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二章:八怨神僧,奔赴京都,为匈奴主犯,立长生牌?

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二章:八怨神僧,奔赴京都,为匈奴主犯,立长生牌?

新书推荐:我只想好好的修仙梦蝶成双武神图箓逆灵惊神天地武库三尺长剑荡人间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神灵遗囚诸神往事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

    宴会上。

    顾锦年也算是尽兴。

    不过整场宴会,顾锦年并没有谈论任何关于文章或者是政治的东西。

    纯粹就是跟众人见个面,吃个饭。

    哪怕是面对于益和何斋,顾锦年都没有多聊什么,马上就要科举了,身为礼部郎中,顾锦年也不想说什么,免得影响人家科举发挥。

    即便他们气运如虹,可顾锦年还是秉持内心的公正。

    晚宴过后。

    顾锦年也告辞了。

    众人纷纷相送。

    等顾锦年走后,何斋不由开口。

    “未曾想到,侯爷竟如此礼贤下士,不愧是后世之圣。”

    何斋开口,赞叹顾锦年的品质。

    “能被孔圣钦点之人,自然不差,我虽年长侯爷几岁,但于某感觉侯爷比于某要更加明白朝政二字。”

    于益出声道,也不由自主的夸赞顾锦年。

    “于兄,倘若没什么事,我们二人继续浅饮一二?”

    何斋出声,主动邀请于益继续喝酒。

    “好。”

    于益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如此。

    到了翌日。

    礼部主事,周华与李安之来了。

    再有几日便是科举之日,他们过来是有两件事情告知。

    “侯爷,杨尚书这边让您准备好科举试题,再有几日便是科举之日,不能耽误。”

    周华谄笑着开口,告知顾锦年这件事情。

    “明白。”

    “我今日会去一趟礼部,将试题告知杨大人的。”

    顾锦年点了点头。

    “劳烦侯爷了。”

    “还有个事,侯爷昨日是不是设宴邀请一些考生聚会?”

    周华开口,这是第二件事情,提起这件事情,周华声音有些平静,略微低着头。

    “怎么了?”

    “有人弹劾本侯吗?”

    顾锦年略显好奇道。

    “回侯爷,御史台有人弹劾侯爷,说侯爷身为礼部郎中,私下与学子见面,有些违制,不过杨大人已经出面说明,说是侯爷乃为读书人,是孔圣钦点的后世之圣,见一见读书人,也在理。”

    周华出声,告知顾锦年这件事情。

    听到这话,顾锦年点了点头。

    不过他也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踏入官场后,自己一举一动都要被察觉。

    御史台所作所为,顾锦年不气,这是人家的职责,有问题就指出来,你能解释最好,解释不清就是有问题。

    而且御史台也不是针对自己,只要入朝为官,谁都针对,有人监督是好事。

    “明白了。”

    “往后本侯会多多注意。”

    顾锦年点了点头,这事的确是自己有问题,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是。”

    周华点了点头,未曾想到顾锦年没有生气,让周华内心安心一二,倒不是他把顾锦年想的太如何。

    毕竟一个是侯爷,刚刚入朝政,就被人弹劾,顾锦年现在才不过十七岁啊,不服气很正常,只是没想到顾锦年居然如此平静,还真是有些气魄啊。

    这就是格局吧。

    “侯爷,您的侯府早些时候就动工了,若不出意外的话,八月吉日就能竣工。”

    周华又提到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顾锦年侯府的事情。

    “好,这是小事。”

    顾锦年显得很随意,侯不侯府无所谓,反正有书院住,实在不行回家里住也没什么大问题啊。

    过了一会,顾锦年与周华一同前往礼部。

    关于选题的事情,还是要与杨开好好商议一二。

    半个时辰后。

    大夏礼部。

    科举在即。

    礼部现在最关心的事情,就是试题。

    试题由顾锦年钦点没错,但礼部还是要选出几个试题,由顾锦年挑选。

    当然顾锦年若是能说出更好的也没关系。

    此时此刻,礼部尚书,左右侍郎,外加上三名大儒聚集在其中,他们正在商议试题的事情。

    试题选出后,就要前往贡院休息了,而礼部之外,也有兵部的将士严格把守。

    只要这些人出来,必须护送到贡院,吃喝穿用都有人护送,怕的就是泄题。

    各大王朝对于科举,查的极其严格,舞弊是大罪,轻则都是终生废考,重则发配边疆,所有牵扯事情的官员,全家流放,主犯斩首。

    也正是因为如此,大夏的科举,能得到天下人认可。

    “见过杨尚书。”

    很快。

    房门打开。

    是顾锦年的声音响起。

    他走进房内,朝着杨开一拜。

    “是锦年来了啊。”

    “锦年,刚好在谈论科举试题,你有了试题吗?”

    见到顾锦年,杨开起身,面上带着笑容。

    “此番科举试题,下官有了想法,就不知道诸位觉得如何。”

    顾锦年走进房内,直接在书桌面前,写下两个字。

    【盛世】

    当下,众人不由纷纷起身,看向顾锦年所写的试题。

    以盛世为题。

    倒也算是符合当下情况。

    不过有大儒声音不免响起。

    “侯爷,这试题问题倒没什么太大问题,不过此题太过于广泛,怕学子们不好去写啊?”

    大儒出声,倒不是觉得试题有问题,单纯觉得太过于广泛,难度有些大。

    以往的试题,基本上是从经义中节选出某一段,然后让大家来写。

    顾锦年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就有些不太妥当。

    “非也。”

    “以盛世为题,刚好可以看看我大夏才子们,对朝政有什么看法,对国家又有什么想法,这样一来,我等也可以更加了解,天下弊端。”

    顾锦年出声。

    他倒不是随便想了个试题,之前皇帝让他出题的时候,顾锦年也深思熟虑了许久。

    盛世为题,绝对没有太大问题,合情合理。

    匈奴国如今已经被打压下来了,外患暂时没有,对于大夏王朝来说,两件事情是最为重要的。

    一个是藩王内乱,这终究是一个隐患,但这个事情不能放在明面上来说。

    另外一个就是民生大计,对外对内都是朝政上的事情,最核心的还是百姓,唯独让百姓吃好喝好,才是根本,百姓若是富裕起来了,一切都好说。

    大夏也有足够的底气,根本不怕内乱,毕竟人人吃饱喝足,谁愿意跟你造反啊?

    盛世为题。

    没有任何问题。

    “老夫同意。”

    “以往都是以圣人经义为题,可说来说去,终究是一些之乎者也的大道理,锦年所言的确不错,老夫同意。”

    杨开率先表态,几乎是无条件支持顾锦年。

    得到这样的回答,其余人想了想,最后也就纷纷答应下来了。

    一来是礼部尚书都这样说了。

    二来是顾锦年这个选择也没有错。

    再者他们也知晓这件事情,永盛大帝已经全权交给顾锦年,较真也没有任何意思。

    “行,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定下。”

    “诸位先去贡院好好休息吧。”

    杨开出声,让他们先行离开。

    不多时,待他们离开后,杨开将房门关上。

    “锦年。”

    “有个事情你还是要警惕一下,佛门最近对你的意见很大,一些不好的消息传到了大夏境内,说你灭了阿塔寺所有人。”

    “这件事情,现在整个佛门都知道了,上行密宗联合小缘寺还有大音寺施压我大夏,希望你能给出一个答复。”

    “眼下礼部压住了消息,但据老夫所知,一些边境之城,对你有巨大的争议。”

    杨开出声,道出这件事情来。

    阿塔寺的事情。

    阿塔寺全寺上下所有人被杀,这件事情不可能没有一点动静的,而对于佛门这样的手段,顾锦年早就猜到了一二。

    “阿塔寺住持并非是我杀的,是天魔老人所杀,包括那些寺庙僧人。”

    “不过,若我有实力的话,也会杀尽他们。”

    顾锦年给予回答,他实话实说,但也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天魔老人?”

    杨开有些惊讶,不过想想也觉得合理,毕竟顾锦年的实力,应当杀不了罗泽主持。

    “既然不是你,那就好。”

    “此事老夫会处理好,锦年,你先不要掺和,科举为重。”

    杨开点了点头。

    如此说道。

    “好。”

    “那我也去贡院吧。”

    既然杨开可以处理,顾锦年也不啰嗦,打算直接前往贡院。

    “你去不去贡院都无所谓,如若你有要事处理的话,先处理自己的事情。”

    杨开摇了摇头。

    别人是要去贡院,但顾锦年没必要去,身份摆在这里。

    “还是去一趟吧。”

    “守点规矩,免得御史台又来参我一本。”

    顾锦年不想着破坏规矩,既然出了试题,就去贡院,也免得落下口舌之争。

    “行。”

    “不过御史台参你,并不是什么大事,老夫也被参过,他们职责所在。”

    杨开点了点头,顾锦年有这样的想法,他很满意,不过还是提醒顾锦年一句,免得顾锦年对御史台产生误会。

    “请杨大人放心,下官明白。”

    顾锦年拱了拱手,而后便离开了礼部,朝着贡院走去。

    来到科举贡院后。

    顾锦年听从安排,该如何就如何,没有半点逾越。

    而此时此刻。

    大夏京都外。

    一条河道上,一艘小船缓缓行驶,小船上正站立着两道身影,是两名僧人。

    一人比较年老,这是八怨神僧,他已经来到大夏境内,要不了几日就能抵达大夏京都。

    另外一人,这是南山寺主持,乃是上行密宗主持。

    “神僧。”

    “此番您前来大夏王朝,找天命侯麻烦,有些不妥啊。”

    南山寺主持开口,他听闻八怨神僧前来,自然是第一时间赶了过来,而后两人同舟,他询问对方来意后,忍不住如此出声。

    大夏王朝内,虽有佛寺,但越中心地带,佛寺就越少,像南山寺这种,还是因为受礼部管制,再加上一些博弈之下,才建起寺庙。

    故而佛门在大夏境内内,的的确确有些受打压,反而是仙门,还算不错,至少得到朝廷的支持。

    “何处不妥?”

    “只是来讨个公道,天命侯乃是大夏第一侯爷,又是孔圣钦点的后世之圣,难不成不讲道理?”

    八怨神僧面无表情,淡淡出声道。

    “非也。”

    “老衲也听闻过关于阿塔寺之事,的确是罗泽上师执念极深,据说他是被业火加持而死,并非是被顾锦年所杀。”

    “顾锦年此人,老衲有所了解,对我佛门有些偏见,再者他性格偏激,神僧此番东渡前来,怕是讨不到什么好。”

    南山寺主持也不敢把话说的太直接,只能隐晦提了一句。

    可八怨神僧摇了摇头,望着这绿水青山道。

    “你说的没错,罗泽上师的确是因业火而死,但终究与顾锦年有牵扯,再者这件事情有魔道天魔老人的影子,全寺上下所有僧人,都是因天魔老人而死。”

    “堂堂天命侯,与魔道巨擘有牵扯,光是这件事情,他顾锦年难逃其咎。”

    八怨神僧出声,道出天魔老人的事情。

    “与天魔老人有关?”

    “这不太可能吧?”

    后者有些惊讶,不过马上又皱眉道:“不过的确听闻,天魔老人对外宣称,顾锦年是他徒儿,只是我等都以为,是顾锦年有仙灵根,所以才起了收徒之念,顾锦年并没有答应。”

    “倘若这件事情,当真与顾锦年有关,那的确可以做一做文章。”

    “只是,如若顾锦年当真与天魔老人有关的话,我等这样去做,会不会惹来天魔老人的报复?此人生性古怪,杀伐果断啊。”

    南山寺主持如此说道,言语之中对天魔老人还是充满着顾忌。

    “不用担心,我等已经查清楚天魔老人为何要帮顾锦年了。”

    “并非是顾锦年的师父,而是他欠顾锦年一个因果,为了偿还才会选择出手。”

    八怨神僧却显得不以为然。

    “神僧,这话不太可靠啊。”

    南山寺主持觉得有些怪异,忍不住出声。

    “没什么不可靠,你好好想想看。”

    “天魔老人是何许人也?准第七境修士,而且他修炼的魔功,非同小可,关键时刻可踏入第七境。”

    “这样的大人物,即便是顾锦年有仙灵根又能如何?他见过的天才会少吗?怎可能独钟顾锦年?”

    “不过他应当是需要顾锦年帮忙,欠下一场因果,天魔老人虽生性凶残,可也算是有恩必报,帮顾锦年出手一次,并不算什么大事。”

    “倘若当真是顾锦年的师父,又何必去扯谎?为了什么?故意让人找顾锦年麻烦?”

    “这又有何意?他想要杀一个人,很难吗?”

    “这不符合道理。”

    “所以天魔老人只会帮顾锦年一次,可能念及旧情,如若逼顾锦年太紧的话,还会选择出面当个和事之人罢了。”

    “不需要太担心,魔道中人,虽然喜欢出尔反尔,但天魔老人,如此境界,应当是言出必行,说只帮一次,应当只帮一次。”

    “再者,当真翻脸,佛门难不成怕一个魔修?”

    八怨神僧说的十分自信,一来他觉得天魔老人没有理由帮顾锦年两次,二来佛门也不怕天魔老人。

    所以胜券在握。

    “确实,还是神僧想的周到。”

    “不过,敢问神僧,这次过来,您的目的是什么?难道只是让顾锦年承认错误?亦或者是度化顾锦年?”

    南山寺主持询问道,也很好奇八怨神僧这趟过来是为了什么?

    “两件事。”

    “一来,将这件事情公布于天下,想要度化顾锦年是不可能的,但这件事情不可能就这样算了,必须要让天下人知道,顾锦年所作所为,如此一来,我等就可以趁此机会,在大夏境内多建下寺庙。”

    “二来,上行密宗欠匈奴国一个天大的因果,匈奴王找我上行密宗帮忙,希望将曾经入侵大夏十二城主犯尸骨带回去,立长生牌,为他们烧香祈福。”

    八怨神僧道出来意。

    “立长生牌?”

    “神僧,这万万使不得啊。”

    “大夏与匈奴国议和之时,匈奴国只是提出要让大夏王朝修改史书,顾锦年都不答应,他毕竟是镇国公之孙,痛恨匈奴人,所有的主犯已经被凌迟处死。”

    “倘若神僧您亲自出面,索要尸骨的话,顾锦年绝不会答应。”

    南山寺主持认真说道。

    他知晓顾锦年的脾气,毕竟在大夏境内,很多消息他第一时间就知道。

    顾锦年连史书修改都不答应,对方开出那么多条件,顾锦年都不理会,现在要拿走那些主犯的尸骨,还要给他们立长生牌,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听到这话,八怨神僧目光更加平静道。

    “没有什么答应不答应的。”

    “此番老衲敢来,就是做好了一切准备。”

    “老衲入京之前,已经联系了几位故友,他们会帮我处理此事,无论顾锦年答应还是不答应。”

    八怨神僧并不在意,给人一种他并不是来与顾锦年商议的,而是来通知顾锦年一般。

    “神僧的意思是说,已经暗中让人处理好了?”

    南山寺主持好奇问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好,即便是被发现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差不多。”

    “但此事老衲会亲自告知顾锦年,通知他一声。”

    八怨神僧接下来的话,又让南山寺主持沉默。

    “这.......又是为何啊?神僧,您这是故意要激怒他吗?”

    这回南山寺主持是彻底不明白了,明知道顾锦年不会答应,还要主动去说?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没错,就是故意激怒他。”

    八怨神僧点了点头,如此回答道。

    “这是为何啊?”

    “神僧,顾锦年现在是大夏第一侯,深得皇帝恩宠,倘若直接激怒他,我等在大夏就更不好待了,退一步说,神僧,当真惹急了顾锦年,他极有可能敢做出灭佛这种事情啊。”

    南山寺主持清楚的很,顾锦年是个什么人,他有所耳闻,人家敢冒着世族压力,请罪商贩,又敢调遣几十万大军,踏平白鹭府。

    身为读书人,敢抨击孔家,甚至到孔府将圣人召唤出来,削天下读书人一刀?

    这种种事情摆在这里,谁敢招惹顾锦年?

    说好听点,这叫做君子之气,说难听点,这就是个火药桶,谁碰谁死。

    宁王强不强?西北最大的王,结果两个儿子死在了顾锦年手中,你能说什么?

    现在整个大夏境内,所有人都有一个共识,做什么事情都不要招惹顾锦年。

    可没想到八怨神僧还故意去找顾锦年麻烦,这里毕竟是大夏境内啊,要是在西漠,那随便八怨神僧去招惹顾锦年,在自己的地盘怕什么?

    “灭佛?”

    “他若是真敢灭佛,那佛门就大兴了。”

    八怨神僧淡淡开口。

    “佛门大兴?”

    “神僧,这.......”

    南山寺主持完完全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灭佛反而会让佛门大兴?

    “我等推测,大夏过些日子,将会有可怕的天灾降临,具体在何处,亦或者是怎样的天灾,我等都推算不出来。”

    “今日前去大夏京都,找顾锦年,为的就是让我佛门昌盛。”

    “只要顾锦年敢灭佛,牺牲一部分佛门中人,等待天灾降临,那这场灾难完完全全就是他顾锦年招惹出来的。”

    “那个时候,佛门在援助大夏王朝,超度亡魂,一来二去,佛门威望必定在大夏王朝内达到鼎盛,那个时候再借此机会,由大金王朝,扶罗王朝,联手施压大夏。”

    “让顾锦年为此事承担后果,按照大夏王朝的性格,必然会保护顾锦年,那么就可以乘此机会,让佛门入驻。”

    “这就是佛门为数不多入驻大夏王朝的机会了。”

    “只要入驻大夏王朝,而且借助这次天灾,佛门将会迅速发展,不出三五年,这大夏百姓的信仰之力,足可以让我佛门诞生一位七境佛门尊者。”

    “待到天命之争开始,我佛门将独占鳌头,获取天命,诞生出一位真佛。”

    八怨神僧道出佛门的计划。

    听的南山寺主持沉默不语,他没想到这一切都是佛门的计划,太过于缜密了,而且环环相扣。

    以阿塔寺罗泽上师之死为由,找顾锦年讨要一个公道,顺便要回主犯尸骨,祭长生牌,故意激怒顾锦年。

    倘若顾锦年选择硬碰硬,就将天灾之事扣在顾锦年头上,再让佛门超度亡魂,救苦救难,到时候佛门进退有余,主动权全部在佛门手中了。

    唯一牺牲的,就是大夏境内的一些佛门弟子了。

    “可若是按照顾锦年的性子,他要灭掉大夏境内所有佛门弟子,那该怎么办?”

    “让这么多人牺牲,还是有些.......”

    南山寺主持有些不忍,虽然是为了佛门昌盛,可大夏境内的佛门僧人不少,全部牺牲的话,还是有些不太好啊。

    “他不敢!”

    “你当真觉得他敢灭佛?”

    “杀一部分人,他敢,老衲信。”

    “但大夏境内,寺庙也有万座,他当真敢全灭?”

    “真就不怕惹来天罚?”

    “即便他敢,大夏王朝敢吗?这些人就不怕吗?”

    八怨神僧看向后者,斩钉截铁道。

    他根本就不相信顾锦年敢灭佛。

    即便是顾锦年敢又如何?大夏朝堂百官难道都是死人?顾锦年冲动也就算了,大夏文武百官也是冲动之人?

    果然,话说到这份上了,南山寺主持明白了。

    “可倘若顾锦年没有要灭佛的意思呢?”

    他继续问道。

    “那更好。”

    “他若是低头了,对天下人来说,都是一件好事,而且对我佛门来说,也提高了威望,这个时候再提出让佛门入驻的事情,岂不美哉?”

    “而且还省去了一些麻烦。”

    “总而言之,当顾锦年杀了罗泽上师那一刻开始,他顾锦年就注定要牵扯因果。”

    八怨神僧缓缓出声。

    进也好。

    退也好。

    佛门已经想明白了,不然也不会直接前来。

    “阿弥陀佛。”

    最终,南山寺主持双手合十,如此说道。

    而如此。

    转眼之间,便过了三天时间。

    这三天时间,一件事情,也传遍了整个东荒境。

    那就是关于阿塔寺全寺僧人被杀的事情,这件事情牵扯到了顾锦年,有无数消息传开。

    宁王之子胡作为非,皈依罗泽上师,顾锦年为枉死的百姓出头,要求罗泽上师交出宁王世子。

    然而罗泽上师不愿交出,最终全寺被顾锦年屠杀干净。

    大致的消息就是如此,但一些小道消息才是百姓关注的,有消息传闻,是天魔老人动的手,顾锦年与魔道之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也有小道消息是说,这魔道强者,欠下顾锦年一个恩情,见顾锦年有难,所以出手帮忙,只是魔道之人,做事狠辣,直接灭寺,这是顾锦年没有想到的事情。

    这个小道消息,被百姓们一致认可,他们不相信顾锦年是那种滥杀无辜之人。

    所以将矛头指向了天魔老人,大骂魔道之人狠辣,为顾锦年解释。

    不过,不管是什么消息,佛门四大神僧之一,八怨神僧已经入京了,这件事情成为了京都最大的话题。

    八怨神僧这次前来,摆明了就是要找顾锦年麻烦。

    所以,百姓们很好奇,顾锦年会以什么方式解决。

    只是,当八怨神僧来到大夏王朝后,并没有第一时间找顾锦年,而是去了一趟礼部,当日晚上,又去找了夜衣侯,还有一些大臣,包括刑部尚书。

    谁也不知道八怨神僧找他们做什么,唯一知晓的是,八怨神僧没有去找顾锦年麻烦。

    永盛十三年。

    二月二十九日。

    距离科举之日,还剩下最后两日。

    大夏京都内,显得十分安静,因为科举在前,故而宫内有旨意,严禁市场杂乱,以及摆摊叫街,尤其是贡院附近,还有一些酒楼周围,更是禁言。

    担心吵闹到这些学子,怕影响学子。

    百姓们也是积极配合,毕竟这些学子,未来都是大夏的栋梁之材。

    然而,就在今日午时。

    大夏贡院之外。

    一道身影,缓缓出现。

    是八怨神僧。

    他披着袈裟,面色平静,双手合十,行走在街道上,最终在贡院外停了下来。

    “阿弥陀佛。”

    “老衲上行密宗,佛号八怨,今日为阿塔寺之事,前来求见大夏天命侯顾锦年。”

    “望侯爷能出面相见,给予解释。”

    随着八怨神僧的声音响起,整条街道都被惊扰了。

    他的声音不大,但却充满着一种魔力一般,响彻在众人耳边。

    一时之间,街道周围出现一道道身影,所有百姓聚集而来,这几日八怨神僧的到来,早就在京都内闹的满城风雨。

    都知道八怨神僧肯定要来找顾锦年麻烦,只是大家都认为,应当是会在科举结束之后找顾锦年麻烦,却不曾想到科举前夕,八怨神僧就出声了。

    这实实在在是有些说不过去啊。

    明显是故意找茬。

    贡院内。

    正在静心读书的顾锦年,被这道声音惊扰到了。

    他放下手中的书籍,目光平静,望着外面。

    “此乃大夏贡院。”

    “再有两日,便是大夏科举之日,闲杂人等,速速退避,不得扰乱贡院秩序。”

    不过,不等顾锦年开口,一位大儒的声音响起。

    直接回怼。

    此地乃是贡院,两日后便是科举之日,这个节骨眼出现,管他是什么人,为了什么事情,这些大儒也不可能袖手旁观。

    “阿弥陀佛。”

    “老衲带阿塔寺数千怨魂前来,向侯爷讨要公道。”

    “科举之事,的确重中之重,但我佛门僧人之怨,也重中之重。”

    “还望诸位施主见谅。”

    八怨神僧的声音继续响起,不依不饶。

    他选在这个节骨眼上,就是想要把事情闹大,自然而然不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话,从而离开。

    贡院内。

    几个大儒来到顾锦年房内,他们神色平静,看着顾锦年道。

    “侯爷,这件事情你不要参与进来,有我等在,区区佛门,还敢如此嚣张?”

    “恩,这件事情交给我们来吧。”

    几位大儒出面,他们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在这时候,八怨神僧找上门来,肯定就是要捣乱。

    科举就在眼前,他们不希望顾锦年闹出什么事情,故而打算出面,让对方离开。

    “几位先生,学生早就做好准备,这件事情让学生来处理吧。”

    “若学生不出面,只怕闹得更大。”

    此时,顾锦年起身。

    之前杨开与自己说过这件事情,也听到一些小道消息,自然而然,顾锦年也猜得到佛门会来找事,甚至他都做好了,科举当日佛门来找事。

    提前两日,还算是佛门有点良心。

    若是科举当日敢闹事,无论对方到底想要做什么,顾锦年都不会轻饶。

    “这?”

    “锦年,他敢过来,必然是有了万全之策,你若是出去,有些不好啊。”

    “是啊,锦年,我等虽仅是大儒,但还是有些能力,解决一个佛门僧人,不是什么难事。”

    几人纷纷开口,主要还是因为科举就在眼前,不希望顾锦年出去回应。

    怕事情越闹越大,到时候影响科举。

    当然也怕顾锦年吃亏。

    “几位先生,放心。”

    顾锦年淡然出声,随后朝着房外走去,而这些大儒也没有多想,互相看了一眼,便跟着顾锦年离开了。

    贡院前。

    将士们皱着眉头,看向八怨神僧,如若不是八怨神僧看起来深不可测,只怕他们早已经动手了。

    而贡院之外,许多百姓聚集,他们沉默,没有说话,等待着结果。

    甚至一些读书人都忍不住过来看热闹。

    不多时。

    顾锦年的身影出现,不过他没有离开贡院,这是规矩。

    两人相隔不到百米,互相看向互相。

    “此地乃是大夏贡院。”

    “你有何事,在这里吵闹?”

    顾锦年出现,望着对方,直接询问八怨神僧。

    “贫僧见过天命侯。”

    “一直听闻,天命侯为民请愿,将百姓放在心头,贫僧想问一问侯爷,佛门僧人算不算百姓?”

    看到顾锦年出面,八怨神僧面无表情,而是直接开口,询问顾锦年一个问题。

    听到这话,就算是这些百姓都猜到八怨神僧是想要说什么了。

    顾锦年回答是的话,八怨神僧一定会让顾锦年秉公处理关于阿塔寺僧人被杀之事。

    而这件事情又跟顾锦年有关系,如若顾锦年不处理,就不算是将百姓放在第一位,如若顾锦年处理的话,那这件事情,就很棘手。

    佛门高僧不愧是佛门高僧,随便一句话都隐藏着陷阱。

    只是。

    贡院当中。

    顾锦年摇了摇头。

    “倘若你只是来问本侯这种问题,那就回去吧。”

    “佛门僧人,在本侯眼中,算不上百姓。”

    顾锦年淡淡出声。

    他知道对方的来意是什么,自然不会太客气。

    此言一出,八怨神僧依旧面无表情。

    “僧人不算百姓?敢问侯爷为何?”

    他继续询问。

    也不在乎顾锦年的态度。

    “为何?”

    “僧人年纪轻轻躲在佛门寺庙当中,念经诵佛,美曰其名是为普度众生,可实际上呢?”

    “税不纳税,钱不交钱,没有为王朝做过一件实事,抄经念佛有何意义?”

    “倘若抄经念佛可以让百姓吃饱喝足,可以让天下太平,那天下人都去抄经念佛。”

    “你说佛门僧人算不算百姓?”

    顾锦年出声,这是他的解释。

    的确,佛门最大的问题,并非是教义,而是佛门僧人不纳税,年纪轻轻,可能十几岁就拜入佛门,然后天天抄点经文,诵点佛经,就安享一生。

    甚至建设佛门,让人过来朝拜佛像,将银两捐赠,这些银两去了何处?

    说难听点,不交税也就算了,还赚百姓的银两。

    这就是佛门吗?

    顾锦年此言一出,引得不少百姓叫好。

    而八怨神僧明显有些沉默。

    他询问顾锦年僧人是不是百姓,其实就是一个言语上的圈套。

    却不曾想到,顾锦年站在王朝这个角度,驳回此言。

    但八怨神僧并没有因此而继续沉默。

    “侯爷不知佛门,此乃无罪之过。”

    “佛门僧人,诵念经文,消除天地因果业力,为的就是让百姓过得更好。”

    “若无我佛门僧人如此,这天地不知道有多少灾祸降临。”

    八怨神僧开口,出声解释。

    但不等顾锦年反驳,八怨神僧的声音继续响起。

    “侯爷。”

    “阿塔寺全寺上下,皆被诛杀,我佛门用无上神通,发现侯爷在场,敢问侯爷,此事是否与您有关?”

    八怨神僧继续开口,也算是开门见山了,不想啰嗦。

    “恩。”

    “与本侯有关。”

    “不过,人并非是本侯所杀,罗泽主持是被自身业火所杀。”

    “至于寺庙僧侣,是被天魔老人所杀。”

    顾锦年淡淡出声。

    “明白了,也就是说,这件事情与侯爷没有一点瓜葛?”

    八怨神僧出声,继续问道。

    “倒也不是。”

    “是本侯让天魔老人动手的。”

    顾锦年肆无忌惮道。

    压根就不怕。

    果然,此话一说,引来一些惊呼。

    按理说,这件事情,即便当真是顾锦年动手,也应该推辞责任,毕竟杀人就是不好,何况还是杀僧灭寺。

    这一刻,八怨神僧也没想到顾锦年会如此回答。

    这跟他预想的不一样。

    很快,他明白了一件事情。

    顾锦年对佛门已经不是偏见了,而是极大的偏见啊。

    “敢问侯爷,为何如此?”

    “佛门再如何,也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侯爷这般之举,有违天理,是否对我佛门有所憎恶?”

    八怨神僧叹了口气。

    如此说道。

    “本侯敬重佛门,但对伪佛就不一样了。”

    “行了。”

    “少在这里啰嗦什么。”

    “这件事情,你想怎么说,便怎么说,说明你的来意,不要耽误时间。”

    顾锦年也懒得啰嗦什么了。

    打嘴炮有意思吗?

    直接说明来意就好,在这里辩论有什么意义?

    无非是互相浪费互相的时间。

    他只想知道,八怨神僧过来是想要做什么,兴师问罪吗?还是做什么?

    听着顾锦年如此出声。

    几位大儒是极其满意。

    而八怨神僧似乎早就做好了准备,他没有恼怒也没有生气。

    “阿弥陀佛。”

    “既然此事与侯爷有关,贫僧也深知,冤冤相报何时了。”

    “侯爷可否于大夏京都,修建一座寺庙,供奉罗泽上师等人,也算是偿还因果,洗涤自身罪孽。”

    “佛门不想为难侯爷,也不希望与侯爷为敌,罗泽上师之死,也是因果轮回。”

    “他境界不足,度不了宁王世子,这是他的因,可阿塔寺那些僧人,白白枉死,想来侯爷应当也有愧疚。”

    《重生之金融巨头》

    “再者,贫僧前来还有一件事情。”

    “匈奴主犯前些日子送往京都,遭凌迟处死,这也算是因果终有报,只是人已死,贫僧希望大夏王朝归还他们的尸骨。”

    “送往上行功德池,为他们立长生牌,消除他们的怨气,为他们来世祈福。”

    八怨神僧淡淡开口。

    前面一番话,顾锦年只是冷笑不已。

    佛门经典手段,自己永远是好人,别人有问题,但不跟你计较。

    还偿还因果,洗涤自身罪孽?

    也就是恶心恶心人罢了。

    可后半句话,却让顾锦年脸色直接变了。

    交出主犯尸骨?立长生牌?祈福?

    他略微沉默。

    过了半响,这才开口。

    “你的意思是说。”

    “为屠杀我大夏子民的主犯,立长生牌,诵经祈福?”

    顾锦年出声。

    他之前的神色,是平静。

    可现在的神色,却变得有些......冷冽。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25097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250971.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