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三章:灭佛!国公归!千古名言!再显异象!【求月票啊】

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三章:灭佛!国公归!千古名言!再显异象!【求月票啊】

新书推荐: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杀手傻子至尊我可是正派剑仙招仙令凡人之长生仙道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人间有你暖如春游离半生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

    贡院内。

    顾锦年眼神冰冷。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八怨神僧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

    这已经不是挑衅和恶心了。

    这番话,几乎是将大夏王朝那些无辜百姓的怨魂,踩在脚下。

    给主犯立长生牌?

    这是什么人才能说出来的话?

    不,这是人能说出来的话吗?

    “阿弥陀佛。”

    “侯爷。”

    “在我佛门眼中,没有罪恶可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立场,你们都生活在苦海当中,对于匈奴人来说,他们是为了生存。”

    “而对于大夏人来说,他们或许是侵犯者。”

    “可对于我们佛门来说,都是芸芸众生,在苦海当中挣扎的芸芸众生。”

    “我佛门希望化解大夏王朝与匈奴国之间的恩怨,供奉这些人,给他们立长生牌。”

    “这样一来,匈奴国也会放下恩怨,毕竟对于大夏来说,已经报了血仇,也该放下执念了。”

    八怨神僧淡淡出声,一番话说的大义凛然,也说的慈悲为怀。

    可在顾锦年耳中,这样的声音,却显得无比刺耳,也无比令人作呕。

    “已经报了血仇?”

    “当真是可笑。”

    “我大夏十二城,百万亡魂,到现在还睁着眼睛在天上看啊。”

    “你跟本侯说已经报了血仇?”

    “尔等佛门,就是如此可笑的吗?”

    顾锦年出声,目光冰冷,注视着对方。

    “阿弥陀佛。”

    “侯爷,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这件事情匈奴国也已经放下了,为何侯爷还执迷不悟?”

    “有些事情,该遗忘就应当遗忘,人活在当下,行走于未来,过去的事情,是执念,拿起来了,便是业力。”

    八怨神僧双手合十,望着顾锦年如此说道。

    他的声音,让不少百姓和读书人愤怒,一些将士们更是死死攥紧手中的兵器,眼神当中露出冷意。

    这八怨神僧说的话,简直就不是人能说出来的。

    “遗忘等于第二次屠杀。”

    “本侯不知道你来此的到底是为了什么,这尸骨本侯绝不可能让你带走。”

    “回去告诉匈奴国,大夏灭匈奴之心,从未消退过,不要以为议和就没事了。”

    顾锦年声音冰冷。

    这是他最强的回应。

    少在这里扯东扯西,总有一天,大夏王朝的铁骑,将会踏入匈奴王庭。

    这是世仇。

    听到这话,八怨神僧却只是摇了摇头道。

    “阿弥陀佛。”

    “老衲已经将尸骨带走了。”

    “若不出意外,今日便会送到五莲寺中,到时候会有佛门高僧,为其立长生牌,祈福造化。”

    “侯爷,你戾气太重了,你心中的杀戮太深,早晚有一天,侯爷会因这杀戮之下,遭到天地谴罚。”

    “如若侯爷愿意,老衲可帮侯爷洗涤内心罪孽,这样一来,侯爷未来也不用受轮回因果之苦。”

    八怨神僧开口,不以为然道。

    “已经带走了?”

    “好!”

    “好!”

    “好啊。”

    “佛门的手,居然能插到我大夏朝政之上,厉害,厉害,当真是厉害啊。”

    顾锦年没有理会八怨神僧后面的话,他只是惊愕,佛门的手,竟然已经插到了大夏朝政当中。

    这些主犯,早之前就被凌迟处死,他们的尸骨,顾锦年是有打算的,建立一座庙,镇压这些尸骨,让百姓去唾骂,也让读书人记住这一段仇恨。

    可没想到的是,对方已经拿走了,而且如若八怨神僧不说的话,还真的有一种神不知鬼不觉的感觉。

    这才是顾锦年愤怒的地方。

    他知道佛门势力很大,但没想到佛门的势力,竟然能干扰大夏朝政。

    能让刑部直接交出尸骨。

    这才是顾锦年愤怒的地方。

    “阿弥陀佛。”

    “侯爷,大夏境内,并非都是喜杀戮之人,其实很多人都希望以和为贵,侯爷乃是镇国公之孙,是武将之后,想要打仗其实为的是什么,天下人都明白。”

    “但侯爷,无论如何,不可因为一己私欲,从而害的天下黎民百姓受苦受难啊。”

    “冤冤相报何时了,侯爷您自己也说过,要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老衲听闻此四句言论后,也对侯爷深感佩服。”

    “老衲不认为侯爷一定是喜杀戮之人,应当是侯爷屠杀三十万匈奴铁骑之后,沾染上了因果,三十万怨魂缠绕侯爷,以至于侯爷步步为魔。”

    “侯爷,当局者迷啊。”

    八怨神僧口才极好,他一个字都没有辱骂顾锦年,但言语之中,没有一句话不是在贬低顾锦年。

    可顾锦年没有理会八怨神僧这般言语。

    而是注视着对方,声音无比冰冷道。

    “本侯给你三天时间,将尸骨交出来,否则本侯将亲写奏折,启奏灭佛。”

    顾锦年望着对方,他下达最后通牒。

    三日内,将尸骨还回来,这件事情他不跟对方计较,现在大夏王朝也的确不能树敌,安心发展才是王道。

    如若不是因为这点,顾锦年现在已经带兵灭佛了。

    灭佛二字说出,一时之间,不知道多少人神色一皱,即便是顾锦年身旁的大儒,也忍不住出声,暗中提醒顾锦年。

    希望顾锦年不要被对方刺激到,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

    他们也痛恨佛门,也讨厌佛门这样的行为,可灭佛二字,当真不能乱说。

    佛门受天地保护,就如同读书人一般,灭佛一定会带来不详的事情,而且佛门势力极大。

    匈奴国,扶罗王朝,大金王朝,中洲王朝,基本上没有一个地方不被佛门渗透了。

    无非是渗透的深浅罢了。

    只是顾锦年没有回应这些人的劝阻,他只是看向八怨神僧。

    对方是佛门绝世高手,靠武力镇压估计不行,只能用朝廷来压制对方。

    “阿弥陀佛。”

    “侯爷,您杀意太深了,佛门只是做佛门该做的事情,侯爷动不动就要灭佛。”

    “此等的杀意,早晚有一天会害了侯爷啊。”

    八怨神僧似乎摆明了就是要过来恶心顾锦年的,就是想要让顾锦年受到刺激一般。

    “闭嘴。”

    “本侯到底如何,不是你能评价的。”

    “少在这里装神弄鬼。”

    “我只给你三日时间,三日后,科举结束,若尸骨未还,大夏灭佛。”

    顾锦年懒得啰嗦。

    这是他最后的话。

    说完此言,顾锦年转身离开,回到贡院内,他不想与这个八怨神僧啰嗦什么。

    完全是浪费时间。

    “侯爷。”

    “阿塔寺之事,侯爷还未给老衲一个交代。”

    不过,八怨神僧似乎完全不想让顾锦年这样离开,他继续追问阿塔寺的事情。

    可随着八怨神僧开口。

    一道声音不由响起。

    “阿塔寺之事,天命侯难道没有说清楚吗?”

    “这件事情,与侯爷没有太大关系,是天魔老人做的,你们佛门讨要说法,去找天魔老人讨要去。”

    “不要在我大夏境内讨要。”

    “还有,这里是贡院,是我大夏贡院,明日便是科举之日,你在这里惊扰周边读书人,你有何意?”

    “八怨神僧,你难不成认为,我大夏就没有人能镇压你吗?”

    声音响起。

    是礼部尚书杨开的声音,他带着一众礼部官员,出现在贡院之外,目光冰冷,看向后者。

    看到杨开出现。

    一时之间,贡院内的大儒,也纷纷开口,朝着杨开一拜。

    而八怨神僧却双手合十,面对杨开,他没有多言什么,而是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此事,虽与侯爷没有太大关系,但起因与侯爷也并非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还请杨尚书出面,劝说侯爷一番,希望侯爷能出面,向我佛门无辜僧人祈福,化解恩怨,也免得我佛门对侯爷有偏见。”

    “佛门僧人老衲可以去解释,但那些信徒却难以解释。”

    “杨尚书乃是大夏礼部尚书,读书人之首,明事理,懂道理,劳烦杨尚书了。”

    八怨神僧几乎是把不要脸发挥到了极致,顾锦年都走了,他还要顾锦年解决这件事情。

    听到这话,百姓们都怒了。

    这八怨神僧,看似是跑过来当和事佬,好像有冤屈一般,可话里话外,就是把顾锦年当做真凶,这也就算了,毕竟的确跟顾锦年有点关系。

    拿尸骨回去立长生牌,这太恶心人了,顾锦年都懒得搭理他,还在这里不依不饶。

    一时之间,百姓一个个皱眉头,只是他们身份卑微,所以不好说什么。

    “滚!”

    面对八怨神僧,杨开眼中满是嫌弃和厌恶,直接开口,让对方滚。

    这家伙张口闭口都让人作呕,美曰其名这个那个,言语的背后全是暗讽。

    杨开也嫌的死。

    随着这话一说,百姓们顿时哈哈大笑,甚至有些读书人更是抚掌叫好。

    而八怨神僧却不由微微一愣。

    他是真没想到,堂堂礼部尚书,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顾锦年说出这样的话,他能接受,杨开乃是礼部尚书,六十多岁,按理说不应该如此啊。

    一时之间,八怨神僧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少在这里恶心人。”

    “佛门的手段,真当老夫不知道?”

    “归还尸骨之事,老夫也一定会参刑部一本。”

    “老夫告诉你,这是镇国公没有回来,若镇国公回来,你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滚回西漠去,就凭尔等,还想要让佛门入我大夏王朝?”

    “今日老夫就把话放在这里,只要老夫一日在朝堂之上,佛门就别想入大夏王朝。”

    杨开再度开口,放下狠话,说完之后,他直接离开,一点面子都不给八怨神僧,进入贡院当中,找顾锦年了。

    而八怨神僧表面上神色不变,可内心却皱紧眉头。

    别人他都不惧,但杨开他还是不想直接得罪,毕竟杨开是礼部尚书,入驻大夏的佛门,都由杨开掌控,如果当真得罪了杨开,很多事情的确不好开展。

    “阿弥陀佛。”

    “杨尚书,是老衲执念有些深了,还望尚书大人莫要置气。”

    八怨神僧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后,便转身离开,一路的百姓皆冷眼相待。

    不过他没有什么想法,因为目的已经达成了,接下来就是等待顾锦年出手。

    此时此刻。

    贡院内。

    杨开快步来到顾锦年所在的房内。

    房间中,顾锦年正在奋笔疾书。

    杨开没有说话,而是站在一旁静静等待着。

    过了大约小半个时辰,顾锦年终于将手中的笔缓缓放下。

    “写了什么?”

    杨开的声音响起,直接询问顾锦年。

    听到杨开的声音,顾锦年抬头看了一眼,随后缓缓出声。

    “灭佛策。”

    顾锦年的声音很平静,但在杨开耳中,却如雷炸响一般。

    “锦年。”

    “八怨神僧显然是带有目的,他似乎是故意想要激怒你,让你主动去灭佛。”

    “若不出意外的话,佛门已经设下陷阱,倘若你灭佛,佛门必然要以此为由,到时候找你兴师问罪,佛门势力,绝对不是我等想象中那么简单。”

    “你现在是礼部郎中,老夫是礼部尚书,当真要打压佛门,有太多办法了,没必要采取灭佛这种激烈手段。”

    杨开出声,他不傻,一眼便看穿八怨神僧的想法。

    想要故意激怒顾锦年,然后以此为由,找顾锦年麻烦,这是一个陷阱,摆在面前的陷阱。

    自然,他不希望顾锦年以身试险。

    “我明白。”

    “从他说出要给匈奴主犯立长生牌时,我便明白他的想法。”

    “只是,这篇灭佛策,我早晚会给陛下看的,他今日前来,无非是让我提前了时间。”

    顾锦年点了点头,他也不傻,知道八怨神僧想要激怒自己。

    至于为何激怒自己,顾锦年暂时猜不到,也不想去猜。

    “既然知晓,为何还要如此?”

    这回杨开不由皱眉了。

    然而顾锦年没有回答,而是将这篇灭佛策交给对方。

    “尚书大人,您先看看。”

    顾锦年倒也不啰嗦,将灭佛策给了对方。

    当下,杨开拿起灭佛策,仔仔细细观看。

    大约半个时辰后。

    杨开越看越心惊,越看神色越凝重。

    到最后,杨开更是死死攥紧这灭佛策,望着顾锦年道。

    “锦年,这灭佛策所写,没有虚假?”

    杨开惊愕,他本以为顾锦年灭佛,是因为憎恶佛门,却没想到的是,顾锦年灭佛是有更深沉的意义。

    “杨尚书。”

    “不加以管控的佛门对于王朝来说,是巨大的毒瘤。”

    “下官之策也写的清楚,没有半点虚言。”

    “佛门僧人,不纳税,不劳作,敛大夏金银,此是灭佛之一。”

    “但真正恐怖的便是思想控制,读书人明辨是非,至少其目的是为入朝为官,为国效力,食君禄,忠君事。”

    “然而佛门眼中,无有王朝,无有对错,执掌善恶之剑,一切由他们而言。”

    “倘若佛门真正壮大,王权不如佛权,陛下一道圣旨,不如佛门高僧一言之语,那个时候于事无补。”

    “灭佛,会对大夏王朝造成巨大的影响,但此番灭佛成功,虽短期不利于大夏王朝,可利在千秋,至少大夏王朝永远不会被佛门控制。”

    顾锦年出声。

    他为什么要灭佛?

    不是因为佛门不好。

    也不是因为佛门得罪了他。

    而是伪佛的控制。

    真正的佛门高僧,他们度化天下人,是让天下人向善而行,倘若八怨神僧今日出现,是恳请自己放过那些主犯,顾锦年不会生气。

    因为对方慈悲为怀,这样做是合情合理的,但自己不会答应罢了。

    可八怨神僧今日出现是什么?他已经掺和了朝政。

    这是佛吗?

    真正的高僧,是希望人人向善,而不是掺和王朝政治。

    这些都是打着佛门的旗号,为自己图利罢了。

    所以顾锦年灭佛之心,没有半点动摇。

    此时,杨开沉默不语,他一直看着这篇灭佛策。

    过了接近小半个时辰,杨开不由深吸一口气。

    “锦年,这篇灭佛策,我现在就交给陛下,让陛下来看,倘若陛下也愿意灭佛。”

    “老夫,一定支持你。”

    杨开最终将这件事情交给永盛大帝,让永盛大帝来抉择。

    “恩。”

    顾锦年点了点头。

    他给了八怨神僧一个机会,三日内将尸骨归还,这件事情他还可以忍一忍,如若三天内不将尸骨归还的话。

    科举一结束,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行,科举之事,就全由你来负责吧。”

    “灭佛策若是交给陛下,只怕这两天老夫都回不去。”

    杨开苦笑一声,随后离开此地。

    目送杨开走后。

    顾锦年也安静下来了。

    如此。

    一个时辰后。

    皇宫内。

    当永盛大帝看完顾锦年的灭佛策后,整个人也沉默了许久。

    杨开在养心殿内保持安静,没有说一句话。

    等过了许久,永盛大帝这才缓缓出声。

    “杨爱卿认为,锦年这策论,写的如何?”

    永盛大帝看向杨开,神色平静问道。

    “陛下。”

    “老夫最开始只是以为天命侯只是对佛门有些不喜罢了,可当看完这篇策论之后。”

    “老夫认为,天命侯字字珠玑,没有一个句话说错,佛门之隐患,绝非世族门阀,仙门之流,还有藩王之乱这么简单了。”

    “世族门阀,占据各地,他们在乎的是利益,给予他们利益,他们不成隐患。”

    “仙门之流,因世俗因果,也不敢随意下山,再者修仙之人也需灵根,数量终究有限,暂不足为患。”

    “至于藩王之乱,若国家强盛,从根本上便能解决此事。”

    “但佛门不同,无需灵根,便可成为僧人,削发即可免除劳役,可不缴税银,如同毒瘤一般,吸附在王朝之上。”

    “但这不是真正的可怕,最可怕的便是那些信徒,敢问陛下一声,佛门信徒是认为佛祖大,还是认为陛下您大?”

    杨开说着说着,最终还是索性把话说开了。

    到了这个时候,没必要遮遮掩掩。

    果然,话说到这里,永盛大帝脸色不由一变。

    是佛祖大,还是皇帝大?

    这个问题深度太大了。

    对于皇帝来说,他不恨贪官,他也不恨奸商,不怕鱼肉百姓的王爷,也不怕享乐的贵族。

    他怕的是有野心之人,怕的是想谋反之人,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怕有人分了他的权,或者淡化了自己的权力。

    杨开所言。

    触碰到任何一个帝王的逆鳞。

    皇权和神权到底谁大?

    永盛大帝自然不会去跟神佛对比,毕竟神佛又不可能当真显世。

    可架不住有些人,打着神权的名义,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传六部尚书,宰相李善,入宫。”

    最终,永盛大帝沉着脸开口。

    他意识到了最大的问题。

    很快,有人前去通知,而永盛大帝望着杨开道。

    “倘若当真灭佛。”

    “以大夏目前的情况,能做到吗?”

    永盛大帝看着杨开,如此询问道。

    “那要看陛下是灭一部分,还是全灭。”

    杨开稍稍思索一番,随后如此问道。

    “全灭。”

    永盛大帝面色冰冷道。

    听到这话,杨开神色也有些凝重了。

    过了半响,他缓缓出声。

    “陛下,臣认为,可全灭,但做好宁王造反的准备。”

    这是杨开的回答。

    一时之间,永盛大帝沉默了。

    如此。

    随着六部尚书,以及宰相李善的到来,养心殿内也逐渐争议起来了。

    人一到来,杨开便直接参了刑部尚书徐平一番。

    关于尸骨之事。

    然而徐平却据理力争起来,认为尸骨归还,是希望两国友好,这些尸骨拿回去并不能做什么,他也不知道八怨神僧是要拿回去立长生牌。

    而且这件事情,他也询问过李善,得到了允许。

    只是关于这件事情,永盛大帝并没有去追究什么,而是直接将灭佛策给他们看。

    待看完之后。

    养心殿内,继续开始争议。

    吏部和户部以及礼部,是完全同意顾锦年的观点,尤其是户部,佛门僧人不交税的事情,他是很痛恨的,吏部对于劳役这件事情也很看重。

    兵部对这件事情保持中立,灭与不灭他都不在乎,但考虑的是,灭佛的后果是什么,到时候是不是又要打仗,而且很有可能是内乱,所以兵部尚书赵益阳在思考。

    至于刑部也很乐意灭佛,毕竟佛门僧人犯事,当地抓人经常会遇到一些麻烦,只不过前面三部都已经主张灭佛,徐平就没有主张,而是选择放弃。

    免得在陛下看来,他们如同结党一般。

    工部也是支持,但如同刑部一般,在工部看来,这些年轻壮丁一个个去当兵,王朝如何建设?

    可李善却给予了不同的回答。

    他倒不是支持佛门,而是认真分析如若灭佛会带来多少麻烦。

    “陛下。”

    “倘若灭佛,扶罗王朝,大金王朝必然会借此机会,抨击我大夏王朝,而且佛门势力,影响极大,若真的灭佛,会酿出大难。”

    “到时候藩王若是出面,很有可能会激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臣认为,灭佛之事,可以暂时放下,先制止佛门扩张,再让礼部严格管控。”

    “此为上策。”

    李善出声,这是他的想法。

    他的话,让六部尚书们都沉默了,正是因为如此,他们虽然主张灭佛,但没有完全同意。

    怕就是怕这个。

    听完众人之言。

    永盛大帝稍显沉默。

    他并不是担心这个,他最担心的是,大夏王朝即将要发生一场史无前例的天灾。

    这个节骨眼,若是真的灭佛,才是真正的麻烦。

    过了良久。

    永盛大帝出声。

    “行了,朕明白了,尔等退下吧。”

    永盛大帝让他们过来,并非是让他们来抉择,只是让他们提供一些意见罢了。

    听到这话,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后没有多语,纷纷离开。

    待众人离开后。

    养心殿内。

    永盛大帝依旧沉默。

    过了半响,他的声音响起。

    “来人,传密令,让镇国公速速回京!”

    他开口,声音冷冽。

    烛火之下,他的面色凝重,而眼神当中却充满着一抹冷意。

    如此。

    转眼之间。

    两日过去。

    清晨。

    丑时未到。

    贡院之外。

    已经聚集大量学子,他们不敢迟到,早些时辰就来到这里,甚至一些读书人,子时不到,便来到贡院之外。

    这是三年一次的科举,没有人敢错过。

    从童试开始,再到科举,他们历经十年。

    十年寒窗苦读,就是为了今日这一刻。

    而贡院当中,将士们也在严格把控,等待着读书人进贡院。

    铛。

    寅时。

    随着一道钟声响起。

    这一刻,贡院外,无数学子涌进考场,门口有层层审查,衣服靴子都要仔细检查,就是担心舞弊之事。

    并不是不相信这些读书人,而是怕总有几个人想要来舞弊,一但发生舞弊之事,很有可能会全面彻查,若是惹来的麻烦大,会取消科举成绩,重新开办。

    而有些读书人,若无法解释清楚,将会被连坐。

    所以严格一点,是为自己好也是为别人好。

    足足一个时辰。

    十二个入口,终于所有考生聚集在贡院当中。

    科举之时,还有两个时辰。

    考生们走进贡院,越过玄关处后,便来到大殿外,朝着两旁的圣人与先贤一拜,这是礼制。

    待拜过圣人先贤,这才可以进入内部。

    而此时,顾锦年已在内院当中,等待着这群读书人。

    不止是顾锦年,礼部大大小小所有官员,包括一些大儒都在内院等待着。

    科举之前,身为主考官,要与学子说上几句勤勉之言,减轻考生们的负担。

    大约一炷香后。

    内院当中,满是考生,一眼望去密密麻麻。

    不过顾锦年依旧看到了不少熟人,大夏书院的同窗,王富贵,江叶舟,还有于益以及何斋。

    铛。

    又是一道钟声。

    伴随着这道钟声响起,众读书人齐齐朝着顾锦年等人深深一拜。

    “学生,拜见诸位先生。”

    众学子的声音洪亮,充满着朝气。

    “诸位免礼。”

    此时,杨开之声响起。

    随后看向众考生缓缓道。

    “今日,乃是大夏甲乙年科举,主考官为天命侯顾锦年。”

    “科举期间,不可大声喧哗,不可徇私舞弊,不可行怪异之事,如若发现,当众逐出考场,以扰乱考场定罪,六年内不可参与科举。”

    “尔等明否?”

    杨开出声,这样的话,他说过很多次。

    “学生明白,多谢先生。”

    众学生再度开口。

    看到这一幕,杨开点了点头,随后看向顾锦年道。

    “侯爷,您要说几句吗?”

    他开口,如此问道。

    “恩。”

    顾锦年拱了拱手,他的确有些话要说。

    当下,顾锦年朝前走了一步。

    望着众人,众学子也纷纷看向顾锦年,对于顾锦年,他们内心是充满着好奇。

    一年前,顾锦年的名头他们或多或少听过,但都是些不好的事迹,可一年后,顾锦年这三个字,无论是在大夏,还是在东荒境,都是如雷贯耳。

    尤其是儒道一脉。

    顾锦年的名望达到顶尖,唯一欠缺的无非就是年龄罢了。

    此时此刻,他们也很好奇顾锦年会在这个时候说什么。

    王富贵等人望着顾锦年,眼神当中充满着好奇。

    烈阳之下。

    贡院内。

    顾锦年望着众人,随后缓缓出声。

    “天地苍苍,乾坤茫茫,大夏读书人顶天立地当自强!”

    声音响起。

    震耳发聩。

    顾锦年的目光无比坚定,他没有说什么勤勉之语,而是阐述一些道理。

    “日出将来之读书人大夏也,则大夏读书人之责任也!”

    “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读书人!”

    顾锦年开口,他的目光,坚定无比,望着眼前所有考生,他们一个个都是饱读诗书之人。

    而今日,顾锦年便用这篇文章,激励他们,鼓舞他们。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

    “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吸张;”

    顾锦年声音逐渐激昂起来。

    这是少年说,虽被顾锦年修改一二,但不影响本身的感染力。

    大夏之兴衰。

    在于这些读书人,在于这些年轻的读书人。

    他们就如同旭日一般,刚刚升起,光芒万丈,如同河水汇入海洋一般,形成汪洋。

    似潜龙一般,一飞冲天。

    又是幼虎,看似弱小,但虎啸之下,百兽惊恐。

    这一句句话,这一个个成语,说的这些读书人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提笔,书写万字文章。

    到最后,哪怕是这些大儒和礼部官员,再听完如此激昂之言后。

    也不由呼吸急促,感到热血啊。

    “诸位。”

    “今日科举,无论成否,本侯赠诸位两句话。”

    将文章说完,顾锦年深吸一口气。

    酝酿着感情。

    当下。

    所有人都竖起耳来,等待着顾锦年的惊世之语。

    “我等读书,十年寒窗,科举之后,高中者,必喜极而泣,落榜者,悲凉沧桑。”

    “然而,我辈读书人,不可以一时成败论英雄,我等如旭日一般,乌云可遮一时日,却不可遮一世之日。”

    “须知。”

    说到这里,顾锦年周围才气涌动。

    而后化作文笔一支。

    在虚空之上,落下金色大字。

    【书山有路勤为径】

    【学海无涯苦作舟】

    顾锦年缓缓落笔,这便是他想要说的话,也是他想表达的意思。

    读书之路,没有捷径可走,也没有顺风船可驶。

    想要走捷径,只能从书山寻找。

    想要成为真正的读书人,只能在学海这种以苦为舟。

    唯有勤奋。

    唯有刻苦。

    方可成功。

    “此言大善。”

    “精彩。”

    “天人之语,此为天人之语。”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光凭这十四字,可为儒道劝学之千古言论啊。”

    这一刻,学子们还沉溺在这番言语之中。

    而这些大儒们却一个个目露惊色,连连叫好,显得振奋不已。

    简简单单十四个字,道尽读书人一切核心。

    哪怕是他们也为之震撼。

    这是劝学文。

    古今往来有多少大儒都写过劝学文,但说来说去,都没有这句万分之一好。

    大部分的劝学文,洋洋洒洒几千字,而且不好传唱,虽字字珠玑,一心劝人学。

    可真不如顾锦年这十四个字啊,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多谢先生指点,此乃金玉良言,学生一生受用。”

    此时,于益开口,他深感敬佩,朝着顾锦年深深一拜。

    之前,他对顾锦年的感觉是敬佩,敬佩顾锦年为百姓立命,可如今他深深折服于顾锦年。

    彻底折服顾锦年的才华。

    随着于益开口,其余人也纷纷跟着开口。

    朝着顾锦年深深一拜。

    也就在此时。

    贡院上空。

    一团团金色祥云出现,照耀在每个学子身上。

    “千古名言,这是千古名言啊。”

    “千古名言出世,才气化云,赐福考生,今日之为,可名传千古。”

    “后世之圣,当之无愧。”

    “我等多谢侯爷,道出十四金言。”

    众大儒也齐齐开口,朝着顾锦年深深一拜。

    顾锦年这十四个字,必然会给大夏王朝乃至整个天下带来巨大的影响。

    恐怖的才气,没入顾锦年体内,众生树上,也结了一枚金色果实。

    铛。

    此时,又是一道钟声响起。

    意味着考生要入院了。

    “科举开始。”

    听到钟声,顾锦年显得无比平静。

    他出声。

    考生们纷纷动起来了,朝着院内走去,来到自己的考场,开始准备科举。

    一刻钟后。

    众考官也纷纷拿出考题。

    盛世。

    以盛世为题。

    当下,考生们开始研墨,也在认真思索。

    而顾锦年,也来到后面,等待着考生们的答卷。

    大夏科举,是八铉文体裁,但因为今年考题不一样,所以只需要四铉文即可。

    两天一夜,便能结束。

    顾锦年坐在后院,等待着答卷。

    同时他也等待着八怨神僧的选择。

    如此。

    一直到了深夜。

    第一份答卷出炉了。

    有人极其自信,交出答卷,引来几位大儒一同观望。

    答卷之上,没有名字,这是为了防止串通。

    只不过上面的字体皆然精美,笔锋也极其凌厉。

    顾锦年接过答卷,仔仔细细观看,敢第一个交卷之人,自然有不同之处。

    只是,当顾锦年看完答卷后。

    不由惊愕万分。

    以盛世为题。

    这第一份答卷,居然针对的是土地兼收之事。

    文章大致意思,便是根据百姓耕地的情况,从而认为穷富差距将会越拉越大。

    尤其是当下,许多百姓为了避免税收,将土地交给读书人,或者贵族。

    大夏的税收,是按照人头计算,不管你有多少土地,你家有多少人,就要交多少税收。

    这是各大王朝都施行的政策。

    可这篇答卷当中,居然提出应当按照土地计算。

    这不就是摊丁入亩?

    大才。

    大才啊。

    顾锦年心中露出大喜之色。

    自己明白摊丁入亩,可他更希望有别人说出摊丁入亩,这样的话,对方就可以去施行,自己只需要校正方法就好。

    大夏王朝,不可能靠自己一个人而鼎盛。

    是需要一批人,才可以让王朝鼎盛起来。

    而这个人,便是这一批人中之一。

    好。

    非常好。

    顾锦年深吸一口气,他直接在上面留下红押。

    【甲上等】

    这是最高评分。

    等所有文章?

    ??分结束,若有同为甲上等,则由礼部会根据其他因素进行最终排名。

    相貌比例最高。

    此时此刻。

    顾锦年满是喜悦,而其他几个大儒也是忍不住称赞。

    如此。

    过了两个时辰后。

    一篇篇答卷送来。

    顾锦年都认真观看。

    或许是因为第一篇太过于惊艳,以致于后面,顾锦年感觉都一般,这些感觉一般的,顾锦年没有评分,由大儒们去评分。

    直到卯时。

    第二篇文章,让顾锦年眼前一亮。

    最开始的文章,提出了‘摊丁入亩’的良策。

    而第二篇文章,却犀利的指出,大夏边境外贸之事,用经济来强国,提出解除海禁,振兴边境贸易,大国商业,重取商税,减轻赋税之言。

    与自己的想法,不约而同。

    也是人才。

    顾锦年依旧给了一个甲上等的评分。

    他满是喜悦。

    可就在此时。

    一道身影快速走来,在顾锦年耳边开口。

    “侯爷,外面一个叫苏怀玉的人,说有要事找您,很急。”

    对方出声。

    让满是喜悦的顾锦年,突然神色凝重起来了。

    清浅仙子出事了。

    一瞬间,顾锦年便猜到发生什么事情。

    ---

    ---

    ---

    ---

    月底了!求月票啊!!!

    最近恢复的还行!

    月初可能就爆发了!!!!

    求月票啊!!!

    都月底了!!!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26300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263002.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