦年道出他的事情。

    大夏不夜城这个计划搁置了好几个月,现在必须要赶紧动工,按照工部的修建速度,说实话至少要两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初步工程。

    光是水利工程至少也要一个月的时间。

    整个工程下来,顾锦年也算过,两三年差不多要有。

    三年,顾锦年等不起,赶紧开搞才是王道。

    最起码,先把大夏百货城搞出来再说啊。

    “行,你要拨多少人手过去。”

    永盛大帝点了点头,询问顾锦年。

    “至少五万人手,要加速。”

    顾锦年思索一番,道出这个数字。

    按正常计算,一万人需要三年,五万人的话,十个月内能搞定。

    但听到这话,永盛大帝直接傻眼了。

    “五万人?整个工部也就差不多这点人,你要这么多做什么?”

    “这二十万两黄金,造的起吗?”

    永盛大帝有些咂舌,五万人差不多能把整个工部给抽干,实话实说,太多了。

    “老舅,你这话就不厚道了,这匈奴国议和,赔款五万万两白银,这银子可是我赚回来的,别的不说,拿出一部分给我搞项目,不算什么难事吧?”

    一听到这话,顾锦年有些不乐意了。

    匈奴国的赔款银子想独吞?

    只不过,提到这个赔款银,永盛大帝眼神有些闪避。

    “老舅。”

    “你这银子,不会被你花了吧?”

    “这可是我的血汗钱啊,你连这个都吞?”

    这回顾锦年神色变了,这五万万两白银,他可是打算用来打造大夏不夜城的,这要是被吞没了,他绝对要闹。

    “锦年。”

    “你听舅舅说,咳,永盛大典你知道吧?舅舅把欠补的俸禄发出去了,说实话,你也不想外面人说你舅舅欠银不给吧?”

    永盛大帝有些不好意思。

    这五万万两赔偿款,的确早就来了京都,但这银子大家也分掉了。

    所以没有多少余银。

    “舅,您也别把我当小孩,永盛大典这一项支出能支出多少银子?”

    “永盛大典要花多少银子我心里还是有点数的,剩下的呢?”

    顾锦年倒是能理解永盛大典,毕竟自己老舅最大的梦想,不就是修出这本千古第一奇书,用以证明自己的功绩?

    但要是说吞并五万万两白银,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要不了这么多银子的。

    “永盛大典这一项,算上之前拖欠银两,耗费一万万又五千万两白银,剩下三万万又五千万两白银,有两万万两被吏部拿去,锦年,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年朝廷对官员俸禄压的太低。”

    “如今发生这样的事情,举国同庆,官员俸禄也是时候缓解一二了。”

    永盛大帝出声。

    “老舅,你拿我拼死拼活赚来的银子,给这些贪官污吏?”

    一听这话,顾锦年人麻了。

    虽然他也知道,大夏王朝官员的俸禄极其之低,但这银子他还留着有用啊。

    当真是个败家子啊!

    “锦年,你这话说的。”

    “什么叫做贪官污吏,都是大夏的好官员,你不能因为人家拿了你的银子,你就带有偏见啊。”

    “不对,什么叫做你的银子,这是朝廷的银子,跟你有什么关系?”

    永盛大帝一开始还有点不太好意思,但突然一下,永盛大帝想到了。

    虽说这银子是顾锦年赚来的,可这银子说到底还是大夏王朝的啊,是朝廷的银子。

    什么时候成为你顾锦年的银子啊?

    “老舅,你玩这招是吧?”

    永盛大帝的话没毛病,但自己也是大夏王朝的臣子啊,都是为了大夏王朝好。

    怎么就不是自己的银子?

    “哎呀,锦年,你这又是何必,这样,朕给你拨过去,行不?”

    “你真是的。”

    永盛大帝的确有些不好意思,这五万万两白银他的确没有考虑到顾锦年。

    所以只能打个马虎眼。

    “这剩下一万万两白银呢?”

    顾锦年继续问道。

    “这剩下一万万两白银,拿去拨款,还有五千万两白银,就修缮修缮皇宫,包括一些大殿,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老舅自登基之后,就没有修缮过宫殿,现在好不容易来点银子。”

    “修缮一下宫殿,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吧?”

    永盛大帝越说声越小,之前都好好说,现在完全就是私心。

    “老舅。”

    “我总算知道为什么国库如此空虚了,就是你们在这里胡乱用银子。”

    “怪不得国库空虚,这个何言,看似精明,结果一点用都没有。”

    顾锦年有些郁闷了。

    倒不是说不可以花银子,但也要看情况啊,非常时期非常对待,这五万万两白银拿来做什么不好,就这样乱花掉了。

    “锦年,你这就没意思了啊,你自己不瞧瞧看,这宫内的情况,还有你的侯府,包括这些那些东西,那个地方不要花银子,你不当家你不知道。”

    “十三年才修缮一下皇宫,朕做的还不够吗?”

    永盛大帝免不了给自己狡辩一二。

    不过也合情合理,这外患解决了,还得到了五万万两白银的赔款,正好解决内部一些压力。

    吏部官员的俸禄问题的确很麻烦,如果不是大夏要宣战了,百官必然会闹起来,现在拿出两万万两白银补贴下去,至少能缓和个三四年。

    至于永盛大典,也算是有意义的东西,至少对国家来说有意义。

    唯独就是这修缮皇宫有些过分。

    但皇宫的确老旧,大夏王朝现在蒸蒸日上,国运昌盛,修缮一下还是可以的。

    能接受。

    但用自己的银子去修缮皇宫,这个顾锦年接受不了。

    “算了,反正大夏不夜城这件事情重中之重。”

    “老舅,这事你不能再坑我了。”

    顾锦年也不啰嗦什么了,反正只要能动工,其他都无所谓。

    “你这话是什么话?朕什么时候坑过你?”

    “锦年,是不是朕对你太过于宠溺了,你放肆了?”

    永盛大帝有些没好气。

    “行了,老舅,外甥先走了。”

    “有什么事去书院找我就好。”

    顾锦年不想说什么了,直接离开养心殿。

    “好。”

    “明天早点入宫,册封大典有很多事情,别到时候耽误了。”

    永盛大帝对顾锦年到没有什么,自家的外甥,有什么好说的。

    “对了,还有一个事。”

    下一刻,永盛大帝拉住顾锦年,还有个事情要找顾锦年。

    “老舅,又有啥事?”

    顾锦年有些疑惑。

    “上元节之日,你册封侯位,朕好说歹说要搞点诗词出来助助兴,朕想不出来,你给朕想一篇诗词,留着册封之日。”

    “别啰嗦,这是重任。”

    永盛大帝出声道,这件事情他很看重,必须要顾锦年折腾了。

    “行。”

    “外甥现在给你整一首吧,也别等过几天了。”

    顾锦年显得随意,不就是想装哔吗?行吧,看在你是我老舅的份上,现在就整。

    “现在?”

    “好。”

    “朕给你拿笔墨来。”

    一听这话,永盛大帝来劲了,只不过他刚准备去拿笔,但马上又止步了。

    看向顾锦年道。

    “别写出来,直接念出来就好,写出来待会有异象。”

    “念出来就行。”

    “回头你千万别说是你写的。”

    永盛大帝有些怪不好意思。

    如果让天下人知道这诗词不是自己写的,那多没意思啊。

    “行。”

    “老舅,你记一下。”

    顾锦年显得无所谓,他其实之前就给自己老舅准备了一首诗词,眼下刚好用得上。

    “你说,老舅记着。”

    永盛大帝点了点头。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顾锦年出声,将这首大风歌告知永盛大帝。

    后者一听,不由显得神往不已。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当真霸气啊,还有呢?剩下的呢?”

    永盛大帝满脸期待道。

    “没了啊。”

    “就这三句。”

    顾锦年回答道。

    “就三句啊?不再加加?”

    永盛大帝觉得有些不妥。

    “老舅,你想想看啊,你读了几年书啊,真给你写一篇长的诗词,这帮人能信吗?”

    “这三句话不多不少,但底蕴还是有的,主要是像您作的,不求最好,只求最合适。”

    “对吧?”

    顾锦年开口,倒不是舍不得给自己老舅其他诗词,符合最重要,万一被人拆穿这是自己作的诗词。

    那岂不是社死?

    大夏皇帝社死?

    这画面,想想都知道有多尴尬。

    “对对对。”

    “还是锦年聪慧。”

    永盛大帝也觉得很合理。

    很快。

    目送顾锦年离开后,永盛大帝急忙来到玉案面前,打开一本册子,这是他给顾锦年规划的升级之路。

    “不能让这家伙去户部,这家伙要是去了户部,以后想花银子就难了。”

    “何言这家伙虽然抠门归抠门,至少朕开口了,何言还是会听朕的话,要是让锦年当了户部尚书,估计一两银子都不给朕批。”

    永盛大帝喃喃自语道。

    说完这话后,永盛大帝目光一变。

    “来人,传顾千舟,顾宁涯入宫。”

    永盛大帝出声道。

    大约半个时辰后。

    两道身影出现在养心殿外,也伴随着一些声音响起。

    “大哥,不是我说你,要不是锦年,你这侯爷当真是一点作用都没有,不如让我来当这个侯爷。”

    顾宁涯的声音响起,两兄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争执,正在互相对骂。

    “让你来?你也配?区区一个指挥使,有东厂和督察院,你们悬灯司已经没什么权力了,你再敢罗里吧嗦,待会出了宫,你信不信我揍你?”

    顾千舟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只不过,等二人入殿之后。

    两人的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朝着永盛大帝一拜。

    “臣,拜见陛下,愿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面对皇帝,两人还是十分严肃,不敢有半点乱来。

    只是,养心殿内。

    永盛大帝望着这两人,实话实说,顾千舟还好说一点,虽然没做错什么事情,但身为侯爷也的确没有做对什么事情,碌碌无为。

    至于这个顾宁涯,就纯粹是个废物了。

    哦,不对,是个铁废物。

    永盛大帝的目光有些怪异,顾千舟和顾宁涯被看的有些内心发毛,但不敢说什么,只能讪笑着。

    “两个废物。”

    过了半响。

    永盛大帝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些讥讽。

    当下,两人沉默。

    顾千舟还好,骂就骂呗。

    可顾宁涯不由出声。

    “陛下,我最近可没惹是生非啊,您要是不开心,臣给你找些人来,随便您骂。”

    顾宁涯有些不服气。

    跑过来什么话不说,先来一句废物?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

    “骂你们两个人有错?”

    “锦年溺水之事,到现在你们查出了缘由吗?”

    永盛大帝没好气出声。

    这话一说,两人直接沉默了,连顾宁涯也不好回应什么,因为的确没查出什么缘由。

    “陛下,难道您查出来了?”

    不过半响后,顾千舟忽然明白永盛大帝是什么意思了,忍不住问道。

    “自然。”

    永盛大帝淡淡出声。

    紧接着望着二人道。

    “是射阳侯之子,吴安做的手脚,具体是怎么做的,顾宁涯,你给朕好好彻查清楚。”

    “西北之境,有将士杀民充匪,被人察觉,为掩盖罪孽,将矛头指向锦年,想要通过锦年的死,引发大夏内乱。”

    “朕有一定证据,但不多,临阳侯,这件事情你给我彻查清楚,朕给你一切权力,两个月内,朕要你收集一份情报上来,任何参与此事之人,都要登记在上。”

    “一部分给朕抓回京都,凌迟处死,另外一部分,你们顾家暗中解决,不过把事情给朕做的漂亮点。”

    永盛大帝出声。

    让两人去解决这件事情。

    顾锦年溺水的事情,也算是彻底结束,知道其目的就行了,接下来的事情,朝廷会去处理。

    “请陛下放心。”

    两人听到这话,当下点了点头。

    “还有一个事情,如果查到朝堂上的人,密报即可,不要声张。”

    永盛大帝提醒一句。

    朝廷内部的事情,他来解决,外面的事情,就特事特办。

    “请陛下放心。”

    二人直接答应下来。

    “行了,滚吧。”

    事情吩咐下去了,接下来就没什么好说的。

    不过等两人准备起身离开之时,永盛大帝的声音突然响起。

    “等下。”

    “朕写了首诗,你们二人顺便看看,指出点不足之处。”

    永盛大帝开口,如此说道。

    这话一说,两人略显惊讶了。

    好家伙,永盛大帝作诗?

    这不是开玩笑吗?

    永盛大帝读是读过几年书,但也只是读过几年书,对政治了解合情合理,但一些诗词文章,永盛大帝肯定不行。

    怎么好端端作诗了?

    两人好奇,但也没有说什么,在这里等着。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如何?”

    永盛大帝开口,念出顾锦年为他作的诗词。

    此言一出。

    顾千舟不由皱眉,随后露出震撼之色。

    “陛下,这诗可以啊。”

    顾千舟情不自禁夸张,他好歹算读过几年书,最起码除顾锦年之外,在顾家排的上号。

    不然也不可能成为侯爵。

    一听这话,永盛大帝不由大喜。

    “这顾千舟还算是读过几年书,有点欣赏能力。”

    “往后还是有点大用的。”

    永盛大帝很满意。

    “陛下,这诗可以啊,不过我感觉是不是少了点啊?要臣给您加两句吗?”

    顾宁涯出声,他听起来感觉还可以,但是吧,就感觉太少了,应当再加几句。

    只是此言一出。

    永盛大帝眼神当中不由露出鄙夷之色。

    再加几句?

    就你,也配?

    先不说这是顾锦年写的,就算不是顾锦年写的,是自己写的,你也配加几句?

    玛德,是不是给你脸了?

    “行了,滚回去吧。”

    “临阳侯,最近有些折子递上来,弹劾镇府司和悬灯司,镇府司朕已经让人去调查。”

    “你顺便调查一下悬灯司,看看悬灯司做事有没有违规,给朕好好的查,要是朕发现你有半点包庇,朕决不轻饶。”

    永盛大帝淡淡出声。

    摆明着就是穿小鞋。

    “请陛下放心,臣一定彻查到底,如若发现有任何违规之地,臣一定大义灭亲。”

    一听这话,顾千舟来劲了。

    自从顾宁涯当上指挥使后,别提有多嚣张了,不但嚣张,动不动找自己麻烦,这回有了权力。

    他一定要让顾宁涯吃点苦头。

    “陛下,这诗写的好啊,写的妙啊,陛下,您不可能这样。”

    顾宁涯叫苦连天。

    但来不及说什么,就被强行拖走了。

    等这两人走后。

    永盛大帝继续欣赏着自己这篇诗词。

    回头更是起了个念想,明天把这诗词丢到大殿上去,谁要是敢出来挑毛病,谁就有问题,纯粹就是嫉妒自己。

    辩一辩真假。

    而与此同时。

    太子府内。

    顾锦年还没走出宫外,就被太子府的人拉到这里来了。

    是太子找自己。

    “贤弟。”

    “本宫在这里提前祝你封侯啊,十七岁的侯爷,大夏可真没有,整个东荒都没有出过这样的人。”

    “贤弟啊,你可真是大夏第一人。”

    太子开口,满脸的笑容。

    让顾锦年有些不明白了。

    太子这个样子,非奸即盗啊。

    “太子哥,有什么事您就直说,别玩这套啊。”

    顾锦年有些不知所措,好奇的看向对方。

    “没什么大事。”

    “就是咱们之前那个生意,什么时候动工啊?”

    太子出声,让人奉茶上来,一脸笑呵呵的看向顾锦年。

    “哦,这事啊,我跟陛下说了,不出意外的话,上元节过了以后,直接动工。”

    顾锦年顿时明白了。

    敢情是太子急了。

    “上元节过后就动工,那挺不错的。”

    听到这消息,太子有些喜悦,不过他把顾锦年吆喝过来不是为了这件事情。

    而是另外一件事情。

    “贤弟,还有个事。”

    “李基年龄也大了,也该找个老师,本宫觉得,要不直接让你来如何?”

    “兄长已经跟陛下提了这件事情,陛下也答应,就看贤兄的意思了。”

    太子出声。

    提到最关键的事情。

    那就是当太孙太傅的事情。

    这可不是小事啊。

    太孙,虽然用未来的储君形容有些夸张,但大差不差,只要这位太子以后登基了。

    李基未来,就是大夏的皇帝。

    而且李基年龄尚小,实话实说,在任时间一定很长。

    之前孔家可是一直想要派人当李基的老师,后来都被太子爷给委婉拒绝了。

    现在太子爷主动开口,有好几层意思。

    太孙太傅。

    蕴含着太多政治性,谁能成为太孙太傅,未来前途无限光明。

    但同样的,这天大的好处,就必须要换来相应的好处。

    如果能让顾锦年当这个太孙太傅,那么就意味着顾家彻底与太子捆绑,不然的话,太子要是当不了皇帝,你这个太孙太傅一点作用都没有啊。

    所以,这是一场政治交换。

    听到这话,顾锦年有些沉默了。

    他岂能听不明白这意思?

    当初老爷子也提到了这件事情。

    这储君之位,看似遥远,永盛大帝还年轻着,可实际上一眨眼就要改朝换代。

    顾家可以保持沉默。

    局势明朗之前,是可以的,可局势明朗之后,顾家可不能什么都不做。

    “太子哥。”

    “这件事情,容我想想,毕竟愚弟现在还年轻,也没读什么书,担任这个职位,还是有些重了。”

    顾锦年委婉拒绝。

    先还是不想掺和进来。

    不过,他清楚的很,越是盛世,太子这个位置就越稳。

    这当中涉及太多太多东西了。

    顾锦年不想轻而易举做出选择。

    “行,要不这样,等贤弟封侯结束后,哥哥我让基儿跟在您左右,先学着再说,等过些日子,你再给哥哥回答,如何?”

    太子李高也明白,顾锦年的顾忌,所以他没有强求,而是这么提了一句。

    也算是提前合作。

    “恩。”

    顾锦年点了点头,答应下来了,之前也是这样的,只不过现在掺和了政治在里面罢了。

    “对了,李基呢?”

    答应下来后,顾锦年有些好奇,很长一段时间没看到这个倒霉孩子啊。

    “哦,在院子树上,刚被太子妃打了一顿。”

    李高很随意道。

    “被打了一顿?怎么了?”

    顾锦年有些好奇了。

    “他瞒着府内上下,去青楼玩。”

    李高出声道,显得很随意。

    “去青楼?”

    “太子哥,虽说基儿胡闹,但年龄也到了,其实可以给他相个亲,毕竟算起来十六岁了,再有一两年,的确要成家。”

    “无须惩罚的太严。”

    对于李基去青楼,顾锦年到不觉得什么,又不是第一次知道。

    之前就知道了。

    “去青楼不算什么,就是他用你的名号去了青楼,被人发现,闹到太子府来了。”

    李高淡淡出声。

    这回顾锦年起身了。

    好家伙。

    用自己的名头去逛窑子?

    这不得抽一顿?

    “兄长,这不得抽一顿狠的?”

    顾锦年起身道,有些怒色了。

    “已经抽了。”

    “放心,太子妃下手比你狠。”

    李高起身安抚住了顾锦年。

    “这小子,好的不学,净学些这种东西,他怎么被发现的啊?”

    顾锦年有些没好气道。

    “蠢呗。”

    “去青楼给人家姑娘银子,现在整个京都谁不知道,你逛青楼从来不花银子的。”

    “他给人银子,被人怀疑,然后被举报了。”

    李高出声回答。

    “花银子被举报?”

    “等等?谁说我逛青楼不给银子的啊?”

    “还有,我没逛青楼啊。”

    顾锦年有些麻了。

    除了一开始跟吴安那帮人去过青楼,就再也没有去过一次了。

    这又是谁在造谣?

    “哈?”

    “你喜欢逛青楼的事情,整个京都无人不知啊,而且每次去都不花银子。”

    “这事你不知道?”

    这回轮到太子好奇了。

    “有人冒充我?”

    顾锦年再度起身,脸色很难看。

    这不是毁人清白吗?

    “估计真是。”

    “这事我让人查一查,很有可能是你身边人。”

    “你想想看,你身边有没有什么人,跟你关系很好,有易容手段。”

    “而且还没什么银子。”

    太子出声,继续安抚顾锦年的情绪。

    关系好。

    有易容手段。

    还没什么银子?

    一瞬间,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脑海当中。

    “玛德,苏怀玉!”

    顾锦年顿时猜到是谁了。

    “太子哥,愚弟还有其他事情,先走一步了。”

    “等封侯结束后,让基儿跟在我身旁吧。”

    顾锦年起身,倒不是去找苏怀玉,而是前往工部,找王启新处理事情。

    这事蛮重要的。

    “行。”

    “锦年老弟,有什么事,直接入府找我就好。”

    太子爷笑着开口。

    很快。

    半个时辰后。

    顾锦年到了工部。

    7017k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20991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209917.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