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七章:大夏国运护体!药师灌顶真经显!【求月初月票】

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七章:大夏国运护体!药师灌顶真经显!【求月初月票】

新书推荐:武神图箓逆灵惊神我只想好好的修仙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三尺长剑荡人间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神灵遗囚诸神往事天地武库梦蝶成双

    东方剑圣跑了。

    不败剑招的核心便是,打不过就跑。

    这一招的确惊艳全场。

    饶是顾锦年在这一刻都有些绷不住。

    怎么老舅给自己安排一个这样的货色啊?

    剑道第六境?

    剑圣?

    就这?

    场面一度很尴尬。

    即便是苏怀玉都没想到,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无耻之人,比他还要无耻啊。

    这要换别人还好说,堂堂六境剑圣,就这种样子?

    真是丢人现眼,还不如不来。

    “顾锦年。”

    “让天魔老人来吧,你还有一线生机。”

    此时,普正的声音响起,他双手合十,望着顾锦年,眼神当中是悲怜。

    可内心当中,他却充满着冷意。

    佛门早就在这里布置了天罗地网,为何贵阳郡会有这么多佛寺?其实形成的是一个阵法。

    外加上众生信仰之力,整个贵阳郡所有信徒,几十年来都在蕴养普寒寺的灵性。

    而顾锦年说灭佛之时,普寒寺便开始复苏这尊佛陀真身。

    所谓的佛陀真身,无非就是众生信仰铸造而成。

    配合佛门九大佛器之一的金刚降魔杵。

    可发挥出无与伦比的威力,即便是天魔老人亲临,都要伏法。

    何况一个顾锦年?

    当然,不排除顾锦年还有什么杀招。

    譬如说真佛古经这种东西。

    但此物整个西漠只有一本,在上行密宗手中。

    顾锦年不可能拥有这样的东西。

    他现在故意如此,就是想要激怒顾锦年,让顾锦年将天魔老人唤来,一并度化,如此一来的话,佛门就算是立下不世之功了。

    当然,仙道江湖的传闻他们也听说过,顾锦年对天魔老人有恩惠,答应出手一次。

    可他们不敢赌,怕万一这是骗他们的,那就麻烦了。

    故而,做好万全之策,自然没有问题。

    只是顾锦年并没有唤来天魔老人,反倒是静静地看着这佛像。

    顾锦年不蠢,对方明显就是让自己将天魔老人喊来。

    他相信,天魔老人一定有办法将自己带走。

    可这是自己需要的结果吗?

    答案是不。

    他不需要这样的结果。

    他要让佛门知道,自己的灭佛之心到底有多强,也要让佛门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场又有多惨。

    “唵。”

    梵音再度响起,这一刻,金刚降魔杵出现在佛陀真身手中。

    只见,天穹之上,那佛门真身耸立天地之间,手握金刚降魔杵,显得更加庄重神圣。

    宝相庄严,有重影无数,金色佛光笼罩一切,各种佛门神兽出现,弥漫出无与伦比的气息,遮盖一切,同样也镇压着一切。

    到最后,佛像生长出三头六臂,执掌六件法器。

    一手执佛钟,轻轻荡漾,钟声响彻万里,云霄震散,震耳发聩。

    一手执佛鼓,佛鼓敲响,沉闷的声音,如同雷霆一般,令人畏惧。

    一手执佛铃,铃声清脆,但又摄人心魄,洒落万丈光芒,洗涤内心。

    一手执佛磐,宝相庄严,佛法通天,震撼天地,五光十色,映照天地。

    一手执佛钹,两者合并,又有无穷伟力,浩瀚无垠,震天动地,佛法无边。

    最后持一手,持有如意,三光仙水缠绕,风火雷相伴,异象连连,惊为天人。

    这就是佛门的手段。

    也是顾锦年真正第一次见识到佛门的强大与可怕。

    恐怖的佛门伟力,给予顾锦年滔天的压迫感。

    这一刻。

    普寒寺内,狂风大作,沙尘而起,即便是这些僧人,在面对如此伟力之下,也深深感到震撼。

    实际上,这个世界的佛门,还有一个弊端。

    一个天大的弊端。

    这个弊端就是,当真有佛法这种东西存在。

    如若没有的话,其实很好管控,纵观历史,灭佛之事其实不少,归根到底,就是神权与王权的斗争。

    一般来说,都是神权失败。

    毕竟,神都是假的。

    可仙武世界不一样,有神的存在,真佛是有的,自然而然,对于百姓来说,他们更加会相信有轮回之说,有地狱之说,有极乐世界之说。

    就这样的景象,倘若敢穿越过来,顾锦年看到如此伟力,实话实说,顾锦年自己都不见得会坚持内心,不皈依佛门。

    而正是因为这点,佛门信徒极多,而且是死忠信徒,因为他们见证过佛法的恐怖。

    但这一切,并非是敬仰。

    而是......畏惧。

    凡人对神灵的敬畏。

    弱者对强者的敬畏。

    仅此而已。

    “顾锦年,到了这个时候,佛门还愿意给你一次机会,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跪下来,虔诚伏法,承认自己的过错,向自己所伤之人致歉,自废儒道修为,老衲愿意为你削发,度你成我佛门中人,从今往后,世俗的一切与你无关。”

    “如此,老衲愿为你承担一定业力,助你成佛。”

    普正神僧开口,在这个时候,他的言语,就是想要刻意去羞辱顾锦年。

    他知道顾锦年是不可能皈依佛门的,因为顾锦年乃是大夏天命侯,是大夏的侯爷,怎可能会皈依佛门?

    他就是要羞辱顾锦年。

    两者本身就是水火不容,顾锦年一路上来,虽然不至于见僧就杀,但也残杀了不少佛门中人。

    这就是过错,是罪孽深重。

    他要让顾锦年死无葬身之地。

    “苏兄,关键时刻,可否带她们二人离开?”

    也就在此时,顾锦年的声音响起。

    狂风大作,将他衣衫吹的猎猎作响,顾锦年看向苏怀玉,这是他的请求。

    苏怀玉身为天命榜第一人,藏着太多太多的秘密,自己不清楚他到底是谁,也不知道他的过往,有多少手段。

    但他下意识还是相信,苏怀玉是有办法能带走清浅与瑶池二人的。

    “竭尽全力。”

    苏怀玉没有给予肯定的回答,而是给了一个棱模两可的回答。

    “多谢。”

    顾锦年点了点头,随后也就没有半点废话了。

    仙王玉辇在这一刻出现。

    顾锦年文府加持,千军万马奔腾异象浮现,紫色文府,闪烁一颗颗大星,映照在顾锦年身后。

    虽然有仙王玉辇的加持,可终究还是比不过佛陀真身的威慑。

    不过,比异象的话,顾锦年无惧一切。

    此时,文笔聚集在顾锦年手中,凝聚无尽光芒,他要在这里书写文章,用儒道胜过佛法。

    只不过,普正主持三人早就预料到了,见顾锦年执文笔,三人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加持佛力给予佛陀真身。

    一瞬间,得到加持的佛陀真身,也释放出真正属于他的威力。

    咚。

    佛钟敲响,万里无云,金色光芒,遮天盖地。

    无数势力都感到刺目,他们一直在观望这场大战,生怕错过一个细节。

    无与伦比的佛力坠下,带来恐怖绝伦的破坏力。

    若不是普寒寺有特殊阵法保护着,只怕在这一刻也要化作灰烬。

    佛钟光芒坠下,但普寒寺内,顾锦年立身在仙王玉辇之上,这件仙物给予了自己极大的帮助。

    但仙王玉辇也在震颤,挡住了一击,却挡不住第二击。

    毕竟两者悬殊太大,若是再这样下去,要出大事。

    人们看着这一切,也发出不少惊叹之声。

    “这等仙物,与众不同。”

    “应该是第七境的仙物吧?否则怎可能抵挡得住如此威能?”

    “第七境的仙物?顾锦年当真是天大的运气啊,连这种宝物都能得之?”

    “还是要看他能不能撑得过去,若撑得过去,一切好说,撑不过去的话,这件仙物只怕要被佛门抢走了。”

    观战的强者议论纷纷,他们以真气交流,同时也在关注大战。

    不得不说,仙王玉辇成为了焦点,顾锦年的实力,达到极限也就是武王,正常来说武王其实已经是世俗极致力量。

    可问题是,顾锦年面对的人,乃是佛门。

    武王。

    不太够。

    砰。

    佛鼓的声音再度响起,普正主持根本就不想给顾锦年喘息的机会。

    鼓声如雷,在顾锦年脑海当中炸响。

    仙王玉辇震颤不已。

    但好在的是,古今册与圣尺出现,盘旋在顾锦年头顶之上,阻挡着这恐怖的杀意。

    佛门美曰其名是度化?

    可实际上已经藏有杀机了。

    咚。

    第二击落下,古今册与圣尺的光辉削弱太多,它们虽是圣器,但终究是器物,需要执掌之人有足够的实力,才能发挥出它们真正的威能。

    故而,随着第二击落下,两件圣器也不由回到顾锦年体内。

    “顾锦年。”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将天魔老人喊出来吗?”

    “这才不过是佛陀真身第二击罢了。”

    “六击之后,不,不需要六击,第三击就可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而且这并非是佛陀真正的威力,当真爆发,将无敌于世。”

    普正主持开口。

    到了这一刻,他并不满足诛杀顾锦年一人,他还想将天魔老人诛杀,一网打尽。

    天魔老人,乃是魔道巨擘,若是将他诛杀,对于整个正道来说,都是一件好事,而佛门也可以削弱一些影响。

    毕竟诛杀顾锦年,也不是一件小事。

    普正主持的声音,响彻佛寺之中。

    实际上,各大势力也很好奇,天魔老人会不会出场,这位主可是魔道第一人啊,若是他出现的话,局势指不定会有变化。

    毕竟传闻不一定是真的,这段时间各大势力的确安静了不少,至少对顾锦年来说,是安静了不少,他们之所以如此安静。

    就是因为天魔老人的原因,生怕被天魔老人缠上。

    如今,倒也可以看看,天魔老人到底会不会帮顾锦年一把。

    三百里外。

    一座荒山之上。

    天魔老人的的确确在关注这场大战,他早就知道佛门准备了后手,不过他根本无惧。

    一直在等待顾锦年捏碎第二枚玉佩。

    只是让他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顾锦年居然还不捏玉佩,这让他有些好奇。

    按理说他给了顾锦年三枚玉佩,第二枚玉佩其实可以捏碎。

    可顾锦年没有这样做,他想不明白,如果非要说的话,只有两个可能。

    其一,顾锦年有绝对底牌,可以反败为胜。

    其二,顾锦年怕佛门杀招太强,自己若是出现,会害了自己。

    理性点来说,天魔老人相信是第二种可能。

    “我这徒儿啊,实在是太有孝心了。”

    天魔老人淡淡开口,心中满是欣慰,当然出手是不可能出手的,魔道中人言出必行,既然给了三枚玉佩,顾锦年不用他绝对不会出手。

    哪怕是顾锦年真的死了,他也不会出手。

    这是规矩,也是道义。

    更主要的是,这是顾锦年自己的选择。

    普寒寺内。

    佛陀真身再度出手,佛铃震颤,万里山河在这一刻安静下来,恐怖绝伦的佛法,淹没这一切,这是第三击。

    普正主持在这一点上没有说错,佛陀真身的威力,只会越来越强。

    到了第三击,基本上已经是无解。

    不过,当这可怕的铃声响起,一道冲天剑意划过,直接将这恐怖的佛光一分为二。

    “剑气纵横三千里。”

    冷冽的声音响起。

    是东方剑圣的声音。

    这回众人不得不再度惊愕了。

    这家伙居然回来了?

    所有人都以为他跑了,却不曾想到,这个关键点他又回来了?

    玩是吧?

    这么激烈的大战,非要整活?

    有病吧?

    普正主持三人皆然皱眉,虽然佛陀真身拥有绝对的压制力,可他们也无法维持多长时间。

    再者,越往后所消耗的念力就越恐怖,三击之内解决顾锦年,除非天魔老人来了,不然他们也不希望拖到第六击。

    这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当真以为本剑圣逃了?”

    此时,东方剑圣的目光之中,满是轻蔑,他望着普正主持等人,神态倨傲。

    不得不说,东方剑圣这招回马枪的确打乱了普正主持等人的计划。

    他们希望,出现的人是天魔老人,而不是东方剑圣。

    对方终究是正道修士,而且是剑道数一数二的人物,若对他下死手,等同于无缘无故与剑道修士树敌。

    “东方施主。”

    “这件事情,你还是不要掺和了。”

    “佛陀真身已出。”

    “你可以挡下第三击,可你挡得住第四击,第五击吗?”

    普正主持双手合十,望着东方剑圣,如此说道。

    然而后者却不屑一顾,神态更加倨傲。

    “可我有信心在你第四击之前,将顾锦年安然带走。”

    他开口脸上的自信与高傲,无法遮掩。

    唯一的缺点就是,明明是逃跑,却能如此自信的说出来,还真是世间少有啊。

    不过,虽然听起来有些古怪,可东方剑圣的实力,的确无法忽视。

    “锦年。”

    “我欠陛下一个人情,今日为他出手一次,护你周全,佛门布下天罗地网,再这样干耗起来,你一定会出事。”

    “现在选择离开,是明智的选择,佛门叫的厉害,但绝对不敢对她们二人出手。”

    “青丘一族,玲珑仙宫可不是好惹的,当真敢动手,佛门也要吃个大亏。”

    “我先带你走,自身安危最为重要。”

    东方剑圣传音,他不希望顾锦年在这里干耗下去,佛门的手段很强,饶是他为第六境修士,也难以阻挡。

    当然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与顾锦年非亲非故。

    说句不好听的话,亲自出面,也是给永盛大帝一个面子,保护顾锦年安危是他的职责,可如若顾锦年非要作死,亦或者牵连自己的话,他自然不会竭尽全力。

    “东方前辈。”

    “我有办法解决,前辈能为我拖延一刻钟吗?”

    顾锦年给予回应,他的确有办法解决。

    道经。

    没错,就是道教经文,顾锦年饱读诗书无数,对道经以及佛经都曾经看过一些。

    佛经看的不多,而且现在也没有太大的印象,平时也不可能去想佛经道经这种东西。

    所以他需要一刻钟的时间,好好回忆,选择自己看过的道经,而且一定是有作用的。

    道德经就别谈了,顾锦年看过,但一时半会不可能全部记起来啊。

    眼下只能去努力回忆,看看自己记得什么没。

    一刻钟的时间,回忆起来了,那就够了。

    想不起来,那也没了。

    “一刻钟?”

    “我最多能帮你挡下第四击,这是最多的,剩下的就看你自己。”

    东方剑圣给予回答。

    第四击基本上到了他的极限,只能帮到这里。

    “好。”

    “有劳前辈了。”

    顾锦年不啰嗦,脑子飞快运转,就是在思考那些经典经文。

    面对佛法,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解决。

    儒道文章也有用,但自己的境界太低了,无法发挥出千古文章的威能,即便是文章千古,其威能不一定能解决这个麻烦。

    仙道,儒道,佛道,都是正气的一种,无非是分支不一样。

    自然而然,儒道千古文章,可以让顾锦年诛杀妖魔,但不能让顾锦年诛杀仙佛。

    就好比当初孔府,如若没有孔圣临世,自己即便是写两篇写三篇千古文章,也无法造成实际上的伤害。

    除非是削弱他人气运,或者是国运这种。

    而道经与佛经不同,这些东西应该是实战类型的。

    如此,顾锦年有些难受,当初没有好好去看佛经,也没有好好去看道经,只是看过一些经典的,而且忘的差不多了。

    谁没事记这个?

    眼下,唯一的希望就是记起来,回忆起来。

    “既然诸位施主都执迷不悟,那就不怪老衲了。”

    普正主持出声。

    声音落下。

    第四击也在一瞬间落下,佛法滔天,佛陀真身举拳杀来,破灭一切,朝着顾锦年的方向。

    “剑气浩荡。”

    这一刻,东方剑圣的确没有乱搞了,手中赤红飞剑,化作万道剑芒,轰击在佛拳之上。

    两股恐怖的威力,形成气波涟漪,一重重荡漾,足足影响千里范围。

    东方剑圣几乎耗空了体内所有的法力,才勉勉强强抵住了这一击。

    到最后,他倒退数百丈,退出普寒寺,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

    “早知如此,我应当带上青云仙剑前来,金刚降魔杵,当真不愧是九大佛器之一。”

    东方剑圣出声,他没有露出惊恐之色,也没有露出震撼,而是有些不甘与不服气。

    佛门准备了许久,连佛陀真身都祭出来了,外加上金刚降魔杵。

    自然恐怖绝伦,东方剑圣不敌并非耻辱。

    “锦年,我无能为力了,第四击已经耗空我的法力。”

    “你最好快走,我现在还是可以将你带走,若等佛陀真身再度凝聚信念之力,你逃不掉的。”

    东方剑圣开口,他实话实说,倒也不遮遮掩掩,打不过就是打不过,他要离开,逃遁此处,同时希望顾锦年与他一并离开。

    只是顾锦年却陷入沉思之中,他脑海当中浮现古经文。

    但零零散散,只有依稀几句话,这完全不够。

    他要绝地翻盘。

    “不能给他机会了,直接杀。”

    “此人藏有太多东西,或许当真有一线机会翻盘。”

    “我们的手段不多,六击之后,就只剩下最后一招。”

    “用那一招的话,我等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杀。”

    此时,普惠高僧开口,他站在普正主持左边,声音坚定,让普正主持出手。

    听到普惠高僧这般开口,普正主持点了点头,而后他身上散发出冲天的金色佛光,没入佛陀真身之上。

    并且以普寒寺为主,扩散千里,整个贵阳郡所有信徒百姓的信念之力,也加持在这佛陀真身上。

    这是第五击。

    毁天灭地。

    无数势力死死看着这一切,一分一秒都不想错过。

    堂堂第六境的东方剑圣都已经无能为力了,他们很好奇,顾锦年还有什么手段。

    “世子,不要管我们,先离开再说,佛门不敢对我们下死手。”

    此时,瑶池仙子的声音响起,她眼神当中满是担忧,希望顾锦年快点离开,不要在这里纠缠。

    “锦年哥哥,我为青丘一脉的圣女,佛门从头到尾都不敢对我下手,你快离开。”

    清浅仙子的声音也响起,虽然显得有些有气无力,但神态坚定。

    听到二人之言,顾锦年没有离开半步。

    因为一部分经文在脑海当中逐渐浮现,而且经文越来越多了。

    他有信心,绝地反击。

    轰!

    佛陀第五击落下,比之前强盛数倍。

    然而,就在这一刻,一条黑色真龙从顾锦年体内冲出。

    吼。

    龙吟之声,响彻万里。

    真龙千丈,栩栩如生,龙目之中,充满着愤怒,夹杂无穷威能,与佛陀真身碰撞。

    咚。

    一道恐怖的声音,响彻万里。

    “大夏国运。”

    “居然是大夏国运?”

    “永盛大帝当真是宠溺这个外甥啊,连大夏国运都与顾锦年分享?”

    “怪不得敢让顾锦年独自一人前往此地,原来是有大夏国运加持。”

    “大夏国运加持,那的确有底气敢来此地。”

    一道道声音响起,各大势力都没想到,永盛大帝竟然会将大夏国运加持在顾锦年身上。

    有这国运在,的确可立于不败之地。

    此时,普寒寺一众高僧皱眉,他们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阿弥陀佛。”

    普正主持双手合十,但内心却产生了其他想法。

    加持国运给予顾锦年,那完全是两个概念了。

    大夏灭佛,所有人都知道,跟顾锦年有关系,大夏朝廷虽然同意顾锦年灭佛,但到底是一个什么态度,就棱模两可了。

    就好比东方剑圣一般,是奉命过来保护顾锦年,可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判断。

    眼下,国运都给了顾锦年,就能证明,这灭佛不是顾锦年想灭那么简单,永盛大帝也想要灭佛,而且一定是有永盛大帝自己的理由。

    这对佛门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

    “若配合国运,我可挡下第六剑。”

    也就在此时,东方剑圣的身影再度出现。

    这人来来回回两次了。

    看到情势不对,立刻逃离,看到情势扭转,马上就出现了,还真是将不败演绎的淋漓尽致啊。

    不对,是将连胜演绎的淋漓尽致。

    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没有败绩,那就是常胜剑仙啊。

    好家伙。

    不怕修士苟,就怕强者苟。

    但不管如何,东方剑圣的到来,也算是一件好事,算是多了一份力量。

    前提是他不要再跑了。

    “锦年,你还要多长时间?”

    此时,东方剑圣傲然立在虚空当中,但也传音顾锦年,询问后者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好。

    “快了。”

    “半刻钟。”

    顾锦年给予回答,他脑海当中已经浮现出一篇经文,但不是很全,最主要的是,这篇经文他感觉不行。

    一时之间,内心也有些拿捏不住。

    可就在顾锦年刚刚回应后,普正主持的声音响起了。

    “既然如此。”

    “那就休怪老衲无情了。”

    “东方剑圣,事不过三,老衲已经给了你两次机会,你执迷不悟,助纣为虐。”

    “既如此,就让尔等看看佛门之威。”

    普正主持开口。

    说完此话,他目光当中爆射出金色佛光,周围浮现万字佛印,声势浩荡。

    恐怖的信念之力,加持在佛陀真身之上。

    “寺内众僧听令,燃烧佛力,对抗妖魔。”

    普正主持开口,到了这一步,他也不藏着了。

    顾锦年迟迟不走,必然还有一些手段,他不想慢吞吞在这里纠缠不清。

    他要直接解决这场祸乱。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众僧也在第一时间诵念佛经,梵音阵阵,响彻天地,一道道佛光自这些僧人体内涌出。

    没入佛陀真身之中。

    随着恐怖的佛光涌入,佛陀真身再度暴涨身躯,遮天盖地,佛光冲天,引得无数百姓下跪虔诚膜拜。

    一道道信仰之力涌来。

    佛陀真身愈发恐怖,比之前强大太多太多了,光是这个气息,就使得数万里山河一切生灵都感到了恐惧。

    西漠当中。

    三位高僧静静望着这一切。

    他们聚集在上行密宗主寺内。

    “佛陀真身第六击,配合金刚降魔杵,可斩七境之下一切人。”

    大音寺高僧开口,他目光笃定道。

    “可惜,天魔老人没有出现,否则除灭天魔老人,也算是我佛门一大功德。”

    小缘寺高僧也跟着开口,他略微感到有些可惜。

    似乎是杀鸡用了牛刀一般。

    “传闻说的没错,天魔老人只是承了顾锦年一个恩情,阿塔寺之时,天魔老人已经还了这个恩情。”

    “他不可能在乎一个顾锦年,再者顾锦年也是儒道中人,也不可能与魔门走的太近。”

    “这是一件好事。”

    八怨神僧缓缓出声。

    “不过,未曾想到大夏居然将国运分享给顾锦年,给的实在太多了。”

    “我佛门有办法可以将这国运拿回来吗?”

    大音寺高僧注视着那条真龙,他们都开启了佛目,可以看到普寒寺的情况。

    “这个有些难度,不过等顾锦年身陨之后,可以扣押这部分国运,等到大难降临,或许还真有可能,将这些国运拿回,一部分给予匈奴国,一部分由佛门吸收。”

    八怨神僧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而且一番话就暴露本性,明明是想要抢夺,但从他口中,变成了拿回本属于自己的东西。

    认为这国运,乃是大夏王朝抢夺匈奴国的,现在他们帮匈奴国拿回来,自然也要收取部分。

    “身陨?敢问神僧,当真要诛杀顾锦年吗?倘若诛杀顾锦年,只怕佛门入驻大夏,就更不可能了。”

    这回小缘寺的主持不由好奇了,他并没有想到,佛门居然是奔着诛杀顾锦年去的。

    “非也。”

    “佛陀真身最大的作用,是度化顾锦年,如若顾锦年愿意放下屠刀,皈依我佛,佛陀真身并不会诛杀他。”

    “可若是顾锦年执迷不悟,那便是诛魔,而并非是诛杀。”

    “至于大夏王朝,虽顾锦年对永盛皇帝来说极其重要,可大夏这个江山,永盛皇帝不一定能坐稳来。”

    “他总觉得只有一个宁王在争,其实他不清楚的是,真正想要染指王位的人,就在他的身边。”

    八怨神僧语气平静,但却说出一个天大的秘密。

    引得两位高僧直接惊愕。

    感受到两人惊讶的目光,八怨神僧没有继续往下说,而是缓缓开口道。

    “这些事情,你们先不要去管,眼下只要顾锦年被度化或者身陨,立刻竭尽全力,让天灾降临。”

    “到了那个时候,大夏无法抽出手来对付我佛门,等到大夏彻底内乱,佛门与仙门联手,扶持新帝上位。”

    “对于仙门来说,他们也有图谋,我佛门只需要入驻大夏王朝即可,入驻之后,东荒境就算是彻底统一。”

    “到时候便有资格与中洲王朝谈条件了。”

    八怨神僧说到这里,不由双手合十,道了一句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两位高僧也出声,眼神当中充满着期待。

    不过,小缘寺高僧忽然皱眉道。

    “这个顾锦年,迟迟不走,这是为何?为何我觉得他还有底牌。”

    小缘寺高僧开口。

    他的确很好奇,顾锦年迟迟不走的原因,按理说都到了这个时候,佛门布置好了天罗地网,顾锦年一直不出手,这的确有些古怪啊。

    “再大的底牌,也阻挡不了佛陀真身,倘若当真抵挡了第六击,我佛门还有手段没有拿出来,等着看吧。”

    “不过我却觉得,这个苏怀玉问题很大。”

    八怨神僧并没有觉得顾锦年可以绝地翻盘,但他的目光,一直落在苏怀玉身上。

    总觉得苏怀玉.......才是隐藏最深的人,因为他看不穿苏怀玉。

    听到八怨神僧之言,两人有些好奇,也将目光投向苏怀玉。

    不过。

    此时此刻,天穹之上,佛陀真身已经杀出第六击了。

    风云变幻,天地震颤。

    大夏境内,所有古寺都迸裂出极其强大的光芒,加持在佛陀真身之上。

    毁天灭地的气息,笼罩整个普寒寺。

    煌煌天威之下。

    一切的一切,化作最为炽烈的光芒,向顾锦年杀去。

    “加持国运在我身上,锦年。”

    此时,东方剑圣不再犹豫,他缓缓出声,手中仙剑也迸裂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顾锦年没有迟疑,国运加持之下,真龙瞬间缠绕这柄赤红色飞剑,与佛陀伟力碰撞。

    咚。

    沉闷的声音再度响起,然而这一次,没有好结果。

    仙剑被击飞,失去一切灵气,真龙被打散,面对如此的伟力,根本无法抵挡。

    这是部分国运,并非是大夏所有的国运。

    “不好。”

    “佛门太阴险了,有六境强者加持在降魔杵内。”

    东方剑圣脸色瞬间大变,他猜到了什么可能性,目光死死锁定在金刚降魔杵内。

    果然。

    金刚降魔杵中,浮现三道身影,皆是六境强者,这是佛门三尊者。

    他们的灵魄在其中,以致于金刚杵的威力得到巨大提升。

    否则的话,不可能直接将他的仙剑击飞。

    恐怖的危机在这一刻瞬间弥漫。

    这是所有人都枚想到的地方。

    毕竟这只是大夏王朝灭佛,而不是大夏王朝灭天下佛门。

    让佛门三尊者出手,这手段成本太大了,不亚于大夏王朝发兵四百万,征讨佛门一般。

    大夏王朝。

    永盛大帝也在关注这场大战,当国运真龙受损后,永盛大帝几乎没有任何迟疑。

    “祭太祖长刀复苏。”

    吼声响起。

    永盛大帝脸色阴沉下来,佛门这招还真是够狠啊,居然让三尊者的灵魄,藏在金刚降魔杵内,增强威力。

    这是他们没有想到的地方。

    失策。

    他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复苏太祖长刀,唯独如此,才能救下顾锦年。

    不然的话,真就要出大事了。

    普寒寺内。

    毁天灭地的气息弥漫。

    整座寺庙都要瓦解,这是有阵法保护,可面对佛陀真身第六击,还是显得渺小。

    狂风之下。

    天地变色。

    清浅仙子与瑶池仙子面色都充满着担忧。

    “锦年。”

    “世子。”

    “快走。”

    这是二人齐齐的声音,她们希望顾锦年快点离开,不要管他们。

    然而,待她们声音落下。

    炽烈无比的光芒,也彻底将顾锦年身处之地淹没了。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无数目光齐齐聚来。

    不清楚是什么结果。

    虽然大概率顾锦年可能要出事,可他们还是感觉,顾锦年绝对不可能这般被诛。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直觉。

    “解。”

    然而,就在众人满目好奇之时,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

    不过,这并非是顾锦年的声音。

    而是苏怀玉的声音。

    淡淡的声音响起。

    一瞬间,巨大的八卦阵盘出现,在他脚下瞬间扩散,千里内化作阵地。

    只见。

    普寒寺内。

    苏怀玉单指佛拳,将这恐怖的伟力,阻挡下来了。

    佛陀第六击。

    被苏怀玉以一人之力,抵挡下来了。

    这!

    不可思议。

    一双双眸子看来,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佛陀真身第六击,居然被苏怀玉挡下来了。

    普正三人也感到不可思议,他们望着苏怀玉,眼中的惊愕,根本无法遮掩。

    噗。

    然而下一刻,苏怀玉张口吐出鲜血,脸色瞬间惨白,整个人仿佛被抽干了一般,显得无比虚弱。

    他的额头上,浮现一道天命印记。

    “他以自身寿命为代价,用天命印记挡住了这一击。”

    有人出声,道出苏怀玉依靠什么挡下这一击。

    “能抗下这一击,至少损耗百年寿元。”

    “顾锦年身边竟有这样的随从,当真令人羡慕啊。”

    “佛门没有其他手段了。”

    一道道声音响起。

    这一刻,众人的目光,再一次聚集在佛门身上

    。

    佛陀真身第六击都结束了,眼下应当不会有其他进攻手段。

    如果有的话,那付出的代价,只怕极大。

    佛门也要考虑得失。

    而普寒寺内,随着这一击落下后,顾锦年脑海当中的道经文字全部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篇经文。

    顾锦年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他回忆的经文是道门‘清净咒’,只回忆出部分,连一半都没有回忆出来。

    fo

    然而现在,一篇新的经文浮现在脑海当中。

    而且是全篇。

    但不是道经。

    而是.......佛经。

    佛门十大经文之一的药师灌顶真言经。

    这是?

    顾锦年不太理解。

    不过他记得,自己的的确确看过药师灌顶真言经。

    也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响起了。

    是普正主持的声音。

    “阿弥陀佛。”

    “苏施主,顾施主。”

    “上苍有好生之德,两位施主走到这一步,老衲深感敬佩。”

    “但这并非是佛门最后的手段。”

    “若是两位施主立刻皈依我佛。”

    “老衲还是愿意给两位最后的机会。”

    “顾施主,现在传令,让大夏将士退出各大佛寺,还有回头路。”

    “否则,将无有超度可言。”

    普正主持开口,望着苏怀玉两人如此说道。

    他这一番话,显然是有底牌的。

    无非就是在考虑得失罢了。

    如果顾锦年与苏怀玉愿意止步,双方握手言和,也不是不行。

    但,就在这一刻,顾锦年的声音随之响起。

    “传令国公。”

    “灭佛。”

    “所有不从之僧,杀。”

    声音响起。

    一时之间,普正主持等人,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难看。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3385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338591.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